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语作文:请假条(共五篇)

1、任云云:《那个夏末后的事》

那个夏末,我带着几分凉意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踏进七(一)班,就这样的阴错阳差,我认识了许多她与他,排山倒海地与七(一)班结下了缘。

那些可爱的老师们

一看外表,就知道他的生活充满浪漫与乐趣,却似有些孩子气,于是很荣幸他成为了我们的英语老师。如此漫长的一节英语课四十五分钟就这样在他的笑声中度过。别看他,肥胖却又可爱的身材,他的孩子气可特别重,喜欢与他的学生“掐”在一起,不容退后。

相对于英语老师而言,我们的“头儿”就有些儿稳重了。事事考虑周到,着前思后,但他的一切还是被我们私下称做“老哥”。 “头儿”优点多,可就是容易看错人。依稀记得,第一学期发书,临到我时书本不够了,他让我和其他同学去他那儿,可他却说道:女孩子优先。这对我本没什么坏事,偏偏他把我列除在女生之外!我一直瞪着他,直到他叫我的名字时,我狠狠地告诉他,“性别——女”,他顿时感到惊讶!我就是要给他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我是不可忽视的。

数学是由方主任代的。虽说他是主任,公务繁忙,但他却从不落下我们的课程。方主任也挺喜欢开玩笑的。那一次,我遇见他,向他问好:“老师好!”他却风趣地说道:“老师不好!”满脸微笑,于是我又立刻补充:“谁说老师不好,你看,嘴角还露出笑意呢!”笑,是他常有的,但也有发脾气的时候。他批评时从来是论事不论人的,我也被批评过,因为我是数学课代表,却没有按时交作业,因而被他毫不留情面地说了一顿。幸亏不是在班上,要不然我就糗大了,感谢方主任!

那些亲爱的朋友们

尘世无边,人海茫茫,走到某一天偶尔肩擦肩,就是莫大的缘分。那么,坐在同路车上,会心一笑呢?!那么,走到一起朝夕相处,情同姐妹?!难道不是更大的珍惜么?除却珍惜,我不知道还能怎样?!

班长何树彬来,别看他黑黑的脸头,心灵可纯洁的很。记得班主任请假的那几天,全班同学玩疯了,属我和何树彬最狂,又是揲头发,又是打对方。我们玩得又是笑,又是闹。当然和他说说笑笑之余,我们也有翻脸的时候,比如为班级的管理。“何树彬,你就不能管一下吗?”这是我常与他争吵的开头一句。我知道,他就是那个样子:在一本正经的时候,他就会一本正经地对待。可惜的是,在初一还没有结束时,他竟放弃了学业,独自一人北上,开始了另一类拼搏!所以,我只有祝福!

朋友总是活泼开朗,而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俞荣,她的乐观,她的阳光。经常与她的谈话,我甚至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她谈话时总是把思想内容谈到更深处,让我无所适从。有时也会与她开玩笑吵小架,就这样的一次次的接触,使我们的距离拉近了很多。有趣的是,她很喜欢靠在我肩上看书,也许觉得幸福。

“三暴”,这是英语老师给我们三姐妹起的“尊称”。这是幸福,还是悲哀?我想会是幸福,让他们毕业都还记得我们!虽说:容易记住的更容易忘记,然而他们现在记住了便可。毕竟,在这样一段无法重复的路程上,我不能奢望太多!

何树彬、沈朝朝、万磊、张力、任磊、汪春、俞姬晶、方晓东、任敏洁、黄巧峰、程晓伟、陈海生、陈志仁……。初一很快过去,写下这些名字,记住他们的模样,让我永远珍藏!

2、任树玲:《点滴回忆》

还记得刚进初中徘徊在七〈一〉班门口迟迟不肯往里走,因为对我来说这里是一片陌生。里面没有熟悉的朋友,只有以前的校友,没有熟悉的布置,只有黑板、

桌椅。那时的我是胆怯的,我害怕着一切的陌生……

几个星期下来,我就认识了几个同学,倒是老师一直鼓励我们,让我们尽快熟悉起来。后来的调位子又让我结识了任敏洁这位好朋友,我和她无话不谈,是最要好的那种,比姐妹还要亲。半个学期过去后,我和同学大都成了朋友,不再像初来时那般陌生。而老师为我们的付出,大家也都铭记于心了。

后来一个阴雨绵绵的早晨,我骑车不小心跌倒了,却因此摔断了胳膊。过了一个多月,我才得以重返校园,我以为同学们大概已经把我淡忘了,反正班上有八十多人,多我一人不多,少我一人不少。可是我错了!那天下午,奶奶陪我去学校时,正巧赶上体育课,大家见我来了,把我给团团围住了,左一句问候,右一句关切,亲切地慰问着我,当时的我只有感动。

后来,快要期末考试了,我想自己落下了这么多课程,一定跟不上了,就不参加考试了,但听他们说,如果不参加,班级的平均分就会因为我而被拖后。我不想因为个人而使班级丢分,便认真复习起来。上课时,因为我的手写不了字,所有的笔记都是同桌吴乐帮我完成的,她一个人做着两份工作,却不觉得辛苦;中午时间,任敏洁便帮我补习我未学的知识。课下,还有许多同学来陪伴我,帮助我温习;班上一些同学喜欢打闹,但在那会,他们都离我远远的,一是担心伤到我,二是创造最安静的环境给我!每天上学都是任云云帮我提着书包,陪我一起走回家。我感谢同学们的热心帮助和鼓励,并且没有辜负他们,虽然我的最后成绩是后退了些,但并不厉害,大家都为我高兴。

转眼间,一学期已经过去了,在这下半学期里,老班增加了我们的课外活动,说是让我们轻松一点,一边玩,一边学,其实就是寓教于乐。他还用心地将我们分成四个组,后来起名为平凡、静远、青云和未名,实行小组积分对抗。本来我们小组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却在后来节节败退,以致成了最后一名。小组成员都埋怨任文涛,起什么名字不好,非起个“平凡”,现在可真“平凡”了。但我相信,只要我们自己不放弃,胜利之光终将眷顾我们!

其实,在这下半学期里,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受俞荣、俞姬晶等同学的影响,明白了无论什么活动都必须有一种精神,那就是坚强自信。于是我第一次站在了运动场上与吴乐、董莉一起参加三人四足的游戏,第一次鼓起勇气站在讲台上,为大家演讲,第一次在面对挫折时,我选择坚强,不再哭……

七(1)班的时光,随着时针的转动,即将成为过去,成为永恒。在这一年中,我学到了很多,我不再胆怯,不再遇事退缩,我学会了坚强,我自信了许多。在经历了这一少年时代,我确信自己已长大!我知道,青春需要成长,人生必须历练!

3、俞姬晶《那些》

花开如梦,时间的流逝就好像在梦境般飘渺。昨天还兴冲冲地一脚跨进严桥中心校大门,开始我的一个崭新生活,今天已是临近初一的尾声。一年的生活即将过去,回想起初一的点点滴滴,是那样完美又快乐:和老师、和同学,太多太多……

初见老班,他的阳光与活力便在我心中深深印烙下来。带着这份初见却深刻的记忆与老班生活了一年。我们之间有太多的故事,也凝聚了太多的感情与感激。

班级初选班干部,老师找了一些同学交谈,后来就我单独一人留下。老班说,从自我介绍中知道了我是个喜欢阅读的人,并且提到喜欢英语对以后我的英语学习有很大的帮助,最后让我担任班级学习委员。也打从那以后,老班偶尔会找我聊天,清晰记得,每次老班都是先问班级总体学习情况,然后问班级部分同学的学习情况,接着就是问关于我单独一人的了。记得有一次,只为我政史地生的糟糕成绩,老班忧心忡忡地和我聊了很长一段时间,许多意味深长的话至今不曾忘记!

除了与老班面对面的故事外,我们还有在电话上的联络,具体几次不清楚了,但我印象深刻的是去年放寒假老班打来的一通。由于从期中考试的第一名退到期末考试的第五名,老班怕我着急,便特意在那头让我不要太在意,乐观些,放松点,好好度过这个寒假。因此,即使在那被漫天大雪覆盖的寒冷冬季里,我也一直觉得温暖,心房暖存着老班的话,不让它冰冻,于是,那个寒假除却温馨与快乐便不再有悲伤!

除却老师的关心,朋友的体贴也让我感动。先说陈海生、程晓伟,这两位大侠的大名,在我们班里早已流传开来,两个笑星坐在一块儿,自然笑料不断。因为他们,咱班可多了不少笑声哩!他俩坐在我前面的前面,和我也挺近,不管上课下课,他俩总喜欢回过头来对我挤眉弄眼“挑衅”一番,又是“太太乐鸡精”,又是“葱头”还有“母tiger”……一连串的绰号轰炸真是让我哭笑不得!前一段时间,他俩总喜欢打滋扰电话。当我拿起电话刚“喂”一声,对方只传来一阵笑声,正想开口,电话就挂了。程晓伟耍聪明,总是跑到别人家打,让我认不出号码,第二天到班上刚想找他俩算账,“母tiger”的喊声就热乎起来,我只能——唉!

任栋梁,我的第二任同桌,他的爱好是钓鱼,因为长期在太阳下暴晒,肤色自然黝黑了些。他却毫不在乎,说什么“黑乃健康之标志也!”因为离我很近,所以他不敢太“冒犯”我,只好常常躲在我背后,与陈海生、程晓伟一起拿我开玩笑。我和他挺合得来,偶尔会聊得很投机,有时也可以看到我们俩一起讨论问题,但最终结果是双方各抒己见而争得面红耳赤。

周佩佩与沈朝朝,她俩坐在我前面,与我是同一条船上的人——都是受害者,都是被陈海生和程晓伟拿开玩笑的首要对象。我们常常被他们欺负得稀里哗啦。于是,咱仨总凑在一块儿,颇有几分苦命相怜的感觉,这样,我们三人一致对外,团结共御,时常分享彼此的快乐。

任云云、俞荣和我,如果把咱仨的名字统统拿出来,那么相信班上许多人都会张大嘴巴“啊”成O型吧!什么大当家任云云一出招,哇塞那真是戚将军出战,倭寇闻风丧胆,据说就是他们内心的真实写照!至于二当家我和三当家俞荣,我们两人的“位子”总是摇摆不定,时常听到“二当家俞荣”的说法,看来咱 “饭碗”没任云云拿得稳呀。我们三人的大名,在老师那儿都广为流传呢!我就听英语老师亲口说过,只要看到我们三人在一起或连着听到我们三人名字,他都会有点儿颤栗的。

任敏洁,一个文静的女孩,我和她之间的故事并不多,但却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就说上星期的普通话比赛吧!班上三男两女去参赛了,当我走到教室门口时,她突然喊我,然后比我还激动地伸开手臂,我顿时热血沸腾,激动万分地迎过于她来了个亲密拥抱,就这点,足以让我品味、感动一段时间的。

越回忆,点滴故事越清晰地展现在我眼前,与陈文青、与万磊、与方晓东、与方姗姗、与任树玲、与吴乐、与童竹青……七(一)班,留下太多太多的快乐,在脑海里都化为记忆中的一份,也许多年后有的会黯淡甚至消失,但在七(一)班这温室里度过了的初一生活,将永远也不能忘记!这无法从来的一切,会落于我心,盛开一簇永不衰朽的花儿,美丽无比!

4、俞荣《有关初一》

记忆淹没在离去的岁月里,在那个曾经的夏末,我开始了我的初一。那些故事编织着美丽的记忆。

第一次见到老班是报名时,那已经开学一天了,因为某些原因,我没有分班,进入(1)班纯属是上天赐给我的缘。

第一次的地理和英语考试,我都取得了第一的成绩。因此,被老班叫到办公室谈话,我木讷地站着,“嗯嗯”地回答。

从此,便爱上了(1)班,爱上了这个只有二十出头的班主任,爱上了这群“叽喳”的小鸟。

老师中,最风趣的是英语朱老师。首先呢,他很胖,相信食量也惊人。他上课像开玩笑似的,“玩玩”就没了。他也很“懒”,试卷一大帮学生“帮”着改,其乐融融。

相比之下,老班沉稳了许多,没事就往班上跑,负责得没话儿说,他还挺能忙里抽空的,边管我们边谈恋爱,初一上学期就和他的那位喜结连理了。

说完了老师,再说说同学。我们班男生,虽然嘴上说“好贱贱”,其实也挺可爱。就先拿陈海生开刀吧!胆子大,嗓门儿也大,什么朗诵比赛呀演讲比赛呀都全力参加。没事呢,开开玩笑,然后咯咯地笑,露出的牙齿白灵灵的。

想想陈志仁应该挺恨我,谁叫我对他太不“淑女”了呢?他一大声讲话就会被我掐。事实,陈志仁很好玩,没事呢,这里走走,那里晃晃,那个悠闲呀!一读英语单词就故意拖长音,大牙便晒了太阳。

男生一大帮一大帮地聚着,玩什么拍手游戏,幼稚!或者大侃特侃,什么足球篮球、明星娱乐、军事体育、网络游戏,天东地西说个遍,竟是找不着北了!

女生算是“文静”了许多,就三三俩俩聚在一起,聊聊老师呀、聊聊创作呀、聊聊校园呀。说到动容处,或沉默,或大笑。

我们班男生都很帅气,因为可爱。我们班女生都很美丽,因为可爱。

初一是我人生中的转折吧!许许多多的事情令我措手不及,仰天长叹。

家事的变故着实让我忧伤了许久,老班的关心使我感到了一种温暖。真的很美,很柔。初一里,我认识了,或了解了任云云,一个很舒服的朋友,肩膀很坚实,值得依靠!

初一已经收进了我的行囊中,相信我能够带着这些记忆走下去。那些曾经发生的故事,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那些曾经爱着我的人,依然永远的爱着我!

英语请假条范文

Asking for an Extension of Leave

Aug. 11, 1994

Dear Teacher Huang,

I am still lying in bed with the flu and unable to get up. I enclose a certificate from the doctor who is attending on ① me, as she fears it will be another two days before I shall be able to resume my study. Please give an extension② of leave for as many days.

Your student,

Liu Xiaomei

Encl.: Doctor's Certificate of Advice

寻医

个人的猜疑,不过是蜜蜂的嗡嗡声而已,但是通过流言渗入人脑的猜疑,则带有蜇人的毒刺了 ——培根

众所周知,目前甲型H1N1流感的风声可谓火烧眉毛,谁都不敢含糊,谁都不敢放纵。诚然,学校也是每天一次的体温检测不得落下。

早晨体温36.6℃,还好正常,于是大松一口气。就是头有点疼,只要一晃就疼起来。但也马虎不得,老班嘱咐我去抓药。

早晨课间,在同学们的陪伴下来到医务室。大概花甲左右的校医,正戴着老花镜,拿着手术刀,蹲着身子,弯着腰低着头,给一位吾我知名的校友做脚上的什么小小的手术,看似神态很专心。我和同学正看着起劲,顿时,校医意识到了我们的存在,于是,问起干什么。我回答感冒。那位校友的几个陪同在一旁起劲了:“莫非是H1N1吧!”明显是信口开合,还乐呵呵的让我只起寒战,无言以对。校医问道症状:“鼻子不通!难受!头痛!”我迅速回答。“咳不咳?喉咙痛不痛?”校医继续问道。“不咳!不痛!”“那好,拿……两天的……一天三片,分三次吃。”总共七颗药粒,看校医神态没什么嘱咐的了,于是递过20元,当她找过三张一元的时候,我一愣,心想:“该不会……”。看校医还在抽屉中寻觅着什么,正在我思想斗争完结后,看到一张10元钞票递过来,这时心里才安顿下来。

一声“谢谢您儿”之后,走出医务室我和同学嘀咕着:“这年头啊,一粒小小的药片就得花费我一块钱。”同学很正经的说:“这还是算便宜的了,进医院没有百来块别想出来!”“那是,这年头都是奢侈的年头了,更何况是这样紧迫的关头呢!更要投机倒把了,有的广告推销药物还得买一送一。”我信誓旦旦的说。“是的!你说这年头谁愿意生病吃药啊!”同学不经意的说。“哈哈……”两口同声。

依着几粒药物我勉强熬过上午。中午时分,在我清理鼻涕的时候,鲜红色的液体猛然而下,百感交集啊。“感冒就感冒嘛,还流啥血啊!”心中如此矛闷,“唉!我可真伟大,与感冒斗得都挂花了。”自我安慰的想。这般心里拉持到下午第三节课心中一亮,决定请假到医院检查。可惜班主任没在办公室,只得通过电话请假。

“闻子!把电话卡借一下撒!”我懒洋洋的对同桌闻子如是说。“干什么!”他随口说了说。“那肯定是打电话撒!”我不经意的提高了音量,带有笑腔的说。“你自己的电话呢?”看似他很正经的,“放家里了!”“打电话干什么?”闻子一边问一边掏荷包。“请假!”我回答。“请假?”我右边正埋头苦读的阳子很机灵的问道。“嗯!”我拿过电话卡顺口向闻子说了声“谢了!”“那你拿我电话打撒!”“你不怕老班给你收了啊?”(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带手机,发现必缴无疑)“她知道我有电话!”阳子幸灾乐祸的说。“那你还……”我还没说完,“呵呵!我说我放在家里了。”他挺有自信的说,“呵呵!放到家里了!那你现在没放在家里撒!”似乎他听出了什么意思,“她再问我,我就说晚上带回家后每天不再带来了怎样?”也是,我和他同是早出晚归的走读生,什么时候带了电话,没带电话,老班也不可能天天追查,更何况他每次都是用这样一个不成办法的办法蒙过眨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班。他看我许久没有反应,又开始头头是道的说:“你看你用电话卡到四楼以下的操场另一边的电话亭去打电话。你本来就感冒,身体不适,头又痛,你还不如就用我的电话打算了。”他这般话说的我软绵绵的,原本很固执的为他想着想着,到头来,还是压不倒你对我着想的“势气”。他将电话递给了我。

一开始我就意识到阳子不仅仅为我借电话这么简单,我正准备就地取材为少走几步路决定用他的电话时,阳子又恨自信的说:“你得说让我扶你出去哦!”“啊!算了!我还没发展到不能走路的地步呢!”我推辞,并立刻否定了,顺手准备将电话还给他。“你就说你不能走撒,要我陪你到医院不上晚自习,反正今晚考英语。那样我就happy了,你也就happy了撒!”阳子津津乐道。“我可不happy,感冒了还happy呢!那是脑子有问题,还happy!”“那我happy撒!”听他语气和看他表情还挺可爱的。“没你我得打针,有你也得打针,指不定你出去后,又叫我自个儿去医院,你独自去happy,我岂不是更‘happy’?”我有条有理的与阳子凭着道理,我继续说:“反正现在训练(笔者体育特长生)的时间到了,我还要过去给胡教练请假,顺便到电话亭给老班打电话请假。”无奈之境,阳子也个人的猜疑,不过是蜜蜂的嗡嗡声而已,但是通过流言渗入人脑的猜疑,则带有蜇人的毒刺了 ——培根

众所周知,目前甲型H1N1流感的风声可谓火烧眉毛,谁都不敢含糊,谁都不敢放纵。诚然,学校也是每天一次的体温检测不得落下。

早晨体温36.6℃,还好正常,于是大松一口气。就是头有点疼,只要一晃就疼起来。但也马虎不得,老班嘱咐我去抓药。

早晨课间,在同学们的陪伴下来到医务室。大概花甲左右的校医,正戴着老花镜,拿着手术刀,蹲着身子,弯着腰低着头,给一位吾我知名的校友做脚上的什么小小的手术,看似神态很专心。我和同学正看着起劲,顿时,校医意识到了我们的存在,于是,问起干什么。我回答感冒。那位校友的几个陪同在一旁起劲了:“莫非是H1N1吧!”明显是信口开合,还乐呵呵的让我只起寒战,无言以对。校医问道症状:“鼻子不通!难受!头痛!”我迅速回答。“咳不咳?喉咙痛不痛?”校医继续问道。“不咳!不痛!”“那好,拿……两天的……一天三片,分三次吃。”总共七颗药粒,看校医神态没什么嘱咐的了,于是递过20元,当她找过三张一元的时候,我一愣,心想:“该不会……”。看校医还在抽屉中寻觅着什么,正在我思想斗争完结后,看到一张10元钞票递过来,这时心里才安顿下来。

一声“谢谢您儿”之后,走出医务室我和同学嘀咕着:“这年头啊,一粒小小的药片就得花费我一块钱。”同学很正经的说:“这还是算便宜的了,进医院没有百来块别想出来!”“那是,这年头都是奢侈的年头了,更何况是这样紧迫的关头呢!更要投机倒把了,有的广告推销药物还得买一送一。”我信誓旦旦的说。“是的!你说这年头谁愿意生病吃药啊!”同学不经意的说。“哈哈……”两口同声。

依着几粒药物我勉强熬过上午。中午时分,在我清理鼻涕的时候,鲜红色的液体猛然而下,百感交集啊。“感冒就感冒嘛,还流啥血啊!”心中如此矛闷,“唉!我可真伟大,与感冒斗得都挂花了。”自我安慰的想。这般心里拉持到下午第三节课心中一亮,决定请假到医院检查。可惜班主任没在办公室,只得通过电话请假。

“闻子!把电话卡借一下撒!”我懒洋洋的对同桌闻子如是说。“干什么!”他随口说了说。“那肯定是打电话撒!”我不经意的提高了音量,带有笑腔的说。“你自己的电话呢?”看似他很正经的,“放家里了!”“打电话干什么?”闻子一边问一边掏荷包。“请假!”我回答。“请假?”我右边正埋头苦读的阳子很机灵的问道。“嗯!”我拿过电话卡顺口向闻子说了声“谢了!”“那你拿我电话打撒!”“你不怕老班给你收了啊?”(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带手机,发现必缴无疑)“她知道我有电话!”阳子幸灾乐祸的说。“那你还……”我还没说完,“呵呵!我说我放在家里了。”他挺有自信的说,“呵呵!放到家里了!那你现在没放在家里撒!”似乎他听出了什么意思,“她再问我,我就说晚上带回家后每天不再带来了怎样?”也是,我和他同是早出晚归的走读生,什么时候带了电话,没带电话,老班也不可能天天追查,更何况他每次都是用这样一个不成办法的办法蒙过眨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班。他看我许久没有反应,又开始头头是道的说:“你看你用电话卡到四楼以下的操场另一边的电话亭去打电话。你本来就感冒,身体不适,头又痛,你还不如就用我的电话打算了。”他这般话说的我软绵绵的,原本很固执的为他想着想着,到头来,还是压不倒你对我着想的“势气”。他将电话递给了我。

一开始我就意识到阳子不仅仅为我借电话这么简单,我正准备就地取材为少走几步路决定用他的电话时,阳子又恨自信的说:“你得说让我扶你出去哦!”“啊!算了!我还没发展到不能走路的地步呢!”我推辞,并立刻否定了,顺手准备将电话还给他。“你就说你不能走撒,要我陪你到医院不上晚自习,反正今晚考英语。那样我就happy了,你也就happy了撒!”阳子津津乐道。“我可不happy,感冒了还happy呢!那是脑子有问题,还happy!”“那我happy撒!”听他语气和看他表情还挺可爱的。“没你我得打针,有你也得打针,指不定你出去后,又叫我自个儿去医院,你独自去happy,我岂不是更‘happy’?”我有条有理的与阳子凭着道理,我继续说:“反正现在训练(笔者体育特长生)的时间到了,我还要过去给胡教练请假,顺便到电话亭给老班打电话请假。”无奈之境,阳子也个人的猜疑,不过是蜜蜂的嗡嗡声而已,但是通过流言渗入人脑的猜疑,则带有蜇人的毒刺了 ——培根

众所周知,目前甲型H1N1流感的风声可谓火烧眉毛,谁都不敢含糊,谁都不敢放纵。诚然,学校也是每天一次的体温检测不得落下。

早晨体温36.6℃,还好正常,于是大松一口气。就是头有点疼,只要一晃就疼起来。但也马虎不得,老班嘱咐我去抓药。

早晨课间,在同学们的陪伴下来到医务室。大概花甲左右的校医,正戴着老花镜,拿着手术刀,蹲着身子,弯着腰低着头,给一位吾我知名的校友做脚上的什么小小的手术,看似神态很专心。我和同学正看着起劲,顿时,校医意识到了我们的存在,于是,问起干什么。我回答感冒。那位校友的几个陪同在一旁起劲了:“莫非是H1N1吧!”明显是信口开合,还乐呵呵的让我只起寒战,无言以对。校医问道症状:“鼻子不通!难受!头痛!”我迅速回答。“咳不咳?喉咙痛不痛?”校医继续问道。“不咳!不痛!”“那好,拿……两天的……一天三片,分三次吃。”总共七颗药粒,看校医神态没什么嘱咐的了,于是递过20元,当她找过三张一元的时候,我一愣,心想:“该不会……”。看校医还在抽屉中寻觅着什么,正在我思想斗争完结后,看到一张10元钞票递过来,这时心里才安顿下来。

一声“谢谢您儿”之后,走出医务室我和同学嘀咕着:“这年头啊,一粒小小的药片就得花费我一块钱。”同学很正经的说:“这还是算便宜的了,进医院没有百来块别想出来!”“那是,这年头都是奢侈的年头了,更何况是这样紧迫的关头呢!更要投机倒把了,有的广告推销药物还得买一送一。”我信誓旦旦的说。“是的!你说这年头谁愿意生病吃药啊!”同学不经意的说。“哈哈……”两口同声。

依着几粒药物我勉强熬过上午。中午时分,在我清理鼻涕的时候,鲜红色的液体猛然而下,百感交集啊。“感冒就感冒嘛,还流啥血啊!”心中如此矛闷,“唉!我可真伟大,与感冒斗得都挂花了。”自我安慰的想。这般心里拉持到下午第三节课心中一亮,决定请假到医院检查。可惜班主任没在办公室,只得通过电话请假。

“闻子!把电话卡借一下撒!”我懒洋洋的对同桌闻子如是说。“干什么!”他随口说了说。“那肯定是打电话撒!”我不经意的提高了音量,带有笑腔的说。“你自己的电话呢?”看似他很正经的,“放家里了!”“打电话干什么?”闻子一边问一边掏荷包。“请假!”我回答。“请假?”我右边正埋头苦读的阳子很机灵的问道。“嗯!”我拿过电话卡顺口向闻子说了声“谢了!”“那你拿我电话打撒!”“你不怕老班给你收了啊?”(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带手机,发现必缴无疑)“她知道我有电话!”阳子幸灾乐祸的说。“那你还……”我还没说完,“呵呵!我说我放在家里了。”他挺有自信的说,“呵呵!放到家里了!那你现在没放在家里撒!”似乎他听出了什么意思,“她再问我,我就说晚上带回家后每天不再带来了怎样?”也是,我和他同是早出晚归的走读生,什么时候带了电话,没带电话,老班也不可能天天追查,更何况他每次都是用这样一个不成办法的办法蒙过眨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班。他看我许久没有反应,又开始头头是道的说:“你看你用电话卡到四楼以下的操场另一边的电话亭去打电话。你本来就感冒,身体不适,头又痛,你还不如就用我的电话打算了。”他这般话说的我软绵绵的,原本很固执的为他想着想着,到头来,还是压不倒你对我着想的“势气”。他将电话递给了我。

一开始我就意识到阳子不仅仅为我借电话这么简单,我正准备就地取材为少走几步路决定用他的电话时,阳子又恨自信的说:“你得说让我扶你出去哦!”“啊!算了!我还没发展到不能走路的地步呢!”我推辞,并立刻否定了,顺手准备将电话还给他。“你就说你不能走撒,要我陪你到医院不上晚自习,反正今晚考英语。那样我就happy了,你也就happy了撒!”阳子津津乐道。“我可不happy,感冒了还happy呢!那是脑子有问题,还happy!”“那我happy撒!”听他语气和看他表情还挺可爱的。“没你我得打针,有你也得打针,指不定你出去后,又叫我自个儿去医院,你独自去happy,我岂不是更‘happy’?”我有条有理的与阳子凭着道理,我继续说:“反正现在训练(笔者体育特长生)的时间到了,我还要过去给胡教练请假,顺便到电话亭给老班打电话请假。”无奈之境,阳子也个人的猜疑,不过是蜜蜂的嗡嗡声而已,但是通过流言渗入人脑的猜疑,则带有蜇人的毒刺了 ——培根

众所周知,目前甲型H1N1流感的风声可谓火烧眉毛,谁都不敢含糊,谁都不敢放纵。诚然,学校也是每天一次的体温检测不得落下。

早晨体温36.6℃,还好正常,于是大松一口气。就是头有点疼,只要一晃就疼起来。但也马虎不得,老班嘱咐我去抓药。

早晨课间,在同学们的陪伴下来到医务室。大概花甲左右的校医,正戴着老花镜,拿着手术刀,蹲着身子,弯着腰低着头,给一位吾我知名的校友做脚上的什么小小的手术,看似神态很专心。我和同学正看着起劲,顿时,校医意识到了我们的存在,于是,问起干什么。我回答感冒。那位校友的几个陪同在一旁起劲了:“莫非是H1N1吧!”明显是信口开合,还乐呵呵的让我只起寒战,无言以对。校医问道症状:“鼻子不通!难受!头痛!”我迅速回答。“咳不咳?喉咙痛不痛?”校医继续问道。“不咳!不痛!”“那好,拿……两天的……一天三片,分三次吃。”总共七颗药粒,看校医神态没什么嘱咐的了,于是递过20元,当她找过三张一元的时候,我一愣,心想:“该不会……”。看校医还在抽屉中寻觅着什么,正在我思想斗争完结后,看到一张10元钞票递过来,这时心里才安顿下来。

一声“谢谢您儿”之后,走出医务室我和同学嘀咕着:“这年头啊,一粒小小的药片就得花费我一块钱。”同学很正经的说:“这还是算便宜的了,进医院没有百来块别想出来!”“那是,这年头都是奢侈的年头了,更何况是这样紧迫的关头呢!更要投机倒把了,有的广告推销药物还得买一送一。”我信誓旦旦的说。“是的!你说这年头谁愿意生病吃药啊!”同学不经意的说。“哈哈……”两口同声。

依着几粒药物我勉强熬过上午。中午时分,在我清理鼻涕的时候,鲜红色的液体猛然而下,百感交集啊。“感冒就感冒嘛,还流啥血啊!”心中如此矛闷,“唉!我可真伟大,与感冒斗得都挂花了。”自我安慰的想。这般心里拉持到下午第三节课心中一亮,决定请假到医院检查。可惜班主任没在办公室,只得通过电话请假。

“闻子!把电话卡借一下撒!”我懒洋洋的对同桌闻子如是说。“干什么!”他随口说了说。“那肯定是打电话撒!”我不经意的提高了音量,带有笑腔的说。“你自己的电话呢?”看似他很正经的,“放家里了!”“打电话干什么?”闻子一边问一边掏荷包。“请假!”我回答。“请假?”我右边正埋头苦读的阳子很机灵的问道。“嗯!”我拿过电话卡顺口向闻子说了声“谢了!”“那你拿我电话打撒!”“你不怕老班给你收了啊?”(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带手机,发现必缴无疑)“她知道我有电话!”阳子幸灾乐祸的说。“那你还……”我还没说完,“呵呵!我说我放在家里了。”他挺有自信的说,“呵呵!放到家里了!那你现在没放在家里撒!”似乎他听出了什么意思,“她再问我,我就说晚上带回家后每天不再带来了怎样?”也是,我和他同是早出晚归的走读生,什么时候带了电话,没带电话,老班也不可能天天追查,更何况他每次都是用这样一个不成办法的办法蒙过眨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班。他看我许久没有反应,又开始头头是道的说:“你看你用电话卡到四楼以下的操场另一边的电话亭去打电话。你本来就感冒,身体不适,头又痛,你还不如就用我的电话打算了。”他这般话说的我软绵绵的,原本很固执的为他想着想着,到头来,还是压不倒你对我着想的“势气”。他将电话递给了我。

一开始我就意识到阳子不仅仅为我借电话这么简单,我正准备就地取材为少走几步路决定用他的电话时,阳子又恨自信的说:“你得说让我扶你出去哦!”“啊!算了!我还没发展到不能走路的地步呢!”我推辞,并立刻否定了,顺手准备将电话还给他。“你就说你不能走撒,要我陪你到医院不上晚自习,反正今晚考英语。那样我就happy了,你也就happy了撒!”阳子津津乐道。“我可不happy,感冒了还happy呢!那是脑子有问题,还happy!”“那我happy撒!”听他语气和看他表情还挺可爱的。“没你我得打针,有你也得打针,指不定你出去后,又叫我自个儿去医院,你独自去happy,我岂不是更‘happy’?”我有条有理的与阳子凭着道理,我继续说:“反正现在训练(笔者体育特长生)的时间到了,我还要过去给胡教练请假,顺便到电话亭给老班打电话请假。”无奈之境,阳子也个人的猜疑,不过是蜜蜂的嗡嗡声而已,但是通过流言渗入人脑的猜疑,则带有蜇人的毒刺了 ——培根

众所周知,目前甲型H1N1流感的风声可谓火烧眉毛,谁都不敢含糊,谁都不敢放纵。诚然,学校也是每天一次的体温检测不得落下。

早晨体温36.6℃,还好正常,于是大松一口气。就是头有点疼,只要一晃就疼起来。但也马虎不得,老班嘱咐我去抓药。

早晨课间,在同学们的陪伴下来到医务室。大概花甲左右的校医,正戴着老花镜,拿着手术刀,蹲着身子,弯着腰低着头,给一位吾我知名的校友做脚上的什么小小的手术,看似神态很专心。我和同学正看着起劲,顿时,校医意识到了我们的存在,于是,问起干什么。我回答感冒。那位校友的几个陪同在一旁起劲了:“莫非是H1N1吧!”明显是信口开合,还乐呵呵的让我只起寒战,无言以对。校医问道症状:“鼻子不通!难受!头痛!”我迅速回答。“咳不咳?喉咙痛不痛?”校医继续问道。“不咳!不痛!”“那好,拿……两天的……一天三片,分三次吃。”总共七颗药粒,看校医神态没什么嘱咐的了,于是递过20元,当她找过三张一元的时候,我一愣,心想:“该不会……”。看校医还在抽屉中寻觅着什么,正在我思想斗争完结后,看到一张10元钞票递过来,这时心里才安顿下来。

一声“谢谢您儿”之后,走出医务室我和同学嘀咕着:“这年头啊,一粒小小的药片就得花费我一块钱。”同学很正经的说:“这还是算便宜的了,进医院没有百来块别想出来!”“那是,这年头都是奢侈的年头了,更何况是这样紧迫的关头呢!更要投机倒把了,有的广告推销药物还得买一送一。”我信誓旦旦的说。“是的!你说这年头谁愿意生病吃药啊!”同学不经意的说。“哈哈……”两口同声。

依着几粒药物我勉强熬过上午。中午时分,在我清理鼻涕的时候,鲜红色的液体猛然而下,百感交集啊。“感冒就感冒嘛,还流啥血啊!”心中如此矛闷,“唉!我可真伟大,与感冒斗得都挂花了。”自我安慰的想。这般心里拉持到下午第三节课心中一亮,决定请假到医院检查。可惜班主任没在办公室,只得通过电话请假。

“闻子!把电话卡借一下撒!”我懒洋洋的对同桌闻子如是说。“干什么!”他随口说了说。“那肯定是打电话撒!”我不经意的提高了音量,带有笑腔的说。“你自己的电话呢?”看似他很正经的,“放家里了!”“打电话干什么?”闻子一边问一边掏荷包。“请假!”我回答。“请假?”我右边正埋头苦读的阳子很机灵的问道。“嗯!”我拿过电话卡顺口向闻子说了声“谢了!”“那你拿我电话打撒!”“你不怕老班给你收了啊?”(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带手机,发现必缴无疑)“她知道我有电话!”阳子幸灾乐祸的说。“那你还……”我还没说完,“呵呵!我说我放在家里了。”他挺有自信的说,“呵呵!放到家里了!那你现在没放在家里撒!”似乎他听出了什么意思,“她再问我,我就说晚上带回家后每天不再带来了怎样?”也是,我和他同是早出晚归的走读生,什么时候带了电话,没带电话,老班也不可能天天追查,更何况他每次都是用这样一个不成办法的办法蒙过眨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班。他看我许久没有反应,又开始头头是道的说:“你看你用电话卡到四楼以下的操场另一边的电话亭去打电话。你本来就感冒,身体不适,头又痛,你还不如就用我的电话打算了。”他这般话说的我软绵绵的,原本很固执的为他想着想着,到头来,还是压不倒你对我着想的“势气”。他将电话递给了我。

一开始我就意识到阳子不仅仅为我借电话这么简单,我正准备就地取材为少走几步路决定用他的电话时,阳子又恨自信的说:“你得说让我扶你出去哦!”“啊!算了!我还没发展到不能走路的地步呢!”我推辞,并立刻否定了,顺手准备将电话还给他。“你就说你不能走撒,要我陪你到医院不上晚自习,反正今晚考英语。那样我就happy了,你也就happy了撒!”阳子津津乐道。“我可不happy,感冒了还happy呢!那是脑子有问题,还happy!”“那我happy撒!”听他语气和看他表情还挺可爱的。“没你我得打针,有你也得打针,指不定你出去后,又叫我自个儿去医院,你独自去happy,我岂不是更‘happy’?”我有条有理的与阳子凭着道理,我继续说:“反正现在训练(笔者体育特长生)的时间到了,我还要过去给胡教练请假,顺便到电话亭给老班打电话请假。”无奈之境,阳子也个人的猜疑,不过是蜜蜂的嗡嗡声而已,但是通过流言渗入人脑的猜疑,则带有蜇人的毒刺了 ——培根

众所周知,目前甲型H1N1流感的风声可谓火烧眉毛,谁都不敢含糊,谁都不敢放纵。诚然,学校也是每天一次的体温检测不得落下。

早晨体温36.6℃,还好正常,于是大松一口气。就是头有点疼,只要一晃就疼起来。但也马虎不得,老班嘱咐我去抓药。

早晨课间,在同学们的陪伴下来到医务室。大概花甲左右的校医,正戴着老花镜,拿着手术刀,蹲着身子,弯着腰低着头,给一位吾我知名的校友做脚上的什么小小的手术,看似神态很专心。我和同学正看着起劲,顿时,校医意识到了我们的存在,于是,问起干什么。我回答感冒。那位校友的几个陪同在一旁起劲了:“莫非是H1N1吧!”明显是信口开合,还乐呵呵的让我只起寒战,无言以对。校医问道症状:“鼻子不通!难受!头痛!”我迅速回答。“咳不咳?喉咙痛不痛?”校医继续问道。“不咳!不痛!”“那好,拿……两天的……一天三片,分三次吃。”总共七颗药粒,看校医神态没什么嘱咐的了,于是递过20元,当她找过三张一元的时候,我一愣,心想:“该不会……”。看校医还在抽屉中寻觅着什么,正在我思想斗争完结后,看到一张10元钞票递过来,这时心里才安顿下来。

一声“谢谢您儿”之后,走出医务室我和同学嘀咕着:“这年头啊,一粒小小的药片就得花费我一块钱。”同学很正经的说:“这还是算便宜的了,进医院没有百来块别想出来!”“那是,这年头都是奢侈的年头了,更何况是这样紧迫的关头呢!更要投机倒把了,有的广告推销药物还得买一送一。”我信誓旦旦的说。“是的!你说这年头谁愿意生病吃药啊!”同学不经意的说。“哈哈……”两口同声。

依着几粒药物我勉强熬过上午。中午时分,在我清理鼻涕的时候,鲜红色的液体猛然而下,百感交集啊。“感冒就感冒嘛,还流啥血啊!”心中如此矛闷,“唉!我可真伟大,与感冒斗得都挂花了。”自我安慰的想。这般心里拉持到下午第三节课心中一亮,决定请假到医院检查。可惜班主任没在办公室,只得通过电话请假。

“闻子!把电话卡借一下撒!”我懒洋洋的对同桌闻子如是说。“干什么!”他随口说了说。“那肯定是打电话撒!”我不经意的提高了音量,带有笑腔的说。“你自己的电话呢?”看似他很正经的,“放家里了!”“打电话干什么?”闻子一边问一边掏荷包。“请假!”我回答。“请假?”我右边正埋头苦读的阳子很机灵的问道。“嗯!”我拿过电话卡顺口向闻子说了声“谢了!”“那你拿我电话打撒!”“你不怕老班给你收了啊?”(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带手机,发现必缴无疑)“她知道我有电话!”阳子幸灾乐祸的说。“那你还……”我还没说完,“呵呵!我说我放在家里了。”他挺有自信的说,“呵呵!放到家里了!那你现在没放在家里撒!”似乎他听出了什么意思,“她再问我,我就说晚上带回家后每天不再带来了怎样?”也是,我和他同是早出晚归的走读生,什么时候带了电话,没带电话,老班也不可能天天追查,更何况他每次都是用这样一个不成办法的办法蒙过眨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班。他看我许久没有反应,又开始头头是道的说:“你看你用电话卡到四楼以下的操场另一边的电话亭去打电话。你本来就感冒,身体不适,头又痛,你还不如就用我的电话打算了。”他这般话说的我软绵绵的,原本很固执的为他想着想着,到头来,还是压不倒你对我着想的“势气”。他将电话递给了我。

一开始我就意识到阳子不仅仅为我借电话这么简单,我正准备就地取材为少走几步路决定用他的电话时,阳子又恨自信的说:“你得说让我扶你出去哦!”“啊!算了!我还没发展到不能走路的地步呢!”我推辞,并立刻否定了,顺手准备将电话还给他。“你就说你不能走撒,要我陪你到医院不上晚自习,反正今晚考英语。那样我就happy了,你也就happy了撒!”阳子津津乐道。“我可不happy,感冒了还happy呢!那是脑子有问题,还happy!”“那我happy撒!”听他语气和看他表情还挺可爱的。“没你我得打针,有你也得打针,指不定你出去后,又叫我自个儿去医院,你独自去happy,我岂不是更‘happy’?”我有条有理的与阳子凭着道理,我继续说:“反正现在训练(笔者体育特长生)的时间到了,我还要过去给胡教练请假,顺便到电话亭给老班打电话请假。”无奈之境,阳子也个人的猜疑,不过是蜜蜂的嗡嗡声而已,但是通过流言渗入人脑的猜疑,则带有蜇人的毒刺了 ——培根

众所周知,目前甲型H1N1流感的风声可谓火烧眉毛,谁都不敢含糊,谁都不敢放纵。诚然,学校也是每天一次的体温检测不得落下。

早晨体温36.6℃,还好正常,于是大松一口气。就是头有点疼,只要一晃就疼起来。但也马虎不得,老班嘱咐我去抓药。

早晨课间,在同学们的陪伴下来到医务室。大概花甲左右的校医,正戴着老花镜,拿着手术刀,蹲着身子,弯着腰低着头,给一位吾我知名的校友做脚上的什么小小的手术,看似神态很专心。我和同学正看着起劲,顿时,校医意识到了我们的存在,于是,问起干什么。我回答感冒。那位校友的几个陪同在一旁起劲了:“莫非是H1N1吧!”明显是信口开合,还乐呵呵的让我只起寒战,无言以对。校医问道症状:“鼻子不通!难受!头痛!”我迅速回答。“咳不咳?喉咙痛不痛?”校医继续问道。“不咳!不痛!”“那好,拿……两天的……一天三片,分三次吃。”总共七颗药粒,看校医神态没什么嘱咐的了,于是递过20元,当她找过三张一元的时候,我一愣,心想:“该不会……”。看校医还在抽屉中寻觅着什么,正在我思想斗争完结后,看到一张10元钞票递过来,这时心里才安顿下来。

一声“谢谢您儿”之后,走出医务室我和同学嘀咕着:“这年头啊,一粒小小的药片就得花费我一块钱。”同学很正经的说:“这还是算便宜的了,进医院没有百来块别想出来!”“那是,这年头都是奢侈的年头了,更何况是这样紧迫的关头呢!更要投机倒把了,有的广告推销药物还得买一送一。”我信誓旦旦的说。“是的!你说这年头谁愿意生病吃药啊!”同学不经意的说。“哈哈……”两口同声。

依着几粒药物我勉强熬过上午。中午时分,在我清理鼻涕的时候,鲜红色的液体猛然而下,百感交集啊。“感冒就感冒嘛,还流啥血啊!”心中如此矛闷,“唉!我可真伟大,与感冒斗得都挂花了。”自我安慰的想。这般心里拉持到下午第三节课心中一亮,决定请假到医院检查。可惜班主任没在办公室,只得通过电话请假。

“闻子!把电话卡借一下撒!”我懒洋洋的对同桌闻子如是说。“干什么!”他随口说了说。“那肯定是打电话撒!”我不经意的提高了音量,带有笑腔的说。“你自己的电话呢?”看似他很正经的,“放家里了!”“打电话干什么?”闻子一边问一边掏荷包。“请假!”我回答。“请假?”我右边正埋头苦读的阳子很机灵的问道。“嗯!”我拿过电话卡顺口向闻子说了声“谢了!”“那你拿我电话打撒!”“你不怕老班给你收了啊?”(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带手机,发现必缴无疑)“她知道我有电话!”阳子幸灾乐祸的说。“那你还……”我还没说完,“呵呵!我说我放在家里了。”他挺有自信的说,“呵呵!放到家里了!那你现在没放在家里撒!”似乎他听出了什么意思,“她再问我,我就说晚上带回家后每天不再带来了怎样?”也是,我和他同是早出晚归的走读生,什么时候带了电话,没带电话,老班也不可能天天追查,更何况他每次都是用这样一个不成办法的办法蒙过眨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老班。他看我许久没有反应,又开始头头是道的说:“你看你用电话卡到四楼以下的操场另一边的电话亭去打电话。你本来就感冒,身体不适,头又痛,你还不如就用我的电话打算了。”他这般话说的我软绵绵的,原本很固执的为他想着想着,到头来,还是压不倒你对我着想的“势气”。他将电话递给了我。

一开始我就意识到阳子不仅仅为我借电话这么简单,我正准备就地取材为少走几步路决定用他的电话时,阳子又恨自信的说:“你得说让我扶你出去哦!”“啊!算了!我还没发展到不能走路的地步呢!”我推辞,并立刻否定了,顺手准备将电话还给他。“你就说你不能走撒,要我陪你到医院不上晚自习,反正今晚考英语。那样我就happy了,你也就happy了撒!”阳子津津乐道。“我可不happy,感冒了还happy呢!那是脑子有问题,还happy!”“那我happy撒!”听他语气和看他表情还挺可爱的。“没你我得打针,有你也得打针,指不定你出去后,又叫我自个儿去医院,你独自去happy,我岂不是更‘happy’?”我有条有理的与阳子凭着道理,我继续说:“反正现在训练(笔者体育特长生)的时间到了,我还要过去给胡教练请假,顺便到电话亭给老班打电话请假。”无奈之境,阳子也

叙述:有关初一

1、任云云:《那个夏末后的事》

那个夏末,我带着几分凉意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踏进七(一)班,就这样的阴错阳差,我认识了许多她与他,排山倒海地与七(一)班结下了缘。

那些可爱的老师们

一看外表,就知道他的生活充满浪漫与乐趣,却似有些孩子气,于是很荣幸他成为了我们的英语老师。如此漫长的一节英语课四十五分钟就这样在他的笑声中度过。别看他,肥胖却又可爱的身材,他的孩子气可特别重,喜欢与他的学生“掐”在一起,不容退后。

相对于英语老师而言,我们的“头儿”就有些儿稳重了。事事考虑周到,着前思后,但他的一切还是被我们私下称做“老哥”。 “头儿”优点多,可就是容易看错人。依稀记得,第一学期发书,临到我时书本不够了,他让我和其他同学去他那儿,可他却说道:女孩子优先。这对我本没什么坏事,偏偏他把我列除在女生之外!我一直瞪着他,直到他叫我的名字时,我狠狠地告诉他,“性别——女”,他顿时感到惊讶!我就是要给他这种感觉,让他觉得我是不可忽视的。

数学是由方主任代的。虽说他是主任,公务繁忙,但他却从不落下我们的课程。方主任也挺喜欢开玩笑的。那一次,我遇见他,向他问好:“老师好!”他却风趣地说道:“老师不好!”满脸微笑,于是我又立刻补充:“谁说老师不好,你看,嘴角还露出笑意呢!”笑,是他常有的,但也有发脾气的时候。他批评时从来是论事不论人的,我也被批评过,因为我是数学课代表,却没有按时交作业,因而被他毫不留情面地说了一顿。幸亏不是在班上,要不然我就糗大了,感谢方主任!

那些亲爱的朋友们

尘世无边,人海茫茫,走到某一天偶尔肩擦肩,就是莫大的缘分。那么,坐在同路车上,会心一笑呢?!那么,走到一起朝夕相处,情同姐妹?!难道不是更大的珍惜么?除却珍惜,我不知道还能怎样?!

班长何树彬来,别看他黑黑的脸头,心灵可纯洁的很。记得班主任请假的那几天,全班同学玩疯了,属我和何树彬最狂,又是揲头发,又是打对方。我们玩得又是笑,又是闹。当然和他说说笑笑之余,我们也有翻脸的时候,比如为班级的管理。“何树彬,你就不能管一下吗?”这是我常与他争吵的开头一句。我知道,他就是那个样子:在一本正经的时候,他就会一本正经地对待。可惜的是,在初一还没有结束时,他竟放弃了学业,独自一人北上,开始了另一类拼搏!所以,我只有祝福!

朋友总是活泼开朗,而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俞荣,她的乐观,她的阳光。经常与她的谈话,我甚至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她谈话时总是把思想内容谈到更深处,让我无所适从。有时也会与她开玩笑吵小架,就这样的一次次的接触,使我们的距离拉近了很多。有趣的是,她很喜欢靠在我肩上看书,也许觉得幸福。

“三暴”,这是英语老师给我们三姐妹起的“尊称”。这是幸福,还是悲哀?我想会是幸福,让他们毕业都还记得我们!虽说:容易记住的更容易忘记,然而他们现在记住了便可。毕竟,在这样一段无法重复的路程上,我不能奢望太多!

何树彬、沈朝朝、万磊、张力、任磊、汪春、俞姬晶、方晓东、任敏洁、黄巧峰、程晓伟、陈海生、陈志仁……。初一很快过去,写下这些名字,记住他们的模样,让我永远珍藏!

2、任树玲:《点滴回忆》

还记得刚进初中徘徊在七〈一〉班门口迟迟不肯往里走,因为对我来说这里是一片陌生。里面没有熟悉的朋友,只有以前的校友,没有熟悉的布置,只有黑板、

桌椅。那时的我是胆怯的,我害怕着一切的陌生……

几个星期下来,我就认识了几个同学,倒是老师一直鼓励我们,让我们尽快熟悉起来。后来的调位子又让我结识了任敏洁这位好朋友,我和她无话不谈,是最要好的那种,比姐妹还要亲。半个学期过去后,我和同学大都成了朋友,不再像初来时那般陌生。而老师为我们的付出,大家也都铭记于心了。

后来一个阴雨绵绵的早晨,我骑车不小心跌倒了,却因此摔断了胳膊。过了一个多月,我才得以重返校园,我以为同学们大概已经把我淡忘了,反正班上有八十多人,多我一人不多,少我一人不少。可是我错了!那天下午,奶奶陪我去学校时,正巧赶上体育课,大家见我来了,把我给团团围住了,左一句问候,右一句关切,亲切地慰问着我,当时的我只有感动。

后来,快要期末考试了,我想自己落下了这么多课程,一定跟不上了,就不参加考试了,但听他们说,如果不参加,班级的平均分就会因为我而被拖后。我不想因为个人而使班级丢分,便认真复习起来。上课时,因为我的手写不了字,所有的笔记都是同桌吴乐帮我完成的,她一个人做着两份工作,却不觉得辛苦;中午时间,任敏洁便帮我补习我未学的知识。课下,还有许多同学来陪伴我,帮助我温习;班上一些同学喜欢打闹,但在那会,他们都离我远远的,一是担心伤到我,二是创造最安静的环境给我!每天上学都是任云云帮我提着书包,陪我一起走回家。我感谢同学们的热心帮助和鼓励,并且没有辜负他们,虽然我的最后成绩是后退了些,但并不厉害,大家都为我高兴。

转眼间,一学期已经过去了,在这下半学期里,老班增加了我们的课外活动,说是让我们轻松一点,一边玩,一边学,其实就是寓教于乐。他还用心地将我们分成四个组,后来起名为平凡、静远、青云和未名,实行小组积分对抗。本来我们小组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却在后来节节败退,以致成了最后一名。小组成员都埋怨任文涛,起什么名字不好,非起个“平凡”,现在可真“平凡”了。但我相信,只要我们自己不放弃,胜利之光终将眷顾我们!

其实,在这下半学期里,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受俞荣、俞姬晶等同学的影响,明白了无论什么活动都必须有一种精神,那就是坚强自信。于是我第一次站在了运动场上与吴乐、董莉一起参加三人四足的游戏,第一次鼓起勇气站在讲台上,为大家演讲,第一次在面对挫折时,我选择坚强,不再哭……

七(1)班的时光,随着时针的转动,即将成为过去,成为永恒。在这一年中,我学到了很多,我不再胆怯,不再遇事退缩,我学会了坚强,我自信了许多。在经历了这一少年时代,我确信自己已长大!我知道,青春需要成长,人生必须历练!

3、俞姬晶《那些》

花开如梦,时间的流逝就好像在梦境般飘渺。昨天还兴冲冲地一脚跨进严桥中心校大门,开始我的一个崭新生活,今天已是临近初一的尾声。一年的生活即将过去,回想起初一的点点滴滴,是那样完美又快乐:和老师、和同学,太多太多……

初见老班,他的阳光与活力便在我心中深深印烙下来。带着这份初见却深刻的记忆与老班生活了一年。我们之间有太多的故事,也凝聚了太多的感情与感激。

班级初选班干部,老师找了一些同学交谈,后来就我单独一人留下。老班说,从自我介绍中知道了我是个喜欢阅读的人,并且提到喜欢英语对以后我的英语学习有很大的帮助,最后让我担任班级学习委员。也打从那以后,老班偶尔会找我聊天,清晰记得,每次老班都是先问班级总体学习情况,然后问班级部分同学的学习情况,接着就是问关于我单独一人的了。记得有一次,只为我政史地生的糟糕成绩,老班忧心忡忡地和我聊了很长一段时间,许多意味深长的话至今不曾忘记!

除了与老班面对面的故事外,我们还有在电话上的联络,具体几次不清楚了,但我印象深刻的是去年放寒假老班打来的一通。由于从期中考试的第一名退到期末考试的第五名,老班怕我着急,便特意在那头让我不要太在意,乐观些,放松点,好好度过这个寒假。因此,即使在那被漫天大雪覆盖的寒冷冬季里,我也一直觉得温暖,心房暖存着老班的话,不让它冰冻,于是,那个寒假除却温馨与快乐便不再有悲伤!

除却老师的关心,朋友的体贴也让我感动。先说陈海生、程晓伟,这两位大侠的大名,在我们班里早已流传开来,两个笑星坐在一块儿,自然笑料不断。因为他们,咱班可多了不少笑声哩!他俩坐在我前面的前面,和我也挺近,不管上课下课,他俩总喜欢回过头来对我挤眉弄眼“挑衅”一番,又是“太太乐鸡精”,又是“葱头”还有“母tiger”……一连串的绰号轰炸真是让我哭笑不得!前一段时间,他俩总喜欢打滋扰电话。当我拿起电话刚“喂”一声,对方只传来一阵笑声,正想开口,电话就挂了。程晓伟耍聪明,总是跑到别人家打,让我认不出号码,第二天到班上刚想找他俩算账,“母tiger”的喊声就热乎起来,我只能——唉!

任栋梁,我的第二任同桌,他的爱好是钓鱼,因为长期在太阳下暴晒,肤色自然黝黑了些。他却毫不在乎,说什么“黑乃健康之标志也!”因为离我很近,所以他不敢太“冒犯”我,只好常常躲在我背后,与陈海生、程晓伟一起拿我开玩笑。我和他挺合得来,偶尔会聊得很投机,有时也可以看到我们俩一起讨论问题,但最终结果是双方各抒己见而争得面红耳赤。

周佩佩与沈朝朝,她俩坐在我前面,与我是同一条船上的人——都是受害者,都是被陈海生和程晓伟拿开玩笑的首要对象。我们常常被他们欺负得稀里哗啦。于是,咱仨总凑在一块儿,颇有几分苦命相怜的感觉,这样,我们三人一致对外,团结共御,时常分享彼此的快乐。

任云云、俞荣和我,如果把咱仨的名字统统拿出来,那么相信班上许多人都会张大嘴巴“啊”成O型吧!什么大当家任云云一出招,哇塞那真是戚将军出战,倭寇闻风丧胆,据说就是他们内心的真实写照!至于二当家我和三当家俞荣,我们两人的“位子”总是摇摆不定,时常听到“二当家俞荣”的说法,看来咱 “饭碗”没任云云拿得稳呀。我们三人的大名,在老师那儿都广为流传呢!我就听英语老师亲口说过,只要看到我们三人在一起或连着听到我们三人名字,他都会有点儿颤栗的。

任敏洁,一个文静的女孩,我和她之间的故事并不多,但却让我印象特别深刻。就说上星期的普通话比赛吧!班上三男两女去参赛了,当我走到教室门口时,她突然喊我,然后比我还激动地伸开手臂,我顿时热血沸腾,激动万分地迎过于她来了个亲密拥抱,就这点,足以让我品味、感动一段时间的。

越回忆,点滴故事越清晰地展现在我眼前,与陈文青、与万磊、与方晓东、与方姗姗、与任树玲、与吴乐、与童竹青……七(一)班,留下太多太多的快乐,在脑海里都化为记忆中的一份,也许多年后有的会黯淡甚至消失,但在七(一)班这温室里度过了的初一生活,将永远也不能忘记!这无法从来的一切,会落于我心,盛开一簇永不衰朽的花儿,美丽无比!

4、俞荣《有关初一》

记忆淹没在离去的岁月里,在那个曾经的夏末,我开始了我的初一。那些故事编织着美丽的记忆。

第一次见到老班是报名时,那已经开学一天了,因为某些原因,我没有分班,进入(1)班纯属是上天赐给我的缘。

第一次的地理和英语考试,我都取得了第一的成绩。因此,被老班叫到办公室谈话,我木讷地站着,“嗯嗯”地回答。

从此,便爱上了(1)班,爱上了这个只有二十出头的班主任,爱上了这群“叽喳”的小鸟。

老师中,最风趣的是英语朱老师。首先呢,他很胖,相信食量也惊人。他上课像开玩笑似的,“玩玩”就没了。他也很“懒”,试卷一大帮学生“帮”着改,其乐融融。

相比之下,老班沉稳了许多,没事就往班上跑,负责得没话儿说,他还挺能忙里抽空的,边管我们边谈恋爱,初一上学期就和他的那位喜结连理了。

说完了老师,再说说同学。我们班男生,虽然嘴上说“好贱贱”,其实也挺可爱。就先拿陈海生开刀吧!胆子大,嗓门儿也大,什么朗诵比赛呀演讲比赛呀都全力参加。没事呢,开开玩笑,然后咯咯地笑,露出的牙齿白灵灵的。

想想陈志仁应该挺恨我,谁叫我对他太不“淑女”了呢?他一大声讲话就会被我掐。事实,陈志仁很好玩,没事呢,这里走走,那里晃晃,那个悠闲呀!一读英语单词就故意拖长音,大牙便晒了太阳。

男生一大帮一大帮地聚着,玩什么拍手游戏,幼稚!或者大侃特侃,什么足球篮球、明星娱乐、军事体育、网络游戏,天东地西说个遍,竟是找不着北了!

女生算是“文静”了许多,就三三俩俩聚在一起,聊聊老师呀、聊聊创作呀、聊聊校园呀。说到动容处,或沉默,或大笑。

我们班男生都很帅气,因为可爱。我们班女生都很美丽,因为可爱。

初一是我人生中的转折吧!许许多多的事情令我措手不及,仰天长叹。

家事的变故着实让我忧伤了许久,老班的关心使我感到了一种温暖。真的很美,很柔。初一里,我认识了,或了解了任云云,一个很舒服的朋友,肩膀很坚实,值得依靠!

初一已经收进了我的行囊中,相信我能够带着这些记忆走下去。那些曾经发生的故事,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那些曾经爱着我的人,依然永远的爱着我!

英语请假条范文

Asking for an Extension of Leave

Aug. 11, 1994

Dear Teacher Huang,

I am still lying in bed with the flu and unable to get up. I enclose a certificate from the doctor who is attending on ① me, as she fears it will be another two days before I shall be able to resume my study. Please give an extension② of leave for as many days.

Your student,

Liu Xiaomei

Encl.: Doctor's Certificate of Ad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