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学生写的参观动物园作文600字(共六篇)

我叫罗昊,今年12周岁,是江苏省昆山市周市华城美地小学六年级的学生。我性格活泼开朗,有很多朋友。虽然是一个被人们称作农民工的孩子,但我毫不气馁,学习刻苦努力,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在昆山求学,各科成绩都能保持优秀。我坚信:参与就有机会,努力定能成功。

我在老师耐心的辅导下学会了写作文,经过我坚持不懈地努力,我写的作文有四十几篇登了报刊。我还积极参加报刊组织的全国作文竞赛活动,有十篇作品在全国作文竞赛中获奖。其中:获金奖两篇,一等奖一篇,二等奖三篇。我的一篇习作在“第十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获得了一等奖,本来是通知要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去领奖的。可是,领奖的全部费用(包括陪同人员的),要花一万多元钱,这对我们家来讲,是一笔很大的开支,所以就没去领奖,只是写了封信希望能把奖状寄来。2008年我被评选为“昆山市阅读之星”,2010年又再次评选为“苏州市阅读之星”。

除了写作,我还很喜欢体育锻炼。我在2008年的暑假里学习了游泳,虽然那是还游的不怎么好,可经过两个暑假的连续练习,现在已经进步很大了。并且通过游泳,我还结识了很多的新朋友。我还喜欢骑自行车、打乒乓球。

我喜欢旅游。我在上海学习期间,去过上海的东方明珠、外滩、老城隍庙;在昆山去的地方就更多,如:着名的江南水乡周庄和锦溪、淀山湖、亭林园……我还在暑假里去了杭州的很多地方游玩,游览了大运河,到杭州西湖看荷花,去杭州的海底世界看了人鲨表演,去了杭州动物园,参观了钱塘江大桥。我还在暑假去了我妈妈工作的公司玩,参观了工厂的工人是怎样辛苦工作的。我还参加了昆山市教育局组织的“阳光伙伴七彩的夏日”夏令营活动,在夏令营学到了不少好东西,如被绑架要怎样脱险、怎样实施自救等等。

听完我的介绍,你们肯定会希望我和你们成为朋友的,记住我,我叫:罗昊。

昆山市华城美地小学六年级:罗昊

作文 http://

关于五一的作文:江北水城游记

今年的五一节,我过得非常快乐。因为爸爸妈妈带我去了江北水城——聊城。我们在当地最著名的姜堤乐园里流连忘返。

一进姜堤乐园,迎面先看到的是老年秧歌队的表演。一群身着红衣的爷爷奶奶载歌载舞,让我也想跃跃欲试了。

向右一转,就是“怡绿园”,里面的假山设计得非常巧妙。有山洞、有怪石、有飞泉还有瀑布……我抢先一步登上崎岖的上路,小心而又灵活的翻越着。爸爸妈妈在后面一个劲的叫停,唯恐我有什么闪失。而我却快乐得像个蜘蛛侠,心里早就乐开了花。我和爸爸妈妈在假山上、瀑布边留影纪念。今天,我还学会用数码相机照相了呢。再加上这优美的风景,你说高兴不高兴?

翻过假山,我们来到亭台画廊里,这里有许多民族风情,亭台也设计得别具一格。最吸引人的是匠心独具的铁索桥。有的桥用两根粗绳做栏杆,用一根粗铁链当桥板,人走在上面摇摇晃晃,虽然有些心跳加快,但是人们脸上洋溢着微笑。有的桥像索道,一头在高处,一头在低处。高处人抓住把手顺势滑下时,另一个把手自动滑到高处。就这样两个把手来回使用,很好玩的。还用类似秋千的桥,也有石拱桥,桥很多却不重复。可见设计师的确下了很大功夫。我希望长大了也要做个这样的设计师,爸爸妈妈听了连声称赞。

接着,我们又参观了动物园。首先我们看到的是130多斤的大蟒蛇,还有泰国大鳄鱼和海龟。再往前走,有灵活的猕猴、美丽的孔雀、憨厚的大雁、乖巧的银狐、温和的乌苏里貂还有急躁的箭猪、威风的非洲狮和高大的鸵鸟……我高兴的一会跑到这边,一会跑到那边,爸爸妈妈都追不上我了。

出了动物园,我们又来到了游乐园。这里有个旱冰场,有个穿黑衣服的大哥哥滑得非常熟练,让我崇拜的不得了。在爸妈的催促下,我又来到了大型滑梯边。一口气爬到了顶上,哎呀,还真高。这滑梯也挺别致,有铁桶样式的,有笼子样式的,又大又高,特别好玩。我一口气玩了四五次呢。

告别了游乐园,我们还参观了樱花园、佛光洞、葡萄园、桃园等。转了一圈,我们回到了大门口,小广场上有一些卖奥运福娃的。在一个个小葫芦上印制的福娃非常精美,还有奥运五环呢。

最后我们在大门口合影留念,我依依不舍得离开了姜堤乐园,离开了水城聊城。回到家后还在不断回想这个快乐的五一呢。

简评:小作者以行踪为序,清晰详尽地写出了景点内容,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作文需从生活中来到生活中去,这篇习作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有了丰富的生活,我们的学生就不会无话可写。

春游

哈哈哈......哈哈哈......咦?是哪里传出来的声音?哦,原来是从琥珀小学那传来的呀!可是,他们为什么这么高兴?我们走近点去瞧瞧......

周四上午老师对我们说:“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学校明天要去野生动物园......”没等老师说完我们就沸腾了,要知道我们这群小学生可是特爱玩的。晚上回到家我就兴奋的不得了,准确的说应该是一晚上都没睡好。

第二天,我们都早早的起床,早早的去学校,早早的坐上了车又早早的来到了野生动物园。刚走进去,就看到小路两旁有许许多多的孔雀。它们抬着头有时还叫上两声,好像在欢迎我们的到来。百鸟园里鸟儿有大有小,有丑有美各有不同。瞧那小鸭子,尾巴不时的来回摆动,可爱极了!什么声音?大伙纷纷议论了起来。仔细一听,原来是那从远处传来的狼叫声(当时那声音真把我吓了一跳)。

中午,烈日当空。我们在草地上把午饭给解决掉了。之后,我们去参观了斑马、羚羊......

一天的行程快要结束了,我开玩笑说:“同学们,我们的长征路程走完了,我们坚持下来了,我们胜利了!!!!!”“哈哈哈......哈哈哈......”带着欢笑我们回到了家。

回来之后,我赶忙写下了这篇作文。题目就叫《春游》。

我的兄弟假宝玉

我和那小子的友谊完全是从暴力中衍生出来的,和贾泽玮做了3年同学,就和他打了3年架。五大三粗的我身经大小数百余战,却胜迹几稀,非是此竹竿练过什么邪门武功也不是懂什么先天内功,仅仅是他太小强了。尽管我一拳拳往他身上招呼,自己累得几欲虚脱,但是他仍然屹立着,并且用他那尖锐的下巴摁我脑袋。“痛...痛...痛...我投降...投降了,哎哟,别摁了我认输了......”最后,我总是惨烈地失败着。我也不明白车田正美老兄是不是能预知未来,当年的五小强居然在中国复活,仍然继续着被打得半死仍能翻盘的奇迹。这个奇迹我一直期盼它在中国的足球上面出现,可惜的是中国足球还是只有挨打的份,除了韩国棒子,其他国家还是爱进几个进几个。

我们在第二学期有了“战斗的友谊”,并且变成了死党。当他在历史书上搞涂鸦艺术时,偶然发现袁世凯长的像我(仅是身材),从此以后他见我必喊“大总统”“宋文谦是袁世凯!”那说话的腔调抑扬顿挫,活似相声的味儿。我也是偶然在字典上查到“玮”是美玉的意思,这“泽玮”固好,但哪叫他姓贾呢,于是我见他也喊“假宝玉”了。于是以后就好玩极了,至今我都觉得我们就像李连杰版《倚天屠龙记》里的玄冥二老那付德行,总是形影不离,有饭一起抢;有乐子一起享;有表演一起上;有浑水一起淌;有架还得打(属于人民内部斗争)。

他比得上贾宝玉的就只有那ERIC般的长相,在高二时,高一的学妹和高三的学姐们像参观动物园似的穿梭在我们班的过道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盯得坐在他旁边的我都毛骨悚然,一下课赶紧离开座位。可是这家伙看到别人在我就不好发作,一下课就开始进行语言和肢体的挑衅。看着窗外的那堆人我实在下不了手和他PK,要真还像以前一样扭打在一起那真是有多大脸现多大眼了。“不知廉耻”的他看着我忍让,直接就把那阿Q一样的笑容变成得意的哈哈大笑。有一次我还依稀听到外边有个女生在说“他笑起来好帅啊”,听了后我都想哭了。上课了还有人借上厕所越过她们楼层的厕所,不怕幸苦地来我们这边的厕所,那群MM去就去吧,去厕所也不用在我们班的窗台前招摇地过两次吧。下课更是达到了成群结队的地步,一到我们的座位那就会发出一阵笑声。我越想越觉得奇了,忍不住上下打量他,但怎么看也不觉得很帅,我想应该是我这片绿叶在旁边衬托了他这朵红花吧。学妹们看了还不够,还有人写情书给他,而且写情书给他的人还是个恐龙!终于,他受不了了,把情书交给了班主任。有班SIR出面才将这班看客给打发了 ,幸亏他求助班SIR把众看客给打发了,否则“看杀卫玠”的悲剧我看还得重演一次。

到了高三,我们在百忙中成立了一个文学社,此文学社寿命不到2个月,至今引以为憾。由于我俩都有点文学细胞,常常在一起讨论,但我敢肯定我们两人中有一个人文学细胞是变了异的。我热爱诗词,他喜欢相声,我从相声里能衍出诗词来,他能把诗词编进相声你,甚至和着我一起编进去。“逗你玩”是我听他编得最多的一个相声,也是我被涮得最多的相声。后来郭德纲相声兴起了,他那倒霉催的嘴就不停地学着郭德纲相声去损人,我又不是于谦你干嘛损那么狠啊。我们经常争论“杨贵妃是不是有狐臭”“韩国棒子还要把什么说成他们的思密达”这样无聊的问题。虽然开始问题不一样,到最后一定是以战争结束问题。我现在都想不明白就我俩这性情居然还能常常在一起讨论文学。

高中被我俩噼里啪啦地打完了,这人生恍若白驹过隙一点不假,现在大家都是大学生了。石泽玮在同学录上只留了一句话:“桥归桥,路归路,别了!”虽说是别了,可这家伙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来往往第一句就是:“喂,袁世凯啊。”然后再和我拌几句嘴才切入正题(其实都是些不正经的玩意)。上了大学,他去竞选学生会会长,在竞选演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叫贾泽玮,那个玮嘛就是美玉的意思,贾泽玮就是跟那贾宝玉一个级别的!”台下的人一听就乐了,再加上他演讲跟说相声似的,还真被选成了安全部长,不过就他这相貌,人家的女朋友就不安全了。这会他真是跟贾宝玉一个级别的了,几年的功夫用下来语文能力达到了相当的水平,他天天就用自己的才能去说相声和交女朋友。只不过在我们之间,只存在一个“假宝玉”,一个英俊开朗,诙谐幽默的宝玉。

写到此我就想到了花儿乐队一句歌词:“逍遥的魂儿啊 假不正经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小小的人儿啊 风生水起啊 天天就爱穷开心啊 .我和那小子的友谊完全是从暴力中衍生出来的,和贾泽玮做了3年同学,就和他打了3年架。五大三粗的我身经大小数百余战,却胜迹几稀,非是此竹竿练过什么邪门武功也不是懂什么先天内功,仅仅是他太小强了。尽管我一拳拳往他身上招呼,自己累得几欲虚脱,但是他仍然屹立着,并且用他那尖锐的下巴摁我脑袋。“痛...痛...痛...我投降...投降了,哎哟,别摁了我认输了......”最后,我总是惨烈地失败着。我也不明白车田正美老兄是不是能预知未来,当年的五小强居然在中国复活,仍然继续着被打得半死仍能翻盘的奇迹。这个奇迹我一直期盼它在中国的足球上面出现,可惜的是中国足球还是只有挨打的份,除了韩国棒子,其他国家还是爱进几个进几个。

我们在第二学期有了“战斗的友谊”,并且变成了死党。当他在历史书上搞涂鸦艺术时,偶然发现袁世凯长的像我(仅是身材),从此以后他见我必喊“大总统”“宋文谦是袁世凯!”那说话的腔调抑扬顿挫,活似相声的味儿。我也是偶然在字典上查到“玮”是美玉的意思,这“泽玮”固好,但哪叫他姓贾呢,于是我见他也喊“假宝玉”了。于是以后就好玩极了,至今我都觉得我们就像李连杰版《倚天屠龙记》里的玄冥二老那付德行,总是形影不离,有饭一起抢;有乐子一起享;有表演一起上;有浑水一起淌;有架还得打(属于人民内部斗争)。

他比得上贾宝玉的就只有那ERIC般的长相,在高二时,高一的学妹和高三的学姐们像参观动物园似的穿梭在我们班的过道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盯得坐在他旁边的我都毛骨悚然,一下课赶紧离开座位。可是这家伙看到别人在我就不好发作,一下课就开始进行语言和肢体的挑衅。看着窗外的那堆人我实在下不了手和他PK,要真还像以前一样扭打在一起那真是有多大脸现多大眼了。“不知廉耻”的他看着我忍让,直接就把那阿Q一样的笑容变成得意的哈哈大笑。有一次我还依稀听到外边有个女生在说“他笑起来好帅啊”,听了后我都想哭了。上课了还有人借上厕所越过她们楼层的厕所,不怕幸苦地来我们这边的厕所,那群MM去就去吧,去厕所也不用在我们班的窗台前招摇地过两次吧。下课更是达到了成群结队的地步,一到我们的座位那就会发出一阵笑声。我越想越觉得奇了,忍不住上下打量他,但怎么看也不觉得很帅,我想应该是我这片绿叶在旁边衬托了他这朵红花吧。学妹们看了还不够,还有人写情书给他,而且写情书给他的人还是个恐龙!终于,他受不了了,把情书交给了班主任。有班SIR出面才将这班看客给打发了 ,幸亏他求助班SIR把众看客给打发了,否则“看杀卫玠”的悲剧我看还得重演一次。

到了高三,我们在百忙中成立了一个文学社,此文学社寿命不到2个月,至今引以为憾。由于我俩都有点文学细胞,常常在一起讨论,但我敢肯定我们两人中有一个人文学细胞是变了异的。我热爱诗词,他喜欢相声,我从相声里能衍出诗词来,他能把诗词编进相声你,甚至和着我一起编进去。“逗你玩”是我听他编得最多的一个相声,也是我被涮得最多的相声。后来郭德纲相声兴起了,他那倒霉催的嘴就不停地学着郭德纲相声去损人,我又不是于谦你干嘛损那么狠啊。我们经常争论“杨贵妃是不是有狐臭”“韩国棒子还要把什么说成他们的思密达”这样无聊的问题。虽然开始问题不一样,到最后一定是以战争结束问题。我现在都想不明白就我俩这性情居然还能常常在一起讨论文学。

高中被我俩噼里啪啦地打完了,这人生恍若白驹过隙一点不假,现在大家都是大学生了。石泽玮在同学录上只留了一句话:“桥归桥,路归路,别了!”虽说是别了,可这家伙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来往往第一句就是:“喂,袁世凯啊。”然后再和我拌几句嘴才切入正题(其实都是些不正经的玩意)。上了大学,他去竞选学生会会长,在竞选演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叫贾泽玮,那个玮嘛就是美玉的意思,贾泽玮就是跟那贾宝玉一个级别的!”台下的人一听就乐了,再加上他演讲跟说相声似的,还真被选成了安全部长,不过就他这相貌,人家的女朋友就不安全了。这会他真是跟贾宝玉一个级别的了,几年的功夫用下来语文能力达到了相当的水平,他天天就用自己的才能去说相声和交女朋友。只不过在我们之间,只存在一个“假宝玉”,一个英俊开朗,诙谐幽默的宝玉。

写到此我就想到了花儿乐队一句歌词:“逍遥的魂儿啊 假不正经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小小的人儿啊 风生水起啊 天天就爱穷开心啊 .我和那小子的友谊完全是从暴力中衍生出来的,和贾泽玮做了3年同学,就和他打了3年架。五大三粗的我身经大小数百余战,却胜迹几稀,非是此竹竿练过什么邪门武功也不是懂什么先天内功,仅仅是他太小强了。尽管我一拳拳往他身上招呼,自己累得几欲虚脱,但是他仍然屹立着,并且用他那尖锐的下巴摁我脑袋。“痛...痛...痛...我投降...投降了,哎哟,别摁了我认输了......”最后,我总是惨烈地失败着。我也不明白车田正美老兄是不是能预知未来,当年的五小强居然在中国复活,仍然继续着被打得半死仍能翻盘的奇迹。这个奇迹我一直期盼它在中国的足球上面出现,可惜的是中国足球还是只有挨打的份,除了韩国棒子,其他国家还是爱进几个进几个。

我们在第二学期有了“战斗的友谊”,并且变成了死党。当他在历史书上搞涂鸦艺术时,偶然发现袁世凯长的像我(仅是身材),从此以后他见我必喊“大总统”“宋文谦是袁世凯!”那说话的腔调抑扬顿挫,活似相声的味儿。我也是偶然在字典上查到“玮”是美玉的意思,这“泽玮”固好,但哪叫他姓贾呢,于是我见他也喊“假宝玉”了。于是以后就好玩极了,至今我都觉得我们就像李连杰版《倚天屠龙记》里的玄冥二老那付德行,总是形影不离,有饭一起抢;有乐子一起享;有表演一起上;有浑水一起淌;有架还得打(属于人民内部斗争)。

他比得上贾宝玉的就只有那ERIC般的长相,在高二时,高一的学妹和高三的学姐们像参观动物园似的穿梭在我们班的过道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盯得坐在他旁边的我都毛骨悚然,一下课赶紧离开座位。可是这家伙看到别人在我就不好发作,一下课就开始进行语言和肢体的挑衅。看着窗外的那堆人我实在下不了手和他PK,要真还像以前一样扭打在一起那真是有多大脸现多大眼了。“不知廉耻”的他看着我忍让,直接就把那阿Q一样的笑容变成得意的哈哈大笑。有一次我还依稀听到外边有个女生在说“他笑起来好帅啊”,听了后我都想哭了。上课了还有人借上厕所越过她们楼层的厕所,不怕幸苦地来我们这边的厕所,那群MM去就去吧,去厕所也不用在我们班的窗台前招摇地过两次吧。下课更是达到了成群结队的地步,一到我们的座位那就会发出一阵笑声。我越想越觉得奇了,忍不住上下打量他,但怎么看也不觉得很帅,我想应该是我这片绿叶在旁边衬托了他这朵红花吧。学妹们看了还不够,还有人写情书给他,而且写情书给他的人还是个恐龙!终于,他受不了了,把情书交给了班主任。有班SIR出面才将这班看客给打发了 ,幸亏他求助班SIR把众看客给打发了,否则“看杀卫玠”的悲剧我看还得重演一次。

到了高三,我们在百忙中成立了一个文学社,此文学社寿命不到2个月,至今引以为憾。由于我俩都有点文学细胞,常常在一起讨论,但我敢肯定我们两人中有一个人文学细胞是变了异的。我热爱诗词,他喜欢相声,我从相声里能衍出诗词来,他能把诗词编进相声你,甚至和着我一起编进去。“逗你玩”是我听他编得最多的一个相声,也是我被涮得最多的相声。后来郭德纲相声兴起了,他那倒霉催的嘴就不停地学着郭德纲相声去损人,我又不是于谦你干嘛损那么狠啊。我们经常争论“杨贵妃是不是有狐臭”“韩国棒子还要把什么说成他们的思密达”这样无聊的问题。虽然开始问题不一样,到最后一定是以战争结束问题。我现在都想不明白就我俩这性情居然还能常常在一起讨论文学。

高中被我俩噼里啪啦地打完了,这人生恍若白驹过隙一点不假,现在大家都是大学生了。石泽玮在同学录上只留了一句话:“桥归桥,路归路,别了!”虽说是别了,可这家伙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来往往第一句就是:“喂,袁世凯啊。”然后再和我拌几句嘴才切入正题(其实都是些不正经的玩意)。上了大学,他去竞选学生会会长,在竞选演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叫贾泽玮,那个玮嘛就是美玉的意思,贾泽玮就是跟那贾宝玉一个级别的!”台下的人一听就乐了,再加上他演讲跟说相声似的,还真被选成了安全部长,不过就他这相貌,人家的女朋友就不安全了。这会他真是跟贾宝玉一个级别的了,几年的功夫用下来语文能力达到了相当的水平,他天天就用自己的才能去说相声和交女朋友。只不过在我们之间,只存在一个“假宝玉”,一个英俊开朗,诙谐幽默的宝玉。

写到此我就想到了花儿乐队一句歌词:“逍遥的魂儿啊 假不正经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小小的人儿啊 风生水起啊 天天就爱穷开心啊 .我和那小子的友谊完全是从暴力中衍生出来的,和贾泽玮做了3年同学,就和他打了3年架。五大三粗的我身经大小数百余战,却胜迹几稀,非是此竹竿练过什么邪门武功也不是懂什么先天内功,仅仅是他太小强了。尽管我一拳拳往他身上招呼,自己累得几欲虚脱,但是他仍然屹立着,并且用他那尖锐的下巴摁我脑袋。“痛...痛...痛...我投降...投降了,哎哟,别摁了我认输了......”最后,我总是惨烈地失败着。我也不明白车田正美老兄是不是能预知未来,当年的五小强居然在中国复活,仍然继续着被打得半死仍能翻盘的奇迹。这个奇迹我一直期盼它在中国的足球上面出现,可惜的是中国足球还是只有挨打的份,除了韩国棒子,其他国家还是爱进几个进几个。

我们在第二学期有了“战斗的友谊”,并且变成了死党。当他在历史书上搞涂鸦艺术时,偶然发现袁世凯长的像我(仅是身材),从此以后他见我必喊“大总统”“宋文谦是袁世凯!”那说话的腔调抑扬顿挫,活似相声的味儿。我也是偶然在字典上查到“玮”是美玉的意思,这“泽玮”固好,但哪叫他姓贾呢,于是我见他也喊“假宝玉”了。于是以后就好玩极了,至今我都觉得我们就像李连杰版《倚天屠龙记》里的玄冥二老那付德行,总是形影不离,有饭一起抢;有乐子一起享;有表演一起上;有浑水一起淌;有架还得打(属于人民内部斗争)。

他比得上贾宝玉的就只有那ERIC般的长相,在高二时,高一的学妹和高三的学姐们像参观动物园似的穿梭在我们班的过道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盯得坐在他旁边的我都毛骨悚然,一下课赶紧离开座位。可是这家伙看到别人在我就不好发作,一下课就开始进行语言和肢体的挑衅。看着窗外的那堆人我实在下不了手和他PK,要真还像以前一样扭打在一起那真是有多大脸现多大眼了。“不知廉耻”的他看着我忍让,直接就把那阿Q一样的笑容变成得意的哈哈大笑。有一次我还依稀听到外边有个女生在说“他笑起来好帅啊”,听了后我都想哭了。上课了还有人借上厕所越过她们楼层的厕所,不怕幸苦地来我们这边的厕所,那群MM去就去吧,去厕所也不用在我们班的窗台前招摇地过两次吧。下课更是达到了成群结队的地步,一到我们的座位那就会发出一阵笑声。我越想越觉得奇了,忍不住上下打量他,但怎么看也不觉得很帅,我想应该是我这片绿叶在旁边衬托了他这朵红花吧。学妹们看了还不够,还有人写情书给他,而且写情书给他的人还是个恐龙!终于,他受不了了,把情书交给了班主任。有班SIR出面才将这班看客给打发了 ,幸亏他求助班SIR把众看客给打发了,否则“看杀卫玠”的悲剧我看还得重演一次。

到了高三,我们在百忙中成立了一个文学社,此文学社寿命不到2个月,至今引以为憾。由于我俩都有点文学细胞,常常在一起讨论,但我敢肯定我们两人中有一个人文学细胞是变了异的。我热爱诗词,他喜欢相声,我从相声里能衍出诗词来,他能把诗词编进相声你,甚至和着我一起编进去。“逗你玩”是我听他编得最多的一个相声,也是我被涮得最多的相声。后来郭德纲相声兴起了,他那倒霉催的嘴就不停地学着郭德纲相声去损人,我又不是于谦你干嘛损那么狠啊。我们经常争论“杨贵妃是不是有狐臭”“韩国棒子还要把什么说成他们的思密达”这样无聊的问题。虽然开始问题不一样,到最后一定是以战争结束问题。我现在都想不明白就我俩这性情居然还能常常在一起讨论文学。

高中被我俩噼里啪啦地打完了,这人生恍若白驹过隙一点不假,现在大家都是大学生了。石泽玮在同学录上只留了一句话:“桥归桥,路归路,别了!”虽说是别了,可这家伙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来往往第一句就是:“喂,袁世凯啊。”然后再和我拌几句嘴才切入正题(其实都是些不正经的玩意)。上了大学,他去竞选学生会会长,在竞选演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叫贾泽玮,那个玮嘛就是美玉的意思,贾泽玮就是跟那贾宝玉一个级别的!”台下的人一听就乐了,再加上他演讲跟说相声似的,还真被选成了安全部长,不过就他这相貌,人家的女朋友就不安全了。这会他真是跟贾宝玉一个级别的了,几年的功夫用下来语文能力达到了相当的水平,他天天就用自己的才能去说相声和交女朋友。只不过在我们之间,只存在一个“假宝玉”,一个英俊开朗,诙谐幽默的宝玉。

写到此我就想到了花儿乐队一句歌词:“逍遥的魂儿啊 假不正经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小小的人儿啊 风生水起啊 天天就爱穷开心啊 .我和那小子的友谊完全是从暴力中衍生出来的,和贾泽玮做了3年同学,就和他打了3年架。五大三粗的我身经大小数百余战,却胜迹几稀,非是此竹竿练过什么邪门武功也不是懂什么先天内功,仅仅是他太小强了。尽管我一拳拳往他身上招呼,自己累得几欲虚脱,但是他仍然屹立着,并且用他那尖锐的下巴摁我脑袋。“痛...痛...痛...我投降...投降了,哎哟,别摁了我认输了......”最后,我总是惨烈地失败着。我也不明白车田正美老兄是不是能预知未来,当年的五小强居然在中国复活,仍然继续着被打得半死仍能翻盘的奇迹。这个奇迹我一直期盼它在中国的足球上面出现,可惜的是中国足球还是只有挨打的份,除了韩国棒子,其他国家还是爱进几个进几个。

我们在第二学期有了“战斗的友谊”,并且变成了死党。当他在历史书上搞涂鸦艺术时,偶然发现袁世凯长的像我(仅是身材),从此以后他见我必喊“大总统”“宋文谦是袁世凯!”那说话的腔调抑扬顿挫,活似相声的味儿。我也是偶然在字典上查到“玮”是美玉的意思,这“泽玮”固好,但哪叫他姓贾呢,于是我见他也喊“假宝玉”了。于是以后就好玩极了,至今我都觉得我们就像李连杰版《倚天屠龙记》里的玄冥二老那付德行,总是形影不离,有饭一起抢;有乐子一起享;有表演一起上;有浑水一起淌;有架还得打(属于人民内部斗争)。

他比得上贾宝玉的就只有那ERIC般的长相,在高二时,高一的学妹和高三的学姐们像参观动物园似的穿梭在我们班的过道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盯得坐在他旁边的我都毛骨悚然,一下课赶紧离开座位。可是这家伙看到别人在我就不好发作,一下课就开始进行语言和肢体的挑衅。看着窗外的那堆人我实在下不了手和他PK,要真还像以前一样扭打在一起那真是有多大脸现多大眼了。“不知廉耻”的他看着我忍让,直接就把那阿Q一样的笑容变成得意的哈哈大笑。有一次我还依稀听到外边有个女生在说“他笑起来好帅啊”,听了后我都想哭了。上课了还有人借上厕所越过她们楼层的厕所,不怕幸苦地来我们这边的厕所,那群MM去就去吧,去厕所也不用在我们班的窗台前招摇地过两次吧。下课更是达到了成群结队的地步,一到我们的座位那就会发出一阵笑声。我越想越觉得奇了,忍不住上下打量他,但怎么看也不觉得很帅,我想应该是我这片绿叶在旁边衬托了他这朵红花吧。学妹们看了还不够,还有人写情书给他,而且写情书给他的人还是个恐龙!终于,他受不了了,把情书交给了班主任。有班SIR出面才将这班看客给打发了 ,幸亏他求助班SIR把众看客给打发了,否则“看杀卫玠”的悲剧我看还得重演一次。

到了高三,我们在百忙中成立了一个文学社,此文学社寿命不到2个月,至今引以为憾。由于我俩都有点文学细胞,常常在一起讨论,但我敢肯定我们两人中有一个人文学细胞是变了异的。我热爱诗词,他喜欢相声,我从相声里能衍出诗词来,他能把诗词编进相声你,甚至和着我一起编进去。“逗你玩”是我听他编得最多的一个相声,也是我被涮得最多的相声。后来郭德纲相声兴起了,他那倒霉催的嘴就不停地学着郭德纲相声去损人,我又不是于谦你干嘛损那么狠啊。我们经常争论“杨贵妃是不是有狐臭”“韩国棒子还要把什么说成他们的思密达”这样无聊的问题。虽然开始问题不一样,到最后一定是以战争结束问题。我现在都想不明白就我俩这性情居然还能常常在一起讨论文学。

高中被我俩噼里啪啦地打完了,这人生恍若白驹过隙一点不假,现在大家都是大学生了。石泽玮在同学录上只留了一句话:“桥归桥,路归路,别了!”虽说是别了,可这家伙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来往往第一句就是:“喂,袁世凯啊。”然后再和我拌几句嘴才切入正题(其实都是些不正经的玩意)。上了大学,他去竞选学生会会长,在竞选演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叫贾泽玮,那个玮嘛就是美玉的意思,贾泽玮就是跟那贾宝玉一个级别的!”台下的人一听就乐了,再加上他演讲跟说相声似的,还真被选成了安全部长,不过就他这相貌,人家的女朋友就不安全了。这会他真是跟贾宝玉一个级别的了,几年的功夫用下来语文能力达到了相当的水平,他天天就用自己的才能去说相声和交女朋友。只不过在我们之间,只存在一个“假宝玉”,一个英俊开朗,诙谐幽默的宝玉。

写到此我就想到了花儿乐队一句歌词:“逍遥的魂儿啊 假不正经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小小的人儿啊 风生水起啊 天天就爱穷开心啊 .我和那小子的友谊完全是从暴力中衍生出来的,和贾泽玮做了3年同学,就和他打了3年架。五大三粗的我身经大小数百余战,却胜迹几稀,非是此竹竿练过什么邪门武功也不是懂什么先天内功,仅仅是他太小强了。尽管我一拳拳往他身上招呼,自己累得几欲虚脱,但是他仍然屹立着,并且用他那尖锐的下巴摁我脑袋。“痛...痛...痛...我投降...投降了,哎哟,别摁了我认输了......”最后,我总是惨烈地失败着。我也不明白车田正美老兄是不是能预知未来,当年的五小强居然在中国复活,仍然继续着被打得半死仍能翻盘的奇迹。这个奇迹我一直期盼它在中国的足球上面出现,可惜的是中国足球还是只有挨打的份,除了韩国棒子,其他国家还是爱进几个进几个。

我们在第二学期有了“战斗的友谊”,并且变成了死党。当他在历史书上搞涂鸦艺术时,偶然发现袁世凯长的像我(仅是身材),从此以后他见我必喊“大总统”“宋文谦是袁世凯!”那说话的腔调抑扬顿挫,活似相声的味儿。我也是偶然在字典上查到“玮”是美玉的意思,这“泽玮”固好,但哪叫他姓贾呢,于是我见他也喊“假宝玉”了。于是以后就好玩极了,至今我都觉得我们就像李连杰版《倚天屠龙记》里的玄冥二老那付德行,总是形影不离,有饭一起抢;有乐子一起享;有表演一起上;有浑水一起淌;有架还得打(属于人民内部斗争)。

他比得上贾宝玉的就只有那ERIC般的长相,在高二时,高一的学妹和高三的学姐们像参观动物园似的穿梭在我们班的过道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盯得坐在他旁边的我都毛骨悚然,一下课赶紧离开座位。可是这家伙看到别人在我就不好发作,一下课就开始进行语言和肢体的挑衅。看着窗外的那堆人我实在下不了手和他PK,要真还像以前一样扭打在一起那真是有多大脸现多大眼了。“不知廉耻”的他看着我忍让,直接就把那阿Q一样的笑容变成得意的哈哈大笑。有一次我还依稀听到外边有个女生在说“他笑起来好帅啊”,听了后我都想哭了。上课了还有人借上厕所越过她们楼层的厕所,不怕幸苦地来我们这边的厕所,那群MM去就去吧,去厕所也不用在我们班的窗台前招摇地过两次吧。下课更是达到了成群结队的地步,一到我们的座位那就会发出一阵笑声。我越想越觉得奇了,忍不住上下打量他,但怎么看也不觉得很帅,我想应该是我这片绿叶在旁边衬托了他这朵红花吧。学妹们看了还不够,还有人写情书给他,而且写情书给他的人还是个恐龙!终于,他受不了了,把情书交给了班主任。有班SIR出面才将这班看客给打发了 ,幸亏他求助班SIR把众看客给打发了,否则“看杀卫玠”的悲剧我看还得重演一次。

到了高三,我们在百忙中成立了一个文学社,此文学社寿命不到2个月,至今引以为憾。由于我俩都有点文学细胞,常常在一起讨论,但我敢肯定我们两人中有一个人文学细胞是变了异的。我热爱诗词,他喜欢相声,我从相声里能衍出诗词来,他能把诗词编进相声你,甚至和着我一起编进去。“逗你玩”是我听他编得最多的一个相声,也是我被涮得最多的相声。后来郭德纲相声兴起了,他那倒霉催的嘴就不停地学着郭德纲相声去损人,我又不是于谦你干嘛损那么狠啊。我们经常争论“杨贵妃是不是有狐臭”“韩国棒子还要把什么说成他们的思密达”这样无聊的问题。虽然开始问题不一样,到最后一定是以战争结束问题。我现在都想不明白就我俩这性情居然还能常常在一起讨论文学。

高中被我俩噼里啪啦地打完了,这人生恍若白驹过隙一点不假,现在大家都是大学生了。石泽玮在同学录上只留了一句话:“桥归桥,路归路,别了!”虽说是别了,可这家伙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来往往第一句就是:“喂,袁世凯啊。”然后再和我拌几句嘴才切入正题(其实都是些不正经的玩意)。上了大学,他去竞选学生会会长,在竞选演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叫贾泽玮,那个玮嘛就是美玉的意思,贾泽玮就是跟那贾宝玉一个级别的!”台下的人一听就乐了,再加上他演讲跟说相声似的,还真被选成了安全部长,不过就他这相貌,人家的女朋友就不安全了。这会他真是跟贾宝玉一个级别的了,几年的功夫用下来语文能力达到了相当的水平,他天天就用自己的才能去说相声和交女朋友。只不过在我们之间,只存在一个“假宝玉”,一个英俊开朗,诙谐幽默的宝玉。

写到此我就想到了花儿乐队一句歌词:“逍遥的魂儿啊 假不正经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小小的人儿啊 风生水起啊 天天就爱穷开心啊 .我和那小子的友谊完全是从暴力中衍生出来的,和贾泽玮做了3年同学,就和他打了3年架。五大三粗的我身经大小数百余战,却胜迹几稀,非是此竹竿练过什么邪门武功也不是懂什么先天内功,仅仅是他太小强了。尽管我一拳拳往他身上招呼,自己累得几欲虚脱,但是他仍然屹立着,并且用他那尖锐的下巴摁我脑袋。“痛...痛...痛...我投降...投降了,哎哟,别摁了我认输了......”最后,我总是惨烈地失败着。我也不明白车田正美老兄是不是能预知未来,当年的五小强居然在中国复活,仍然继续着被打得半死仍能翻盘的奇迹。这个奇迹我一直期盼它在中国的足球上面出现,可惜的是中国足球还是只有挨打的份,除了韩国棒子,其他国家还是爱进几个进几个。

我们在第二学期有了“战斗的友谊”,并且变成了死党。当他在历史书上搞涂鸦艺术时,偶然发现袁世凯长的像我(仅是身材),从此以后他见我必喊“大总统”“宋文谦是袁世凯!”那说话的腔调抑扬顿挫,活似相声的味儿。我也是偶然在字典上查到“玮”是美玉的意思,这“泽玮”固好,但哪叫他姓贾呢,于是我见他也喊“假宝玉”了。于是以后就好玩极了,至今我都觉得我们就像李连杰版《倚天屠龙记》里的玄冥二老那付德行,总是形影不离,有饭一起抢;有乐子一起享;有表演一起上;有浑水一起淌;有架还得打(属于人民内部斗争)。

他比得上贾宝玉的就只有那ERIC般的长相,在高二时,高一的学妹和高三的学姐们像参观动物园似的穿梭在我们班的过道上,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盯得坐在他旁边的我都毛骨悚然,一下课赶紧离开座位。可是这家伙看到别人在我就不好发作,一下课就开始进行语言和肢体的挑衅。看着窗外的那堆人我实在下不了手和他PK,要真还像以前一样扭打在一起那真是有多大脸现多大眼了。“不知廉耻”的他看着我忍让,直接就把那阿Q一样的笑容变成得意的哈哈大笑。有一次我还依稀听到外边有个女生在说“他笑起来好帅啊”,听了后我都想哭了。上课了还有人借上厕所越过她们楼层的厕所,不怕幸苦地来我们这边的厕所,那群MM去就去吧,去厕所也不用在我们班的窗台前招摇地过两次吧。下课更是达到了成群结队的地步,一到我们的座位那就会发出一阵笑声。我越想越觉得奇了,忍不住上下打量他,但怎么看也不觉得很帅,我想应该是我这片绿叶在旁边衬托了他这朵红花吧。学妹们看了还不够,还有人写情书给他,而且写情书给他的人还是个恐龙!终于,他受不了了,把情书交给了班主任。有班SIR出面才将这班看客给打发了 ,幸亏他求助班SIR把众看客给打发了,否则“看杀卫玠”的悲剧我看还得重演一次。

到了高三,我们在百忙中成立了一个文学社,此文学社寿命不到2个月,至今引以为憾。由于我俩都有点文学细胞,常常在一起讨论,但我敢肯定我们两人中有一个人文学细胞是变了异的。我热爱诗词,他喜欢相声,我从相声里能衍出诗词来,他能把诗词编进相声你,甚至和着我一起编进去。“逗你玩”是我听他编得最多的一个相声,也是我被涮得最多的相声。后来郭德纲相声兴起了,他那倒霉催的嘴就不停地学着郭德纲相声去损人,我又不是于谦你干嘛损那么狠啊。我们经常争论“杨贵妃是不是有狐臭”“韩国棒子还要把什么说成他们的思密达”这样无聊的问题。虽然开始问题不一样,到最后一定是以战争结束问题。我现在都想不明白就我俩这性情居然还能常常在一起讨论文学。

高中被我俩噼里啪啦地打完了,这人生恍若白驹过隙一点不假,现在大家都是大学生了。石泽玮在同学录上只留了一句话:“桥归桥,路归路,别了!”虽说是别了,可这家伙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来往往第一句就是:“喂,袁世凯啊。”然后再和我拌几句嘴才切入正题(其实都是些不正经的玩意)。上了大学,他去竞选学生会会长,在竞选演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叫贾泽玮,那个玮嘛就是美玉的意思,贾泽玮就是跟那贾宝玉一个级别的!”台下的人一听就乐了,再加上他演讲跟说相声似的,还真被选成了安全部长,不过就他这相貌,人家的女朋友就不安全了。这会他真是跟贾宝玉一个级别的了,几年的功夫用下来语文能力达到了相当的水平,他天天就用自己的才能去说相声和交女朋友。只不过在我们之间,只存在一个“假宝玉”,一个英俊开朗,诙谐幽默的宝玉。

写到此我就想到了花儿乐队一句歌词:“逍遥的魂儿啊 假不正经啊 嘻嘻哈哈我们穷开心 小小的人儿啊 风生水起啊 天天就爱穷开心啊 .

昆明

我和家人于一月30号坐了5个小时的飞机到达了云南昆明。累得我第二天七点多才醒,但外面的天还是黑的,这里比我们那儿晚一个多小时时差,八点天才开始慢慢亮。 昆明不愧号称是春城,到处都郁郁葱葱。我们先去了翠湖公园,翠湖的水极清澈明净,碧绿的湖水可映出人影来,翠湖里面充满了海鸥,尖尖的嘴巴,洁白的羽毛,矫健的身姿,使人们如痴如狂地喜爱它们,空中飘扬着游客洒的面包屑,妈妈别出心裁地把面包屑放在手上,等海鸥来吃(这里的海鸥一点儿也不惧人),只见海鸥从妈妈手上敏捷地一抹,面包屑就不见了踪影,真是惊鸿一瞥呀。可能海鸥群里也有总司令,不知它们怎么传递的消息,海鸥们有时玩着玩着就突然一起高低起伏在湖面上有秩序地飞舞,此起彼伏,煞是壮观,它们每天傍晚都要回到昆明的滇池住宿的,这大概是演习吧。

然后我们又去了与翠湖有着一街之隔的讲武堂博物馆。讲武堂师生中最著名的两位便是朱德和叶剑英了,这里培养出了许多大将,我还在讲武堂的操场上跑了一圈呢。博物馆里还有一间小屋子,你可以把想说的话写到预备好的纸上,然后投到“时空邮筒”里,据说先人们就可以收到。参观讲武堂博物馆给我最大的收获就是我知道了许多先辈为了革命战死沙场,有的连一张照片也没有留下,还有的生死不明,他们比起那些耳熟能详的人,更应该被我们所牢记这些不知名的英雄!我还注意到了讲武堂的师生大多都不长寿,一系列的战争给他们的伤害太多,我们应该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啊!

第二天上午我们又去了云南的几个大学参观,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云南大学,里面也是花木成荫,低矮的无花果木到处都是。大而粗壮的树木有许多都是长了百年以上,芭蕉叶大得很,怪不得铁扇公主用芭蕉扇一扇火焰山的火就灭了。棕榈树上面缠了许多很有韧性的丝,深红色,可能是棕麻,用来编织些什么东西应该是很不错的材料。由于现在是寒假,大部分学生都回家了,所以校园内较安静,倒是篮球上上有几个学生仍在生龙活虎,勇往直前。云南大学很难得的是草地上还有一座西式的钟楼,我想是时刻提醒学生寸光寸金吧!学生三三俩俩地经过,都抱着或拎着几本书,真是一幅美丽的图画。

中午我们的食谱中有一道菜叫汽锅鸡,这道菜是云南的特色菜。《鹿鼎记》中沐剑屏到了韦小宝住处,韦小宝就是用这道菜招待客人的,它用的锅很特别,大肚砂锅中间突出一个空心的管嘴,汤是黄灿灿的,香而不腻,鸡肉相比之下却是没什么味道,也许我们不是昆明人,不能领略其中的滋味吧。

下午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们又急急忙忙去了昆明的动物园,大多数动物已在睡觉。大象吃东西极有趣味,用长长的鼻子把东西一卷,送到嘴边,有时直接咽下,有时略略一嚼,遇到小小的块状食物,比方说是维生素丸,它也能用神奇的鼻子先像笤帚一样给扫到一块然后划拉进嘴中,大象鼻子的皮肤一定是全身中最粗糙的。猴山上有许多的猴子,那风车玩得真是地道,它们的尊卑关系一目了然。我把一个大木瓜掰成几瓣,扔到了猴山上,总是一只很胖的大猴子在津津有味地吃着,其余的猴子则眼巴巴地干看着也不敢抢,大胖猴吃完了还不停地朝我直作揖祈求下一块木瓜,姿势很逗人,真是一个能屈能伸的猴王。还有其它的动物我也很喜欢,动物园我是百去不厌,次次有惊喜。

傍晚时分,我们去一家百年老店“建新园”吃特色米线,和北方的米线有着太多的不同,把薄荷放入其中,我不太能接受这正宗的米线。此园是一个真正的百年老店,小姨父总结:“一般叫什么园的都比较老”,小姨立马笑着对我说:“就像你妈”。妈妈的名字中有一个“元”字,妈妈横眉冷对“我老吗,我老吗?”哈哈......

快乐的昆明行!

我觉得我很不错

我叫罗昊,今年12周岁,是江苏省昆山市周市华城美地小学六年级的学生。我性格活泼开朗,有很多朋友。虽然是一个被人们称作农民工的孩子,但我毫不气馁,学习刻苦努力,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在昆山求学,各科成绩都能保持优秀。我坚信:参与就有机会,努力定能成功。

我在老师耐心的辅导下学会了写作文,经过我坚持不懈地努力,我写的作文有四十几篇登了报刊。我还积极参加报刊组织的全国作文竞赛活动,有十篇作品在全国作文竞赛中获奖。其中:获金奖两篇,一等奖一篇,二等奖三篇。我的一篇习作在“第十届中国少年作家杯”全国征文大赛获得了一等奖,本来是通知要到北京人民大会堂去领奖的。可是,领奖的全部费用(包括陪同人员的),要花一万多元钱,这对我们家来讲,是一笔很大的开支,所以就没去领奖,只是写了封信希望能把奖状寄来。2008年我被评选为“昆山市阅读之星”,2010年又再次评选为“苏州市阅读之星”。

除了写作,我还很喜欢体育锻炼。我在2008年的暑假里学习了游泳,虽然那是还游的不怎么好,可经过两个暑假的连续练习,现在已经进步很大了。并且通过游泳,我还结识了很多的新朋友。我还喜欢骑自行车、打乒乓球。

我喜欢旅游。我在上海学习期间,去过上海的东方明珠、外滩、老城隍庙;在昆山去的地方就更多,如:着名的江南水乡周庄和锦溪、淀山湖、亭林园……我还在暑假里去了杭州的很多地方游玩,游览了大运河,到杭州西湖看荷花,去杭州的海底世界看了人鲨表演,去了杭州动物园,参观了钱塘江大桥。我还在暑假去了我妈妈工作的公司玩,参观了工厂的工人是怎样辛苦工作的。我还参加了昆山市教育局组织的“阳光伙伴七彩的夏日”夏令营活动,在夏令营学到了不少好东西,如被绑架要怎样脱险、怎样实施自救等等。

听完我的介绍,你们肯定会希望我和你们成为朋友的,记住我,我叫:罗昊。

昆山市华城美地小学六年级:罗昊

作文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