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保护眼睛的作文·400字(共九篇)

广东省顺德市 广东顺德市陈村吴维泰纪念小学六(2)班 云漪珊 星期天,小马虎一起床就大喊:“我的眼睛呢?我的眼睛不见了,我的眼睛不见了……”小马虎的妈妈闻声赶来,帮忙在房子里找,可是整间屋子翻遍了也找不到。 小马虎的妈妈着急了,忙说:“快穿衣服,去医院检查。” 小马虎穿好衣服,乘着汽车来到医院。医生告诉小马虎:“你的眼睛出走了,你平时是怎样对待你的眼睛的呢?”小马虎想了想,羞愧地说:“我平时常用脏手擦眼睛,躺在床上看书,还常常看电视直到深夜,不注意用眼卫生……”“怪不得,你的眼睛生气极了,就出走了。现在,我帮你安上一对“临时眼”,这对“临时眼”只能撑得住三个星期,在这几个星期里你一定要好好地对待“临时眼”,才有机会让你的眼睛回来。” “呜呜呜……我知错了。”经过医生的教育,小马虎每天坚持两次眼保健操,不再随便用脏手擦眼睛…… 三个星期过去了,这一天,小马虎一大早醒来,咦,小马虎的眼睛回来了,他高兴得跳起来,大喊:“我的眼睛回来了,回来了!”小马虎边照着镜子,边对眼睛保证:我以后一定好好保护你,你可别再跑了。 镜子里,眼睛高兴地眯成了一条线。

指导教师:利艳芬 上篇文章: 下篇文章:没有了 本篇文章:眼睛不见了 热门推荐 ·

写给眼睛的一封信

亲爱的眼睛: 你好! 对不起,眼睛,记得之前,我一直对你是一种不屑一顾的态度,所以每次看电视,我都会离得很近,就连看书都要躺着看,父母劝我好好保护你我也懒得去搭理······就是因为这些坏习惯,使你度数上升比较快,但我仍然不以为然,直到上次体检,我被查出0.5的视力,我和妈妈都非常惊讶,不过细细一想,也对,我那样对你,你要能有个好视力才怪,不过,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留心保护你了:看电视坐得远了,时间短了;要看书也自动坐到小书桌上;妈妈还给你买了缓解疲劳的药;我也给你放了许多的“节假日”…… 这样过了几日,妈妈还是不放心你,便带我去了治疗眼睛很有名的浙二医院。来到浙二医院,在等待治疗的时间,我忐忑不安,生怕你继续恶化下去。医生经过平常的治疗后,让我去压平、验光,压平、验光之后,验光医生告诉我,你的度数已经到了150度,变成了真性近视,我配了眼镜,给你带上了辅助工具,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将辅助工具驱逐出境,一起加油! 祝你: 早日康复! 你的主人:吕世奇 2011年8月28日|||

母爱·大海

说起母爱,我就有无数的话。说起母爱,就好比有一股暖流,流入我的心田。

我相信,世界上一定没有比母亲更爱我的人了。我笑的时候,母亲的笑容更灿烂,我哭的时候,母亲比我还悲伤,我生病的时候,母亲比我更痛苦,我开心的时候,母亲比我更高兴……

记得有一次,我生病发高烧,腿上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劲儿,正好爸爸出差不在家,妈妈背着我在医院楼上楼下跑,几天的时间,我的病好了,妈妈却变了样子:嘴上急出了泡,原本明亮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乌黑的头发里多了几许银丝……

的确,妈妈在逐渐变老。时光象小偷一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偷走了妈妈的青春,只留下了发永远也无法抹平的皱纹,而我,却成为了小偷的帮凶。母爱如海。绵延的母爱正如同那波光磷磷的大海,永远望不到边际。妈妈,妈妈,我愿意天天这样叫着你,直到永远永远……

耳边又响起了周杰伦的歌声: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想快快长大,才能保护她……

彼岸的十字架·十字架·第二节

短短几秒钟功夫,已经倒下好几个死士。

见隐夜不好对付,渐渐有死士将注意力转到我身上。

它们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冲来。为什么是“它们”?因为它们现在连活死人都不算,只是一具可以动的尸体!

我初浅音才不会输给这些低等的血族!想到这里,我的勇气和力量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将血族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长发飘舞、眼眸变成更加妖冶的红。

身体轻如羽毛。我敏捷的从地上跃起,用指甲变长的右手劈向一个个死士。

有的头被劈下、有的是脚、有的是手、有的又被我生生的劈成两半……连我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了。

“你……”隐夜惊讶的看着我。

我从他金色的眼睛里看到一个哥德萝莉装束、黑发红眼的少女。少女身后有一对如同蝙蝠翅膀般的黑翼。加上满身的血滴,仿佛是来自地狱的、被死亡笼罩的冤鬼。

“对付死士。不必留情!”我冷冷的说道。隐夜也许会认为此刻的我很残忍吧。可这些死士居然闯进我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奇怪!我家那些巡逻的血族仆人呢?哪儿去了?该不会今天集体放假吧!

隐夜给我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继续厮杀。

又一个死士冲上来。我用最快的速度闪到它身后,手刃径直刺入它的心脏,然后猛的一抓!

出现在手中的,是死士的心脏。仅一秒时间,心脏和死士的身体便变成化石灰飞烟灭。

转头看看先前几个死士。它们的身体已经和好如初,正缠着隐夜打得难分难解。

果然,对血族而言,心脏才是致命的弱点。对死士更是如此!

我以最快速度冲到隐夜旁边,帮他抵挡身后的死士。

一个个死士的心脏被我和隐夜挖出来,原本宁静美好的花园被洒上了鲜血。可死士的数量仍然有增无减。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隐夜说道。

我焦急的看了看情形,不断有死士冒出来。恩……我看即使我和隐夜的力量够强大也会力竭而死!

“啊!”一声惨叫从别墅里传来。我焦急的朝那个方向看去,一个房间的灯应经熄灭。

瞬间,别墅陷入黑暗。看来电闸已经被人关了。

“初浅音!别分心!”隐夜生气的吼我。

我赶紧转过头,一个死士已经近在咫尺。我毫不留情的伸出右手卡在它的脖子上,用力一拧。

咔嚓!

死士脖子上的骨头断了。我又用空余的左手将它的心脏挖了出来……

急切想要知道别墅里的动静,可死士缠的我不能脱身。

急躁的心情和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刺激着我,属于血族杀戮、残忍的本性毫不保留的暴露在隐夜的眼前。

他即使到现在都能平静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我……已经处于暴走状态!

“想去救你的家人吗?”恍惚中,似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机械的停止下所有的动作,听着那个声音轻轻叙述:“是谁?”

旁边的隐夜因为我的停止一边自护一边保护我,还不住的叫我。

“使用我吧。”那个轻柔的女声继续诉说。

“救你的家人。”

“拯救他们。”

“使用我吧。”

那个声音指引着我,它说出我现在的心声。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不由自主的问:“你在哪儿?”声音轻的让我怀疑这还是不是我的声音。

“我在你的心里。”此话一处,我的周围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红色光芒。

与此同时,隐夜的口袋里出现了同样的光芒,他正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说来也怪,死士看到这些光都停止了攻击,开始往后退。

“谨遵你的心,念出咒语。”声音变得毕恭毕敬。

嘴巴已不受控制,我轻轻的念出陌生、却又好像早已装进脑袋的咒语:

“忘川河边,

地狱风铃;

曼陀罗华,

曼珠沙华;

蔷薇是爱神,

鸢尾是天使;

彼岸是血族,

女王十字架;

游离在黑暗边缘的灵魂,

煎熬在地狱烈火的心灵;

以彼岸之名,

召唤十字架短短几秒钟功夫,已经倒下好几个死士。

见隐夜不好对付,渐渐有死士将注意力转到我身上。

它们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冲来。为什么是“它们”?因为它们现在连活死人都不算,只是一具可以动的尸体!

我初浅音才不会输给这些低等的血族!想到这里,我的勇气和力量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将血族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长发飘舞、眼眸变成更加妖冶的红。

身体轻如羽毛。我敏捷的从地上跃起,用指甲变长的右手劈向一个个死士。

有的头被劈下、有的是脚、有的是手、有的又被我生生的劈成两半……连我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了。

“你……”隐夜惊讶的看着我。

我从他金色的眼睛里看到一个哥德萝莉装束、黑发红眼的少女。少女身后有一对如同蝙蝠翅膀般的黑翼。加上满身的血滴,仿佛是来自地狱的、被死亡笼罩的冤鬼。

“对付死士。不必留情!”我冷冷的说道。隐夜也许会认为此刻的我很残忍吧。可这些死士居然闯进我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奇怪!我家那些巡逻的血族仆人呢?哪儿去了?该不会今天集体放假吧!

隐夜给我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继续厮杀。

又一个死士冲上来。我用最快的速度闪到它身后,手刃径直刺入它的心脏,然后猛的一抓!

出现在手中的,是死士的心脏。仅一秒时间,心脏和死士的身体便变成化石灰飞烟灭。

转头看看先前几个死士。它们的身体已经和好如初,正缠着隐夜打得难分难解。

果然,对血族而言,心脏才是致命的弱点。对死士更是如此!

我以最快速度冲到隐夜旁边,帮他抵挡身后的死士。

一个个死士的心脏被我和隐夜挖出来,原本宁静美好的花园被洒上了鲜血。可死士的数量仍然有增无减。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隐夜说道。

我焦急的看了看情形,不断有死士冒出来。恩……我看即使我和隐夜的力量够强大也会力竭而死!

“啊!”一声惨叫从别墅里传来。我焦急的朝那个方向看去,一个房间的灯应经熄灭。

瞬间,别墅陷入黑暗。看来电闸已经被人关了。

“初浅音!别分心!”隐夜生气的吼我。

我赶紧转过头,一个死士已经近在咫尺。我毫不留情的伸出右手卡在它的脖子上,用力一拧。

咔嚓!

死士脖子上的骨头断了。我又用空余的左手将它的心脏挖了出来……

急切想要知道别墅里的动静,可死士缠的我不能脱身。

急躁的心情和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刺激着我,属于血族杀戮、残忍的本性毫不保留的暴露在隐夜的眼前。

他即使到现在都能平静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我……已经处于暴走状态!

“想去救你的家人吗?”恍惚中,似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机械的停止下所有的动作,听着那个声音轻轻叙述:“是谁?”

旁边的隐夜因为我的停止一边自护一边保护我,还不住的叫我。

“使用我吧。”那个轻柔的女声继续诉说。

“救你的家人。”

“拯救他们。”

“使用我吧。”

那个声音指引着我,它说出我现在的心声。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不由自主的问:“你在哪儿?”声音轻的让我怀疑这还是不是我的声音。

“我在你的心里。”此话一处,我的周围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红色光芒。

与此同时,隐夜的口袋里出现了同样的光芒,他正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说来也怪,死士看到这些光都停止了攻击,开始往后退。

“谨遵你的心,念出咒语。”声音变得毕恭毕敬。

嘴巴已不受控制,我轻轻的念出陌生、却又好像早已装进脑袋的咒语:

“忘川河边,

地狱风铃;

曼陀罗华,

曼珠沙华;

蔷薇是爱神,

鸢尾是天使;

彼岸是血族,

女王十字架;

游离在黑暗边缘的灵魂,

煎熬在地狱烈火的心灵;

以彼岸之名,

召唤十字架短短几秒钟功夫,已经倒下好几个死士。

见隐夜不好对付,渐渐有死士将注意力转到我身上。

它们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冲来。为什么是“它们”?因为它们现在连活死人都不算,只是一具可以动的尸体!

我初浅音才不会输给这些低等的血族!想到这里,我的勇气和力量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将血族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长发飘舞、眼眸变成更加妖冶的红。

身体轻如羽毛。我敏捷的从地上跃起,用指甲变长的右手劈向一个个死士。

有的头被劈下、有的是脚、有的是手、有的又被我生生的劈成两半……连我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了。

“你……”隐夜惊讶的看着我。

我从他金色的眼睛里看到一个哥德萝莉装束、黑发红眼的少女。少女身后有一对如同蝙蝠翅膀般的黑翼。加上满身的血滴,仿佛是来自地狱的、被死亡笼罩的冤鬼。

“对付死士。不必留情!”我冷冷的说道。隐夜也许会认为此刻的我很残忍吧。可这些死士居然闯进我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奇怪!我家那些巡逻的血族仆人呢?哪儿去了?该不会今天集体放假吧!

隐夜给我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继续厮杀。

又一个死士冲上来。我用最快的速度闪到它身后,手刃径直刺入它的心脏,然后猛的一抓!

出现在手中的,是死士的心脏。仅一秒时间,心脏和死士的身体便变成化石灰飞烟灭。

转头看看先前几个死士。它们的身体已经和好如初,正缠着隐夜打得难分难解。

果然,对血族而言,心脏才是致命的弱点。对死士更是如此!

我以最快速度冲到隐夜旁边,帮他抵挡身后的死士。

一个个死士的心脏被我和隐夜挖出来,原本宁静美好的花园被洒上了鲜血。可死士的数量仍然有增无减。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隐夜说道。

我焦急的看了看情形,不断有死士冒出来。恩……我看即使我和隐夜的力量够强大也会力竭而死!

“啊!”一声惨叫从别墅里传来。我焦急的朝那个方向看去,一个房间的灯应经熄灭。

瞬间,别墅陷入黑暗。看来电闸已经被人关了。

“初浅音!别分心!”隐夜生气的吼我。

我赶紧转过头,一个死士已经近在咫尺。我毫不留情的伸出右手卡在它的脖子上,用力一拧。

咔嚓!

死士脖子上的骨头断了。我又用空余的左手将它的心脏挖了出来……

急切想要知道别墅里的动静,可死士缠的我不能脱身。

急躁的心情和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刺激着我,属于血族杀戮、残忍的本性毫不保留的暴露在隐夜的眼前。

他即使到现在都能平静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我……已经处于暴走状态!

“想去救你的家人吗?”恍惚中,似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机械的停止下所有的动作,听着那个声音轻轻叙述:“是谁?”

旁边的隐夜因为我的停止一边自护一边保护我,还不住的叫我。

“使用我吧。”那个轻柔的女声继续诉说。

“救你的家人。”

“拯救他们。”

“使用我吧。”

那个声音指引着我,它说出我现在的心声。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不由自主的问:“你在哪儿?”声音轻的让我怀疑这还是不是我的声音。

“我在你的心里。”此话一处,我的周围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红色光芒。

与此同时,隐夜的口袋里出现了同样的光芒,他正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说来也怪,死士看到这些光都停止了攻击,开始往后退。

“谨遵你的心,念出咒语。”声音变得毕恭毕敬。

嘴巴已不受控制,我轻轻的念出陌生、却又好像早已装进脑袋的咒语:

“忘川河边,

地狱风铃;

曼陀罗华,

曼珠沙华;

蔷薇是爱神,

鸢尾是天使;

彼岸是血族,

女王十字架;

游离在黑暗边缘的灵魂,

煎熬在地狱烈火的心灵;

以彼岸之名,

召唤十字架短短几秒钟功夫,已经倒下好几个死士。

见隐夜不好对付,渐渐有死士将注意力转到我身上。

它们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冲来。为什么是“它们”?因为它们现在连活死人都不算,只是一具可以动的尸体!

我初浅音才不会输给这些低等的血族!想到这里,我的勇气和力量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将血族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长发飘舞、眼眸变成更加妖冶的红。

身体轻如羽毛。我敏捷的从地上跃起,用指甲变长的右手劈向一个个死士。

有的头被劈下、有的是脚、有的是手、有的又被我生生的劈成两半……连我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了。

“你……”隐夜惊讶的看着我。

我从他金色的眼睛里看到一个哥德萝莉装束、黑发红眼的少女。少女身后有一对如同蝙蝠翅膀般的黑翼。加上满身的血滴,仿佛是来自地狱的、被死亡笼罩的冤鬼。

“对付死士。不必留情!”我冷冷的说道。隐夜也许会认为此刻的我很残忍吧。可这些死士居然闯进我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奇怪!我家那些巡逻的血族仆人呢?哪儿去了?该不会今天集体放假吧!

隐夜给我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继续厮杀。

又一个死士冲上来。我用最快的速度闪到它身后,手刃径直刺入它的心脏,然后猛的一抓!

出现在手中的,是死士的心脏。仅一秒时间,心脏和死士的身体便变成化石灰飞烟灭。

转头看看先前几个死士。它们的身体已经和好如初,正缠着隐夜打得难分难解。

果然,对血族而言,心脏才是致命的弱点。对死士更是如此!

我以最快速度冲到隐夜旁边,帮他抵挡身后的死士。

一个个死士的心脏被我和隐夜挖出来,原本宁静美好的花园被洒上了鲜血。可死士的数量仍然有增无减。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隐夜说道。

我焦急的看了看情形,不断有死士冒出来。恩……我看即使我和隐夜的力量够强大也会力竭而死!

“啊!”一声惨叫从别墅里传来。我焦急的朝那个方向看去,一个房间的灯应经熄灭。

瞬间,别墅陷入黑暗。看来电闸已经被人关了。

“初浅音!别分心!”隐夜生气的吼我。

我赶紧转过头,一个死士已经近在咫尺。我毫不留情的伸出右手卡在它的脖子上,用力一拧。

咔嚓!

死士脖子上的骨头断了。我又用空余的左手将它的心脏挖了出来……

急切想要知道别墅里的动静,可死士缠的我不能脱身。

急躁的心情和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刺激着我,属于血族杀戮、残忍的本性毫不保留的暴露在隐夜的眼前。

他即使到现在都能平静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我……已经处于暴走状态!

“想去救你的家人吗?”恍惚中,似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机械的停止下所有的动作,听着那个声音轻轻叙述:“是谁?”

旁边的隐夜因为我的停止一边自护一边保护我,还不住的叫我。

“使用我吧。”那个轻柔的女声继续诉说。

“救你的家人。”

“拯救他们。”

“使用我吧。”

那个声音指引着我,它说出我现在的心声。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不由自主的问:“你在哪儿?”声音轻的让我怀疑这还是不是我的声音。

“我在你的心里。”此话一处,我的周围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红色光芒。

与此同时,隐夜的口袋里出现了同样的光芒,他正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说来也怪,死士看到这些光都停止了攻击,开始往后退。

“谨遵你的心,念出咒语。”声音变得毕恭毕敬。

嘴巴已不受控制,我轻轻的念出陌生、却又好像早已装进脑袋的咒语:

“忘川河边,

地狱风铃;

曼陀罗华,

曼珠沙华;

蔷薇是爱神,

鸢尾是天使;

彼岸是血族,

女王十字架;

游离在黑暗边缘的灵魂,

煎熬在地狱烈火的心灵;

以彼岸之名,

召唤十字架短短几秒钟功夫,已经倒下好几个死士。

见隐夜不好对付,渐渐有死士将注意力转到我身上。

它们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冲来。为什么是“它们”?因为它们现在连活死人都不算,只是一具可以动的尸体!

我初浅音才不会输给这些低等的血族!想到这里,我的勇气和力量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将血族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长发飘舞、眼眸变成更加妖冶的红。

身体轻如羽毛。我敏捷的从地上跃起,用指甲变长的右手劈向一个个死士。

有的头被劈下、有的是脚、有的是手、有的又被我生生的劈成两半……连我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了。

“你……”隐夜惊讶的看着我。

我从他金色的眼睛里看到一个哥德萝莉装束、黑发红眼的少女。少女身后有一对如同蝙蝠翅膀般的黑翼。加上满身的血滴,仿佛是来自地狱的、被死亡笼罩的冤鬼。

“对付死士。不必留情!”我冷冷的说道。隐夜也许会认为此刻的我很残忍吧。可这些死士居然闯进我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奇怪!我家那些巡逻的血族仆人呢?哪儿去了?该不会今天集体放假吧!

隐夜给我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继续厮杀。

又一个死士冲上来。我用最快的速度闪到它身后,手刃径直刺入它的心脏,然后猛的一抓!

出现在手中的,是死士的心脏。仅一秒时间,心脏和死士的身体便变成化石灰飞烟灭。

转头看看先前几个死士。它们的身体已经和好如初,正缠着隐夜打得难分难解。

果然,对血族而言,心脏才是致命的弱点。对死士更是如此!

我以最快速度冲到隐夜旁边,帮他抵挡身后的死士。

一个个死士的心脏被我和隐夜挖出来,原本宁静美好的花园被洒上了鲜血。可死士的数量仍然有增无减。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隐夜说道。

我焦急的看了看情形,不断有死士冒出来。恩……我看即使我和隐夜的力量够强大也会力竭而死!

“啊!”一声惨叫从别墅里传来。我焦急的朝那个方向看去,一个房间的灯应经熄灭。

瞬间,别墅陷入黑暗。看来电闸已经被人关了。

“初浅音!别分心!”隐夜生气的吼我。

我赶紧转过头,一个死士已经近在咫尺。我毫不留情的伸出右手卡在它的脖子上,用力一拧。

咔嚓!

死士脖子上的骨头断了。我又用空余的左手将它的心脏挖了出来……

急切想要知道别墅里的动静,可死士缠的我不能脱身。

急躁的心情和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刺激着我,属于血族杀戮、残忍的本性毫不保留的暴露在隐夜的眼前。

他即使到现在都能平静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我……已经处于暴走状态!

“想去救你的家人吗?”恍惚中,似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机械的停止下所有的动作,听着那个声音轻轻叙述:“是谁?”

旁边的隐夜因为我的停止一边自护一边保护我,还不住的叫我。

“使用我吧。”那个轻柔的女声继续诉说。

“救你的家人。”

“拯救他们。”

“使用我吧。”

那个声音指引着我,它说出我现在的心声。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不由自主的问:“你在哪儿?”声音轻的让我怀疑这还是不是我的声音。

“我在你的心里。”此话一处,我的周围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红色光芒。

与此同时,隐夜的口袋里出现了同样的光芒,他正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说来也怪,死士看到这些光都停止了攻击,开始往后退。

“谨遵你的心,念出咒语。”声音变得毕恭毕敬。

嘴巴已不受控制,我轻轻的念出陌生、却又好像早已装进脑袋的咒语:

“忘川河边,

地狱风铃;

曼陀罗华,

曼珠沙华;

蔷薇是爱神,

鸢尾是天使;

彼岸是血族,

女王十字架;

游离在黑暗边缘的灵魂,

煎熬在地狱烈火的心灵;

以彼岸之名,

召唤十字架短短几秒钟功夫,已经倒下好几个死士。

见隐夜不好对付,渐渐有死士将注意力转到我身上。

它们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冲来。为什么是“它们”?因为它们现在连活死人都不算,只是一具可以动的尸体!

我初浅音才不会输给这些低等的血族!想到这里,我的勇气和力量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将血族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长发飘舞、眼眸变成更加妖冶的红。

身体轻如羽毛。我敏捷的从地上跃起,用指甲变长的右手劈向一个个死士。

有的头被劈下、有的是脚、有的是手、有的又被我生生的劈成两半……连我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了。

“你……”隐夜惊讶的看着我。

我从他金色的眼睛里看到一个哥德萝莉装束、黑发红眼的少女。少女身后有一对如同蝙蝠翅膀般的黑翼。加上满身的血滴,仿佛是来自地狱的、被死亡笼罩的冤鬼。

“对付死士。不必留情!”我冷冷的说道。隐夜也许会认为此刻的我很残忍吧。可这些死士居然闯进我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奇怪!我家那些巡逻的血族仆人呢?哪儿去了?该不会今天集体放假吧!

隐夜给我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继续厮杀。

又一个死士冲上来。我用最快的速度闪到它身后,手刃径直刺入它的心脏,然后猛的一抓!

出现在手中的,是死士的心脏。仅一秒时间,心脏和死士的身体便变成化石灰飞烟灭。

转头看看先前几个死士。它们的身体已经和好如初,正缠着隐夜打得难分难解。

果然,对血族而言,心脏才是致命的弱点。对死士更是如此!

我以最快速度冲到隐夜旁边,帮他抵挡身后的死士。

一个个死士的心脏被我和隐夜挖出来,原本宁静美好的花园被洒上了鲜血。可死士的数量仍然有增无减。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隐夜说道。

我焦急的看了看情形,不断有死士冒出来。恩……我看即使我和隐夜的力量够强大也会力竭而死!

“啊!”一声惨叫从别墅里传来。我焦急的朝那个方向看去,一个房间的灯应经熄灭。

瞬间,别墅陷入黑暗。看来电闸已经被人关了。

“初浅音!别分心!”隐夜生气的吼我。

我赶紧转过头,一个死士已经近在咫尺。我毫不留情的伸出右手卡在它的脖子上,用力一拧。

咔嚓!

死士脖子上的骨头断了。我又用空余的左手将它的心脏挖了出来……

急切想要知道别墅里的动静,可死士缠的我不能脱身。

急躁的心情和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刺激着我,属于血族杀戮、残忍的本性毫不保留的暴露在隐夜的眼前。

他即使到现在都能平静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我……已经处于暴走状态!

“想去救你的家人吗?”恍惚中,似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机械的停止下所有的动作,听着那个声音轻轻叙述:“是谁?”

旁边的隐夜因为我的停止一边自护一边保护我,还不住的叫我。

“使用我吧。”那个轻柔的女声继续诉说。

“救你的家人。”

“拯救他们。”

“使用我吧。”

那个声音指引着我,它说出我现在的心声。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不由自主的问:“你在哪儿?”声音轻的让我怀疑这还是不是我的声音。

“我在你的心里。”此话一处,我的周围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红色光芒。

与此同时,隐夜的口袋里出现了同样的光芒,他正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说来也怪,死士看到这些光都停止了攻击,开始往后退。

“谨遵你的心,念出咒语。”声音变得毕恭毕敬。

嘴巴已不受控制,我轻轻的念出陌生、却又好像早已装进脑袋的咒语:

“忘川河边,

地狱风铃;

曼陀罗华,

曼珠沙华;

蔷薇是爱神,

鸢尾是天使;

彼岸是血族,

女王十字架;

游离在黑暗边缘的灵魂,

煎熬在地狱烈火的心灵;

以彼岸之名,

召唤十字架短短几秒钟功夫,已经倒下好几个死士。

见隐夜不好对付,渐渐有死士将注意力转到我身上。

它们以极快的速度向我冲来。为什么是“它们”?因为它们现在连活死人都不算,只是一具可以动的尸体!

我初浅音才不会输给这些低等的血族!想到这里,我的勇气和力量源源不断的涌上来。

将血族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长发飘舞、眼眸变成更加妖冶的红。

身体轻如羽毛。我敏捷的从地上跃起,用指甲变长的右手劈向一个个死士。

有的头被劈下、有的是脚、有的是手、有的又被我生生的劈成两半……连我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了。

“你……”隐夜惊讶的看着我。

我从他金色的眼睛里看到一个哥德萝莉装束、黑发红眼的少女。少女身后有一对如同蝙蝠翅膀般的黑翼。加上满身的血滴,仿佛是来自地狱的、被死亡笼罩的冤鬼。

“对付死士。不必留情!”我冷冷的说道。隐夜也许会认为此刻的我很残忍吧。可这些死士居然闯进我家,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奇怪!我家那些巡逻的血族仆人呢?哪儿去了?该不会今天集体放假吧!

隐夜给我一个心知肚明的眼神,继续厮杀。

又一个死士冲上来。我用最快的速度闪到它身后,手刃径直刺入它的心脏,然后猛的一抓!

出现在手中的,是死士的心脏。仅一秒时间,心脏和死士的身体便变成化石灰飞烟灭。

转头看看先前几个死士。它们的身体已经和好如初,正缠着隐夜打得难分难解。

果然,对血族而言,心脏才是致命的弱点。对死士更是如此!

我以最快速度冲到隐夜旁边,帮他抵挡身后的死士。

一个个死士的心脏被我和隐夜挖出来,原本宁静美好的花园被洒上了鲜血。可死士的数量仍然有增无减。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隐夜说道。

我焦急的看了看情形,不断有死士冒出来。恩……我看即使我和隐夜的力量够强大也会力竭而死!

“啊!”一声惨叫从别墅里传来。我焦急的朝那个方向看去,一个房间的灯应经熄灭。

瞬间,别墅陷入黑暗。看来电闸已经被人关了。

“初浅音!别分心!”隐夜生气的吼我。

我赶紧转过头,一个死士已经近在咫尺。我毫不留情的伸出右手卡在它的脖子上,用力一拧。

咔嚓!

死士脖子上的骨头断了。我又用空余的左手将它的心脏挖了出来……

急切想要知道别墅里的动静,可死士缠的我不能脱身。

急躁的心情和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刺激着我,属于血族杀戮、残忍的本性毫不保留的暴露在隐夜的眼前。

他即使到现在都能平静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而我……已经处于暴走状态!

“想去救你的家人吗?”恍惚中,似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机械的停止下所有的动作,听着那个声音轻轻叙述:“是谁?”

旁边的隐夜因为我的停止一边自护一边保护我,还不住的叫我。

“使用我吧。”那个轻柔的女声继续诉说。

“救你的家人。”

“拯救他们。”

“使用我吧。”

那个声音指引着我,它说出我现在的心声。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心,不由自主的问:“你在哪儿?”声音轻的让我怀疑这还是不是我的声音。

“我在你的心里。”此话一处,我的周围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血红色光芒。

与此同时,隐夜的口袋里出现了同样的光芒,他正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说来也怪,死士看到这些光都停止了攻击,开始往后退。

“谨遵你的心,念出咒语。”声音变得毕恭毕敬。

嘴巴已不受控制,我轻轻的念出陌生、却又好像早已装进脑袋的咒语:

“忘川河边,

地狱风铃;

曼陀罗华,

曼珠沙华;

蔷薇是爱神,

鸢尾是天使;

彼岸是血族,

女王十字架;

游离在黑暗边缘的灵魂,

煎熬在地狱烈火的心灵;

以彼岸之名,

召唤十字架

九月,那个飘忽的季节······

前往地中海的那艘游轮上空慢慢升起了一团团黑色的烟尘。或许是里面的煤渣硬生生落在我的眼睛里,使我看不分明,才会让我竟这样鬼使神差地撞了人······

--题记

“嗯”,我是应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

“ 可恶!”我低声咒骂到, 这该死的眼睛恰巧在此时不像刚才那么痛了我正这么细细琢磨着,糟了,刚刚撞了人,现在最该做的事去和人家说声对不起。噢,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我慢慢回过身去,一边用手擦眼睛,一边打量身边过往的人,模模糊糊的,想必,一定是走了。

刚才那下撞的不轻,到现在我的肩膀还挺疼······

“ 孩子呀!一个人自己出去不易呀,遇事,做事都要小心谨慎,处处留颗心眼儿,别被不认识的人给骗了。”

她的话很轻很轻,仿佛就是一片宁静的海,总会让我在最困惑的时候看到前方被强烈的阳光所折射出来仅有而唯一的那一片波光粼粼······明亮、柔和。她是我的妈妈,而此时此刻,我们的距离是蓝天与大地的距离

,遥远的无法触及。

很偶然的,深思间,我看到里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我们离得不是很远,她正在揉着自己的胳膊

,这是我肯定自己想法的依据。“嗯,那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我正想着,“喂!”“啊!”对

于这突然窜出来的生命体,我差点从船上掉下去,是吓的!

真没礼貌!说的是性格;出落得很清秀!说的是她的长相。长着淑女一样的脸却有着魔鬼一样的坏脾气······

“嗯,对不······”本来,我想把话讲清楚,没想到,“我是岳九珊,你好”!这丫头居然打断别人说话,要是朋友之间也就罢了,对于不认识的人竟然也用这种盛气凌人的口气,该教训她一下。

“打断别人说话是很没有教养的,你妈妈没告诉你吗?我想和你说声对不起,刚才不好意思撞到你。现在看来也似乎没有什么必要了。岳······九的,没教养的丫头!”

“你······你,你······",“你什么你,刚告诉你,和不认识的人说话要有礼貌。”“哼!”她冷笑着,“原来礼貌就是找各种借口和不认识的女孩说话”。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都已经由红转青了,不知道,下一秒,我会不会把她投到地中海里去喂鲨鱼······

“喂,你还不走,难不成,你要在地中海当海龟?”

“可恶!”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把话讲清楚,快给我道歉······喂······“,与另一个人结伴同行总是好事,

尽管她是一个发育不成熟的外星生命体······ 梨花雨般寂静,落寞中悄悄绽放,她说她自己总是属于那些飘忽的日子里······

离开家已经一周了,妈妈不知道怎么样了,那面容或许瞬间苍老,又或许一夜之间就白了头······

地中海的海风迎面吹来,满口都是咸咸的滋味,天空格外宁静,偶尔听到海鸟的一声嘶叫,瞬间撕破了我本该平静的心;或许,我早就应该明白----有时,选择真的不会任你再来一次的。

“喂,在想什么?”这丫头原来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难相处,只是两个互不认识的人在交谈中对自己的保护而已,时间久了,一个人就会很自然地去了解另一个人了。

"在想家······","那么,你为什么离开?""那儿是很美的地方,真的很美、很美······"她不语,她很聪明,她知道,我还没说完。

我笑了,"因为恨,是······是因为······是恨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舒了出来。

是恨吗?我连自己恨些什么都不知道,我恨我自己,甚至有时,我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太爱,所以选择去恨······

她也笑了 :“樟桠,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梨花雨总在地中海八月底的几天来临,夹杂着地中海特有的海风气息,那是真正的雨,只不过飘飞在风中有一些梨花的醉人芳香······旋即而过,就前往地中海的那艘游轮上空慢慢升起了一团团黑色的烟尘。或许是里面的煤渣硬生生落在我的眼睛里,使我看不分明,才会让我竟这样鬼使神差地撞了人······

--题记

“嗯”,我是应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

“ 可恶!”我低声咒骂到, 这该死的眼睛恰巧在此时不像刚才那么痛了我正这么细细琢磨着,糟了,刚刚撞了人,现在最该做的事去和人家说声对不起。噢,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我慢慢回过身去,一边用手擦眼睛,一边打量身边过往的人,模模糊糊的,想必,一定是走了。

刚才那下撞的不轻,到现在我的肩膀还挺疼······

“ 孩子呀!一个人自己出去不易呀,遇事,做事都要小心谨慎,处处留颗心眼儿,别被不认识的人给骗了。”

她的话很轻很轻,仿佛就是一片宁静的海,总会让我在最困惑的时候看到前方被强烈的阳光所折射出来仅有而唯一的那一片波光粼粼······明亮、柔和。她是我的妈妈,而此时此刻,我们的距离是蓝天与大地的距离

,遥远的无法触及。

很偶然的,深思间,我看到里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我们离得不是很远,她正在揉着自己的胳膊

,这是我肯定自己想法的依据。“嗯,那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我正想着,“喂!”“啊!”对

于这突然窜出来的生命体,我差点从船上掉下去,是吓的!

真没礼貌!说的是性格;出落得很清秀!说的是她的长相。长着淑女一样的脸却有着魔鬼一样的坏脾气······

“嗯,对不······”本来,我想把话讲清楚,没想到,“我是岳九珊,你好”!这丫头居然打断别人说话,要是朋友之间也就罢了,对于不认识的人竟然也用这种盛气凌人的口气,该教训她一下。

“打断别人说话是很没有教养的,你妈妈没告诉你吗?我想和你说声对不起,刚才不好意思撞到你。现在看来也似乎没有什么必要了。岳······九的,没教养的丫头!”

“你······你,你······",“你什么你,刚告诉你,和不认识的人说话要有礼貌。”“哼!”她冷笑着,“原来礼貌就是找各种借口和不认识的女孩说话”。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都已经由红转青了,不知道,下一秒,我会不会把她投到地中海里去喂鲨鱼······

“喂,你还不走,难不成,你要在地中海当海龟?”

“可恶!”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把话讲清楚,快给我道歉······喂······“,与另一个人结伴同行总是好事,

尽管她是一个发育不成熟的外星生命体······ 梨花雨般寂静,落寞中悄悄绽放,她说她自己总是属于那些飘忽的日子里······

离开家已经一周了,妈妈不知道怎么样了,那面容或许瞬间苍老,又或许一夜之间就白了头······

地中海的海风迎面吹来,满口都是咸咸的滋味,天空格外宁静,偶尔听到海鸟的一声嘶叫,瞬间撕破了我本该平静的心;或许,我早就应该明白----有时,选择真的不会任你再来一次的。

“喂,在想什么?”这丫头原来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难相处,只是两个互不认识的人在交谈中对自己的保护而已,时间久了,一个人就会很自然地去了解另一个人了。

"在想家······","那么,你为什么离开?""那儿是很美的地方,真的很美、很美······"她不语,她很聪明,她知道,我还没说完。

我笑了,"因为恨,是······是因为······是恨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舒了出来。

是恨吗?我连自己恨些什么都不知道,我恨我自己,甚至有时,我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太爱,所以选择去恨······

她也笑了 :“樟桠,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梨花雨总在地中海八月底的几天来临,夹杂着地中海特有的海风气息,那是真正的雨,只不过飘飞在风中有一些梨花的醉人芳香······旋即而过,就前往地中海的那艘游轮上空慢慢升起了一团团黑色的烟尘。或许是里面的煤渣硬生生落在我的眼睛里,使我看不分明,才会让我竟这样鬼使神差地撞了人······

--题记

“嗯”,我是应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

“ 可恶!”我低声咒骂到, 这该死的眼睛恰巧在此时不像刚才那么痛了我正这么细细琢磨着,糟了,刚刚撞了人,现在最该做的事去和人家说声对不起。噢,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我慢慢回过身去,一边用手擦眼睛,一边打量身边过往的人,模模糊糊的,想必,一定是走了。

刚才那下撞的不轻,到现在我的肩膀还挺疼······

“ 孩子呀!一个人自己出去不易呀,遇事,做事都要小心谨慎,处处留颗心眼儿,别被不认识的人给骗了。”

她的话很轻很轻,仿佛就是一片宁静的海,总会让我在最困惑的时候看到前方被强烈的阳光所折射出来仅有而唯一的那一片波光粼粼······明亮、柔和。她是我的妈妈,而此时此刻,我们的距离是蓝天与大地的距离

,遥远的无法触及。

很偶然的,深思间,我看到里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我们离得不是很远,她正在揉着自己的胳膊

,这是我肯定自己想法的依据。“嗯,那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我正想着,“喂!”“啊!”对

于这突然窜出来的生命体,我差点从船上掉下去,是吓的!

真没礼貌!说的是性格;出落得很清秀!说的是她的长相。长着淑女一样的脸却有着魔鬼一样的坏脾气······

“嗯,对不······”本来,我想把话讲清楚,没想到,“我是岳九珊,你好”!这丫头居然打断别人说话,要是朋友之间也就罢了,对于不认识的人竟然也用这种盛气凌人的口气,该教训她一下。

“打断别人说话是很没有教养的,你妈妈没告诉你吗?我想和你说声对不起,刚才不好意思撞到你。现在看来也似乎没有什么必要了。岳······九的,没教养的丫头!”

“你······你,你······",“你什么你,刚告诉你,和不认识的人说话要有礼貌。”“哼!”她冷笑着,“原来礼貌就是找各种借口和不认识的女孩说话”。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都已经由红转青了,不知道,下一秒,我会不会把她投到地中海里去喂鲨鱼······

“喂,你还不走,难不成,你要在地中海当海龟?”

“可恶!”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把话讲清楚,快给我道歉······喂······“,与另一个人结伴同行总是好事,

尽管她是一个发育不成熟的外星生命体······ 梨花雨般寂静,落寞中悄悄绽放,她说她自己总是属于那些飘忽的日子里······

离开家已经一周了,妈妈不知道怎么样了,那面容或许瞬间苍老,又或许一夜之间就白了头······

地中海的海风迎面吹来,满口都是咸咸的滋味,天空格外宁静,偶尔听到海鸟的一声嘶叫,瞬间撕破了我本该平静的心;或许,我早就应该明白----有时,选择真的不会任你再来一次的。

“喂,在想什么?”这丫头原来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难相处,只是两个互不认识的人在交谈中对自己的保护而已,时间久了,一个人就会很自然地去了解另一个人了。

"在想家······","那么,你为什么离开?""那儿是很美的地方,真的很美、很美······"她不语,她很聪明,她知道,我还没说完。

我笑了,"因为恨,是······是因为······是恨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舒了出来。

是恨吗?我连自己恨些什么都不知道,我恨我自己,甚至有时,我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太爱,所以选择去恨······

她也笑了 :“樟桠,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梨花雨总在地中海八月底的几天来临,夹杂着地中海特有的海风气息,那是真正的雨,只不过飘飞在风中有一些梨花的醉人芳香······旋即而过,就前往地中海的那艘游轮上空慢慢升起了一团团黑色的烟尘。或许是里面的煤渣硬生生落在我的眼睛里,使我看不分明,才会让我竟这样鬼使神差地撞了人······

--题记

“嗯”,我是应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

“ 可恶!”我低声咒骂到, 这该死的眼睛恰巧在此时不像刚才那么痛了我正这么细细琢磨着,糟了,刚刚撞了人,现在最该做的事去和人家说声对不起。噢,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我慢慢回过身去,一边用手擦眼睛,一边打量身边过往的人,模模糊糊的,想必,一定是走了。

刚才那下撞的不轻,到现在我的肩膀还挺疼······

“ 孩子呀!一个人自己出去不易呀,遇事,做事都要小心谨慎,处处留颗心眼儿,别被不认识的人给骗了。”

她的话很轻很轻,仿佛就是一片宁静的海,总会让我在最困惑的时候看到前方被强烈的阳光所折射出来仅有而唯一的那一片波光粼粼······明亮、柔和。她是我的妈妈,而此时此刻,我们的距离是蓝天与大地的距离

,遥远的无法触及。

很偶然的,深思间,我看到里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我们离得不是很远,她正在揉着自己的胳膊

,这是我肯定自己想法的依据。“嗯,那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我正想着,“喂!”“啊!”对

于这突然窜出来的生命体,我差点从船上掉下去,是吓的!

真没礼貌!说的是性格;出落得很清秀!说的是她的长相。长着淑女一样的脸却有着魔鬼一样的坏脾气······

“嗯,对不······”本来,我想把话讲清楚,没想到,“我是岳九珊,你好”!这丫头居然打断别人说话,要是朋友之间也就罢了,对于不认识的人竟然也用这种盛气凌人的口气,该教训她一下。

“打断别人说话是很没有教养的,你妈妈没告诉你吗?我想和你说声对不起,刚才不好意思撞到你。现在看来也似乎没有什么必要了。岳······九的,没教养的丫头!”

“你······你,你······",“你什么你,刚告诉你,和不认识的人说话要有礼貌。”“哼!”她冷笑着,“原来礼貌就是找各种借口和不认识的女孩说话”。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都已经由红转青了,不知道,下一秒,我会不会把她投到地中海里去喂鲨鱼······

“喂,你还不走,难不成,你要在地中海当海龟?”

“可恶!”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把话讲清楚,快给我道歉······喂······“,与另一个人结伴同行总是好事,

尽管她是一个发育不成熟的外星生命体······ 梨花雨般寂静,落寞中悄悄绽放,她说她自己总是属于那些飘忽的日子里······

离开家已经一周了,妈妈不知道怎么样了,那面容或许瞬间苍老,又或许一夜之间就白了头······

地中海的海风迎面吹来,满口都是咸咸的滋味,天空格外宁静,偶尔听到海鸟的一声嘶叫,瞬间撕破了我本该平静的心;或许,我早就应该明白----有时,选择真的不会任你再来一次的。

“喂,在想什么?”这丫头原来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难相处,只是两个互不认识的人在交谈中对自己的保护而已,时间久了,一个人就会很自然地去了解另一个人了。

"在想家······","那么,你为什么离开?""那儿是很美的地方,真的很美、很美······"她不语,她很聪明,她知道,我还没说完。

我笑了,"因为恨,是······是因为······是恨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舒了出来。

是恨吗?我连自己恨些什么都不知道,我恨我自己,甚至有时,我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太爱,所以选择去恨······

她也笑了 :“樟桠,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梨花雨总在地中海八月底的几天来临,夹杂着地中海特有的海风气息,那是真正的雨,只不过飘飞在风中有一些梨花的醉人芳香······旋即而过,就前往地中海的那艘游轮上空慢慢升起了一团团黑色的烟尘。或许是里面的煤渣硬生生落在我的眼睛里,使我看不分明,才会让我竟这样鬼使神差地撞了人······

--题记

“嗯”,我是应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

“ 可恶!”我低声咒骂到, 这该死的眼睛恰巧在此时不像刚才那么痛了我正这么细细琢磨着,糟了,刚刚撞了人,现在最该做的事去和人家说声对不起。噢,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我慢慢回过身去,一边用手擦眼睛,一边打量身边过往的人,模模糊糊的,想必,一定是走了。

刚才那下撞的不轻,到现在我的肩膀还挺疼······

“ 孩子呀!一个人自己出去不易呀,遇事,做事都要小心谨慎,处处留颗心眼儿,别被不认识的人给骗了。”

她的话很轻很轻,仿佛就是一片宁静的海,总会让我在最困惑的时候看到前方被强烈的阳光所折射出来仅有而唯一的那一片波光粼粼······明亮、柔和。她是我的妈妈,而此时此刻,我们的距离是蓝天与大地的距离

,遥远的无法触及。

很偶然的,深思间,我看到里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我们离得不是很远,她正在揉着自己的胳膊

,这是我肯定自己想法的依据。“嗯,那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我正想着,“喂!”“啊!”对

于这突然窜出来的生命体,我差点从船上掉下去,是吓的!

真没礼貌!说的是性格;出落得很清秀!说的是她的长相。长着淑女一样的脸却有着魔鬼一样的坏脾气······

“嗯,对不······”本来,我想把话讲清楚,没想到,“我是岳九珊,你好”!这丫头居然打断别人说话,要是朋友之间也就罢了,对于不认识的人竟然也用这种盛气凌人的口气,该教训她一下。

“打断别人说话是很没有教养的,你妈妈没告诉你吗?我想和你说声对不起,刚才不好意思撞到你。现在看来也似乎没有什么必要了。岳······九的,没教养的丫头!”

“你······你,你······",“你什么你,刚告诉你,和不认识的人说话要有礼貌。”“哼!”她冷笑着,“原来礼貌就是找各种借口和不认识的女孩说话”。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都已经由红转青了,不知道,下一秒,我会不会把她投到地中海里去喂鲨鱼······

“喂,你还不走,难不成,你要在地中海当海龟?”

“可恶!”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把话讲清楚,快给我道歉······喂······“,与另一个人结伴同行总是好事,

尽管她是一个发育不成熟的外星生命体······ 梨花雨般寂静,落寞中悄悄绽放,她说她自己总是属于那些飘忽的日子里······

离开家已经一周了,妈妈不知道怎么样了,那面容或许瞬间苍老,又或许一夜之间就白了头······

地中海的海风迎面吹来,满口都是咸咸的滋味,天空格外宁静,偶尔听到海鸟的一声嘶叫,瞬间撕破了我本该平静的心;或许,我早就应该明白----有时,选择真的不会任你再来一次的。

“喂,在想什么?”这丫头原来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难相处,只是两个互不认识的人在交谈中对自己的保护而已,时间久了,一个人就会很自然地去了解另一个人了。

"在想家······","那么,你为什么离开?""那儿是很美的地方,真的很美、很美······"她不语,她很聪明,她知道,我还没说完。

我笑了,"因为恨,是······是因为······是恨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舒了出来。

是恨吗?我连自己恨些什么都不知道,我恨我自己,甚至有时,我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太爱,所以选择去恨······

她也笑了 :“樟桠,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梨花雨总在地中海八月底的几天来临,夹杂着地中海特有的海风气息,那是真正的雨,只不过飘飞在风中有一些梨花的醉人芳香······旋即而过,就前往地中海的那艘游轮上空慢慢升起了一团团黑色的烟尘。或许是里面的煤渣硬生生落在我的眼睛里,使我看不分明,才会让我竟这样鬼使神差地撞了人······

--题记

“嗯”,我是应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

“ 可恶!”我低声咒骂到, 这该死的眼睛恰巧在此时不像刚才那么痛了我正这么细细琢磨着,糟了,刚刚撞了人,现在最该做的事去和人家说声对不起。噢,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我慢慢回过身去,一边用手擦眼睛,一边打量身边过往的人,模模糊糊的,想必,一定是走了。

刚才那下撞的不轻,到现在我的肩膀还挺疼······

“ 孩子呀!一个人自己出去不易呀,遇事,做事都要小心谨慎,处处留颗心眼儿,别被不认识的人给骗了。”

她的话很轻很轻,仿佛就是一片宁静的海,总会让我在最困惑的时候看到前方被强烈的阳光所折射出来仅有而唯一的那一片波光粼粼······明亮、柔和。她是我的妈妈,而此时此刻,我们的距离是蓝天与大地的距离

,遥远的无法触及。

很偶然的,深思间,我看到里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我们离得不是很远,她正在揉着自己的胳膊

,这是我肯定自己想法的依据。“嗯,那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我正想着,“喂!”“啊!”对

于这突然窜出来的生命体,我差点从船上掉下去,是吓的!

真没礼貌!说的是性格;出落得很清秀!说的是她的长相。长着淑女一样的脸却有着魔鬼一样的坏脾气······

“嗯,对不······”本来,我想把话讲清楚,没想到,“我是岳九珊,你好”!这丫头居然打断别人说话,要是朋友之间也就罢了,对于不认识的人竟然也用这种盛气凌人的口气,该教训她一下。

“打断别人说话是很没有教养的,你妈妈没告诉你吗?我想和你说声对不起,刚才不好意思撞到你。现在看来也似乎没有什么必要了。岳······九的,没教养的丫头!”

“你······你,你······",“你什么你,刚告诉你,和不认识的人说话要有礼貌。”“哼!”她冷笑着,“原来礼貌就是找各种借口和不认识的女孩说话”。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都已经由红转青了,不知道,下一秒,我会不会把她投到地中海里去喂鲨鱼······

“喂,你还不走,难不成,你要在地中海当海龟?”

“可恶!”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把话讲清楚,快给我道歉······喂······“,与另一个人结伴同行总是好事,

尽管她是一个发育不成熟的外星生命体······ 梨花雨般寂静,落寞中悄悄绽放,她说她自己总是属于那些飘忽的日子里······

离开家已经一周了,妈妈不知道怎么样了,那面容或许瞬间苍老,又或许一夜之间就白了头······

地中海的海风迎面吹来,满口都是咸咸的滋味,天空格外宁静,偶尔听到海鸟的一声嘶叫,瞬间撕破了我本该平静的心;或许,我早就应该明白----有时,选择真的不会任你再来一次的。

“喂,在想什么?”这丫头原来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难相处,只是两个互不认识的人在交谈中对自己的保护而已,时间久了,一个人就会很自然地去了解另一个人了。

"在想家······","那么,你为什么离开?""那儿是很美的地方,真的很美、很美······"她不语,她很聪明,她知道,我还没说完。

我笑了,"因为恨,是······是因为······是恨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舒了出来。

是恨吗?我连自己恨些什么都不知道,我恨我自己,甚至有时,我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太爱,所以选择去恨······

她也笑了 :“樟桠,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梨花雨总在地中海八月底的几天来临,夹杂着地中海特有的海风气息,那是真正的雨,只不过飘飞在风中有一些梨花的醉人芳香······旋即而过,就前往地中海的那艘游轮上空慢慢升起了一团团黑色的烟尘。或许是里面的煤渣硬生生落在我的眼睛里,使我看不分明,才会让我竟这样鬼使神差地撞了人······

--题记

“嗯”,我是应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

“ 可恶!”我低声咒骂到, 这该死的眼睛恰巧在此时不像刚才那么痛了我正这么细细琢磨着,糟了,刚刚撞了人,现在最该做的事去和人家说声对不起。噢,这是最起码的礼貌。

我慢慢回过身去,一边用手擦眼睛,一边打量身边过往的人,模模糊糊的,想必,一定是走了。

刚才那下撞的不轻,到现在我的肩膀还挺疼······

“ 孩子呀!一个人自己出去不易呀,遇事,做事都要小心谨慎,处处留颗心眼儿,别被不认识的人给骗了。”

她的话很轻很轻,仿佛就是一片宁静的海,总会让我在最困惑的时候看到前方被强烈的阳光所折射出来仅有而唯一的那一片波光粼粼······明亮、柔和。她是我的妈妈,而此时此刻,我们的距离是蓝天与大地的距离

,遥远的无法触及。

很偶然的,深思间,我看到里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子,我们离得不是很远,她正在揉着自己的胳膊

,这是我肯定自己想法的依据。“嗯,那该先说对不起还是你好呢?”······我正想着,“喂!”“啊!”对

于这突然窜出来的生命体,我差点从船上掉下去,是吓的!

真没礼貌!说的是性格;出落得很清秀!说的是她的长相。长着淑女一样的脸却有着魔鬼一样的坏脾气······

“嗯,对不······”本来,我想把话讲清楚,没想到,“我是岳九珊,你好”!这丫头居然打断别人说话,要是朋友之间也就罢了,对于不认识的人竟然也用这种盛气凌人的口气,该教训她一下。

“打断别人说话是很没有教养的,你妈妈没告诉你吗?我想和你说声对不起,刚才不好意思撞到你。现在看来也似乎没有什么必要了。岳······九的,没教养的丫头!”

“你······你,你······",“你什么你,刚告诉你,和不认识的人说话要有礼貌。”“哼!”她冷笑着,“原来礼貌就是找各种借口和不认识的女孩说话”。

不用照镜子,我也知道,自己的脸都已经由红转青了,不知道,下一秒,我会不会把她投到地中海里去喂鲨鱼······

“喂,你还不走,难不成,你要在地中海当海龟?”

“可恶!”死丫头,你给我站住,把话讲清楚,快给我道歉······喂······“,与另一个人结伴同行总是好事,

尽管她是一个发育不成熟的外星生命体······ 梨花雨般寂静,落寞中悄悄绽放,她说她自己总是属于那些飘忽的日子里······

离开家已经一周了,妈妈不知道怎么样了,那面容或许瞬间苍老,又或许一夜之间就白了头······

地中海的海风迎面吹来,满口都是咸咸的滋味,天空格外宁静,偶尔听到海鸟的一声嘶叫,瞬间撕破了我本该平静的心;或许,我早就应该明白----有时,选择真的不会任你再来一次的。

“喂,在想什么?”这丫头原来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么难相处,只是两个互不认识的人在交谈中对自己的保护而已,时间久了,一个人就会很自然地去了解另一个人了。

"在想家······","那么,你为什么离开?""那儿是很美的地方,真的很美、很美······"她不语,她很聪明,她知道,我还没说完。

我笑了,"因为恨,是······是因为······是恨吧。"······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舒了出来。

是恨吗?我连自己恨些什么都不知道,我恨我自己,甚至有时,我觉得自己很可笑。因为太爱,所以选择去恨······

她也笑了 :“樟桠,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梨花雨总在地中海八月底的几天来临,夹杂着地中海特有的海风气息,那是真正的雨,只不过飘飞在风中有一些梨花的醉人芳香······旋即而过,就

铭记·立足·展望

夕阳斜斜地撒下。

我接受着点点阳光,心里百感交集——我正参加学校举行的“为四川献爱心”募捐活动。

铭记

学生代表讲演着关于汶川地震的一切一切,时而激情昂扬,时而低旋悲伤……

2008年5月12日,奥运火炬传到泉州——我所在的城市。我与众多泉州市民一样,心潮澎湃,激动不已——这是多么值得庆贺的一天呀!不想晚上看电视,我竟看到关于以汶川为中心发生里氏7.8级大地震的报道!有多少四川同胞被困地底下,有多少生命黯然消逝!5月12日,铭记这一天。

有灾难就会有牺牲;有灾难就会有动人故事:

师生情难忘——一位老师只身保护自己的学生,学生安然无恙,自己却到另一个国度;亲情真真——一位妈妈为保护几个月大的幼儿,用身板作孩子的避风港,为孩子留下动人的短信;军民鱼水情——一位警察忍着失去亲人的悲痛,奋力救助“素不相识”的“难兄难弟”……

真情故事数不胜数,感人肺腑……

铭记心中。

立足

“这是心的呼唤,这是爱的奉献……”募捐会上响起《爱的奉献》。

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地走向募捐箱,郑重虔诚地将自己的零花钱、生活费投进,也将自己的爱心投进……我看着眼前络绎不绝的同学,眼泪悄然落下。这就是我们的同学,这就是我们祖国的未来!

一个外教走近募捐箱,深情地望着它,口中喃喃自语,然后毫不犹豫地投下自己的存折,并庄重地对着学校领导敬了个大大的礼。我的眼睛再次湿润。这次,眼泪止不住……这就是我们的外国友人啊!

立足现在,我们有人民子弟兵,我们有团结一心的中国,我们怕什么?

展望

募捐会结束,同学们有序退场。

大家纷纷约定不浪费国家资源,间接帮助四川重建家园。

“我洗袜子再也不用两大盆水了。节约每一滴水,珍惜每一份资源!”

“咱们回教室后把空调关了吧——节约每一度电!四川人民因为巨龙翻身而受尽苦难,我们热了点,流点汗又算什么呢?”

“好!”大家一致同意。

我们默默地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儿,我们相信四川很快就会被重建!

展望,祖国未来一片光明。

铭记过去,立足现在,展望未来!祖国有我们!中国很好很强大!

血·泪·幻·实

风不知疲倦的吹着,多情地抚过那群妖艳的曼珠沙华,它们陶醉其中,轻轻地为风摆动着,跳起曼妙的舞。花,开得如此艳丽,如此幸福。同样被风扶着的还有花丛中的那个单薄的身影,她笑了,绝美的容貌一笑倾城,但她如今的笑没有一丝温度——她在笑花的愚蠢……

她叫浠,是一个小小岛国的公主。传说中,拥有倾城之貌的她是上帝的最宠爱的天使,她所拥有的都是最美的,因此,她从未流过一滴泪。

那天,水月国的白玉兰花开了,芳香中夹杂着忧伤的气味。浠穿着一身华丽雪白的礼服慢慢的走入水月城堡的主宫殿,向养育她的父母和兄长深深的行了个礼。她的笑容早已在昨天消失,就这样:无表情的看着父王为她摘下水月国的皇冠;看着母后眼含泪水地向她告别;然后无表情地让亲人陪她一起走出皇宫,送他做账前往华玄国的婚礼马车。

“哥哥,我去了华玄国后,你要好好照顾爸爸妈妈哦。”浠望着前方长长的路,向马车外的水月国王子说。在马车旁边伴行的白马载着一位优雅的男子,他叫海——浠的哥哥。“放心吧,不光是父王母后,还有水月国。”海回答。看着妹妹沉默的表情,海内心深深地自责着,但同时又那么无奈,因为只有这个方法才能保住自己仅有的那点国土。

华玄国是一个面积广大的临海国,经济相当发达,权倾天下。

一下马车,浠看到了她未来的丈夫,她脸上表示出来的不再是无表情,而是——意外。华玄国城堡门口的那个人:是那个曾经救过自己的人;那个说长大后要娶自己的人;那个给自己很多快乐的人;那个——竟然是自己未来丈夫的人!

翼英姿飒爽的向她走来,英挺而稳健的步伐透着王者的睿智与气魄。

“还记得我吗?”翼走到浠的面前,耳语道。浠的眼睛惊讶地如如蝶一般眨了两下,接着轻声说:“你……能答应我……”“好!我保证我会好好保护你的家乡。”不等浠说完,翼好像猜透她的心思般,回答得干脆利落。此刻,浠笑了,笑得那么美——她以为她又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就像被风爱抚着的曼珠沙华那样娇艳、美好……

那天晚上,翼成了国王,浠顺理成章的做了天下间最俊朗最有权势的人的妻子。上帝宠着他,天子爱着她,天下黎民仰慕她……她陶醉其中,带着甜蜜的笑容与她的丈夫跳了一晚上的舞……

与此同时,浠的哥哥——水月国的王子海的左臂被残忍的撕断。一切都还得太突然了。海倒在地上,抬头看见敌人还带着血腥的武器嚣张地闪耀着银光,武器上面的武器令他赫然——一只张牙舞爪的三头狮在沉寂的夜空闪着狰狞的光芒——那是华玄国的国徽!海自嘲地笑了笑:“呵呵,无耻的人我见得多了,可是没有见过你们这么无耻的!”他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拔出他的宝剑,在尸横遍野的水月国继续浴血奋战!这时的水月国早已没有了白玉兰花的芬芳,正血流成河,四面八方一片火海,生灵涂炭……

一滴泪水映着这一片悲惨的景象从浠的眼眶滑下,这是她生平的第一滴泪水,映出海峡对面的那一片火海。这是她必须接受的事实——那片火海的的确确是她的家乡。

一旁的翼轻声的对她说:“浠,对不起,我……”翼多么想她不知道一切,或者迟一点知道也好,为什么幸福的使馆要那么短暂呢?当自己的父亲告诉他要不顾一切铲平周边小国扩大国土时,他只想到这个办法,来保住浠——他最爱的女人。“想说‘不关我的事’还是‘身不由己’呀?”浠打断翼说的话,“不要怪别人,要怪就怪你把这座全国最华丽的临海钟楼建得太高了,高得我能看见我的家乡。”翼有点不知所措。本来是一路嬉笑打闹着上来玩的,但却造成了他生平惟一一次重大失策,他试图挽回:“浠,你知道的,我真的……”“原来人间一点都不好玩。”不知不觉间,浠站到了钟楼的扶栏外,说着令人听不懂的话,“一切都不美好,一切都是我认为美丽而美丽。其实一切都很残忍!翼,世间没有‘要江山亦要美人’那般好事,让我帮你失去一样吧!”浠向下奋身一跳……

悲惨的夜空中,一个白色的身影坠落,她的泪水与海上的血水交融在一起……

风,终于停了,曼珠沙华再也盼不回风的眷恋,一切都是自己认为是这样的。认为风会为自己而停留,认为自己从此幸福……笑完后,浠从黄泉路口走入了冥界。

寻找绿色,保护绿色

天是那么碧蓝,水是那么清澈,草是那么稚嫩,花是那么鲜艳,鸟是那么自在,人是那么悠闲······

当我睁开眼睛,这所有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不见了,原来这是我的梦境,那成片成片的绿草已被人践踏的所剩无几;那百花齐放的花丛中已只剩下几朵凋谢的野花;那湛蓝湛蓝的天空已昏昏沉沉······

寻找绿色

我与小伙伴们成立了一个寻找绿色的小组,大家一大早,来制定计划,我负责画下小区周围的景物,人手一份。还有人顶着强烈而又刺眼的阳光把小区周围的绿色地带做上记号,而另外的人就用硬卡纸制作“保护绿色,人人做起”的牌子。一个上午,大家一把任务出色完成,在每一块绿色地带,立上一块牌子。我们得意地笑了笑。

第二天,我们观察了小区周围的绿色地带,似乎情况没什么转变,于是,我们又进行了第二次计划。

保护绿色

我们拿来一张很大很大的海报,先把海报的边框画得十分漂亮,然后我们每人用不同颜色的笔写一句环保的话,再让路过的人签名,就这样一大张海报完成了,我们把它贴在小区的宣传栏上。

第三天,我们开始了轮流值勤。大家认真负责,每个人都执勤了一个上午,情况大有好转,小区的人们都知道要保护环境,保护绿色。

虽然情况有所好转,但要让地球妈妈变回原来的样子,还需要大家每一个人的努力和配合。

我们大家一起来保护地球妈妈,让我们的家园变得美好如初:小鸟在欢快的歌唱,鱼儿在争着跳出水面,天空碧蓝,小溪潺潺,放眼望去一片金灿灿,绿油油的景象!

成长·记忆·千纸鹤

“爷爷,您折得这是什么呀?”儿时的我坐在小板凳上,托着腮,仰头望着坐在摇椅上的爷爷,和他手中小巧玲珑的纸片。

“这是一种小鸟,叫仙鹤,用纸折出来,就是千纸鹤,像这样折一折,描上颜色,是不是很好看?”爷爷捏住纸鹤,用一枚小小的炭笔画出了纸鹤的眼睛、鼻子和嘴巴。画完后,递给我。

纸鹤的眼睛乌溜溜地转着,我拿在手里,快速地跑了起来,“仙鹤飞了,仙鹤飞了。”我高兴地喊着。午后的阳光洒在我和爷爷的身上,暖洋洋的,有快乐的味道。

爷爷微笑地看着玩得不亦乐乎的我,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乖囡囡,你要是一直这么快乐就好了,幸好有它代替我……”

只是自言自语的一句话,我听到了,但不懂这句话的含义。

爷爷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这是妈妈说的。可我还是在诼磨爷爷的那句话,是爷爷想让我一直快乐?还是要保护好小纸鹤不能把它丢掉?既然不知道,那就都做到好吧。

于是:跌倒了,不哭,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在幼儿园受欺负了,忍住不哭;睡觉做了噩梦,抱紧枕头不哭……告诉自己:一定要快乐!每天折一只千纸鹤,把它们串起来挂在床头……

虽然千纸鹤早已泛黄了,可我总喜欢看着它们,就像回到了当年和爷爷在一起的时光。

尽管爷爷的面孔我已记不清了,但爷爷鼓励我用快乐去克服生活上、学习上的各种困难,向光明前进的话,我一直深深地印在脑海。

当涂实验学校五年级:丁扬名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