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奶奶我想对你说500子(共六篇)

今天早上九点多,我在写作业,奶奶正在工作。奶奶对我说:“徐枨韬,我口渴了,你可以帮我泡一杯枸杞子茶吗?”

“当然可以!”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估算了一下:烧水10分钟,洗杯子1分钟,洗枸杞子2分钟,到水0.5分钟。 10+1+2+0.5=13.5分钟,一共要用13.5分钟。为了让奶奶尽快喝上茶,我想了个办法,只要0.5分钟。先烧水,再烧水的同时洗杯子,洗枸杞子,一共用10分钟。水烧好后,再倒水,用0.5分钟,10+0.5=10.5分钟。我根据这个方案去做。10.5分钟后,我将水端到奶奶面前,说:“奶奶,您要的枸杞子茶已经好了,请喝吧。”

“谢谢。”奶奶很高兴,“现在我们的孙子长大了,懂事了!”

不一样的爱 0

不一样的爱 0不一样的爱

六中分校初三(6)班庞伟

爱,像冬日里的一轮红日,温暖着饥寒交迫的身躯;爱,像沙漠里的一泓清泉,滋润着身心憔悴的心灵;爱,像黑暗中的一缕光明,照亮了漫无目的的脚步。爱,不仅仅是一个字的分量,它更是一些关心、一点呵护、一份尊重,它是人与人之间最质朴、真诚的信仰。

曾听过这样的一个故事。芬和平常人一样,很普通的一名家庭主妇,过着幸福的生活,可谁曾想,灾难偏偏眷顾了她家。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使她精明能干的丈夫卧床不起,使她原本勤劳能干的婆婆也病倒了,全家的重担一下子落到了她的身上,不仅要照顾丈夫,还要照顾婆婆。儿媳辛勤地为家里付出的一点一滴都被婆婆看在里,婆媳的关系也因此更好了,两人的关系如同母女,甚至胜过母女。

时光飞逝,转眼见七年的光景就这样匆匆过去了,婆婆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了。婆婆深知自己的病情,在甚至还清晰时,对她语重心长的说了最后一句话:“我的女儿啊,这个家,就靠你了!”说完含着泪欣慰的闭上了眼。此情此景,刚刚入门的芬儿媳看在眼里,疑惑在心头,是什么力量使婆媳关系如此融洽,是什么力量使家庭如此和睦?

于是儿媳特别留心着婆婆的点点滴滴,决心发现这其中的奥秘。她得知婆婆曾毫无怨言的照顾多病的奶奶,使奶奶安然的闭上了眼。现金她又照顾车祸后一病不起的公公,不但给他喂药洗脚,还常常为公公试吃中药,经常因误吃有毒的草药而导致面部青紫肿臃甚至中毒住院。她终于明白了,这是爱啊!是伟大的力量另这多难的家仍然温馨和睦,另其中的每个人都倍感幸福和满足!这伟大的感情在婆媳三代的心头流淌。

以后,试药的人不再是芬,而是两个儿媳枪着做,枪着照顾公公,常常中毒的人也不再是她了。

爱能生爱,我始终都坚信着这句真理,这不一样的爱,永远不会被人们所淡忘。这世间最伟大最美好的东西,将在每个人的心中永远不会停止的传承下去。这真实而又真挚的感情将无处不在!

指导老师:李秀红

可恶的86分

星期六下午,我焦急地在教室里等待着妈妈来接我。

过了一会儿,妈妈急匆匆地赶来了,她一见我就问:“数学考了多少分?”我战战兢兢地回答:“86分,”妈妈的脸一下子晴转多云,我预感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一进车门,妈妈对爸爸说:“你女儿考了86分。”爸爸的脸一下子冷若冰霜,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我:“都错在哪里了?”不容我回答,妈妈就抢先说:“考试的时候心不知搁哪儿啦?加法做减法,减法做加法,不是这儿多加个‘0’,就是把‘0’看成‘6’。”一路上,我一直忐忑不安。

回到家里,我想在奶奶那里得到安慰,谁知奶奶也唠唠叨叨,我心里酸溜溜的。“不就是考了个86分,我又不是不会做,想想上回,那么难的题目我考了100分,回到家里迎接我的是妈妈的笑脸,爸爸的称赞,奶奶的奖励,而这一次,情况却是天壤之别。”我越想越气,都是粗心大意害了我。

秒速五厘米•樱花抄①

己亥年四月

这个叫做北忘川的小镇已是到了四月份,街道两旁的樱花树全部开花了,绯色的流云一般,飘荡在半空中,拿了湛蓝色作影幕,氤氲开水墨一般的美丽。昨天下午的时候我从东京坐火车来到了这里,那是在接到你的信的第三天。

你在信封里放的钥匙都生了锈,插进锁眼里要转好几次才打得开门。确实,这幢青石堆砌起来的二层小房子是我喜欢的类型。门口有两棵高大的樱花树,树皮粗糙干裂,很粗的树身,看起来有几十的年轮了。樱花瓣在院子里铺了厚厚的一层,淡粉色的毛绒地毯一般,霞光倾落,铺陈开淡美的画意。院子的矮墙上爬满了青藤,有些潮湿,我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才把他们修理得妥当,却未把他们从阴暗的角落挪出来,想他们也是见不得光亮的。

屋子里的摆设简单,除了必须的桌椅床铺几乎什么也没有。按照你所说的,屋子的二楼,向阳的那个房间是你的。淡蓝色的洒满了满天星花纹的窗帘,与整个房间的大小极不成比例的大玻璃窗,白色的桌椅书架,铺着同样淡蓝色床单的双人床。如此便是你的风格。或许不该疑惑你的双人床,记得你曾说过,睡觉最大,无论如何也不能委屈睡觉的自己。

我把行李整理好放进了你的衣橱,衣橱里还有几件你的衣服,休闲服和简单的黑裤白衣,都是很单薄的,有些没有牌子。我把它们叠好放在最底层,然后把我的挂上去。

书架上摆满了你的书,最上面一排都是国外的名著书籍,蒙上了厚厚的尘埃,只有两本书干净如初,保存得很好,没有一丝尘埃,是《百年孤独》和《基督山伯爵》,半年前你来到日本前我送给你的两本旧书,其间破了好几页。

最下面一层是你早期出版的几本书,全部是浅蓝色的封面,上面有着不同的意境画面。由此便又想起你说过的天空的颜色,是用它来比喻你的。

指尖划过一排整齐的书脊,最后停在最角落,稀疏的光线滑过窗帘的边缘,落在金黄色的发光的行楷字上。这是你出版的第一本书,它是你最大的幸福,也是你最大的劫难。

拿着鸡毛掸子把屋子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没花太多时间,因为并没有多少灰尘,你只不过刚刚离开而已。

白天似乎还很短,一晃就又到了黑夜。

屋子似乎一下子空了,你的影子被黑夜驱散,月光被玻璃窗映得涟漪层层,在木质的地板上落下一大块白色的光斑。

我去街角的那家小超市买了一些吃的东西,重新把你空荡荡的冰箱塞满。超市对面是那家你提到过的开在樱花树旁的书报亭,我买完东西走出来时,那位穿着黑底白花和服的老奶奶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关门。

屋子的煤气灶不能再用了,晚饭我只吃了两个苹果,肚子本就是不饿的。

坐在屋子前的台阶上,开始学你的样子,捧着脸仰望星空。月辉清冷,把小院照得亮亮的,清水盈池一般。那些铺在院子里的樱花我终究没能狠下心来扫去,依旧是厚厚的一层,华丽的地毯一般。你说有一天我会不会被这些樱花埋葬在这座充满潮湿气息的小屋里?然后肌肤里,骨子里都浸入了清淡而浓烈的樱花香气,一点一点的,融成这些粉白色的精灵的一部分。每一寸的梦境,都被肢解。

0.2

天蒙蒙亮,雾气掩埋了整座小城,我领着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走在街道上,因为睡的头昏脑胀,走路有些摇摆。小超市还没有开门,倒是那家报刊亭早早地在准备开门了,那个老奶奶缓慢的搬动着那些厚厚的铁板。不只是出于什么心情,我走了过去放下垃圾袋,帮那个老奶奶搬了起来,一边搬一边用并不熟练的日语向她解释着,老奶奶微笑着站在一旁,用缓慢的语速对我说,你是住在那个小房子里吧,以前住在那里的那个年轻人也是经常来呢。

你吗?我们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我如同你的影子一般,安静的倒带,重复着。

我说,是吗?

老奶奶点点头,很清秀的少年人哪,笑起来尤其好看的。

那么真是对你的贴切的评价。

我买了一本杂志便离开了,那个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早饭我煮了米粥,是你爱喝的那种小米粥,粘粘的浓稠的。望着冒着热气的饭碗我有些发呆,好像你的影子侵占了我的脑海,一点一点浮现出来,你大大的笑脸慢慢的在水雾里清晰,哈,真是好吃啊,想不到之歌还有一手啊。

我甩甩头,端起碗开始喝粥,却再也不敢睁开眼睛。

粥似乎有些苦味,我只喝了一碗便把其余的倒进了垃圾桶。

阳光破雾,我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独自走在这条寂静的小路上。我按照你所定的行程开始去寻找你一直未曾找到的东西,一同寻找的,还有你离开的理由,以及我来这里的原因。

樱花流转锦年,旋转在我的裙边。

我轻轻扬起脸来己亥年四月

这个叫做北忘川的小镇已是到了四月份,街道两旁的樱花树全部开花了,绯色的流云一般,飘荡在半空中,拿了湛蓝色作影幕,氤氲开水墨一般的美丽。昨天下午的时候我从东京坐火车来到了这里,那是在接到你的信的第三天。

你在信封里放的钥匙都生了锈,插进锁眼里要转好几次才打得开门。确实,这幢青石堆砌起来的二层小房子是我喜欢的类型。门口有两棵高大的樱花树,树皮粗糙干裂,很粗的树身,看起来有几十的年轮了。樱花瓣在院子里铺了厚厚的一层,淡粉色的毛绒地毯一般,霞光倾落,铺陈开淡美的画意。院子的矮墙上爬满了青藤,有些潮湿,我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才把他们修理得妥当,却未把他们从阴暗的角落挪出来,想他们也是见不得光亮的。

屋子里的摆设简单,除了必须的桌椅床铺几乎什么也没有。按照你所说的,屋子的二楼,向阳的那个房间是你的。淡蓝色的洒满了满天星花纹的窗帘,与整个房间的大小极不成比例的大玻璃窗,白色的桌椅书架,铺着同样淡蓝色床单的双人床。如此便是你的风格。或许不该疑惑你的双人床,记得你曾说过,睡觉最大,无论如何也不能委屈睡觉的自己。

我把行李整理好放进了你的衣橱,衣橱里还有几件你的衣服,休闲服和简单的黑裤白衣,都是很单薄的,有些没有牌子。我把它们叠好放在最底层,然后把我的挂上去。

书架上摆满了你的书,最上面一排都是国外的名著书籍,蒙上了厚厚的尘埃,只有两本书干净如初,保存得很好,没有一丝尘埃,是《百年孤独》和《基督山伯爵》,半年前你来到日本前我送给你的两本旧书,其间破了好几页。

最下面一层是你早期出版的几本书,全部是浅蓝色的封面,上面有着不同的意境画面。由此便又想起你说过的天空的颜色,是用它来比喻你的。

指尖划过一排整齐的书脊,最后停在最角落,稀疏的光线滑过窗帘的边缘,落在金黄色的发光的行楷字上。这是你出版的第一本书,它是你最大的幸福,也是你最大的劫难。

拿着鸡毛掸子把屋子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没花太多时间,因为并没有多少灰尘,你只不过刚刚离开而已。

白天似乎还很短,一晃就又到了黑夜。

屋子似乎一下子空了,你的影子被黑夜驱散,月光被玻璃窗映得涟漪层层,在木质的地板上落下一大块白色的光斑。

我去街角的那家小超市买了一些吃的东西,重新把你空荡荡的冰箱塞满。超市对面是那家你提到过的开在樱花树旁的书报亭,我买完东西走出来时,那位穿着黑底白花和服的老奶奶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关门。

屋子的煤气灶不能再用了,晚饭我只吃了两个苹果,肚子本就是不饿的。

坐在屋子前的台阶上,开始学你的样子,捧着脸仰望星空。月辉清冷,把小院照得亮亮的,清水盈池一般。那些铺在院子里的樱花我终究没能狠下心来扫去,依旧是厚厚的一层,华丽的地毯一般。你说有一天我会不会被这些樱花埋葬在这座充满潮湿气息的小屋里?然后肌肤里,骨子里都浸入了清淡而浓烈的樱花香气,一点一点的,融成这些粉白色的精灵的一部分。每一寸的梦境,都被肢解。

0.2

天蒙蒙亮,雾气掩埋了整座小城,我领着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走在街道上,因为睡的头昏脑胀,走路有些摇摆。小超市还没有开门,倒是那家报刊亭早早地在准备开门了,那个老奶奶缓慢的搬动着那些厚厚的铁板。不只是出于什么心情,我走了过去放下垃圾袋,帮那个老奶奶搬了起来,一边搬一边用并不熟练的日语向她解释着,老奶奶微笑着站在一旁,用缓慢的语速对我说,你是住在那个小房子里吧,以前住在那里的那个年轻人也是经常来呢。

你吗?我们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我如同你的影子一般,安静的倒带,重复着。

我说,是吗?

老奶奶点点头,很清秀的少年人哪,笑起来尤其好看的。

那么真是对你的贴切的评价。

我买了一本杂志便离开了,那个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早饭我煮了米粥,是你爱喝的那种小米粥,粘粘的浓稠的。望着冒着热气的饭碗我有些发呆,好像你的影子侵占了我的脑海,一点一点浮现出来,你大大的笑脸慢慢的在水雾里清晰,哈,真是好吃啊,想不到之歌还有一手啊。

我甩甩头,端起碗开始喝粥,却再也不敢睁开眼睛。

粥似乎有些苦味,我只喝了一碗便把其余的倒进了垃圾桶。

阳光破雾,我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独自走在这条寂静的小路上。我按照你所定的行程开始去寻找你一直未曾找到的东西,一同寻找的,还有你离开的理由,以及我来这里的原因。

樱花流转锦年,旋转在我的裙边。

我轻轻扬起脸来己亥年四月

这个叫做北忘川的小镇已是到了四月份,街道两旁的樱花树全部开花了,绯色的流云一般,飘荡在半空中,拿了湛蓝色作影幕,氤氲开水墨一般的美丽。昨天下午的时候我从东京坐火车来到了这里,那是在接到你的信的第三天。

你在信封里放的钥匙都生了锈,插进锁眼里要转好几次才打得开门。确实,这幢青石堆砌起来的二层小房子是我喜欢的类型。门口有两棵高大的樱花树,树皮粗糙干裂,很粗的树身,看起来有几十的年轮了。樱花瓣在院子里铺了厚厚的一层,淡粉色的毛绒地毯一般,霞光倾落,铺陈开淡美的画意。院子的矮墙上爬满了青藤,有些潮湿,我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才把他们修理得妥当,却未把他们从阴暗的角落挪出来,想他们也是见不得光亮的。

屋子里的摆设简单,除了必须的桌椅床铺几乎什么也没有。按照你所说的,屋子的二楼,向阳的那个房间是你的。淡蓝色的洒满了满天星花纹的窗帘,与整个房间的大小极不成比例的大玻璃窗,白色的桌椅书架,铺着同样淡蓝色床单的双人床。如此便是你的风格。或许不该疑惑你的双人床,记得你曾说过,睡觉最大,无论如何也不能委屈睡觉的自己。

我把行李整理好放进了你的衣橱,衣橱里还有几件你的衣服,休闲服和简单的黑裤白衣,都是很单薄的,有些没有牌子。我把它们叠好放在最底层,然后把我的挂上去。

书架上摆满了你的书,最上面一排都是国外的名著书籍,蒙上了厚厚的尘埃,只有两本书干净如初,保存得很好,没有一丝尘埃,是《百年孤独》和《基督山伯爵》,半年前你来到日本前我送给你的两本旧书,其间破了好几页。

最下面一层是你早期出版的几本书,全部是浅蓝色的封面,上面有着不同的意境画面。由此便又想起你说过的天空的颜色,是用它来比喻你的。

指尖划过一排整齐的书脊,最后停在最角落,稀疏的光线滑过窗帘的边缘,落在金黄色的发光的行楷字上。这是你出版的第一本书,它是你最大的幸福,也是你最大的劫难。

拿着鸡毛掸子把屋子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没花太多时间,因为并没有多少灰尘,你只不过刚刚离开而已。

白天似乎还很短,一晃就又到了黑夜。

屋子似乎一下子空了,你的影子被黑夜驱散,月光被玻璃窗映得涟漪层层,在木质的地板上落下一大块白色的光斑。

我去街角的那家小超市买了一些吃的东西,重新把你空荡荡的冰箱塞满。超市对面是那家你提到过的开在樱花树旁的书报亭,我买完东西走出来时,那位穿着黑底白花和服的老奶奶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关门。

屋子的煤气灶不能再用了,晚饭我只吃了两个苹果,肚子本就是不饿的。

坐在屋子前的台阶上,开始学你的样子,捧着脸仰望星空。月辉清冷,把小院照得亮亮的,清水盈池一般。那些铺在院子里的樱花我终究没能狠下心来扫去,依旧是厚厚的一层,华丽的地毯一般。你说有一天我会不会被这些樱花埋葬在这座充满潮湿气息的小屋里?然后肌肤里,骨子里都浸入了清淡而浓烈的樱花香气,一点一点的,融成这些粉白色的精灵的一部分。每一寸的梦境,都被肢解。

0.2

天蒙蒙亮,雾气掩埋了整座小城,我领着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走在街道上,因为睡的头昏脑胀,走路有些摇摆。小超市还没有开门,倒是那家报刊亭早早地在准备开门了,那个老奶奶缓慢的搬动着那些厚厚的铁板。不只是出于什么心情,我走了过去放下垃圾袋,帮那个老奶奶搬了起来,一边搬一边用并不熟练的日语向她解释着,老奶奶微笑着站在一旁,用缓慢的语速对我说,你是住在那个小房子里吧,以前住在那里的那个年轻人也是经常来呢。

你吗?我们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我如同你的影子一般,安静的倒带,重复着。

我说,是吗?

老奶奶点点头,很清秀的少年人哪,笑起来尤其好看的。

那么真是对你的贴切的评价。

我买了一本杂志便离开了,那个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早饭我煮了米粥,是你爱喝的那种小米粥,粘粘的浓稠的。望着冒着热气的饭碗我有些发呆,好像你的影子侵占了我的脑海,一点一点浮现出来,你大大的笑脸慢慢的在水雾里清晰,哈,真是好吃啊,想不到之歌还有一手啊。

我甩甩头,端起碗开始喝粥,却再也不敢睁开眼睛。

粥似乎有些苦味,我只喝了一碗便把其余的倒进了垃圾桶。

阳光破雾,我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独自走在这条寂静的小路上。我按照你所定的行程开始去寻找你一直未曾找到的东西,一同寻找的,还有你离开的理由,以及我来这里的原因。

樱花流转锦年,旋转在我的裙边。

我轻轻扬起脸来己亥年四月

这个叫做北忘川的小镇已是到了四月份,街道两旁的樱花树全部开花了,绯色的流云一般,飘荡在半空中,拿了湛蓝色作影幕,氤氲开水墨一般的美丽。昨天下午的时候我从东京坐火车来到了这里,那是在接到你的信的第三天。

你在信封里放的钥匙都生了锈,插进锁眼里要转好几次才打得开门。确实,这幢青石堆砌起来的二层小房子是我喜欢的类型。门口有两棵高大的樱花树,树皮粗糙干裂,很粗的树身,看起来有几十的年轮了。樱花瓣在院子里铺了厚厚的一层,淡粉色的毛绒地毯一般,霞光倾落,铺陈开淡美的画意。院子的矮墙上爬满了青藤,有些潮湿,我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才把他们修理得妥当,却未把他们从阴暗的角落挪出来,想他们也是见不得光亮的。

屋子里的摆设简单,除了必须的桌椅床铺几乎什么也没有。按照你所说的,屋子的二楼,向阳的那个房间是你的。淡蓝色的洒满了满天星花纹的窗帘,与整个房间的大小极不成比例的大玻璃窗,白色的桌椅书架,铺着同样淡蓝色床单的双人床。如此便是你的风格。或许不该疑惑你的双人床,记得你曾说过,睡觉最大,无论如何也不能委屈睡觉的自己。

我把行李整理好放进了你的衣橱,衣橱里还有几件你的衣服,休闲服和简单的黑裤白衣,都是很单薄的,有些没有牌子。我把它们叠好放在最底层,然后把我的挂上去。

书架上摆满了你的书,最上面一排都是国外的名著书籍,蒙上了厚厚的尘埃,只有两本书干净如初,保存得很好,没有一丝尘埃,是《百年孤独》和《基督山伯爵》,半年前你来到日本前我送给你的两本旧书,其间破了好几页。

最下面一层是你早期出版的几本书,全部是浅蓝色的封面,上面有着不同的意境画面。由此便又想起你说过的天空的颜色,是用它来比喻你的。

指尖划过一排整齐的书脊,最后停在最角落,稀疏的光线滑过窗帘的边缘,落在金黄色的发光的行楷字上。这是你出版的第一本书,它是你最大的幸福,也是你最大的劫难。

拿着鸡毛掸子把屋子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没花太多时间,因为并没有多少灰尘,你只不过刚刚离开而已。

白天似乎还很短,一晃就又到了黑夜。

屋子似乎一下子空了,你的影子被黑夜驱散,月光被玻璃窗映得涟漪层层,在木质的地板上落下一大块白色的光斑。

我去街角的那家小超市买了一些吃的东西,重新把你空荡荡的冰箱塞满。超市对面是那家你提到过的开在樱花树旁的书报亭,我买完东西走出来时,那位穿着黑底白花和服的老奶奶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关门。

屋子的煤气灶不能再用了,晚饭我只吃了两个苹果,肚子本就是不饿的。

坐在屋子前的台阶上,开始学你的样子,捧着脸仰望星空。月辉清冷,把小院照得亮亮的,清水盈池一般。那些铺在院子里的樱花我终究没能狠下心来扫去,依旧是厚厚的一层,华丽的地毯一般。你说有一天我会不会被这些樱花埋葬在这座充满潮湿气息的小屋里?然后肌肤里,骨子里都浸入了清淡而浓烈的樱花香气,一点一点的,融成这些粉白色的精灵的一部分。每一寸的梦境,都被肢解。

0.2

天蒙蒙亮,雾气掩埋了整座小城,我领着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走在街道上,因为睡的头昏脑胀,走路有些摇摆。小超市还没有开门,倒是那家报刊亭早早地在准备开门了,那个老奶奶缓慢的搬动着那些厚厚的铁板。不只是出于什么心情,我走了过去放下垃圾袋,帮那个老奶奶搬了起来,一边搬一边用并不熟练的日语向她解释着,老奶奶微笑着站在一旁,用缓慢的语速对我说,你是住在那个小房子里吧,以前住在那里的那个年轻人也是经常来呢。

你吗?我们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我如同你的影子一般,安静的倒带,重复着。

我说,是吗?

老奶奶点点头,很清秀的少年人哪,笑起来尤其好看的。

那么真是对你的贴切的评价。

我买了一本杂志便离开了,那个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早饭我煮了米粥,是你爱喝的那种小米粥,粘粘的浓稠的。望着冒着热气的饭碗我有些发呆,好像你的影子侵占了我的脑海,一点一点浮现出来,你大大的笑脸慢慢的在水雾里清晰,哈,真是好吃啊,想不到之歌还有一手啊。

我甩甩头,端起碗开始喝粥,却再也不敢睁开眼睛。

粥似乎有些苦味,我只喝了一碗便把其余的倒进了垃圾桶。

阳光破雾,我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独自走在这条寂静的小路上。我按照你所定的行程开始去寻找你一直未曾找到的东西,一同寻找的,还有你离开的理由,以及我来这里的原因。

樱花流转锦年,旋转在我的裙边。

我轻轻扬起脸来己亥年四月

这个叫做北忘川的小镇已是到了四月份,街道两旁的樱花树全部开花了,绯色的流云一般,飘荡在半空中,拿了湛蓝色作影幕,氤氲开水墨一般的美丽。昨天下午的时候我从东京坐火车来到了这里,那是在接到你的信的第三天。

你在信封里放的钥匙都生了锈,插进锁眼里要转好几次才打得开门。确实,这幢青石堆砌起来的二层小房子是我喜欢的类型。门口有两棵高大的樱花树,树皮粗糙干裂,很粗的树身,看起来有几十的年轮了。樱花瓣在院子里铺了厚厚的一层,淡粉色的毛绒地毯一般,霞光倾落,铺陈开淡美的画意。院子的矮墙上爬满了青藤,有些潮湿,我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才把他们修理得妥当,却未把他们从阴暗的角落挪出来,想他们也是见不得光亮的。

屋子里的摆设简单,除了必须的桌椅床铺几乎什么也没有。按照你所说的,屋子的二楼,向阳的那个房间是你的。淡蓝色的洒满了满天星花纹的窗帘,与整个房间的大小极不成比例的大玻璃窗,白色的桌椅书架,铺着同样淡蓝色床单的双人床。如此便是你的风格。或许不该疑惑你的双人床,记得你曾说过,睡觉最大,无论如何也不能委屈睡觉的自己。

我把行李整理好放进了你的衣橱,衣橱里还有几件你的衣服,休闲服和简单的黑裤白衣,都是很单薄的,有些没有牌子。我把它们叠好放在最底层,然后把我的挂上去。

书架上摆满了你的书,最上面一排都是国外的名著书籍,蒙上了厚厚的尘埃,只有两本书干净如初,保存得很好,没有一丝尘埃,是《百年孤独》和《基督山伯爵》,半年前你来到日本前我送给你的两本旧书,其间破了好几页。

最下面一层是你早期出版的几本书,全部是浅蓝色的封面,上面有着不同的意境画面。由此便又想起你说过的天空的颜色,是用它来比喻你的。

指尖划过一排整齐的书脊,最后停在最角落,稀疏的光线滑过窗帘的边缘,落在金黄色的发光的行楷字上。这是你出版的第一本书,它是你最大的幸福,也是你最大的劫难。

拿着鸡毛掸子把屋子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没花太多时间,因为并没有多少灰尘,你只不过刚刚离开而已。

白天似乎还很短,一晃就又到了黑夜。

屋子似乎一下子空了,你的影子被黑夜驱散,月光被玻璃窗映得涟漪层层,在木质的地板上落下一大块白色的光斑。

我去街角的那家小超市买了一些吃的东西,重新把你空荡荡的冰箱塞满。超市对面是那家你提到过的开在樱花树旁的书报亭,我买完东西走出来时,那位穿着黑底白花和服的老奶奶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关门。

屋子的煤气灶不能再用了,晚饭我只吃了两个苹果,肚子本就是不饿的。

坐在屋子前的台阶上,开始学你的样子,捧着脸仰望星空。月辉清冷,把小院照得亮亮的,清水盈池一般。那些铺在院子里的樱花我终究没能狠下心来扫去,依旧是厚厚的一层,华丽的地毯一般。你说有一天我会不会被这些樱花埋葬在这座充满潮湿气息的小屋里?然后肌肤里,骨子里都浸入了清淡而浓烈的樱花香气,一点一点的,融成这些粉白色的精灵的一部分。每一寸的梦境,都被肢解。

0.2

天蒙蒙亮,雾气掩埋了整座小城,我领着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走在街道上,因为睡的头昏脑胀,走路有些摇摆。小超市还没有开门,倒是那家报刊亭早早地在准备开门了,那个老奶奶缓慢的搬动着那些厚厚的铁板。不只是出于什么心情,我走了过去放下垃圾袋,帮那个老奶奶搬了起来,一边搬一边用并不熟练的日语向她解释着,老奶奶微笑着站在一旁,用缓慢的语速对我说,你是住在那个小房子里吧,以前住在那里的那个年轻人也是经常来呢。

你吗?我们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我如同你的影子一般,安静的倒带,重复着。

我说,是吗?

老奶奶点点头,很清秀的少年人哪,笑起来尤其好看的。

那么真是对你的贴切的评价。

我买了一本杂志便离开了,那个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早饭我煮了米粥,是你爱喝的那种小米粥,粘粘的浓稠的。望着冒着热气的饭碗我有些发呆,好像你的影子侵占了我的脑海,一点一点浮现出来,你大大的笑脸慢慢的在水雾里清晰,哈,真是好吃啊,想不到之歌还有一手啊。

我甩甩头,端起碗开始喝粥,却再也不敢睁开眼睛。

粥似乎有些苦味,我只喝了一碗便把其余的倒进了垃圾桶。

阳光破雾,我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独自走在这条寂静的小路上。我按照你所定的行程开始去寻找你一直未曾找到的东西,一同寻找的,还有你离开的理由,以及我来这里的原因。

樱花流转锦年,旋转在我的裙边。

我轻轻扬起脸来己亥年四月

这个叫做北忘川的小镇已是到了四月份,街道两旁的樱花树全部开花了,绯色的流云一般,飘荡在半空中,拿了湛蓝色作影幕,氤氲开水墨一般的美丽。昨天下午的时候我从东京坐火车来到了这里,那是在接到你的信的第三天。

你在信封里放的钥匙都生了锈,插进锁眼里要转好几次才打得开门。确实,这幢青石堆砌起来的二层小房子是我喜欢的类型。门口有两棵高大的樱花树,树皮粗糙干裂,很粗的树身,看起来有几十的年轮了。樱花瓣在院子里铺了厚厚的一层,淡粉色的毛绒地毯一般,霞光倾落,铺陈开淡美的画意。院子的矮墙上爬满了青藤,有些潮湿,我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才把他们修理得妥当,却未把他们从阴暗的角落挪出来,想他们也是见不得光亮的。

屋子里的摆设简单,除了必须的桌椅床铺几乎什么也没有。按照你所说的,屋子的二楼,向阳的那个房间是你的。淡蓝色的洒满了满天星花纹的窗帘,与整个房间的大小极不成比例的大玻璃窗,白色的桌椅书架,铺着同样淡蓝色床单的双人床。如此便是你的风格。或许不该疑惑你的双人床,记得你曾说过,睡觉最大,无论如何也不能委屈睡觉的自己。

我把行李整理好放进了你的衣橱,衣橱里还有几件你的衣服,休闲服和简单的黑裤白衣,都是很单薄的,有些没有牌子。我把它们叠好放在最底层,然后把我的挂上去。

书架上摆满了你的书,最上面一排都是国外的名著书籍,蒙上了厚厚的尘埃,只有两本书干净如初,保存得很好,没有一丝尘埃,是《百年孤独》和《基督山伯爵》,半年前你来到日本前我送给你的两本旧书,其间破了好几页。

最下面一层是你早期出版的几本书,全部是浅蓝色的封面,上面有着不同的意境画面。由此便又想起你说过的天空的颜色,是用它来比喻你的。

指尖划过一排整齐的书脊,最后停在最角落,稀疏的光线滑过窗帘的边缘,落在金黄色的发光的行楷字上。这是你出版的第一本书,它是你最大的幸福,也是你最大的劫难。

拿着鸡毛掸子把屋子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没花太多时间,因为并没有多少灰尘,你只不过刚刚离开而已。

白天似乎还很短,一晃就又到了黑夜。

屋子似乎一下子空了,你的影子被黑夜驱散,月光被玻璃窗映得涟漪层层,在木质的地板上落下一大块白色的光斑。

我去街角的那家小超市买了一些吃的东西,重新把你空荡荡的冰箱塞满。超市对面是那家你提到过的开在樱花树旁的书报亭,我买完东西走出来时,那位穿着黑底白花和服的老奶奶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关门。

屋子的煤气灶不能再用了,晚饭我只吃了两个苹果,肚子本就是不饿的。

坐在屋子前的台阶上,开始学你的样子,捧着脸仰望星空。月辉清冷,把小院照得亮亮的,清水盈池一般。那些铺在院子里的樱花我终究没能狠下心来扫去,依旧是厚厚的一层,华丽的地毯一般。你说有一天我会不会被这些樱花埋葬在这座充满潮湿气息的小屋里?然后肌肤里,骨子里都浸入了清淡而浓烈的樱花香气,一点一点的,融成这些粉白色的精灵的一部分。每一寸的梦境,都被肢解。

0.2

天蒙蒙亮,雾气掩埋了整座小城,我领着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走在街道上,因为睡的头昏脑胀,走路有些摇摆。小超市还没有开门,倒是那家报刊亭早早地在准备开门了,那个老奶奶缓慢的搬动着那些厚厚的铁板。不只是出于什么心情,我走了过去放下垃圾袋,帮那个老奶奶搬了起来,一边搬一边用并不熟练的日语向她解释着,老奶奶微笑着站在一旁,用缓慢的语速对我说,你是住在那个小房子里吧,以前住在那里的那个年轻人也是经常来呢。

你吗?我们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我如同你的影子一般,安静的倒带,重复着。

我说,是吗?

老奶奶点点头,很清秀的少年人哪,笑起来尤其好看的。

那么真是对你的贴切的评价。

我买了一本杂志便离开了,那个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早饭我煮了米粥,是你爱喝的那种小米粥,粘粘的浓稠的。望着冒着热气的饭碗我有些发呆,好像你的影子侵占了我的脑海,一点一点浮现出来,你大大的笑脸慢慢的在水雾里清晰,哈,真是好吃啊,想不到之歌还有一手啊。

我甩甩头,端起碗开始喝粥,却再也不敢睁开眼睛。

粥似乎有些苦味,我只喝了一碗便把其余的倒进了垃圾桶。

阳光破雾,我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独自走在这条寂静的小路上。我按照你所定的行程开始去寻找你一直未曾找到的东西,一同寻找的,还有你离开的理由,以及我来这里的原因。

樱花流转锦年,旋转在我的裙边。

我轻轻扬起脸来己亥年四月

这个叫做北忘川的小镇已是到了四月份,街道两旁的樱花树全部开花了,绯色的流云一般,飘荡在半空中,拿了湛蓝色作影幕,氤氲开水墨一般的美丽。昨天下午的时候我从东京坐火车来到了这里,那是在接到你的信的第三天。

你在信封里放的钥匙都生了锈,插进锁眼里要转好几次才打得开门。确实,这幢青石堆砌起来的二层小房子是我喜欢的类型。门口有两棵高大的樱花树,树皮粗糙干裂,很粗的树身,看起来有几十的年轮了。樱花瓣在院子里铺了厚厚的一层,淡粉色的毛绒地毯一般,霞光倾落,铺陈开淡美的画意。院子的矮墙上爬满了青藤,有些潮湿,我花了几个小时的时间才把他们修理得妥当,却未把他们从阴暗的角落挪出来,想他们也是见不得光亮的。

屋子里的摆设简单,除了必须的桌椅床铺几乎什么也没有。按照你所说的,屋子的二楼,向阳的那个房间是你的。淡蓝色的洒满了满天星花纹的窗帘,与整个房间的大小极不成比例的大玻璃窗,白色的桌椅书架,铺着同样淡蓝色床单的双人床。如此便是你的风格。或许不该疑惑你的双人床,记得你曾说过,睡觉最大,无论如何也不能委屈睡觉的自己。

我把行李整理好放进了你的衣橱,衣橱里还有几件你的衣服,休闲服和简单的黑裤白衣,都是很单薄的,有些没有牌子。我把它们叠好放在最底层,然后把我的挂上去。

书架上摆满了你的书,最上面一排都是国外的名著书籍,蒙上了厚厚的尘埃,只有两本书干净如初,保存得很好,没有一丝尘埃,是《百年孤独》和《基督山伯爵》,半年前你来到日本前我送给你的两本旧书,其间破了好几页。

最下面一层是你早期出版的几本书,全部是浅蓝色的封面,上面有着不同的意境画面。由此便又想起你说过的天空的颜色,是用它来比喻你的。

指尖划过一排整齐的书脊,最后停在最角落,稀疏的光线滑过窗帘的边缘,落在金黄色的发光的行楷字上。这是你出版的第一本书,它是你最大的幸福,也是你最大的劫难。

拿着鸡毛掸子把屋子里里外外清扫了一遍,没花太多时间,因为并没有多少灰尘,你只不过刚刚离开而已。

白天似乎还很短,一晃就又到了黑夜。

屋子似乎一下子空了,你的影子被黑夜驱散,月光被玻璃窗映得涟漪层层,在木质的地板上落下一大块白色的光斑。

我去街角的那家小超市买了一些吃的东西,重新把你空荡荡的冰箱塞满。超市对面是那家你提到过的开在樱花树旁的书报亭,我买完东西走出来时,那位穿着黑底白花和服的老奶奶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关门。

屋子的煤气灶不能再用了,晚饭我只吃了两个苹果,肚子本就是不饿的。

坐在屋子前的台阶上,开始学你的样子,捧着脸仰望星空。月辉清冷,把小院照得亮亮的,清水盈池一般。那些铺在院子里的樱花我终究没能狠下心来扫去,依旧是厚厚的一层,华丽的地毯一般。你说有一天我会不会被这些樱花埋葬在这座充满潮湿气息的小屋里?然后肌肤里,骨子里都浸入了清淡而浓烈的樱花香气,一点一点的,融成这些粉白色的精灵的一部分。每一寸的梦境,都被肢解。

0.2

天蒙蒙亮,雾气掩埋了整座小城,我领着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走在街道上,因为睡的头昏脑胀,走路有些摇摆。小超市还没有开门,倒是那家报刊亭早早地在准备开门了,那个老奶奶缓慢的搬动着那些厚厚的铁板。不只是出于什么心情,我走了过去放下垃圾袋,帮那个老奶奶搬了起来,一边搬一边用并不熟练的日语向她解释着,老奶奶微笑着站在一旁,用缓慢的语速对我说,你是住在那个小房子里吧,以前住在那里的那个年轻人也是经常来呢。

你吗?我们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我如同你的影子一般,安静的倒带,重复着。

我说,是吗?

老奶奶点点头,很清秀的少年人哪,笑起来尤其好看的。

那么真是对你的贴切的评价。

我买了一本杂志便离开了,那个只装了两个苹果核的垃圾袋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早饭我煮了米粥,是你爱喝的那种小米粥,粘粘的浓稠的。望着冒着热气的饭碗我有些发呆,好像你的影子侵占了我的脑海,一点一点浮现出来,你大大的笑脸慢慢的在水雾里清晰,哈,真是好吃啊,想不到之歌还有一手啊。

我甩甩头,端起碗开始喝粥,却再也不敢睁开眼睛。

粥似乎有些苦味,我只喝了一碗便把其余的倒进了垃圾桶。

阳光破雾,我踢着路边的小石子,独自走在这条寂静的小路上。我按照你所定的行程开始去寻找你一直未曾找到的东西,一同寻找的,还有你离开的理由,以及我来这里的原因。

樱花流转锦年,旋转在我的裙边。

我轻轻扬起脸来

我亲爱的“乞丐”镜老弟

我亲爱的“乞丐”镜老弟:

我知道,你对我非常非常(复制+粘贴100次)好,我也非常非常(复制+粘贴100次)想和你在一起,可是,你知道吗-----

每天快上学的时候,我都会满屋子乱翻,东瞅瞅,西望望,怎么回事?还不是不知道你身在何方,把我急的,呀呀呀!简直就象热火锅里的蚂蚁----找昏了头,直到老妈已经N次不耐烦的+最后通牒的时候,我才只好依依不舍的离你而去,乖乖,这可好,学隔壁李奶奶把眼睛眯成一条缝,恨不得把眼睛瞪出来的看黑板,我的座位在第2排,离黑板只有4米左右距离,在我看来,简直就象隔着几十米几千米的距离,那个苦啊,你能理解吗?

我弹古筝时,你又好奇,一会上,一会下,害的我不得时不时把你往上提提,浏阳河那下子被我弹的,本来很欢快的曲子我弹成了很伤心、哀愁的曲子,老师的口水又濒临城下,唉,真后悔当时没有带个雨伞去,让你成了“落汤鸡”,谁知,眼睛又出“汗”,可一比当年韩信水淹废邱之景,唉,真是不堪回首啊!

冬天,外面很冷,一呼吸、说话都有哈气,你又却偏偏怕它,出了一层“保护膜”,弄的我什么也看不清,也罢.可是当我进屋的时候,由于反差失常,你又布满了哈气,要我不得不马上替你“洗澡”,对此,我,我,我却只能敢怒不敢言,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这样对我呢,为我制造麻烦,我又不得不听你的,哼!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我会将你.....

由于天天、月月、年年和你这样“亲密”的交往,我的鼻梁上都被你压出印来了.妈妈也规定,1天只许上0.5个小时的电脑,看一小会的书,还说什么‘都是为了你好,你不怕眼睛看不清,度数加大,到时候你叫爹叫娘都没用啦!’都是你,都是你,我只能和我的书、电脑在梦里见面,说‘I LOVE YOU’了,这一切一切都怪你,怪你!!!

你现在也受伤不少呢,这几天这骨折了,那几天那又出毛病了,这样下去,对你我都没有好处,为了你的安全,我的幸福着想,还是让咱们在夜里再见,从此一刀两断,恢复你的自由,也让我从此快快乐乐的生活,好吗?

你的主人小歪虹妍

2007年6月21日

寒假数学日记——买年货

日期:2011年1月26日星期三天气:晴 心情:开心姓名:王林

今天阳光明媚,我到奶奶家去探望奶奶。刚进门,奶奶就拿着民丰超市的广告纸急匆匆地跑过来说:“嘿,你看看,有没有要买的,奶奶给你钱!”我接过广告纸,草草地看了看回答:“奶奶,有好多打折的年货咧!”“打折好啊,给你100元,喜欢的就买。”奶奶毫不犹豫地把100元递给我。我提上购物袋,兴高采烈地出门了。

到了超市,推着购物车,我东张西望,想着买什么好。没过一会儿,购物车里塞满了我精心挑选地6种零食:美国葵花子0.87kg、香蕉片0.78kg、山楂片0.68kg、话梅0.48kg、咸干花生1.06kg。掰着手指算了算原来的总价是14.40+16.54+9.00+11.60+12.60+21.20共85.31元。看着这些美味的零食,我的口水早已流下三千尺。算账时,收银台的姐姐说因为有优惠,共便宜了10.41元,现共74.9元。姐姐又给我一张深蓝色的卡,我不解地问;“姐姐,这是什么?”她回答:“这是刮奖卡,消费满68元的顾客就可以领取,要求在卡上,最高奖金有15000元!”我小心翼翼地刮开刮奖区,与要求对一下,获得了2元,这样我只用了72.9元。

我蹦蹦跳跳地回到奶奶家,把零食依依从购物袋里取出来,把剩下的27.1元换给了奶奶,又说:“奶奶,本来是要花85.31元,优惠后之用74.90元,刮奖又‘赚’2元,只用了72.9元。”奶奶听了后了开了花,眉开颜笑地说;“媛媛(我的小名)真会算,将来一定是个会过好日子的人!”

浙江省温州市鹿城区蒲鞋市小学桥儿头校区五年级: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