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累了作文(共十篇)

戴着虚伪的面具,就这样伪装着,看着光彩照人的自己,笑得撕心裂肺。上了QQ,隐身,打开分组,关闭分组,总是重复上演这这一幕,面对着这么多所谓的朋友,有许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空洞洞的说着一句“想你了”,想?试问自己,真的是想了吗?还是例行公事而已。呵~,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样。累了,好累好累,好想找一个角落,卸下这虚伪的面具,真实的面对自己,倾听自己内心最真的声音。可是,这样肮脏的世界,哪有这样纯净的地方,只能每天背着这一副丑陋的皮囊,寄生虫一样的活着。徘徊在十字路口,朝左?朝右?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走,习惯性的问问朋友他们却说,自己的路,该自己走。呵~,对呀,自己的路,该自己走,歹势已经习惯的依赖,突然间被推开,才发现自己好惨,自己原来只是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当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谁,还会来关心这个像小丑一样脏的贱女人,在路上跌跌撞撞的走着,突然间摔倒了,也没有人会来扶自己一把,哪怕只是怜悯之心,大家都怕这个贱女人会脏了自己的手。苦笑,自己的脏,自己心里知道,自己的贱,自己心里清楚,可是突然被别人揭露在阳光下,自己还是有些不知所措,肮脏的心已经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躲了很久,阳光突然间的出现,让这颗肮脏的心更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一切突然发生的事,只能再胡乱的奔跑躲藏着,丑陋的寄生虫也不过如此吧。曾几何时,那个骄傲不可一世的女人变得这么堕落,卑贱,是因为他吗?人,还真是贱呀,明明知道这样挽回不了什么,却还是心甘情愿,呵,对于这个贱女人来说,幸福,真是一个荒诞的字眼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有的吃,有的穿,有着一堆人很在乎自己,对于前两者而言,自己什么都不缺,可是物质类的东西不算是幸福,那后者呢?那一大堆很在乎自己的人呢?谁还会来陪这个像小丑一样肮脏的贱女人,释然,这可能就是贱女人的命吧,曾经不顾一切的帮助别人,现在换来的却是独自一人,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吗?那么不要也罢!不知名的物体什么时候从眼角滑落,自己竟然哭了,原来以前都是自己假装坚强,原来自己自认为做的很好的一切从来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原来真的都是自己错了。自己早就应该滚出人家的世界了,原以为是人家舍不得,其实是自己放不下,人家早已经巴不得自己滚了,是自己犯贱。或许,自己该滚了。

临渭区官底镇管底初级中学初三:王渭

累了的时候

累了的时候 浙省桐乡市乌镇植材小学五(2)戴雅香 每天放学的时候,别的同学都有父母来接,然而我没有,那是因为我每天下午放学以后都要去打篮球,打到很晚才回家。父母不知道我到底要到什么时候回家,就不来接我了。这样,我打好篮球,自己一个人走着回家,就觉得非常累了。有一天,我打好篮球,拖着疲惫的身子,移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地走回家去。正在我吃力地走的时候,忽然,一辆摩托车在我的身后停了下来。这时,我看到郑老师骑着摩托车在我的身边停了下来。他亲切地问我:“戴雅香,我带你回家,好吗?”我想:原来是郑老师看到我走路走不动了,所以来带我回家,郑老师真好!我立刻高兴地说:“太好了,谢谢郑老师!”我跨上摩托车的后座,抱住了老师的腰。郑老师看到我坐好了,就开动摩托车往前走了。不一会儿,他就把我带回家了。郑老师停下车子,让我下车。我从车子上走下来,说了一声:“郑老师,谢谢你!”然后,老师开了摩托车走了。我兴奋地向家里走去。我走进门看到了奶奶,叫了一声。奶奶看着我问我:“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家了,而且跟往常不一样蹦蹦跳跳地走进来的?”我说:“今天我非常幸运,是一个老师带我回家的!他正好看见我走得很累的样子,就叫我坐在他的摩托车上。”奶奶说:“噢,这个老师一定是一个好老师。”我说:“是的。”后来,只要他看见我放学以后走着回家,就叫我坐到他的摩托车上带着我回家。

指导教师:冯永康

花儿说他累了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再也没有这一句朗朗上口了,带着岁月的痕迹匆匆而过。时间的齿轮与命运吻合,悄然无息的。花开刹那,满心欢喜。花落灯尽,捧满珍惜。

记忆中的照片像被酒泡过一般,不在光彩鲜明。

秋风无情,落花有意。

街角的巷口上,有一个老式的摇椅,只要靠上去就会听见那陈旧的“嘎吱——”的声音。爷爷总是靠在摇椅上,微眯着眼睛,拿着蒲扇有节奏的摇着。我的手上系着一个小风铃,每次只有走动就会发出悦耳的声音。每次回家经过那条巷子,巷子里的铃声就清脆可聆。爷爷这时准会睁开眼睛,打个哈欠,伸个懒腰,缓缓站起,弯下身子微笑的张望着我的身影。没过几秒,我就会跑过去扑入他的怀抱,亲昵的撒娇。爷爷点了点头,摸了摸我的脸,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说:“嘿!小花猫,又淘去了?”我则是一脸天真烂漫的傻笑。爷爷慈爱的将我抱起,向家中跑去,那时觉得爷爷真强壮,风一直在我的耳边吹着,很舒服。就像爷爷对我的爱一样散落花香,沁人心脾。

花飞花榭,花儿自怜。

摇椅总有一天不能动了。那时我多大了?只记得爷爷抱不动我了,只能坐在摇椅上了,睡的时间也越来越久了。时间真的改变了,我的风铃生锈了,不再那么清脆入耳,导致爷爷不会再等我一起回家了。我总是碰见他在巷口休息,我心酸的看着他,我靠近了他,他却没有听见,依旧一脸熟睡的样子。我不忍心打扰他,我就坐在旁边,等他醒来。当夕阳的最后一丝余辉消失净尽,我张皇失措的放声大哭。爷爷倏地一下子站起来,吃力的蹲下,帮我擦去眼泪又抱抱我:“豆豆不哭,豆豆别怕啊。”我的脑海中不知为何突然有了恐惧,却又在那一瞬间全部支离破碎。

花榭即逝,手捧花芯。

那一天,没有了悦耳的风铃,没有了陈旧的摇椅,一切全部随爷爷没入土中。安详,宁静,沉痛全不如好好珍惜。我曾经的恐惧被爷爷的爱驱散,我肆无忌惮的享受着爷爷赐予的爱,全然忘记如何珍惜,如何把握爱与被爱。

后记:

漫天的花瓣洒落,纷纷扬扬,徜徉在花海里,我听见花儿说他累了。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常德市 武陵区 芷兰实验学校 高156班

指导老师:杨洪波

那个她,累了,老了

那时候七八十年代,她只高中毕业,就去找工作了,因为她需要担起这个家。她有肩负在身上的责任,不得不弃学了。

过了几年,她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是个女孩。但是她的工作不能耽误,她只好把自己的孩子给自己的父母带着。有时候,她会努力抽出时间看她的女儿。时间过去了好久,他的工作任务减轻了些,但当她每次回家看自己的女儿时,好像她的女儿当她是陌生人一样,她抱着她女儿时,她女儿就会哭,吵着要爷爷奶奶。有一次她把女儿接回家住一天,那天晚上,她的女儿吵着要回自己的家,她知道,她女儿所谓的自己的家,是爷爷奶奶的家,她努力告诉她女儿这就是自己的家,可是她女儿还是吵。她很失望,但也很无奈,只好把自己的女儿又送回爷爷奶奶家里。

她一头忙着工作,又要抽时间回家看自己的女儿,这让她累了,很累很累了。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女儿长大了。她经过自己多年的努力,有了一家自己开的速冻食品工厂。她的父母住进了那个厂子里,每天帮忙照看生意,她终于可以好好照顾自己的女儿了。可是老天并不让这样的日子很长,到了做生意旺季的时候,厂子里的人根本做不赢,需要人来帮忙。于是她又只好回到厂子里帮着做,有时候一天到晚都没休息,甚至还要加夜班。

有一天那个工厂关闭了,她女儿问她为什么要关闭,她说因为这么多年了,没有赚好多钱。她女儿半懂半不懂的点点头,但是却发现妈妈的眼睛边上有了一层一层的东西,她不懂那是什么,后来终于知道,原来那是皱纹。

到了女儿读初中的时候,她依然没有工作,女儿的爸爸也没有工作。她发现这样下去不行,女儿读书的费用越来越多了。她只好又去找工作。她也懂了这一次必须要好好努力干了。

过了几个月的时间,她找到了一个熟人,那个熟人是做保险的,她被介绍进了保险公司。开始公司要新来的人去长沙培训,她又不得不去培训。终于到了最后培训完了得一次考试,她拿了全班第一的名次回来了,还有一张好大好大的奖状。她的女儿看到了奖状的时候,流泪了。那是他第一次为妈妈流泪,她觉得妈妈好累好累。她想让妈妈休息,可是她知道,妈妈不能停下工作的脚步。

她的努力没有白费,她从一个普通的职员,升职到经理。别人用几年的时间都做不到的事情,她只用了几个月就做到了。

有一次全家人一起吃饭,她说她累了,好累,整天都要工作。她的女儿看到了妈妈憔悴的脸,脸上又多了些皱纹,她突然好想哭,但是忍住了。吃完了饭,她女儿跑到了房间里,躲在被子里狠狠地哭了。

——妈妈,请原谅那时无知幼稚的我。你真的累了,休息一下吧。

我累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又一天过来了,失去了什么,留下了什么。有时候真想放肆地做些什么,如兔一样沉溺在那虚幻的网络世界里,或者如涛一样干脆溜出去打架,我需要的前提仅仅是我不是一个女孩,而事实上我是一个女孩。

看的出惠活的很累,为了在这个世界上很好地存活,他学会了忍让,他必须去面对一夜之间父母双亡的噩耗,若不是这残酷的现实的话,我想他一定活的很潇洒。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突兀地醒过来,然后发现脸上冰凉潮湿的泪痕,也许并没有这么夸张,他很坚强。

我把耳机声音调到最大,试图把一切喧嚣排挤掉,可是那悲伤的音乐却将我的心催的破碎。这些爱来爱去的破爱情我有时候也一味的投入,退出后才发现,海阔天空。

曾经也故作潇洒。可是我会在男生吹口哨是脚步失控,一直羡慕裴,那个潇洒的女孩,哪个男生为了她寻死腻活却仍旧平静的女孩。我想某天我把心交给一个人并且跟他走,然后在他背叛我的时候我就彻底垮掉。

同时想到了安妮宝贝笔下的穿着黑色蕾丝上衣,发白牛子裤或是白棉布裙子的女子,那些自由的灵魂。她们偶尔属于一个人,可是她们会解脱自己,游离在黑暗中,她们不会感觉到累。

为了很好的存活,我们不得不游鱼在这个复杂的世界,这个让人失望的世界。

我累了。

一个人累了

一个人累了,这是没有原因的,身心都很疲惫!无所事事!

累了,怎么办?休息一下,可时间还容得下你吗?这个人又何尝不是呢?找个安静的地方,属于自己的天地,管他今天明天,谁他个天昏地暗!

可能身体上的疲惫更多吧!这个人好尽了力量,所以累了。

一个人成熟了,知道得多了,见识得多了,自然明白的也多了,当然想的便随之即来,思绪放纵起来,如黑暗锁住的光明,使其无法璀璨。

这个人并不是心的劳累吧!可能真的只是简简单单的身体上的累,所以这个人需要肆意一些,放开一些,让自己活得舒服。可一个人还深深的记这个人说的:“坚持,仅剩一点,你就可以赢得三分之一的人生,你就可以明白,现在的舒服不恒等于未来的幸福!”一个人还记得父母的教诲:“记住现在的苦,你就会在将来把苦化为甜,现在努力吧!以后才有希望!”就是这个重复了上千万次的东西,挺着一个人。这个人认为:“他们说的都很对!”所以一个人变累了,变疲惫了,变沮丧了,在这短短的三个钟头里失去了动力,一个人的世界变成了真空,力对于一个人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所以,一个人选择休息,虽然不是充分的,但那也好,就这样进入了梦乡......(即使累了也不应该说累!)

累了

看着树叶静静的飘落

给我一种很失落的感觉

也许我和他就像这树叶一样静静飘落分散了

也许我们真的累了

不愿再回到从前

让彼此再受伤

累了,倦了

一个人站在黑色的麦田

夜的黑亮着星星的烛火

温暖渲染着我灰色的眼眸

风很努力的吹着烛火的光

却灭不了倔强的挣扎

扑闪扑闪的虫鸣

也学会了多愁的歌唱

天灰了,走累了,脚步沉了

模糊了的SKY

消失了的blue

只想和一棵小草睡下

许一个柳絮纷飞的美梦

愿下一次天亮

搁浅在露珠不舍的眼眸里

于是,于是

心,甘心的倒下

萤火虫飘来飘去的在舞蹈

嬉笑我的柔弱

眼皮很沉很沉

压弯了天空的辽阔

压塌了一座一座的高山

直至所有的形状都无影无形

还剩虚无在寂寥

我认识一颗露珠

她愿深深爱上黑夜

明知道阳光的到来

他的剑会一瞬间刺穿心脏

不会一下子死去

而是等所有的痛侵蚀完身体

只剩下一夜的生命

她也愿意选择的无悔

等着下一个轮回的回眸

她说,累了,倦了

就深深睡一觉

醒来的时候,一切都是新的

其实是累了

这一年来,自己变了很多,渐渐的把友谊看的越来越重了,为了这群朋友,我什么都可以放弃,可是从来不会让她们知道,只会在她们面前装的什么事都没有,笑的花枝招展、 我永远都是只有一个人,总是那笑容掩饰自己的痛,笑的愈疯,我心就愈痛,但是却从来不说出来,只是一直伪装着,,一直不断的向前进,直到自己累了,才会在没有人的地方偷偷的掉眼泪,或许,结束一切才是最好的吧、 别人说我快乐,我就是快乐,即使不快乐,都要学着快乐。每天重复着一样的动作:起床,吃饭,学习,睡觉.......没有一点时间让我休息,让我喘息,就这样一直堵着,慢慢堵到喉咙,然后窒息而死...... 昨天无意中想到公主这个词,才突然发现,原来这一直都是我的梦,想过公主这样的生活,无忧无虑快乐地生活,但,梦,始终都是梦,梦醒了,是残酷的现实,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事实吧。 已经学会了不再默默为她们付出,已经学会了搁浅这一切。终于,我做出了选择,虽然很痛,但是我还是不后悔,因为她们不值得我为她们这样做。我只是想让你们记住我,让你们不要忽略我,这样都做不到的朋友,要来也没用吧,还是放手比较好、

从今以后,不管别人赋予我什么角色,我都不会在乎了,因为我是她的宝,不是她们的宝,我的世界里,你们只是出现过,但不会停留,只有她,一直在等我,这样的朋友才叫朋友吧

其实,是累了,不想说什么,只想找个地方安静地休息,然后收拾心情,坦然地面对每一天,不去想你们,不想看你们,今天起,我的世界里只有她和他,我最在乎的两个人.

累了就这样

戴着虚伪的面具,就这样伪装着,看着光彩照人的自己,笑得撕心裂肺。上了QQ,隐身,打开分组,关闭分组,总是重复上演这这一幕,面对着这么多所谓的朋友,有许多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空洞洞的说着一句“想你了”,想?试问自己,真的是想了吗?还是例行公事而已。呵~,不知道,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样。累了,好累好累,好想找一个角落,卸下这虚伪的面具,真实的面对自己,倾听自己内心最真的声音。可是,这样肮脏的世界,哪有这样纯净的地方,只能每天背着这一副丑陋的皮囊,寄生虫一样的活着。徘徊在十字路口,朝左?朝右?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走,习惯性的问问朋友他们却说,自己的路,该自己走。呵~,对呀,自己的路,该自己走,歹势已经习惯的依赖,突然间被推开,才发现自己好惨,自己原来只是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当自己没有了利用价值,谁,还会来关心这个像小丑一样脏的贱女人,在路上跌跌撞撞的走着,突然间摔倒了,也没有人会来扶自己一把,哪怕只是怜悯之心,大家都怕这个贱女人会脏了自己的手。苦笑,自己的脏,自己心里知道,自己的贱,自己心里清楚,可是突然被别人揭露在阳光下,自己还是有些不知所措,肮脏的心已经在阴暗潮湿的地方躲了很久,阳光突然间的出现,让这颗肮脏的心更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一切突然发生的事,只能再胡乱的奔跑躲藏着,丑陋的寄生虫也不过如此吧。曾几何时,那个骄傲不可一世的女人变得这么堕落,卑贱,是因为他吗?人,还真是贱呀,明明知道这样挽回不了什么,却还是心甘情愿,呵,对于这个贱女人来说,幸福,真是一个荒诞的字眼幸福是什么?幸福就是有的吃,有的穿,有着一堆人很在乎自己,对于前两者而言,自己什么都不缺,可是物质类的东西不算是幸福,那后者呢?那一大堆很在乎自己的人呢?谁还会来陪这个像小丑一样肮脏的贱女人,释然,这可能就是贱女人的命吧,曾经不顾一切的帮助别人,现在换来的却是独自一人,这就是所谓的幸福吗?那么不要也罢!不知名的物体什么时候从眼角滑落,自己竟然哭了,原来以前都是自己假装坚强,原来自己自认为做的很好的一切从来都是自己自作多情,原来真的都是自己错了。自己早就应该滚出人家的世界了,原以为是人家舍不得,其实是自己放不下,人家早已经巴不得自己滚了,是自己犯贱。或许,自己该滚了。

临渭区官底镇管底初级中学初三:王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