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魔方的600字作文(共七篇)

今天,妈妈给我买了一个“智力魔方”。

刚买来的时候,我又惊奇又兴奋地打开包装:惊奇的是魔方是什么;兴奋的是我终于有魔方了!只见魔方有六个面六种颜色,每个面都有九个小格,每面最中间的一格是不变的。我向妈妈提了个问题:魔方为什么可以转得那么杂乱?它究竟是用什么支撑起来的呢?哦,原来是由六根小棒支撑着,一根小棒连接着一面。

我叫妈妈把魔方打乱,然后我左转转,右转转,转来转去,怎么也转不好魔方。原本以为玩转魔方是“小菜一碟”的我被它戏弄得出“洋相”了。

正当我想干脆把魔方拆出来重新组装了的时候,妈妈走过来对我说:“钿岚,做什么事情都要有耐心,并且要细心。”我冲着妈妈这句话,认真地转,不一会儿,我就拼好一面了。

妈妈这句话又使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做任何事都要认真对待!

我爱魔方

魔方

魔方又叫魔术方块,也称鲁比克方块,是厄尔诺厄尔诺·鲁比克教授在1974年发明的。魔方系由富于弹性的硬塑料制成的,并且有六个面。魔方欢迎的程度更是智力游戏中的奇迹。魔方有三阶、四阶、五阶......甚至还有十二阶的魔方。

我爱上了魔方。

当时是老师让我们买魔方,并回家用电脑看魔方小站的视频,第二天准备魔方大赛。我一放学,就就冲出学校用身上仅有的六元钱买了一个魔方再用每秒两米的速度回到了家。

我坐在电脑旁边,心一直“怦怦”直跳。搜索:魔方小站。打开了里面的视屏开始学习第一步:用魔方转一朵“黄色的小花”。视频的指导我很快学会了第一步......终于,我学会转魔方了,我不看视频飞快地转着魔方,不一会儿魔方就完成了,我兴喜若狂,对明天的比赛充满了信心。

那晚我高兴得没有睡觉。

到了比赛的时候,全班只有四个人会转魔方分别是:李沁佳、王喜、我、朱俊鸿。比赛开始了,我飞快地转着魔方,李沁佳转到一面的第二层了,我的天哪,我加快了速度。“完成!”李沁佳松了一口气,全班异口同声地说:“哇塞。”很快第二名王喜,只剩我和朱俊鸿了,到了快要完成的时候,我一紧张给转错了,只能重转这一步了,糟糕!朱俊鸿又完成了。我成了第四名,但是台下还是有雷鸣般的掌声......

我悟出了一个道理:魔方转错了可以重来,事情做错了却不可能再次重来了。

智力魔方

智力魔方

我家有个智力魔方。这个智力魔方是弟弟今年生日,叔叔的女儿送给弟弟的,但弟弟不玩,因为他没有耐性,而且他不玩不到一色就不想玩。正因为这样,这个智力魔方的主人不要它了,而我则在无聊的时候会拿它来玩一玩。它之所以名字叫智力魔方,就是因为要会玩他的人,一定要很聪明。

我表妹家里有个魔方,她天天都会玩,所以她玩好一面都是一色很快,因为熟能生巧。魔方是一个正方体的,有六个面,六个面有六种不同的颜色,有红色、蓝色、橙色、黄色、绿色和白色。我一开始玩的时候,要玩好久才可以弄好一色,后来玩久了,知道规律了就很快地弄好一色,但却不能把这个魔方的六个面的六种颜色都给弄好。正是有这六个面,五十四个小正方形组成的智力魔方,才会成为流行玩具。

要想很熟练地玩好这个智力魔方,需要有耐心、恒心,这个玩具不仅仅是玩具是用来锻炼人的耐心、恒心,而且还需要长期的经验,需要时间,才能娴熟地操作好这个智力魔力。虽说要时间,玩起来才会得心应手,但是只要知道规律了,脑袋比较聪明的人,可以很快就会用智力去解开这个“魔”方了。

因为智力魔方可以锻炼人的耐心、恒心,所以我喜欢智力魔方。

魔方魔方,我会玩

魔方魔方,我会玩魔方魔方,我会玩学校:芜湖市南陵县许镇镇希望完小五(1)班刘天兔我喜欢玩魔方,现在我已经能让魔方在我手中上下翻飞了。记得二年级的时候,爸爸给我买了一个魔方,它漂亮极了,魔方六个面上有六种颜色,分别是红色、黄色、绿色等颜色。每个面上有九个小方块组成,上面印着不同的小动物图案。爸爸把魔方拿在手中,快速地转动着小方块,魔方上每一面上的图案就错乱了,颜色也各不不同。爸爸将魔方递给我说:“你来试一试,看看能不能还原图案。”我高兴地接过魔方玩起来。我转动着魔方上的小方块,真有趣,时而小鸭的嘴和兔子的身子拼接起来,时而小鸡的翅膀安在了鸭子的背上,时而小猫的爪子长在兔子的脚下。很快十几分钟过去了,我还是不能复原魔方上的图案。我一肚子的好奇心全部跑走了,开始不耐烦了,我加快速度翻转着魔方,可还是不行。我想算了,还是把魔方拆开再还原图案吧。我找来小螺丝刀拆开魔方,再安装好小方块,魔方上的图案总算完好如初了。我举起魔方对爸爸说:“爸爸,爸爸,魔方复原了。”爸爸高兴地说:“真棒,这么快就弄好了?快试试看你是怎么做的?”他说完拿起魔方又转动起来,让我再试一次。这时我傻眼了,只好对爸爸说我是用螺丝刀才让魔方复原的。爸爸收起了笑容,把魔方拿在手中,轻轻地转动着魔方,不一会儿魔方上的图案就复原了。爸爸说:“孩子,刚刚玩魔方是很难,不过不要着急,要仔细观察,找出窍门,这样很快你就能够找出规律,还原魔方。好吗?”我点点头说:“知道了,爸爸。”我拿起魔方又转动起上面的小方块来。现在,在课余时间,我手里时常拿着魔方轻松地转动着,嘴里还哼着自编的歌曲:“魔方魔方我会玩,细心观察就不难。”指导老师:王平

魔方

这是一个梦.

黑夜.流浪.月光.歌声.荼蘼.还有--

[仓西,女.年龄,不详.身份,不详.生死,不详.]

她已经走了很久了.

在这黑夜里.不停地走.或有月光投下来,微薄的,一层,又一层,覆在她的身上.却像蛊一样,钻过皮肤,血液,一直到很深的地方.它缓缓地蠕动着,一分一寸.她把手放在胸口,似乎可以感觉到它吞噬什么的频动.

她的手里握着一个魔方.像水一样流动的表面.抚摩着,却有微微的刺痛.每一面上都刻有图案,可是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就像她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得来的.她只是一直把它握在手里,舍不得丢弃.

仿佛这是她唯一能握住的东西,那么的用力.

有遇见过什么人.

在这黑夜里.她拦住他们,开口想说什么,可是她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只剩这张干裂的唇,张张合合.就像小时侯见过的那条被谁丢在小路上的金鱼,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珠目空空,看陌人一个一个从身边走过.她就站在人群里,和它对视.她想她可以明白它想说的却没有说出来的那些话.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直到它的尾巴不再作出任何的颤动.

多像现在.只不过换了位置.她看着他们远去.

但至少,她还可以走下去.

于是,转身离开,朝着另一个方向.

[谁见过一个叫仓西的女子.你见过么.]

还是黑夜.没完没了的黑夜.

她的背上绑着一个背包,是直到这时才发现的.其实这个包一直都在.从她开始行走,从她睁开双眼,或许,时间还要再往前在走一点.

它变得愈发的沉重.她想丢掉,却怎么也取不下来.只得这样一直背负着,走下去.

有时候不想走了,她就在一些废弃的地方躺下来.枯树下,洞穴里,抑或,岩石边.蜷缩着,像婴儿寄托在母亲身体里那样,抱作一团.

她睡不着.闭上眼睛,然后就看见了小时侯的自己.

还有一个女人.

面目模糊,声音模糊,身影模糊.可是那种拥抱的温暖,却那么清晰,她一直记得.

她突然觉得眼睛很痛.

好象有什么就要冲破防线汹涌而至.

她开始玩魔方.那个被她一直握在手里的,像水一样的,魔方.

那些画面在她的手里转动,打破了,再重新找回来,拼凑.变成一个新的什么.

什么盛开.什么败落.

谁知道.

[野兽也是可以被驯服的吧,仓西.]

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

还有多远.

不知道.

来得及么.

不知道.

天亮了会怎样.

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她想起很久以前的一次旅行.好象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山谷里.没有村落.没有人烟.没有星火.

只有满目的树,和盛开的花朵.

浓烈而盛大的存在.

她不记得她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这个时候想起来,却也还可以听见那里的风声.有些跌跌撞撞,却终究也是安静的.

她终究有些累了.

低下头来,看见磨破了的脚,在路上留下斑斑的血迹.她没有穿鞋.甚至,也许,她什么都没有穿.裸露着,暴光了自己所有的伤口.

连藏的地方都没有.

呵.

[沿着这条路,会去到哪里.]

隐隐地,她听到什么在笑.那么肆意.那么疯狂.

赫然,她觉得左手一阵疼痛.抬起来,看见的已是一片鲜红.是魔方.化出了人样,眉目,鼻梁,还有,滴血的嘴唇.

它还在笑.越发的肆意.越发的疯狂.响彻在黑夜里.她突生寒意.既而什么东西生长出来,缠住了她的脚,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下拖.穿透地面,落入水中.

还在拖.她不知道她到底要被带往什么地方.

魔方还在笑么.她已经听不见了.

她想甩掉它.可是她已经没了力气.

她张开了嘴.想喊.却被一阵水流堵了回去.

恐惧犯境.

绝望肆虐.

[看见光了么,仓西.]

她看见珊瑚和贝壳,还有长尾鱼.耳边有水呼吸的声音.很轻.好象来自很远的地方.却那么真实的存在着.她躺在水里,一点一点的沉下去.脉搏也就这样跟着沉下去了.

她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空空的.

和她来时一样.

可是,她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还在作痛,还在跳动.即使是微弱的.她可以感觉到.

头顶上有东西在游走.

衣服.皮箱.

这是一个梦.

黑夜.流浪.月光.歌声.荼蘼.还有--

[仓西,女.年龄,不详.身份,不详.生死,不详.]

她已经走了很久了.

在这黑夜里.不停地走.或有月光投下来,微薄的,一层,又一层,覆在她的身上.却像蛊一样,钻过皮肤,血液,一直到很深的地方.它缓缓地蠕动着,一分一寸.她把手放在胸口,似乎可以感觉到它吞噬什么的频动.

她的手里握着一个魔方.像水一样流动的表面.抚摩着,却有微微的刺痛.每一面上都刻有图案,可是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就像她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得来的.她只是一直把它握在手里,舍不得丢弃.

仿佛这是她唯一能握住的东西,那么的用力.

有遇见过什么人.

在这黑夜里.她拦住他们,开口想说什么,可是她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只剩这张干裂的唇,张张合合.就像小时侯见过的那条被谁丢在小路上的金鱼,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珠目空空,看陌人一个一个从身边走过.她就站在人群里,和它对视.她想她可以明白它想说的却没有说出来的那些话.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直到它的尾巴不再作出任何的颤动.

多像现在.只不过换了位置.她看着他们远去.

但至少,她还可以走下去.

于是,转身离开,朝着另一个方向.

[谁见过一个叫仓西的女子.你见过么.]

还是黑夜.没完没了的黑夜.

她的背上绑着一个背包,是直到这时才发现的.其实这个包一直都在.从她开始行走,从她睁开双眼,或许,时间还要再往前在走一点.

它变得愈发的沉重.她想丢掉,却怎么也取不下来.只得这样一直背负着,走下去.

有时候不想走了,她就在一些废弃的地方躺下来.枯树下,洞穴里,抑或,岩石边.蜷缩着,像婴儿寄托在母亲身体里那样,抱作一团.

她睡不着.闭上眼睛,然后就看见了小时侯的自己.

还有一个女人.

面目模糊,声音模糊,身影模糊.可是那种拥抱的温暖,却那么清晰,她一直记得.

她突然觉得眼睛很痛.

好象有什么就要冲破防线汹涌而至.

她开始玩魔方.那个被她一直握在手里的,像水一样的,魔方.

那些画面在她的手里转动,打破了,再重新找回来,拼凑.变成一个新的什么.

什么盛开.什么败落.

谁知道.

[野兽也是可以被驯服的吧,仓西.]

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

还有多远.

不知道.

来得及么.

不知道.

天亮了会怎样.

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她想起很久以前的一次旅行.好象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山谷里.没有村落.没有人烟.没有星火.

只有满目的树,和盛开的花朵.

浓烈而盛大的存在.

她不记得她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这个时候想起来,却也还可以听见那里的风声.有些跌跌撞撞,却终究也是安静的.

她终究有些累了.

低下头来,看见磨破了的脚,在路上留下斑斑的血迹.她没有穿鞋.甚至,也许,她什么都没有穿.裸露着,暴光了自己所有的伤口.

连藏的地方都没有.

呵.

[沿着这条路,会去到哪里.]

隐隐地,她听到什么在笑.那么肆意.那么疯狂.

赫然,她觉得左手一阵疼痛.抬起来,看见的已是一片鲜红.是魔方.化出了人样,眉目,鼻梁,还有,滴血的嘴唇.

它还在笑.越发的肆意.越发的疯狂.响彻在黑夜里.她突生寒意.既而什么东西生长出来,缠住了她的脚,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下拖.穿透地面,落入水中.

还在拖.她不知道她到底要被带往什么地方.

魔方还在笑么.她已经听不见了.

她想甩掉它.可是她已经没了力气.

她张开了嘴.想喊.却被一阵水流堵了回去.

恐惧犯境.

绝望肆虐.

[看见光了么,仓西.]

她看见珊瑚和贝壳,还有长尾鱼.耳边有水呼吸的声音.很轻.好象来自很远的地方.却那么真实的存在着.她躺在水里,一点一点的沉下去.脉搏也就这样跟着沉下去了.

她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空空的.

和她来时一样.

可是,她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还在作痛,还在跳动.即使是微弱的.她可以感觉到.

头顶上有东西在游走.

衣服.皮箱.

这是一个梦.

黑夜.流浪.月光.歌声.荼蘼.还有--

[仓西,女.年龄,不详.身份,不详.生死,不详.]

她已经走了很久了.

在这黑夜里.不停地走.或有月光投下来,微薄的,一层,又一层,覆在她的身上.却像蛊一样,钻过皮肤,血液,一直到很深的地方.它缓缓地蠕动着,一分一寸.她把手放在胸口,似乎可以感觉到它吞噬什么的频动.

她的手里握着一个魔方.像水一样流动的表面.抚摩着,却有微微的刺痛.每一面上都刻有图案,可是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就像她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得来的.她只是一直把它握在手里,舍不得丢弃.

仿佛这是她唯一能握住的东西,那么的用力.

有遇见过什么人.

在这黑夜里.她拦住他们,开口想说什么,可是她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只剩这张干裂的唇,张张合合.就像小时侯见过的那条被谁丢在小路上的金鱼,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珠目空空,看陌人一个一个从身边走过.她就站在人群里,和它对视.她想她可以明白它想说的却没有说出来的那些话.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直到它的尾巴不再作出任何的颤动.

多像现在.只不过换了位置.她看着他们远去.

但至少,她还可以走下去.

于是,转身离开,朝着另一个方向.

[谁见过一个叫仓西的女子.你见过么.]

还是黑夜.没完没了的黑夜.

她的背上绑着一个背包,是直到这时才发现的.其实这个包一直都在.从她开始行走,从她睁开双眼,或许,时间还要再往前在走一点.

它变得愈发的沉重.她想丢掉,却怎么也取不下来.只得这样一直背负着,走下去.

有时候不想走了,她就在一些废弃的地方躺下来.枯树下,洞穴里,抑或,岩石边.蜷缩着,像婴儿寄托在母亲身体里那样,抱作一团.

她睡不着.闭上眼睛,然后就看见了小时侯的自己.

还有一个女人.

面目模糊,声音模糊,身影模糊.可是那种拥抱的温暖,却那么清晰,她一直记得.

她突然觉得眼睛很痛.

好象有什么就要冲破防线汹涌而至.

她开始玩魔方.那个被她一直握在手里的,像水一样的,魔方.

那些画面在她的手里转动,打破了,再重新找回来,拼凑.变成一个新的什么.

什么盛开.什么败落.

谁知道.

[野兽也是可以被驯服的吧,仓西.]

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

还有多远.

不知道.

来得及么.

不知道.

天亮了会怎样.

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她想起很久以前的一次旅行.好象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山谷里.没有村落.没有人烟.没有星火.

只有满目的树,和盛开的花朵.

浓烈而盛大的存在.

她不记得她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这个时候想起来,却也还可以听见那里的风声.有些跌跌撞撞,却终究也是安静的.

她终究有些累了.

低下头来,看见磨破了的脚,在路上留下斑斑的血迹.她没有穿鞋.甚至,也许,她什么都没有穿.裸露着,暴光了自己所有的伤口.

连藏的地方都没有.

呵.

[沿着这条路,会去到哪里.]

隐隐地,她听到什么在笑.那么肆意.那么疯狂.

赫然,她觉得左手一阵疼痛.抬起来,看见的已是一片鲜红.是魔方.化出了人样,眉目,鼻梁,还有,滴血的嘴唇.

它还在笑.越发的肆意.越发的疯狂.响彻在黑夜里.她突生寒意.既而什么东西生长出来,缠住了她的脚,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下拖.穿透地面,落入水中.

还在拖.她不知道她到底要被带往什么地方.

魔方还在笑么.她已经听不见了.

她想甩掉它.可是她已经没了力气.

她张开了嘴.想喊.却被一阵水流堵了回去.

恐惧犯境.

绝望肆虐.

[看见光了么,仓西.]

她看见珊瑚和贝壳,还有长尾鱼.耳边有水呼吸的声音.很轻.好象来自很远的地方.却那么真实的存在着.她躺在水里,一点一点的沉下去.脉搏也就这样跟着沉下去了.

她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空空的.

和她来时一样.

可是,她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还在作痛,还在跳动.即使是微弱的.她可以感觉到.

头顶上有东西在游走.

衣服.皮箱.

这是一个梦.

黑夜.流浪.月光.歌声.荼蘼.还有--

[仓西,女.年龄,不详.身份,不详.生死,不详.]

她已经走了很久了.

在这黑夜里.不停地走.或有月光投下来,微薄的,一层,又一层,覆在她的身上.却像蛊一样,钻过皮肤,血液,一直到很深的地方.它缓缓地蠕动着,一分一寸.她把手放在胸口,似乎可以感觉到它吞噬什么的频动.

她的手里握着一个魔方.像水一样流动的表面.抚摩着,却有微微的刺痛.每一面上都刻有图案,可是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就像她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得来的.她只是一直把它握在手里,舍不得丢弃.

仿佛这是她唯一能握住的东西,那么的用力.

有遇见过什么人.

在这黑夜里.她拦住他们,开口想说什么,可是她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只剩这张干裂的唇,张张合合.就像小时侯见过的那条被谁丢在小路上的金鱼,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珠目空空,看陌人一个一个从身边走过.她就站在人群里,和它对视.她想她可以明白它想说的却没有说出来的那些话.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直到它的尾巴不再作出任何的颤动.

多像现在.只不过换了位置.她看着他们远去.

但至少,她还可以走下去.

于是,转身离开,朝着另一个方向.

[谁见过一个叫仓西的女子.你见过么.]

还是黑夜.没完没了的黑夜.

她的背上绑着一个背包,是直到这时才发现的.其实这个包一直都在.从她开始行走,从她睁开双眼,或许,时间还要再往前在走一点.

它变得愈发的沉重.她想丢掉,却怎么也取不下来.只得这样一直背负着,走下去.

有时候不想走了,她就在一些废弃的地方躺下来.枯树下,洞穴里,抑或,岩石边.蜷缩着,像婴儿寄托在母亲身体里那样,抱作一团.

她睡不着.闭上眼睛,然后就看见了小时侯的自己.

还有一个女人.

面目模糊,声音模糊,身影模糊.可是那种拥抱的温暖,却那么清晰,她一直记得.

她突然觉得眼睛很痛.

好象有什么就要冲破防线汹涌而至.

她开始玩魔方.那个被她一直握在手里的,像水一样的,魔方.

那些画面在她的手里转动,打破了,再重新找回来,拼凑.变成一个新的什么.

什么盛开.什么败落.

谁知道.

[野兽也是可以被驯服的吧,仓西.]

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

还有多远.

不知道.

来得及么.

不知道.

天亮了会怎样.

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她想起很久以前的一次旅行.好象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山谷里.没有村落.没有人烟.没有星火.

只有满目的树,和盛开的花朵.

浓烈而盛大的存在.

她不记得她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这个时候想起来,却也还可以听见那里的风声.有些跌跌撞撞,却终究也是安静的.

她终究有些累了.

低下头来,看见磨破了的脚,在路上留下斑斑的血迹.她没有穿鞋.甚至,也许,她什么都没有穿.裸露着,暴光了自己所有的伤口.

连藏的地方都没有.

呵.

[沿着这条路,会去到哪里.]

隐隐地,她听到什么在笑.那么肆意.那么疯狂.

赫然,她觉得左手一阵疼痛.抬起来,看见的已是一片鲜红.是魔方.化出了人样,眉目,鼻梁,还有,滴血的嘴唇.

它还在笑.越发的肆意.越发的疯狂.响彻在黑夜里.她突生寒意.既而什么东西生长出来,缠住了她的脚,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下拖.穿透地面,落入水中.

还在拖.她不知道她到底要被带往什么地方.

魔方还在笑么.她已经听不见了.

她想甩掉它.可是她已经没了力气.

她张开了嘴.想喊.却被一阵水流堵了回去.

恐惧犯境.

绝望肆虐.

[看见光了么,仓西.]

她看见珊瑚和贝壳,还有长尾鱼.耳边有水呼吸的声音.很轻.好象来自很远的地方.却那么真实的存在着.她躺在水里,一点一点的沉下去.脉搏也就这样跟着沉下去了.

她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空空的.

和她来时一样.

可是,她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还在作痛,还在跳动.即使是微弱的.她可以感觉到.

头顶上有东西在游走.

衣服.皮箱.

这是一个梦.

黑夜.流浪.月光.歌声.荼蘼.还有--

[仓西,女.年龄,不详.身份,不详.生死,不详.]

她已经走了很久了.

在这黑夜里.不停地走.或有月光投下来,微薄的,一层,又一层,覆在她的身上.却像蛊一样,钻过皮肤,血液,一直到很深的地方.它缓缓地蠕动着,一分一寸.她把手放在胸口,似乎可以感觉到它吞噬什么的频动.

她的手里握着一个魔方.像水一样流动的表面.抚摩着,却有微微的刺痛.每一面上都刻有图案,可是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就像她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得来的.她只是一直把它握在手里,舍不得丢弃.

仿佛这是她唯一能握住的东西,那么的用力.

有遇见过什么人.

在这黑夜里.她拦住他们,开口想说什么,可是她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只剩这张干裂的唇,张张合合.就像小时侯见过的那条被谁丢在小路上的金鱼,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珠目空空,看陌人一个一个从身边走过.她就站在人群里,和它对视.她想她可以明白它想说的却没有说出来的那些话.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直到它的尾巴不再作出任何的颤动.

多像现在.只不过换了位置.她看着他们远去.

但至少,她还可以走下去.

于是,转身离开,朝着另一个方向.

[谁见过一个叫仓西的女子.你见过么.]

还是黑夜.没完没了的黑夜.

她的背上绑着一个背包,是直到这时才发现的.其实这个包一直都在.从她开始行走,从她睁开双眼,或许,时间还要再往前在走一点.

它变得愈发的沉重.她想丢掉,却怎么也取不下来.只得这样一直背负着,走下去.

有时候不想走了,她就在一些废弃的地方躺下来.枯树下,洞穴里,抑或,岩石边.蜷缩着,像婴儿寄托在母亲身体里那样,抱作一团.

她睡不着.闭上眼睛,然后就看见了小时侯的自己.

还有一个女人.

面目模糊,声音模糊,身影模糊.可是那种拥抱的温暖,却那么清晰,她一直记得.

她突然觉得眼睛很痛.

好象有什么就要冲破防线汹涌而至.

她开始玩魔方.那个被她一直握在手里的,像水一样的,魔方.

那些画面在她的手里转动,打破了,再重新找回来,拼凑.变成一个新的什么.

什么盛开.什么败落.

谁知道.

[野兽也是可以被驯服的吧,仓西.]

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

还有多远.

不知道.

来得及么.

不知道.

天亮了会怎样.

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她想起很久以前的一次旅行.好象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山谷里.没有村落.没有人烟.没有星火.

只有满目的树,和盛开的花朵.

浓烈而盛大的存在.

她不记得她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这个时候想起来,却也还可以听见那里的风声.有些跌跌撞撞,却终究也是安静的.

她终究有些累了.

低下头来,看见磨破了的脚,在路上留下斑斑的血迹.她没有穿鞋.甚至,也许,她什么都没有穿.裸露着,暴光了自己所有的伤口.

连藏的地方都没有.

呵.

[沿着这条路,会去到哪里.]

隐隐地,她听到什么在笑.那么肆意.那么疯狂.

赫然,她觉得左手一阵疼痛.抬起来,看见的已是一片鲜红.是魔方.化出了人样,眉目,鼻梁,还有,滴血的嘴唇.

它还在笑.越发的肆意.越发的疯狂.响彻在黑夜里.她突生寒意.既而什么东西生长出来,缠住了她的脚,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下拖.穿透地面,落入水中.

还在拖.她不知道她到底要被带往什么地方.

魔方还在笑么.她已经听不见了.

她想甩掉它.可是她已经没了力气.

她张开了嘴.想喊.却被一阵水流堵了回去.

恐惧犯境.

绝望肆虐.

[看见光了么,仓西.]

她看见珊瑚和贝壳,还有长尾鱼.耳边有水呼吸的声音.很轻.好象来自很远的地方.却那么真实的存在着.她躺在水里,一点一点的沉下去.脉搏也就这样跟着沉下去了.

她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空空的.

和她来时一样.

可是,她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还在作痛,还在跳动.即使是微弱的.她可以感觉到.

头顶上有东西在游走.

衣服.皮箱.

这是一个梦.

黑夜.流浪.月光.歌声.荼蘼.还有--

[仓西,女.年龄,不详.身份,不详.生死,不详.]

她已经走了很久了.

在这黑夜里.不停地走.或有月光投下来,微薄的,一层,又一层,覆在她的身上.却像蛊一样,钻过皮肤,血液,一直到很深的地方.它缓缓地蠕动着,一分一寸.她把手放在胸口,似乎可以感觉到它吞噬什么的频动.

她的手里握着一个魔方.像水一样流动的表面.抚摩着,却有微微的刺痛.每一面上都刻有图案,可是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就像她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得来的.她只是一直把它握在手里,舍不得丢弃.

仿佛这是她唯一能握住的东西,那么的用力.

有遇见过什么人.

在这黑夜里.她拦住他们,开口想说什么,可是她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只剩这张干裂的唇,张张合合.就像小时侯见过的那条被谁丢在小路上的金鱼,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珠目空空,看陌人一个一个从身边走过.她就站在人群里,和它对视.她想她可以明白它想说的却没有说出来的那些话.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直到它的尾巴不再作出任何的颤动.

多像现在.只不过换了位置.她看着他们远去.

但至少,她还可以走下去.

于是,转身离开,朝着另一个方向.

[谁见过一个叫仓西的女子.你见过么.]

还是黑夜.没完没了的黑夜.

她的背上绑着一个背包,是直到这时才发现的.其实这个包一直都在.从她开始行走,从她睁开双眼,或许,时间还要再往前在走一点.

它变得愈发的沉重.她想丢掉,却怎么也取不下来.只得这样一直背负着,走下去.

有时候不想走了,她就在一些废弃的地方躺下来.枯树下,洞穴里,抑或,岩石边.蜷缩着,像婴儿寄托在母亲身体里那样,抱作一团.

她睡不着.闭上眼睛,然后就看见了小时侯的自己.

还有一个女人.

面目模糊,声音模糊,身影模糊.可是那种拥抱的温暖,却那么清晰,她一直记得.

她突然觉得眼睛很痛.

好象有什么就要冲破防线汹涌而至.

她开始玩魔方.那个被她一直握在手里的,像水一样的,魔方.

那些画面在她的手里转动,打破了,再重新找回来,拼凑.变成一个新的什么.

什么盛开.什么败落.

谁知道.

[野兽也是可以被驯服的吧,仓西.]

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

还有多远.

不知道.

来得及么.

不知道.

天亮了会怎样.

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她想起很久以前的一次旅行.好象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山谷里.没有村落.没有人烟.没有星火.

只有满目的树,和盛开的花朵.

浓烈而盛大的存在.

她不记得她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这个时候想起来,却也还可以听见那里的风声.有些跌跌撞撞,却终究也是安静的.

她终究有些累了.

低下头来,看见磨破了的脚,在路上留下斑斑的血迹.她没有穿鞋.甚至,也许,她什么都没有穿.裸露着,暴光了自己所有的伤口.

连藏的地方都没有.

呵.

[沿着这条路,会去到哪里.]

隐隐地,她听到什么在笑.那么肆意.那么疯狂.

赫然,她觉得左手一阵疼痛.抬起来,看见的已是一片鲜红.是魔方.化出了人样,眉目,鼻梁,还有,滴血的嘴唇.

它还在笑.越发的肆意.越发的疯狂.响彻在黑夜里.她突生寒意.既而什么东西生长出来,缠住了她的脚,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下拖.穿透地面,落入水中.

还在拖.她不知道她到底要被带往什么地方.

魔方还在笑么.她已经听不见了.

她想甩掉它.可是她已经没了力气.

她张开了嘴.想喊.却被一阵水流堵了回去.

恐惧犯境.

绝望肆虐.

[看见光了么,仓西.]

她看见珊瑚和贝壳,还有长尾鱼.耳边有水呼吸的声音.很轻.好象来自很远的地方.却那么真实的存在着.她躺在水里,一点一点的沉下去.脉搏也就这样跟着沉下去了.

她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空空的.

和她来时一样.

可是,她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还在作痛,还在跳动.即使是微弱的.她可以感觉到.

头顶上有东西在游走.

衣服.皮箱.

这是一个梦.

黑夜.流浪.月光.歌声.荼蘼.还有--

[仓西,女.年龄,不详.身份,不详.生死,不详.]

她已经走了很久了.

在这黑夜里.不停地走.或有月光投下来,微薄的,一层,又一层,覆在她的身上.却像蛊一样,钻过皮肤,血液,一直到很深的地方.它缓缓地蠕动着,一分一寸.她把手放在胸口,似乎可以感觉到它吞噬什么的频动.

她的手里握着一个魔方.像水一样流动的表面.抚摩着,却有微微的刺痛.每一面上都刻有图案,可是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就像她不知道这是从哪里得来的.她只是一直把它握在手里,舍不得丢弃.

仿佛这是她唯一能握住的东西,那么的用力.

有遇见过什么人.

在这黑夜里.她拦住他们,开口想说什么,可是她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只剩这张干裂的唇,张张合合.就像小时侯见过的那条被谁丢在小路上的金鱼,在地上拼命地挣扎,珠目空空,看陌人一个一个从身边走过.她就站在人群里,和它对视.她想她可以明白它想说的却没有说出来的那些话.可是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直到它的尾巴不再作出任何的颤动.

多像现在.只不过换了位置.她看着他们远去.

但至少,她还可以走下去.

于是,转身离开,朝着另一个方向.

[谁见过一个叫仓西的女子.你见过么.]

还是黑夜.没完没了的黑夜.

她的背上绑着一个背包,是直到这时才发现的.其实这个包一直都在.从她开始行走,从她睁开双眼,或许,时间还要再往前在走一点.

它变得愈发的沉重.她想丢掉,却怎么也取不下来.只得这样一直背负着,走下去.

有时候不想走了,她就在一些废弃的地方躺下来.枯树下,洞穴里,抑或,岩石边.蜷缩着,像婴儿寄托在母亲身体里那样,抱作一团.

她睡不着.闭上眼睛,然后就看见了小时侯的自己.

还有一个女人.

面目模糊,声音模糊,身影模糊.可是那种拥抱的温暖,却那么清晰,她一直记得.

她突然觉得眼睛很痛.

好象有什么就要冲破防线汹涌而至.

她开始玩魔方.那个被她一直握在手里的,像水一样的,魔方.

那些画面在她的手里转动,打破了,再重新找回来,拼凑.变成一个新的什么.

什么盛开.什么败落.

谁知道.

[野兽也是可以被驯服的吧,仓西.]

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

还有多远.

不知道.

来得及么.

不知道.

天亮了会怎样.

不知道.

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她想起很久以前的一次旅行.好象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山谷里.没有村落.没有人烟.没有星火.

只有满目的树,和盛开的花朵.

浓烈而盛大的存在.

她不记得她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这个时候想起来,却也还可以听见那里的风声.有些跌跌撞撞,却终究也是安静的.

她终究有些累了.

低下头来,看见磨破了的脚,在路上留下斑斑的血迹.她没有穿鞋.甚至,也许,她什么都没有穿.裸露着,暴光了自己所有的伤口.

连藏的地方都没有.

呵.

[沿着这条路,会去到哪里.]

隐隐地,她听到什么在笑.那么肆意.那么疯狂.

赫然,她觉得左手一阵疼痛.抬起来,看见的已是一片鲜红.是魔方.化出了人样,眉目,鼻梁,还有,滴血的嘴唇.

它还在笑.越发的肆意.越发的疯狂.响彻在黑夜里.她突生寒意.既而什么东西生长出来,缠住了她的脚,然后,一点一点的往下拖.穿透地面,落入水中.

还在拖.她不知道她到底要被带往什么地方.

魔方还在笑么.她已经听不见了.

她想甩掉它.可是她已经没了力气.

她张开了嘴.想喊.却被一阵水流堵了回去.

恐惧犯境.

绝望肆虐.

[看见光了么,仓西.]

她看见珊瑚和贝壳,还有长尾鱼.耳边有水呼吸的声音.很轻.好象来自很远的地方.却那么真实的存在着.她躺在水里,一点一点的沉下去.脉搏也就这样跟着沉下去了.

她的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空空的.

和她来时一样.

可是,她一直觉得,有什么地方还在作痛,还在跳动.即使是微弱的.她可以感觉到.

头顶上有东西在游走.

衣服.皮箱.

魔方

今天是姐姐的生日送点什么好呢?我坐在床头左思右想还是没有那定主意, 在去姐姐家的路上妈妈对我说“无不无聊啊?要不要买一个魔方?”对呀就给姐姐买一个魔方吧!我下了车走进一家文具店买了两个魔方,一个给姐姐一个给我。 我在车上就摆弄起模仿来,这样转,在那样转可是无论我转就是转不好一面。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车向姐姐的学校开去。妈妈把车停好然后就教起我来她说先要把一个面转好,在转第一层,完了以后就要背口诀。妈妈那起我的魔方熟练的转起来,不到一分钟魔方的一个面就全变成了黄色我瞪大了眼睛。不过在妈妈的细心教导下我很快也能熟练的把一个面转成同一颜色了。这时姐姐从学校走了出来,马上就看到了我们。很快她也被魔方的神奇给吸引住了,于是妈妈也把技巧教给了她。我们在后坐比起谁转的快,在熟练的优势上我一连赢了五局,不过很快姐姐也变得熟练起来,我就一败不起了。

魔方

将时间拨回到六年级的一天。我们全年级掀起了一阵“魔方热”,你随时随地都能看到各班的人手上都在把玩着魔方。为什么我们突然对魔方感兴趣了?那还不是因为比赛嘛!学校组织魔方比赛,让所有各门派高手为之一振——展现智商的机会来了!于是出现了本文前面的一幕。 教室里,我捧着魔方,非常神圣且虔诚地捧着,头脑里“思绪万千”——天啊,我怎么就是拼不好六面呢?要知道这两天我已经研究魔方图纸无数遍了,可还是差那么两步,还是没天赋啊!加紧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