()的画面作文(共八篇)

他那俊朗的脸上也已经被对方揍得有些鼻青脸肿,身上、手臂上也有多处擦伤。

"啊,好可怜--"围观的女生们发出一阵心疼的高分贝的尖叫声。

而那几个人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的惨不忍睹,在地上呻吟着打着滚。

他冷笑一声,拉着小希的手就离开现场。

小希跟在韩星烈身后,不时紧张兮兮地往后瞄几眼,确定没有人跟来后,才放心地嘘了口气,关心道:"我送你去医务室吧!"

"不去。"

"你伤得很重,走啦--"

"我说过了,不去!"

"那好吧,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医务室帮你拿药。"真是个超级固执的家伙,小希觉得她彻底被打败了,只能举白旗投降。

十分钟后……

小希把取来的药和纱布堆放在一旁,把去淤血的药抹在手上,轻轻涂摸着他脸上青紫的淤痕,力道柔软得深怕微一用力便会弄疼他,"这个,一定很痛吧?"

"你说的是什么蠢话?"他微微脸红地侧过脸去,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暖意。

"啊……你的手臂流血了!"

"死不了!"他一脸的桀骜不驯。

"拿来。"

"呃?"

"你的手臂啊,不要让伤口感染了。"小希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忙澄清道,"放心啦,我可没兴趣吃你的豆腐哦。"

"我可没这个意思!"

他无奈地翻翻白眼,乖乖地伸出手,她轻轻地握住他的手。

没来由地,韩星烈感到一股陌生的宠溺之情暖暖流过心头,竟有一种想要拥她入怀的冲动。啊--难道……难道,自己真的已经喜欢上她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听见自己的心这样大声地反驳着!瞧她那个干瘪模样,要身材没身材,要脸蛋没脸蛋,自己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她?

他只是觉得有趣才说要和她交往的!他只是觉得有趣而已……

他的目光不自觉地望向她,只见她正顺手撩开垂在眼角的几缕发丝,长长的眼睫毛在阳光中微微扇动,秀气的俏鼻微微皱起,那种专注的表情,有一种特别特殊的宁静味道,令人心灵自然而然地平静下来。

这平凡温馨的画面,撼动着他的心。

他的思绪随着那在风中轻舞飞扬的黑色发丝竟然有些恍惚失神。

"……你有男朋友吗?"他问得小心翼翼。

"没有。"小希专心地为他包扎着伤口,一点都没有注意到他脸上那略带情愫的复杂表情因为听到她的回答而扬起松了一口气的笑容。

"就是嘛,像你这种平凡的女生谁会要你。"他大言不惭。

"什么?"她抬起眼睛,真是的,刚才谁说要和她交往来着。她闷闷地咕哝了一声,又垂下眼继续手中的包扎,片刻之后,她终于抬起头,笑眯眯地欣赏着自己手中的杰作,"看我包得还不错吧。"

"好丑,像个粽子一样。"他不满地嚷道。

"你到底会不会包扎伤口啊?"

"将就点吧,这可是我第一次为别人包扎伤口,包成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有人自愿帮他包扎已经不错了,还挑三捡四的,真是难伺候!小希一边心里嘀咕着,一边收拾手边剩余的纱布。

第一次包扎伤口!?为他。

凉夏校园的故事(3)(转载)

其实也不必想太久,答案就是因为那个超级名师季鸿范,与美人校长罗澄昀在十八年前曾是私奔结婚的夫妻。但在十七年前就立即分手,并且各自挟了一个纪念品回家。在一年间。他们孕育了一对双胞胎儿女,异卵双生的龙凤胎,早三分钟出世的濯宇随了父姓,而随后出生的女儿则跟了母亲。

爱得火爆狂烈,分手也老死不相往来的彻底。

在十年前学成归国的季鸿范不去大学任教,反而到各个补习班混吃骗喝,居然好死不死,每一次联考都让他教的班级上了个百分之百。一次两次还可以嘘他瞎猫遇到死耗子,但四次、五次过后,他简直由台北红到垦丁,再绕了数圈回来,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有多少名校重金利诱、动之以情,招数使绝了,可就是打动不了他,他老兄依然游走各家补习班,没有定下来的打算。而他那宝贝儿子也是鼎鼎大名,简直是考遍天下无敌手!以一个每半年转一次校,陪老爹云游四海的学生而言,他被奉为“奇葩”,受之无愧。

而在罗澄昀这边,她在国内读完了大学,又飞到英国修硕士、博士,并且见习任教了数年,回国后由校务主任做起,三年前终於登上校长宝座。

案母老死不相见,身为子女的两人反而没有身受其害。以往在国外时,每年必有一个月,兄妹俩会飞回台湾会面;后来都在台湾了,更好办。

每个月,必然有一天是罗蝶起去与父兄住一夜,也有一日是季濯宇来中部住一宿,各慰藉思念之苦。

这种相处模式,行有十七年了,一“家”四口都很适应,反而是旁人看了心急又跳脚;“旁人”之一就是罗云开老先生,之二就是季思朗老先生。

这罗、季二老俱是人家的老长辈。当年子女私奔,气得跳脚的人是他们;子女匆匆一拍两散,气得吐血的人还是他们,如今他们看不下去了,非要在死之前看他们复合才瞑目,才不枉后半生被小辈们的事老惹得气血狂涌的辛酸。

罗蝶起收到外公与爷爷从尼泊尔捎来的传真,眼下一瞄,已然清楚他们两位老人家的把戏。淡淡笑着,眸光由学生会办公室的西方窗口看出去,迳自想着事情。

随着钟响,来开完学的学生全向校门涌出。

不久,门被打开,首先走入的是学生会书长刘伯扬。已经高三的他,是校长寄予厚望的升学精兵之一,因为上学期父亲来此任教,他才有幸踏入这种完全不同外面体制的贵族学校;因为功课良好,他这学期已被票选为书长。

“开会时间还没到吧?”罗蝶起就坐在窗台上,以逆光的身影面对门口的刘伯扬。唯一的闪光是她黑框眼镜上的阳光折射。

“是……是的,但我先来准备资料。”结巴地说完,他立即坐在会议桌旁,心中噗通噗通地跳着。

不知为何,这个才二年级的罗蝶起就是有一股威仪,冷冷地幅射出周身的光环,让人不敢小觑,先前他还当这所升学率奇惨的学校全是纨垮子弟呢!没料到进来后才知道此地卧虎藏龙,什么人才都有,加上学生会的权力其大,甚至有时可以大到对抗学校的政策,或家长会的要求;这是他不能理解的,而相对於学生会的充分被授权,举凡校内的社团、活动、体育、联谊、竞赛,甚至校庆,也全由学生会包办,学校只站在督导的立场去提意见;这些都是为了培训学生独立处事的能力,

来了半年,他才渐渐能适应,也才渐渐发现,升学之外,他漏了太多东西;如果没有转来此处,他绝不会发现,在五岁至二十四岁的求学过程中,抽离了书本,他的生命竟空白贫乏得吓人,最精华的岁月竟是这么流失的,所以,他在此,成为一份子,心中有着庆幸与全新的人生观,只是,这个学校的某些样貌依然令他适应不过来。

“呀,会长已经来了。难怪在二年A班找不到她。”一名娇脆的声音传来。

不久,四个美丽脱俗的少女鱼贯而入,分别落座。

这是一副天工巧匠难细琢的画面,即使已看过多次,刘伯扬依然有喘不过气的感觉,忙将脸垂下书本中,怕她们见到他的耳根红透。

帅气美的方筝、灵性美的柯盈然、冷美的裴红叶和清纯美的江欣侬。她们四位都是班花,也是能力卓绝的学生会成员,由三千名学生票选出的人才。才、貌兼备是展锋学园对学生会的要求,相形之下,身为会长的罗蝶起就是个异数;因为她仅是平凡中见清秀而已,绝对不出色。可是,也奇怪,就是因为外貌平凡,所以益显得她眉宇问的聪慧无人可及;站在“四大美人”之中,罗蝶起绝对不会黯然无光。很奇特的人。

又等了一会,已落座的人都各自整理着资料。在钟响前三十秒,男性成员终於也来到了。

运动方面领导者的赵永琛、校联谊公关的李应华和斡旋各科教师课业进度协调的毕宝升,皆是俊帅的白马王子,几乎部有一七0公分以上的身长。

整个学生会共有十个成员。但目前只有九个,原因是今年八月份举办的票选,拥有三年级势力的校花邱预雁虽有中选,却是第五高票,而她的野心是斗垮罗蝶起,当上会长。结果连副会长都没她的分;她羞忿之馀,不愿成为学生会的一份子。目前正积极角逐班联会的会长职位。

见成员已到齐。罗蝶起才坐到主席位置上,扫视了所有人,道:

“新票选出来的成员大致同於去年,只有刘伯扬是新加入。可见去年咱们带领得还不错。今天的会议,要讨论的有十项,但最重要的有三项,社团预算、升学计画和问题学生。

这三项先讨论,其它稍后再谈。”

“班联会的事呢?”方筝首先问起:“会长应该取下班联会的会长宝座,否则真叫邱预雁取得,与我们对抗,倒也麻烦。”

全校学生自治最大、最有权力的团体是学生会,但以各班班代结合而成的班联会总也是一项民意指标;虽说班联会没有任何决议权力,可是教唆起而反对,那声浪也不容小觑。

罗蝶起笑道:

“好,咱们由问题学生先讨论起。基本上,本学期有三名问题学生须要注意,季濯宇、邱预雁、孟观涛。邱预雁如果能当上班联会会长,我不担心,倒还想看看她的能耐如何,就怕她的动员力没那么强。”

李应华起身道:

“季濯宇是K中第一名的才子,有什么问题吗?比起孟观涛,那季濯宇可以说是圣人了。”

“成绩优秀并不代表行为良好。”

“据闻他很好动。并且有帮全班作弊的纪录。”调查高手江欣侬立即报告手上的消息。

“盈然,他会编入你那班,盯住他,三个月后做评估报告。”

柯盈然点头:“知道了。”

讨论完两个,剩最后一个,室内却已一片肃然,彷佛没有人愿意去提起那个棘手的名字似的。

“孟观涛呢?”笑笑地起了话头。罗蝶起一手撑住下巴,等着所有人的反惫。

他真正是会令人头疼到长瘤的人物。

他也是这所贵族学校的异类之一

——待续未完

紫兔(虹猫蓝兔里的)(转载)

lt;醉花阴>几番苦痛多纠缠,只为一片心。造化无情,芳魂消耗,回首已成灰。聊记当年蟾宫处,有欢笑声,娥眉还依旧,不改当年,英烈女祠。Part.1最后的颜色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雨后的彩虹风景

不是所有人站在十字路口不会迷茫

——节记

悲伤的日子总是在雨天,有时小紫(紫兔的妹妹~被PAI)觉得也许上帝也是有人性的,不会在悲伤的日子里放出灿烂明媚的光芒,而是送给那些悲哀的人们以珍珠的问候……

小紫哈了一口气,白色的雾气往上冒,离紫兔姐姐去世已经有5年了,七侠早以将魔教铲除,而紫兔姐姐的尸体却无法找到。

她本是快乐的女孩,而紫兔姐姐的死带给了她无限的苦楚,过早的成熟,给金色如花绽放的年龄抹上了一层黯淡的银灰色。她自嘲地笑了笑:“妈妈不是说过了吗,‘人终归是要死的,小紫不哭,你哭的样子不好看。’”

又是一个雨天。

“是上帝在同情我吗,每年的今天都要下雨,或大或小,都要下,或者,是在暗示我无论或早或迟,人总是要死的。”

一旁的蓝兔显得有些惊谔,虽然她已经看惯了小紫的这种样子,不想说什么安慰的话,因为无用的安慰只能使小紫那颗脆弱而又坚强的心受到打击,如天上掉落的水晶那样更加脆弱。

小紫来到紫兔姐姐的坟墓前,献上她生前最喜欢的百合花,就在那儿静静地跪着。

蓝兔没有说什么,也没有跟去,她理解失去亲人的痛苦,和想和亲人独处的泪心。

雨越下越大,一滴雨,一丝雨,一串雨,一片雨,一帘雨。

土底下没有紫兔,仅仅是紫兔姐姐的剑和衣衫,而这些就足以让小紫去那儿一天的思考和跪拜。

看着雨下得如翻江倒海一般磅礴,蓝兔呆在屋里只能干着急。

小紫跪在紫兔墓前,静静地想着什么。

雨停了。

“今年的雨,有些怪……”小紫这样想。

山的那一边似乎有些什么。

是彩虹。

小紫有些兴奋,虽然她有些早熟,但她还是一个孩子,天真的感觉总是在她的身上若隐若现。

但是美妙的感觉总是那么短暂。

红色瞬间划过。

“好快,是紫兔姐姐送给我新年的赠礼吗。”

橙色带来温暖。

“好暖和,是紫兔姐姐美丽而温柔的微笑吗。”

黄色带来快乐。

“好阳光,是紫兔姐姐赠给我过去的回忆吗。”

绿色增予清新。

“好畅快,是紫兔姐姐清脆而快乐的声音吗。”

青色增予亮丽。

“好美丽,是紫兔姐姐特意增给我的问候吗。”

蓝色不愿停留。

“好悲伤,是紫兔姐姐不愿意看见我伤心吗。”

画面定格于紫色,那道紫色真的好美。

天空中好象浮现出紫兔姐姐的笑容,难道……

这才是紫兔姐姐想让我知道的。

眼泪只不过是发泄的方式,跪拜只不过是特定的仪式。

对过去的思念是最美的。

原来……

活着,就是一种美。Part.2晴天是个娃娃——幸福的味道洋娃娃是每个女孩子的梦想,小紫的梦想就是每天都是晴天……——节记我的世界悄悄的在放晴/慢打开窗户透透气/我忘了经过多少冬季/你已经离开我的心/小紫突然从梦中醒来,眼泪也骤然滑落。我要停止在偏离不在让谁触动我的心/快乐那么不容易我要丢掉陈旧的日记/今天要新的定义我看到晴天娃娃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梦里总是回响着这首歌。”小紫自言自语,她如飞般轻盈飘落到花园里。皎洁的月亮是在夜晚唯一能亮透人心的,水面如镜子般平静。凝视月亮,小紫似乎尝到了幸福的味道,掠过星星,小紫觉得紫兔姐姐的清香似乎在凝聚,在升华。“姐姐,我真的好想你。”小紫在心里说。“妹妹,我也好想你呀。”小紫的心里冒出了这个声音。小紫眼睛亮了起来,却是黯淡无光的,比起月亮,似乎少了那一分纯真。“姐姐,你在哪儿!!”小紫小声说,她不要惊醒蓝兔。这次,没出现一点声音。她开始小声啜泣。“为什么。姐姐,你不肯出来见我,为什么……为什么还要让我听见你的声音。”“这不是紫兔。”身后,一种幸福的风吹过,温柔出现在眼前。“蓝兔姐姐。”小紫忍不住大声哭泣,但让人觉得她的哭十分无力,似乎不是哭,而是一种令人心碎的音乐。“这是你的心,这是你的记忆,这是你的思念。”蓝兔小声说,像是怕吓坏了她。“听过这样一句话吗:‘人的心像镜子一样纯净。’知道为什么这样说吗,人的心是镜子,能反映自己的思念,能从自己的记忆中如抽丝般抽出想要听到的话语。”小紫抬起头,蓝兔看见了她的眼睛,如明镜般清澈,如水晶般晶莹,如黑夜般明亮。“小紫,你长得真的很像你的姐姐,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我就会觉得很愧疚。”“为什么。”“因为,你是雨天。”“??”“你不觉得吗,看到你的眼睛,就想到了雨天,你很爱哭,从小就爱哭,只不过现在你用坚强伪装起来了,不过,你知道吗,你现在这样,紫兔会更伤心的。”“我不喜欢雨天,看到雨天我就像起了紫兔姐姐。”“那就努力让自己变成晴天啊,你应该是阳光下的精灵。”“那,要是下雨了该怎么办?”“那样,你就想是上帝提醒你不要忘记自己的姐姐~”“好啊~”原本沉闷的对话,最后变成了天真而幼稚的遐想,有没有想过,也许,这就是孩子般的幸福,孩子寻找幸福的方式。幸福是什么。每一天都是晴天就是幸福。拥有自己的娃娃就是幸福。幸福是酸酸甜甜的味道。夜晚中的月亮似乎黯淡了许多,因为有了比它更明亮,更纯净,更清澈月亮,那一湾明净的泪水,那一眼的幸福和期待。小紫的眼睛,是世界上最快乐的东西,至少,从现在开始。END。剧终

相信爱,不仅在灾难之后(修改)(转载)

废墟、瓦砾、碎片、预制板、残垣断壁,那些不知疲倦,日夜奔走穿梭在死亡与奇迹之间救助的身影,那一个个被深埋在碎石、瓦砾、钢筋混凝土下不言放弃的生命,给予了我们太多的悲伤,太多的伤痛,太多的感动,太多的希望!

在生与死转换的顷刻,当生命邂逅死亡的那一瞬间,爱让我们坚信:生命尽管脆弱,但血脉能创造奇迹。没有等级,没有歧视,没有性别,没有大小。情,在废墟中延伸;爱,在灾难中升华!“生死不离,全世界都被沉寂……痛苦也不哭泣……爱是你的传奇,彩虹在风雨后升起……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要找到你……血脉能创造奇迹……你一丝希望是我全部的动力。”爱的真诚和深情,让我们一遍又一遍的为之动容,一次又一次的泪如雨下。一个又一个揪心而感人的的画面,让我们的心疼了又疼,碎了又碎。

生死不离!面对丈夫谭千秋的遗体,妻子张关蓉在与丈夫牵手的最后一那一刻,让我们从这位普通的中国女性身上,看到了悲痛中的从容;痛失妻子的男子包含着深情,将妻子的身体与自已绑在一起,化悲痛给妻子死后的尊严,让我们见证了大毁灭后人性的高度;当死神来临的时候,妻子用一声“我爱你”来支撑瓦砾下的丈夫战胜死神的时候,我们怎么能不为这对爱和勇气的缔造者动容;一对被埋了139个小时的夫妇,隔着一道墙,在三天三夜的时间里,彼此鼓励着战胜了死神。让我们再一次想到了生死相依,只想握紧亲人的手!

母爱无边!一位年轻的母亲,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用短信来告诉自己只有三四个月的孩子:“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这位年轻的母亲,用伟大的母爱,孕育了一个看似不可能的生命奇迹;宋雪梅,这位让日本搜救队员流泪的年龄只有28岁的母亲,在楼房倒塌母女被埋后,一直都是用双手将75天的女儿紧紧搂在怀里,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生命原本是一种成长的痕迹,花开了,也只有心心相印的人才能听到花开的声音。大灾面前有大爱。面对这一个个普通却超越了普通的生命,我除了感到自己的奢侈和自惭形秽之外,只能是无地自容,只可以无话可说。所有的语言除了有奢侈的嫌疑之外,依旧是奢侈。面对他们,我们能做和会做的是一边怀念死去的同胞,一边延续和培植怒放的生命。大灾之后,学会去坚强,去好好的活下去。这是我们对死者最好的安慰,也是我们可以告慰亡灵的最好方式。

洪烛先生的诗《废墟上的祖国》最能表达我此刻的心情。“今夜,我写下‘祖国’这两个字……比往日有着更为复杂的感情……只敢轻轻、轻轻地念出来,生怕……稍微一用劲,就碰着它的伤口……其实它的心,比伤口还要疼”

幸存的生命,再一次演绎了爱的伟大,情的崇高。请记住我在时时刻刻为你祈祷,珍惜这份情、这份爱,你会活得更好!

是啊!许多的生命,已经走了,我们却活着。相信爱,是我们幸福的心灵家园,是滋润和温暖我们生命的阳光和雨露。让我们相信,爱,不仅在灾难之后,还在我们活着的鲜活生

威风六(一)

抬头望着蔚蓝的晴空中,好几只活泼可爱的燕子排着队往南飞.真的,那时我的欣里好开心,但又添了几丝愁,怕我昨晚的美梦会彻底地碎了.这是我们学校举办的”爱我家乡 爱我校园”演讲比赛.

随着;“‘爱我家乡 爱我校园’演讲比赛,现在开始! ”的号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共同的愿望------拿第一.此时,操场上飘着浓浓的,嘹亮的音奏-----<<星空>>,多么迷人的声音,陶醉了每个人的心房,此后,演讲者用她那温柔甜雅的妙语,织出了校园中最美丽的花布,给秀气的东升小学增添了多彩生机;犹如美丽的天使安琦儿的到来!在众多微妙的演讲中,我享受着那种境界,仔细赏析着当时的画面,多么绚丽,多么快乐的文章啊!在不知不觉中,轮到了我们班的演讲,他用优雅的声音描绘出了这个世界对他的感受,无比绚烂;她用甜雅的声音描绘出了这个世界对她的感受,无比灿烂;博得了我们全班同学和老师的热烈掌声,他(她)们知道,这掌声中抱有多大的期望,因而他(她)们努力了,奋斗了,在全校师生的鼓励下他(她)们表现了精彩的一面,终于得了全年级第二的成功,我们全班同学都很威武,因为我们用努力造就了成功,用成功造就了欢乐!

我相信,不久,我们六(一)班将会是全校最有能力达到成功,威风的六(一)班!同学们,加油!

活(47)

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变异黑鳞兽王的厚礼

------------------------

第二环烈焰爆发出来,炎之终于注意到从变异黑鳞兽王头顶升起的骇人数字:

-1598!

心神一震,随即,他看到一幕终生难忘的画面……

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剧烈颤抖着,随着第三环烈焰的爆发,仿佛被一股强大推力硬生生推了出来,哀嚎一声,“砰”地一声,庞大的身躯仰天翻到了下去,在系统的提示声中,金币洒落一地……

“获得36987点经验……”

“等级提升一。”

“杀死变异黑鳞兽王,获得声望500点。”

望着洒落一地的金币还有几件银光闪闪的装备,我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没有立即从杀死BOSS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还好我傻傻呆呆的表情别人却看不到……

远处……

血刺早被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弄得捉襟见肘,还好有小小鸟和骷髅战士挺身解围,这才没有挂掉。不过小小鸟是有些支撑不住。MP快耗光了……

他们现在只能期待炎之他们能逃过一劫,至于杀死变异黑鳞兽王……他们想都没想过!

就在MP、HP几乎要落空的时候,系统突然提示“获得500点声望……”,他们愣住了。随即,围住他们的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动作齐齐一僵,然后凭空消失不见……

急忙跑回来一看,只看到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败革般倒被火焰包围的黑侠面前。

“厉害……”血刺看了看地上尸体,又看了尸体旁的人,语气平淡地吐出两个字。

说完,他们开始收拾地上金币。

直到这一刻,我、炎之他们终于回过神来。

尽管如此,炎之、单眼皮小猪和林中天籁还是难以接受……因为,他们都看到最后一击给变异黑鳞兽王造成的恐怖伤害——2369!!

炎之看了看尸体,拣起地上装备默默走了过来。

“确实很厉害。给。”说罢,朝我发来交易申请。

“有你们用的就留着,我只要元素师装备就够了。”长长吐了口气,我说。

没有他们帮助,我也不可能有机会干掉这个家伙!

炎之笑了笑说道:“拿着吧,托你的福我们每人拿了五百声望,已经赚大了!”

接受交易后,我扫了那几件装备一眼,一颗心忍不住突突突地跳动起来。

变异的咆哮战斧(银器)狂战士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攻击:48-61持久45/45

(未鉴定)

……

黑鳞战凯(银器)战士类职业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防御:28-34持久45/45

魔法防御:13-17

(未鉴定)

……

变异的兽瞳(戒指)等级限制10

魔法攻击:5-5

魔法防御:5-5

(未鉴定)

最后一件是本破旧的小册子……

技能书!

破空斩:利用斗气霹出具备撕裂效果的真空波,攻击范围三米,30级以上骑士职业可以使用!

“兽瞳我要了,其他的你分给兄弟吧。”

炎之似乎早料到我要这么说,摇摇头笑道:“早说了,我们都没伤到BOSS一点,还害得你差点挂了,如果再跟你分赃就太过意不去了。”

“炎大哥你别这么说,杀BOSS是大家的功劳,如果没有你们,我一个人可不敢过来招惹这些家伙。那个戒指对我倒有点用,我要了,其他的你给分给兄弟们。”顿了顿,看炎之没有答应的意思,我顿时虎起脸来故作生气的样子:“炎大哥你要看不起我,也罢,让我加入烈焰佣兵团的事就算了。”

我这么一说炎之只能答应下来,不过他还是坚持只要武器和铠甲,技能书留给我换东西。

我正想说技能书留给小猪用,却听他道:“技能书的爆率是非常低的,价格,保守估计在一万金币,甚至更高……如果不是你幸运高也出不了,这样吧,书暂时由你保管,如果在小猪满30级以前打出魔法书,我们交换,如果出不了,这本书你就是送小猪,小猪也不会要的。”

这时,小猪也附和着说道:“我看这样行,30级以前我一定打出你用的魔法书,就是收也要收一本来,书你先保管着,不许卖哦!”

小猪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坚持下去。反正只要我不卖,总一天会交给小猪。

收起技能书和变异的兽瞳和附带交易给我的200金币,远处已经有不少玩家朝我们这边跑来,他们终于注意到,盘踞树林外的变异黑鳞兽都消失不见了。

看到越来越多的玩家朝这边跑来,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追问,我们拿出了回城卷轴。

鉴定工会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变异黑鳞兽王的厚礼

------------------------

第二环烈焰爆发出来,炎之终于注意到从变异黑鳞兽王头顶升起的骇人数字:

-1598!

心神一震,随即,他看到一幕终生难忘的画面……

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剧烈颤抖着,随着第三环烈焰的爆发,仿佛被一股强大推力硬生生推了出来,哀嚎一声,“砰”地一声,庞大的身躯仰天翻到了下去,在系统的提示声中,金币洒落一地……

“获得36987点经验……”

“等级提升一。”

“杀死变异黑鳞兽王,获得声望500点。”

望着洒落一地的金币还有几件银光闪闪的装备,我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没有立即从杀死BOSS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还好我傻傻呆呆的表情别人却看不到……

远处……

血刺早被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弄得捉襟见肘,还好有小小鸟和骷髅战士挺身解围,这才没有挂掉。不过小小鸟是有些支撑不住。MP快耗光了……

他们现在只能期待炎之他们能逃过一劫,至于杀死变异黑鳞兽王……他们想都没想过!

就在MP、HP几乎要落空的时候,系统突然提示“获得500点声望……”,他们愣住了。随即,围住他们的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动作齐齐一僵,然后凭空消失不见……

急忙跑回来一看,只看到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败革般倒被火焰包围的黑侠面前。

“厉害……”血刺看了看地上尸体,又看了尸体旁的人,语气平淡地吐出两个字。

说完,他们开始收拾地上金币。

直到这一刻,我、炎之他们终于回过神来。

尽管如此,炎之、单眼皮小猪和林中天籁还是难以接受……因为,他们都看到最后一击给变异黑鳞兽王造成的恐怖伤害——2369!!

炎之看了看尸体,拣起地上装备默默走了过来。

“确实很厉害。给。”说罢,朝我发来交易申请。

“有你们用的就留着,我只要元素师装备就够了。”长长吐了口气,我说。

没有他们帮助,我也不可能有机会干掉这个家伙!

炎之笑了笑说道:“拿着吧,托你的福我们每人拿了五百声望,已经赚大了!”

接受交易后,我扫了那几件装备一眼,一颗心忍不住突突突地跳动起来。

变异的咆哮战斧(银器)狂战士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攻击:48-61持久45/45

(未鉴定)

……

黑鳞战凯(银器)战士类职业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防御:28-34持久45/45

魔法防御:13-17

(未鉴定)

……

变异的兽瞳(戒指)等级限制10

魔法攻击:5-5

魔法防御:5-5

(未鉴定)

最后一件是本破旧的小册子……

技能书!

破空斩:利用斗气霹出具备撕裂效果的真空波,攻击范围三米,30级以上骑士职业可以使用!

“兽瞳我要了,其他的你分给兄弟吧。”

炎之似乎早料到我要这么说,摇摇头笑道:“早说了,我们都没伤到BOSS一点,还害得你差点挂了,如果再跟你分赃就太过意不去了。”

“炎大哥你别这么说,杀BOSS是大家的功劳,如果没有你们,我一个人可不敢过来招惹这些家伙。那个戒指对我倒有点用,我要了,其他的你给分给兄弟们。”顿了顿,看炎之没有答应的意思,我顿时虎起脸来故作生气的样子:“炎大哥你要看不起我,也罢,让我加入烈焰佣兵团的事就算了。”

我这么一说炎之只能答应下来,不过他还是坚持只要武器和铠甲,技能书留给我换东西。

我正想说技能书留给小猪用,却听他道:“技能书的爆率是非常低的,价格,保守估计在一万金币,甚至更高……如果不是你幸运高也出不了,这样吧,书暂时由你保管,如果在小猪满30级以前打出魔法书,我们交换,如果出不了,这本书你就是送小猪,小猪也不会要的。”

这时,小猪也附和着说道:“我看这样行,30级以前我一定打出你用的魔法书,就是收也要收一本来,书你先保管着,不许卖哦!”

小猪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坚持下去。反正只要我不卖,总一天会交给小猪。

收起技能书和变异的兽瞳和附带交易给我的200金币,远处已经有不少玩家朝我们这边跑来,他们终于注意到,盘踞树林外的变异黑鳞兽都消失不见了。

看到越来越多的玩家朝这边跑来,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追问,我们拿出了回城卷轴。

鉴定工会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变异黑鳞兽王的厚礼

------------------------

第二环烈焰爆发出来,炎之终于注意到从变异黑鳞兽王头顶升起的骇人数字:

-1598!

心神一震,随即,他看到一幕终生难忘的画面……

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剧烈颤抖着,随着第三环烈焰的爆发,仿佛被一股强大推力硬生生推了出来,哀嚎一声,“砰”地一声,庞大的身躯仰天翻到了下去,在系统的提示声中,金币洒落一地……

“获得36987点经验……”

“等级提升一。”

“杀死变异黑鳞兽王,获得声望500点。”

望着洒落一地的金币还有几件银光闪闪的装备,我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没有立即从杀死BOSS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还好我傻傻呆呆的表情别人却看不到……

远处……

血刺早被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弄得捉襟见肘,还好有小小鸟和骷髅战士挺身解围,这才没有挂掉。不过小小鸟是有些支撑不住。MP快耗光了……

他们现在只能期待炎之他们能逃过一劫,至于杀死变异黑鳞兽王……他们想都没想过!

就在MP、HP几乎要落空的时候,系统突然提示“获得500点声望……”,他们愣住了。随即,围住他们的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动作齐齐一僵,然后凭空消失不见……

急忙跑回来一看,只看到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败革般倒被火焰包围的黑侠面前。

“厉害……”血刺看了看地上尸体,又看了尸体旁的人,语气平淡地吐出两个字。

说完,他们开始收拾地上金币。

直到这一刻,我、炎之他们终于回过神来。

尽管如此,炎之、单眼皮小猪和林中天籁还是难以接受……因为,他们都看到最后一击给变异黑鳞兽王造成的恐怖伤害——2369!!

炎之看了看尸体,拣起地上装备默默走了过来。

“确实很厉害。给。”说罢,朝我发来交易申请。

“有你们用的就留着,我只要元素师装备就够了。”长长吐了口气,我说。

没有他们帮助,我也不可能有机会干掉这个家伙!

炎之笑了笑说道:“拿着吧,托你的福我们每人拿了五百声望,已经赚大了!”

接受交易后,我扫了那几件装备一眼,一颗心忍不住突突突地跳动起来。

变异的咆哮战斧(银器)狂战士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攻击:48-61持久45/45

(未鉴定)

……

黑鳞战凯(银器)战士类职业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防御:28-34持久45/45

魔法防御:13-17

(未鉴定)

……

变异的兽瞳(戒指)等级限制10

魔法攻击:5-5

魔法防御:5-5

(未鉴定)

最后一件是本破旧的小册子……

技能书!

破空斩:利用斗气霹出具备撕裂效果的真空波,攻击范围三米,30级以上骑士职业可以使用!

“兽瞳我要了,其他的你分给兄弟吧。”

炎之似乎早料到我要这么说,摇摇头笑道:“早说了,我们都没伤到BOSS一点,还害得你差点挂了,如果再跟你分赃就太过意不去了。”

“炎大哥你别这么说,杀BOSS是大家的功劳,如果没有你们,我一个人可不敢过来招惹这些家伙。那个戒指对我倒有点用,我要了,其他的你给分给兄弟们。”顿了顿,看炎之没有答应的意思,我顿时虎起脸来故作生气的样子:“炎大哥你要看不起我,也罢,让我加入烈焰佣兵团的事就算了。”

我这么一说炎之只能答应下来,不过他还是坚持只要武器和铠甲,技能书留给我换东西。

我正想说技能书留给小猪用,却听他道:“技能书的爆率是非常低的,价格,保守估计在一万金币,甚至更高……如果不是你幸运高也出不了,这样吧,书暂时由你保管,如果在小猪满30级以前打出魔法书,我们交换,如果出不了,这本书你就是送小猪,小猪也不会要的。”

这时,小猪也附和着说道:“我看这样行,30级以前我一定打出你用的魔法书,就是收也要收一本来,书你先保管着,不许卖哦!”

小猪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坚持下去。反正只要我不卖,总一天会交给小猪。

收起技能书和变异的兽瞳和附带交易给我的200金币,远处已经有不少玩家朝我们这边跑来,他们终于注意到,盘踞树林外的变异黑鳞兽都消失不见了。

看到越来越多的玩家朝这边跑来,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追问,我们拿出了回城卷轴。

鉴定工会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变异黑鳞兽王的厚礼

------------------------

第二环烈焰爆发出来,炎之终于注意到从变异黑鳞兽王头顶升起的骇人数字:

-1598!

心神一震,随即,他看到一幕终生难忘的画面……

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剧烈颤抖着,随着第三环烈焰的爆发,仿佛被一股强大推力硬生生推了出来,哀嚎一声,“砰”地一声,庞大的身躯仰天翻到了下去,在系统的提示声中,金币洒落一地……

“获得36987点经验……”

“等级提升一。”

“杀死变异黑鳞兽王,获得声望500点。”

望着洒落一地的金币还有几件银光闪闪的装备,我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没有立即从杀死BOSS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还好我傻傻呆呆的表情别人却看不到……

远处……

血刺早被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弄得捉襟见肘,还好有小小鸟和骷髅战士挺身解围,这才没有挂掉。不过小小鸟是有些支撑不住。MP快耗光了……

他们现在只能期待炎之他们能逃过一劫,至于杀死变异黑鳞兽王……他们想都没想过!

就在MP、HP几乎要落空的时候,系统突然提示“获得500点声望……”,他们愣住了。随即,围住他们的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动作齐齐一僵,然后凭空消失不见……

急忙跑回来一看,只看到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败革般倒被火焰包围的黑侠面前。

“厉害……”血刺看了看地上尸体,又看了尸体旁的人,语气平淡地吐出两个字。

说完,他们开始收拾地上金币。

直到这一刻,我、炎之他们终于回过神来。

尽管如此,炎之、单眼皮小猪和林中天籁还是难以接受……因为,他们都看到最后一击给变异黑鳞兽王造成的恐怖伤害——2369!!

炎之看了看尸体,拣起地上装备默默走了过来。

“确实很厉害。给。”说罢,朝我发来交易申请。

“有你们用的就留着,我只要元素师装备就够了。”长长吐了口气,我说。

没有他们帮助,我也不可能有机会干掉这个家伙!

炎之笑了笑说道:“拿着吧,托你的福我们每人拿了五百声望,已经赚大了!”

接受交易后,我扫了那几件装备一眼,一颗心忍不住突突突地跳动起来。

变异的咆哮战斧(银器)狂战士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攻击:48-61持久45/45

(未鉴定)

……

黑鳞战凯(银器)战士类职业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防御:28-34持久45/45

魔法防御:13-17

(未鉴定)

……

变异的兽瞳(戒指)等级限制10

魔法攻击:5-5

魔法防御:5-5

(未鉴定)

最后一件是本破旧的小册子……

技能书!

破空斩:利用斗气霹出具备撕裂效果的真空波,攻击范围三米,30级以上骑士职业可以使用!

“兽瞳我要了,其他的你分给兄弟吧。”

炎之似乎早料到我要这么说,摇摇头笑道:“早说了,我们都没伤到BOSS一点,还害得你差点挂了,如果再跟你分赃就太过意不去了。”

“炎大哥你别这么说,杀BOSS是大家的功劳,如果没有你们,我一个人可不敢过来招惹这些家伙。那个戒指对我倒有点用,我要了,其他的你给分给兄弟们。”顿了顿,看炎之没有答应的意思,我顿时虎起脸来故作生气的样子:“炎大哥你要看不起我,也罢,让我加入烈焰佣兵团的事就算了。”

我这么一说炎之只能答应下来,不过他还是坚持只要武器和铠甲,技能书留给我换东西。

我正想说技能书留给小猪用,却听他道:“技能书的爆率是非常低的,价格,保守估计在一万金币,甚至更高……如果不是你幸运高也出不了,这样吧,书暂时由你保管,如果在小猪满30级以前打出魔法书,我们交换,如果出不了,这本书你就是送小猪,小猪也不会要的。”

这时,小猪也附和着说道:“我看这样行,30级以前我一定打出你用的魔法书,就是收也要收一本来,书你先保管着,不许卖哦!”

小猪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坚持下去。反正只要我不卖,总一天会交给小猪。

收起技能书和变异的兽瞳和附带交易给我的200金币,远处已经有不少玩家朝我们这边跑来,他们终于注意到,盘踞树林外的变异黑鳞兽都消失不见了。

看到越来越多的玩家朝这边跑来,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追问,我们拿出了回城卷轴。

鉴定工会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变异黑鳞兽王的厚礼

------------------------

第二环烈焰爆发出来,炎之终于注意到从变异黑鳞兽王头顶升起的骇人数字:

-1598!

心神一震,随即,他看到一幕终生难忘的画面……

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剧烈颤抖着,随着第三环烈焰的爆发,仿佛被一股强大推力硬生生推了出来,哀嚎一声,“砰”地一声,庞大的身躯仰天翻到了下去,在系统的提示声中,金币洒落一地……

“获得36987点经验……”

“等级提升一。”

“杀死变异黑鳞兽王,获得声望500点。”

望着洒落一地的金币还有几件银光闪闪的装备,我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没有立即从杀死BOSS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还好我傻傻呆呆的表情别人却看不到……

远处……

血刺早被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弄得捉襟见肘,还好有小小鸟和骷髅战士挺身解围,这才没有挂掉。不过小小鸟是有些支撑不住。MP快耗光了……

他们现在只能期待炎之他们能逃过一劫,至于杀死变异黑鳞兽王……他们想都没想过!

就在MP、HP几乎要落空的时候,系统突然提示“获得500点声望……”,他们愣住了。随即,围住他们的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动作齐齐一僵,然后凭空消失不见……

急忙跑回来一看,只看到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败革般倒被火焰包围的黑侠面前。

“厉害……”血刺看了看地上尸体,又看了尸体旁的人,语气平淡地吐出两个字。

说完,他们开始收拾地上金币。

直到这一刻,我、炎之他们终于回过神来。

尽管如此,炎之、单眼皮小猪和林中天籁还是难以接受……因为,他们都看到最后一击给变异黑鳞兽王造成的恐怖伤害——2369!!

炎之看了看尸体,拣起地上装备默默走了过来。

“确实很厉害。给。”说罢,朝我发来交易申请。

“有你们用的就留着,我只要元素师装备就够了。”长长吐了口气,我说。

没有他们帮助,我也不可能有机会干掉这个家伙!

炎之笑了笑说道:“拿着吧,托你的福我们每人拿了五百声望,已经赚大了!”

接受交易后,我扫了那几件装备一眼,一颗心忍不住突突突地跳动起来。

变异的咆哮战斧(银器)狂战士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攻击:48-61持久45/45

(未鉴定)

……

黑鳞战凯(银器)战士类职业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防御:28-34持久45/45

魔法防御:13-17

(未鉴定)

……

变异的兽瞳(戒指)等级限制10

魔法攻击:5-5

魔法防御:5-5

(未鉴定)

最后一件是本破旧的小册子……

技能书!

破空斩:利用斗气霹出具备撕裂效果的真空波,攻击范围三米,30级以上骑士职业可以使用!

“兽瞳我要了,其他的你分给兄弟吧。”

炎之似乎早料到我要这么说,摇摇头笑道:“早说了,我们都没伤到BOSS一点,还害得你差点挂了,如果再跟你分赃就太过意不去了。”

“炎大哥你别这么说,杀BOSS是大家的功劳,如果没有你们,我一个人可不敢过来招惹这些家伙。那个戒指对我倒有点用,我要了,其他的你给分给兄弟们。”顿了顿,看炎之没有答应的意思,我顿时虎起脸来故作生气的样子:“炎大哥你要看不起我,也罢,让我加入烈焰佣兵团的事就算了。”

我这么一说炎之只能答应下来,不过他还是坚持只要武器和铠甲,技能书留给我换东西。

我正想说技能书留给小猪用,却听他道:“技能书的爆率是非常低的,价格,保守估计在一万金币,甚至更高……如果不是你幸运高也出不了,这样吧,书暂时由你保管,如果在小猪满30级以前打出魔法书,我们交换,如果出不了,这本书你就是送小猪,小猪也不会要的。”

这时,小猪也附和着说道:“我看这样行,30级以前我一定打出你用的魔法书,就是收也要收一本来,书你先保管着,不许卖哦!”

小猪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坚持下去。反正只要我不卖,总一天会交给小猪。

收起技能书和变异的兽瞳和附带交易给我的200金币,远处已经有不少玩家朝我们这边跑来,他们终于注意到,盘踞树林外的变异黑鳞兽都消失不见了。

看到越来越多的玩家朝这边跑来,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追问,我们拿出了回城卷轴。

鉴定工会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变异黑鳞兽王的厚礼

------------------------

第二环烈焰爆发出来,炎之终于注意到从变异黑鳞兽王头顶升起的骇人数字:

-1598!

心神一震,随即,他看到一幕终生难忘的画面……

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剧烈颤抖着,随着第三环烈焰的爆发,仿佛被一股强大推力硬生生推了出来,哀嚎一声,“砰”地一声,庞大的身躯仰天翻到了下去,在系统的提示声中,金币洒落一地……

“获得36987点经验……”

“等级提升一。”

“杀死变异黑鳞兽王,获得声望500点。”

望着洒落一地的金币还有几件银光闪闪的装备,我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没有立即从杀死BOSS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还好我傻傻呆呆的表情别人却看不到……

远处……

血刺早被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弄得捉襟见肘,还好有小小鸟和骷髅战士挺身解围,这才没有挂掉。不过小小鸟是有些支撑不住。MP快耗光了……

他们现在只能期待炎之他们能逃过一劫,至于杀死变异黑鳞兽王……他们想都没想过!

就在MP、HP几乎要落空的时候,系统突然提示“获得500点声望……”,他们愣住了。随即,围住他们的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动作齐齐一僵,然后凭空消失不见……

急忙跑回来一看,只看到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败革般倒被火焰包围的黑侠面前。

“厉害……”血刺看了看地上尸体,又看了尸体旁的人,语气平淡地吐出两个字。

说完,他们开始收拾地上金币。

直到这一刻,我、炎之他们终于回过神来。

尽管如此,炎之、单眼皮小猪和林中天籁还是难以接受……因为,他们都看到最后一击给变异黑鳞兽王造成的恐怖伤害——2369!!

炎之看了看尸体,拣起地上装备默默走了过来。

“确实很厉害。给。”说罢,朝我发来交易申请。

“有你们用的就留着,我只要元素师装备就够了。”长长吐了口气,我说。

没有他们帮助,我也不可能有机会干掉这个家伙!

炎之笑了笑说道:“拿着吧,托你的福我们每人拿了五百声望,已经赚大了!”

接受交易后,我扫了那几件装备一眼,一颗心忍不住突突突地跳动起来。

变异的咆哮战斧(银器)狂战士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攻击:48-61持久45/45

(未鉴定)

……

黑鳞战凯(银器)战士类职业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防御:28-34持久45/45

魔法防御:13-17

(未鉴定)

……

变异的兽瞳(戒指)等级限制10

魔法攻击:5-5

魔法防御:5-5

(未鉴定)

最后一件是本破旧的小册子……

技能书!

破空斩:利用斗气霹出具备撕裂效果的真空波,攻击范围三米,30级以上骑士职业可以使用!

“兽瞳我要了,其他的你分给兄弟吧。”

炎之似乎早料到我要这么说,摇摇头笑道:“早说了,我们都没伤到BOSS一点,还害得你差点挂了,如果再跟你分赃就太过意不去了。”

“炎大哥你别这么说,杀BOSS是大家的功劳,如果没有你们,我一个人可不敢过来招惹这些家伙。那个戒指对我倒有点用,我要了,其他的你给分给兄弟们。”顿了顿,看炎之没有答应的意思,我顿时虎起脸来故作生气的样子:“炎大哥你要看不起我,也罢,让我加入烈焰佣兵团的事就算了。”

我这么一说炎之只能答应下来,不过他还是坚持只要武器和铠甲,技能书留给我换东西。

我正想说技能书留给小猪用,却听他道:“技能书的爆率是非常低的,价格,保守估计在一万金币,甚至更高……如果不是你幸运高也出不了,这样吧,书暂时由你保管,如果在小猪满30级以前打出魔法书,我们交换,如果出不了,这本书你就是送小猪,小猪也不会要的。”

这时,小猪也附和着说道:“我看这样行,30级以前我一定打出你用的魔法书,就是收也要收一本来,书你先保管着,不许卖哦!”

小猪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坚持下去。反正只要我不卖,总一天会交给小猪。

收起技能书和变异的兽瞳和附带交易给我的200金币,远处已经有不少玩家朝我们这边跑来,他们终于注意到,盘踞树林外的变异黑鳞兽都消失不见了。

看到越来越多的玩家朝这边跑来,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追问,我们拿出了回城卷轴。

鉴定工会第一卷 第四十五章 变异黑鳞兽王的厚礼

------------------------

第二环烈焰爆发出来,炎之终于注意到从变异黑鳞兽王头顶升起的骇人数字:

-1598!

心神一震,随即,他看到一幕终生难忘的画面……

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剧烈颤抖着,随着第三环烈焰的爆发,仿佛被一股强大推力硬生生推了出来,哀嚎一声,“砰”地一声,庞大的身躯仰天翻到了下去,在系统的提示声中,金币洒落一地……

“获得36987点经验……”

“等级提升一。”

“杀死变异黑鳞兽王,获得声望500点。”

望着洒落一地的金币还有几件银光闪闪的装备,我还傻傻地站在原地,没有立即从杀死BOSS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还好我傻傻呆呆的表情别人却看不到……

远处……

血刺早被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弄得捉襟见肘,还好有小小鸟和骷髅战士挺身解围,这才没有挂掉。不过小小鸟是有些支撑不住。MP快耗光了……

他们现在只能期待炎之他们能逃过一劫,至于杀死变异黑鳞兽王……他们想都没想过!

就在MP、HP几乎要落空的时候,系统突然提示“获得500点声望……”,他们愣住了。随即,围住他们的十几只变异黑鳞兽动作齐齐一僵,然后凭空消失不见……

急忙跑回来一看,只看到变异黑鳞兽王庞大的身躯败革般倒被火焰包围的黑侠面前。

“厉害……”血刺看了看地上尸体,又看了尸体旁的人,语气平淡地吐出两个字。

说完,他们开始收拾地上金币。

直到这一刻,我、炎之他们终于回过神来。

尽管如此,炎之、单眼皮小猪和林中天籁还是难以接受……因为,他们都看到最后一击给变异黑鳞兽王造成的恐怖伤害——2369!!

炎之看了看尸体,拣起地上装备默默走了过来。

“确实很厉害。给。”说罢,朝我发来交易申请。

“有你们用的就留着,我只要元素师装备就够了。”长长吐了口气,我说。

没有他们帮助,我也不可能有机会干掉这个家伙!

炎之笑了笑说道:“拿着吧,托你的福我们每人拿了五百声望,已经赚大了!”

接受交易后,我扫了那几件装备一眼,一颗心忍不住突突突地跳动起来。

变异的咆哮战斧(银器)狂战士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攻击:48-61持久45/45

(未鉴定)

……

黑鳞战凯(银器)战士类职业可以使用等级限制25

防御:28-34持久45/45

魔法防御:13-17

(未鉴定)

……

变异的兽瞳(戒指)等级限制10

魔法攻击:5-5

魔法防御:5-5

(未鉴定)

最后一件是本破旧的小册子……

技能书!

破空斩:利用斗气霹出具备撕裂效果的真空波,攻击范围三米,30级以上骑士职业可以使用!

“兽瞳我要了,其他的你分给兄弟吧。”

炎之似乎早料到我要这么说,摇摇头笑道:“早说了,我们都没伤到BOSS一点,还害得你差点挂了,如果再跟你分赃就太过意不去了。”

“炎大哥你别这么说,杀BOSS是大家的功劳,如果没有你们,我一个人可不敢过来招惹这些家伙。那个戒指对我倒有点用,我要了,其他的你给分给兄弟们。”顿了顿,看炎之没有答应的意思,我顿时虎起脸来故作生气的样子:“炎大哥你要看不起我,也罢,让我加入烈焰佣兵团的事就算了。”

我这么一说炎之只能答应下来,不过他还是坚持只要武器和铠甲,技能书留给我换东西。

我正想说技能书留给小猪用,却听他道:“技能书的爆率是非常低的,价格,保守估计在一万金币,甚至更高……如果不是你幸运高也出不了,这样吧,书暂时由你保管,如果在小猪满30级以前打出魔法书,我们交换,如果出不了,这本书你就是送小猪,小猪也不会要的。”

这时,小猪也附和着说道:“我看这样行,30级以前我一定打出你用的魔法书,就是收也要收一本来,书你先保管着,不许卖哦!”

小猪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坚持下去。反正只要我不卖,总一天会交给小猪。

收起技能书和变异的兽瞳和附带交易给我的200金币,远处已经有不少玩家朝我们这边跑来,他们终于注意到,盘踞树林外的变异黑鳞兽都消失不见了。

看到越来越多的玩家朝这边跑来,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和追问,我们拿出了回城卷轴。

鉴定工会

(我)家的(处女审核大会)

(我)家的(处女审核大会)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人(某人的自称)家的某房间(某人的房间)出现某纸一张:

通知

To:某房间的某某(喻指全体成员):

鉴于某人的某脑、某手和某眼睛(按音序排列)近来百无聊赖,经某人全体脑细胞讨论一致决定于某年某某月某日某某时在某房间开展处女(某字典上解释为比喻第一次,编者注)审核大会。本会审核标准依次为普通、精华、强力推荐and房间采用(注:此标准为转载and篡改,原作者创网),本会在打发光阴的同时考察某人的某脑和某手的想象力、创造力and改造力等等,凡是某房间的某某均可报名参会,给某脑某手当模特,做贡献。预祝某会圆满开展、圆满结束……

From:某房间的主人某人

某年某某月某日某某时,当当当当……

一号参会作品:夜空窗

模特:某人房间的窗户

加工者:left脑、right手

过去式:透明地像没有一样……

正在进行时:淡蓝色的背景下一颗颗淡金色(你用水彩笔在玻璃上涂鸦颜色可能深么)的美丽、娇小、可爱……(在此省略N个褒义词)的星星星罗棋布,还有一个带着圣诞帽的镰刀形的豁牙的同样是淡金色的月亮婆婆……

评委:left眼

评语:很唯美的画面呐,只是如果采用的话,将来式应该会是……某人被她mom暴打一顿吧……

审核结果:强力推荐

二号参会作品:贵夫猪

模特:某人的猪形存money罐

加工者: right脑、left手

过去式:体型貌似橄榄球,全身清一色的粉红……

正在进行时:俩耳朵间搁着小小猪一只,下面压着的是一根很柔顺地贴着头皮的紫色羽毛(鸡毛),N根淡紫色的头发(塑料袋式的毽子一个)从脑袋上垂下,鼻子上立着一只正“开着屏”的小蝴蝶(袖珍粘贴画一张),left耳边一根淡蓝色的卷发(为了使某罐更有贵夫猪的气势特地从某个蝴蝶结上剪下的一段卷的)……

评委:right眼

评语:真的俨然是一副“贵夫猪”的样子啊,8错8错,反正这个小地方某人的双亲不会注意到,代表某房间……采用了……

审核结果:房间采用

三号参会作品:大杂烩床

模特:某人的小床

加工者: left脑、right脑、left手和right手

过去式:几根木板上依次为垫被、床单、枕头和被子……

正在进行时:枕头旁的浴巾上(某人的mom说books上有灰)是浩浩荡荡的books大军:《创文》、《课堂》、《儿文》、《选萃》……靠墙的一边形成了一个天然垃圾桶,堆满了某人备用的皮筋、卡子、钢笔、橡皮、透明胶、眼药水、手电筒……床脚是浩浩荡荡的动物(毛绒玩具)大军:猪,3只;熊,1只;海豚,1只(只差空军部队了)……

评委:left眼

评语:布局倒是蛮名副其实的,只是……某人啊……床本来就小……经你这么一折腾……还有你睡的地儿么……

审核结果:精华

四号参会作品:《 (某人)家的(处女审核大会) 》

模特:某计算机中的某个文n

加工者:left脑、right脑、left手和right手

过去式:空空如也

正在进行时:白色的背景下,一排排密密麻麻的黑色的宋体字

评委:……(某编编……第一个看此文的编编……您啊……)

评语:……(在某编编的left脑、right脑、right手和left手的掌控之中……)

审核结果:……(决定权……在某编编的鼠标下……)

身边的灿烂(四)(大结局)

舟行水上 每当我一想到水,脑海中就会情不自禁地浮现出波光粼粼,水光潋艳的画面。“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徊从之,道阻且长。游溯从之,宛在水中央。”那泛着点点银光的水闪烁着,蕴涵着几丝神秘诡异和千年古典音乐的悠远韵味…… 水到渠成。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在人生之戏中成为主角,成为万人瞩目的焦点。在学习上也同样如此,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拥有优异的成绩,超过他人,但只是一味的幻想,而没有真实的行为,美梦总有一天会被惊醒。如果我们每一天都做好应该完成的事,努力履行好自己的职责,每一天都快快乐乐的生活着,为自己的理想信念不断的坚持着。总该有机会成熟,那么事情就一定回成功。 水滴石穿。“一日一钱,千日一千。绳锯本断,滴水穿石。”面对学习,我们要做学习的主人。每一天我们都要接受各种各样的知识,如果我们不能够“温故而知新”那么又怎么可能拿到那一份可喜的成绩单。只有可能会把知识遗忘掉。“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遥望明日,我们将踏入社会,而脑中,白茫茫的一片。我们一定要具有小水滴那中坚持不懈的精神,对带知识,积极追求,让明天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心之中,让未来的阳光永远灿烂,前途一片光芒…… 水如历程。那缓缓流逝的水,每一个惊涛,每一个小浪,甚至每一股小流,每一颗水滴,曾经或现在都演绎着一个凄美动人,感人肺腑或者嗟叹的故事。一个忧愁的女孩,冲向湖边,走在湖岸坐下来,向湖水倾诉她那悲伤的心情,不禁潸然泪下,那一颗晶莹的泪珠滑落到湖里,与湖水混在一起,湖水流得更慢了,似乎安慰着那女孩。一个赶路人来到湖边,用湖水打湿了自己的脸,让汗珠与湖水混在一起,湖水流得更快了,似乎在提醒赶路人时间就是金钱,加油,希望他通向顺利大道…… 忽而,晚风又拉开我的思绪,吹散了这诗意的雨丝骛,夕阳映水,让人不免想到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迷离之景。 是啊,人生如舟行水上,只要我们乐观看待每一天。舟在水上,那么会更畅快,飘得更远,更远……更好,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