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我的母亲300(共九篇)

我恨我母亲

她只会挑水

我恨她

她只会牢骚

为这些我哭过

为这些我骂她

她竟哭

我竟被父亲打了

母亲还拦着

她又哭了

我还是哭

哭了

母亲默默无语

我也是

我的母亲

我小时候身体弱,不能跟着野蛮的孩子们一块儿玩。我母亲也不准我和他们乱跑乱跳。小时不曾养成活泼游戏的习惯,无论在什么地方,我总是文绉绉的。所以家乡老辈都说我“像个先生样子”,遂叫我做“穈先生”。这个绰号叫出去之后,人都知道三先生的小儿子叫做穈先生了。既有“先生”之名,我不能不装出点“先生”样子,更不能跟着顽童们“野”了。有一天,我在我家八字门口和一班孩子“掷铜钱”,一位老辈走过,见了我,笑道:“穈先生也掷铜钱吗?”我听了羞愧的面红耳热,觉得大失了“先生”的身份!

大人们鼓励我装先生样子,我也没有嬉戏的能力和习惯,又因为我确是喜欢看书,故我一生可算是不曾享过儿童游戏的生活。每年秋天,我的庶祖母同我到田里去“监割”(顶好的田,水旱无忧,收成最好,佃户每约田主来监割,打下谷子,两家平分),我总是坐在小树下看小说。十一二岁时,我稍活泼一点,居然和一群同学组织了一个戏剧班,做了一些木刀竹枪,借得了几副假胡须,就在村口田里做戏。我做的往往是诸葛亮,刘备一类的文角儿;只有一次我做史文恭,被花荣一箭从椅子上射倒下去,这算是我最活泼的玩艺儿了。

我在这九年(1895-1904)之中,只学得了读书写字两件事。在文字和思想的方面,不能不算是打了一点底子。但别的方面都没有发展的机会。有一次我们村“当朋”(八都凡五村,称为“五朋”,每年一村轮着做太子会,名为“当朋”)筹备太子会,有人提议要派我加入前村的昆腔队里学习吹笙或吹笛。族里长辈反对,说我年纪太小,不能跟着太子会走遍五朋。于是我便失掉了学习音乐的唯一机会。三十年来,我不曾拿过乐器,也全不懂音乐;究竟我有没有一点学音乐的天资,我至今不知道。至于学图画,更是不可能的事。我常常用竹纸蒙在小说书的石印绘像上,摹画书上的英雄美人。有一天,被先生看见了,挨了一顿大骂,抽屉里的图画都被搜出撕毁了。于是我又失掉了学做画家的机会。

但这九年的生活,除了读书看书之外,究竟给了我一点做人的训练。在这一点上,我的恩师便是我的慈母。

每天天刚亮时,我母亲便把我喊醒,叫我披衣坐起。我从不知道她醒来坐了多久了。她看我清醒了,便对我说昨天我做错了什么事,说错了什么话,要我认错,要我用功读书。有时候她对我说父亲的种种好处,她说:“你总要踏上你老子的脚步。我一生只晓得这一个完全的人,你要学他,不要跌他的股。”(跌股便是丢脸出丑。)她说到伤心处,往往掉下泪来。到天大明时,她才把我的衣服穿好,催我去上早学。学堂门上的锁匙放在先生家里;我先到学堂门口一望,便跑到先生家里去敲门。先生家里有人把锁匙从门缝里递出来,我拿了跑回去,开了门,坐下念生书,十天之中,总有八九天我是第一个去开学堂门的。等到先生来了,我背了生书,才回家吃早饭。

我母亲管束我最严,她是慈母兼任严父。但她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骂我一句,打我一下,我做错了事,她只对我一望,我看见了她的严厉眼光,便吓住了。犯的事小,她等到第二天早晨我睡醒时才教训我。犯的事大,她等到晚上人静时,关了房门,先责备我,然后行罚,或罚跪,或拧我的肉。无论怎样重罚,总不许我哭出声音来,她教训儿子不是借此出气叫别人听的。

有一个初秋的傍晚,我吃了晚饭,在门口玩,身上只穿着一件单背心。这时候我母亲的妹子玉英姨母在我家住,她怕我冷了,拿了一件小衫出来叫我穿上。我不肯穿,她说:“穿上吧,凉了。”我随口回答:“娘(凉),什么!老子都不老子呀。”我刚说了这句话,一抬头,看见母亲从家里走出,我赶快把小衫穿上。但她已听见这句轻薄的话了。晚上人静后,她罚我跪下,重重的责罚了一顿。她说:“你没了老子,是多么得意的事!好用来说嘴!”她气得坐着发抖,也不许我上床去睡。我跪着哭,用手擦眼泪,不知擦进了什么微菌,后来足足害了一年多的翳病。医来医去,总医不好。我母亲心里又悔又急,听说眼翳可以用舌头舔去,有一夜她把我叫醒,她真用舌头舔我的病眼。这是我的严师,我的慈母。

我母亲二十三岁做了寡妇,又是当家的后母。这种生活的痛苦,我的笨笔写不出一万分之一二。家中财政本不宽裕,全靠二哥在上海经营调度。大哥从小便是败子,吸鸦片烟、赌博,钱到手就光,光了便回家打主意,见了香炉便拿出去卖,捞着锡茶壶便拿出押。我母亲几次邀了本家长辈来,给他定下每月用费的数目。但他总不够用,到处都欠下烟债赌债。每年除夕我家中总有一大群讨债的,每人一盏灯笼,坐在大厅上不肯去。大哥早已避出去了。大厅的两排椅子上满满的都是灯笼和债主。我母亲走进走出,料理年夜饭,谢灶神,压岁钱等事,只当做不曾看见这一群人。到了近半夜,快要“封门”了,我母亲才走后门出去,央一位邻居本家到我家来,每一家债户开发一点钱。做好做歹的,这一群讨债的才一个一个提着灯笼走出去。一会儿,大哥敲门回来了。我母亲从不骂他一句。并且因为是新年,她脸上从不露出一点怒色。这样的过年,我过了六七次。

大嫂是个最无能而又最不懂事的人,二嫂是个能干而气量很窄小的人。他们常常闹意见,只因为我母亲的和气榜样,他们还不曾有公然相骂相打的事。她们闹气时,只是不说话,不答话,把脸放下来,叫人难看;二嫂生气时,脸色变青,更是怕人。她们对我母亲闹气时,也是如此,我起初全不懂得这一套,后来也渐渐懂得看人的脸色了。我渐渐明白,世间最可厌恶的事莫如一张生气的脸;世间最下流的事莫如把生气的脸摆给旁人看,这比打骂还难受。

我母亲的气量大,性子好,又因为做了后母后婆,她更事事留心,事事格外容忍。大哥的女儿比我只小一岁,她的饮食衣服总是和我的一样。我和她有小争执,总是我吃亏,母亲总是责备我,要我事事让她。后来大嫂二嫂都生了儿子了,她们生气时便打骂孩子来出气,一面打,一面用尖刻有刺的话骂给别人听。我母亲只装做不听见。有时候,她实在忍不住了,便悄悄走出门去,或到左邻立大嫂家去坐一会,或走后门到后邻度嫂家去闲谈。她从不和两个嫂子吵一句嘴。

每个嫂子一生气,往往十天半个月不歇,天天走进走出,板着脸,咬着嘴,打骂小孩子出气。我母亲只忍耐着,到实在不可再忍的一天,她也有她的法子。这一天的天明时,她便不起床,轻轻的哭一场。她不骂一个人,只哭她的丈夫,哭她自己苦命,留不住她丈夫来照管她。她先哭时,声音很低,渐渐哭出声来。我醒了起来劝她,她不肯住。这时候,我总听得见前堂(二嫂住前堂东房)或后堂(大嫂住后堂西房)有一扇房门开了,一个嫂子走出房向厨房走去。不多一会,那位嫂子来敲我们的房门了。我开了房门,她走进来,捧着一碗热茶,送到我母亲床前,劝她止哭,请她喝口热茶。我母亲慢慢停住哭声,伸手接了茶碗。那位嫂子站着劝一会,才退出去。没有一句话提到什么人,也没有一个字提到这十天半个月来的气脸,然而各人心里明白,泡茶进来的嫂子总是那十天半个月来闹气的人。奇怪的很,这一哭之后,至少有一两个月的太平清静日子。

我母亲待人最仁慈,最温和,从来没有一句伤人感情的话;但她有时候也很有刚气,不受一点人格上的侮辱。我家五叔是个无正业的浪人,有一天在烟馆里发牢骚,说我母亲家中有事总请某人帮忙,大概总有什么好处给他。这句话传到了我母亲耳朵里,她气得大哭,请了几位本家来,把五叔喊来,她当面质问他,她给了某人什么好处。直到五叔当众认错赔罪,她才罢休。

我在我母亲的教训之下度过了少年时代,受了她的极大极深的影响。我十四岁(其实只有十二零两三个月)便离开她了,在这广漠的人海里独自混了二十多年,没有一个人管束过我。如果我学得了一丝一毫的好脾气,如果我学得了一点点待人接物的和气,如果我能宽恕人,体谅人——我都得感谢我的慈母。

一机四小五年级:王雨润

我的母亲

每个人都有一个温馨、美丽的母亲,我的母亲就不一样,她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爱抚你,所以我也非常敬佩她。记得8岁那年,我和我母亲去逛街,我在街上摔倒了,我不顾一切的大哭起来,我母亲看见我还在地上哭,毫不忧郁的上前踹我一脚,就说你在哭我就不要你了,我马上不哭了,心情一下好转起来。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凡是运到同困难的事情千万不哭,哭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比如你掉了200元,你一定会伤心,伤心又有什么用呢?这是浪费心情,母亲,我懂得您的苦了。母亲我爱你

我爱我的母亲

又要到母亲节了,我真不知道从那儿写起,这让我想起我的去世的父亲,又感觉到了一种伤心。

我母亲在农村是位很能干活的农村妇女。

母亲在农村生产队挣工分时,社里曾经奖给她一把铁掀。发奖在个场院中,人很多,我印象很深刻。那时,劳动积极分子,也是个让乡亲们羡慕的荣誉。

按那时的标准,妇女能拿上男劳力所挣的工分,在生产队中也是极少数的人。母亲总是早出晚归的,给我印象一个她整天下地的感觉,让我少了亲近她的机会,因而初中时,老师让我写我的母亲,我却写了我的奶奶。我二、三岁就由我奶奶带着,母亲在土地上劳作就像是现在城市中打工的农民,在家的时间少,给我的时间就更少了。从情感上来讲,对奶奶的依恋已经让我注意不到母亲对我体现出的那种关爱来,后来上学,也不在母亲身边,一直跟随着教书的父亲,所心,对母亲的感情就更淡了。

初三那年,我就烦了上学,闹着回家,父亲无奈,便让我进了建筑队,在家住,也就可以天天与母亲在一起了。

当时,国家出台了教师农转非的政策,家里要种的地也少了,母亲平时也不忙。按说不种地也可以的,我村里地多,大队里也没人想着要收回,除非是我们刻意送人,但母亲已经习惯了种地。母亲不大会做饭,所以也不想进学校的食堂做工。

我去建筑队时,一天三顿饭全由母亲帮我做,我还吃得的很香,那时,也许是工作累,能吃并且还不挑食,母亲做什么我就吃什么,也没什么要求。

母亲真正让我们佩服的地方就是种地,无论是在产生队,还是79年之后,土地分到自己手里单干,母亲就是乡亲们常说的那种庄稼地里的好把式。真没地种了,这好比像现在的下岗工一样,让她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母亲不喜欢做家务活。用我奶奶的话来讲:你妈不大了亮(了亮是方言就是指心灵手巧之类的意思)。母亲也不愿做针线活,这也是因我奶奶平时把家务上的活全做了,从我记事起,母亲就不用去做这类事,现在,不会做,这也是一种习惯的事。

再就是在帮我哥几个带孩子也是勉强她。按我母亲的话讲:“你们都你奶奶带大的,我看过几天。”她孙子让她带起来也是个困难的事。

村里来了传教的,母亲好奇地去了几回,后来,就对我们说:她信主了。

从此,我母亲也算有了自己系统的思想,即基督教的教义。她就像再就业成功的下岗人,内心多了一份生活的信心。同时让她自己也觉着多了一份责任。她说每天都要为我们祈福。时间一长了,她也开始了的言传身教,我们都成了她所要发展的潜在信徒。

母亲这份热情从我记事起,还是首次燃起,她有一种强烈的传教热情。每天都向我们宣讲天堂的美好及对天堂的向望。她如同坐在菩提树下的迦毗罗卫国的太子,起身之后,让她对我们有了一份责任。她对我们的爱从她皈依基督教那一天起,在形式上也体现出来。她是那么地虔诚,爱子之情让人动容。

家人没人理解的。在思想上不断地同她交锋,大家对她这种执著都表现出空前的理解与耐心,以至对她的言行变成了一种容忍,但也让我感觉到母亲的无助,同时,也觉察到她信念的强大。

后来,父亲退休,家搬到学校建的家属楼上,一向相信科学的父亲,对宗教有很大的抵触情绪,竭力地反对她。如果说在文化上来讲,不种地之前,作为小学毕业的母亲,无法同父亲交锋,而教义真正地让她变地强大。母亲的记忆力,表现在对圣经的阅读上,她说话时,可以大段大段地引用原文,如果你翻开圣经都能完全地找到她说的那话的出处。这点让父亲也不得不惊讶。

我父亲的权威在我母亲宣讲的教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母亲已经完全有能力与我父亲由来已久的权威来抗衡了。

父亲一场大病过后,他就放弃了科学,同母亲一样成了最虔诚的教徒。真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做通我父亲的工作。在个星期天,我看到父亲,他的神态出现的那一抹的羞色,就是为入教的事,随后的,他所表现出比母亲更强大的力量让我恐惧。

家里来了满屋子的陌生人,这就是父亲的影响力。当我看到父亲同一些年老的,一些年轻的信徒虔诚地跪在客厅内,听一个年龄有二十出头的女子,在激昂地宣讲着什么时。我的血顿时上涌,认为那是非法集会。便冲他们大叫了一声。全给我走!

父亲站了起来,我被他跪着的样子激发了出乎我难以平复的愤怒。他小声说:“你叫什么叫,不怕邻居听到了。”

父亲的权威在我这儿也出现了危机。我直直地看着父亲,他的眼睛开始了躲闪。

“还不走,”我拿出了又要到母亲节了,我真不知道从那儿写起,这让我想起我的去世的父亲,又感觉到了一种伤心。

我母亲在农村是位很能干活的农村妇女。

母亲在农村生产队挣工分时,社里曾经奖给她一把铁掀。发奖在个场院中,人很多,我印象很深刻。那时,劳动积极分子,也是个让乡亲们羡慕的荣誉。

按那时的标准,妇女能拿上男劳力所挣的工分,在生产队中也是极少数的人。母亲总是早出晚归的,给我印象一个她整天下地的感觉,让我少了亲近她的机会,因而初中时,老师让我写我的母亲,我却写了我的奶奶。我二、三岁就由我奶奶带着,母亲在土地上劳作就像是现在城市中打工的农民,在家的时间少,给我的时间就更少了。从情感上来讲,对奶奶的依恋已经让我注意不到母亲对我体现出的那种关爱来,后来上学,也不在母亲身边,一直跟随着教书的父亲,所心,对母亲的感情就更淡了。

初三那年,我就烦了上学,闹着回家,父亲无奈,便让我进了建筑队,在家住,也就可以天天与母亲在一起了。

当时,国家出台了教师农转非的政策,家里要种的地也少了,母亲平时也不忙。按说不种地也可以的,我村里地多,大队里也没人想着要收回,除非是我们刻意送人,但母亲已经习惯了种地。母亲不大会做饭,所以也不想进学校的食堂做工。

我去建筑队时,一天三顿饭全由母亲帮我做,我还吃得的很香,那时,也许是工作累,能吃并且还不挑食,母亲做什么我就吃什么,也没什么要求。

母亲真正让我们佩服的地方就是种地,无论是在产生队,还是79年之后,土地分到自己手里单干,母亲就是乡亲们常说的那种庄稼地里的好把式。真没地种了,这好比像现在的下岗工一样,让她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母亲不喜欢做家务活。用我奶奶的话来讲:你妈不大了亮(了亮是方言就是指心灵手巧之类的意思)。母亲也不愿做针线活,这也是因我奶奶平时把家务上的活全做了,从我记事起,母亲就不用去做这类事,现在,不会做,这也是一种习惯的事。

再就是在帮我哥几个带孩子也是勉强她。按我母亲的话讲:“你们都你奶奶带大的,我看过几天。”她孙子让她带起来也是个困难的事。

村里来了传教的,母亲好奇地去了几回,后来,就对我们说:她信主了。

从此,我母亲也算有了自己系统的思想,即基督教的教义。她就像再就业成功的下岗人,内心多了一份生活的信心。同时让她自己也觉着多了一份责任。她说每天都要为我们祈福。时间一长了,她也开始了的言传身教,我们都成了她所要发展的潜在信徒。

母亲这份热情从我记事起,还是首次燃起,她有一种强烈的传教热情。每天都向我们宣讲天堂的美好及对天堂的向望。她如同坐在菩提树下的迦毗罗卫国的太子,起身之后,让她对我们有了一份责任。她对我们的爱从她皈依基督教那一天起,在形式上也体现出来。她是那么地虔诚,爱子之情让人动容。

家人没人理解的。在思想上不断地同她交锋,大家对她这种执著都表现出空前的理解与耐心,以至对她的言行变成了一种容忍,但也让我感觉到母亲的无助,同时,也觉察到她信念的强大。

后来,父亲退休,家搬到学校建的家属楼上,一向相信科学的父亲,对宗教有很大的抵触情绪,竭力地反对她。如果说在文化上来讲,不种地之前,作为小学毕业的母亲,无法同父亲交锋,而教义真正地让她变地强大。母亲的记忆力,表现在对圣经的阅读上,她说话时,可以大段大段地引用原文,如果你翻开圣经都能完全地找到她说的那话的出处。这点让父亲也不得不惊讶。

我父亲的权威在我母亲宣讲的教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母亲已经完全有能力与我父亲由来已久的权威来抗衡了。

父亲一场大病过后,他就放弃了科学,同母亲一样成了最虔诚的教徒。真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做通我父亲的工作。在个星期天,我看到父亲,他的神态出现的那一抹的羞色,就是为入教的事,随后的,他所表现出比母亲更强大的力量让我恐惧。

家里来了满屋子的陌生人,这就是父亲的影响力。当我看到父亲同一些年老的,一些年轻的信徒虔诚地跪在客厅内,听一个年龄有二十出头的女子,在激昂地宣讲着什么时。我的血顿时上涌,认为那是非法集会。便冲他们大叫了一声。全给我走!

父亲站了起来,我被他跪着的样子激发了出乎我难以平复的愤怒。他小声说:“你叫什么叫,不怕邻居听到了。”

父亲的权威在我这儿也出现了危机。我直直地看着父亲,他的眼睛开始了躲闪。

“还不走,”我拿出了又要到母亲节了,我真不知道从那儿写起,这让我想起我的去世的父亲,又感觉到了一种伤心。

我母亲在农村是位很能干活的农村妇女。

母亲在农村生产队挣工分时,社里曾经奖给她一把铁掀。发奖在个场院中,人很多,我印象很深刻。那时,劳动积极分子,也是个让乡亲们羡慕的荣誉。

按那时的标准,妇女能拿上男劳力所挣的工分,在生产队中也是极少数的人。母亲总是早出晚归的,给我印象一个她整天下地的感觉,让我少了亲近她的机会,因而初中时,老师让我写我的母亲,我却写了我的奶奶。我二、三岁就由我奶奶带着,母亲在土地上劳作就像是现在城市中打工的农民,在家的时间少,给我的时间就更少了。从情感上来讲,对奶奶的依恋已经让我注意不到母亲对我体现出的那种关爱来,后来上学,也不在母亲身边,一直跟随着教书的父亲,所心,对母亲的感情就更淡了。

初三那年,我就烦了上学,闹着回家,父亲无奈,便让我进了建筑队,在家住,也就可以天天与母亲在一起了。

当时,国家出台了教师农转非的政策,家里要种的地也少了,母亲平时也不忙。按说不种地也可以的,我村里地多,大队里也没人想着要收回,除非是我们刻意送人,但母亲已经习惯了种地。母亲不大会做饭,所以也不想进学校的食堂做工。

我去建筑队时,一天三顿饭全由母亲帮我做,我还吃得的很香,那时,也许是工作累,能吃并且还不挑食,母亲做什么我就吃什么,也没什么要求。

母亲真正让我们佩服的地方就是种地,无论是在产生队,还是79年之后,土地分到自己手里单干,母亲就是乡亲们常说的那种庄稼地里的好把式。真没地种了,这好比像现在的下岗工一样,让她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母亲不喜欢做家务活。用我奶奶的话来讲:你妈不大了亮(了亮是方言就是指心灵手巧之类的意思)。母亲也不愿做针线活,这也是因我奶奶平时把家务上的活全做了,从我记事起,母亲就不用去做这类事,现在,不会做,这也是一种习惯的事。

再就是在帮我哥几个带孩子也是勉强她。按我母亲的话讲:“你们都你奶奶带大的,我看过几天。”她孙子让她带起来也是个困难的事。

村里来了传教的,母亲好奇地去了几回,后来,就对我们说:她信主了。

从此,我母亲也算有了自己系统的思想,即基督教的教义。她就像再就业成功的下岗人,内心多了一份生活的信心。同时让她自己也觉着多了一份责任。她说每天都要为我们祈福。时间一长了,她也开始了的言传身教,我们都成了她所要发展的潜在信徒。

母亲这份热情从我记事起,还是首次燃起,她有一种强烈的传教热情。每天都向我们宣讲天堂的美好及对天堂的向望。她如同坐在菩提树下的迦毗罗卫国的太子,起身之后,让她对我们有了一份责任。她对我们的爱从她皈依基督教那一天起,在形式上也体现出来。她是那么地虔诚,爱子之情让人动容。

家人没人理解的。在思想上不断地同她交锋,大家对她这种执著都表现出空前的理解与耐心,以至对她的言行变成了一种容忍,但也让我感觉到母亲的无助,同时,也觉察到她信念的强大。

后来,父亲退休,家搬到学校建的家属楼上,一向相信科学的父亲,对宗教有很大的抵触情绪,竭力地反对她。如果说在文化上来讲,不种地之前,作为小学毕业的母亲,无法同父亲交锋,而教义真正地让她变地强大。母亲的记忆力,表现在对圣经的阅读上,她说话时,可以大段大段地引用原文,如果你翻开圣经都能完全地找到她说的那话的出处。这点让父亲也不得不惊讶。

我父亲的权威在我母亲宣讲的教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母亲已经完全有能力与我父亲由来已久的权威来抗衡了。

父亲一场大病过后,他就放弃了科学,同母亲一样成了最虔诚的教徒。真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做通我父亲的工作。在个星期天,我看到父亲,他的神态出现的那一抹的羞色,就是为入教的事,随后的,他所表现出比母亲更强大的力量让我恐惧。

家里来了满屋子的陌生人,这就是父亲的影响力。当我看到父亲同一些年老的,一些年轻的信徒虔诚地跪在客厅内,听一个年龄有二十出头的女子,在激昂地宣讲着什么时。我的血顿时上涌,认为那是非法集会。便冲他们大叫了一声。全给我走!

父亲站了起来,我被他跪着的样子激发了出乎我难以平复的愤怒。他小声说:“你叫什么叫,不怕邻居听到了。”

父亲的权威在我这儿也出现了危机。我直直地看着父亲,他的眼睛开始了躲闪。

“还不走,”我拿出了又要到母亲节了,我真不知道从那儿写起,这让我想起我的去世的父亲,又感觉到了一种伤心。

我母亲在农村是位很能干活的农村妇女。

母亲在农村生产队挣工分时,社里曾经奖给她一把铁掀。发奖在个场院中,人很多,我印象很深刻。那时,劳动积极分子,也是个让乡亲们羡慕的荣誉。

按那时的标准,妇女能拿上男劳力所挣的工分,在生产队中也是极少数的人。母亲总是早出晚归的,给我印象一个她整天下地的感觉,让我少了亲近她的机会,因而初中时,老师让我写我的母亲,我却写了我的奶奶。我二、三岁就由我奶奶带着,母亲在土地上劳作就像是现在城市中打工的农民,在家的时间少,给我的时间就更少了。从情感上来讲,对奶奶的依恋已经让我注意不到母亲对我体现出的那种关爱来,后来上学,也不在母亲身边,一直跟随着教书的父亲,所心,对母亲的感情就更淡了。

初三那年,我就烦了上学,闹着回家,父亲无奈,便让我进了建筑队,在家住,也就可以天天与母亲在一起了。

当时,国家出台了教师农转非的政策,家里要种的地也少了,母亲平时也不忙。按说不种地也可以的,我村里地多,大队里也没人想着要收回,除非是我们刻意送人,但母亲已经习惯了种地。母亲不大会做饭,所以也不想进学校的食堂做工。

我去建筑队时,一天三顿饭全由母亲帮我做,我还吃得的很香,那时,也许是工作累,能吃并且还不挑食,母亲做什么我就吃什么,也没什么要求。

母亲真正让我们佩服的地方就是种地,无论是在产生队,还是79年之后,土地分到自己手里单干,母亲就是乡亲们常说的那种庄稼地里的好把式。真没地种了,这好比像现在的下岗工一样,让她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母亲不喜欢做家务活。用我奶奶的话来讲:你妈不大了亮(了亮是方言就是指心灵手巧之类的意思)。母亲也不愿做针线活,这也是因我奶奶平时把家务上的活全做了,从我记事起,母亲就不用去做这类事,现在,不会做,这也是一种习惯的事。

再就是在帮我哥几个带孩子也是勉强她。按我母亲的话讲:“你们都你奶奶带大的,我看过几天。”她孙子让她带起来也是个困难的事。

村里来了传教的,母亲好奇地去了几回,后来,就对我们说:她信主了。

从此,我母亲也算有了自己系统的思想,即基督教的教义。她就像再就业成功的下岗人,内心多了一份生活的信心。同时让她自己也觉着多了一份责任。她说每天都要为我们祈福。时间一长了,她也开始了的言传身教,我们都成了她所要发展的潜在信徒。

母亲这份热情从我记事起,还是首次燃起,她有一种强烈的传教热情。每天都向我们宣讲天堂的美好及对天堂的向望。她如同坐在菩提树下的迦毗罗卫国的太子,起身之后,让她对我们有了一份责任。她对我们的爱从她皈依基督教那一天起,在形式上也体现出来。她是那么地虔诚,爱子之情让人动容。

家人没人理解的。在思想上不断地同她交锋,大家对她这种执著都表现出空前的理解与耐心,以至对她的言行变成了一种容忍,但也让我感觉到母亲的无助,同时,也觉察到她信念的强大。

后来,父亲退休,家搬到学校建的家属楼上,一向相信科学的父亲,对宗教有很大的抵触情绪,竭力地反对她。如果说在文化上来讲,不种地之前,作为小学毕业的母亲,无法同父亲交锋,而教义真正地让她变地强大。母亲的记忆力,表现在对圣经的阅读上,她说话时,可以大段大段地引用原文,如果你翻开圣经都能完全地找到她说的那话的出处。这点让父亲也不得不惊讶。

我父亲的权威在我母亲宣讲的教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母亲已经完全有能力与我父亲由来已久的权威来抗衡了。

父亲一场大病过后,他就放弃了科学,同母亲一样成了最虔诚的教徒。真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做通我父亲的工作。在个星期天,我看到父亲,他的神态出现的那一抹的羞色,就是为入教的事,随后的,他所表现出比母亲更强大的力量让我恐惧。

家里来了满屋子的陌生人,这就是父亲的影响力。当我看到父亲同一些年老的,一些年轻的信徒虔诚地跪在客厅内,听一个年龄有二十出头的女子,在激昂地宣讲着什么时。我的血顿时上涌,认为那是非法集会。便冲他们大叫了一声。全给我走!

父亲站了起来,我被他跪着的样子激发了出乎我难以平复的愤怒。他小声说:“你叫什么叫,不怕邻居听到了。”

父亲的权威在我这儿也出现了危机。我直直地看着父亲,他的眼睛开始了躲闪。

“还不走,”我拿出了又要到母亲节了,我真不知道从那儿写起,这让我想起我的去世的父亲,又感觉到了一种伤心。

我母亲在农村是位很能干活的农村妇女。

母亲在农村生产队挣工分时,社里曾经奖给她一把铁掀。发奖在个场院中,人很多,我印象很深刻。那时,劳动积极分子,也是个让乡亲们羡慕的荣誉。

按那时的标准,妇女能拿上男劳力所挣的工分,在生产队中也是极少数的人。母亲总是早出晚归的,给我印象一个她整天下地的感觉,让我少了亲近她的机会,因而初中时,老师让我写我的母亲,我却写了我的奶奶。我二、三岁就由我奶奶带着,母亲在土地上劳作就像是现在城市中打工的农民,在家的时间少,给我的时间就更少了。从情感上来讲,对奶奶的依恋已经让我注意不到母亲对我体现出的那种关爱来,后来上学,也不在母亲身边,一直跟随着教书的父亲,所心,对母亲的感情就更淡了。

初三那年,我就烦了上学,闹着回家,父亲无奈,便让我进了建筑队,在家住,也就可以天天与母亲在一起了。

当时,国家出台了教师农转非的政策,家里要种的地也少了,母亲平时也不忙。按说不种地也可以的,我村里地多,大队里也没人想着要收回,除非是我们刻意送人,但母亲已经习惯了种地。母亲不大会做饭,所以也不想进学校的食堂做工。

我去建筑队时,一天三顿饭全由母亲帮我做,我还吃得的很香,那时,也许是工作累,能吃并且还不挑食,母亲做什么我就吃什么,也没什么要求。

母亲真正让我们佩服的地方就是种地,无论是在产生队,还是79年之后,土地分到自己手里单干,母亲就是乡亲们常说的那种庄稼地里的好把式。真没地种了,这好比像现在的下岗工一样,让她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母亲不喜欢做家务活。用我奶奶的话来讲:你妈不大了亮(了亮是方言就是指心灵手巧之类的意思)。母亲也不愿做针线活,这也是因我奶奶平时把家务上的活全做了,从我记事起,母亲就不用去做这类事,现在,不会做,这也是一种习惯的事。

再就是在帮我哥几个带孩子也是勉强她。按我母亲的话讲:“你们都你奶奶带大的,我看过几天。”她孙子让她带起来也是个困难的事。

村里来了传教的,母亲好奇地去了几回,后来,就对我们说:她信主了。

从此,我母亲也算有了自己系统的思想,即基督教的教义。她就像再就业成功的下岗人,内心多了一份生活的信心。同时让她自己也觉着多了一份责任。她说每天都要为我们祈福。时间一长了,她也开始了的言传身教,我们都成了她所要发展的潜在信徒。

母亲这份热情从我记事起,还是首次燃起,她有一种强烈的传教热情。每天都向我们宣讲天堂的美好及对天堂的向望。她如同坐在菩提树下的迦毗罗卫国的太子,起身之后,让她对我们有了一份责任。她对我们的爱从她皈依基督教那一天起,在形式上也体现出来。她是那么地虔诚,爱子之情让人动容。

家人没人理解的。在思想上不断地同她交锋,大家对她这种执著都表现出空前的理解与耐心,以至对她的言行变成了一种容忍,但也让我感觉到母亲的无助,同时,也觉察到她信念的强大。

后来,父亲退休,家搬到学校建的家属楼上,一向相信科学的父亲,对宗教有很大的抵触情绪,竭力地反对她。如果说在文化上来讲,不种地之前,作为小学毕业的母亲,无法同父亲交锋,而教义真正地让她变地强大。母亲的记忆力,表现在对圣经的阅读上,她说话时,可以大段大段地引用原文,如果你翻开圣经都能完全地找到她说的那话的出处。这点让父亲也不得不惊讶。

我父亲的权威在我母亲宣讲的教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母亲已经完全有能力与我父亲由来已久的权威来抗衡了。

父亲一场大病过后,他就放弃了科学,同母亲一样成了最虔诚的教徒。真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做通我父亲的工作。在个星期天,我看到父亲,他的神态出现的那一抹的羞色,就是为入教的事,随后的,他所表现出比母亲更强大的力量让我恐惧。

家里来了满屋子的陌生人,这就是父亲的影响力。当我看到父亲同一些年老的,一些年轻的信徒虔诚地跪在客厅内,听一个年龄有二十出头的女子,在激昂地宣讲着什么时。我的血顿时上涌,认为那是非法集会。便冲他们大叫了一声。全给我走!

父亲站了起来,我被他跪着的样子激发了出乎我难以平复的愤怒。他小声说:“你叫什么叫,不怕邻居听到了。”

父亲的权威在我这儿也出现了危机。我直直地看着父亲,他的眼睛开始了躲闪。

“还不走,”我拿出了又要到母亲节了,我真不知道从那儿写起,这让我想起我的去世的父亲,又感觉到了一种伤心。

我母亲在农村是位很能干活的农村妇女。

母亲在农村生产队挣工分时,社里曾经奖给她一把铁掀。发奖在个场院中,人很多,我印象很深刻。那时,劳动积极分子,也是个让乡亲们羡慕的荣誉。

按那时的标准,妇女能拿上男劳力所挣的工分,在生产队中也是极少数的人。母亲总是早出晚归的,给我印象一个她整天下地的感觉,让我少了亲近她的机会,因而初中时,老师让我写我的母亲,我却写了我的奶奶。我二、三岁就由我奶奶带着,母亲在土地上劳作就像是现在城市中打工的农民,在家的时间少,给我的时间就更少了。从情感上来讲,对奶奶的依恋已经让我注意不到母亲对我体现出的那种关爱来,后来上学,也不在母亲身边,一直跟随着教书的父亲,所心,对母亲的感情就更淡了。

初三那年,我就烦了上学,闹着回家,父亲无奈,便让我进了建筑队,在家住,也就可以天天与母亲在一起了。

当时,国家出台了教师农转非的政策,家里要种的地也少了,母亲平时也不忙。按说不种地也可以的,我村里地多,大队里也没人想着要收回,除非是我们刻意送人,但母亲已经习惯了种地。母亲不大会做饭,所以也不想进学校的食堂做工。

我去建筑队时,一天三顿饭全由母亲帮我做,我还吃得的很香,那时,也许是工作累,能吃并且还不挑食,母亲做什么我就吃什么,也没什么要求。

母亲真正让我们佩服的地方就是种地,无论是在产生队,还是79年之后,土地分到自己手里单干,母亲就是乡亲们常说的那种庄稼地里的好把式。真没地种了,这好比像现在的下岗工一样,让她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母亲不喜欢做家务活。用我奶奶的话来讲:你妈不大了亮(了亮是方言就是指心灵手巧之类的意思)。母亲也不愿做针线活,这也是因我奶奶平时把家务上的活全做了,从我记事起,母亲就不用去做这类事,现在,不会做,这也是一种习惯的事。

再就是在帮我哥几个带孩子也是勉强她。按我母亲的话讲:“你们都你奶奶带大的,我看过几天。”她孙子让她带起来也是个困难的事。

村里来了传教的,母亲好奇地去了几回,后来,就对我们说:她信主了。

从此,我母亲也算有了自己系统的思想,即基督教的教义。她就像再就业成功的下岗人,内心多了一份生活的信心。同时让她自己也觉着多了一份责任。她说每天都要为我们祈福。时间一长了,她也开始了的言传身教,我们都成了她所要发展的潜在信徒。

母亲这份热情从我记事起,还是首次燃起,她有一种强烈的传教热情。每天都向我们宣讲天堂的美好及对天堂的向望。她如同坐在菩提树下的迦毗罗卫国的太子,起身之后,让她对我们有了一份责任。她对我们的爱从她皈依基督教那一天起,在形式上也体现出来。她是那么地虔诚,爱子之情让人动容。

家人没人理解的。在思想上不断地同她交锋,大家对她这种执著都表现出空前的理解与耐心,以至对她的言行变成了一种容忍,但也让我感觉到母亲的无助,同时,也觉察到她信念的强大。

后来,父亲退休,家搬到学校建的家属楼上,一向相信科学的父亲,对宗教有很大的抵触情绪,竭力地反对她。如果说在文化上来讲,不种地之前,作为小学毕业的母亲,无法同父亲交锋,而教义真正地让她变地强大。母亲的记忆力,表现在对圣经的阅读上,她说话时,可以大段大段地引用原文,如果你翻开圣经都能完全地找到她说的那话的出处。这点让父亲也不得不惊讶。

我父亲的权威在我母亲宣讲的教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母亲已经完全有能力与我父亲由来已久的权威来抗衡了。

父亲一场大病过后,他就放弃了科学,同母亲一样成了最虔诚的教徒。真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做通我父亲的工作。在个星期天,我看到父亲,他的神态出现的那一抹的羞色,就是为入教的事,随后的,他所表现出比母亲更强大的力量让我恐惧。

家里来了满屋子的陌生人,这就是父亲的影响力。当我看到父亲同一些年老的,一些年轻的信徒虔诚地跪在客厅内,听一个年龄有二十出头的女子,在激昂地宣讲着什么时。我的血顿时上涌,认为那是非法集会。便冲他们大叫了一声。全给我走!

父亲站了起来,我被他跪着的样子激发了出乎我难以平复的愤怒。他小声说:“你叫什么叫,不怕邻居听到了。”

父亲的权威在我这儿也出现了危机。我直直地看着父亲,他的眼睛开始了躲闪。

“还不走,”我拿出了又要到母亲节了,我真不知道从那儿写起,这让我想起我的去世的父亲,又感觉到了一种伤心。

我母亲在农村是位很能干活的农村妇女。

母亲在农村生产队挣工分时,社里曾经奖给她一把铁掀。发奖在个场院中,人很多,我印象很深刻。那时,劳动积极分子,也是个让乡亲们羡慕的荣誉。

按那时的标准,妇女能拿上男劳力所挣的工分,在生产队中也是极少数的人。母亲总是早出晚归的,给我印象一个她整天下地的感觉,让我少了亲近她的机会,因而初中时,老师让我写我的母亲,我却写了我的奶奶。我二、三岁就由我奶奶带着,母亲在土地上劳作就像是现在城市中打工的农民,在家的时间少,给我的时间就更少了。从情感上来讲,对奶奶的依恋已经让我注意不到母亲对我体现出的那种关爱来,后来上学,也不在母亲身边,一直跟随着教书的父亲,所心,对母亲的感情就更淡了。

初三那年,我就烦了上学,闹着回家,父亲无奈,便让我进了建筑队,在家住,也就可以天天与母亲在一起了。

当时,国家出台了教师农转非的政策,家里要种的地也少了,母亲平时也不忙。按说不种地也可以的,我村里地多,大队里也没人想着要收回,除非是我们刻意送人,但母亲已经习惯了种地。母亲不大会做饭,所以也不想进学校的食堂做工。

我去建筑队时,一天三顿饭全由母亲帮我做,我还吃得的很香,那时,也许是工作累,能吃并且还不挑食,母亲做什么我就吃什么,也没什么要求。

母亲真正让我们佩服的地方就是种地,无论是在产生队,还是79年之后,土地分到自己手里单干,母亲就是乡亲们常说的那种庄稼地里的好把式。真没地种了,这好比像现在的下岗工一样,让她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母亲不喜欢做家务活。用我奶奶的话来讲:你妈不大了亮(了亮是方言就是指心灵手巧之类的意思)。母亲也不愿做针线活,这也是因我奶奶平时把家务上的活全做了,从我记事起,母亲就不用去做这类事,现在,不会做,这也是一种习惯的事。

再就是在帮我哥几个带孩子也是勉强她。按我母亲的话讲:“你们都你奶奶带大的,我看过几天。”她孙子让她带起来也是个困难的事。

村里来了传教的,母亲好奇地去了几回,后来,就对我们说:她信主了。

从此,我母亲也算有了自己系统的思想,即基督教的教义。她就像再就业成功的下岗人,内心多了一份生活的信心。同时让她自己也觉着多了一份责任。她说每天都要为我们祈福。时间一长了,她也开始了的言传身教,我们都成了她所要发展的潜在信徒。

母亲这份热情从我记事起,还是首次燃起,她有一种强烈的传教热情。每天都向我们宣讲天堂的美好及对天堂的向望。她如同坐在菩提树下的迦毗罗卫国的太子,起身之后,让她对我们有了一份责任。她对我们的爱从她皈依基督教那一天起,在形式上也体现出来。她是那么地虔诚,爱子之情让人动容。

家人没人理解的。在思想上不断地同她交锋,大家对她这种执著都表现出空前的理解与耐心,以至对她的言行变成了一种容忍,但也让我感觉到母亲的无助,同时,也觉察到她信念的强大。

后来,父亲退休,家搬到学校建的家属楼上,一向相信科学的父亲,对宗教有很大的抵触情绪,竭力地反对她。如果说在文化上来讲,不种地之前,作为小学毕业的母亲,无法同父亲交锋,而教义真正地让她变地强大。母亲的记忆力,表现在对圣经的阅读上,她说话时,可以大段大段地引用原文,如果你翻开圣经都能完全地找到她说的那话的出处。这点让父亲也不得不惊讶。

我父亲的权威在我母亲宣讲的教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母亲已经完全有能力与我父亲由来已久的权威来抗衡了。

父亲一场大病过后,他就放弃了科学,同母亲一样成了最虔诚的教徒。真不知道母亲是如何做通我父亲的工作。在个星期天,我看到父亲,他的神态出现的那一抹的羞色,就是为入教的事,随后的,他所表现出比母亲更强大的力量让我恐惧。

家里来了满屋子的陌生人,这就是父亲的影响力。当我看到父亲同一些年老的,一些年轻的信徒虔诚地跪在客厅内,听一个年龄有二十出头的女子,在激昂地宣讲着什么时。我的血顿时上涌,认为那是非法集会。便冲他们大叫了一声。全给我走!

父亲站了起来,我被他跪着的样子激发了出乎我难以平复的愤怒。他小声说:“你叫什么叫,不怕邻居听到了。”

父亲的权威在我这儿也出现了危机。我直直地看着父亲,他的眼睛开始了躲闪。

“还不走,”我拿出了

我的父亲母亲

关于我父母亲的遇见,我确是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决不会是在江南雨巷的邂逅,才子佳人毕竟只是想象而已.虽然也许我父亲是个才子,我母亲是个佳人.

我父母亲确确为江南人,他们的爱的过程是一场无声的宁静的喧嚣.

母亲年轻时候长得很可人,所以,爱慕者很多,正因如此,母亲择偶的条件也很高,如是这番,落寞地过了30个年华,却发现依然单身,失去了最繁芜的那段时光,身边追求的人大抵也已成家,母亲很是懊悔,不自觉中,择偶条件也就这么如秋千般荡了下来,毕竟,供选择的未婚的男人已经不多.

父亲的家境很好,我的爷爷是当时的干部,根正苗红,我的奶奶也是个重点高中的教师.父亲是家里头的老大,当时的他正值青春,是知识青年,是青年工人模范代表.

就这样,两人相遇,尔后确定了恋爱关系.他们的爱,没有电影玫瑰巧克力.母亲回忆说,当时父亲经常到她寝室来,如果母亲恰好那天出门,他们在楼梯间遇见,打招呼,然后父亲直接到母亲寝室,母亲则正常地出门.父亲到母亲寝室后,只开始写信,写了足足几页纸后,工整地摆在母亲的书桌上,然后离去.父亲有一笔极漂亮的字,也许正因这种难得的默契,母亲最终嫁给了父亲.

初婚的生活平静而单调,但是并不乏味.母亲在婚后有一种刚刚当上人妻的喜悦,父亲亦然.

但,人总是会变的,至今我都未知,畸形的不知是人的本性或是婚姻这桩牢笼.

你喜欢他,被他吸引,然后慢慢靠近,一起生活,却发现开始逐渐了解他的另一面,他的缺点,你便觉得烦,累,开始想从他身边逃离.爱情就像捡石头,谁也不知道哪颗更适合自己,如果你觉得自己捡到的那颗太尖锐,你可以把它磨成圆.可是改变,对于一个人来说,习惯了的生活,习惯了的自己的一切,谁都不可能骤然做到,最终,谁都不是石子.

两个绝对陌生的人相互生活,如果没有争吵,就不叫生活.

我出生得很晚,在他们婚后很多年,所以,母亲生我时已经38岁了,我不知道我的出生是累赘或是这段婚姻得以延续的条件.不过这并不矛盾,我的出生正因为是这段婚姻的延续所以是累赘,至少在某些时候,我曾是这么认为.

情况最终恶化到两人已经对这段婚姻束手无策,母亲痛恨父亲知恩不报,脏,不思进取.父亲不能忍受母亲的牙尖嘴利,母亲的脾性并不温婉.从一开始,便是坚强的女人的,她一直不断的打拼,所以,在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可是父亲却止步不前,甚至在我几岁时候还曾停岗了两年,经济上两人的不平衡直接导致对家庭责任上的不平衡,母亲和父亲两人经济上互不干预,可是母亲付出的贡献比父亲大了太多太多,家里的劳务也由母亲负责,长期劳累,再加上性格驱使,母亲经常在一些小事情上变得歇斯底里,父亲却变本加厉地染上了打牌,抽烟等恶习,对家庭不闻不问.

母亲和父亲就像两条不规则的线,从开始的相遇到以后的相离,双方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并且深信不移,连自己都不知道尽头在哪里却一直肯定地这么走下去,就这么弯折的两条线,时而相交,时而相离.

我那坚强美丽的母亲,在我7岁时候,终于如同小孩子般在我面前嚎啕大哭,她紊乱地告诉我,她最终不能把父亲磨成她要的形状,这个结果我早就知道了的,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因为,最终谁都不是石子,我们只是一种复杂的动物而已.我把手指头拧在一起,不知道如何是好,父亲只是在卧房一个尽的抽烟,烟雾这么弥漫开来,就像地狱一般紧紧锁住我,让我不能动弹.母亲终于开始逃离,把我独自丢给了父亲后仓皇离去.我没有哭,我是个爱哭的孩子,可是我的眼睛里很平静,对于这件事,我始终记得,我只是茫然而已,没有悲伤.因为我见过太多次的父母亲的争吵然后再看到他们在筵席上和睦的举动,我是在判断,用孩子的直觉来判断这件事,没有任何根据.我只是很懦弱地把自己关到一个听不到他们争吵的角落,这样,天下依然太平,一遍一遍的麻木,一直到毫无知觉.

我只在梦里看到妈妈美丽的眼睛和爸爸弯弯的笑眼,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到蓝蓝的天,只有在梦里看到他们带着我在公园里嬉戏,只是在梦里,我的要求其实并不很高,真的,一点儿也不高.可是,亲爱的父亲母亲从未满足过我这个小小的任性的权利,没有人陪我逛公园,没有人赠我布娃娃.孩子,真的,你要学会长大,可是,我关于我父母亲的遇见,我确是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决不会是在江南雨巷的邂逅,才子佳人毕竟只是想象而已.虽然也许我父亲是个才子,我母亲是个佳人.

我父母亲确确为江南人,他们的爱的过程是一场无声的宁静的喧嚣.

母亲年轻时候长得很可人,所以,爱慕者很多,正因如此,母亲择偶的条件也很高,如是这番,落寞地过了30个年华,却发现依然单身,失去了最繁芜的那段时光,身边追求的人大抵也已成家,母亲很是懊悔,不自觉中,择偶条件也就这么如秋千般荡了下来,毕竟,供选择的未婚的男人已经不多.

父亲的家境很好,我的爷爷是当时的干部,根正苗红,我的奶奶也是个重点高中的教师.父亲是家里头的老大,当时的他正值青春,是知识青年,是青年工人模范代表.

就这样,两人相遇,尔后确定了恋爱关系.他们的爱,没有电影玫瑰巧克力.母亲回忆说,当时父亲经常到她寝室来,如果母亲恰好那天出门,他们在楼梯间遇见,打招呼,然后父亲直接到母亲寝室,母亲则正常地出门.父亲到母亲寝室后,只开始写信,写了足足几页纸后,工整地摆在母亲的书桌上,然后离去.父亲有一笔极漂亮的字,也许正因这种难得的默契,母亲最终嫁给了父亲.

初婚的生活平静而单调,但是并不乏味.母亲在婚后有一种刚刚当上人妻的喜悦,父亲亦然.

但,人总是会变的,至今我都未知,畸形的不知是人的本性或是婚姻这桩牢笼.

你喜欢他,被他吸引,然后慢慢靠近,一起生活,却发现开始逐渐了解他的另一面,他的缺点,你便觉得烦,累,开始想从他身边逃离.爱情就像捡石头,谁也不知道哪颗更适合自己,如果你觉得自己捡到的那颗太尖锐,你可以把它磨成圆.可是改变,对于一个人来说,习惯了的生活,习惯了的自己的一切,谁都不可能骤然做到,最终,谁都不是石子.

两个绝对陌生的人相互生活,如果没有争吵,就不叫生活.

我出生得很晚,在他们婚后很多年,所以,母亲生我时已经38岁了,我不知道我的出生是累赘或是这段婚姻得以延续的条件.不过这并不矛盾,我的出生正因为是这段婚姻的延续所以是累赘,至少在某些时候,我曾是这么认为.

情况最终恶化到两人已经对这段婚姻束手无策,母亲痛恨父亲知恩不报,脏,不思进取.父亲不能忍受母亲的牙尖嘴利,母亲的脾性并不温婉.从一开始,便是坚强的女人的,她一直不断的打拼,所以,在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可是父亲却止步不前,甚至在我几岁时候还曾停岗了两年,经济上两人的不平衡直接导致对家庭责任上的不平衡,母亲和父亲两人经济上互不干预,可是母亲付出的贡献比父亲大了太多太多,家里的劳务也由母亲负责,长期劳累,再加上性格驱使,母亲经常在一些小事情上变得歇斯底里,父亲却变本加厉地染上了打牌,抽烟等恶习,对家庭不闻不问.

母亲和父亲就像两条不规则的线,从开始的相遇到以后的相离,双方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并且深信不移,连自己都不知道尽头在哪里却一直肯定地这么走下去,就这么弯折的两条线,时而相交,时而相离.

我那坚强美丽的母亲,在我7岁时候,终于如同小孩子般在我面前嚎啕大哭,她紊乱地告诉我,她最终不能把父亲磨成她要的形状,这个结果我早就知道了的,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因为,最终谁都不是石子,我们只是一种复杂的动物而已.我把手指头拧在一起,不知道如何是好,父亲只是在卧房一个尽的抽烟,烟雾这么弥漫开来,就像地狱一般紧紧锁住我,让我不能动弹.母亲终于开始逃离,把我独自丢给了父亲后仓皇离去.我没有哭,我是个爱哭的孩子,可是我的眼睛里很平静,对于这件事,我始终记得,我只是茫然而已,没有悲伤.因为我见过太多次的父母亲的争吵然后再看到他们在筵席上和睦的举动,我是在判断,用孩子的直觉来判断这件事,没有任何根据.我只是很懦弱地把自己关到一个听不到他们争吵的角落,这样,天下依然太平,一遍一遍的麻木,一直到毫无知觉.

我只在梦里看到妈妈美丽的眼睛和爸爸弯弯的笑眼,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到蓝蓝的天,只有在梦里看到他们带着我在公园里嬉戏,只是在梦里,我的要求其实并不很高,真的,一点儿也不高.可是,亲爱的父亲母亲从未满足过我这个小小的任性的权利,没有人陪我逛公园,没有人赠我布娃娃.孩子,真的,你要学会长大,可是,我关于我父母亲的遇见,我确是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决不会是在江南雨巷的邂逅,才子佳人毕竟只是想象而已.虽然也许我父亲是个才子,我母亲是个佳人.

我父母亲确确为江南人,他们的爱的过程是一场无声的宁静的喧嚣.

母亲年轻时候长得很可人,所以,爱慕者很多,正因如此,母亲择偶的条件也很高,如是这番,落寞地过了30个年华,却发现依然单身,失去了最繁芜的那段时光,身边追求的人大抵也已成家,母亲很是懊悔,不自觉中,择偶条件也就这么如秋千般荡了下来,毕竟,供选择的未婚的男人已经不多.

父亲的家境很好,我的爷爷是当时的干部,根正苗红,我的奶奶也是个重点高中的教师.父亲是家里头的老大,当时的他正值青春,是知识青年,是青年工人模范代表.

就这样,两人相遇,尔后确定了恋爱关系.他们的爱,没有电影玫瑰巧克力.母亲回忆说,当时父亲经常到她寝室来,如果母亲恰好那天出门,他们在楼梯间遇见,打招呼,然后父亲直接到母亲寝室,母亲则正常地出门.父亲到母亲寝室后,只开始写信,写了足足几页纸后,工整地摆在母亲的书桌上,然后离去.父亲有一笔极漂亮的字,也许正因这种难得的默契,母亲最终嫁给了父亲.

初婚的生活平静而单调,但是并不乏味.母亲在婚后有一种刚刚当上人妻的喜悦,父亲亦然.

但,人总是会变的,至今我都未知,畸形的不知是人的本性或是婚姻这桩牢笼.

你喜欢他,被他吸引,然后慢慢靠近,一起生活,却发现开始逐渐了解他的另一面,他的缺点,你便觉得烦,累,开始想从他身边逃离.爱情就像捡石头,谁也不知道哪颗更适合自己,如果你觉得自己捡到的那颗太尖锐,你可以把它磨成圆.可是改变,对于一个人来说,习惯了的生活,习惯了的自己的一切,谁都不可能骤然做到,最终,谁都不是石子.

两个绝对陌生的人相互生活,如果没有争吵,就不叫生活.

我出生得很晚,在他们婚后很多年,所以,母亲生我时已经38岁了,我不知道我的出生是累赘或是这段婚姻得以延续的条件.不过这并不矛盾,我的出生正因为是这段婚姻的延续所以是累赘,至少在某些时候,我曾是这么认为.

情况最终恶化到两人已经对这段婚姻束手无策,母亲痛恨父亲知恩不报,脏,不思进取.父亲不能忍受母亲的牙尖嘴利,母亲的脾性并不温婉.从一开始,便是坚强的女人的,她一直不断的打拼,所以,在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可是父亲却止步不前,甚至在我几岁时候还曾停岗了两年,经济上两人的不平衡直接导致对家庭责任上的不平衡,母亲和父亲两人经济上互不干预,可是母亲付出的贡献比父亲大了太多太多,家里的劳务也由母亲负责,长期劳累,再加上性格驱使,母亲经常在一些小事情上变得歇斯底里,父亲却变本加厉地染上了打牌,抽烟等恶习,对家庭不闻不问.

母亲和父亲就像两条不规则的线,从开始的相遇到以后的相离,双方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并且深信不移,连自己都不知道尽头在哪里却一直肯定地这么走下去,就这么弯折的两条线,时而相交,时而相离.

我那坚强美丽的母亲,在我7岁时候,终于如同小孩子般在我面前嚎啕大哭,她紊乱地告诉我,她最终不能把父亲磨成她要的形状,这个结果我早就知道了的,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因为,最终谁都不是石子,我们只是一种复杂的动物而已.我把手指头拧在一起,不知道如何是好,父亲只是在卧房一个尽的抽烟,烟雾这么弥漫开来,就像地狱一般紧紧锁住我,让我不能动弹.母亲终于开始逃离,把我独自丢给了父亲后仓皇离去.我没有哭,我是个爱哭的孩子,可是我的眼睛里很平静,对于这件事,我始终记得,我只是茫然而已,没有悲伤.因为我见过太多次的父母亲的争吵然后再看到他们在筵席上和睦的举动,我是在判断,用孩子的直觉来判断这件事,没有任何根据.我只是很懦弱地把自己关到一个听不到他们争吵的角落,这样,天下依然太平,一遍一遍的麻木,一直到毫无知觉.

我只在梦里看到妈妈美丽的眼睛和爸爸弯弯的笑眼,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到蓝蓝的天,只有在梦里看到他们带着我在公园里嬉戏,只是在梦里,我的要求其实并不很高,真的,一点儿也不高.可是,亲爱的父亲母亲从未满足过我这个小小的任性的权利,没有人陪我逛公园,没有人赠我布娃娃.孩子,真的,你要学会长大,可是,我关于我父母亲的遇见,我确是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决不会是在江南雨巷的邂逅,才子佳人毕竟只是想象而已.虽然也许我父亲是个才子,我母亲是个佳人.

我父母亲确确为江南人,他们的爱的过程是一场无声的宁静的喧嚣.

母亲年轻时候长得很可人,所以,爱慕者很多,正因如此,母亲择偶的条件也很高,如是这番,落寞地过了30个年华,却发现依然单身,失去了最繁芜的那段时光,身边追求的人大抵也已成家,母亲很是懊悔,不自觉中,择偶条件也就这么如秋千般荡了下来,毕竟,供选择的未婚的男人已经不多.

父亲的家境很好,我的爷爷是当时的干部,根正苗红,我的奶奶也是个重点高中的教师.父亲是家里头的老大,当时的他正值青春,是知识青年,是青年工人模范代表.

就这样,两人相遇,尔后确定了恋爱关系.他们的爱,没有电影玫瑰巧克力.母亲回忆说,当时父亲经常到她寝室来,如果母亲恰好那天出门,他们在楼梯间遇见,打招呼,然后父亲直接到母亲寝室,母亲则正常地出门.父亲到母亲寝室后,只开始写信,写了足足几页纸后,工整地摆在母亲的书桌上,然后离去.父亲有一笔极漂亮的字,也许正因这种难得的默契,母亲最终嫁给了父亲.

初婚的生活平静而单调,但是并不乏味.母亲在婚后有一种刚刚当上人妻的喜悦,父亲亦然.

但,人总是会变的,至今我都未知,畸形的不知是人的本性或是婚姻这桩牢笼.

你喜欢他,被他吸引,然后慢慢靠近,一起生活,却发现开始逐渐了解他的另一面,他的缺点,你便觉得烦,累,开始想从他身边逃离.爱情就像捡石头,谁也不知道哪颗更适合自己,如果你觉得自己捡到的那颗太尖锐,你可以把它磨成圆.可是改变,对于一个人来说,习惯了的生活,习惯了的自己的一切,谁都不可能骤然做到,最终,谁都不是石子.

两个绝对陌生的人相互生活,如果没有争吵,就不叫生活.

我出生得很晚,在他们婚后很多年,所以,母亲生我时已经38岁了,我不知道我的出生是累赘或是这段婚姻得以延续的条件.不过这并不矛盾,我的出生正因为是这段婚姻的延续所以是累赘,至少在某些时候,我曾是这么认为.

情况最终恶化到两人已经对这段婚姻束手无策,母亲痛恨父亲知恩不报,脏,不思进取.父亲不能忍受母亲的牙尖嘴利,母亲的脾性并不温婉.从一开始,便是坚强的女人的,她一直不断的打拼,所以,在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可是父亲却止步不前,甚至在我几岁时候还曾停岗了两年,经济上两人的不平衡直接导致对家庭责任上的不平衡,母亲和父亲两人经济上互不干预,可是母亲付出的贡献比父亲大了太多太多,家里的劳务也由母亲负责,长期劳累,再加上性格驱使,母亲经常在一些小事情上变得歇斯底里,父亲却变本加厉地染上了打牌,抽烟等恶习,对家庭不闻不问.

母亲和父亲就像两条不规则的线,从开始的相遇到以后的相离,双方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并且深信不移,连自己都不知道尽头在哪里却一直肯定地这么走下去,就这么弯折的两条线,时而相交,时而相离.

我那坚强美丽的母亲,在我7岁时候,终于如同小孩子般在我面前嚎啕大哭,她紊乱地告诉我,她最终不能把父亲磨成她要的形状,这个结果我早就知道了的,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因为,最终谁都不是石子,我们只是一种复杂的动物而已.我把手指头拧在一起,不知道如何是好,父亲只是在卧房一个尽的抽烟,烟雾这么弥漫开来,就像地狱一般紧紧锁住我,让我不能动弹.母亲终于开始逃离,把我独自丢给了父亲后仓皇离去.我没有哭,我是个爱哭的孩子,可是我的眼睛里很平静,对于这件事,我始终记得,我只是茫然而已,没有悲伤.因为我见过太多次的父母亲的争吵然后再看到他们在筵席上和睦的举动,我是在判断,用孩子的直觉来判断这件事,没有任何根据.我只是很懦弱地把自己关到一个听不到他们争吵的角落,这样,天下依然太平,一遍一遍的麻木,一直到毫无知觉.

我只在梦里看到妈妈美丽的眼睛和爸爸弯弯的笑眼,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到蓝蓝的天,只有在梦里看到他们带着我在公园里嬉戏,只是在梦里,我的要求其实并不很高,真的,一点儿也不高.可是,亲爱的父亲母亲从未满足过我这个小小的任性的权利,没有人陪我逛公园,没有人赠我布娃娃.孩子,真的,你要学会长大,可是,我关于我父母亲的遇见,我确是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决不会是在江南雨巷的邂逅,才子佳人毕竟只是想象而已.虽然也许我父亲是个才子,我母亲是个佳人.

我父母亲确确为江南人,他们的爱的过程是一场无声的宁静的喧嚣.

母亲年轻时候长得很可人,所以,爱慕者很多,正因如此,母亲择偶的条件也很高,如是这番,落寞地过了30个年华,却发现依然单身,失去了最繁芜的那段时光,身边追求的人大抵也已成家,母亲很是懊悔,不自觉中,择偶条件也就这么如秋千般荡了下来,毕竟,供选择的未婚的男人已经不多.

父亲的家境很好,我的爷爷是当时的干部,根正苗红,我的奶奶也是个重点高中的教师.父亲是家里头的老大,当时的他正值青春,是知识青年,是青年工人模范代表.

就这样,两人相遇,尔后确定了恋爱关系.他们的爱,没有电影玫瑰巧克力.母亲回忆说,当时父亲经常到她寝室来,如果母亲恰好那天出门,他们在楼梯间遇见,打招呼,然后父亲直接到母亲寝室,母亲则正常地出门.父亲到母亲寝室后,只开始写信,写了足足几页纸后,工整地摆在母亲的书桌上,然后离去.父亲有一笔极漂亮的字,也许正因这种难得的默契,母亲最终嫁给了父亲.

初婚的生活平静而单调,但是并不乏味.母亲在婚后有一种刚刚当上人妻的喜悦,父亲亦然.

但,人总是会变的,至今我都未知,畸形的不知是人的本性或是婚姻这桩牢笼.

你喜欢他,被他吸引,然后慢慢靠近,一起生活,却发现开始逐渐了解他的另一面,他的缺点,你便觉得烦,累,开始想从他身边逃离.爱情就像捡石头,谁也不知道哪颗更适合自己,如果你觉得自己捡到的那颗太尖锐,你可以把它磨成圆.可是改变,对于一个人来说,习惯了的生活,习惯了的自己的一切,谁都不可能骤然做到,最终,谁都不是石子.

两个绝对陌生的人相互生活,如果没有争吵,就不叫生活.

我出生得很晚,在他们婚后很多年,所以,母亲生我时已经38岁了,我不知道我的出生是累赘或是这段婚姻得以延续的条件.不过这并不矛盾,我的出生正因为是这段婚姻的延续所以是累赘,至少在某些时候,我曾是这么认为.

情况最终恶化到两人已经对这段婚姻束手无策,母亲痛恨父亲知恩不报,脏,不思进取.父亲不能忍受母亲的牙尖嘴利,母亲的脾性并不温婉.从一开始,便是坚强的女人的,她一直不断的打拼,所以,在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可是父亲却止步不前,甚至在我几岁时候还曾停岗了两年,经济上两人的不平衡直接导致对家庭责任上的不平衡,母亲和父亲两人经济上互不干预,可是母亲付出的贡献比父亲大了太多太多,家里的劳务也由母亲负责,长期劳累,再加上性格驱使,母亲经常在一些小事情上变得歇斯底里,父亲却变本加厉地染上了打牌,抽烟等恶习,对家庭不闻不问.

母亲和父亲就像两条不规则的线,从开始的相遇到以后的相离,双方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并且深信不移,连自己都不知道尽头在哪里却一直肯定地这么走下去,就这么弯折的两条线,时而相交,时而相离.

我那坚强美丽的母亲,在我7岁时候,终于如同小孩子般在我面前嚎啕大哭,她紊乱地告诉我,她最终不能把父亲磨成她要的形状,这个结果我早就知道了的,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因为,最终谁都不是石子,我们只是一种复杂的动物而已.我把手指头拧在一起,不知道如何是好,父亲只是在卧房一个尽的抽烟,烟雾这么弥漫开来,就像地狱一般紧紧锁住我,让我不能动弹.母亲终于开始逃离,把我独自丢给了父亲后仓皇离去.我没有哭,我是个爱哭的孩子,可是我的眼睛里很平静,对于这件事,我始终记得,我只是茫然而已,没有悲伤.因为我见过太多次的父母亲的争吵然后再看到他们在筵席上和睦的举动,我是在判断,用孩子的直觉来判断这件事,没有任何根据.我只是很懦弱地把自己关到一个听不到他们争吵的角落,这样,天下依然太平,一遍一遍的麻木,一直到毫无知觉.

我只在梦里看到妈妈美丽的眼睛和爸爸弯弯的笑眼,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到蓝蓝的天,只有在梦里看到他们带着我在公园里嬉戏,只是在梦里,我的要求其实并不很高,真的,一点儿也不高.可是,亲爱的父亲母亲从未满足过我这个小小的任性的权利,没有人陪我逛公园,没有人赠我布娃娃.孩子,真的,你要学会长大,可是,我关于我父母亲的遇见,我确是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决不会是在江南雨巷的邂逅,才子佳人毕竟只是想象而已.虽然也许我父亲是个才子,我母亲是个佳人.

我父母亲确确为江南人,他们的爱的过程是一场无声的宁静的喧嚣.

母亲年轻时候长得很可人,所以,爱慕者很多,正因如此,母亲择偶的条件也很高,如是这番,落寞地过了30个年华,却发现依然单身,失去了最繁芜的那段时光,身边追求的人大抵也已成家,母亲很是懊悔,不自觉中,择偶条件也就这么如秋千般荡了下来,毕竟,供选择的未婚的男人已经不多.

父亲的家境很好,我的爷爷是当时的干部,根正苗红,我的奶奶也是个重点高中的教师.父亲是家里头的老大,当时的他正值青春,是知识青年,是青年工人模范代表.

就这样,两人相遇,尔后确定了恋爱关系.他们的爱,没有电影玫瑰巧克力.母亲回忆说,当时父亲经常到她寝室来,如果母亲恰好那天出门,他们在楼梯间遇见,打招呼,然后父亲直接到母亲寝室,母亲则正常地出门.父亲到母亲寝室后,只开始写信,写了足足几页纸后,工整地摆在母亲的书桌上,然后离去.父亲有一笔极漂亮的字,也许正因这种难得的默契,母亲最终嫁给了父亲.

初婚的生活平静而单调,但是并不乏味.母亲在婚后有一种刚刚当上人妻的喜悦,父亲亦然.

但,人总是会变的,至今我都未知,畸形的不知是人的本性或是婚姻这桩牢笼.

你喜欢他,被他吸引,然后慢慢靠近,一起生活,却发现开始逐渐了解他的另一面,他的缺点,你便觉得烦,累,开始想从他身边逃离.爱情就像捡石头,谁也不知道哪颗更适合自己,如果你觉得自己捡到的那颗太尖锐,你可以把它磨成圆.可是改变,对于一个人来说,习惯了的生活,习惯了的自己的一切,谁都不可能骤然做到,最终,谁都不是石子.

两个绝对陌生的人相互生活,如果没有争吵,就不叫生活.

我出生得很晚,在他们婚后很多年,所以,母亲生我时已经38岁了,我不知道我的出生是累赘或是这段婚姻得以延续的条件.不过这并不矛盾,我的出生正因为是这段婚姻的延续所以是累赘,至少在某些时候,我曾是这么认为.

情况最终恶化到两人已经对这段婚姻束手无策,母亲痛恨父亲知恩不报,脏,不思进取.父亲不能忍受母亲的牙尖嘴利,母亲的脾性并不温婉.从一开始,便是坚强的女人的,她一直不断的打拼,所以,在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可是父亲却止步不前,甚至在我几岁时候还曾停岗了两年,经济上两人的不平衡直接导致对家庭责任上的不平衡,母亲和父亲两人经济上互不干预,可是母亲付出的贡献比父亲大了太多太多,家里的劳务也由母亲负责,长期劳累,再加上性格驱使,母亲经常在一些小事情上变得歇斯底里,父亲却变本加厉地染上了打牌,抽烟等恶习,对家庭不闻不问.

母亲和父亲就像两条不规则的线,从开始的相遇到以后的相离,双方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并且深信不移,连自己都不知道尽头在哪里却一直肯定地这么走下去,就这么弯折的两条线,时而相交,时而相离.

我那坚强美丽的母亲,在我7岁时候,终于如同小孩子般在我面前嚎啕大哭,她紊乱地告诉我,她最终不能把父亲磨成她要的形状,这个结果我早就知道了的,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因为,最终谁都不是石子,我们只是一种复杂的动物而已.我把手指头拧在一起,不知道如何是好,父亲只是在卧房一个尽的抽烟,烟雾这么弥漫开来,就像地狱一般紧紧锁住我,让我不能动弹.母亲终于开始逃离,把我独自丢给了父亲后仓皇离去.我没有哭,我是个爱哭的孩子,可是我的眼睛里很平静,对于这件事,我始终记得,我只是茫然而已,没有悲伤.因为我见过太多次的父母亲的争吵然后再看到他们在筵席上和睦的举动,我是在判断,用孩子的直觉来判断这件事,没有任何根据.我只是很懦弱地把自己关到一个听不到他们争吵的角落,这样,天下依然太平,一遍一遍的麻木,一直到毫无知觉.

我只在梦里看到妈妈美丽的眼睛和爸爸弯弯的笑眼,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到蓝蓝的天,只有在梦里看到他们带着我在公园里嬉戏,只是在梦里,我的要求其实并不很高,真的,一点儿也不高.可是,亲爱的父亲母亲从未满足过我这个小小的任性的权利,没有人陪我逛公园,没有人赠我布娃娃.孩子,真的,你要学会长大,可是,我关于我父母亲的遇见,我确是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决不会是在江南雨巷的邂逅,才子佳人毕竟只是想象而已.虽然也许我父亲是个才子,我母亲是个佳人.

我父母亲确确为江南人,他们的爱的过程是一场无声的宁静的喧嚣.

母亲年轻时候长得很可人,所以,爱慕者很多,正因如此,母亲择偶的条件也很高,如是这番,落寞地过了30个年华,却发现依然单身,失去了最繁芜的那段时光,身边追求的人大抵也已成家,母亲很是懊悔,不自觉中,择偶条件也就这么如秋千般荡了下来,毕竟,供选择的未婚的男人已经不多.

父亲的家境很好,我的爷爷是当时的干部,根正苗红,我的奶奶也是个重点高中的教师.父亲是家里头的老大,当时的他正值青春,是知识青年,是青年工人模范代表.

就这样,两人相遇,尔后确定了恋爱关系.他们的爱,没有电影玫瑰巧克力.母亲回忆说,当时父亲经常到她寝室来,如果母亲恰好那天出门,他们在楼梯间遇见,打招呼,然后父亲直接到母亲寝室,母亲则正常地出门.父亲到母亲寝室后,只开始写信,写了足足几页纸后,工整地摆在母亲的书桌上,然后离去.父亲有一笔极漂亮的字,也许正因这种难得的默契,母亲最终嫁给了父亲.

初婚的生活平静而单调,但是并不乏味.母亲在婚后有一种刚刚当上人妻的喜悦,父亲亦然.

但,人总是会变的,至今我都未知,畸形的不知是人的本性或是婚姻这桩牢笼.

你喜欢他,被他吸引,然后慢慢靠近,一起生活,却发现开始逐渐了解他的另一面,他的缺点,你便觉得烦,累,开始想从他身边逃离.爱情就像捡石头,谁也不知道哪颗更适合自己,如果你觉得自己捡到的那颗太尖锐,你可以把它磨成圆.可是改变,对于一个人来说,习惯了的生活,习惯了的自己的一切,谁都不可能骤然做到,最终,谁都不是石子.

两个绝对陌生的人相互生活,如果没有争吵,就不叫生活.

我出生得很晚,在他们婚后很多年,所以,母亲生我时已经38岁了,我不知道我的出生是累赘或是这段婚姻得以延续的条件.不过这并不矛盾,我的出生正因为是这段婚姻的延续所以是累赘,至少在某些时候,我曾是这么认为.

情况最终恶化到两人已经对这段婚姻束手无策,母亲痛恨父亲知恩不报,脏,不思进取.父亲不能忍受母亲的牙尖嘴利,母亲的脾性并不温婉.从一开始,便是坚强的女人的,她一直不断的打拼,所以,在工作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可是父亲却止步不前,甚至在我几岁时候还曾停岗了两年,经济上两人的不平衡直接导致对家庭责任上的不平衡,母亲和父亲两人经济上互不干预,可是母亲付出的贡献比父亲大了太多太多,家里的劳务也由母亲负责,长期劳累,再加上性格驱使,母亲经常在一些小事情上变得歇斯底里,父亲却变本加厉地染上了打牌,抽烟等恶习,对家庭不闻不问.

母亲和父亲就像两条不规则的线,从开始的相遇到以后的相离,双方都认为自己是对的,并且深信不移,连自己都不知道尽头在哪里却一直肯定地这么走下去,就这么弯折的两条线,时而相交,时而相离.

我那坚强美丽的母亲,在我7岁时候,终于如同小孩子般在我面前嚎啕大哭,她紊乱地告诉我,她最终不能把父亲磨成她要的形状,这个结果我早就知道了的,在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因为,最终谁都不是石子,我们只是一种复杂的动物而已.我把手指头拧在一起,不知道如何是好,父亲只是在卧房一个尽的抽烟,烟雾这么弥漫开来,就像地狱一般紧紧锁住我,让我不能动弹.母亲终于开始逃离,把我独自丢给了父亲后仓皇离去.我没有哭,我是个爱哭的孩子,可是我的眼睛里很平静,对于这件事,我始终记得,我只是茫然而已,没有悲伤.因为我见过太多次的父母亲的争吵然后再看到他们在筵席上和睦的举动,我是在判断,用孩子的直觉来判断这件事,没有任何根据.我只是很懦弱地把自己关到一个听不到他们争吵的角落,这样,天下依然太平,一遍一遍的麻木,一直到毫无知觉.

我只在梦里看到妈妈美丽的眼睛和爸爸弯弯的笑眼,只有在梦里才能看到蓝蓝的天,只有在梦里看到他们带着我在公园里嬉戏,只是在梦里,我的要求其实并不很高,真的,一点儿也不高.可是,亲爱的父亲母亲从未满足过我这个小小的任性的权利,没有人陪我逛公园,没有人赠我布娃娃.孩子,真的,你要学会长大,可是,我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是一位贤惠的好母亲,她对我做的每一件事都要求非常的细心,对我也是如此。我记得我一岁半就进幼儿园,可能是我还不熟悉幼儿园的环境,经常发高烧,母亲每天起得很早就背我去医院看病、打吊针,然后送我去幼儿园。傍晚,母亲下班回来又急急忙忙跑到幼儿园来接我去医院打吊针,因为我高烧不退,所以那年我很小,都不会说多少的话,只会哭闹,妈妈心里很难过也很着急。那时我的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我的母亲必须出去工作给家里补贴家用,现在我是一名二年级的学生了,我也能帮助母亲做许多家务了,母亲夸我是一个能干的孩子。虽然我的母亲还很年轻,但跟别人比起来,她显得沧老了很多。我知道这都为了这个家庭而劳累的。而且我的母亲经常头痛,都要吃药才好,所以我一定要努力学习长大了当一名医生,帮我母亲治好她的头痛病。南宁市上尧小学二(2)班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是一个善良的人,我的母亲戴着一个眼镜,我的母亲喜欢的颜色是绿色,因为绿色代表生生不息。我的母亲非常的辛苦,因为我和我的爸爸在梦中还没有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我的母亲己经起来在为我和爸爸做美味的早餐。我和爸爸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可以闻见饭菜的香味。中午的时候母亲早早的回来不喝一口水,脱掉鞋就去了厨房在那里炒菜。等我回来了,虽然母亲还没有做好饭的时候,我有时候对母亲说妈妈:“我可以帮助你做饭”。但是她每次都说谢谢乖儿子。中午午休的时候,我刚要出门的时候对我说:“过马路看着一点车。”每次一出门我都想对母亲说:“谢谢母亲。”晚上的时候我爸出去办事的时候,母亲说快速的回到家为我做饭,每次吃饭的时候那怕自已少吃一点也要让我多吃一点。我母亲一天一天的瘦下去。但是我每次让母亲吃东西的时候都说乖儿子我吃过了,母亲总在想宁原我饿一点也不让儿子受饿。要这个母亲节的时候,我要对母亲说:“谢谢母亲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

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出嫁的时候只有十八岁,生我的时候也只有十九岁。当别的女孩子刚刚开始享受大好的青春年华的时候,咿呀学语的我成了母亲生活的全部。为此,我一直觉得欠下母亲母亲太多太多。 小时候,母亲带着我上街,总能吸引不少人的目光,因为人们实在不好分辨我和我母亲的关系——我的母亲实在是太年轻了。她们总是指着我的母亲问我:“这是你的姐姐么?”

我母亲的双手

母亲啊,长大的路上,您温暖的双手让我懂得了什么叫宽容,曾几何时,贪玩任性的我迟迟归来,您用温暖的双手抚摸着我的头说:“饭热好了,快吃吧。” 曾几何时,我手捧着不理想的成绩单,站在您的面前,你抱着我说:“没关系,下次再努力,你永远是妈妈的骄傲。”你的眼睛中闪现出一道光彩,我知道,那是宽容。 母亲啊,长大的路上,您温暖的双手让我懂得了什么叫操劳。我记得,您每天除了工作以外,承担着全部的家务,可你却从不让我干一点,您说:“你没干习惯弄不好。”您从没说过一句怨言,你只是说:“我天天干,都习惯了,闲下来到觉得不习惯。”可我知道您只是怕我辛苦。您枯瘦的双手不停地忙着,我知道那是操劳。 母亲啊,我没有用高山、大海、大地或山峦来形容你,因为我觉得您给我的是真实的、确切的,触摸得到的关怀与爱护,并不是空洞的、遥远的,模糊的一种概念。 您执着地守候着我,就像蓝天执着地守候着白云;就像一棵大树执着地守候这鸟儿;更像大海守候着鱼儿。像鱼儿离不开大海般,离不开您。 母亲,您的温暖关怀在儿子心中是不可磨灭的,不可分离的。母亲啊,您温暖的双手牵我走过美丽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