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我又见到你(共十篇)

不想和你交朋友,可你总是拼命追着我。自从和你相识,我就再也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冬天的一个早上,我裹在被窝里,妈妈喊我起床,我伸了个懒腰,不由自主地爬了起来,可你又使劲把我拽回了被窝,让我再睡会儿,还说这样才会有精神学习。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战胜你,接着我又睡了起来。“快起来,小懒猪!再不起来,上学就来不及了!”妈妈有些着急,我迅速起床穿衣服,刷牙,吃完早饭,妈妈用电动车送我,到了学校门口,我拼命地跑进教室,可还是迟到了,全班就我一个人迟到,真是丢脸!中午,我正认真地抄黑板上的练习内容,老师要求我们下课前必须抄好,我还差一点点就大功告成了,可这时的你却笑眯眯地对我说:“不用着急,还有很长时间呢!慢点抄,没关系!”到了下课的时候,值日生把黑板全擦了,可我还没写好呢!没办法,我只好跟同学借,别的同学在休息,而我却在拼命地补抄,真是难受极了。英语老师把作业本发给我们,要我们今晚完成相应的题目,明天交给他批阅。我回到家,立刻把作业拿出来,一丝不苟地做了起来,可是你从旁走过,悄悄地对我说:“你累了吧,要不上床先睡一会儿!作业,明天再做也不迟!”说着说着,你就唱起了催眠曲,我被催得昏昏欲睡,这时你就搀扶着我躺在床上,没过多久,我就酣然入睡了。第二天,我很迟才醒,又来不及补作业,到了学校,被老师说了一顿,还让我把昨天的作业再重做一遍。课堂上,老师让我们把科学书书翻到62页,就是因为你这个可恶的家伙,让我玩起笔套和橡皮泥,还说技能学科学不学不要紧,这样直接导致我课堂上学到的科学知识越来越少,我对科学课越来越不感兴趣。正当我痛改前非的时候,你又突然冒出来,千方百计让我开小差,就是不让我全神贯注地学习,很快,时间又被你给折腾了,到了最后,我什么也没学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我最不该认识的、最不该深交的、最不该信任的就是你!你把我害得好惨,让所有的人都不喜欢我!赶快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磨蹭。'

我见到了巴尔扎克

我见到了巴尔扎克

今天我学习了《写作入迷的巴尔扎克》这篇文章。没想到晚上竟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在梦中,我环顾四周,才发现这是1845年的法国。我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突然“咚”的一声,我撞到了一个人。抬头一看,竟是巴尔扎克爷爷!见到他时,我既兴奋又紧张,说话竟也结结巴巴了:“哎呀!巴……巴尔扎克爷爷,您好。我实在太佩服您了,您写作时废寝忘食、专心致志。您一生勤奋写作,创作了九十多部长篇小说。我最喜欢《欧也妮。葛朗台》和《高老头》了。您真是太有才了!”巴尔扎克爷爷面带微笑的说:“孩子,这没什么,走吧!去我家做客吧。”我怎么也没有想到,像巴尔扎克爷爷这么著名的大作家能邀请我去自己家做客,心中甭提多激动了。

不大一会儿,我们就到了巴尔扎克爷爷的家,巴尔扎克爷爷热情地招待了我。然后他抚摸着我的头,和蔼的说:“孩子,你也想当作家吗?”我急忙回答:“那当然了,可是就不知怎么能写好?”巴尔扎克爷爷听了,语重心长的说:“孩子,我们读书应该学会下面这三种动物:蚕、牛和蛇。”我听了一脸茫然。巴尔扎克爷爷看着我迷惑的样子,笑眯眯地说:“读书首先要像蚕食一样,一口一口的吃,细嚼慢咽,细细品味;然后像牛一样的反刍,把学过的知识再巩固一下;最后把所学知识蛇吞下去!如果读书掌握了这三种动物的吃食方法----蚕食、牛反刍、蛇吞,就一定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听到这,我才算明白了一点。巴尔扎克爷爷继续说:“孩子,读书要注意这几点,写文章也要注意下面几点:写作首先要有信心,不要看到自己的作品没有发表就灰心丧气,对自己失去信心;其次要多读书,多积累,提高自己的文学素养。这样既能增加自身的知识,还能够博采众家之长;最后作品写好后,要耐心地修改,好文章是修改出来的……”我仔细地听着,生怕漏掉一个字。

最后我还是恋恋不舍的与巴尔扎克爷爷分手了。我慢慢地走着,心里不断回想着巴尔扎克爷爷说的那些话……

“高点儿,吃饭了!”我耳边传来妈妈的喊声。啊,我醒了!虽然我觉得是一个梦,但是我得到的收获很大!

最后,我还是见到了你

知道吗?

她躺在床上问自己。阳光淌过闭着眼睛的干皱的脸,她觉得温暖许多了。知道吗?我又拖延了一天与你相见。她对着记忆里坐在她对面的那个年轻俊朗的人说道。

铺着一层碎花图样的床单似乎也有了温度,陪伴着她。口渴了。她费力的举起一只手挥向床头,摸索着她的瓷质杯子。找不到,她颓废的把手伸进被子里。

一年,两年,三年,她数着度过的春秋。啊,都四十二年了呢。我都72岁了呢。

在脑海里翻箱倒柜的哗啦啦倒出那些四十二年来都不曾忘记的回忆,于她来说,这一点也不费力。

那年的风是多么柔和啊。吹过她的短发,拂过他的衬衫袖口,在不动声色的越过河面,勾起了轻轻的涟漪。他对她说,如果相爱,那就结婚吧。不知为何,她的脸呼啦的一下子就红了。她不敢直视他的眼。只是扯着自己的发丝,一句话也不说。俊俏的笑在他的嘴角荡漾着久久不去。

第二年,他们带着村里人的风言蜚语在村的最北面盖起了一间小小的屋。那天,他笑着对背着孩子的她说,别人总是笑话我们穷。相信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她在孩子的哭啼声中笑了。他又说,你在家里等我。我出去挣钱。挣足了钱,我给你买套漂亮的衣服。挣足了钱,我们会过上好日子,他们也就不会笑话我们了。她不语。

临走之前,他们的儿子刚满七个月。他背着小包,里面装着两套衬衫还有一些钱。她背着儿子走到村口送他。我很快就会回来的。他俯下头亲了亲儿子,对她说道。她只是安静的叮嘱着他,出门万事要小心。记着,累了就回家吧。她说。

隔年,村长皱着眉头找到她。菊,他走了。

“恩?”她正坐在院子里的石头上择菜,还是不懂他的意思。直到村长残忍的说出“他死了。在回来的路上出车祸死了。”这个她不愿相信的事实,她才直愣愣的随着村长到村口领尸。

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她找到藏在他衣服里的包,那里厚厚的一叠他这一年来辛苦赚的钱。她拿着这些钱,买了菜苗,种在菜田里,买菜度日。把他们的儿子拉拔长大。

“呐。都四十二年啦。我都老了喽。你还那么年轻。”她盯着坐在她对面的男人,感叹着摇了摇头。男人还只是笑。

她又混入了回忆里。

儿子终于有了出息,他在城里开了公司,赚了那么那么多的钱,现在,大家都也不会再笑话他们了。好几次,儿子都要把她接到城里。她只是摇摇头。她问儿子,城里的阳光是何味道?她喜欢在午后坐在门槛上晒太阳,而不是随着孙子逛商城,买玩具,吹空调。尽管她是多么喜爱她的小孙子。可是,她终究是老了,连握了二十几年的锄头都握不住了去了城里又有何用呢?

她思念着这里的太阳着呢。儿子只好作罢。找了个保姆也被她劝退了。

她沉浸在阳光里。她记得,他临走的那个下午,阳光也是如此温和呢。这里的阳光弥漫着他的味道。他衬衫上的洗不退的味道。这阳光,城里是没有的。

“菊。”他在耳边轻轻唤她。

“恩?”她闭着眼睛看到了他。他的身后溢满了阳光。

“我们走吧。”他笑着牵起了她。

他总是笑。这么多年了,她多么想他啊!现在,他们终于能够相见了。

恩。”她轻轻的应着。起身,随他走向阳光的出口。

72岁的她,走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的。披着阳光,她带走了床上的余温。

你未见到的黎明

2008年5月12日,下午2:25。

一个很普通的下午,天气很热,头上的风扇吱吱呀呀地转着。外面有两个班在上体育课,这么热的天气,也真够他们受的了。教室里同学已经到了不少。我无聊地转笔,眼神涣散,一个劲地想打哈欠。

椅子忽然晃了一下。

我睡眼惺忪地转过身对你说,喂,还没上课吧,没事不要踢我椅子。

大地在此时一阵震颤。

我们的瞳孔同时放大,里面满满的充溢了黑色的恐惧与惊慌——这是什么?这是怎么了?世界在一瞬间为什么变得那么陌生?

然后,世界崩塌了。

对于那段记忆,早已模糊不清,每一次的回忆都是一种痛彻心腑的煎熬。我只依稀记得尖叫声穿透耳膜,天花板上掉落的石灰,摇晃的吊灯,纷乱的脚步声,绝望,绝望,绝望。

然后你在这片铺天盖地的绝望中拉起我的手,我听见你说,跟我来。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四周是密不透风的黑暗与寂静,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左腿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痛得钻心。

原来自己还没死啊!

然后我突然想起你,想起这个坐在我后面的你,这个有事就会踢我椅子的你,这个常常大段大段地给我抄歌词的你,还有这个在末日到来时一把拉住我的你。

我想撑起身子,可是却因为脚的缘故完全动弹不得。于是我试着轻唤你的名字,声音干涩而颤抖。

距离我右侧很近的地方出乎意料地传来一声回应。

我心里突然就那么颤了一下,有股暖流开始在全身蔓延。这是你的声音!即使是短短的一声,我也能听出的确就是你的声音!

艰难地转过头,大致看到了你。你头上顶着一快巨大的预制板,伤口有黑色而浓稠的液体流出来。我看到预制板正好被一面低矮的承重墙所支撑着,并没有完全垮塌下来,否则,我们必死无疑。

是你带我到这里来的吧,我知道,是你救了我的吧。

然后我听到你微弱的声音,你说,是你吗?不要动,我很好,不用担心。

于是我听话地躺下不动,但是我知道你在撒谎,你粗重的喘息声与压低了的呻吟声,在这片寂静中对我来说就像是枪声一般刺耳。

头上有灰尘阵阵地往下掉。

过了一会儿,你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

嗯,那就好。我说,这个是地震吧!呼,还好我爸妈都在外地出差,你呢?

“我妈昨天去外地看亲戚去了,我爸……”我的声音在瞬间颤抖、哽咽,我突然想起我的父亲,他还在上班……

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我战栗着缩成一团,没有父亲……吗?那样的日子我想都不敢想象啊!心中像是有什么东 西在吞噬在撕咬,一点一点空下来、空下来……

喂!喂!

我又听到你的声音,充满焦急、安慰与悲痛的声音。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你爸在那个银行工作吧!我知道,哪个银行办公楼本来就不高,你父亲我也见过,身体看上去挺不错的!他一定能逃出来!我们要相信,也只有相信啊!为了我们的父母,我们也得活下去啊!”

你的语气是那么坚定。

然后我们沉默,沉默。我一点一点扬起头,突然头一次想彻底甩掉悲伤。

最后还是你先开口了:“呐,出去之后,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出去吗?不知道,但是我想自己一定会坚强很多吧。”

“是吗?我嘛,就想出一本书,就讲我们埋在下面的生活,书名……《黎明》怎么样?被挖出去的瞬间,感觉一定就像是第一次见到黎明一样吧!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写呢?这可能是世间上唯一一本专门描写在地震中被埋的幸存者心情的一部书了吧!机会难得哦——”

“哦,等出去之后,我会好好考虑的。”我的声音开始平静,开始试着相信,我们会一起出去。

然后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聊喜欢的人,怀念的事,你的声音断断续续,但是每一次出声都是那么让人觉得安定。你说,你会永远记住这个时刻——

直到我的指尖有你的血漫开;

直到我感觉到你的手越来越冷;

直到你不再出声。

你死了。

你说要出的书怎么办?你说要给我抄的歌词怎么办?我怎么办?

没有人回答。

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那一瞬间我甚至想失声尖叫,但是我却不敢。

我怕回声将我的心彻底荡空。

为什

2008年5月12日,下午2:25。

一个很普通的下午,天气很热,头上的风扇吱吱呀呀地转着。外面有两个班在上体育课,这么热的天气,也真够他们受的了。教室里同学已经到了不少。我无聊地转笔,眼神涣散,一个劲地想打哈欠。

椅子忽然晃了一下。

我睡眼惺忪地转过身对你说,喂,还没上课吧,没事不要踢我椅子。

大地在此时一阵震颤。

我们的瞳孔同时放大,里面满满的充溢了黑色的恐惧与惊慌——这是什么?这是怎么了?世界在一瞬间为什么变得那么陌生?

然后,世界崩塌了。

对于那段记忆,早已模糊不清,每一次的回忆都是一种痛彻心腑的煎熬。我只依稀记得尖叫声穿透耳膜,天花板上掉落的石灰,摇晃的吊灯,纷乱的脚步声,绝望,绝望,绝望。

然后你在这片铺天盖地的绝望中拉起我的手,我听见你说,跟我来。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四周是密不透风的黑暗与寂静,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左腿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痛得钻心。

原来自己还没死啊!

然后我突然想起你,想起这个坐在我后面的你,这个有事就会踢我椅子的你,这个常常大段大段地给我抄歌词的你,还有这个在末日到来时一把拉住我的你。

我想撑起身子,可是却因为脚的缘故完全动弹不得。于是我试着轻唤你的名字,声音干涩而颤抖。

距离我右侧很近的地方出乎意料地传来一声回应。

我心里突然就那么颤了一下,有股暖流开始在全身蔓延。这是你的声音!即使是短短的一声,我也能听出的确就是你的声音!

艰难地转过头,大致看到了你。你头上顶着一快巨大的预制板,伤口有黑色而浓稠的液体流出来。我看到预制板正好被一面低矮的承重墙所支撑着,并没有完全垮塌下来,否则,我们必死无疑。

是你带我到这里来的吧,我知道,是你救了我的吧。

然后我听到你微弱的声音,你说,是你吗?不要动,我很好,不用担心。

于是我听话地躺下不动,但是我知道你在撒谎,你粗重的喘息声与压低了的呻吟声,在这片寂静中对我来说就像是枪声一般刺耳。

头上有灰尘阵阵地往下掉。

过了一会儿,你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

嗯,那就好。我说,这个是地震吧!呼,还好我爸妈都在外地出差,你呢?

“我妈昨天去外地看亲戚去了,我爸……”我的声音在瞬间颤抖、哽咽,我突然想起我的父亲,他还在上班……

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我战栗着缩成一团,没有父亲……吗?那样的日子我想都不敢想象啊!心中像是有什么东 西在吞噬在撕咬,一点一点空下来、空下来……

喂!喂!

我又听到你的声音,充满焦急、安慰与悲痛的声音。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你爸在那个银行工作吧!我知道,哪个银行办公楼本来就不高,你父亲我也见过,身体看上去挺不错的!他一定能逃出来!我们要相信,也只有相信啊!为了我们的父母,我们也得活下去啊!”

你的语气是那么坚定。

然后我们沉默,沉默。我一点一点扬起头,突然头一次想彻底甩掉悲伤。

最后还是你先开口了:“呐,出去之后,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出去吗?不知道,但是我想自己一定会坚强很多吧。”

“是吗?我嘛,就想出一本书,就讲我们埋在下面的生活,书名……《黎明》怎么样?被挖出去的瞬间,感觉一定就像是第一次见到黎明一样吧!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写呢?这可能是世间上唯一一本专门描写在地震中被埋的幸存者心情的一部书了吧!机会难得哦——”

“哦,等出去之后,我会好好考虑的。”我的声音开始平静,开始试着相信,我们会一起出去。

然后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聊喜欢的人,怀念的事,你的声音断断续续,但是每一次出声都是那么让人觉得安定。你说,你会永远记住这个时刻——

直到我的指尖有你的血漫开;

直到我感觉到你的手越来越冷;

直到你不再出声。

你死了。

你说要出的书怎么办?你说要给我抄的歌词怎么办?我怎么办?

没有人回答。

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那一瞬间我甚至想失声尖叫,但是我却不敢。

我怕回声将我的心彻底荡空。

为什

2008年5月12日,下午2:25。

一个很普通的下午,天气很热,头上的风扇吱吱呀呀地转着。外面有两个班在上体育课,这么热的天气,也真够他们受的了。教室里同学已经到了不少。我无聊地转笔,眼神涣散,一个劲地想打哈欠。

椅子忽然晃了一下。

我睡眼惺忪地转过身对你说,喂,还没上课吧,没事不要踢我椅子。

大地在此时一阵震颤。

我们的瞳孔同时放大,里面满满的充溢了黑色的恐惧与惊慌——这是什么?这是怎么了?世界在一瞬间为什么变得那么陌生?

然后,世界崩塌了。

对于那段记忆,早已模糊不清,每一次的回忆都是一种痛彻心腑的煎熬。我只依稀记得尖叫声穿透耳膜,天花板上掉落的石灰,摇晃的吊灯,纷乱的脚步声,绝望,绝望,绝望。

然后你在这片铺天盖地的绝望中拉起我的手,我听见你说,跟我来。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四周是密不透风的黑暗与寂静,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左腿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痛得钻心。

原来自己还没死啊!

然后我突然想起你,想起这个坐在我后面的你,这个有事就会踢我椅子的你,这个常常大段大段地给我抄歌词的你,还有这个在末日到来时一把拉住我的你。

我想撑起身子,可是却因为脚的缘故完全动弹不得。于是我试着轻唤你的名字,声音干涩而颤抖。

距离我右侧很近的地方出乎意料地传来一声回应。

我心里突然就那么颤了一下,有股暖流开始在全身蔓延。这是你的声音!即使是短短的一声,我也能听出的确就是你的声音!

艰难地转过头,大致看到了你。你头上顶着一快巨大的预制板,伤口有黑色而浓稠的液体流出来。我看到预制板正好被一面低矮的承重墙所支撑着,并没有完全垮塌下来,否则,我们必死无疑。

是你带我到这里来的吧,我知道,是你救了我的吧。

然后我听到你微弱的声音,你说,是你吗?不要动,我很好,不用担心。

于是我听话地躺下不动,但是我知道你在撒谎,你粗重的喘息声与压低了的呻吟声,在这片寂静中对我来说就像是枪声一般刺耳。

头上有灰尘阵阵地往下掉。

过了一会儿,你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

嗯,那就好。我说,这个是地震吧!呼,还好我爸妈都在外地出差,你呢?

“我妈昨天去外地看亲戚去了,我爸……”我的声音在瞬间颤抖、哽咽,我突然想起我的父亲,他还在上班……

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我战栗着缩成一团,没有父亲……吗?那样的日子我想都不敢想象啊!心中像是有什么东 西在吞噬在撕咬,一点一点空下来、空下来……

喂!喂!

我又听到你的声音,充满焦急、安慰与悲痛的声音。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你爸在那个银行工作吧!我知道,哪个银行办公楼本来就不高,你父亲我也见过,身体看上去挺不错的!他一定能逃出来!我们要相信,也只有相信啊!为了我们的父母,我们也得活下去啊!”

你的语气是那么坚定。

然后我们沉默,沉默。我一点一点扬起头,突然头一次想彻底甩掉悲伤。

最后还是你先开口了:“呐,出去之后,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出去吗?不知道,但是我想自己一定会坚强很多吧。”

“是吗?我嘛,就想出一本书,就讲我们埋在下面的生活,书名……《黎明》怎么样?被挖出去的瞬间,感觉一定就像是第一次见到黎明一样吧!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写呢?这可能是世间上唯一一本专门描写在地震中被埋的幸存者心情的一部书了吧!机会难得哦——”

“哦,等出去之后,我会好好考虑的。”我的声音开始平静,开始试着相信,我们会一起出去。

然后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聊喜欢的人,怀念的事,你的声音断断续续,但是每一次出声都是那么让人觉得安定。你说,你会永远记住这个时刻——

直到我的指尖有你的血漫开;

直到我感觉到你的手越来越冷;

直到你不再出声。

你死了。

你说要出的书怎么办?你说要给我抄的歌词怎么办?我怎么办?

没有人回答。

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那一瞬间我甚至想失声尖叫,但是我却不敢。

我怕回声将我的心彻底荡空。

为什

2008年5月12日,下午2:25。

一个很普通的下午,天气很热,头上的风扇吱吱呀呀地转着。外面有两个班在上体育课,这么热的天气,也真够他们受的了。教室里同学已经到了不少。我无聊地转笔,眼神涣散,一个劲地想打哈欠。

椅子忽然晃了一下。

我睡眼惺忪地转过身对你说,喂,还没上课吧,没事不要踢我椅子。

大地在此时一阵震颤。

我们的瞳孔同时放大,里面满满的充溢了黑色的恐惧与惊慌——这是什么?这是怎么了?世界在一瞬间为什么变得那么陌生?

然后,世界崩塌了。

对于那段记忆,早已模糊不清,每一次的回忆都是一种痛彻心腑的煎熬。我只依稀记得尖叫声穿透耳膜,天花板上掉落的石灰,摇晃的吊灯,纷乱的脚步声,绝望,绝望,绝望。

然后你在这片铺天盖地的绝望中拉起我的手,我听见你说,跟我来。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四周是密不透风的黑暗与寂静,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左腿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痛得钻心。

原来自己还没死啊!

然后我突然想起你,想起这个坐在我后面的你,这个有事就会踢我椅子的你,这个常常大段大段地给我抄歌词的你,还有这个在末日到来时一把拉住我的你。

我想撑起身子,可是却因为脚的缘故完全动弹不得。于是我试着轻唤你的名字,声音干涩而颤抖。

距离我右侧很近的地方出乎意料地传来一声回应。

我心里突然就那么颤了一下,有股暖流开始在全身蔓延。这是你的声音!即使是短短的一声,我也能听出的确就是你的声音!

艰难地转过头,大致看到了你。你头上顶着一快巨大的预制板,伤口有黑色而浓稠的液体流出来。我看到预制板正好被一面低矮的承重墙所支撑着,并没有完全垮塌下来,否则,我们必死无疑。

是你带我到这里来的吧,我知道,是你救了我的吧。

然后我听到你微弱的声音,你说,是你吗?不要动,我很好,不用担心。

于是我听话地躺下不动,但是我知道你在撒谎,你粗重的喘息声与压低了的呻吟声,在这片寂静中对我来说就像是枪声一般刺耳。

头上有灰尘阵阵地往下掉。

过了一会儿,你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

嗯,那就好。我说,这个是地震吧!呼,还好我爸妈都在外地出差,你呢?

“我妈昨天去外地看亲戚去了,我爸……”我的声音在瞬间颤抖、哽咽,我突然想起我的父亲,他还在上班……

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我战栗着缩成一团,没有父亲……吗?那样的日子我想都不敢想象啊!心中像是有什么东 西在吞噬在撕咬,一点一点空下来、空下来……

喂!喂!

我又听到你的声音,充满焦急、安慰与悲痛的声音。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你爸在那个银行工作吧!我知道,哪个银行办公楼本来就不高,你父亲我也见过,身体看上去挺不错的!他一定能逃出来!我们要相信,也只有相信啊!为了我们的父母,我们也得活下去啊!”

你的语气是那么坚定。

然后我们沉默,沉默。我一点一点扬起头,突然头一次想彻底甩掉悲伤。

最后还是你先开口了:“呐,出去之后,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出去吗?不知道,但是我想自己一定会坚强很多吧。”

“是吗?我嘛,就想出一本书,就讲我们埋在下面的生活,书名……《黎明》怎么样?被挖出去的瞬间,感觉一定就像是第一次见到黎明一样吧!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写呢?这可能是世间上唯一一本专门描写在地震中被埋的幸存者心情的一部书了吧!机会难得哦——”

“哦,等出去之后,我会好好考虑的。”我的声音开始平静,开始试着相信,我们会一起出去。

然后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聊喜欢的人,怀念的事,你的声音断断续续,但是每一次出声都是那么让人觉得安定。你说,你会永远记住这个时刻——

直到我的指尖有你的血漫开;

直到我感觉到你的手越来越冷;

直到你不再出声。

你死了。

你说要出的书怎么办?你说要给我抄的歌词怎么办?我怎么办?

没有人回答。

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那一瞬间我甚至想失声尖叫,但是我却不敢。

我怕回声将我的心彻底荡空。

为什

2008年5月12日,下午2:25。

一个很普通的下午,天气很热,头上的风扇吱吱呀呀地转着。外面有两个班在上体育课,这么热的天气,也真够他们受的了。教室里同学已经到了不少。我无聊地转笔,眼神涣散,一个劲地想打哈欠。

椅子忽然晃了一下。

我睡眼惺忪地转过身对你说,喂,还没上课吧,没事不要踢我椅子。

大地在此时一阵震颤。

我们的瞳孔同时放大,里面满满的充溢了黑色的恐惧与惊慌——这是什么?这是怎么了?世界在一瞬间为什么变得那么陌生?

然后,世界崩塌了。

对于那段记忆,早已模糊不清,每一次的回忆都是一种痛彻心腑的煎熬。我只依稀记得尖叫声穿透耳膜,天花板上掉落的石灰,摇晃的吊灯,纷乱的脚步声,绝望,绝望,绝望。

然后你在这片铺天盖地的绝望中拉起我的手,我听见你说,跟我来。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四周是密不透风的黑暗与寂静,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左腿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痛得钻心。

原来自己还没死啊!

然后我突然想起你,想起这个坐在我后面的你,这个有事就会踢我椅子的你,这个常常大段大段地给我抄歌词的你,还有这个在末日到来时一把拉住我的你。

我想撑起身子,可是却因为脚的缘故完全动弹不得。于是我试着轻唤你的名字,声音干涩而颤抖。

距离我右侧很近的地方出乎意料地传来一声回应。

我心里突然就那么颤了一下,有股暖流开始在全身蔓延。这是你的声音!即使是短短的一声,我也能听出的确就是你的声音!

艰难地转过头,大致看到了你。你头上顶着一快巨大的预制板,伤口有黑色而浓稠的液体流出来。我看到预制板正好被一面低矮的承重墙所支撑着,并没有完全垮塌下来,否则,我们必死无疑。

是你带我到这里来的吧,我知道,是你救了我的吧。

然后我听到你微弱的声音,你说,是你吗?不要动,我很好,不用担心。

于是我听话地躺下不动,但是我知道你在撒谎,你粗重的喘息声与压低了的呻吟声,在这片寂静中对我来说就像是枪声一般刺耳。

头上有灰尘阵阵地往下掉。

过了一会儿,你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

嗯,那就好。我说,这个是地震吧!呼,还好我爸妈都在外地出差,你呢?

“我妈昨天去外地看亲戚去了,我爸……”我的声音在瞬间颤抖、哽咽,我突然想起我的父亲,他还在上班……

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我战栗着缩成一团,没有父亲……吗?那样的日子我想都不敢想象啊!心中像是有什么东 西在吞噬在撕咬,一点一点空下来、空下来……

喂!喂!

我又听到你的声音,充满焦急、安慰与悲痛的声音。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你爸在那个银行工作吧!我知道,哪个银行办公楼本来就不高,你父亲我也见过,身体看上去挺不错的!他一定能逃出来!我们要相信,也只有相信啊!为了我们的父母,我们也得活下去啊!”

你的语气是那么坚定。

然后我们沉默,沉默。我一点一点扬起头,突然头一次想彻底甩掉悲伤。

最后还是你先开口了:“呐,出去之后,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出去吗?不知道,但是我想自己一定会坚强很多吧。”

“是吗?我嘛,就想出一本书,就讲我们埋在下面的生活,书名……《黎明》怎么样?被挖出去的瞬间,感觉一定就像是第一次见到黎明一样吧!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写呢?这可能是世间上唯一一本专门描写在地震中被埋的幸存者心情的一部书了吧!机会难得哦——”

“哦,等出去之后,我会好好考虑的。”我的声音开始平静,开始试着相信,我们会一起出去。

然后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聊喜欢的人,怀念的事,你的声音断断续续,但是每一次出声都是那么让人觉得安定。你说,你会永远记住这个时刻——

直到我的指尖有你的血漫开;

直到我感觉到你的手越来越冷;

直到你不再出声。

你死了。

你说要出的书怎么办?你说要给我抄的歌词怎么办?我怎么办?

没有人回答。

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那一瞬间我甚至想失声尖叫,但是我却不敢。

我怕回声将我的心彻底荡空。

为什

2008年5月12日,下午2:25。

一个很普通的下午,天气很热,头上的风扇吱吱呀呀地转着。外面有两个班在上体育课,这么热的天气,也真够他们受的了。教室里同学已经到了不少。我无聊地转笔,眼神涣散,一个劲地想打哈欠。

椅子忽然晃了一下。

我睡眼惺忪地转过身对你说,喂,还没上课吧,没事不要踢我椅子。

大地在此时一阵震颤。

我们的瞳孔同时放大,里面满满的充溢了黑色的恐惧与惊慌——这是什么?这是怎么了?世界在一瞬间为什么变得那么陌生?

然后,世界崩塌了。

对于那段记忆,早已模糊不清,每一次的回忆都是一种痛彻心腑的煎熬。我只依稀记得尖叫声穿透耳膜,天花板上掉落的石灰,摇晃的吊灯,纷乱的脚步声,绝望,绝望,绝望。

然后你在这片铺天盖地的绝望中拉起我的手,我听见你说,跟我来。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四周是密不透风的黑暗与寂静,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左腿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痛得钻心。

原来自己还没死啊!

然后我突然想起你,想起这个坐在我后面的你,这个有事就会踢我椅子的你,这个常常大段大段地给我抄歌词的你,还有这个在末日到来时一把拉住我的你。

我想撑起身子,可是却因为脚的缘故完全动弹不得。于是我试着轻唤你的名字,声音干涩而颤抖。

距离我右侧很近的地方出乎意料地传来一声回应。

我心里突然就那么颤了一下,有股暖流开始在全身蔓延。这是你的声音!即使是短短的一声,我也能听出的确就是你的声音!

艰难地转过头,大致看到了你。你头上顶着一快巨大的预制板,伤口有黑色而浓稠的液体流出来。我看到预制板正好被一面低矮的承重墙所支撑着,并没有完全垮塌下来,否则,我们必死无疑。

是你带我到这里来的吧,我知道,是你救了我的吧。

然后我听到你微弱的声音,你说,是你吗?不要动,我很好,不用担心。

于是我听话地躺下不动,但是我知道你在撒谎,你粗重的喘息声与压低了的呻吟声,在这片寂静中对我来说就像是枪声一般刺耳。

头上有灰尘阵阵地往下掉。

过了一会儿,你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

嗯,那就好。我说,这个是地震吧!呼,还好我爸妈都在外地出差,你呢?

“我妈昨天去外地看亲戚去了,我爸……”我的声音在瞬间颤抖、哽咽,我突然想起我的父亲,他还在上班……

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我战栗着缩成一团,没有父亲……吗?那样的日子我想都不敢想象啊!心中像是有什么东 西在吞噬在撕咬,一点一点空下来、空下来……

喂!喂!

我又听到你的声音,充满焦急、安慰与悲痛的声音。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你爸在那个银行工作吧!我知道,哪个银行办公楼本来就不高,你父亲我也见过,身体看上去挺不错的!他一定能逃出来!我们要相信,也只有相信啊!为了我们的父母,我们也得活下去啊!”

你的语气是那么坚定。

然后我们沉默,沉默。我一点一点扬起头,突然头一次想彻底甩掉悲伤。

最后还是你先开口了:“呐,出去之后,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出去吗?不知道,但是我想自己一定会坚强很多吧。”

“是吗?我嘛,就想出一本书,就讲我们埋在下面的生活,书名……《黎明》怎么样?被挖出去的瞬间,感觉一定就像是第一次见到黎明一样吧!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写呢?这可能是世间上唯一一本专门描写在地震中被埋的幸存者心情的一部书了吧!机会难得哦——”

“哦,等出去之后,我会好好考虑的。”我的声音开始平静,开始试着相信,我们会一起出去。

然后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聊喜欢的人,怀念的事,你的声音断断续续,但是每一次出声都是那么让人觉得安定。你说,你会永远记住这个时刻——

直到我的指尖有你的血漫开;

直到我感觉到你的手越来越冷;

直到你不再出声。

你死了。

你说要出的书怎么办?你说要给我抄的歌词怎么办?我怎么办?

没有人回答。

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那一瞬间我甚至想失声尖叫,但是我却不敢。

我怕回声将我的心彻底荡空。

为什

2008年5月12日,下午2:25。

一个很普通的下午,天气很热,头上的风扇吱吱呀呀地转着。外面有两个班在上体育课,这么热的天气,也真够他们受的了。教室里同学已经到了不少。我无聊地转笔,眼神涣散,一个劲地想打哈欠。

椅子忽然晃了一下。

我睡眼惺忪地转过身对你说,喂,还没上课吧,没事不要踢我椅子。

大地在此时一阵震颤。

我们的瞳孔同时放大,里面满满的充溢了黑色的恐惧与惊慌——这是什么?这是怎么了?世界在一瞬间为什么变得那么陌生?

然后,世界崩塌了。

对于那段记忆,早已模糊不清,每一次的回忆都是一种痛彻心腑的煎熬。我只依稀记得尖叫声穿透耳膜,天花板上掉落的石灰,摇晃的吊灯,纷乱的脚步声,绝望,绝望,绝望。

然后你在这片铺天盖地的绝望中拉起我的手,我听见你说,跟我来。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四周是密不透风的黑暗与寂静,我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左腿好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了,痛得钻心。

原来自己还没死啊!

然后我突然想起你,想起这个坐在我后面的你,这个有事就会踢我椅子的你,这个常常大段大段地给我抄歌词的你,还有这个在末日到来时一把拉住我的你。

我想撑起身子,可是却因为脚的缘故完全动弹不得。于是我试着轻唤你的名字,声音干涩而颤抖。

距离我右侧很近的地方出乎意料地传来一声回应。

我心里突然就那么颤了一下,有股暖流开始在全身蔓延。这是你的声音!即使是短短的一声,我也能听出的确就是你的声音!

艰难地转过头,大致看到了你。你头上顶着一快巨大的预制板,伤口有黑色而浓稠的液体流出来。我看到预制板正好被一面低矮的承重墙所支撑着,并没有完全垮塌下来,否则,我们必死无疑。

是你带我到这里来的吧,我知道,是你救了我的吧。

然后我听到你微弱的声音,你说,是你吗?不要动,我很好,不用担心。

于是我听话地躺下不动,但是我知道你在撒谎,你粗重的喘息声与压低了的呻吟声,在这片寂静中对我来说就像是枪声一般刺耳。

头上有灰尘阵阵地往下掉。

过了一会儿,你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

嗯,那就好。我说,这个是地震吧!呼,还好我爸妈都在外地出差,你呢?

“我妈昨天去外地看亲戚去了,我爸……”我的声音在瞬间颤抖、哽咽,我突然想起我的父亲,他还在上班……

眼泪无声地滑落下来,我战栗着缩成一团,没有父亲……吗?那样的日子我想都不敢想象啊!心中像是有什么东 西在吞噬在撕咬,一点一点空下来、空下来……

喂!喂!

我又听到你的声音,充满焦急、安慰与悲痛的声音。

“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你爸在那个银行工作吧!我知道,哪个银行办公楼本来就不高,你父亲我也见过,身体看上去挺不错的!他一定能逃出来!我们要相信,也只有相信啊!为了我们的父母,我们也得活下去啊!”

你的语气是那么坚定。

然后我们沉默,沉默。我一点一点扬起头,突然头一次想彻底甩掉悲伤。

最后还是你先开口了:“呐,出去之后,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出去吗?不知道,但是我想自己一定会坚强很多吧。”

“是吗?我嘛,就想出一本书,就讲我们埋在下面的生活,书名……《黎明》怎么样?被挖出去的瞬间,感觉一定就像是第一次见到黎明一样吧!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写呢?这可能是世间上唯一一本专门描写在地震中被埋的幸存者心情的一部书了吧!机会难得哦——”

“哦,等出去之后,我会好好考虑的。”我的声音开始平静,开始试着相信,我们会一起出去。

然后我们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聊喜欢的人,怀念的事,你的声音断断续续,但是每一次出声都是那么让人觉得安定。你说,你会永远记住这个时刻——

直到我的指尖有你的血漫开;

直到我感觉到你的手越来越冷;

直到你不再出声。

你死了。

你说要出的书怎么办?你说要给我抄的歌词怎么办?我怎么办?

没有人回答。

我的呼吸开始变得急促,那一瞬间我甚至想失声尖叫,但是我却不敢。

我怕回声将我的心彻底荡空。

为什

我终于见到了大海

茫茫

朦胧间已晃过数度春秋

百灵鸟早不再婉转;

山茶花又几曾盛开

默然回首

却已过万重山

碌碌

一山又一山

越过多少?闯过多少?流下多少?又得到多少?

这——就是人生债

算不出,道不明

来到人世

没有欠下却一定要去偿还的债

海声

不经意间

却听见轻轻的呼唤

停下庸碌的脚步

微微抬起头

怎么!是海

又微微一笑

透出了然于心的神色

海沙

缓缓踏下

心里装下了小兔子

一阵冰凉的感觉由脚底往心透去

带来了舒服,更带来了成功的讯息

却惶惶

前面就是海了吗?

海水

转过弯

偷偷地将手指移开

那一刹

我震撼了

我见到了大海!

“我见到了,我见到大海了!”我不住地欢呼

这…就是我向往已久的大海了吗?~

无边无际,令人神往地淡蓝色海水占据了我的视线

和无数次梦中的大海一样

好美,好美

海浪

靠着海缓缓坐下了

望着魂牵梦缭的大海

望着白蓝色的奔腾着

带着我一路的辛酸和成功的喜悦向我奔来

恍惚间

像是见到了大海妈妈

妈妈慈祥地看着我

眼里满是喜悦、赞叹和爱抚

我像个婴儿般

伸出双手

想够到妈妈的温暖怀抱

海风

一阵咸咸的风吹来

是大海妈妈伸出温暖的手抱住了我吗?

为什么我却闻到了酸甜苦辣的味道

是啊,

这一路走来

我经历了多少酸甜苦辣

多少次想要放弃,想要离开啊

可如今

我不但见到了大海

我也在寻找的过程中一点一滴地长大、成熟

我明白了承受风雨也是一种快乐

因为我坚信山的那边就是海啊,风雨后一定能见到彩虹!

尾声

山与海

最终

我又出发了

带着自豪和兴奋出发了

去找寻下一座山了

又开始茫茫碌碌了

但下一个大海

一定不远了

人生就是在无限地在山与海之间循环

循循环环就是在还人生债

人生就是在还债中完结

你会辛酸

但你更会快乐的

人生债等于快乐债

我见到杜甫了

我见到杜甫了

江苏省宿豫中学小学部萌芽文学社五(2)班 汪文洁

“爸… 妈…”我急忙从书房跑向客厅。“女儿,有什么事?”“爸,妈,你看这报纸上写着:杜甫因酒后驾车,被判签名三十天。”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们全家可都是杜甫的忠实诗迷,光杜甫的诗我们就收集了一大箱子了。

爸爸妈妈看完消息后,连袜子都没来及穿,就拉着我往外跑。可没跑几步,我们就撞到了什么东西,抬头一看,原来是找杜甫签名的“诗迷”队伍,都排到我家门口了。因为人太多太多,我们只好排队,当然,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不知等了多长时间,只见十次日出,十次日落。听说杜甫的右手都被签脱臼了,只好用左手签名。我想,用左手签名也是很好的,这样才能写出那苍劲有力的大字呀!

又等了十天十夜了,还没排上签名。爸妈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他们俩干脆挤到前面,我这个小个子只好自己想办法。对!从人群中钻过去。终于挤到前面了,怎么爸妈都倒在地上了?我再抬头看看眼前的杜甫,头发染成黄色的了,戴个墨镜,还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忽然,我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喊:“阿杜,我是你的忠实歌迷。”我顿时恍然大悟,昏倒在地…..

(指导老师:朱秀玲)

见到你,爱上你

你为什么有如此魅力?你为什么这么迷人?让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深深地爱上你。你打动了我的心,我的English。

星期六,我和妈妈去新东方试听英语。到了教室,我看见了两个小朋友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我也像他们一样坐了下来。

老师开始自我介绍了,她的名字叫Dixxie。老师说谁表现得好,发言积极,就把小贴画送給谁。听Dixxie这么一说,我不禁喜出望外、心花怒放。因为我对那些贴画早已垂涎三尺了,尤其是那些奥特曼贴画,是我的最爱,所以我心里暗暗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得到最多的贴画。

正式上课了。我高高的举起了双手,迫不及待地来到老师身边。老师对我说:“你看到什么动物就做出它的动作。”我看见一只猴子躺在地上,居然梦见了香蕉。我差点儿笑出来,脸憋绿了才没笑出声。我做了一个动作,一个小姑娘举手是是猴子,老师忍我回到位置上,然后在我手上贴了一张贴画。我仔细地看着贴画,乐得合不拢嘴。老师说猴子就叫monkey。于是带领我们读起来。我的声音最大,又得到了一张贴画,我抚摸着这两张贴画,沾沾自喜,得意洋洋。老师把卡片拿在手中,让小姑娘边跳起来用头顶卡片边读。最后小姑娘用力一跳,顶到了卡片。我眼巴巴地看着贴画到了别人手里。

我们还学了“rabbit”(兔子)、“dog”(狗) ,这三个单词学完后,我们又做了巩固。老师把卡片贴在黑板上,人我们几个站成一排,老师说一个英语单词,我们就蹦到哪一张卡片的前面,然后读出这个单词,谁反应最快,就得到一张贴画。我又兴奋起来,这可是我最最拿手的呀。在这个游戏中,我又得到很多贴画,真是高兴得无法形容。一节课就这样一眨眼的功夫上完了。

新东方英语是如此迷人,如此魅力!让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深深地爱上你,你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你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

襄樊市襄阳区实验小学二(四)班 朱一多

指导老师:刘希俭

风中雨中见到你

那又是一个下着细雨的清晨,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夹杂着嘀嘀嗒嗒的雨声把我从美梦中唤醒。我睁开迷糊的双眼望向窗外,马路上又出现你忙碌的身影,因为昨夜的雨太大、太猛,凌乱的树叶落了一地。你依旧那样认真,不紧不慢地把片片落叶一点一点聚拢在一起,在你的身后有很多个小山丘似的树叶堆,连成了一线。终于扫到了马路的尽头,你回头看了看那无数个“小山丘”,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额头上滴滴汗珠和着雨水从你那略显苍老的脸上慢慢滑落。老天此时似乎跟你开起了玩笑,雨又渐渐大了起来,马路上泛起了无数个小泡泡,阵阵疾风吹散了那无数个“小山丘“。我原以为你会马上离去,可你却一头钻进了路边的电话亭,耐心地等着雨停。足足半小时,豆大的雨滴才从帘帘飞瀑重新化成涓涓细丝。电话亭中的你又抖擞起精神,在细雨中把那吹散的落叶重新变成了一个个“小山丘”……

你——环卫阿姨,每天穿着那套黄白相间的荧光服,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总能看见你忙碌的身影,扫帚是你每天亲密的伙伴。在匆匆而庞杂的人群中,一眼望去就能看见醒目的你。你很少说话,不时抬起头擦擦额头上晶莹的汗滴,每一滴汗珠都凝聚着你的辛劳。默默无闻的你是马路上每天的风景,就像绿叶衬托着的红花,显得那样灿烂!

我渴望见到他们

他们,是一些伟大中带着平凡,耀眼的光辉中又透出质朴的人。他们可能已告别尘世,但是,他们谱写下的一笔笔神话财富铭刻在人们心中。我渴望见到他们----这些不朽的传奇。

他,是舞步里的神话,每一次,当他那轻轻翕动的脚尖,划过万籁寂静的舞台,灯光下,千万分贝的欢呼与掌声如决堤的河水奔涌而来,人们被他那飘忽不定的脚尖所迷倒,他是谁?太空步上的传奇----迈克尔.杰克逊。热衷于艺术与慈善事业的他曾多少次把双手伸向生活窘迫与贫困的孩子们,给予一片温暖的爱的阳光,他把一生的精力都献给了两件事:爱心与舞步。尽管他已划着太空步登上了天堂,但我仍渴望亲眼再看一次他那舞动的英姿和舞台上划下的完美弧线。

她,是一位寂静与黑暗之中的精灵。她是一位寂静与黑暗之中的精灵。每一次,她顽强地抓起笔杆,在洁白的页面上记录下自己对这个充满向往与迷恋的世界感悟时,只为了告诉人们请珍惜他们现在所拥有的光明与美妙的世界吧!细心观察、留意身边的一切,你才能感到生活的美好。她是谁?无比坚强的海伦.凯勒。那一句句写在纸上的真理,无一不衬托出背后那一颗坚强与伟大的心灵。可是,她只是一颗无法说话且生活在黑与静的女神。我渴望见到她,已从黑暗与寂静的世界中解脱的她,从他的掌心对她:“说”:“海伦,你在我心中。”

他,是屹立在轮椅之上的巨人。每一次,他“挥”动着那逐渐僵硬的手指,艰难地打下一个个字母,拼出一篇篇探索的论文时,没有一人可透彻地悟到其中之意,只能从那双金色的眼眸中寻出一丝渴望之意,渴望你能读懂他的内心。他是谁?不倒的史蒂芬.霍金。渐动症正一点点在不知不觉中剥夺他活动的权利,但我深信,那绝不会冰封轮椅上那颗执着、炽热的心灵,现在不会,也永远不会,因为他的信念寄托在精神、意志之上而非躯体。我渴望见到他,在他没有完全“冻僵”之时,再听一次他对宇宙奥秘那深情的演讲。

他们,世界历史上的奇迹,我渴望见到他们,他们的精神、意志在我以及所有人心中,永远,永远......

爸爸,我又梦见你了

爸爸,你终于又来梦里看我了。

但是,和你刚刚走的时候不一样。你走了几天后第一次来梦中看我时,看上去非常年轻,你穿着你年轻时候的旧式法官制服,英姿勃发,浑身充满健康活力,你高兴地对我说,“那边”的生活非常好,你还经常和别人一起打乒乓球,过得开心极了。我把这个梦告诉给弟弟妹妹,告诉他们不要太担心你,你挣脱了疾病的魔爪后,是那么地自由与快乐。

后来又梦见你,你便没有第一次来我梦中时那么快乐了。而今天,就在刚才,你的样子实在是可怜。只见你瘦骨嶙峋,有气无力,仿佛又回到了你病重期间的样子。

不过,冥冥之中有人告诉我,说爸爸你是一代狼王,是龙王。是个可以号令天下的人。他们还告诉我,你在带领群狼打胜了一场战役后,悄悄离开了狼群,从东三省出境,又辗转从云南入境,这么辛苦奔波,为的,就是能来看看我们,尤其是我们的妈妈。就象,你辛苦了一生,为的,也是我们,和我们的妈妈。

记得梦中,是我和妹妹守在你的身边,你躺在床上虚弱地说,你躺得稍久背就硌得疼,说你老了,毛病多了。可是,爸爸,你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身上一点肉都没有,这样躺着怎么会不硌得疼呢?你生前就是这样躺了近两年啊,可我们,我们却一点办法也没有,爸爸,此刻我又忍不住泪如雨下,爸爸,我们对不起你呀,让你受罪了。

梦中,我和妹妹大声唤妈妈,说爸爸来看你了,快来呀。可妈妈却一直忙个没完,一直到我梦醒,妈妈也没从隔壁房间走过来。

爸爸,我知道你和妈妈相扶相爱一辈子,你在“那边”一定是想她了吧?我们又何尝不想念你呢?总有一天,我们一家人会在“那边”重新团聚的。可是,现在,爸爸,请你一定要保佑妈妈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因为,她还要替你照看你们唯一的小孙子呀!爸爸,你是在你的小孙子三个月大时走的,你还记得吗,你的小孙子多么健壮、多么聪明、多么漂亮、多么可爱!爸爸,你知道吗,有一天我给妈妈打电话,妈妈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笑意,我高兴地问妈妈什么事这么开心,妈妈说,正逗着孙子玩呢。爸爸,你看,和孙子在一起妈妈她有多开心!爸爸,你的生命不但在你的儿女们,同时也在你的孙子的身体里延续着呀,按照中国传统意识,你一定对后继有人充满了自豪吧?那就让妈妈替你照看着孙子,一直到,这个已经会牙牙学语的漂亮小家伙,长成一个朝气蓬勃的英俊少年,长成一个奋发图强的阳光青年,长成一个有所作为的庄重中年……还有,爸爸,你知道吗,妈妈每次说起你们的儿子和媳妇,那种满意和欣慰的样子,不知道让我有多感动!

爸爸,你走之后,我一直想用自己的文字记下你,记下你的一生,记下你的点点滴滴,可是,我却无法下笔,因为,我怕,我怕自己拙劣的文字根本没有这个表达能力,更觉得自己有限的认知水平根本无法理解你。爸爸,你是那么亲切、亲近,而你的思想,对我来说又象是一团迷。爸爸,我们姊妹几个一直在后悔没有好好向你学习,以至于,在很多方面,我们简直愧为你的子女。

爸爸,我在凌晨起身,终于记下了这个见到你的梦。天光已经放亮,我知道今天你不会再来。我也知道,今生今世,如果不是在梦里,我们父女便永无相见之日。所以,爸爸,请你一定,一定要记得,抽出时间来梦中看我。

爸爸,我想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