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副金耳环的作文(共五篇)

一、皇宫 今天,2月15日,是我们泰国之旅的第一天。 首先,我们参观了大皇宫。它的总面积约有218000平方米。据说第一世皇至第八世皇都在这里居住。里面的建筑物上镶嵌着无数黄金珠宝,其金碧辉煌的程度让人难以想象。其中最宏伟壮观的就要算玉佛寺了。玉佛寺建在大皇宫北边的位置上,佛寺的四周有走廊环绕。泰国人民最崇敬的玉佛,就供奉在佛寺的大雄宝殿中的一座金色的高座上。玉佛膝部宽48.3公分,高66公分,由整块翡翠雕琢而成。玉佛依照泰国一年三季的时间,更换锦衣,更换锦衣的仪式,由国王亲自主持。 接下来,我们乘车前往龙虎园观看了许多的动物表演。有小猪辨颜色、老虎跳火圈等,但这些都比不上鳄鱼的表演,这个表演是最惊险的。驯兽师扒开鳄鱼的嘴,一边慢慢地把头伸进去,一边还招手向大家问好。我吓得闭上眼睛不敢看,生怕鳄鱼忽然合上嘴巴。直到驯兽师把头从鳄鱼嘴中完好无损地缩了回来,我才长舒了一口气。 下午,我们骑了大象。大象的毛皮很粗糙,骑起来一抖一抖的,有趣极了。 傍晚,我们还去观看了神奇而有趣的魔术表演,让人忍俊不禁。 啊!真是丰富多彩的一天呀!二、海边 2月16日早晨7点半,我们就离开宾馆坐车去海边玩了。车开了大约一个小时,我们又换坐快艇,来到了海中的一座小岛上。 第一个项目是“空中飞人”,游人被降落伞吊着,一根几十米长的绳子一头拉住降落伞,另一头拴在快艇尾部,快艇拉着伞在海面上飞驰,伞在空中飞。听说小朋友没有教练陪,要自己一个人去,我不免有些害怕,心怦怦直跳,但仍旧按捺不住好奇的心理,想冒险尝试一番。轮到我时,工作人员帮我穿好安全装备,让我往前跑几步,离开码头时用力一蹬,就被伞吊上了高空。刚飞上去时,我抬头望望广阔的天空,低头看看无垠的大海,生怕掉下去,心都要跳出来了。渐渐地,我就不感到害怕了,因为我把大海想象成一大片气垫床,掉下去也没关系。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一圈就飞完了,快艇放慢了速度,于是伞慢慢地下降,随后落到了码头上。我还意犹未尽,很想再玩一次。 第二个项目是“海底漫步”。换好游泳衣,我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顺着楼梯往水下走。等到水漫过脖子的时候,教练给我戴上了氧气头盔。接着,他把我拉了下去。刚下去时有一点耳鸣,我捏住鼻子,紧闭嘴巴,用力一哼就好了。等其他游人都下来以后,我们尝试着摸了摸珊瑚礁,教练还给我们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我们开始用面包喂成群的小海鱼,它们一看见面包,争先恐后地游了过来。我想摸一摸这些五花八门、五彩斑斓的小鱼们,可我的手指头稍稍一动,它们就全逃光了,十分机灵。 结束了“空中飞人”和“海底漫步”两个自费项目,我们又在海里游了一会儿泳。午饭后,我们乘车赶往下一个景点——金佛寺。 金佛寺里有一尊四面佛。它有四个头,八只手和两只脚。有脚的那一面为正面,按顺时针过去寓意依次为求平安、求事业、求婚姻、求财运。 接下去我们又去了蜡像馆,还看了高僧死后火化留下的舍利子。蜡像馆中的蜡像栩栩如生,惟妙惟肖。而舍利子则大小不一,据说看舍利子的大小就能看出他生前对佛的虔诚度。 傍晚,夕阳西下,我们来到水上乐园shopping,一天就这么快过去了,我真有点舍不得啊!|||三、东芭乐园2月17日上午,我们参观了芭提雅的东芭乐园。一进大门,就看到用陶瓷做的花盆搭成的各式各样的形状。虽然它没有珍珠那么璀璨,没有金子那么辉煌,但是这朴素而奇特的构造引发了游客们的好奇。在不远处,还有数十只鹦鹉在不停地叫着,仿佛在向我问好,对我表示欢迎呢!最可爱的要数那只小长臂猿了。它穿着婴儿的衣服,蹦来蹦去。我跟它拍照时,双手摊开,它就蹲在我的手上,用长长的,毛茸茸的手臂搂住我的脖子,还怪亲热的呢!接下来,我们观看了泰国少数民族舞蹈和小象的顽皮表演。小象们无论是打标、投篮,都技艺高超,我自愧不如。(详见下一篇。)下午我们又回到首都曼谷,参观了皇室博物馆。那里有威严的皇帝宝座,也有小巧玲珑的轿子;有精致的餐具,也有漂亮的帆船……这些都是金雕。还有一幅巨大的三层平板镂空木雕,十分有立体感,栩栩如生。有人鸟、龙、凤等神话动物,并有着一个美丽的传说。天花板上华丽的吊灯,耀眼夺目,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会变幻出不同的颜色,这是什么做的呢?原来,这是用金龟子那五彩缤纷的壳做出来的。真是美丽无比呀!晚上7—8点,我们观看了泰国“特色”——人妖表演。我本来以为不男不女的人妖是个丑八怪呢!原来长得都挺漂亮的。可她们一说起话来声音粗得不得了,怪吓人的。四、小象表演在泰国芭提雅的东芭乐园最精彩的节目就要数小象表演了。那些经过训练的可爱小象穿着华丽的衣服登场,吸引了所有观众的目光。投篮小象投篮的技术十分高超。只见它前肢抬起,鼻子高高翘起,卷着一个篮球,往前用力一头。它没投中时,就十分沮丧,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而投中时,台下响起一阵雷鸣般的掌声,它就连连点头,对大家的掌声表示感谢。掷保龄球小象掷保龄球时用长鼻子卷住球,轻轻一投,就打掉了好几个。可后来不知怎的,两只小象都打不中了,其中一只小象索性把对手的球都打掉了。另一只小象也不甘示弱,心想:你打我的球,我也把你的球打了。于是,它们就这样打成了平手。跨人小象在不踩到人的情况下跨过人,也算是一个刺激的项目吧!小象顺利地跨过了前几个人,可到最后一个时,它先是用鼻子轻轻拍两下他,后来索性抬起一只脚,在他肚子上蹭来蹭去,好像在给他按摩呢!吃香蕉小象来领“奖赏”了,只见它用鼻子卷住观众送来的香蕉放进嘴里,有时它还会给主人几个,报答主人对它的精心培育。大象真是人们的好帮手,好朋友呀!它还是泰国的吉祥物呢!|||五、购物(shopping)今天是本次旅行的最后一天(2月18日),因为明天一大早就要走了,所以我们要买一些纪念品来珍藏和送给亲朋好友。第一站就是皇家珠宝店,里面的珠宝琳琅满目,有红宝石、蓝宝石、黄宝石、绿宝石等各色宝石,还有钻石,玉石。它们都是从矿场中开采出来,打掉外面的土壳,再经过精细地打磨,成了光彩夺目的的珠宝。那些首饰、耳环、戒指闪闪发亮,看得我眼花缭乱,我真想买一个,可惜妈妈说小孩子不能戴,等长大了才可以。下午,我们去了皇家毒蛇研究中心。那里有一条眼镜王蛇正在蜕皮,只见它蠕动着身子,一扭一扭的,很难受的样子。它扭几下就累了,休息一会儿又继续开始。后来,我们听了专家的蛇药讲座。有的是用世界上最毒的蛇——金刚眼镜王蛇的毒液做的;有的是各种蛇毒混合而成的;还有的是用蛇皮浸泡的药酒……这样以毒攻毒,能医治的病可多了。购了一天的物,晚上我们轻松一下,夜游湄南河。在船上迎面吹来凉爽的河风,欣赏着各种宏伟的建筑,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金碧辉煌。还有一位菲律宾的女演员为大家演唱。我边看边听,渐渐入迷了。可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功夫船就靠岸了,我只好恋恋不舍地离船上了岸。唉,明天就要回深圳了,真希望明天永远不要到来。|||

我爱老妈的十大歪理

老妈可不是说爱就爱的,我可有真凭实据,且听俺爱老妈十大歪理。

一、老妈喜欢在厕所里照镜子(臭美),每当这时,我总会对妈妈说:“妈妈,你穿上这件衣服,真漂亮!”“是吗?”“当然!”(老妈看着我的神情不得不相信,便陶醉起来……)“对了,我想买……”“什么都可以!”说罢,继续陶醉……

二、老妈爱装傻。只要老妈忙的时候(看报纸也算),就不理睬我。“妈妈,这道题怎么做啊?我认为应该是……,对不对啊?”“恩。”老妈点点头。“你看都没看!”“恩。”“你是傻瓜。”“恩。”……

三、老妈怕我生气。我生气时,她总是什么东西都给我买,嘿嘿,我当然也占了不少“便宜”。记得小时候,我哭得昏天暗地,那叫一个滔滔不绝呀。无论老妈怎么诓我,我还是使劲地哭。老妈只好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在我床头,我可能有些“拜金主义”,(嘿嘿)竟然不哭了。没过多久,老妈就来到了我的床头――拿走那100元。555,这样的老妈也有?不过,这可成了我手上的“把柄”,嘿嘿。

四、老妈容易动感情。有一次,我在老妈生日时买了副耳环送给她。后来,她被车撞了,当场流了很多血,我的感情也抑制不住,“泛滥”了。老妈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还找我送给她的那副耳环……

五、老妈很听我的话。只要我这个“将军”一“下令”,老妈就立即去“执行任务”。

六、我跟老妈“耍”得很要好。说实话,我跟我老妈的那个亲呀,就想姐妹一样,无话不谈。

七、老妈是我的“知己”。我喜欢吃零食、小吃,喝饮料。老妈也喜欢,甚至比我还“热爱”。

八、老妈“语无伦次”。老妈总是喜欢和我喊亲戚一样的称呼,我叫妈妈的妈妈当然是“外婆”啦,可妈妈偏偏也和我叫“外婆”,我叫“哥哥”,她也叫“哥哥”。有时,她叫我“小猪猪”(我绝对不属猪!!!懒换来的“美”名),我就叫她“猪妈妈”。英文中叫妈妈为妈咪,我便叫她“猫咪”,呵呵。

九、老妈爱化妆。多亏老妈爱化妆,本来就有漂亮的“资本”,总迎来别人对我的羡慕目光。

十、老妈没我聪明。不用怕老妈说我笨,哈哈!!!

老妈,我爱你的全部(不管好与坏,我全包了)!啵……

属于我自己的守护甜心

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也称舒舒),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也称舒舒),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也称舒舒),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也称舒舒),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也称舒舒),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也称舒舒),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也称舒舒),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

守护甜心

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别介,呗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别介,呗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别介,呗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别介,呗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别介,呗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别介,呗肯定有很多人看过守护甜心吧,里面的亚梦拥有四颗守护蛋,最后来居然有了第五个守护蛋,自然,这些蛋里都有着一个小小的、可爱的、迷你的守护甜心。第一个蛋里生出来的是小兰,第二个蛋里生出来的是美琪,第三个是小丝,第四个是戴雅(方块)据说第五个到现在还没有播到,叫什么十字架……

“哇!好卡哇伊!”我早上起床时发现了四颗守护蛋,第一个蛋主色是蓝色,中间有一只画笔和画板,旁边有着细小的,但并不花哨的图案;第二个的主色是金色,中间有一个乒乓球和一副乒乓球拍;第三个周围有一圈音符,中间有一支竖笛,主色是粉色;第四个是白色的,中间有一双翅膀。我伸出一支手指头,摸了摸其中一颗蛋,热的,还有一点裂了,突然,一个身穿蓝色衣服,手上捏着一支小小的铅笔,另一只手上拿着一个小小的画板,背上背着一个蓝色的背包,她向我眨了一下眼睛,说:“昔如,你好!我是你的守护甜心,叫可蒂,请多关照。我比美琪还会画哦!”

这时,另一只蛋也裂了,出来的是一个跟相马空海的甜心长的差不多的甜心,只不过手上拿着一个乒乓拍,他出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向我打招呼,而是对可蒂说话:“哟,这不是可蒂嘛,你居然先出来,太不可思议了。”马上他就转向我了,说:“哦,对不起,我是你的第二个守护甜心,叫哖钺。”紧接着,第三只蛋又马上裂了,出来了一个穿着粉色裙装的甜心,手上拿着一支小巧的竖笛,她微笑着朝我鞠了一躬,说道:“我叫萌靛,最擅长吹竖笛,对音乐方面很有研究,以后在音乐方面又什么问题,问我好了。”第四个甜心立马也出来了,“嘭”的一声响,一片片洁白的羽毛呈现在我的眼前,一个像绘琉的守护甜心出现在我面前,只不过她的眼睛比绘琉的眼睛更大,更可爱。“您好,”她用很温柔的声音说,“我叫羽翼,请多多关照。”

哖钺在一旁看着,十分在乎地说:“什么嘛,只有我一个人是男的,太无聊了。”

无聊?对呀,自从我转入星夜小学之后,没人陪我玩,他们把我当作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一样。现在,我要让他们大吃一惊,看看他们没有交到我这个朋友的后果。除了一个女孩……

“藤忻,快走!再不去就迟到了!”呗盈在窗外喊我,每天早上都是这个时候嗨,以我的计算,她从来没有慢过一分钟。……

“马上就来。”我赶忙准备好书包等等必需品,跑到餐桌上拿走一块面包就走了。

“呗盈,等久了吧。”每天碰到呗盈的第一句话就是这句。

“没有没有。应该说我是让你太急了吧。你每天都是这样的。”呗盈的回答总是这样。

“走吧,不然一会儿就真的迟到了。”一切一切的话语从转学以来一直重复到现在.

……

可今天早上的谈话却变了个样。

“呗盈,你知道我今天早上碰见了什么奇怪的事吗?”

“知道。”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一个闪亮的微笑。

“你知道?骗人!”我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

“没有。”呗盈一脸的委屈。

“那你给我讲讲。”虽然我看见呗盈的表情就已经相信了,但还是要证实一下。

“你有四颗守护蛋,而且今天早上都生出来了个甜心。我说的对吧。”呗盈的招牌动作又出来了。

“啊?!?!?!?!你怎么知道的?”我郑重地在“啊”的后面打上了四个问号及附带的四个感叹号。

“因为我也……”这时从呗盈的身后出来了一个守护甜心,穿着橘黄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链,脖子上戴着项链,耳朵上还戴着耳环……她身上的每一种首饰都很完美,无可挑剔。

“对了,今天有自选课。”我突然想起了自由的时间。

……

自选课的时间了,我到了美术室,拿起画板,这时,我突然灵感大发,闭上眼,看见了一个有着童话梦幻的城堡。我继续闭着眼,拿起了在一旁的铅笔,“唰唰唰”地画起来,一幅素描就完成了。我睁开眼,发现我画的简直就是一幅绝世佳作,我不禁对自己的作品赞叹了一声:“我简直是太棒了!”

一个同学从我身旁走过,用怀疑的目光扫了一眼我的画,立马惊奇的叫了起来:“藤忻,这是你画的!?”

我得意地说:“怎么不是?你不相信?不信拉倒!”

那位同学的叫声引来了很多人,每个人都对我的画指指点点的。这时,全班最看不起我的蒋秦玉走了过来,说:“这是不是你画的还说不定了,可能还是抄袭人家的。”我正要发怒,呗盈突然走了过来,说:“藤忻,算了。别跟这人一般见识。”蒋秦玉用她那大眼睛看着呗盈:“呗盈小姐,看来您是藤忻小姐的监护人呀!”呗盈被蒋秦玉的彬彬有礼的言语激怒了,大声说道:“藤忻,我们不怕她,咱们跟她拼了。”“别介,呗

美与丑

春天来了,人们走到田野里,首先一定会赞叹道:“那些花儿开的真漂亮!”然后,就会走到花儿面前,摘下他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其不知,他们脚下踩着那些小野花,被小草覆盖着,因为它们太矮了,谁也看不见它们,但它们并没有为这个而枯萎,我饿是努力生长,长高再长高。“还冷啊!”我哆哆嗦嗦地自言自语,“哎呦!”一辆红色的宝马汽车从我身边飞快地开出去,吓得我连忙往后退,不知道后面还有一块石头,让我摔了一跤。正当我摸着摔疼的拍屁股时,模模糊糊地从远方看见一辆红色宝马汽车,不知是不是刚才的那辆。我正在疑惑,从车里出来一位打扮的非常漂亮的女子,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位漂亮女子身上,就连我也赶紧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向那儿跑过去。终于看见了她,让我不由惊讶:一头金黄的波浪发披在肩上,脸上浓妆艳抹,耳朵上缀着两个大耳环,大耳环上还镶嵌着两颗闪亮的大宝石,身上穿着不知是什么皮革制成的豪华的外套,配上华丽的高跟长靴,手上钻戒闪闪发光……总之打扮的非常漂亮。正在人们陶醉在这位女子的美丽与华丽中时,突然,一位小男孩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手里捧着碗,向人们乞讨,有的人给五毛,有的人给一块。嘴里嘟囔着:“快走!”最后,那位穿得破破烂烂的小男孩捧着碗向那位漂亮的女子乞讨,而那位漂亮的女子,把小男孩踢倒在一边,摆出一副讽刺的表情,嘴里还骂道:“滚!别挡着我的道!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角色!”说着,还不忘记擦擦自己的鞋,仿佛倒是孩子弄脏了她。看着“美女”一步三拧扭回车里,小男孩这才敢一边抽噎着,一边捡起自己摔在一边的破碗。这时,人们开始窃窃私语:“这女人,看着像个人,怎么黑成这样!”“虎皮隔毛衣,骨子里就是个禽兽啊!”正当人们议论纷纷时,一位老奶奶拄着拐杖蹒跚而来,她弯下身子用她那粗糙的手把小男孩扶起来,“孩子,别哭,奶奶给你买包子吃。”老奶奶一边安慰着小男孩一边颤微微地从自己的衣襟里面掏出一只小布包,小心翼翼地层层打开,从里面取出一元钱,拉着小男孩的脏手,从附近的小吃店里买了两个包子,送到孩子的嘴边……小男孩感激地谢了老奶奶,狼吞虎咽地大吞了起来,围观的人们不禁赞赏地微笑起来。这一刻,我觉得这位老奶奶真的很美!一个人只有美丽的外衣是不够的,还需要心灵上的美丽,那位“美女”有美丽的外衣,而她的内心是丑恶和荒芜的,老奶奶看起来一点都不美,但她的美丽在她的心里!心灵的美,才是真正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