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错怪了我400字(共五篇)

——学校——

又是星期一,同学们无精打采的,还没从周末的境界中回来,上课效率很差,这被老师称为“星期一综合症”。

好不容易盼到了下课,可怜的高点点同学又被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拜托,大哥大嫂,你们让不让我呼吸新鲜空气了啊,好不容易到了下课,你们围着我干什么啊?”点点求饶道。

“废话,当然是听你讲你和左右的故事啦。”一个BT男说道。

“我和他有什么故事啊?”点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别装了,我们都知道了,你周末是不是和左右在QQ上聊天啦?”一个女生说,“他还送给你鲜花对吧?”

……

点点火了,心想:左右你个BT,竟然把我们的聊天记录说出来,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样对我呢!她走到左右边上,说:“你为什么要把我们的聊天记录说出来?很好玩是不是?”

“什么?”左右还没有了解情况。

“少装傻了,别以为别人都是BC,我讨厌你!”点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可怜的左右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情况,就被点点一顿臭骂。点点回到了位子上,灌了一口冰可乐,怒火稍微平息了一点。左右问了边上的同学,才知道原来是大家在QQ群上看到了点点和左右的聊天记录,所以到学校里来问点点,点点以为是他弄的。“嘭”,左右坐在位子上,右手握拳,捶了一下桌子,想:是谁那么卑鄙,我一定要查出来,你死定了!

左右终于等到了放学,今天他没有和点点一起回家,而是先走了,那个速度,快啊!从这以后他就一直骑那么快了,而且和几个男生一起骑,被同学命名为“飞车党”,他没有再等过点点,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就是怕有些多嘴多舌的人说闲话,怕点点生气,不过点点生气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哼,不等我,肯定是没脸见我了!”点点心想。

——左右家——

“少爷,您回来了。”管家说道,“今天您想吃西餐还是中餐?”话还没说完,左右就跑上了楼,左右现在心里只想找出罪魁祸首。

他打开电脑,锁上门,然后上了QQ,弄了好久,终于找到的那个罪魁祸首——朱乐——一个胖胖的女生。左右给点点发了一朵玫瑰,在卡片上写道:对不起,那个把我们的聊天记录放在QQ群里的人不是我,是朱乐。她用了很复杂的东西,偷窥到了别人的聊天记录。

点点隐身在线,收到了玫瑰,看到了那张卡片,心里很愤怒,可是她怎么也想不通:朱乐看起来挺不错的,怎么会……对,她平时一直在背后说我的坏话,小爱告诉过我的!她好卑鄙,好阴险!啊,我错怪左右了,还骂了他!

点点上了线,对左右说:“对不起,我错怪你。”

“没关系,你不讨厌我了吧?”

“当然不了,我要去吃饭了,88。”

“88.”

点点顿时心情好了很多,一蹦一跳的下了楼。

母爱(转载)

母爱,是天涯游子的最终归宿,是润泽儿女心灵的一眼清泉。它伴随着儿女的一饮一啜,丝丝缕缕,于是,在儿女的笑声泪影中便融入了母爱的缠绵。 母爱,是天涯游子的最终归宿,是润泽儿女心灵的一眼清泉。他伴随着儿女的一饮一啜,丝丝缕缕。于是,在儿女的笑声泪影中便融入了母爱的缠绵。 自从上学到现在,我一直是自己步行上学,可我心中十分不满,为什么别的父母就肯骑摩托车或开小汽车带自己的儿女上学,而我的母亲就不肯呢?今天早上,不懂事的我又和妈妈闹别扭了,跑出家门,不一会儿,天空立即布满铅色的阴云,就像奶奶说的:“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措手无策的我在慌乱中,迷了路,我急得大哭。忽然,我在雨中看到的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妈妈,原来是妈妈啊,高兴地喊:“妈妈,我在这里啊!”原来妈妈每天总是在我步行上学的时候跟在我后面,怕我出意外,至于为什么让我自己走,这是因为妈妈要锻炼我啊!我真是错怪妈妈了!“妈妈,对不起!”我从心里想妈妈道歉。 莺归燕去,春去秋来。儿女在一天天长大,母亲却在一天天衰老。当儿女望见高堂之上的白发亲娘,他们都会投入母亲的怀抱,热泪涟涟。

摘星奇缘(6)

第六章 危机重重

重回土城,一切都那么熟悉,商贩们的叫卖声仍是那么吵,不时仍能看到几股不同行会的人在城里跑动,PK(打架)!

“我们先到无泪那里去吧?”虎子说。

我想了想,“你跟紫晶先去把,我想去仓库转转?”

“干嘛,哥,一起走啦!”紫晶说。

“没事,我就想一个人清静下,想些事!”

紫晶还想拉我,虎子却插口道:“小心黑煞神那帮人,紫晶我们先去吧!”。

我一个人来到仓库,找个角落的位置,要了两瓶酒,一上来就喝干了一瓶。只想让烦闷的心情稍微舒畅点。

我不知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难受,脑海里总是浮现她让我向极度道歉的情景。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在心中狂叫,我被人欺骗,被人冤枉远不止一次,本以为早已能看淡这些,可这次,却让我近乎疯狂。

她在我心中曾经是一位完美的女神,但现在,这个形像破碎了!彻底碎了!再痛饮一杯,真希望能忘掉这一切。

“紫龙!”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

我愕然抬头,在土城好像不记得认识那位小姐,但这声音却非常耳熟。

香风扑面而来,美丽的身形用一个我曾铭心记忆的姿态坐到我对面。

“纤纤!”我忍不住叫道,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好啊,紫龙,好久没见你啊!”

“你怎会记得我的名字!”我诧异道。

“呵,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被刀锋打的鼻青脸肿,然后自报名字叫紫龙。嘻嘻。”

“啊,她居然记得!”想起那次在这美人面前的狼狈样,只能尴尬笑笑。

“你好像不太开心嘛,一个人喝闷酒。”她心有所感的说道。

我心情一沉,“是啊,你要不要陪我喝两杯。”这会说话再也不考虑会不会得罪这美人儿。

她用双手托着下巴靠在桌子上,眼波流动,凝望着我,一副天真听话的样子。

“能说来听听吗?说不定能帮你的忙。”她说。

“帮不了我的,是别人没法解决的事情。”我苦笑道

“可是能帮你把憋在心里的痛苦宣泄出来啊。”她双目闪烁,“不是吗?我不高兴的时候总会找朋友倾诉,说出来之后就痛快多啦!”

真没想到她会这般善解人意,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把心一横,将我加入血祭,认识了雅典娜,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都告诉这位才见过两次面,却颇有些红颜知己味道的女孩。

她静静的听着,一直没吭声,到最后,忽道:“你错怪娜娜了?”

“我没怪她,更谈不上错怪!”

纤纤娇笑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喝闷酒啊,又退出行会。”

“这。。。。。。我被人冤枉了啊,当然不爽。”

纤纤一字一句的说:“你以为雅典娜只听了极度一面之词,就处罚了你,甚至不给你解释的机会,所以就在这里喝闷酒,对不对?”

“差不多吧,我想最让我不可接受的是,她完全不信任我,不听我们的解释!”

纤纤美目仰望着天花板,想了想说道:“娜娜慧智灵心,极度家族有些人的声誉一向不好,再说他们人多,你们人少,谁先惹事,她怎会不知是怎么回事。”

“。。。。。。。。。,她如果是明知是怎么回事还会这般对待我们,那样更。。。。。。。。我都不知说什么好。”

纤纤叹了口气,说:“你有从娜娜的角度考虑过吗?”

我不知说什么好,但心中依然不平。

“在娜娜心中,没有什么比维护沙城的稳定和团结更重要的了,她不可能当着所有极度家族成员的面公然削极度の重犯的面子,极度の重犯即然已开口表示,她的处理就必须尊重重犯的意见。”

我气愤的说:“在我看来,行会老大也罢,沙城城主也罢,公正待人是最起码的,如果我是老大绝不会把最基础的正义和公平丢开,连这点都做不了,怎能让人尊重。”

纤纤“咯咯”笑道:“所以你不是老大,信我吧,娜娜心里是很有正义感的,但坐在城主的位置上,她首要考虑的必然是行会的稳定与团结,嗯,她对你挺好的嘛,只是要你道个歉。哼,可是你这家伙不识好人心,自己一发脾气,就主动退会了。”

我心里开始觉得纤纤的话有些道理了,当时在气头上,心态是不太好,但仍忍不住道:“这些话是你自己说的,又怎么知道娜娜是不是这样想的。”

“嘻嘻!”她做个鬼脸,笑道:“因为我本就跟娜娜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嘛!”

纤纤抬起头,美眸中异彩涟涟,说道:“她每次来土城,都跟我说做城主真累,好多事情不能像以前般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我们多数人总是看到人家好的一面,她辛苦的一面你又知道多第六章 危机重重

重回土城,一切都那么熟悉,商贩们的叫卖声仍是那么吵,不时仍能看到几股不同行会的人在城里跑动,PK(打架)!

“我们先到无泪那里去吧?”虎子说。

我想了想,“你跟紫晶先去把,我想去仓库转转?”

“干嘛,哥,一起走啦!”紫晶说。

“没事,我就想一个人清静下,想些事!”

紫晶还想拉我,虎子却插口道:“小心黑煞神那帮人,紫晶我们先去吧!”。

我一个人来到仓库,找个角落的位置,要了两瓶酒,一上来就喝干了一瓶。只想让烦闷的心情稍微舒畅点。

我不知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难受,脑海里总是浮现她让我向极度道歉的情景。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在心中狂叫,我被人欺骗,被人冤枉远不止一次,本以为早已能看淡这些,可这次,却让我近乎疯狂。

她在我心中曾经是一位完美的女神,但现在,这个形像破碎了!彻底碎了!再痛饮一杯,真希望能忘掉这一切。

“紫龙!”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

我愕然抬头,在土城好像不记得认识那位小姐,但这声音却非常耳熟。

香风扑面而来,美丽的身形用一个我曾铭心记忆的姿态坐到我对面。

“纤纤!”我忍不住叫道,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好啊,紫龙,好久没见你啊!”

“你怎会记得我的名字!”我诧异道。

“呵,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被刀锋打的鼻青脸肿,然后自报名字叫紫龙。嘻嘻。”

“啊,她居然记得!”想起那次在这美人面前的狼狈样,只能尴尬笑笑。

“你好像不太开心嘛,一个人喝闷酒。”她心有所感的说道。

我心情一沉,“是啊,你要不要陪我喝两杯。”这会说话再也不考虑会不会得罪这美人儿。

她用双手托着下巴靠在桌子上,眼波流动,凝望着我,一副天真听话的样子。

“能说来听听吗?说不定能帮你的忙。”她说。

“帮不了我的,是别人没法解决的事情。”我苦笑道

“可是能帮你把憋在心里的痛苦宣泄出来啊。”她双目闪烁,“不是吗?我不高兴的时候总会找朋友倾诉,说出来之后就痛快多啦!”

真没想到她会这般善解人意,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把心一横,将我加入血祭,认识了雅典娜,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都告诉这位才见过两次面,却颇有些红颜知己味道的女孩。

她静静的听着,一直没吭声,到最后,忽道:“你错怪娜娜了?”

“我没怪她,更谈不上错怪!”

纤纤娇笑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喝闷酒啊,又退出行会。”

“这。。。。。。我被人冤枉了啊,当然不爽。”

纤纤一字一句的说:“你以为雅典娜只听了极度一面之词,就处罚了你,甚至不给你解释的机会,所以就在这里喝闷酒,对不对?”

“差不多吧,我想最让我不可接受的是,她完全不信任我,不听我们的解释!”

纤纤美目仰望着天花板,想了想说道:“娜娜慧智灵心,极度家族有些人的声誉一向不好,再说他们人多,你们人少,谁先惹事,她怎会不知是怎么回事。”

“。。。。。。。。。,她如果是明知是怎么回事还会这般对待我们,那样更。。。。。。。。我都不知说什么好。”

纤纤叹了口气,说:“你有从娜娜的角度考虑过吗?”

我不知说什么好,但心中依然不平。

“在娜娜心中,没有什么比维护沙城的稳定和团结更重要的了,她不可能当着所有极度家族成员的面公然削极度の重犯的面子,极度の重犯即然已开口表示,她的处理就必须尊重重犯的意见。”

我气愤的说:“在我看来,行会老大也罢,沙城城主也罢,公正待人是最起码的,如果我是老大绝不会把最基础的正义和公平丢开,连这点都做不了,怎能让人尊重。”

纤纤“咯咯”笑道:“所以你不是老大,信我吧,娜娜心里是很有正义感的,但坐在城主的位置上,她首要考虑的必然是行会的稳定与团结,嗯,她对你挺好的嘛,只是要你道个歉。哼,可是你这家伙不识好人心,自己一发脾气,就主动退会了。”

我心里开始觉得纤纤的话有些道理了,当时在气头上,心态是不太好,但仍忍不住道:“这些话是你自己说的,又怎么知道娜娜是不是这样想的。”

“嘻嘻!”她做个鬼脸,笑道:“因为我本就跟娜娜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嘛!”

纤纤抬起头,美眸中异彩涟涟,说道:“她每次来土城,都跟我说做城主真累,好多事情不能像以前般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我们多数人总是看到人家好的一面,她辛苦的一面你又知道多第六章 危机重重

重回土城,一切都那么熟悉,商贩们的叫卖声仍是那么吵,不时仍能看到几股不同行会的人在城里跑动,PK(打架)!

“我们先到无泪那里去吧?”虎子说。

我想了想,“你跟紫晶先去把,我想去仓库转转?”

“干嘛,哥,一起走啦!”紫晶说。

“没事,我就想一个人清静下,想些事!”

紫晶还想拉我,虎子却插口道:“小心黑煞神那帮人,紫晶我们先去吧!”。

我一个人来到仓库,找个角落的位置,要了两瓶酒,一上来就喝干了一瓶。只想让烦闷的心情稍微舒畅点。

我不知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难受,脑海里总是浮现她让我向极度道歉的情景。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在心中狂叫,我被人欺骗,被人冤枉远不止一次,本以为早已能看淡这些,可这次,却让我近乎疯狂。

她在我心中曾经是一位完美的女神,但现在,这个形像破碎了!彻底碎了!再痛饮一杯,真希望能忘掉这一切。

“紫龙!”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

我愕然抬头,在土城好像不记得认识那位小姐,但这声音却非常耳熟。

香风扑面而来,美丽的身形用一个我曾铭心记忆的姿态坐到我对面。

“纤纤!”我忍不住叫道,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好啊,紫龙,好久没见你啊!”

“你怎会记得我的名字!”我诧异道。

“呵,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被刀锋打的鼻青脸肿,然后自报名字叫紫龙。嘻嘻。”

“啊,她居然记得!”想起那次在这美人面前的狼狈样,只能尴尬笑笑。

“你好像不太开心嘛,一个人喝闷酒。”她心有所感的说道。

我心情一沉,“是啊,你要不要陪我喝两杯。”这会说话再也不考虑会不会得罪这美人儿。

她用双手托着下巴靠在桌子上,眼波流动,凝望着我,一副天真听话的样子。

“能说来听听吗?说不定能帮你的忙。”她说。

“帮不了我的,是别人没法解决的事情。”我苦笑道

“可是能帮你把憋在心里的痛苦宣泄出来啊。”她双目闪烁,“不是吗?我不高兴的时候总会找朋友倾诉,说出来之后就痛快多啦!”

真没想到她会这般善解人意,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把心一横,将我加入血祭,认识了雅典娜,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都告诉这位才见过两次面,却颇有些红颜知己味道的女孩。

她静静的听着,一直没吭声,到最后,忽道:“你错怪娜娜了?”

“我没怪她,更谈不上错怪!”

纤纤娇笑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喝闷酒啊,又退出行会。”

“这。。。。。。我被人冤枉了啊,当然不爽。”

纤纤一字一句的说:“你以为雅典娜只听了极度一面之词,就处罚了你,甚至不给你解释的机会,所以就在这里喝闷酒,对不对?”

“差不多吧,我想最让我不可接受的是,她完全不信任我,不听我们的解释!”

纤纤美目仰望着天花板,想了想说道:“娜娜慧智灵心,极度家族有些人的声誉一向不好,再说他们人多,你们人少,谁先惹事,她怎会不知是怎么回事。”

“。。。。。。。。。,她如果是明知是怎么回事还会这般对待我们,那样更。。。。。。。。我都不知说什么好。”

纤纤叹了口气,说:“你有从娜娜的角度考虑过吗?”

我不知说什么好,但心中依然不平。

“在娜娜心中,没有什么比维护沙城的稳定和团结更重要的了,她不可能当着所有极度家族成员的面公然削极度の重犯的面子,极度の重犯即然已开口表示,她的处理就必须尊重重犯的意见。”

我气愤的说:“在我看来,行会老大也罢,沙城城主也罢,公正待人是最起码的,如果我是老大绝不会把最基础的正义和公平丢开,连这点都做不了,怎能让人尊重。”

纤纤“咯咯”笑道:“所以你不是老大,信我吧,娜娜心里是很有正义感的,但坐在城主的位置上,她首要考虑的必然是行会的稳定与团结,嗯,她对你挺好的嘛,只是要你道个歉。哼,可是你这家伙不识好人心,自己一发脾气,就主动退会了。”

我心里开始觉得纤纤的话有些道理了,当时在气头上,心态是不太好,但仍忍不住道:“这些话是你自己说的,又怎么知道娜娜是不是这样想的。”

“嘻嘻!”她做个鬼脸,笑道:“因为我本就跟娜娜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嘛!”

纤纤抬起头,美眸中异彩涟涟,说道:“她每次来土城,都跟我说做城主真累,好多事情不能像以前般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我们多数人总是看到人家好的一面,她辛苦的一面你又知道多第六章 危机重重

重回土城,一切都那么熟悉,商贩们的叫卖声仍是那么吵,不时仍能看到几股不同行会的人在城里跑动,PK(打架)!

“我们先到无泪那里去吧?”虎子说。

我想了想,“你跟紫晶先去把,我想去仓库转转?”

“干嘛,哥,一起走啦!”紫晶说。

“没事,我就想一个人清静下,想些事!”

紫晶还想拉我,虎子却插口道:“小心黑煞神那帮人,紫晶我们先去吧!”。

我一个人来到仓库,找个角落的位置,要了两瓶酒,一上来就喝干了一瓶。只想让烦闷的心情稍微舒畅点。

我不知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难受,脑海里总是浮现她让我向极度道歉的情景。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在心中狂叫,我被人欺骗,被人冤枉远不止一次,本以为早已能看淡这些,可这次,却让我近乎疯狂。

她在我心中曾经是一位完美的女神,但现在,这个形像破碎了!彻底碎了!再痛饮一杯,真希望能忘掉这一切。

“紫龙!”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

我愕然抬头,在土城好像不记得认识那位小姐,但这声音却非常耳熟。

香风扑面而来,美丽的身形用一个我曾铭心记忆的姿态坐到我对面。

“纤纤!”我忍不住叫道,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好啊,紫龙,好久没见你啊!”

“你怎会记得我的名字!”我诧异道。

“呵,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被刀锋打的鼻青脸肿,然后自报名字叫紫龙。嘻嘻。”

“啊,她居然记得!”想起那次在这美人面前的狼狈样,只能尴尬笑笑。

“你好像不太开心嘛,一个人喝闷酒。”她心有所感的说道。

我心情一沉,“是啊,你要不要陪我喝两杯。”这会说话再也不考虑会不会得罪这美人儿。

她用双手托着下巴靠在桌子上,眼波流动,凝望着我,一副天真听话的样子。

“能说来听听吗?说不定能帮你的忙。”她说。

“帮不了我的,是别人没法解决的事情。”我苦笑道

“可是能帮你把憋在心里的痛苦宣泄出来啊。”她双目闪烁,“不是吗?我不高兴的时候总会找朋友倾诉,说出来之后就痛快多啦!”

真没想到她会这般善解人意,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把心一横,将我加入血祭,认识了雅典娜,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都告诉这位才见过两次面,却颇有些红颜知己味道的女孩。

她静静的听着,一直没吭声,到最后,忽道:“你错怪娜娜了?”

“我没怪她,更谈不上错怪!”

纤纤娇笑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喝闷酒啊,又退出行会。”

“这。。。。。。我被人冤枉了啊,当然不爽。”

纤纤一字一句的说:“你以为雅典娜只听了极度一面之词,就处罚了你,甚至不给你解释的机会,所以就在这里喝闷酒,对不对?”

“差不多吧,我想最让我不可接受的是,她完全不信任我,不听我们的解释!”

纤纤美目仰望着天花板,想了想说道:“娜娜慧智灵心,极度家族有些人的声誉一向不好,再说他们人多,你们人少,谁先惹事,她怎会不知是怎么回事。”

“。。。。。。。。。,她如果是明知是怎么回事还会这般对待我们,那样更。。。。。。。。我都不知说什么好。”

纤纤叹了口气,说:“你有从娜娜的角度考虑过吗?”

我不知说什么好,但心中依然不平。

“在娜娜心中,没有什么比维护沙城的稳定和团结更重要的了,她不可能当着所有极度家族成员的面公然削极度の重犯的面子,极度の重犯即然已开口表示,她的处理就必须尊重重犯的意见。”

我气愤的说:“在我看来,行会老大也罢,沙城城主也罢,公正待人是最起码的,如果我是老大绝不会把最基础的正义和公平丢开,连这点都做不了,怎能让人尊重。”

纤纤“咯咯”笑道:“所以你不是老大,信我吧,娜娜心里是很有正义感的,但坐在城主的位置上,她首要考虑的必然是行会的稳定与团结,嗯,她对你挺好的嘛,只是要你道个歉。哼,可是你这家伙不识好人心,自己一发脾气,就主动退会了。”

我心里开始觉得纤纤的话有些道理了,当时在气头上,心态是不太好,但仍忍不住道:“这些话是你自己说的,又怎么知道娜娜是不是这样想的。”

“嘻嘻!”她做个鬼脸,笑道:“因为我本就跟娜娜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嘛!”

纤纤抬起头,美眸中异彩涟涟,说道:“她每次来土城,都跟我说做城主真累,好多事情不能像以前般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我们多数人总是看到人家好的一面,她辛苦的一面你又知道多第六章 危机重重

重回土城,一切都那么熟悉,商贩们的叫卖声仍是那么吵,不时仍能看到几股不同行会的人在城里跑动,PK(打架)!

“我们先到无泪那里去吧?”虎子说。

我想了想,“你跟紫晶先去把,我想去仓库转转?”

“干嘛,哥,一起走啦!”紫晶说。

“没事,我就想一个人清静下,想些事!”

紫晶还想拉我,虎子却插口道:“小心黑煞神那帮人,紫晶我们先去吧!”。

我一个人来到仓库,找个角落的位置,要了两瓶酒,一上来就喝干了一瓶。只想让烦闷的心情稍微舒畅点。

我不知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难受,脑海里总是浮现她让我向极度道歉的情景。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在心中狂叫,我被人欺骗,被人冤枉远不止一次,本以为早已能看淡这些,可这次,却让我近乎疯狂。

她在我心中曾经是一位完美的女神,但现在,这个形像破碎了!彻底碎了!再痛饮一杯,真希望能忘掉这一切。

“紫龙!”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

我愕然抬头,在土城好像不记得认识那位小姐,但这声音却非常耳熟。

香风扑面而来,美丽的身形用一个我曾铭心记忆的姿态坐到我对面。

“纤纤!”我忍不住叫道,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好啊,紫龙,好久没见你啊!”

“你怎会记得我的名字!”我诧异道。

“呵,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被刀锋打的鼻青脸肿,然后自报名字叫紫龙。嘻嘻。”

“啊,她居然记得!”想起那次在这美人面前的狼狈样,只能尴尬笑笑。

“你好像不太开心嘛,一个人喝闷酒。”她心有所感的说道。

我心情一沉,“是啊,你要不要陪我喝两杯。”这会说话再也不考虑会不会得罪这美人儿。

她用双手托着下巴靠在桌子上,眼波流动,凝望着我,一副天真听话的样子。

“能说来听听吗?说不定能帮你的忙。”她说。

“帮不了我的,是别人没法解决的事情。”我苦笑道

“可是能帮你把憋在心里的痛苦宣泄出来啊。”她双目闪烁,“不是吗?我不高兴的时候总会找朋友倾诉,说出来之后就痛快多啦!”

真没想到她会这般善解人意,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把心一横,将我加入血祭,认识了雅典娜,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都告诉这位才见过两次面,却颇有些红颜知己味道的女孩。

她静静的听着,一直没吭声,到最后,忽道:“你错怪娜娜了?”

“我没怪她,更谈不上错怪!”

纤纤娇笑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喝闷酒啊,又退出行会。”

“这。。。。。。我被人冤枉了啊,当然不爽。”

纤纤一字一句的说:“你以为雅典娜只听了极度一面之词,就处罚了你,甚至不给你解释的机会,所以就在这里喝闷酒,对不对?”

“差不多吧,我想最让我不可接受的是,她完全不信任我,不听我们的解释!”

纤纤美目仰望着天花板,想了想说道:“娜娜慧智灵心,极度家族有些人的声誉一向不好,再说他们人多,你们人少,谁先惹事,她怎会不知是怎么回事。”

“。。。。。。。。。,她如果是明知是怎么回事还会这般对待我们,那样更。。。。。。。。我都不知说什么好。”

纤纤叹了口气,说:“你有从娜娜的角度考虑过吗?”

我不知说什么好,但心中依然不平。

“在娜娜心中,没有什么比维护沙城的稳定和团结更重要的了,她不可能当着所有极度家族成员的面公然削极度の重犯的面子,极度の重犯即然已开口表示,她的处理就必须尊重重犯的意见。”

我气愤的说:“在我看来,行会老大也罢,沙城城主也罢,公正待人是最起码的,如果我是老大绝不会把最基础的正义和公平丢开,连这点都做不了,怎能让人尊重。”

纤纤“咯咯”笑道:“所以你不是老大,信我吧,娜娜心里是很有正义感的,但坐在城主的位置上,她首要考虑的必然是行会的稳定与团结,嗯,她对你挺好的嘛,只是要你道个歉。哼,可是你这家伙不识好人心,自己一发脾气,就主动退会了。”

我心里开始觉得纤纤的话有些道理了,当时在气头上,心态是不太好,但仍忍不住道:“这些话是你自己说的,又怎么知道娜娜是不是这样想的。”

“嘻嘻!”她做个鬼脸,笑道:“因为我本就跟娜娜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嘛!”

纤纤抬起头,美眸中异彩涟涟,说道:“她每次来土城,都跟我说做城主真累,好多事情不能像以前般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我们多数人总是看到人家好的一面,她辛苦的一面你又知道多第六章 危机重重

重回土城,一切都那么熟悉,商贩们的叫卖声仍是那么吵,不时仍能看到几股不同行会的人在城里跑动,PK(打架)!

“我们先到无泪那里去吧?”虎子说。

我想了想,“你跟紫晶先去把,我想去仓库转转?”

“干嘛,哥,一起走啦!”紫晶说。

“没事,我就想一个人清静下,想些事!”

紫晶还想拉我,虎子却插口道:“小心黑煞神那帮人,紫晶我们先去吧!”。

我一个人来到仓库,找个角落的位置,要了两瓶酒,一上来就喝干了一瓶。只想让烦闷的心情稍微舒畅点。

我不知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难受,脑海里总是浮现她让我向极度道歉的情景。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在心中狂叫,我被人欺骗,被人冤枉远不止一次,本以为早已能看淡这些,可这次,却让我近乎疯狂。

她在我心中曾经是一位完美的女神,但现在,这个形像破碎了!彻底碎了!再痛饮一杯,真希望能忘掉这一切。

“紫龙!”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

我愕然抬头,在土城好像不记得认识那位小姐,但这声音却非常耳熟。

香风扑面而来,美丽的身形用一个我曾铭心记忆的姿态坐到我对面。

“纤纤!”我忍不住叫道,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好啊,紫龙,好久没见你啊!”

“你怎会记得我的名字!”我诧异道。

“呵,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被刀锋打的鼻青脸肿,然后自报名字叫紫龙。嘻嘻。”

“啊,她居然记得!”想起那次在这美人面前的狼狈样,只能尴尬笑笑。

“你好像不太开心嘛,一个人喝闷酒。”她心有所感的说道。

我心情一沉,“是啊,你要不要陪我喝两杯。”这会说话再也不考虑会不会得罪这美人儿。

她用双手托着下巴靠在桌子上,眼波流动,凝望着我,一副天真听话的样子。

“能说来听听吗?说不定能帮你的忙。”她说。

“帮不了我的,是别人没法解决的事情。”我苦笑道

“可是能帮你把憋在心里的痛苦宣泄出来啊。”她双目闪烁,“不是吗?我不高兴的时候总会找朋友倾诉,说出来之后就痛快多啦!”

真没想到她会这般善解人意,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把心一横,将我加入血祭,认识了雅典娜,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都告诉这位才见过两次面,却颇有些红颜知己味道的女孩。

她静静的听着,一直没吭声,到最后,忽道:“你错怪娜娜了?”

“我没怪她,更谈不上错怪!”

纤纤娇笑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喝闷酒啊,又退出行会。”

“这。。。。。。我被人冤枉了啊,当然不爽。”

纤纤一字一句的说:“你以为雅典娜只听了极度一面之词,就处罚了你,甚至不给你解释的机会,所以就在这里喝闷酒,对不对?”

“差不多吧,我想最让我不可接受的是,她完全不信任我,不听我们的解释!”

纤纤美目仰望着天花板,想了想说道:“娜娜慧智灵心,极度家族有些人的声誉一向不好,再说他们人多,你们人少,谁先惹事,她怎会不知是怎么回事。”

“。。。。。。。。。,她如果是明知是怎么回事还会这般对待我们,那样更。。。。。。。。我都不知说什么好。”

纤纤叹了口气,说:“你有从娜娜的角度考虑过吗?”

我不知说什么好,但心中依然不平。

“在娜娜心中,没有什么比维护沙城的稳定和团结更重要的了,她不可能当着所有极度家族成员的面公然削极度の重犯的面子,极度の重犯即然已开口表示,她的处理就必须尊重重犯的意见。”

我气愤的说:“在我看来,行会老大也罢,沙城城主也罢,公正待人是最起码的,如果我是老大绝不会把最基础的正义和公平丢开,连这点都做不了,怎能让人尊重。”

纤纤“咯咯”笑道:“所以你不是老大,信我吧,娜娜心里是很有正义感的,但坐在城主的位置上,她首要考虑的必然是行会的稳定与团结,嗯,她对你挺好的嘛,只是要你道个歉。哼,可是你这家伙不识好人心,自己一发脾气,就主动退会了。”

我心里开始觉得纤纤的话有些道理了,当时在气头上,心态是不太好,但仍忍不住道:“这些话是你自己说的,又怎么知道娜娜是不是这样想的。”

“嘻嘻!”她做个鬼脸,笑道:“因为我本就跟娜娜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嘛!”

纤纤抬起头,美眸中异彩涟涟,说道:“她每次来土城,都跟我说做城主真累,好多事情不能像以前般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我们多数人总是看到人家好的一面,她辛苦的一面你又知道多第六章 危机重重

重回土城,一切都那么熟悉,商贩们的叫卖声仍是那么吵,不时仍能看到几股不同行会的人在城里跑动,PK(打架)!

“我们先到无泪那里去吧?”虎子说。

我想了想,“你跟紫晶先去把,我想去仓库转转?”

“干嘛,哥,一起走啦!”紫晶说。

“没事,我就想一个人清静下,想些事!”

紫晶还想拉我,虎子却插口道:“小心黑煞神那帮人,紫晶我们先去吧!”。

我一个人来到仓库,找个角落的位置,要了两瓶酒,一上来就喝干了一瓶。只想让烦闷的心情稍微舒畅点。

我不知自己为什么会那么难受,脑海里总是浮现她让我向极度道歉的情景。

“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在心中狂叫,我被人欺骗,被人冤枉远不止一次,本以为早已能看淡这些,可这次,却让我近乎疯狂。

她在我心中曾经是一位完美的女神,但现在,这个形像破碎了!彻底碎了!再痛饮一杯,真希望能忘掉这一切。

“紫龙!”一个甜美的女声响起。

我愕然抬头,在土城好像不记得认识那位小姐,但这声音却非常耳熟。

香风扑面而来,美丽的身形用一个我曾铭心记忆的姿态坐到我对面。

“纤纤!”我忍不住叫道,她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好啊,紫龙,好久没见你啊!”

“你怎会记得我的名字!”我诧异道。

“呵,你忘了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被刀锋打的鼻青脸肿,然后自报名字叫紫龙。嘻嘻。”

“啊,她居然记得!”想起那次在这美人面前的狼狈样,只能尴尬笑笑。

“你好像不太开心嘛,一个人喝闷酒。”她心有所感的说道。

我心情一沉,“是啊,你要不要陪我喝两杯。”这会说话再也不考虑会不会得罪这美人儿。

她用双手托着下巴靠在桌子上,眼波流动,凝望着我,一副天真听话的样子。

“能说来听听吗?说不定能帮你的忙。”她说。

“帮不了我的,是别人没法解决的事情。”我苦笑道

“可是能帮你把憋在心里的痛苦宣泄出来啊。”她双目闪烁,“不是吗?我不高兴的时候总会找朋友倾诉,说出来之后就痛快多啦!”

真没想到她会这般善解人意,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把心一横,将我加入血祭,认识了雅典娜,以及后来发生的事情都告诉这位才见过两次面,却颇有些红颜知己味道的女孩。

她静静的听着,一直没吭声,到最后,忽道:“你错怪娜娜了?”

“我没怪她,更谈不上错怪!”

纤纤娇笑道:“那你现在为什么喝闷酒啊,又退出行会。”

“这。。。。。。我被人冤枉了啊,当然不爽。”

纤纤一字一句的说:“你以为雅典娜只听了极度一面之词,就处罚了你,甚至不给你解释的机会,所以就在这里喝闷酒,对不对?”

“差不多吧,我想最让我不可接受的是,她完全不信任我,不听我们的解释!”

纤纤美目仰望着天花板,想了想说道:“娜娜慧智灵心,极度家族有些人的声誉一向不好,再说他们人多,你们人少,谁先惹事,她怎会不知是怎么回事。”

“。。。。。。。。。,她如果是明知是怎么回事还会这般对待我们,那样更。。。。。。。。我都不知说什么好。”

纤纤叹了口气,说:“你有从娜娜的角度考虑过吗?”

我不知说什么好,但心中依然不平。

“在娜娜心中,没有什么比维护沙城的稳定和团结更重要的了,她不可能当着所有极度家族成员的面公然削极度の重犯的面子,极度の重犯即然已开口表示,她的处理就必须尊重重犯的意见。”

我气愤的说:“在我看来,行会老大也罢,沙城城主也罢,公正待人是最起码的,如果我是老大绝不会把最基础的正义和公平丢开,连这点都做不了,怎能让人尊重。”

纤纤“咯咯”笑道:“所以你不是老大,信我吧,娜娜心里是很有正义感的,但坐在城主的位置上,她首要考虑的必然是行会的稳定与团结,嗯,她对你挺好的嘛,只是要你道个歉。哼,可是你这家伙不识好人心,自己一发脾气,就主动退会了。”

我心里开始觉得纤纤的话有些道理了,当时在气头上,心态是不太好,但仍忍不住道:“这些话是你自己说的,又怎么知道娜娜是不是这样想的。”

“嘻嘻!”她做个鬼脸,笑道:“因为我本就跟娜娜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嘛!”

纤纤抬起头,美眸中异彩涟涟,说道:“她每次来土城,都跟我说做城主真累,好多事情不能像以前般按着自己的意愿去做,我们多数人总是看到人家好的一面,她辛苦的一面你又知道多

风杀泪(1)

剑锋带着一缕寒光,几乎是一瞬间。若无情冷冷地注视着黑衣人在绝望中死去,手中的长剑没有一丝血迹。

他转身离开,白色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几缕零乱的发丝贴在他薄如刀刃的唇边。这究竟是第几个在他手中死去的人,已经无法计算。

若无情抬起头,面对深蓝色的天空,轻轻地闭上眼睛。

“你杀死了一个无辜的人。”风中站立着一个挽着高髻、身穿一习红衣的女子,她的眼神清澈却又充满忧伤。

“你曾答应过师傅不再滥杀无辜。”

若无情望着她的眼睛,“冰月,他偷了百姓多少钱,他该死!”

女子点了点头,“看来你没有违背师傅的诺言,是我错怪你了。”她顿了顿,“我这里还有一项任务要和你一起完成。

(未完待续)

善有恶报(四)

善有恶报(四)

上海闵行区文绮中学六(5)班 黄熠隽

一个星期天的晌午,父子俩一同来到郊外野炊。

他们来到河边,捡来了两根树杈,支起了木架,把从家里带来的鸡穿在了一根木棍上,兴致勃勃地烤起了鸡。

因为等鸡烤熟需要很长时间,爸爸十分疲惫,他让儿子看护着烤鸡,自己便倒头睡在了草坪上。突然,从河边来了一条蛇,也许是在水边爬着散步,也许是闻到了一阵香味,它想上前看个究竟。

于是,它慢慢地爬向了父子俩烤鸡的方向,发现了正在睡觉的父亲,贪婪的本性促使它向孩子爸爸爬去。儿子正在专注地烤鸡,突然看到了蛇,他一个翻身,便操起了穿着烤鸡的棒子朝它打去。

狡猾的蛇一个翻身正要逃走,儿子气急败坏,使尽浑身解数向它打去,也许是因为烤鸡太重了,那儿子太小,被那条蛇灵活地一闪,躲开了。而那只烤鸡也“咕噜”一声飞了出去。

蛇并不甘心,张开血盆大口,向孩子的爸爸发起冲击。儿子一看,不好!拿起手中的木棒耗尽了吃奶的力气朝蛇打去,不巧,蛇没打着,却打到了他正呼呼大睡的爸爸的头上。

熟睡的爸爸被这突然的袭击愣住了,摸摸头上的隆起的大包,看看手里拿着棒子的儿子,再看看那只烤鸡不见了。心想:一定是儿子把那香喷喷烤鸡全吃了。于是,一个骨碌爬起来,一把抓起儿子,朝他的屁股上一顿狂打。

儿子委屈地放声大哭起来,哽咽着说:“我替你打蛇,你还打我!别人都说‘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到我这里怎么成了‘善有恶报’了呢?”

爸爸听了儿子的话,才弄清楚是自己错怪了儿子,忙对儿子说:“是爸爸错怪你了,是爸爸……”

父子俩的一场风波终于平息了,架子上又重新烤起了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