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作文对医务工作者的赞美作文(共三篇)

小草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一首婉转动听的歌声,又一次萦绕在我耳旁,唤起了我对小草无限的崇敬之情.古今中外的文人墨客,有的赞美婀娜多姿的杨柳,有的歌颂傲睨冰雪的松树,有的倾慕于荷花出淤泥而不染的品质.而我却对小草情有独钟. 虽然小草没有梅花的凌寒独放,没有牡丹的富丽堂皇,没有水仙的幽香典雅,没有桂花的十里飘香,没有桃花的鲜艳妖娆,没有玫瑰的妩媚娇艳......但是小草在无论多么贫瘠的土地上,无论多么恶劣的环境里,只要有一点稀薄的土壤,一束阳光,它就能在那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不需要任何人去给它施肥培土.它索取人们的甚少,它用自己淡雅的绿色点缀着大地,从不张扬.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这首千古流传的诗歌不正是小草顽强生命力的写照吗?当秋天来临的时候,世间万物都苦枯萎了,小草也沉睡了,在这时,给它一把火,小草也许就毁灭了,但你别为它哭泣,别为它叹息.等来年春风的一声呼唤,小草就把自己的兄弟姐妹唤醒,一齐从田野山川,石?中拼命地挤出来,重新为人们展示着自己的生机盎然. 每当看到小草地时候,我就会想到许多在不同地工作岗位上为人们作出贡献地奉献者.辛勤耕耘在教育战线上的老师,顶着星月出门的清洁工,保一方平安的警察,救死扶伤的医生......当我们一进入梦乡的时候,老师家里的台灯依旧亮着,老师还在辛勤的为我们批改作业;当我们生病的时候,无论多晚,疲惫的医务者还在为我们诊病.虽然他们不是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没有成就什么惊天动地的伟业,但他们和小草一样,甘愿把自己的一切奉献给社会的精神令人钦佩. 我赞美小草,我愿做一棵默默无闻的小草.

五四专题:青春与使命

生命不仅仅是一滴滴的鲜血,它更是渴望燃烧的激情;青春也不仅仅是一声声的赞美,它更是拥有使命并为之奋斗不息的源泉。因为生命的光环,一个个被践踏的躯体赋予了新的灵魂;因为青春的绚丽,一个个飞舞的思绪会聚成一首悲壮的挽歌。 时光的老人又一次送来了五月,迎来了又一个“五四”青年节。在享受祥和、安宁的幸福生活之时,我不禁想起了那些曾经为中华民族的民主、科学、独立而抛头颅洒热血的青年们,是他们,在民族遭受屈辱的时刻挺身而出,以力挽狂澜之势救黎民于苦难。在斗争中,青年们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他们以燃烧的激情和鲜血凝聚成精神的火炬,点燃了未来。这种青春是多么的绚丽夺目呀,这种使命感是多么的震撼人心啊! 今天,我们幸运了,沐浴着党的光辉,感受着一浪高过一浪的经济大潮。在物欲横飞争名夺利的驱使下,在追求潇洒的物质享受的刺激下,在灯红酒绿和花花世界的歌舞升平中,或许我们被乱花的溅入迷糊了双眼,或许我们被金钱侵蚀了灵魂,或许我们早已认为满腔激情的历史远矣……,这一切的一切,难道是在珍惜青春、拥抱青春吗? 培根说过:“青春是易逝的,你挥霍它,时间也会抛弃你。”作为新世纪的青年,是我们最先触碰时代的前沿,也是我们,心跳和着民族的脉搏。然而,我们的使命又是什么呢? 江泽民同志在纪念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成立八十周年大会上说:“现在,我国进入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新的发展阶段,全国各族人民正在为实现现代化而努力奋斗。到本世纪中叶,基本实现现代化,把我国建设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是全国各族人民的奋斗目标,也是当代青年的历史使命和当代青年运动的主题。” 青春是美好的,没有使命感的青春便是贫血的青春。青年是祖国的未来,是民族的希望。在任何一个时代,青年都是社会上最富有朝气最富有创造性、最富有生命力的群体。我们要怎样才能实践自己肩负的历史使命,怎样才能使自己的青春光彩照人呢? 放眼看吧,在我们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征途中,涌现出许许多多的新时代青年的楷模:维护正义的邱娥国,党的好战士高建成,战地英雄许杏虎、朱颖,海空卫士王伟以及无数的奔赴新闻热点的记者和与病魔作斗争的医务工作者,他们就像汪洋大海里的一滴滴水,折射出太阳的光辉。 作为新世纪的大学生,我们要树立远大的理想。人的一生只能享受一次青春,当一个人在年轻时就把自己的人生与人民的事业紧紧相连,他所创造的就是永恒的青春。我们要坚持勤奋学习,立志成才。二十一世纪,信息交流日益广泛,知识更新大大加快。形势逼人自强、催人奋进。我们要跟上时代步伐,更好地为现代化建设贡献力量就必须学习学习再学习,打下坚实的知识功底。在学习中,还要善于创新,善于实践,善于把所学的知识运用到改造主观世界和客观世界的活动中去,不断成才。我们要注重锤炼品德。优良的品德对人的一生至关重要。在全社会提倡诚信、讲究文明的今天,已经成为知识分子的青年大学生们更应该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树立起正确的名利观,努力培养良好的品德,提高综合素质,完善人格品质,做有益于祖国和人民的人。国家的繁荣富强、人民的富裕安康、社会主义制度的巩固和发展需要几代人,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的努力。艰苦能磨练人,创业能造就人。青年一代的我们,只有做到勤俭节约、艰苦奋斗,才能顺应时代发展的潮流,才能真正地做到把个人的前途和命运与国家、民族的前途和命运紧密相结合。同人民紧密相结合,为祖国奉献青春,这是当代青年最嘹亮的口号,我真心地希望,这不仅仅是口号,更是我们青年一代的旗帜! 生命对每个人只有一次,而青春则是这仅有的一次生命中易逝的一段。我坚信:流星虽然短暂,但在它划过夜空的那一刹那,已经点燃了最美的青春。让我们肩负起历史的使命,让身体里流淌的血液迸发出激情!让我们都做夜空下那颗闪亮的星星!

哈里波特与魔法石转载(九)

哈利曾以为达德里已经够讨厌的了,谁想到,遇上杰高。马尔夫之后,原来这 家伙比达德里更令人讨厌。一年级的格林芬顿学生只有药学课是和史林德林学生一 起上的,所以大家都还没有多少机会与马尔夫发生正面冲突。至少在看到那张钉在 格林芬顿公共休息室里的通知前是这样。那张通知让大家恨得牙痒痒的:飞行训练 课将于星期四开始上课——这意味着格林芬顿学生要和史林德林学生一起上课。 “又是那一套!”哈利撇撇嘴,“这正合我意,只是在马尔夫面前坐在大扫帚 上让我觉得有点像傻瓜。” 哈利比谁都想快点可以学习快迪斯。 “我不知道你坐上去会不会像傻瓜,”罗恩说,“不过,据我所知,马尔夫一 直为他的快迪斯而自豪,而且我敢打赌他现在肯定又在吹嘘自己。” 马尔夫的确正在大谈即将要上的飞行训练课。他大声地抱怨一年级的小鬼们根 本没资格加入豪斯飞行训练队,他讲了好久,当然也不忘往自己脸上贴金,他把那 个他从直升飞机上利用快迪斯逃生的故事又吹了一遍。其实,吹嘘自己有飞行经验 的人也不止马尔夫一个,谢默斯。范尼更就到处跟人说,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 已经骑着大扫帚在原野上空漫游了。罗恩也煤蝶不休地大讲他经常用查理的那把旧 扫帚到处滑翔。几乎每一个来自巫术家族的孩子都在谈论快迪斯。罗恩已经和同宿 舍的迪恩。汤姆斯就足球的问题辩论了一场。罗恩实在搞不明白足球赛有什么好刺 激的,二十几个人,一个球,又不准飞起来,多无聊!罗恩甚至想劝迪恩离开汉姆 足球队呢。 尼维尔长到那么大都还没坐过一次扫帚,因为他的奶奶从来就不准他接近任何 一把扫帚。哈利倒觉得尼维尔奶奶这个决定无比英明,谁都知道啦,尼维尔是个走 在地上都会发生很多意外的人,谁敢放心让他到天上去? 荷米恩也和尼维尔一样的紧张。因为这种实践性工作可不比从书本里背知识来 得容易——况且她也从来没飞过。星期四吃早餐时,荷米恩决定把她从一本叫《快 迪斯大观》的书里学到的飞行技巧传授给同学们。她这个决定可把大家给烦死了。 尼维尔倒听得聚精会神,连一个字都不放过。他真希望这会帮助他能牢牢地坐 在大扫帚上。这时候猫头鹰邮差们来了,荷米恩的长篇大论不得不被打断,这让大 家都松了口气。 自从接到哈格力的信后,哈利再也没有收过别的什么。马尔夫马上就注意到了 这一点。他的猫头鹰经常从家里给他悄来一包又一包的糖果,他次次都神气活现将 把那些糖果哗地倒到桌子上。 尼维尔的猫头鹰从他奶奶那儿为他捎来了一个小包裹。尼维尔兴奋地打开一看, 原来是一个有着大理石花纹的玻璃球,里面好像弥漫着神秘的白烟呢。 “呀,是记忆之球!”尼维尔兴奋地向大家宣布,“奶奶知道我老爱忘东西, 所以送了我这个!要是我忘了什么的话,这个球就会提醒我。看,只要紧紧地抓住 它,如果它变成红色……呢……”他吃了一惊,因为记忆球忽然发出了耀眼的红光 :“你忘了要做一件事!” 尼维尔拼命地想,究竟自己忘了做什么呢?这时候,杰高。马尔夫刚好从他们 的桌子边经过,一下子就把记忆球抢到了手中。 哈利和罗恩马上跳了起来,他们俩早就想揍马尔夫一顿了,可麦康娜教授比他 们俩更快,一下子就出现了。 “发生了什么事?” “马尔夫抢了我的记忆球!” 马尔夫做了个怪相,把球扔回桌子上。 “看看都不行!”他扔下这么一句,就大摇大摆地走了。他的两个死党克来伯 和高尔也赶紧跟了上去。 下午三点半,哈利、罗恩,还有其它同学,怀着兴奋的心情准备上他们的第一 堂飞行训练课。他们跑下楼梯,穿过草地,来到禁林外边。今天的天气可真好,清 朗于爽,草地上绿色的小草微微地漾着细浪,轻轻地拂过他们的脚踝,让人感觉舒 服极了。不远处,禁林里的树木也在随风摆动。 史林德林的学生早已到齐。地上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二十支大扫帚。哈利曾经听 过弗雷德和乔治。威斯里抱怨学校里的大扫帚质量不大好。他们说有些扫帚会在你 飞到高空的时候发颤,有些扫帚则总爱往左偏。 这时,他们的老师胡施夫人来了。她长着一头灰色的短发。她的一双黄色的眼 睛,就好像鹰的眼睛一样锋利。 “嘿,你们呆呆地站在那儿干嘛?”她大喝道,“每一个人都给我站到扫帚边 上去!快,快点!” 哈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扫帚。好旧呀,还有许多枝条突了出来,丑死了! “把你们的右手伸到扫帚上方,”胡施夫人站在队伍前面说,“然后大声说:” 起来!‘“”起来!“大家一齐叫道。 哈利的扫帚马上就跳到他的手里了。别的同学可没他那么得心应手。荷米恩。 格兰佐的扫帚只是在地上滚了滚,尼维尔的扫帚更是动都没动。大概骑扫帚和 骑马差不多吧,你要是心里先怯了,马就会不服你骑的,扫帚也一样,哈利想。尼 维尔低声嘟着说他宁愿用脚在地上走路也不愿骑扫帚在天上飞。 胡施夫人为大家做了一次骑扫帚的示范,并且教导他们怎样才不致于坐不稳扫 帚而滑下来。做完示范后,胡施夫人让大家各自练习一次,她自己就在队伍中走来 走去,纠正他们错误的坐姿。哈利和罗恩心花怒放,因为胡施夫人大声训斥马尔夫, 说他的坐姿一点都不正确。 “现在,你们留意我的哨声。我一吹哨子,你们就用力往地面一蹬。”胡施夫 人说,“紧紧抓住你们的扫帚,试着上升几英尺高,然后向前慢慢滑行,再回到地 上来。好,注意,听我的哨声——三……” 但是尼维尔实在太紧张了,还没等胡施夫人吹哨,他的脚就不由自主地往地上 一蹬,“呼”地就飞了起来。 “你这孩子,快给我回来!”胡施夫人大叫。可是尼维尔飞得太快了,就像一 枚从香摈瓶里蹦出去的木塞子——十二英尺——二十英尺!哈利看到尼维惊恐万分, 他的脸吓得煞白,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哇,不好了,他好像没抓稳扫帚……滑下 来了! 砰!一声巨响,尼维尔脸朝下摔进一堆草里!他的扫帚却还在不断地往上升, 摇摇晃晃地往禁林那边飞过去,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胡施夫人弯下腰去为 尼维尔作检查,她的脸就跟尼维尔的一样白。 “手腕摔断了。”哈利听到胡施夫人低声说,“来吧,小家伙——没事的,试 着站起来。” 胡施夫人转头看着其余的同学,说:“在我送这位同学到医务室的时候,谁都 不可以擅自试飞。谁敢乱动,谁就给我滚蛋!明白吗?小家伙,来,我们走吧。” 尼维尔早已哭得稀哩哗啦了,捧着他的断了的手腕,在胡施夫人的搀扶下蹒跚 地离开了。 两人刚一走远,马尔夫就哈哈大笑起来:“你们都看到那家伙的表情了?哈哈, 真是个大笨蛋!” 史林德林的其它学生也纷纷笑了起来。 “住口,马尔夫!”帕维提帕提看不下去了。 “噢噢,为小笨蛋抱打不平的来了?”史林德林中有个叫珀茜。 帕金森的丑女孩说,“真想不到呢,帕维提你居然喜欢那个爱哭的小胖子。” “看!”马尔夫猛地冲出队伍,在草地上捡起一件东西。“这不是那个小笨蛋 的老祖母送给他的东西吗?” 阳光下,记忆之球在他手里闪闪发光。 “把它放回原处,马尔夫!”哈利怒愤地叫嚷。每一个人都静了下来,静观事 态的发展。 马尔夫不怀好意地笑了。 “嗯,我想我应该把它藏到某个地方去,让那个小笨蛋好好地找一找——哦, 我想到了——放到树上去怎样?” “把它放回原处!”哈利大喝道。但是马尔夫已经跨上他的扫帚并且飞了起来。 那家伙果然没有撒谎,他的飞行技术的确不错。他L 到一棵标树的最高处,向 哈利挑衅:“来呀!够胆就上来拿!波特!” 哈利一把抓起他的扫帚。 “不要去!”荷米恩大叫,“胡施夫人告诉我们谁也不要动——而巨你老是给 我们带来麻烦!” 哈利压根儿没理会她,哈利现在热血沸腾,连耳根都红了。他马上跨上他的扫 帚,用力往地上一蹬,扫帚就带着他飞到了半空里。哈利的头发都被半空中的劲风 刮乱了,他的衣服也被刮得呼呼作响——这个危险的举动反倒使哈利意识到有些东 西他完全能凭自己的力量控制好!哈利心中充满喜悦,实在太简单了!实在太神奇 了!他拉了拉扫帚头,让它飞得更高点。这时,他听到地面上的女孩子们大声尖叫 和罗恩的大声赞美。 哈利让他的扫帚飞到马尔夫的对面停下来,马尔夫看得目瞪口呆,像个白痴似 地呆在半空中。 “把那个球放回原处!”哈利大声说,“否则我会一脚把你从你的扫帚上踢下 去!” “哦?是吗?”马尔夫勉强笑了笑,他看来似乎有点慌了。 不知怎的,哈利突然十分清楚应该怎么去控制扫帚。他双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 扫帚,往上轻轻一提,扫帚就像一枚出膛的火箭炮般带着他直奔马尔夫。马尔夫差 点儿就给撞上了,幸亏他避得快。 哈利呼地在半空中来了一个漂亮的转弯,而里坐得稳稳地,一点慌乱都没有。 一些同学更在地上大声地拍起掌来。 “在这儿,你的那两个猪朋狗友克朱伯和高尔可帮不了你啦,马尔夫!”哈利 高兴地叫。 想到这一点,马尔夫也有点慌了。 “那么,希望你能接住它!哈哈!”马尔夫大叫一声,把那只玻璃球往空中一 扔就赶紧飞回地面。 哈利看得一清二楚,那只玻璃球先是往上弹,接着就往下面掉。他抓住扫帚, 调头往下直奔玻璃球而去——他这一扑的速度可真快,一秒钟之后就差不多追上那 只球了。耳边风声和大家的惊叫声混杂在一起。这时,他伸出右手——在离地还有 一英尺的地方,哈利抓住了它!而且还刚好来得及调整他的扫帚的方向!哈利紧紧 地握住记忆球,轻轻地从扫帚上跳了下来,稳稳地站在草地上。 “哈利。波特!” 哈利的心猛地往下一沉。麦康娜教授直往他们这边走过来。她走得很快,说: “你们……你们……” 麦康娜教授气得快说不出话了,她鼻梁上的眼镜似乎都在颤抖:“……你居然 敢……这会摔断你的脖子……” “这不是哈利的错,教授……” “帕提,别吵!” “可是,马尔夫他……” “够了,威斯里,我不要再听了。波特,马上跟我走!” 临走前,哈利瞪了马尔夫一眼,他的两个跟班克来估和高尔正得意洋洋地冲他 扮鬼脸。麦康娜教授开始往城堡那边走过去,哈利机械地拖着腿跟在后边。完了, 肯定要被开除了!哈利绝望地想。 他想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辨护几句,可是喉咙里好像堵住了似的,一句话也说不 出来。麦康娜教授大步流星地往前走,看都不看哈利一眼。哈利必须小跑着才能跟 上她。唉,现在自己可闯了大祸了,到这儿来学习可还不够两个星期呢!看来十分 钟之后,他就得收拾东西走人了。当达德里看到自己出现在家门前时,会怎么说他 呢? 走上前面的台阶,再走上里面的大理石楼梯,麦康娜还是一言不发。她大力地 推开每一扇门,快步穿过走廊,哈利可怜巴巴地拼命跟着。可能她要把他带到丹怕 多校长里去。哈利开始想到哈格力,他不正是被开除了的吗?现在他只能呆在禁林 边上当个狩猎场的管理员。也许自己还会被允许呆在这儿当哈格力的助手吧?想到 这个悲惨的命运,哈利的胃都翻腾起来了。到那时候,罗恩和其他同学会成为巫师, 而他,哈利。波特,只能在禁林边上扛着哈格力的大背包踟躅而行,像个小老头儿。 麦康娜教授在一间教室外停下来了,她推开门,伸了个头进去:“不好意思, 费立维克教授,打扰你一下,能不能让伍德出来一会儿?” “木头?(英文中”伍德“与”木头“拼写与发音相同)”哈利有点摸不着头 脑。难道麦康娜教授打算用木棒来打他一顿吗? 伍德其实是一个人的名字,那是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身体长得相当结实。他 从费立维克教授的课室里走了出来,看他一脸迷惑,似乎也不知道麦康娜教授要做 什么。 “你们两个跟我来。”麦康娜教授说,他们一路走过走廊,伍德好奇地看了哈 利好久。 “在这儿。” 麦康娜教授领着两人走进一间教室。教室里空荡荡的,只有喧哗鬼皮维斯正忙 着在黑板上乱涂乱划。 “皮维斯,你给我出去!”麦康娜教授喝道。皮维斯用力把粉笔往粉笔盒里一 扔,骂骂咧咧地一溜烟跑了。麦康娜教授关上门,转身看着眼前两个男孩子。 “波特,这位是奥立弗。伍德。伍德——我帮你找了一位搜索员。” 伍德脸上的表情马上由迷惑转成兴奋:“你说得是真的吗,教授?” “当然。”麦康娜教授清清楚楚地说。“这个男孩天赋异禀,我从来没见过这 样子的孩子。刚才是你第一次骑上扫帚的,对吗?波特?” 哈利点了点头。他还没弄清要发生什么呢,不过好像并不是要开除他出校。太 好了!哈利那一直只会机械地移动的腿终于有了点点知觉了。 “他在做了一个五十英尺高的俯冲之后,用他的手抓住了一件正在下落的物体。” 麦康娜教授告诉伍德。“而他自己竟能毫发不伤地落地!这种能耐,就算是查 理。 威斯里都没有。“ 伍德非常高兴,好像他多年来的梦想马上就能实现了似的。他盯着哈刮,兴奋 地问:“你看过快迪斯比赛吗?” “伍德是格林芬顿飞行队的队长。”麦康娜教授解释道。 “他简直是大生的当搜索员的材料!”伍德绕着哈利转了又转,盯着他看了又 看。“身体轻盈,反应迅速……我们得给他找个合适点的扫帚才行。教授,你说哪 一种合适点呢?‘灵光2000’型扫帚还是‘第七号清洁者’型扫帚好呢?” “我会告知丹伯多教授并和他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改一下规则,让一年级的学生 参加。上帝保佑,我们现在有一支比去年更强大的队伍了。自从上个比赛中我们被 史林德林队打败之后,我已经有好久不敢去看史纳皮那得意洋洋的脸了……” 麦康娜教授用她那眼镜后的眼睛严厉地看着哈利,说:“我希望你会努力地训 练,波特。否则的话,我就会改变我的主意,好好地惩罚你!” 接着她出人意外地笑了:“你的父亲一定会很自豪的。你知道吗?你父亲可是 一位很棒的快迪斯比赛选手。” “你不是说笑吧?” 吃晚饭的时候,哈利把下午他跟着麦康娜教授离开草地后所发生的事一五一十 地告诉了罗恩。罗恩当时正准备把一块牛排羊肾薄饼放进嘴里,一惊之下,居然连 嘴里的薄饼都忘了嚼。 “搜索员?”他问,“可是从没有一年级生……你将会是豪斯杯选手中最年轻 的一个!有多少年没有年纪这么小的选手参赛啦?” “……一百年吧!”哈利往嘴里塞了一块薄饼,含糊不清地说。 下午兴奋了那么久,现在他觉得非常饿。“是伍德告诉我的。” 罗恩又震惊又好奇,他呆呆地坐在那儿看着哈利,一句话都说不了。 “下一周开始,我就要参加正式的训练了。”哈利说。“对了,先别告诉别人, 伍德希望我们能保持秘密。” 弗来德和乔治走进大厅里,他们发现了哈里就走了过来。 “干得不错,小家伙!”乔治低声说。“伍德都告诉我们了。咱们现在同在一 个队啦——伙计!” “我跟你说,我们今年非得把那快迪斯大赛的奖杯夺过来不可。”弗来德说, “自从查理离校后,我们还没有赢过一次呢。可是今年不一样了,我们非叫他们大 吃一惊不可!哈利,你要好好干,伍德对你期望很高,他几乎是跳着告诉我们这个 的。” “好了,我们得走了。李。乔丹认为他已经找到了一条能通向校外的秘道。” “我敢说就是我们在第一周里找到的那条,就在那个可恶的格雷戈利雕像后面 罢了。嗯,我们走了,再见!” 弗来德和乔治前脚刚走,几个不受欢迎的人物后脚就出现了:马尔夫在克来伯 和高尔的护卫之下走了过来。 “在吃你的最后晚餐吗?波特?你准备搭什么时候的火车回你的马格人世界去?” “刚才让你逃掉是你的幸运。怎么,带着你的猪朋狗及过来干什么?欠揍啊?” 哈利冷冷地回答。他当然不会把克来伯和高尔放在眼里,因为这大厅里老师太 多了,双方都只能冲着对方捏捏指关节和拧拧眉头而已。 “我随时乐意奉陪!”马尔夫说,“就今天晚上,怎么样?我们两人来一场巫 师之间的决斗。只许用魔法杖,不准找帮手。怎么样?我看你连什么是巫师之间的 决斗都还不知道吧?” “他当然知道。”罗恩说,“我就是他的替补,你的替补呢?是谁?” 马尔夫看了看克来伯和高尔,心里对两人作了一番估量。 “克来伯是我的替补。”他说,“那么就约定半夜吧。我们在纪念品展览室里 见,那儿经常不上锁的。” 马尔夫走了之后,罗恩和哈利你眼看我眼。 “什么是巫师之间的决斗?” 哈利问。“还有,为什么你说你是我的替补?” “哦,所谓替补,就是在你战死之后接替你继续战斗的人。”罗恩漫不经心地 说,拿起他那块凉了的薄饼,一口塞进嘴里。瞥了一眼哈利的表情后,罗恩很快地 又加了几句:“通常只有很特别的决斗才会死人啦!只有真正的巫师们才有这种能 力。你和马尔夫嘛,最多就互相对打一番。毕竟你们两个都还不懂什么真正能杀人 的巫术。我想,那家伙一千个希望你会出口拒绝他的挑战。” “假如我的魔法杖帮不了我忙呢?” “那就干脆扔掉魔法杖,对着那家伙的鼻子送他一拳尝尝!”罗恩给哈利出了 个主意。 “打扰了。” 两人抬头一看,原来是荷米恩。 “难道我们想安安静静地吃顿晚饭都不行吗?”罗恩说。 荷米恩不理他,她冲着哈利说:“刚才我听到了你和马尔夫说……” “真希望你没有听到。”罗恩低声响咕。 “……你最好不要夜里起来在学校里走来走去。假如你被抓住的话,想想格林 芬顿将会因你而被扣掉多少分!你得为此而负责! 哼,你太自私了!“”无论怎样都不关你事!“哈利回答道。 “再见!”罗恩说。 晚上哈利在床上躺了好久都还没睡着。迪恩和谢默斯早就倒头呼呼大睡了(尼 维尔还在医务室没回来)。哈利想,今天可真是发生了好多事情哪!罗恩刚才一直 在碟蝶不休地给他出主意,比如说“如果那家伙想诅咒你的话,你可得赶快避开, 因为我可不怎么会解咒。”今天晚上他们溜出去的话十有八九会被可恶的管理员费 驰和他的诺丽丝夫人抓住。哈利觉得自己是在赌运气。难道今天还要再违反一项纪 律吗?可是马尔夫那张冷笑着的脸老在黑暗中浮现——这可也是一次能直接面对面 地打倒马尔夫的好机会。哈利实在不想错过。 “十一点半了。”罗恩凑过来说,“我们该动身了。” 他们飞快地穿上衣服,拿起魔法杖,蹑手蹑脚地走出宿舍,沿着螺旋梯往下走 一直来到公共休息室里。火炉里还有些余烬未燃尽,在微光的映射下,所有的椅子 后都拖着一道长长的黑色影子。 正当他们走到出口的那幅肖像那儿时,椅子后面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哈利, 我真不敢相信你居然去做那样的事情!” “啪”的一声,有人点着了一盏灯。是荷米恩!她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外套,冲 着他们俩皱眉头。 “你!”罗恩气急败坏地大嚷,“快滚回你的床上去!” “我会告诉你哥哥的!”荷米恩很生气,“看来我应该告诉班长伯希,他肯定 会阻止你们这样干的!” 哈利觉得这世界上再没有谁比荷米恩更令人心烦了。 “咱们快走!”哈利招呼罗恩。他推开肥大婶居住着的那幅画像,爬进出口。 荷米恩可不愿意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他们两个。她也爬进了出口,紧紧地跟着罗 恩不放。她一边爬,一过气呼呼地说个不停,活像一只生气的母鹅:“哼,你们究 竟有没有想过格林芬顿的声誉? 你们究竟有没有为自己着想过?我可不想让史林德林那帮家伙赢了豪斯林去。 哼哼,我上次在变形魔咒比赛里从麦康娜教授那儿好不容易拿到的加分,现在 肯定要给你们丢光了广“你别跟着我们!” “好,我走!不过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了。明天你不得不收拾东西离开学校的时 候,你们就会明白我的一片好心了!你们这些……” 但是他们现在都回不去了!荷米思爬回去推肥大婶的肖像时,发现胖大婶的那 张肖像已经变成了一片空白。那肥大婶肯定是跑到别的肖像那儿串门去了!荷米恩 现在被困在格林芬顿塔里了! “怎么办?现在怎么办?”荷米思不禁失声尖叫起来。 “那是你的事情了。”罗恩说,“我们可要走了。你害我们差点儿迟到了。” 他们俩继续往里走,还没走到尽头,荷米恩就气喘吁吁地赶上来了。 “我要跟着你们。”她说。 “不要!” “你以为我会傻傻地站在那里等费驰来抓我吗?我得跟着你们。 要是费驰发现了我们三个,我就告诉他我是来阻止你去干傻事的。“”你别在 这儿碍手碍脚……“罗恩大声说道。 “你们两个快别吵了!”哈利急促地说,“我好像听到了一点声音。” 那是一种沉重的鼻子呼吸声。 “诺丽丝夫人?”罗恩紧张地在黑暗中四处张望,低声说。 原来那并不是诺丽丝夫人,那个声音居然是尼维尔发出来的! 他蜷在地板的一角里,正在呼呼大睡呢!他们急忙跑过去,尼维尔这才猛地醒 过来。 “天哪!太好了,你们终于找到了我!我已经在这儿呆了好几个钟头,因为我 把回卧室的新口号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别叫得那么大声!那个新口号是‘猪鼻子’,可是现在你知道也没有什么用, 因为胖大婶不知到哪里串门去了。” “对了,尼维尔,你的手腕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尼维尔伸出手来,说,“波姆弗雷夫人不用一分钟就把我的 手腕治好了。” “那太好了!嗯,尼维尔,我们现在得到别的地方去,你先呆在这儿,我们待 会儿再回来找你……” “别留下我一个人!”尼维尔马上爬起来,“我不想一个人呆在这里。刚才吸 血鬼巴伦已经来过两次了。” 罗恩低头看了看手表,很不耐烦地看着荷米恩和尼维尔两人,说:“你们两个 真麻烦!要是我还记得屈拉教的定身术是怎么用的话,我一定会拿你们两个来开刀!” 荷米恩张了张嘴,似乎想告诉罗恩定身术究竟应该用在何处,但哈利示意她别 说话,然后招手叫大家继续往前走。 午夜的月光从高高的窗户外透进来,在走廊上投入斑驳的阴影。他们一行四人 小心翼翼地走着,每拐一个弯,哈利都以为费驰或诺丽丝夫人发现了他们。但是今 天晚上他们出奇的幸运,从楼梯上到三楼,一直到走进纪念品展览室,居然平安无 事。 马尔夫和克来估不在里面。陈列着纪念品的玻璃柜在月光的照耀下清晰可见, 柜里的奖杯、盾形徽章、镀金器皿和所有的铸像都在黑暗中闪闪发光。他们一个个 侧身溜进门,警觉地打量着室内的每一个角落。哈利拔出了他的魔法杖,以防马尔 夫突然跳进来动手。然而,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马尔夫和克来伯还是没有出现。 “他迟到!那家伙肯定是个胆小鬼。”罗恩低声说。 隔壁房间突然传来声响,大家吓得差点跳起来。哈利刚想举起他手中的魔法杖, 这时有人说话了——这不是马尔夫的声音。 “小乖乖,给我好好地嗅嗅,他们可能正藏在某个角落里呢。” 是费驰在和他的猫诺丽丝夫人在说话!天哪!哈利惊恐万分,拼命挥动魔法杖 示意另外三人马上跟他走。于是,大家蹑手蹑脚地向门那边跑去。当他们听到费驰 走进纪念品展览室时,尼维尔慌得手忙脚乱,他的长袍几乎把他缠住了。 “他们肯定在这里边,”大家听到费驰在自言自语,“肯定藏在某处。” “走这边!”哈利小声说。其余三人早就吓得僵掉了。他们哆味着从那条摆满 鱼鳞盔甲的走廊爬过去。他们可以感觉到费驰就在这附近。突然,尼维尔短促他尖 叫了一声——他滑了一下,随即又拉住旁边罗恩的足踝,结果两个人浪在一起,把 一件鱼鳞盔甲组推倒了,发出“砰”地一声! 这声巨响足以使整座城堡的人都醒过来! “快跑!”哈利大叫。四个人撒腿就跑,谁也不敢回头看看费驰是不是已经追 上来了。他们绕过一道门框,飞快地跑过一道又一道走廊。哈利跑在最前面,他根 本就没有时间去想他们跑到了哪里和他们将会跑到哪里去。最后他们钻进一大幅帷 幕,跟人一条秘道。 秘道的尽头就是他们平时上咒语课的教室。这间教室离纪念品展览室不远,看 来他们又跑回了原地。 “我想,我们已经摆脱了费驰。”哈利靠在冰冷的墙上,一边擦着前额的汗, 一边气喘吁吁地说。尼维尔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我……早已……警告过……你……”荷米恩用力地抓着胸前的衣服,喘着说。 “……早……警告过你……” “现在我们回到了原处,”罗恩说,“赶快回去吧。” “马尔夫是在捉弄你,”荷米恩对哈利说,“你应该明白这一点的,对不对? 他从来就没打算过要和你决斗——费驰怎么会知道有人躲在纪念品展览室里? 肯定是马尔夫向他告密的!“ 哈利心里面认为荷米恩说得对,不过他并不准备告诉她。 “咱们走吧。” 要回去可也不容易。四人才走了几步,教室的门把手“噔”地动了一下,有个 人“呼”他从教室里蹦了出来。 是喧哗鬼皮维斯!他冲着四人吱吱地笑,高兴得手舞足蹈。 “别吵,皮维斯……求求你……你这样做会使我们被费驰发现的!” 皮维斯咯咯地笑:“半夜里出来散步吗?小家伙们?啧啧啧,真淘气,被费驰 抓住的话可不得了哇!” “所以请你不要告诉他,皮维斯,求你啦!” “嗯,我必须把这件事告诉费驰,”皮维斯故作严肃地说,他的眼睛不怀好意 地眨了眨。“这是为了你们好啊,你们要明白我的苦心。” “快滚开!”罗恩实在不耐烦了,冲着皮维斯大嚷——他这举动可闻了个大祸。 “有学生半夜跑出来啦!”皮维斯大声高呼,“有学生半夜跑出来了!就在咒 语学习室旁边哪!” 大家一听都急了,连忙弯腰从皮维斯的下边跑了过去,慌乱之中,他们跑进了 走廊尽头右边的一扇门里。哈利随手一关,“砰!” 的一声——门锁上了。 “唉呀!”罗恩悲哀地叹息道。无论他们用什么办法也打不开那扇门,罗恩终 于绝望了:“这下我们可完了!自己走进了一条死胡同!” 费驰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他跑得可真快,皮维斯话音刚落,他就跑上来了。 “嘿,你们都让开!”荷米恩也急了,她一把夺过哈利手上的魔法杖,轻轻地 叩着门锁,低声说:“阿落洪摩拉!” “啪!”锁开了,门轻轻地动了一下——他们赶紧冲去把它关上。然后大家紧 张地把耳朵贴近门边,静听事态发展。 “皮维斯,他们往哪个方向跑了?”费驰问皮维斯,“快点告诉我!” “要说‘请’字!” “别捣乱了,皮维斯!现在我再问一次,他们跑到哪里去了?” “如果你不用‘请’字的话,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皮维斯怪里怪气地说。 “好吧——请。” “就不告诉你!哈哈哈!我早就跟你说了,你不用‘请’字的话,我什么都不 会告诉你!哈哈!哈哈哈!”四人听到皮维斯飞快地逃跑了,费驰骂骂咧咧地也走 了。 “他以为这门是上了锁的。”哈利低声说。“我想我们现在没事了。走吧,尼 维尔!”原来尼维尔害怕得躲进了哈利长袍的后摆。 正在发抖呢。“你干什么呀!” 哈利转过身来——这回他看到了,很清楚地看到了那个东西。 有好一阵子,哈利都不能回过神来,他以为自己正在发恶梦。这是今天晚上他 们遇到的最可怕的事情。 他们不是跑进了房间里,哈利明白过来了。他们跑进了一条走廊。三楼那条禁 止进入的走廊!现在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这条走廊要严禁进入了。 在他们的前面站着一只巨大的狗!它站在那里,它的巨头一直顶到天花板!那 只狗有三只头颅;三双圆滚滚凶恶的大眼;三只鼻子,每一只鼻子都冲着他们的方 向喷着气;三张流着口水的大嘴,每一张大嘴里都长着可怕的淡黄色犬牙。 它静静地站着,六只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们四人。哈利想,他们之所以现在 还没被那只可怕的狗撕成碎片,只因为他们突然跑进来吓了它一跳。不过它肯定很 快就会恢复过来,到时候他们就全都逃不了啦。 哈利偷偷地摸索着门把手——在费驰和死亡之中,他情愿选择费驰。 他们一齐跌出门外!哈利使劲把门一关,大家爬起来就跑!他们跑得几乎像飞 的一样快,一下子就跑出了走廊。费驰可能到别的地方去找他们了,因为他们一路 上都没有碰上他。可是谁都没有空去担心他——现在他们只想跑得离那头怪物越远 越好。他们一直跑上七楼看见肥大婶的画像才停下来。 “你们跑到哪里去了?”看到他们跑得满脸红通通的,全身都被汗浸透了,连 长袍也扯到了肩膀外,肥大婶觉得十分奇怪。 “没什么……猪鼻子!猪鼻子!”哈利气喘吁吁地说出口号。画像移动了,他 们又爬回公共休息室。一进去,每个人都像一滩烂泥似的倒在椅子上。 一直过了好久,他们才有勇气讲话。而尼维尔,可怜的,看来他快吓得再也不 会说话了。 “你们说,他们把一头那么可怕的怪物关在学校里,究竟想干什么?”罗恩第 一个发问。 荷米恩现在缓过气来了,她的坏脾气也回来了:“你们这些家伙,眼睛都长来 了干什么啦?你们没有看见它脚底下有什么东西吗?” “你是说地板吗?”哈利很不解,“我没有留意它的脚下,我只顾着它的头。” “不,我不是指地板。它站在一块活板门上面。很明显,它在看守着一些东西。” 荷米恩站起来,向他们瞪了一眼。 “我希望你们会吸取教训。今天晚上我们差点儿丢了性命——或者,全得被开 除。好了,我回去睡觉了。” 罗恩看着她走开,张嘴说:“快点走吧。都是她拖累了我们,哈利你说对不对?” 哈利回到床上时,他还在想着荷米恩的话。那只狗是在看守着一些东西……哈 格力曾经说过什么?他说世界上最保险的保险库在格林高斯银行——除霍格瓦彻学 校外。 看来哈利已经找到了那个从713 号地下金库取出的脏兮兮的小包和那七百一十 三块钱的所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