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要考试了450字作文(共六篇)

亲爱的雪雪:

其实有好多好多话想告诉你。我们在一起了4年,不知道4年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早就把你当做了另一个自己,我们不会分离。

2005年的冬天,我转到了六年级1班,我穿着厚厚的棉袄,背着一个红色的书包,站在教室门口打量着陌生的教室,陌生的同学,陌生的老师。班主任将我带上讲台要我做自我介绍, 我低着头,不敢看任何同学,用及其微小的声音说:"大家好,我叫小央。”你知道吗,我当时真的很害羞,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个子高高瘦瘦的你居然坐在第一排,我无意间发现了你的目光,我与你对视着,你瞪着那么大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我觉得你这个人好凶,好不友善。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你当时很凶,很不友善,哪有你那样打量新同学的嘛。更不可思议的是,老师居然让我挨着你坐,我想这下完了,肯定要被你欺负。我极不情愿地坐在了你的旁边,将肩上的书包卸了下来,拿出书装做若无其事的上课,我用余光瞟到好多同学都盯着我,连你也一直看着我,我浑身真的很不自在。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渐渐发现你人其实很好,你向大家称赞我的字写得很好,于是班上所有同学都围过来看我写的字,弄得我很不好意思。不管是看电影还是去滑冰你都牵着我的手,午饭的时候也总是你帮我打饭,因为你知道在班上我只有你这个朋友。时间一点一点消逝,我们越来越熟悉,越来越要好。无论什么时候,有你的地方就会有我,我们总是这样形影不离。与你相处久了,我发现我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性格,长相,爱好,我们真的有太多的相同,我们经常同时说一样的话,这样的默契,是我曾经自豪的事。

初中,我们又是同班,又是同桌。我现开始相信缘分,我总认为我们之间的缘分是那么深那么深,我对你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你笑,回答我“好的”。记得我第一词对你发脾气吗,不知是初一还是初二,那是你很喜欢推我的头,几乎就是我说一句你就推我头一下,我当时真的很讨厌你这样做,"不要推我的头了。”我轻声的告诉你,走到食堂的时候,你又推我的头,我真的气极了,皱着眉头用凶狠的眼光瞪着你,什么也没有说,你似乎很担心,脸红,看着我。最后,我还是转身走了。第一次对你发脾气,第一次离开你的身边。我原本以为你会过来追我,但是,你没有,我一个人走回了教室,趴在桌子上,没有吃晚饭。

“别生气了,我给你带东西吃了。”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背,抬起头,看见你坐在我旁边。我们没有提在食堂发生的事,肚子已经饿得不行的我,接过你递过来的东西,大口地吃了起来。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们依然坐在一起,一起学习,一起聊天。雪雪,你知道吗,我觉得那件事是自己过分了,我不应该这样小气的。一直没有对你说过,对不起!即使你没有在意这件事,我还是觉得自己错了。

不知不觉,我们进入了初3,我们被老师调开了,没有坐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了,我们的话少了,也没有时刻在一起了。身边的人多了,我们并不是彼此的唯一,我很难过,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找回以前的我们,我们都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雪雪,每天晚上我都会想你,想以前你对我的好,为什么我们就一下子走得那么远。

初3,一年的时间过的好快,你被保送去了另外一个班级,而我仍然留在这个班级。我们隔的更远了,看着教室里少了你的身影,我总觉得酸酸的。我真的很害怕我们就这样分开了。还怕以后再也没有你陪我了。毕业前一天,你回到了教室,你的心情很不好,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怎么了?”我过来摸你的头,你趴在桌子上头也不抬地说“我很不高兴。”声音很小,但是我感觉的出来你心情确实很不好。于是我坐在你身边,摸你的背,什么话也没有说。我知道,我们心中有太多的不舍。突然,你站起来,在教室大声的和同学吵架。我过来说“不要这样,明天就要毕业了.”没想到,你大声的冲我喊,“毕业啦,你很高兴么?”我的心里有点难过,轻声的说“毕业了,不要留遗憾,好好与同学相处最后一天吧。”你什么也没有说了,我也被同学拉走了。

就这样,我们没有来得及道别,考试完了之后,我就回家了。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敢想象我们分开的日子,心里也在想或许你没有以前那样在乎我了,你有了另外的新朋友,而我也可能只是曾经的一个同学而已吧。但是我,却一直把你放在心里,什么也没有改变,你仍然是另一个我,我最在乎的朋友。

后来,我接到你发来的信息,你说,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永远是彼此的唯一

亲爱的雪雪:

其实有好多好多话想告诉你。我们在一起了4年,不知道4年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早就把你当做了另一个自己,我们不会分离。

2005年的冬天,我转到了六年级1班,我穿着厚厚的棉袄,背着一个红色的书包,站在教室门口打量着陌生的教室,陌生的同学,陌生的老师。班主任将我带上讲台要我做自我介绍, 我低着头,不敢看任何同学,用及其微小的声音说:"大家好,我叫小央。”你知道吗,我当时真的很害羞,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个子高高瘦瘦的你居然坐在第一排,我无意间发现了你的目光,我与你对视着,你瞪着那么大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我觉得你这个人好凶,好不友善。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你当时很凶,很不友善,哪有你那样打量新同学的嘛。更不可思议的是,老师居然让我挨着你坐,我想这下完了,肯定要被你欺负。我极不情愿地坐在了你的旁边,将肩上的书包卸了下来,拿出书装做若无其事的上课,我用余光瞟到好多同学都盯着我,连你也一直看着我,我浑身真的很不自在。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渐渐发现你人其实很好,你向大家称赞我的字写得很好,于是班上所有同学都围过来看我写的字,弄得我很不好意思。不管是看电影还是去滑冰你都牵着我的手,午饭的时候也总是你帮我打饭,因为你知道在班上我只有你这个朋友。时间一点一点消逝,我们越来越熟悉,越来越要好。无论什么时候,有你的地方就会有我,我们总是这样形影不离。与你相处久了,我发现我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性格,长相,爱好,我们真的有太多的相同,我们经常同时说一样的话,这样的默契,是我曾经自豪的事。

初中,我们又是同班,又是同桌。我现开始相信缘分,我总认为我们之间的缘分是那么深那么深,我对你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你笑,回答我“好的”。记得我第一词对你发脾气吗,不知是初一还是初二,那是你很喜欢推我的头,几乎就是我说一句你就推我头一下,我当时真的很讨厌你这样做,"不要推我的头了。”我轻声的告诉你,走到食堂的时候,你又推我的头,我真的气极了,皱着眉头用凶狠的眼光瞪着你,什么也没有说,你似乎很担心,脸红,看着我。最后,我还是转身走了。第一次对你发脾气,第一次离开你的身边。我原本以为你会过来追我,但是,你没有,我一个人走回了教室,趴在桌子上,没有吃晚饭。

“别生气了,我给你带东西吃了。”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背,抬起头,看见你坐在我旁边。我们没有提在食堂发生的事,肚子已经饿得不行的我,接过你递过来的东西,大口地吃了起来。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们依然坐在一起,一起学习,一起聊天。雪雪,你知道吗,我觉得那件事是自己过分了,我不应该这样小气的。一直没有对你说过,对不起!即使你没有在意这件事,我还是觉得自己错了。

不知不觉,我们进入了初3,我们被老师调开了,没有坐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了,我们的话少了,也没有时刻在一起了。身边的人多了,我们并不是彼此的唯一,我很难过,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找回以前的我们,我们都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雪雪,每天晚上我都会想你,想以前你对我的好,为什么我们就一下子走得那么远。

初3,一年的时间过的好快,你被保送去了另外一个班级,而我仍然留在这个班级。我们隔的更远了,看着教室里少了你的身影,我总觉得酸酸的。我真的很害怕我们就这样分开了。还怕以后再也没有你陪我了。毕业前一天,你回到了教室,你的心情很不好,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怎么了?”我过来摸你的头,你趴在桌子上头也不抬地说“我很不高兴。”声音很小,但是我感觉的出来你心情确实很不好。于是我坐在你身边,摸你的背,什么话也没有说。我知道,我们心中有太多的不舍。突然,你站起来,在教室大声的和同学吵架。我过来说“不要这样,明天就要毕业了.”没想到,你大声的冲我喊,“毕业啦,你很高兴么?”我的心里有点难过,轻声的说“毕业了,不要留遗憾,好好与同学相处最后一天吧。”你什么也没有说了,我也被同学拉走了。

就这样,我们没有来得及道别,考试完了之后,我就回家了。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敢想象我们分开的日子,心里也在想或许你没有以前那样在乎我了,你有了另外的新朋友,而我也可能只是曾经的一个同学而已吧。但是我,却一直把你放在心里,什么也没有改变,你仍然是另一个我,我最在乎的朋友。

后来,我接到你发来的信息,你说,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永远是彼此的唯一

亲爱的雪雪:

其实有好多好多话想告诉你。我们在一起了4年,不知道4年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早就把你当做了另一个自己,我们不会分离。

2005年的冬天,我转到了六年级1班,我穿着厚厚的棉袄,背着一个红色的书包,站在教室门口打量着陌生的教室,陌生的同学,陌生的老师。班主任将我带上讲台要我做自我介绍, 我低着头,不敢看任何同学,用及其微小的声音说:"大家好,我叫小央。”你知道吗,我当时真的很害羞,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个子高高瘦瘦的你居然坐在第一排,我无意间发现了你的目光,我与你对视着,你瞪着那么大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我觉得你这个人好凶,好不友善。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你当时很凶,很不友善,哪有你那样打量新同学的嘛。更不可思议的是,老师居然让我挨着你坐,我想这下完了,肯定要被你欺负。我极不情愿地坐在了你的旁边,将肩上的书包卸了下来,拿出书装做若无其事的上课,我用余光瞟到好多同学都盯着我,连你也一直看着我,我浑身真的很不自在。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渐渐发现你人其实很好,你向大家称赞我的字写得很好,于是班上所有同学都围过来看我写的字,弄得我很不好意思。不管是看电影还是去滑冰你都牵着我的手,午饭的时候也总是你帮我打饭,因为你知道在班上我只有你这个朋友。时间一点一点消逝,我们越来越熟悉,越来越要好。无论什么时候,有你的地方就会有我,我们总是这样形影不离。与你相处久了,我发现我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性格,长相,爱好,我们真的有太多的相同,我们经常同时说一样的话,这样的默契,是我曾经自豪的事。

初中,我们又是同班,又是同桌。我现开始相信缘分,我总认为我们之间的缘分是那么深那么深,我对你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你笑,回答我“好的”。记得我第一词对你发脾气吗,不知是初一还是初二,那是你很喜欢推我的头,几乎就是我说一句你就推我头一下,我当时真的很讨厌你这样做,"不要推我的头了。”我轻声的告诉你,走到食堂的时候,你又推我的头,我真的气极了,皱着眉头用凶狠的眼光瞪着你,什么也没有说,你似乎很担心,脸红,看着我。最后,我还是转身走了。第一次对你发脾气,第一次离开你的身边。我原本以为你会过来追我,但是,你没有,我一个人走回了教室,趴在桌子上,没有吃晚饭。

“别生气了,我给你带东西吃了。”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背,抬起头,看见你坐在我旁边。我们没有提在食堂发生的事,肚子已经饿得不行的我,接过你递过来的东西,大口地吃了起来。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们依然坐在一起,一起学习,一起聊天。雪雪,你知道吗,我觉得那件事是自己过分了,我不应该这样小气的。一直没有对你说过,对不起!即使你没有在意这件事,我还是觉得自己错了。

不知不觉,我们进入了初3,我们被老师调开了,没有坐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了,我们的话少了,也没有时刻在一起了。身边的人多了,我们并不是彼此的唯一,我很难过,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找回以前的我们,我们都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雪雪,每天晚上我都会想你,想以前你对我的好,为什么我们就一下子走得那么远。

初3,一年的时间过的好快,你被保送去了另外一个班级,而我仍然留在这个班级。我们隔的更远了,看着教室里少了你的身影,我总觉得酸酸的。我真的很害怕我们就这样分开了。还怕以后再也没有你陪我了。毕业前一天,你回到了教室,你的心情很不好,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怎么了?”我过来摸你的头,你趴在桌子上头也不抬地说“我很不高兴。”声音很小,但是我感觉的出来你心情确实很不好。于是我坐在你身边,摸你的背,什么话也没有说。我知道,我们心中有太多的不舍。突然,你站起来,在教室大声的和同学吵架。我过来说“不要这样,明天就要毕业了.”没想到,你大声的冲我喊,“毕业啦,你很高兴么?”我的心里有点难过,轻声的说“毕业了,不要留遗憾,好好与同学相处最后一天吧。”你什么也没有说了,我也被同学拉走了。

就这样,我们没有来得及道别,考试完了之后,我就回家了。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敢想象我们分开的日子,心里也在想或许你没有以前那样在乎我了,你有了另外的新朋友,而我也可能只是曾经的一个同学而已吧。但是我,却一直把你放在心里,什么也没有改变,你仍然是另一个我,我最在乎的朋友。

后来,我接到你发来的信息,你说,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永远是彼此的唯一

亲爱的雪雪:

其实有好多好多话想告诉你。我们在一起了4年,不知道4年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早就把你当做了另一个自己,我们不会分离。

2005年的冬天,我转到了六年级1班,我穿着厚厚的棉袄,背着一个红色的书包,站在教室门口打量着陌生的教室,陌生的同学,陌生的老师。班主任将我带上讲台要我做自我介绍, 我低着头,不敢看任何同学,用及其微小的声音说:"大家好,我叫小央。”你知道吗,我当时真的很害羞,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个子高高瘦瘦的你居然坐在第一排,我无意间发现了你的目光,我与你对视着,你瞪着那么大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我觉得你这个人好凶,好不友善。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你当时很凶,很不友善,哪有你那样打量新同学的嘛。更不可思议的是,老师居然让我挨着你坐,我想这下完了,肯定要被你欺负。我极不情愿地坐在了你的旁边,将肩上的书包卸了下来,拿出书装做若无其事的上课,我用余光瞟到好多同学都盯着我,连你也一直看着我,我浑身真的很不自在。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渐渐发现你人其实很好,你向大家称赞我的字写得很好,于是班上所有同学都围过来看我写的字,弄得我很不好意思。不管是看电影还是去滑冰你都牵着我的手,午饭的时候也总是你帮我打饭,因为你知道在班上我只有你这个朋友。时间一点一点消逝,我们越来越熟悉,越来越要好。无论什么时候,有你的地方就会有我,我们总是这样形影不离。与你相处久了,我发现我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性格,长相,爱好,我们真的有太多的相同,我们经常同时说一样的话,这样的默契,是我曾经自豪的事。

初中,我们又是同班,又是同桌。我现开始相信缘分,我总认为我们之间的缘分是那么深那么深,我对你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你笑,回答我“好的”。记得我第一词对你发脾气吗,不知是初一还是初二,那是你很喜欢推我的头,几乎就是我说一句你就推我头一下,我当时真的很讨厌你这样做,"不要推我的头了。”我轻声的告诉你,走到食堂的时候,你又推我的头,我真的气极了,皱着眉头用凶狠的眼光瞪着你,什么也没有说,你似乎很担心,脸红,看着我。最后,我还是转身走了。第一次对你发脾气,第一次离开你的身边。我原本以为你会过来追我,但是,你没有,我一个人走回了教室,趴在桌子上,没有吃晚饭。

“别生气了,我给你带东西吃了。”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背,抬起头,看见你坐在我旁边。我们没有提在食堂发生的事,肚子已经饿得不行的我,接过你递过来的东西,大口地吃了起来。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们依然坐在一起,一起学习,一起聊天。雪雪,你知道吗,我觉得那件事是自己过分了,我不应该这样小气的。一直没有对你说过,对不起!即使你没有在意这件事,我还是觉得自己错了。

不知不觉,我们进入了初3,我们被老师调开了,没有坐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了,我们的话少了,也没有时刻在一起了。身边的人多了,我们并不是彼此的唯一,我很难过,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找回以前的我们,我们都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雪雪,每天晚上我都会想你,想以前你对我的好,为什么我们就一下子走得那么远。

初3,一年的时间过的好快,你被保送去了另外一个班级,而我仍然留在这个班级。我们隔的更远了,看着教室里少了你的身影,我总觉得酸酸的。我真的很害怕我们就这样分开了。还怕以后再也没有你陪我了。毕业前一天,你回到了教室,你的心情很不好,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怎么了?”我过来摸你的头,你趴在桌子上头也不抬地说“我很不高兴。”声音很小,但是我感觉的出来你心情确实很不好。于是我坐在你身边,摸你的背,什么话也没有说。我知道,我们心中有太多的不舍。突然,你站起来,在教室大声的和同学吵架。我过来说“不要这样,明天就要毕业了.”没想到,你大声的冲我喊,“毕业啦,你很高兴么?”我的心里有点难过,轻声的说“毕业了,不要留遗憾,好好与同学相处最后一天吧。”你什么也没有说了,我也被同学拉走了。

就这样,我们没有来得及道别,考试完了之后,我就回家了。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敢想象我们分开的日子,心里也在想或许你没有以前那样在乎我了,你有了另外的新朋友,而我也可能只是曾经的一个同学而已吧。但是我,却一直把你放在心里,什么也没有改变,你仍然是另一个我,我最在乎的朋友。

后来,我接到你发来的信息,你说,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永远是彼此的唯一

亲爱的雪雪:

其实有好多好多话想告诉你。我们在一起了4年,不知道4年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早就把你当做了另一个自己,我们不会分离。

2005年的冬天,我转到了六年级1班,我穿着厚厚的棉袄,背着一个红色的书包,站在教室门口打量着陌生的教室,陌生的同学,陌生的老师。班主任将我带上讲台要我做自我介绍, 我低着头,不敢看任何同学,用及其微小的声音说:"大家好,我叫小央。”你知道吗,我当时真的很害羞,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个子高高瘦瘦的你居然坐在第一排,我无意间发现了你的目光,我与你对视着,你瞪着那么大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我觉得你这个人好凶,好不友善。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你当时很凶,很不友善,哪有你那样打量新同学的嘛。更不可思议的是,老师居然让我挨着你坐,我想这下完了,肯定要被你欺负。我极不情愿地坐在了你的旁边,将肩上的书包卸了下来,拿出书装做若无其事的上课,我用余光瞟到好多同学都盯着我,连你也一直看着我,我浑身真的很不自在。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渐渐发现你人其实很好,你向大家称赞我的字写得很好,于是班上所有同学都围过来看我写的字,弄得我很不好意思。不管是看电影还是去滑冰你都牵着我的手,午饭的时候也总是你帮我打饭,因为你知道在班上我只有你这个朋友。时间一点一点消逝,我们越来越熟悉,越来越要好。无论什么时候,有你的地方就会有我,我们总是这样形影不离。与你相处久了,我发现我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性格,长相,爱好,我们真的有太多的相同,我们经常同时说一样的话,这样的默契,是我曾经自豪的事。

初中,我们又是同班,又是同桌。我现开始相信缘分,我总认为我们之间的缘分是那么深那么深,我对你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你笑,回答我“好的”。记得我第一词对你发脾气吗,不知是初一还是初二,那是你很喜欢推我的头,几乎就是我说一句你就推我头一下,我当时真的很讨厌你这样做,"不要推我的头了。”我轻声的告诉你,走到食堂的时候,你又推我的头,我真的气极了,皱着眉头用凶狠的眼光瞪着你,什么也没有说,你似乎很担心,脸红,看着我。最后,我还是转身走了。第一次对你发脾气,第一次离开你的身边。我原本以为你会过来追我,但是,你没有,我一个人走回了教室,趴在桌子上,没有吃晚饭。

“别生气了,我给你带东西吃了。”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背,抬起头,看见你坐在我旁边。我们没有提在食堂发生的事,肚子已经饿得不行的我,接过你递过来的东西,大口地吃了起来。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们依然坐在一起,一起学习,一起聊天。雪雪,你知道吗,我觉得那件事是自己过分了,我不应该这样小气的。一直没有对你说过,对不起!即使你没有在意这件事,我还是觉得自己错了。

不知不觉,我们进入了初3,我们被老师调开了,没有坐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了,我们的话少了,也没有时刻在一起了。身边的人多了,我们并不是彼此的唯一,我很难过,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找回以前的我们,我们都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雪雪,每天晚上我都会想你,想以前你对我的好,为什么我们就一下子走得那么远。

初3,一年的时间过的好快,你被保送去了另外一个班级,而我仍然留在这个班级。我们隔的更远了,看着教室里少了你的身影,我总觉得酸酸的。我真的很害怕我们就这样分开了。还怕以后再也没有你陪我了。毕业前一天,你回到了教室,你的心情很不好,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怎么了?”我过来摸你的头,你趴在桌子上头也不抬地说“我很不高兴。”声音很小,但是我感觉的出来你心情确实很不好。于是我坐在你身边,摸你的背,什么话也没有说。我知道,我们心中有太多的不舍。突然,你站起来,在教室大声的和同学吵架。我过来说“不要这样,明天就要毕业了.”没想到,你大声的冲我喊,“毕业啦,你很高兴么?”我的心里有点难过,轻声的说“毕业了,不要留遗憾,好好与同学相处最后一天吧。”你什么也没有说了,我也被同学拉走了。

就这样,我们没有来得及道别,考试完了之后,我就回家了。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敢想象我们分开的日子,心里也在想或许你没有以前那样在乎我了,你有了另外的新朋友,而我也可能只是曾经的一个同学而已吧。但是我,却一直把你放在心里,什么也没有改变,你仍然是另一个我,我最在乎的朋友。

后来,我接到你发来的信息,你说,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永远是彼此的唯一

亲爱的雪雪:

其实有好多好多话想告诉你。我们在一起了4年,不知道4年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早就把你当做了另一个自己,我们不会分离。

2005年的冬天,我转到了六年级1班,我穿着厚厚的棉袄,背着一个红色的书包,站在教室门口打量着陌生的教室,陌生的同学,陌生的老师。班主任将我带上讲台要我做自我介绍, 我低着头,不敢看任何同学,用及其微小的声音说:"大家好,我叫小央。”你知道吗,我当时真的很害羞,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个子高高瘦瘦的你居然坐在第一排,我无意间发现了你的目光,我与你对视着,你瞪着那么大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我觉得你这个人好凶,好不友善。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你当时很凶,很不友善,哪有你那样打量新同学的嘛。更不可思议的是,老师居然让我挨着你坐,我想这下完了,肯定要被你欺负。我极不情愿地坐在了你的旁边,将肩上的书包卸了下来,拿出书装做若无其事的上课,我用余光瞟到好多同学都盯着我,连你也一直看着我,我浑身真的很不自在。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渐渐发现你人其实很好,你向大家称赞我的字写得很好,于是班上所有同学都围过来看我写的字,弄得我很不好意思。不管是看电影还是去滑冰你都牵着我的手,午饭的时候也总是你帮我打饭,因为你知道在班上我只有你这个朋友。时间一点一点消逝,我们越来越熟悉,越来越要好。无论什么时候,有你的地方就会有我,我们总是这样形影不离。与你相处久了,我发现我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性格,长相,爱好,我们真的有太多的相同,我们经常同时说一样的话,这样的默契,是我曾经自豪的事。

初中,我们又是同班,又是同桌。我现开始相信缘分,我总认为我们之间的缘分是那么深那么深,我对你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你笑,回答我“好的”。记得我第一词对你发脾气吗,不知是初一还是初二,那是你很喜欢推我的头,几乎就是我说一句你就推我头一下,我当时真的很讨厌你这样做,"不要推我的头了。”我轻声的告诉你,走到食堂的时候,你又推我的头,我真的气极了,皱着眉头用凶狠的眼光瞪着你,什么也没有说,你似乎很担心,脸红,看着我。最后,我还是转身走了。第一次对你发脾气,第一次离开你的身边。我原本以为你会过来追我,但是,你没有,我一个人走回了教室,趴在桌子上,没有吃晚饭。

“别生气了,我给你带东西吃了。”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背,抬起头,看见你坐在我旁边。我们没有提在食堂发生的事,肚子已经饿得不行的我,接过你递过来的东西,大口地吃了起来。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们依然坐在一起,一起学习,一起聊天。雪雪,你知道吗,我觉得那件事是自己过分了,我不应该这样小气的。一直没有对你说过,对不起!即使你没有在意这件事,我还是觉得自己错了。

不知不觉,我们进入了初3,我们被老师调开了,没有坐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了,我们的话少了,也没有时刻在一起了。身边的人多了,我们并不是彼此的唯一,我很难过,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找回以前的我们,我们都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雪雪,每天晚上我都会想你,想以前你对我的好,为什么我们就一下子走得那么远。

初3,一年的时间过的好快,你被保送去了另外一个班级,而我仍然留在这个班级。我们隔的更远了,看着教室里少了你的身影,我总觉得酸酸的。我真的很害怕我们就这样分开了。还怕以后再也没有你陪我了。毕业前一天,你回到了教室,你的心情很不好,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怎么了?”我过来摸你的头,你趴在桌子上头也不抬地说“我很不高兴。”声音很小,但是我感觉的出来你心情确实很不好。于是我坐在你身边,摸你的背,什么话也没有说。我知道,我们心中有太多的不舍。突然,你站起来,在教室大声的和同学吵架。我过来说“不要这样,明天就要毕业了.”没想到,你大声的冲我喊,“毕业啦,你很高兴么?”我的心里有点难过,轻声的说“毕业了,不要留遗憾,好好与同学相处最后一天吧。”你什么也没有说了,我也被同学拉走了。

就这样,我们没有来得及道别,考试完了之后,我就回家了。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敢想象我们分开的日子,心里也在想或许你没有以前那样在乎我了,你有了另外的新朋友,而我也可能只是曾经的一个同学而已吧。但是我,却一直把你放在心里,什么也没有改变,你仍然是另一个我,我最在乎的朋友。

后来,我接到你发来的信息,你说,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永远是彼此的唯一

亲爱的雪雪:

其实有好多好多话想告诉你。我们在一起了4年,不知道4年意味着什么,但是我早就把你当做了另一个自己,我们不会分离。

2005年的冬天,我转到了六年级1班,我穿着厚厚的棉袄,背着一个红色的书包,站在教室门口打量着陌生的教室,陌生的同学,陌生的老师。班主任将我带上讲台要我做自我介绍, 我低着头,不敢看任何同学,用及其微小的声音说:"大家好,我叫小央。”你知道吗,我当时真的很害羞,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个子高高瘦瘦的你居然坐在第一排,我无意间发现了你的目光,我与你对视着,你瞪着那么大的眼睛,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我觉得你这个人好凶,好不友善。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你当时很凶,很不友善,哪有你那样打量新同学的嘛。更不可思议的是,老师居然让我挨着你坐,我想这下完了,肯定要被你欺负。我极不情愿地坐在了你的旁边,将肩上的书包卸了下来,拿出书装做若无其事的上课,我用余光瞟到好多同学都盯着我,连你也一直看着我,我浑身真的很不自在。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渐渐发现你人其实很好,你向大家称赞我的字写得很好,于是班上所有同学都围过来看我写的字,弄得我很不好意思。不管是看电影还是去滑冰你都牵着我的手,午饭的时候也总是你帮我打饭,因为你知道在班上我只有你这个朋友。时间一点一点消逝,我们越来越熟悉,越来越要好。无论什么时候,有你的地方就会有我,我们总是这样形影不离。与你相处久了,我发现我们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性格,长相,爱好,我们真的有太多的相同,我们经常同时说一样的话,这样的默契,是我曾经自豪的事。

初中,我们又是同班,又是同桌。我现开始相信缘分,我总认为我们之间的缘分是那么深那么深,我对你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你笑,回答我“好的”。记得我第一词对你发脾气吗,不知是初一还是初二,那是你很喜欢推我的头,几乎就是我说一句你就推我头一下,我当时真的很讨厌你这样做,"不要推我的头了。”我轻声的告诉你,走到食堂的时候,你又推我的头,我真的气极了,皱着眉头用凶狠的眼光瞪着你,什么也没有说,你似乎很担心,脸红,看着我。最后,我还是转身走了。第一次对你发脾气,第一次离开你的身边。我原本以为你会过来追我,但是,你没有,我一个人走回了教室,趴在桌子上,没有吃晚饭。

“别生气了,我给你带东西吃了。”我感觉有人在摸我的背,抬起头,看见你坐在我旁边。我们没有提在食堂发生的事,肚子已经饿得不行的我,接过你递过来的东西,大口地吃了起来。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我们依然坐在一起,一起学习,一起聊天。雪雪,你知道吗,我觉得那件事是自己过分了,我不应该这样小气的。一直没有对你说过,对不起!即使你没有在意这件事,我还是觉得自己错了。

不知不觉,我们进入了初3,我们被老师调开了,没有坐在一起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少了,我们的话少了,也没有时刻在一起了。身边的人多了,我们并不是彼此的唯一,我很难过,我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找回以前的我们,我们都没有做错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雪雪,每天晚上我都会想你,想以前你对我的好,为什么我们就一下子走得那么远。

初3,一年的时间过的好快,你被保送去了另外一个班级,而我仍然留在这个班级。我们隔的更远了,看着教室里少了你的身影,我总觉得酸酸的。我真的很害怕我们就这样分开了。还怕以后再也没有你陪我了。毕业前一天,你回到了教室,你的心情很不好,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怎么了?”我过来摸你的头,你趴在桌子上头也不抬地说“我很不高兴。”声音很小,但是我感觉的出来你心情确实很不好。于是我坐在你身边,摸你的背,什么话也没有说。我知道,我们心中有太多的不舍。突然,你站起来,在教室大声的和同学吵架。我过来说“不要这样,明天就要毕业了.”没想到,你大声的冲我喊,“毕业啦,你很高兴么?”我的心里有点难过,轻声的说“毕业了,不要留遗憾,好好与同学相处最后一天吧。”你什么也没有说了,我也被同学拉走了。

就这样,我们没有来得及道别,考试完了之后,我就回家了。我把自己关在家里,不敢想象我们分开的日子,心里也在想或许你没有以前那样在乎我了,你有了另外的新朋友,而我也可能只是曾经的一个同学而已吧。但是我,却一直把你放在心里,什么也没有改变,你仍然是另一个我,我最在乎的朋友。

后来,我接到你发来的信息,你说,我们永远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永远是彼此的唯一

幽默课堂

1.班上四组的最后一排的四个同学,常常在英语课上“千里传音”。英语老师一般不和他们计较,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了。一天,他们实在太猖狂了,英语老师就先让其中两个同学到门外站岗。剩下的两个同学还不知道危险正一步步逼近,仍然唧唧喳喳说个不停。英语老师说:“你们两个再出去站着,你们四个人在外面就可以摆一桌麻将了。”

2.明天就要月考了,英语老师对我们一番叮嘱过后,说:“这次考试可以看出谁是骡子,谁是马。”一位成绩较好的同学私底下说:“我是骡子。”老师听见了,含笑着说:“×××,你是一只跑得比较快的骡子。”

3.一天英语老师在上课前说了一声“上课”。因为他上课没有说礼节的习惯,所以这就说明要开始上课了。就在老师说完这俩个字时,我的同桌一跃而起,并大声说:“老―师―好。”说完,她才发现不对劲,赶紧坐下。全班只有她在说,当时班里静悄悄的,全都盯着她看。在静了0.01秒之后,全班爆笑。

4.在一堂语文课上,有一题是让我们写一条关于保护动物的标语,老师让我们回答。老师让一生回答,该生说:“人动相处,共创未来。”全班爆笑不止。

成长镜头

90后的女生

我快乐 我叛逆 我是90后的女生

追求时尚,追赶潮流

追逐希望,放飞梦想

我有我的个性,我要张扬

Rap:

(我喜欢周董的曲风,尽管别人说他吐字不清

我崇尚春哥的永生,尽管别人说他不像女生

我喜欢rap的夸张,摇滚的狂野

我也欣赏古典的魅力,blues的忧郁

两个极端,却在这里有了交叉线)

不爱京剧并不代表我肤浅

几千年的华夏文明终究要有新的血液

叛逆也不代表我不懂事

只是换了种新的表达爱的方式

你们眼中的我是柏拉图,是象牙塔

却不知道坚强的外表下

是独自落泪的悲伤

Rap:

(“再见小时候”我还会有新的生活

“快乐出发”美好的未来在等着我

“隐形的翅膀”扑散前方的迷雾

“一路向北”是我人生的道路 yeah~)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就该欢笑

当晨风吹拂的时候就该飞扬

当鲜花盛开的时候就该美丽

当阳光女生的时候就该幻想

坚信着,坚信着自己——就是祖国的栋梁

阳光女生,长着梦的翅膀,心在追求,梦在飞翔——飞翔

小作文结束

心眼

那天晚上放学,与老妈一起在家附近的羊汤馆就餐,简单甚至简陋,但感觉随意惬意。正吃着,老板娘的宝贝儿子从外面跑进来,4岁左右的样子,南方孩子特有的外形,乖巧可爱又不乏顽皮。

“妈妈妈妈,我想吃好东西。”语气娇嗔而带有急切。

老板娘不急不缓地说:“什么好东西呀?在哪儿呀?”

“就在那个超市。”

“不行,没钱。”

“那不是吗?”小男孩扒着系在他妈妈腹前的钱袋说,“我就要一个钱就行了。”

这时,我妈妈插嘴说:“小朋友,你家不是有这么多好吃的吗?”

“不!我家的不好吃!”语气坚定而似乎不容反驳。

老板娘无奈的给了他一元硬币。小男孩满足的蹦跳着走了。

还不到一分钟,回来了:“妈妈,不够,再给一个呗。”商量而恳求的语气。

老板娘说:“不行,剩下的钱要留着明天交给老师,那是你明天的午饭钱。”

“不嘛!就给一个吧,我要吃那个好东西。”

老板娘执意不答应。

我妈妈又插嘴了:“小朋友,我教你一个好办法吧。”

小男孩歪着脑袋充满希望地盯着我妈妈期待好办法。

“你把今天的一个钱留下来,等明天再给妈妈要一个钱,明天不就能买上这个好东西吃了吗?”

“不是好办法!你这是破办法!”小男孩失望地喊道。边喊边又祈求他自己的妈妈。他的妈妈依旧没给他第二个钱。小男孩却并没有如我所料地耍赖皮。

我沉浸在这种单纯的较量之中,思绪不由得回到了自己的童年,不记得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是否也像他一样。只记得爸爸妈妈给我讲过:我2岁的时候,有一天,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路过一家小卖店,橱窗里摆着一板板酸奶(那时候刚出的娃哈哈乳酸菌),我指着想要,据妈妈说,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在外面要东西,妈妈说:“那是人家的东西,不好要,咱家里有。”这时候,妈妈向身边的爸爸使了个眼神,爸爸就心领神会地偷偷掉头去买了一板回家,妈妈拿出酸奶跟我说:“看,宝贝,咱家是不是有啊?以后记得,出去不要随便要人家的东西,咱自己家里有。”据说,从那以后,我再跟着爸爸妈妈上街,很少随便要东西,至今还是这样。爸爸妈妈经常得意地炫耀他们教育有方。

其实,大人有大人的心眼,孩子有孩子的心眼,最终谁能“斗”过谁呢?

纯情

大约在十年到十五年之前,我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孤独”吧,虽然周围有人疼有人关爱的,但总是感受不到的。

然后就上了幼儿园,结果还是一样,记忆里这段时间的片断少得可怜,只隐隐约约记得总有个小男生跟在我后面喊我名字,但说出来谁都不信,后来自己也不信了。

小学的六年,是快乐的日子,没有升学考试的压力。还记得我小学时的同桌——一个脸上时常洋溢着淡淡的微笑的男生,有着一个挺普通但又极脱俗的名字,上课时不喜发言,下课后也不多话。偶尔和他开开玩笑,却也只淡淡地微笑,搞得我一度对网上的笑话很没信心。后来才知,这淡淡的笑容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别人的笑话他更极少搭理。再看这淡淡的笑容,真仿佛那淡淡的阳光,其中的温暖永远是温馨的一段回忆。

那时我是学校值周生

90后的女生

我快乐 我叛逆 我是90后的女生

追求时尚,追赶潮流

追逐希望,放飞梦想

我有我的个性,我要张扬

Rap:

(我喜欢周董的曲风,尽管别人说他吐字不清

我崇尚春哥的永生,尽管别人说他不像女生

我喜欢rap的夸张,摇滚的狂野

我也欣赏古典的魅力,blues的忧郁

两个极端,却在这里有了交叉线)

不爱京剧并不代表我肤浅

几千年的华夏文明终究要有新的血液

叛逆也不代表我不懂事

只是换了种新的表达爱的方式

你们眼中的我是柏拉图,是象牙塔

却不知道坚强的外表下

是独自落泪的悲伤

Rap:

(“再见小时候”我还会有新的生活

“快乐出发”美好的未来在等着我

“隐形的翅膀”扑散前方的迷雾

“一路向北”是我人生的道路 yeah~)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就该欢笑

当晨风吹拂的时候就该飞扬

当鲜花盛开的时候就该美丽

当阳光女生的时候就该幻想

坚信着,坚信着自己——就是祖国的栋梁

阳光女生,长着梦的翅膀,心在追求,梦在飞翔——飞翔

小作文结束

心眼

那天晚上放学,与老妈一起在家附近的羊汤馆就餐,简单甚至简陋,但感觉随意惬意。正吃着,老板娘的宝贝儿子从外面跑进来,4岁左右的样子,南方孩子特有的外形,乖巧可爱又不乏顽皮。

“妈妈妈妈,我想吃好东西。”语气娇嗔而带有急切。

老板娘不急不缓地说:“什么好东西呀?在哪儿呀?”

“就在那个超市。”

“不行,没钱。”

“那不是吗?”小男孩扒着系在他妈妈腹前的钱袋说,“我就要一个钱就行了。”

这时,我妈妈插嘴说:“小朋友,你家不是有这么多好吃的吗?”

“不!我家的不好吃!”语气坚定而似乎不容反驳。

老板娘无奈的给了他一元硬币。小男孩满足的蹦跳着走了。

还不到一分钟,回来了:“妈妈,不够,再给一个呗。”商量而恳求的语气。

老板娘说:“不行,剩下的钱要留着明天交给老师,那是你明天的午饭钱。”

“不嘛!就给一个吧,我要吃那个好东西。”

老板娘执意不答应。

我妈妈又插嘴了:“小朋友,我教你一个好办法吧。”

小男孩歪着脑袋充满希望地盯着我妈妈期待好办法。

“你把今天的一个钱留下来,等明天再给妈妈要一个钱,明天不就能买上这个好东西吃了吗?”

“不是好办法!你这是破办法!”小男孩失望地喊道。边喊边又祈求他自己的妈妈。他的妈妈依旧没给他第二个钱。小男孩却并没有如我所料地耍赖皮。

我沉浸在这种单纯的较量之中,思绪不由得回到了自己的童年,不记得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是否也像他一样。只记得爸爸妈妈给我讲过:我2岁的时候,有一天,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路过一家小卖店,橱窗里摆着一板板酸奶(那时候刚出的娃哈哈乳酸菌),我指着想要,据妈妈说,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在外面要东西,妈妈说:“那是人家的东西,不好要,咱家里有。”这时候,妈妈向身边的爸爸使了个眼神,爸爸就心领神会地偷偷掉头去买了一板回家,妈妈拿出酸奶跟我说:“看,宝贝,咱家是不是有啊?以后记得,出去不要随便要人家的东西,咱自己家里有。”据说,从那以后,我再跟着爸爸妈妈上街,很少随便要东西,至今还是这样。爸爸妈妈经常得意地炫耀他们教育有方。

其实,大人有大人的心眼,孩子有孩子的心眼,最终谁能“斗”过谁呢?

纯情

大约在十年到十五年之前,我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孤独”吧,虽然周围有人疼有人关爱的,但总是感受不到的。

然后就上了幼儿园,结果还是一样,记忆里这段时间的片断少得可怜,只隐隐约约记得总有个小男生跟在我后面喊我名字,但说出来谁都不信,后来自己也不信了。

小学的六年,是快乐的日子,没有升学考试的压力。还记得我小学时的同桌——一个脸上时常洋溢着淡淡的微笑的男生,有着一个挺普通但又极脱俗的名字,上课时不喜发言,下课后也不多话。偶尔和他开开玩笑,却也只淡淡地微笑,搞得我一度对网上的笑话很没信心。后来才知,这淡淡的笑容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别人的笑话他更极少搭理。再看这淡淡的笑容,真仿佛那淡淡的阳光,其中的温暖永远是温馨的一段回忆。

那时我是学校值周生

90后的女生

我快乐 我叛逆 我是90后的女生

追求时尚,追赶潮流

追逐希望,放飞梦想

我有我的个性,我要张扬

Rap:

(我喜欢周董的曲风,尽管别人说他吐字不清

我崇尚春哥的永生,尽管别人说他不像女生

我喜欢rap的夸张,摇滚的狂野

我也欣赏古典的魅力,blues的忧郁

两个极端,却在这里有了交叉线)

不爱京剧并不代表我肤浅

几千年的华夏文明终究要有新的血液

叛逆也不代表我不懂事

只是换了种新的表达爱的方式

你们眼中的我是柏拉图,是象牙塔

却不知道坚强的外表下

是独自落泪的悲伤

Rap:

(“再见小时候”我还会有新的生活

“快乐出发”美好的未来在等着我

“隐形的翅膀”扑散前方的迷雾

“一路向北”是我人生的道路 yeah~)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就该欢笑

当晨风吹拂的时候就该飞扬

当鲜花盛开的时候就该美丽

当阳光女生的时候就该幻想

坚信着,坚信着自己——就是祖国的栋梁

阳光女生,长着梦的翅膀,心在追求,梦在飞翔——飞翔

小作文结束

心眼

那天晚上放学,与老妈一起在家附近的羊汤馆就餐,简单甚至简陋,但感觉随意惬意。正吃着,老板娘的宝贝儿子从外面跑进来,4岁左右的样子,南方孩子特有的外形,乖巧可爱又不乏顽皮。

“妈妈妈妈,我想吃好东西。”语气娇嗔而带有急切。

老板娘不急不缓地说:“什么好东西呀?在哪儿呀?”

“就在那个超市。”

“不行,没钱。”

“那不是吗?”小男孩扒着系在他妈妈腹前的钱袋说,“我就要一个钱就行了。”

这时,我妈妈插嘴说:“小朋友,你家不是有这么多好吃的吗?”

“不!我家的不好吃!”语气坚定而似乎不容反驳。

老板娘无奈的给了他一元硬币。小男孩满足的蹦跳着走了。

还不到一分钟,回来了:“妈妈,不够,再给一个呗。”商量而恳求的语气。

老板娘说:“不行,剩下的钱要留着明天交给老师,那是你明天的午饭钱。”

“不嘛!就给一个吧,我要吃那个好东西。”

老板娘执意不答应。

我妈妈又插嘴了:“小朋友,我教你一个好办法吧。”

小男孩歪着脑袋充满希望地盯着我妈妈期待好办法。

“你把今天的一个钱留下来,等明天再给妈妈要一个钱,明天不就能买上这个好东西吃了吗?”

“不是好办法!你这是破办法!”小男孩失望地喊道。边喊边又祈求他自己的妈妈。他的妈妈依旧没给他第二个钱。小男孩却并没有如我所料地耍赖皮。

我沉浸在这种单纯的较量之中,思绪不由得回到了自己的童年,不记得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是否也像他一样。只记得爸爸妈妈给我讲过:我2岁的时候,有一天,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路过一家小卖店,橱窗里摆着一板板酸奶(那时候刚出的娃哈哈乳酸菌),我指着想要,据妈妈说,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在外面要东西,妈妈说:“那是人家的东西,不好要,咱家里有。”这时候,妈妈向身边的爸爸使了个眼神,爸爸就心领神会地偷偷掉头去买了一板回家,妈妈拿出酸奶跟我说:“看,宝贝,咱家是不是有啊?以后记得,出去不要随便要人家的东西,咱自己家里有。”据说,从那以后,我再跟着爸爸妈妈上街,很少随便要东西,至今还是这样。爸爸妈妈经常得意地炫耀他们教育有方。

其实,大人有大人的心眼,孩子有孩子的心眼,最终谁能“斗”过谁呢?

纯情

大约在十年到十五年之前,我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孤独”吧,虽然周围有人疼有人关爱的,但总是感受不到的。

然后就上了幼儿园,结果还是一样,记忆里这段时间的片断少得可怜,只隐隐约约记得总有个小男生跟在我后面喊我名字,但说出来谁都不信,后来自己也不信了。

小学的六年,是快乐的日子,没有升学考试的压力。还记得我小学时的同桌——一个脸上时常洋溢着淡淡的微笑的男生,有着一个挺普通但又极脱俗的名字,上课时不喜发言,下课后也不多话。偶尔和他开开玩笑,却也只淡淡地微笑,搞得我一度对网上的笑话很没信心。后来才知,这淡淡的笑容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别人的笑话他更极少搭理。再看这淡淡的笑容,真仿佛那淡淡的阳光,其中的温暖永远是温馨的一段回忆。

那时我是学校值周生

90后的女生

我快乐 我叛逆 我是90后的女生

追求时尚,追赶潮流

追逐希望,放飞梦想

我有我的个性,我要张扬

Rap:

(我喜欢周董的曲风,尽管别人说他吐字不清

我崇尚春哥的永生,尽管别人说他不像女生

我喜欢rap的夸张,摇滚的狂野

我也欣赏古典的魅力,blues的忧郁

两个极端,却在这里有了交叉线)

不爱京剧并不代表我肤浅

几千年的华夏文明终究要有新的血液

叛逆也不代表我不懂事

只是换了种新的表达爱的方式

你们眼中的我是柏拉图,是象牙塔

却不知道坚强的外表下

是独自落泪的悲伤

Rap:

(“再见小时候”我还会有新的生活

“快乐出发”美好的未来在等着我

“隐形的翅膀”扑散前方的迷雾

“一路向北”是我人生的道路 yeah~)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就该欢笑

当晨风吹拂的时候就该飞扬

当鲜花盛开的时候就该美丽

当阳光女生的时候就该幻想

坚信着,坚信着自己——就是祖国的栋梁

阳光女生,长着梦的翅膀,心在追求,梦在飞翔——飞翔

小作文结束

心眼

那天晚上放学,与老妈一起在家附近的羊汤馆就餐,简单甚至简陋,但感觉随意惬意。正吃着,老板娘的宝贝儿子从外面跑进来,4岁左右的样子,南方孩子特有的外形,乖巧可爱又不乏顽皮。

“妈妈妈妈,我想吃好东西。”语气娇嗔而带有急切。

老板娘不急不缓地说:“什么好东西呀?在哪儿呀?”

“就在那个超市。”

“不行,没钱。”

“那不是吗?”小男孩扒着系在他妈妈腹前的钱袋说,“我就要一个钱就行了。”

这时,我妈妈插嘴说:“小朋友,你家不是有这么多好吃的吗?”

“不!我家的不好吃!”语气坚定而似乎不容反驳。

老板娘无奈的给了他一元硬币。小男孩满足的蹦跳着走了。

还不到一分钟,回来了:“妈妈,不够,再给一个呗。”商量而恳求的语气。

老板娘说:“不行,剩下的钱要留着明天交给老师,那是你明天的午饭钱。”

“不嘛!就给一个吧,我要吃那个好东西。”

老板娘执意不答应。

我妈妈又插嘴了:“小朋友,我教你一个好办法吧。”

小男孩歪着脑袋充满希望地盯着我妈妈期待好办法。

“你把今天的一个钱留下来,等明天再给妈妈要一个钱,明天不就能买上这个好东西吃了吗?”

“不是好办法!你这是破办法!”小男孩失望地喊道。边喊边又祈求他自己的妈妈。他的妈妈依旧没给他第二个钱。小男孩却并没有如我所料地耍赖皮。

我沉浸在这种单纯的较量之中,思绪不由得回到了自己的童年,不记得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是否也像他一样。只记得爸爸妈妈给我讲过:我2岁的时候,有一天,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路过一家小卖店,橱窗里摆着一板板酸奶(那时候刚出的娃哈哈乳酸菌),我指着想要,据妈妈说,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在外面要东西,妈妈说:“那是人家的东西,不好要,咱家里有。”这时候,妈妈向身边的爸爸使了个眼神,爸爸就心领神会地偷偷掉头去买了一板回家,妈妈拿出酸奶跟我说:“看,宝贝,咱家是不是有啊?以后记得,出去不要随便要人家的东西,咱自己家里有。”据说,从那以后,我再跟着爸爸妈妈上街,很少随便要东西,至今还是这样。爸爸妈妈经常得意地炫耀他们教育有方。

其实,大人有大人的心眼,孩子有孩子的心眼,最终谁能“斗”过谁呢?

纯情

大约在十年到十五年之前,我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孤独”吧,虽然周围有人疼有人关爱的,但总是感受不到的。

然后就上了幼儿园,结果还是一样,记忆里这段时间的片断少得可怜,只隐隐约约记得总有个小男生跟在我后面喊我名字,但说出来谁都不信,后来自己也不信了。

小学的六年,是快乐的日子,没有升学考试的压力。还记得我小学时的同桌——一个脸上时常洋溢着淡淡的微笑的男生,有着一个挺普通但又极脱俗的名字,上课时不喜发言,下课后也不多话。偶尔和他开开玩笑,却也只淡淡地微笑,搞得我一度对网上的笑话很没信心。后来才知,这淡淡的笑容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别人的笑话他更极少搭理。再看这淡淡的笑容,真仿佛那淡淡的阳光,其中的温暖永远是温馨的一段回忆。

那时我是学校值周生

90后的女生

我快乐 我叛逆 我是90后的女生

追求时尚,追赶潮流

追逐希望,放飞梦想

我有我的个性,我要张扬

Rap:

(我喜欢周董的曲风,尽管别人说他吐字不清

我崇尚春哥的永生,尽管别人说他不像女生

我喜欢rap的夸张,摇滚的狂野

我也欣赏古典的魅力,blues的忧郁

两个极端,却在这里有了交叉线)

不爱京剧并不代表我肤浅

几千年的华夏文明终究要有新的血液

叛逆也不代表我不懂事

只是换了种新的表达爱的方式

你们眼中的我是柏拉图,是象牙塔

却不知道坚强的外表下

是独自落泪的悲伤

Rap:

(“再见小时候”我还会有新的生活

“快乐出发”美好的未来在等着我

“隐形的翅膀”扑散前方的迷雾

“一路向北”是我人生的道路 yeah~)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就该欢笑

当晨风吹拂的时候就该飞扬

当鲜花盛开的时候就该美丽

当阳光女生的时候就该幻想

坚信着,坚信着自己——就是祖国的栋梁

阳光女生,长着梦的翅膀,心在追求,梦在飞翔——飞翔

小作文结束

心眼

那天晚上放学,与老妈一起在家附近的羊汤馆就餐,简单甚至简陋,但感觉随意惬意。正吃着,老板娘的宝贝儿子从外面跑进来,4岁左右的样子,南方孩子特有的外形,乖巧可爱又不乏顽皮。

“妈妈妈妈,我想吃好东西。”语气娇嗔而带有急切。

老板娘不急不缓地说:“什么好东西呀?在哪儿呀?”

“就在那个超市。”

“不行,没钱。”

“那不是吗?”小男孩扒着系在他妈妈腹前的钱袋说,“我就要一个钱就行了。”

这时,我妈妈插嘴说:“小朋友,你家不是有这么多好吃的吗?”

“不!我家的不好吃!”语气坚定而似乎不容反驳。

老板娘无奈的给了他一元硬币。小男孩满足的蹦跳着走了。

还不到一分钟,回来了:“妈妈,不够,再给一个呗。”商量而恳求的语气。

老板娘说:“不行,剩下的钱要留着明天交给老师,那是你明天的午饭钱。”

“不嘛!就给一个吧,我要吃那个好东西。”

老板娘执意不答应。

我妈妈又插嘴了:“小朋友,我教你一个好办法吧。”

小男孩歪着脑袋充满希望地盯着我妈妈期待好办法。

“你把今天的一个钱留下来,等明天再给妈妈要一个钱,明天不就能买上这个好东西吃了吗?”

“不是好办法!你这是破办法!”小男孩失望地喊道。边喊边又祈求他自己的妈妈。他的妈妈依旧没给他第二个钱。小男孩却并没有如我所料地耍赖皮。

我沉浸在这种单纯的较量之中,思绪不由得回到了自己的童年,不记得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是否也像他一样。只记得爸爸妈妈给我讲过:我2岁的时候,有一天,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路过一家小卖店,橱窗里摆着一板板酸奶(那时候刚出的娃哈哈乳酸菌),我指着想要,据妈妈说,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在外面要东西,妈妈说:“那是人家的东西,不好要,咱家里有。”这时候,妈妈向身边的爸爸使了个眼神,爸爸就心领神会地偷偷掉头去买了一板回家,妈妈拿出酸奶跟我说:“看,宝贝,咱家是不是有啊?以后记得,出去不要随便要人家的东西,咱自己家里有。”据说,从那以后,我再跟着爸爸妈妈上街,很少随便要东西,至今还是这样。爸爸妈妈经常得意地炫耀他们教育有方。

其实,大人有大人的心眼,孩子有孩子的心眼,最终谁能“斗”过谁呢?

纯情

大约在十年到十五年之前,我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孤独”吧,虽然周围有人疼有人关爱的,但总是感受不到的。

然后就上了幼儿园,结果还是一样,记忆里这段时间的片断少得可怜,只隐隐约约记得总有个小男生跟在我后面喊我名字,但说出来谁都不信,后来自己也不信了。

小学的六年,是快乐的日子,没有升学考试的压力。还记得我小学时的同桌——一个脸上时常洋溢着淡淡的微笑的男生,有着一个挺普通但又极脱俗的名字,上课时不喜发言,下课后也不多话。偶尔和他开开玩笑,却也只淡淡地微笑,搞得我一度对网上的笑话很没信心。后来才知,这淡淡的笑容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别人的笑话他更极少搭理。再看这淡淡的笑容,真仿佛那淡淡的阳光,其中的温暖永远是温馨的一段回忆。

那时我是学校值周生

90后的女生

我快乐 我叛逆 我是90后的女生

追求时尚,追赶潮流

追逐希望,放飞梦想

我有我的个性,我要张扬

Rap:

(我喜欢周董的曲风,尽管别人说他吐字不清

我崇尚春哥的永生,尽管别人说他不像女生

我喜欢rap的夸张,摇滚的狂野

我也欣赏古典的魅力,blues的忧郁

两个极端,却在这里有了交叉线)

不爱京剧并不代表我肤浅

几千年的华夏文明终究要有新的血液

叛逆也不代表我不懂事

只是换了种新的表达爱的方式

你们眼中的我是柏拉图,是象牙塔

却不知道坚强的外表下

是独自落泪的悲伤

Rap:

(“再见小时候”我还会有新的生活

“快乐出发”美好的未来在等着我

“隐形的翅膀”扑散前方的迷雾

“一路向北”是我人生的道路 yeah~)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就该欢笑

当晨风吹拂的时候就该飞扬

当鲜花盛开的时候就该美丽

当阳光女生的时候就该幻想

坚信着,坚信着自己——就是祖国的栋梁

阳光女生,长着梦的翅膀,心在追求,梦在飞翔——飞翔

小作文结束

心眼

那天晚上放学,与老妈一起在家附近的羊汤馆就餐,简单甚至简陋,但感觉随意惬意。正吃着,老板娘的宝贝儿子从外面跑进来,4岁左右的样子,南方孩子特有的外形,乖巧可爱又不乏顽皮。

“妈妈妈妈,我想吃好东西。”语气娇嗔而带有急切。

老板娘不急不缓地说:“什么好东西呀?在哪儿呀?”

“就在那个超市。”

“不行,没钱。”

“那不是吗?”小男孩扒着系在他妈妈腹前的钱袋说,“我就要一个钱就行了。”

这时,我妈妈插嘴说:“小朋友,你家不是有这么多好吃的吗?”

“不!我家的不好吃!”语气坚定而似乎不容反驳。

老板娘无奈的给了他一元硬币。小男孩满足的蹦跳着走了。

还不到一分钟,回来了:“妈妈,不够,再给一个呗。”商量而恳求的语气。

老板娘说:“不行,剩下的钱要留着明天交给老师,那是你明天的午饭钱。”

“不嘛!就给一个吧,我要吃那个好东西。”

老板娘执意不答应。

我妈妈又插嘴了:“小朋友,我教你一个好办法吧。”

小男孩歪着脑袋充满希望地盯着我妈妈期待好办法。

“你把今天的一个钱留下来,等明天再给妈妈要一个钱,明天不就能买上这个好东西吃了吗?”

“不是好办法!你这是破办法!”小男孩失望地喊道。边喊边又祈求他自己的妈妈。他的妈妈依旧没给他第二个钱。小男孩却并没有如我所料地耍赖皮。

我沉浸在这种单纯的较量之中,思绪不由得回到了自己的童年,不记得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是否也像他一样。只记得爸爸妈妈给我讲过:我2岁的时候,有一天,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路过一家小卖店,橱窗里摆着一板板酸奶(那时候刚出的娃哈哈乳酸菌),我指着想要,据妈妈说,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在外面要东西,妈妈说:“那是人家的东西,不好要,咱家里有。”这时候,妈妈向身边的爸爸使了个眼神,爸爸就心领神会地偷偷掉头去买了一板回家,妈妈拿出酸奶跟我说:“看,宝贝,咱家是不是有啊?以后记得,出去不要随便要人家的东西,咱自己家里有。”据说,从那以后,我再跟着爸爸妈妈上街,很少随便要东西,至今还是这样。爸爸妈妈经常得意地炫耀他们教育有方。

其实,大人有大人的心眼,孩子有孩子的心眼,最终谁能“斗”过谁呢?

纯情

大约在十年到十五年之前,我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孤独”吧,虽然周围有人疼有人关爱的,但总是感受不到的。

然后就上了幼儿园,结果还是一样,记忆里这段时间的片断少得可怜,只隐隐约约记得总有个小男生跟在我后面喊我名字,但说出来谁都不信,后来自己也不信了。

小学的六年,是快乐的日子,没有升学考试的压力。还记得我小学时的同桌——一个脸上时常洋溢着淡淡的微笑的男生,有着一个挺普通但又极脱俗的名字,上课时不喜发言,下课后也不多话。偶尔和他开开玩笑,却也只淡淡地微笑,搞得我一度对网上的笑话很没信心。后来才知,这淡淡的笑容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别人的笑话他更极少搭理。再看这淡淡的笑容,真仿佛那淡淡的阳光,其中的温暖永远是温馨的一段回忆。

那时我是学校值周生

90后的女生

我快乐 我叛逆 我是90后的女生

追求时尚,追赶潮流

追逐希望,放飞梦想

我有我的个性,我要张扬

Rap:

(我喜欢周董的曲风,尽管别人说他吐字不清

我崇尚春哥的永生,尽管别人说他不像女生

我喜欢rap的夸张,摇滚的狂野

我也欣赏古典的魅力,blues的忧郁

两个极端,却在这里有了交叉线)

不爱京剧并不代表我肤浅

几千年的华夏文明终究要有新的血液

叛逆也不代表我不懂事

只是换了种新的表达爱的方式

你们眼中的我是柏拉图,是象牙塔

却不知道坚强的外表下

是独自落泪的悲伤

Rap:

(“再见小时候”我还会有新的生活

“快乐出发”美好的未来在等着我

“隐形的翅膀”扑散前方的迷雾

“一路向北”是我人生的道路 yeah~)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就该欢笑

当晨风吹拂的时候就该飞扬

当鲜花盛开的时候就该美丽

当阳光女生的时候就该幻想

坚信着,坚信着自己——就是祖国的栋梁

阳光女生,长着梦的翅膀,心在追求,梦在飞翔——飞翔

小作文结束

心眼

那天晚上放学,与老妈一起在家附近的羊汤馆就餐,简单甚至简陋,但感觉随意惬意。正吃着,老板娘的宝贝儿子从外面跑进来,4岁左右的样子,南方孩子特有的外形,乖巧可爱又不乏顽皮。

“妈妈妈妈,我想吃好东西。”语气娇嗔而带有急切。

老板娘不急不缓地说:“什么好东西呀?在哪儿呀?”

“就在那个超市。”

“不行,没钱。”

“那不是吗?”小男孩扒着系在他妈妈腹前的钱袋说,“我就要一个钱就行了。”

这时,我妈妈插嘴说:“小朋友,你家不是有这么多好吃的吗?”

“不!我家的不好吃!”语气坚定而似乎不容反驳。

老板娘无奈的给了他一元硬币。小男孩满足的蹦跳着走了。

还不到一分钟,回来了:“妈妈,不够,再给一个呗。”商量而恳求的语气。

老板娘说:“不行,剩下的钱要留着明天交给老师,那是你明天的午饭钱。”

“不嘛!就给一个吧,我要吃那个好东西。”

老板娘执意不答应。

我妈妈又插嘴了:“小朋友,我教你一个好办法吧。”

小男孩歪着脑袋充满希望地盯着我妈妈期待好办法。

“你把今天的一个钱留下来,等明天再给妈妈要一个钱,明天不就能买上这个好东西吃了吗?”

“不是好办法!你这是破办法!”小男孩失望地喊道。边喊边又祈求他自己的妈妈。他的妈妈依旧没给他第二个钱。小男孩却并没有如我所料地耍赖皮。

我沉浸在这种单纯的较量之中,思绪不由得回到了自己的童年,不记得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是否也像他一样。只记得爸爸妈妈给我讲过:我2岁的时候,有一天,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路过一家小卖店,橱窗里摆着一板板酸奶(那时候刚出的娃哈哈乳酸菌),我指着想要,据妈妈说,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在外面要东西,妈妈说:“那是人家的东西,不好要,咱家里有。”这时候,妈妈向身边的爸爸使了个眼神,爸爸就心领神会地偷偷掉头去买了一板回家,妈妈拿出酸奶跟我说:“看,宝贝,咱家是不是有啊?以后记得,出去不要随便要人家的东西,咱自己家里有。”据说,从那以后,我再跟着爸爸妈妈上街,很少随便要东西,至今还是这样。爸爸妈妈经常得意地炫耀他们教育有方。

其实,大人有大人的心眼,孩子有孩子的心眼,最终谁能“斗”过谁呢?

纯情

大约在十年到十五年之前,我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孤独”吧,虽然周围有人疼有人关爱的,但总是感受不到的。

然后就上了幼儿园,结果还是一样,记忆里这段时间的片断少得可怜,只隐隐约约记得总有个小男生跟在我后面喊我名字,但说出来谁都不信,后来自己也不信了。

小学的六年,是快乐的日子,没有升学考试的压力。还记得我小学时的同桌——一个脸上时常洋溢着淡淡的微笑的男生,有着一个挺普通但又极脱俗的名字,上课时不喜发言,下课后也不多话。偶尔和他开开玩笑,却也只淡淡地微笑,搞得我一度对网上的笑话很没信心。后来才知,这淡淡的笑容已经是给足了面子,别人的笑话他更极少搭理。再看这淡淡的笑容,真仿佛那淡淡的阳光,其中的温暖永远是温馨的一段回忆。

那时我是学校值周生

期末考试

明天就要期末考试了,好激动哦,但是我在面对期末考试时,有一个“优良传统”:从来不复习。

第二天,我满怀信心地走进了教室,周围都是其他班的同学,都在复习,我却悠然自得地坐在那儿,时不时去看看我的同学。

终于要考试了,先考数学,数学可是我的强项,一定能考到好成绩的。

老师发了一张试卷给我,我填上了名字,就迅速地做了起来,做的时候,没有遇到丁点做不来的题目,一路顺风,一节课没到,我就全部做完了,然后,我就开始检查了,反反复复检查了三、四遍,也没有检查出错误,下课了,我放心地把卷子交了上去,心想,百分百一百分。

老师走了后,大家都在对答案,我也和班上几个尖子生对了一下,都是对的,我对一百分更有信心了。

又上课了,这次考语文,我的语文成绩一般般,但是我相信,一定能考90分以上的!

老师发了试卷,我做了起来,前面几题看拼音,写词语、比一比,再组词,都没问题,后来的根据课文内容填空,有一个空忘记了,不会填,唉,其他的都做得来,作文大概扣4分,再加上马虎分,大概91吧,下课了,我把卷子交了上去,放学回家了。

回到家,我拍着胸脯向爸爸妈妈保证,这次数学考一百,语文91分以上,爸爸妈妈也不敢轻易相信,因为我从来没有实现过这种保证。

星期五,去领试卷了,我的试卷发了下来,语文89.5,数学96,这怎么可能呢?我看看数学卷子,原来是一个小数点打错了,竟然扣掉4分,其他都没错,好可怜啊。

语文试卷改转述句,人称改了,标点符号忘改了,扣掉两分,唉,为什么和我的想象差那么远呢?那就是因为,我缺乏了认真。

这次考试,和我的想法又差了很多,所以,以后我一定要认真,改掉马虎的好习惯,就能考到高分了!

作弊风波

考试结束了,一切又回到了原先的宁静,宁静得叫人不自在,就像风暴袭来之前的沉寂。全班同学静坐在教室里,等待着风暴的来临。我想缓和一下气氛,话到嘴边儿,又咽了回去,我还是消停会儿吧,别找K了。呆会儿,我们班要开一个主题为“拯救吾班,拒绝作弊”的班会,校领导要来旁听,这更加重了紧张的气氛。

看着黑板上那八个大字,真怀疑那字到底是不是我写的。自从期中考试我班出现5个作弊的学生后,这个字眼儿就一直围绕在我们班。今天一篇“对作弊的看法”,明天一篇“作弊的影响”,后天又一篇“作弊的××”,写到现在,一看这个词就恶心。“哎,还搞个P班会啊,弄这么隆重,就怕全校不知道吧!”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班sir怎么想的?是啊,班sir咋想的呢?我心里也犯起了嘀咕。记得抓住作弊的人正是班sir,那天考语文,猪头(外号)用手机作弊被逮个正着。班sir没收了手机,下了考场,将猪头和手机一并交到了政教处。政教主任二话没说,给了个严重警告处分。就在同学们替猪头惋惜之际,班sir说了一句让我们吐血的话:“本来吧,我没想把他交到政教处,可是其他老师们都看见他的手机了……”原来大家只是惋惜,一时间升级为了愤怒。班sir交就交吧,还找什么借口!

本以为这类事不会再发生,但第二天英语考试中,又有4个人作弊被发现了。当时我反应的顺序是“完了”、“惨了”、“没救了”!考试之后,老师给我们全班一人发了一张纸,让我们互相揭发,不要留情面。好笑,我们都低头做题,哪有闲工夫看别人;就算看了,也不一定就看到作弊啊;再说了,就算我们看到作弊,也不能……我心里想着,提起笔,写下了“专心做题,无暇顾及”几个字,并加了一句“学校是什么意思?不相信我们?”然后交了上去,顺便在众多纸条中扫了一眼,呵呵,大同小异……待老师看完纸条,脸拉得别提多难看了。班sir出去了,同学们看着班sir的背影,都在纳闷儿着同一件事:“作弊自然不对,但老师的目的不就是让同学改了吗?改了就该完了,干嘛要把事弄这么大?”

其实,我们何尝不了解作弊的害处,作弊就是在自寻毁灭,任谁看都是可耻的行为。只是,我们不忍看到家长、老师那失望的眼神,所以,我们便努力再努力地学习,努力再努力地得分儿。分儿,它真的很重要,它能让我们看到师长们的赞许与欣慰,但如果说,我们为了大人们的欣慰而舍弃了前途与希望,舍弃了诚信与拼搏,那就错了!我们一直在努力寻找着差距,追寻着理想!只是,在这过程中,我们会犯错,我们会跌倒,这其中也包括作弊。不过,我还是希望,不要让跌倒的同学再也爬不起来,不要让我们犯了一次错,就永远抬不起头。

我替作弊的同学,也替我自己,对师长们说――请原谅我们的无知与轻狂,我们会在摔倒、爬起之间慢慢长大!

班会就要开始了,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永久的记忆

钱桢婷  嘉兴一中实验学校 八年级(4班)

又是一年里最热的时候了,重温着阳光的灼热感,思绪被牵到了去年的这个时候。

六月的初夏,是无比美好的。阳光,是一年中最灿烂的;花朵,是一年中最娇艳的;气息,是一年中最甜美的。在这个充满生机与憧憬的季节,朝夕相处六年的班级就要如同大海中的水流一般,各奔东西了。但也正如大海中的每一支水流,我们的心永远凝聚在一起。

我习惯性地瞄了一眼课程表,下一节课是班队课,今天的最后一节课。突然,心中猛地一震——明天就是期末考试了,今天这节课不就是……我不敢再想下去了,也不忍想下去。环视教室里的一切都是那么亲切。同学们兴味十足地玩着自己发明的游戏,每个人的脸上洋溢着笑容。教室里一片喧闹,却也已习以如常了。如今的我可以说是安于现状,怎么突然明天就要……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向我袭来。

“叮铃铃——”一阵清脆的铃声把喧闹声压了下去。随之而来的是同学们回到座位是桌椅与地面发出的尖锐的摩擦声。一阵骚动后,教室里平静下来。每个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向窗口聚集——老师每次都是经过这排窗户徐徐而来的。果然,一个白色的身影靠着窗向门口靠近。我们的班主任方老师慢慢走上讲台。他的脸上没有了平日里的轻松的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严肃。

方老师习惯地将两手撑在讲台的两端,随后抬起头,利索地喊了句:“上课!”“起立!”同学们的心顿时绷紧了。“同学们好!”方老师向我们深深地,鞠了一躬,片刻,才缓缓抬起头来。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沉重。“老师您好!”同学们的声音异常的整齐、响亮。

方老师凝视着我们,似乎把每个人的脸都看了一遍。片刻,徐徐讲到:“今天,由我来为大家上完小学的最后一堂课。”这几个字是那么刺耳。同学们似乎都意识到了什么,空气似乎在这一瞬间凝结了,甚至能清楚地听到周围同学的呼吸声。连班里时时刻刻都非常活跃的调皮鬼都安静了下来。

“教室里的每一位同学听着,我们能相聚在一起,是一种缘分,想必大家也很珍惜这段缘分,六年的朝夕相处,大家彼此都已经是亲如兄弟姐妹了。我,作为一名教师,能和你们、和睦相处……我……”方老师每说一句话,都要停顿一下,似乎要按捺住他心中的一股强烈的感情。终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眼眶里闪烁。他的手在微微颤抖。同学们也按捺不住心中难以言尽的情绪,眼睛里泛起了涟漪。

我抬头凝望着方老师,这位可亲可敬的老师。不知什么时候起,他那头上已长出了根根白发。脸还是那么的圆,还有那可爱的啤酒肚。记得刚与他认识时,他满脸得意地说道:“我姓方,但是呢,我的身体确实圆圆的。”说着,手不由自主地摸着圆滚滚的头和肚子,讲台下已是哄堂大笑。从此,方老师成了我们的班主任。

六年的情谊,怎么能说分就分,说走就走呢?这对我们来说太残酷了。我望着每一个同学的脸,极力把他们的笑容,把他们的举止永远铭刻在心中,就让记忆永远陪着我吧。

最后,方老师拿起粉笔,颤颤巍巍地写了一个字:心。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们,因为他知道我们懂他的意思——无论身处何方,只要心在一起就好!

这段记忆对我来说,是那样难以磨灭。永远记得,有一群可爱的同学和可敬的老师曾经陪我度过那难忘的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