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中考作文(共十篇)

2007年福建省厦门市中考满分作文及点评

在旅行中寻找

背着行囊我在旅途中寻找,来到岳飞庙再也没有人用鄙夷的目光怒视秦桧;游历"九一八"纪念馆,许多人却嬉笑着面对日军留下的种种罪行。在旅行中我迷惘,却想要寻找到那属于中华民族的民族雄魂。

寻找,是因为我们害怕失去;寻找,是因为我们迫切需要。

深冬,我站在了北京的圆明园前,这座凝聚了中华民族勤劳与智慧的万园之园,却在用凄怆的残垣断壁向来访者诉说屈辱的昨天,辛酸的历史。

皑皑的白雪唱着无言的挽歌,谱写着那民族的血泪过去,如何的吟唱,怎样的飘落,都盖不住那段苍凉。朔风中,雪地上,几棵枯草,几根石柱,好似我们历经忧患的民族之魂。

寒风中我不禁打了个踉跄,没有民族之魂的人儿啊,又如何使整个民族站稳脚跟,使国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抚摸着残损的汉白玉石柱,似是触及了1860年的战火,炽热,撕心裂肺的疼痛!英法列强们入侵了我们的祖国,烧毁了华美的宫殿,劫走了无数民族瑰宝,更在我们的民族之魂上肆意蹂躏、践踏。

没有民族之魂的人岂不是行尸走肉,任人宰割?

或许,它曾淹没于哀叹里,隐匿于自卑中,衰弱于列强的铁蹄下,但它永远不会消亡!我们的民族将在烈火中炼就铁血丹心,如同一只普通的鸟经受了烈焰的涅?将会变作一只火凤凰腾空出世!

我的心中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继续行走,青岛五四青年的"还我青岛"的口号;岷山雪岭红军斗志昂扬的脚印;看林则徐广东虎门销烟的烈火;听欧盟反倾销裁席上的声声雄辩,这不正是民族之魂的写照吗?

在旅行中我终于找到了。是啊,为什么再也没有列强侵犯我们的国土?为什么中国的发展日新月异?为什么这儿即将举办举世瞩目的奥运盛会?因为中华民族是一个不屈的民族。它有着自信、自强的民族之魂!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在苦难中我们造就了伟大,我们创造了辉煌!

我在旅行中寻找,在缄默了的遗迹前,我寻找到了民族之魂,它永远是我们民族伟大的精神力量,让我们在历史长河中继续旅行,寻找那遗失的精神财富……

【点评】阅读此文时不禁被作者强烈爱国之情深深地打动,全文以寻找民族魂为主线贯穿于作者的各处旅行之中,所以虽然文中涉及的旅行的地点繁多,历史的跨度大,但是文章的中心始终突出。文中作者对中国历史的熟悉,对时事的关注,对现状的反思,精当的议论、抒情都表现了作者的爱国热忱,这也是此文能脱颖而出的原因。此外本文在"话题作文中应紧扣话题"这一点上也做得较好,如文中的首尾段,文中的"继续行走"、"在旅行中我终于找到了"等词句都起到了紧扣话题的作用。

携起手来,迎接挑战

福建省厦门同安 第二外国语学校3 陈彬彬

老师、同学们: 大家好!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携起手来,迎接挑战》。 离中考还有一年多的时间,有的同学会说:“这是多么的漫长啊!我们似乎还可以偷着乐,悠哉悠哉地消磨我们的“黄金”时光。可是掐指一算,除去吃饭、睡觉、周末和寒暑假,我们只有一百多天的时间用来读书,时间似流水,永不等人,已经不容许我们的脚步停留在快乐的游戏圈中。 初三是沉重的,是枯燥的,也是忙碌的。 面对初三年的挑战,我们要有坚定的目标。成功的奥秘在于目标的坚定,没有目标的生活就如一艘没有航向的船,只要我们有了伟大的目标,我们就会朝着目标勇往直前。为了能考上理想的中学而努力的奋斗着。 光有坚定的目标是远远不够的,面对初三年的挑战,我们还应该勤奋。在知识面前,人没有笨拙与聪明之分,只有勤奋与懒惰之差。韩愈曾说过:“业精于勤而荒于嬉。”只有勤奋,我们才能在高手云集的中考场上站得住脚。也只有勤奋,我们才能在知识的海洋里有所得。辛勤的劳动换来丰硕的成果,勤奋的学习才能考出好的成绩。 面对初三年的挑战,我们需要的是自信。每年的中考往往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我们不应该在意自己是否能考上,更不应该有:“反正我现在成绩那么差,到时也不可能考出好成绩”的念头出现。别总想着自己什么都不行,结果并不重要,只要你努力了,你就是最棒的。 不惊一番寒傲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在初三年,大考、小考,难免有失利的时候,一次失败并不可怕,重要的是要站起来,汲取教训,总结经验,笑着看待一切。而成绩差的同学更不应该气馁,不都说笨鸟先飞早入林吗? 面对初三年的挑战,我们还应该有良好的心态。老师的责任是让我们有个美好的明天,而我们的责任是让明天有个美好的未来。毛主席曾教导我们:我们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一切希望寄托在我们身上。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让我们好好珍惜最后的一年时间,携起手来,勇敢地迎接初三年的挑战。最后,我也祝愿大家都能有个好成绩。 以上就是我的演讲,谢谢大家。 ( (责任编辑:齐老师)

蝉鸣七月

蝉鸣七月

09年的夏天,我躲过这座城市的追捕,背着瘦瘪的旅行包,循着如同叶子脉络般混杂而又有序的路线,逆光戗风而行。

在出发前一个星期。6月22日,也就是夏至末,我在潦草的为中考做了些准备之后,空闲下来的时候,就有了离家出走的念想。随着中考一步一步的逼近,这个念头被消灭在试卷翻过的刷刷声中。但它又好像是在我的大脑里生了根,每天临睡之前都会瞬间长出妖冶的花,在梦中奇异的歌唱。

像是经历过一场生死劫,中考的最后一天下午走出考场的时候,七妞面红耳赤的朝我走来,说话的声音像是被调大音量后从喇叭冲出来的一样,我知道此时的她已经自制不住了。“靠!终于结束了!初中三年就这么廉价的被这三天给歼灭掉了!”她边说边把书包里的笔统统扔向了破了底的垃圾桶,随后那笔就咕噜噜的滚到了地上。三楼的教导主任探出头来,瞪了她一眼。

之后我并没有告诉七妞,我的整个计划。我只不过是随着她骑着单车,听她抱怨,对于离家出走这件事,我则认为没必要告诉她。

毕竟这像是一件很久远的事了,我已梦过千百回了。

转眼七月,在噩梦中醒来的时候,阳光洒了大半。窗外有风吹过,神秘的给了我暗号。于是我就知道,计划开始了。

这个清晨寂静无比,我把世界地图换成了中国地图,平整的铺在地上,一元钱硬币啷啷落地,滚过北京,滚过重庆,最后直线通往福建,落在厦门。就是它了。

于是就买了通往厦门的单程车票。

大巴匀速的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我望着窗外的景色发呆,这些熟悉的景点慢慢退出了我的视线,移出了我的地图界限。大巴内开了空调,我悄悄地把窗户开了条缝,热浪随即涌了进来。我忽然想向七妞宣告,我终于有幸离开了这座让我厌恶的城市了。虽然我不知道到最后是否还会回来,但这是一个成功的开始。

不过我却忽略了,那两个最重要的配角。

抵达厦门的时候,已是黄昏。

忽然萌生出了前所未有的慌张与恐惧。这是出乎计划的事。下了车之后,我动了动酸痛的双肩,在街边看车来车往。黄色短袖T恤不断被风鼓起,我不知所措只觉得冷。五分钟之后,我才想起我得先填饱肚子才行。

车站往南走

一百米的时候就很容易的找到了一家小吃店,店老板胖胖的套着白色的厨师服,与顾客唠嗑,见我进来,问我,吃什么?

后来在他的力荐下,我点了一碗沙茶面。“尚好呷嘞!”他说。

走出店外的时候,街边的路灯都已经亮了。整条街热闹了起来。我招了的士,前往住宿地。

随出租车绕过大街小巷,司机是本地人,介绍说来了厦门一定要去鼓浪屿看看,不然就算是白来了。我倚在靠背上,慌张被甩掉了大半。幸好在来之前就在网上预订了一个住宿房间,不然今天就要睡大街了。我没能骄傲的告诉七妞,现在姐在厦门流荡,自由得很,羡慕死你。我没能告诉她,因为我把手机扔在了家里。

从房东那里拿过钥匙,我就进了房间把一切整理好,然后坐在床上细想明天要去哪里玩,从背包里拿出来的地图皱巴巴的提醒我,那个最亮丽的景点在等着我。鼓浪屿。之后思绪不断牵扯,意识里爸妈出现了。脑子里满是他们气急败坏的模样,不禁感到好笑,也想,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干嘛呢?在疯狂的寻找我吗?可怜的七妞呢?还呆在电脑前面对中考题的答案然后拍桌而起大声愤骂吗?我掩饰的笑着,多自欺欺人。

事实上,七妞和我是一样的。初中三年以来,我们天天一起,骑着单车,工整的穿着校服,留着最学生样的学生头。中规中矩的当我们的好学生。其实心里便是压抑。七妞暗恋6年的男生给她写了封情意缠绵的告白信,粉红色的信签上画满了红心,上面写满了七妞的名字。后来七妞把这封信交给我处置。她说,童然,你帮我毁了它吧!七妞说这话的时候大义凛然的没有一点心虚。她说,老师说过了,就要中考了……我很不耐烦的问她,你自己撕掉扔进垃圾桶不就得了,还要我帮你哦?

我永远记得这时候的七妞那极囧的模样,她的眼睛微眯,扯了扯衣角,然后红着脸小声的说,我自己不舍得把它扔掉啊…..

然后她叹了口气。诶,等到中考过后我一定要出去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呐,外面的世界多美好~

我想现在的七妞可能已经忘了她曾经说过的这句不温不热的话。但是这句话被我保存到现在,并被我,轻易地实现了。

所以,现在的我,一项被冠有好学生称号的我,做了一件让人大跌眼镜的事。

在这座海上花园游玩了六天。这六天里,我走遍了岛内的

中 考 记 事(一)

厦门 邈邈

中考,一个有着复杂含义的词,其中包含了莘莘学子的梦想与焦虑。

如同海上的灯塔,理想的高中透过中考的大洋折射入我们眼中是那样高,那样远,那样神圣。而在他们的角度看来我们是那样浅,那样低,那样渺小。

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试卷的潮水将脚下的路弄湿,变滑。

平日里,我沉着镇定,羽扇纶巾,与友人谈笑风生,赋琴作曲,吟诗绘画,颇有大将风度。但当这一天终于真真切切地到来时,一切已成定数,一切又皆在缥缈间。我不知,这一次能否达到理想的状态,冲出水面,触摸灯塔。

怕是很难淡定下来,我可以感觉到紧张的血液正逐渐在血管中流淌、弥漫。晚上,躺在床上,脑子里格外的乱,又格外的静。我努力想回想所学的公式、文章,却什么都记不起了。有多少次,我想到那份神秘的试卷,恨不得能捕风捉影。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得极慢,让我不禁呻吟叹息。

有同学放言:“早死早超生。”按她的逻辑,中考,让我们就是死,也不痛快。

等了那么久,终于有一场像样的考试。

学了九年,就在一场考试中一锤定音。我在开心之余又觉沉重。

中考结束了,我就算初中毕业了,我就可以放松了!

我想到了高中生活,有一种平静,想到了可以在暑假里大张旗鼓地上网写作,振兴文学社,想到我将与义务教育挥手自兹去……

但我尽量不去想那些似有若无的恐惧,一些很“悲剧”的事。

不过,倒有几点很让人受到鼓舞:老师们对我的态度格外好,父母也殷勤侍候在左右,轻声细语,唯恐搅扰我。

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怜天下师长心!

他们使尽浑身解数让我们取得好成绩,恨不得替我受罪。

可事实很残酷,一切都得我们自己去面对。

临考前,耳边飘来王菲的流年:“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是啊,不就是中考吗?我冷哼。

随着黎明渐近的脚步,我入睡了。

后来(其实也才刚过一天嘛),有许多考生整夜就睡三四个小时,也有无数家长彻夜未眠。

值得一提的是,老师们凡本校的都穿红色系的衣服。

哦,中考终于来了。

中 考 记 事(二)

厦门 邈邈

当我被从床铺上拽起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这结局不可避免,终不能幸免。

我得承认,我对于七点半到校候考这一通知极为不满,八点半开考,八点十五分入场,这么早岂不是无用吗?我倒更愿意懒床……

话说回来,当一进校门就看见黑底红字的电子屏上写的“2011年厦门市初中毕业及各类高中升学……”老实说,当时印象极其深刻,现在已都快抛之脑后,看来人的记忆是个漏网啊。

但,总之,一看那屏幕,我的心就安定下来了,如同浑浊的江水渐渐地将杂质沉淀,水就变澄清了。而今我心亦如此,我明白紧张已化为兴奋了。

我现在几乎将中考之战的细节全抛之脑后了,只记得候考室闹哄哄的,人心涣散。班主任是第一次带初三,眼睛如雷达一般在学生中扫射。

总之,期待了三年,哦,不,是九年的中考终于来了。

中考来了,中考,真的来了!

我的心中如同在不断过滤一般,时而清,时而浊。

在考场上,等候分卷是最难熬的!那份考卷,寄托了我们热切的渴望。早早入场,好生着急,颇为不满:怎么不发卷?让人干等?

这不,终于发卷了,写上准考证号,姓名,座号后就阅卷。(其实阅卷时间仅为五分钟)。

铃声响了,众人齐动笔,“刷刷刷”地笔尖在纸中游曳。

原来,这就是中考。秒针调皮地跳着,分钟稳健地走着,时针缓慢地爬着。

我叹了口气,就埋头苦干,偶尔会在那么几秒内醒悟:我正在中考!

我深知:很快,我就将说:“中考结束了。”然后又谈笑风生如故。这是历史的必然。我一方面期盼时间流逝得慢些,另一方面又祈祷中考能早日过去。

考完后又回候考室,学校组织读下一科考试的材料。有人脸色阴沉,有人喜上眉梢。或喜或悲中全无对下一科的淡定。老师见大多数人没带材料,遂放我们回家。

在家里,那是“小皇帝”了,父母少有地殷勤款待,但我知道:好景不长矣。

语文中考一完后,我就有种江郎才尽的感觉。

数学考完后,我已将函数抛置九霄云外了。

物理考完后,我怀疑自己是否受力。

化学考完后,我质疑空气中的成分。

英语考完后,我突然想哭。

说不上为什么,最终居然又笑了。晚上看电影《夜访吸血鬼》,高呼:“莱斯特,好棒呢!”

又上秋网,想对大家说:“我想死你们了!”没敢说,但老朋友,没敢忘记。

一个晚上,我就重复在做一个梦:中考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一个晚上,我恍若隔世。

老爸狡诈地说,狡黠地笑:“中考后遗症。”

还是妈妈实在淳朴,一语道破:“用脑过度。”

看来,我这只小猪该休息会了。

中 考 记 事(四)

厦门 邈邈

今天下午回学校拿了成绩单,中考成绩尘埃落定,虽说进入重点中学,这个分数、排名足够,但心里难免会有不甘,认为自己的实力并非如此。

几家欢乐几家愁。爸妈在对稳进重点中学这事上惊喜又后怕之后,转而安慰我,完成了任务,还劝我几句。不久以后,又转而批评我。

的确,有人超常发挥,像我稍失常了些,有人发挥失常。

我叹了口气,中考啊,你终于完了。

明日就要回校交志愿模拟表格,后天,我将要正式填报志愿了。然后,就等待录取通知书,就等待结果。虽未到高中报到,但我已可以称心仪的重点中学为“我们学校”、“母校”了,也不会有人冷哼:“痴人说梦!”

我得承认,自己心中有种不切实际的愿望:改错了……系统出错误了……

但那是不可能的,李邈邈同学就得了这分数和这名次,这就是无可争议的事实。刚听到成绩,我的脑海里只闪过三个字:不可能!

但屏幕上真真切切地写着。我的心一下子从云端坠落到地面,有些恍惚。

随后又如梦初醒,再算了分数,发觉了一个很悲剧的事实,原本还有0.4分的,被四舍五入掉了!因为厦门中考物理卷面100分,折合为90分进入总分,化学卷面也是100分,折合为60分进入总分,政治卷面也是100分,折合为20分进入总分,这三科的成绩加起来,还要四舍五入方才计入总分。很不巧,我被舍去0.4分,然后在同一整数分上先看数学分,再看语文,进行排名。我对此感到不满,如果有人刚好五入和我一样的成绩,数学分数比我高,排名就比我前了,其实我们分数相差0.9分,四舍五入,就一分了,怎么名次会更靠前?

既然都真刀真枪地考了,那么为什么不真刀真枪地依分排名呢?

我听见有女生义愤填膺地对朋友说:“我的0.4分被舍去了!”

我也在一旁苦笑,哀叹0.4分,欣羡0.5分,这该死的四舍五入啊!

李老爸愤怒地打断:“李邈邈,你这是在钻牛角尖!考不好,还抱怨啊?”

我叹了口气,的确,“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不管怎么说,我稳稳地进了重点高中,有一个崭新的世界在迎接我。

中 考 记 事(三)

厦门 邈邈

中考之后,留下了不少后遗症。整个人挺空虚的。

平时,弦紧绷着,终于有一天可以放松了。那是什么?松懈。一种很久远的感觉,一种落寞的感觉将你包围,又是一种飘飘欲仙之感。

难以想像这种感觉,也难以形容。

这一个星期,我守在电视、电脑前,欢天喜地地捧着冰西瓜倒挺享受的。爸爸妈妈也不爱打搅我,也算放任自流了。和朋友聊天,看新闻,看电影、电视剧,听音乐,小日子舒服着呢!但我却仍不满足,又去朋友家玩,逛街,总之,怎么能玩就怎么玩,还真幸福呢。当然,少不了和乌龟逗逗乐。除此之外,也过了把小说瘾,把有趣的小说一扫而空!

但我并不满足于此。我想拉着李老爸、郑老妈一起玩。无奈,他们还得上班。不过没关系,我也算有了心理安慰:这回该轮到你们羡慕我了吧?

等待成绩的日子,偶尔会对未知的远方叮嘱:手下留情!

但大多时候是一种释怀与坦然:我是这样写的,评卷与我无关。

一切结果将在公元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二日晚揭晓,现在我们瞎操心什么!又有什么用处?我们倒还不如发发积怨,尽情地放松呢!整日如坐针毡也无助于事!

但疯玩了一个星期后,没想到等待我的居然是空虚。

最后一科英语要考完时,我几乎要晕过去了(呵呵,有点夸张)。结束的铃声响起的那一刻,我放下笔,抬头,脑袋中似乎有一根筋被狠狠地拽了。那种感觉,前所未有,让我紧张,更让我有种如释重负般的窃喜。

爸妈听说了这件事,都说这是用脑过度,我也赞同。

这几天妈妈十分高兴又有几分忧愁:“你看呀,你的脸色好多了,才一个星期,就恢复了!之前呀,你的脸色铁青铁青的……”我心里暗自纳闷:有么?

但当看到我的饭碗时,她又不甘:“邈邈,多吃点。”

可是,我真的吃不下了……

莫非,这也是中考后遗症吗?

我想补眠,却发现自己并没有睡多久,完全没有“睡到世界都灭亡”的能力。

而且在玩的过程中,会哈欠连连,不在状态。

有时也想,干脆收拾会儿吧,抑或是看看教科书。

谁知对着教科书,我会极不耐烦,勉强看了一会儿,增添困意。

这中考后遗症啊!

我何时才能痊愈呢?

这不是我要的那首歌

我们的爱,是唱一半的歌。

——《半情歌》

[一]开始

离中考只剩一个月了。

听到急促的短信提示音,于是我叼起原本在手上不停敲击着桌面的笔,抓过手机,传来一阵懒散的按键音。

“小雨我跟你说,你要是再不把歌词给我写出来,小恩就要走了!!”

缩了一下脖子,我将两只手全部握在了手机上。

“我已经在写了啦。要是你再催催催,我就跟着小恩一起走好了,省得在这里看得你心烦!”

等发送成功的标志显示出来,我索性关了手机,继续托着脑袋敲着笔,对这眼前一张不大的白纸苦思冥想。

[二]然后

小恩占有我“最贴心的朋友”这个称号已经三年了。中考在这三年里就这么一点一点地靠近。就在中考前三个月,她突然告诉我说,在中考前她就要离开厦门去澳大利亚读书。猝不及防的消息,猝不及防的转身,她丢给了我这句话后竟然马上跑开了。

让我好好过滤吗?

“小雨!!我们写首歌送给小恩好不好!!”熟悉的歇斯底里,楠楠从后面扑上来让我跌了个踉跄,“你写词,我写曲嘛!!你答应了对不对,好,那我去告诉小恩!!”

似乎还没等我脑子先分析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楠楠就又瞬间消失在我眼前。

我会写的。我会用心去写。

[三]过程

中考真的越来越近。看着黑板上倒计时的数字越来越少,已经接近了两位数和一位数变换的临界点。天天应付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练习,还得抽空赶紧写完那首歌。小恩说她的航班在中考的前一天,如果可以,希望我、楠楠和她的“小恩后援会”都去送送她。我欣然答应,但是楠楠说她恐怕去不了。

“没事的。”小恩笑笑,然后用一贯的大姐姿势拍了拍楠楠。

“对了小恩,我和小雨要写……”“诶!!”我吓了一跳,赶紧跳起来拽了楠楠一把。

“写什么?”她一脸莫名其妙。

“写个头啦,写练习写疯掉了是不是。诶,化学老师进来了,坐回去吧。”我擦了一把冷汗。

盯着黑板上已经被嚼过不知道几遍的化学式,我抽出那张白纸,平摊在了桌子面上。纸上已经写上了楠楠的谱,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厉害,这么感人的调子都可以凭空写出来。

可是我的词还没有着落,怎么办。

或许,只有我心里有数。

[四]离别

候机大楼,好久没来了。

小恩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身边是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女生男生,没有楠楠。

手里是那张纸,已经被我出汗的手捏的不成样子了。

“小雨!你怎么不过来呢,我要走了!”小恩把三四个行李箱推给了她妈妈,然后跑了过来。

“小恩,看着我,”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凝望着那棕褐色的眼睛。“悉尼,对不对?”

“对……”小恩似乎被我的眼神和语调弄得有点紧张。身边是那群男生女生投来好奇的目光。

我发现小恩的手攥紧了那张登机卡。

“等我,30天。悉尼,我给你一首真正的歌。”我迅速地将那张白纸塞进了小恩手里,然后像她上次那样,转身,离开,没有理睬身后那一长串的质疑声。

其实那张白纸除了楠楠的曲,我还补上了用五百二十种文字写的等我。真佩服那翻译软件可以提供这么多的文字。

所以,请你等我。

[五]真相

中考最后一科终于结束了。

旁边是楠楠,我靠着她。我真的很难过。

小恩根本没有去悉尼。她在离开后的第二天发了一封e-mail给我,她向我,向楠楠,向所有人道歉。

她说她很不敢告诉我们事实。她其实是休学,她其实是回老家,她其实是怕家里承担不起在老家的爸爸癌症晚期的医药费。

她害怕我们的嘲笑,更害怕我们的关心。她觉得一向作为大姐姐的她这样子很丢脸。

所以她编了个故事,说她要去悉尼留学。

她竟然自己做了一张登记卡,拉着她妈妈在候机楼演戏。

她最后说,不要回她的邮件,这是她在老家唯一一家网吧发的,她不会再去那里,就代表着她不会再碰到电脑,不会再看到任何与我们有关系的东西。

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们的爱,是唱一半的歌。

——《半情歌》

[一]开始

离中考只剩一个月了。

听到急促的短信提示音,于是我叼起原本在手上不停敲击着桌面的笔,抓过手机,传来一阵懒散的按键音。

“小雨我跟你说,你要是再不把歌词给我写出来,小恩就要走了!!”

缩了一下脖子,我将两只手全部握在了手机上。

“我已经在写了啦。要是你再催催催,我就跟着小恩一起走好了,省得在这里看得你心烦!”

等发送成功的标志显示出来,我索性关了手机,继续托着脑袋敲着笔,对这眼前一张不大的白纸苦思冥想。

[二]然后

小恩占有我“最贴心的朋友”这个称号已经三年了。中考在这三年里就这么一点一点地靠近。就在中考前三个月,她突然告诉我说,在中考前她就要离开厦门去澳大利亚读书。猝不及防的消息,猝不及防的转身,她丢给了我这句话后竟然马上跑开了。

让我好好过滤吗?

“小雨!!我们写首歌送给小恩好不好!!”熟悉的歇斯底里,楠楠从后面扑上来让我跌了个踉跄,“你写词,我写曲嘛!!你答应了对不对,好,那我去告诉小恩!!”

似乎还没等我脑子先分析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楠楠就又瞬间消失在我眼前。

我会写的。我会用心去写。

[三]过程

中考真的越来越近。看着黑板上倒计时的数字越来越少,已经接近了两位数和一位数变换的临界点。天天应付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练习,还得抽空赶紧写完那首歌。小恩说她的航班在中考的前一天,如果可以,希望我、楠楠和她的“小恩后援会”都去送送她。我欣然答应,但是楠楠说她恐怕去不了。

“没事的。”小恩笑笑,然后用一贯的大姐姿势拍了拍楠楠。

“对了小恩,我和小雨要写……”“诶!!”我吓了一跳,赶紧跳起来拽了楠楠一把。

“写什么?”她一脸莫名其妙。

“写个头啦,写练习写疯掉了是不是。诶,化学老师进来了,坐回去吧。”我擦了一把冷汗。

盯着黑板上已经被嚼过不知道几遍的化学式,我抽出那张白纸,平摊在了桌子面上。纸上已经写上了楠楠的谱,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厉害,这么感人的调子都可以凭空写出来。

可是我的词还没有着落,怎么办。

或许,只有我心里有数。

[四]离别

候机大楼,好久没来了。

小恩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身边是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女生男生,没有楠楠。

手里是那张纸,已经被我出汗的手捏的不成样子了。

“小雨!你怎么不过来呢,我要走了!”小恩把三四个行李箱推给了她妈妈,然后跑了过来。

“小恩,看着我,”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凝望着那棕褐色的眼睛。“悉尼,对不对?”

“对……”小恩似乎被我的眼神和语调弄得有点紧张。身边是那群男生女生投来好奇的目光。

我发现小恩的手攥紧了那张登机卡。

“等我,30天。悉尼,我给你一首真正的歌。”我迅速地将那张白纸塞进了小恩手里,然后像她上次那样,转身,离开,没有理睬身后那一长串的质疑声。

其实那张白纸除了楠楠的曲,我还补上了用五百二十种文字写的等我。真佩服那翻译软件可以提供这么多的文字。

所以,请你等我。

[五]真相

中考最后一科终于结束了。

旁边是楠楠,我靠着她。我真的很难过。

小恩根本没有去悉尼。她在离开后的第二天发了一封e-mail给我,她向我,向楠楠,向所有人道歉。

她说她很不敢告诉我们事实。她其实是休学,她其实是回老家,她其实是怕家里承担不起在老家的爸爸癌症晚期的医药费。

她害怕我们的嘲笑,更害怕我们的关心。她觉得一向作为大姐姐的她这样子很丢脸。

所以她编了个故事,说她要去悉尼留学。

她竟然自己做了一张登记卡,拉着她妈妈在候机楼演戏。

她最后说,不要回她的邮件,这是她在老家唯一一家网吧发的,她不会再去那里,就代表着她不会再碰到电脑,不会再看到任何与我们有关系的东西。

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们的爱,是唱一半的歌。

——《半情歌》

[一]开始

离中考只剩一个月了。

听到急促的短信提示音,于是我叼起原本在手上不停敲击着桌面的笔,抓过手机,传来一阵懒散的按键音。

“小雨我跟你说,你要是再不把歌词给我写出来,小恩就要走了!!”

缩了一下脖子,我将两只手全部握在了手机上。

“我已经在写了啦。要是你再催催催,我就跟着小恩一起走好了,省得在这里看得你心烦!”

等发送成功的标志显示出来,我索性关了手机,继续托着脑袋敲着笔,对这眼前一张不大的白纸苦思冥想。

[二]然后

小恩占有我“最贴心的朋友”这个称号已经三年了。中考在这三年里就这么一点一点地靠近。就在中考前三个月,她突然告诉我说,在中考前她就要离开厦门去澳大利亚读书。猝不及防的消息,猝不及防的转身,她丢给了我这句话后竟然马上跑开了。

让我好好过滤吗?

“小雨!!我们写首歌送给小恩好不好!!”熟悉的歇斯底里,楠楠从后面扑上来让我跌了个踉跄,“你写词,我写曲嘛!!你答应了对不对,好,那我去告诉小恩!!”

似乎还没等我脑子先分析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楠楠就又瞬间消失在我眼前。

我会写的。我会用心去写。

[三]过程

中考真的越来越近。看着黑板上倒计时的数字越来越少,已经接近了两位数和一位数变换的临界点。天天应付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练习,还得抽空赶紧写完那首歌。小恩说她的航班在中考的前一天,如果可以,希望我、楠楠和她的“小恩后援会”都去送送她。我欣然答应,但是楠楠说她恐怕去不了。

“没事的。”小恩笑笑,然后用一贯的大姐姿势拍了拍楠楠。

“对了小恩,我和小雨要写……”“诶!!”我吓了一跳,赶紧跳起来拽了楠楠一把。

“写什么?”她一脸莫名其妙。

“写个头啦,写练习写疯掉了是不是。诶,化学老师进来了,坐回去吧。”我擦了一把冷汗。

盯着黑板上已经被嚼过不知道几遍的化学式,我抽出那张白纸,平摊在了桌子面上。纸上已经写上了楠楠的谱,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厉害,这么感人的调子都可以凭空写出来。

可是我的词还没有着落,怎么办。

或许,只有我心里有数。

[四]离别

候机大楼,好久没来了。

小恩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身边是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女生男生,没有楠楠。

手里是那张纸,已经被我出汗的手捏的不成样子了。

“小雨!你怎么不过来呢,我要走了!”小恩把三四个行李箱推给了她妈妈,然后跑了过来。

“小恩,看着我,”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凝望着那棕褐色的眼睛。“悉尼,对不对?”

“对……”小恩似乎被我的眼神和语调弄得有点紧张。身边是那群男生女生投来好奇的目光。

我发现小恩的手攥紧了那张登机卡。

“等我,30天。悉尼,我给你一首真正的歌。”我迅速地将那张白纸塞进了小恩手里,然后像她上次那样,转身,离开,没有理睬身后那一长串的质疑声。

其实那张白纸除了楠楠的曲,我还补上了用五百二十种文字写的等我。真佩服那翻译软件可以提供这么多的文字。

所以,请你等我。

[五]真相

中考最后一科终于结束了。

旁边是楠楠,我靠着她。我真的很难过。

小恩根本没有去悉尼。她在离开后的第二天发了一封e-mail给我,她向我,向楠楠,向所有人道歉。

她说她很不敢告诉我们事实。她其实是休学,她其实是回老家,她其实是怕家里承担不起在老家的爸爸癌症晚期的医药费。

她害怕我们的嘲笑,更害怕我们的关心。她觉得一向作为大姐姐的她这样子很丢脸。

所以她编了个故事,说她要去悉尼留学。

她竟然自己做了一张登记卡,拉着她妈妈在候机楼演戏。

她最后说,不要回她的邮件,这是她在老家唯一一家网吧发的,她不会再去那里,就代表着她不会再碰到电脑,不会再看到任何与我们有关系的东西。

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们的爱,是唱一半的歌。

——《半情歌》

[一]开始

离中考只剩一个月了。

听到急促的短信提示音,于是我叼起原本在手上不停敲击着桌面的笔,抓过手机,传来一阵懒散的按键音。

“小雨我跟你说,你要是再不把歌词给我写出来,小恩就要走了!!”

缩了一下脖子,我将两只手全部握在了手机上。

“我已经在写了啦。要是你再催催催,我就跟着小恩一起走好了,省得在这里看得你心烦!”

等发送成功的标志显示出来,我索性关了手机,继续托着脑袋敲着笔,对这眼前一张不大的白纸苦思冥想。

[二]然后

小恩占有我“最贴心的朋友”这个称号已经三年了。中考在这三年里就这么一点一点地靠近。就在中考前三个月,她突然告诉我说,在中考前她就要离开厦门去澳大利亚读书。猝不及防的消息,猝不及防的转身,她丢给了我这句话后竟然马上跑开了。

让我好好过滤吗?

“小雨!!我们写首歌送给小恩好不好!!”熟悉的歇斯底里,楠楠从后面扑上来让我跌了个踉跄,“你写词,我写曲嘛!!你答应了对不对,好,那我去告诉小恩!!”

似乎还没等我脑子先分析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楠楠就又瞬间消失在我眼前。

我会写的。我会用心去写。

[三]过程

中考真的越来越近。看着黑板上倒计时的数字越来越少,已经接近了两位数和一位数变换的临界点。天天应付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练习,还得抽空赶紧写完那首歌。小恩说她的航班在中考的前一天,如果可以,希望我、楠楠和她的“小恩后援会”都去送送她。我欣然答应,但是楠楠说她恐怕去不了。

“没事的。”小恩笑笑,然后用一贯的大姐姿势拍了拍楠楠。

“对了小恩,我和小雨要写……”“诶!!”我吓了一跳,赶紧跳起来拽了楠楠一把。

“写什么?”她一脸莫名其妙。

“写个头啦,写练习写疯掉了是不是。诶,化学老师进来了,坐回去吧。”我擦了一把冷汗。

盯着黑板上已经被嚼过不知道几遍的化学式,我抽出那张白纸,平摊在了桌子面上。纸上已经写上了楠楠的谱,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厉害,这么感人的调子都可以凭空写出来。

可是我的词还没有着落,怎么办。

或许,只有我心里有数。

[四]离别

候机大楼,好久没来了。

小恩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身边是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女生男生,没有楠楠。

手里是那张纸,已经被我出汗的手捏的不成样子了。

“小雨!你怎么不过来呢,我要走了!”小恩把三四个行李箱推给了她妈妈,然后跑了过来。

“小恩,看着我,”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凝望着那棕褐色的眼睛。“悉尼,对不对?”

“对……”小恩似乎被我的眼神和语调弄得有点紧张。身边是那群男生女生投来好奇的目光。

我发现小恩的手攥紧了那张登机卡。

“等我,30天。悉尼,我给你一首真正的歌。”我迅速地将那张白纸塞进了小恩手里,然后像她上次那样,转身,离开,没有理睬身后那一长串的质疑声。

其实那张白纸除了楠楠的曲,我还补上了用五百二十种文字写的等我。真佩服那翻译软件可以提供这么多的文字。

所以,请你等我。

[五]真相

中考最后一科终于结束了。

旁边是楠楠,我靠着她。我真的很难过。

小恩根本没有去悉尼。她在离开后的第二天发了一封e-mail给我,她向我,向楠楠,向所有人道歉。

她说她很不敢告诉我们事实。她其实是休学,她其实是回老家,她其实是怕家里承担不起在老家的爸爸癌症晚期的医药费。

她害怕我们的嘲笑,更害怕我们的关心。她觉得一向作为大姐姐的她这样子很丢脸。

所以她编了个故事,说她要去悉尼留学。

她竟然自己做了一张登记卡,拉着她妈妈在候机楼演戏。

她最后说,不要回她的邮件,这是她在老家唯一一家网吧发的,她不会再去那里,就代表着她不会再碰到电脑,不会再看到任何与我们有关系的东西。

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们的爱,是唱一半的歌。

——《半情歌》

[一]开始

离中考只剩一个月了。

听到急促的短信提示音,于是我叼起原本在手上不停敲击着桌面的笔,抓过手机,传来一阵懒散的按键音。

“小雨我跟你说,你要是再不把歌词给我写出来,小恩就要走了!!”

缩了一下脖子,我将两只手全部握在了手机上。

“我已经在写了啦。要是你再催催催,我就跟着小恩一起走好了,省得在这里看得你心烦!”

等发送成功的标志显示出来,我索性关了手机,继续托着脑袋敲着笔,对这眼前一张不大的白纸苦思冥想。

[二]然后

小恩占有我“最贴心的朋友”这个称号已经三年了。中考在这三年里就这么一点一点地靠近。就在中考前三个月,她突然告诉我说,在中考前她就要离开厦门去澳大利亚读书。猝不及防的消息,猝不及防的转身,她丢给了我这句话后竟然马上跑开了。

让我好好过滤吗?

“小雨!!我们写首歌送给小恩好不好!!”熟悉的歇斯底里,楠楠从后面扑上来让我跌了个踉跄,“你写词,我写曲嘛!!你答应了对不对,好,那我去告诉小恩!!”

似乎还没等我脑子先分析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楠楠就又瞬间消失在我眼前。

我会写的。我会用心去写。

[三]过程

中考真的越来越近。看着黑板上倒计时的数字越来越少,已经接近了两位数和一位数变换的临界点。天天应付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练习,还得抽空赶紧写完那首歌。小恩说她的航班在中考的前一天,如果可以,希望我、楠楠和她的“小恩后援会”都去送送她。我欣然答应,但是楠楠说她恐怕去不了。

“没事的。”小恩笑笑,然后用一贯的大姐姿势拍了拍楠楠。

“对了小恩,我和小雨要写……”“诶!!”我吓了一跳,赶紧跳起来拽了楠楠一把。

“写什么?”她一脸莫名其妙。

“写个头啦,写练习写疯掉了是不是。诶,化学老师进来了,坐回去吧。”我擦了一把冷汗。

盯着黑板上已经被嚼过不知道几遍的化学式,我抽出那张白纸,平摊在了桌子面上。纸上已经写上了楠楠的谱,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厉害,这么感人的调子都可以凭空写出来。

可是我的词还没有着落,怎么办。

或许,只有我心里有数。

[四]离别

候机大楼,好久没来了。

小恩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身边是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女生男生,没有楠楠。

手里是那张纸,已经被我出汗的手捏的不成样子了。

“小雨!你怎么不过来呢,我要走了!”小恩把三四个行李箱推给了她妈妈,然后跑了过来。

“小恩,看着我,”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凝望着那棕褐色的眼睛。“悉尼,对不对?”

“对……”小恩似乎被我的眼神和语调弄得有点紧张。身边是那群男生女生投来好奇的目光。

我发现小恩的手攥紧了那张登机卡。

“等我,30天。悉尼,我给你一首真正的歌。”我迅速地将那张白纸塞进了小恩手里,然后像她上次那样,转身,离开,没有理睬身后那一长串的质疑声。

其实那张白纸除了楠楠的曲,我还补上了用五百二十种文字写的等我。真佩服那翻译软件可以提供这么多的文字。

所以,请你等我。

[五]真相

中考最后一科终于结束了。

旁边是楠楠,我靠着她。我真的很难过。

小恩根本没有去悉尼。她在离开后的第二天发了一封e-mail给我,她向我,向楠楠,向所有人道歉。

她说她很不敢告诉我们事实。她其实是休学,她其实是回老家,她其实是怕家里承担不起在老家的爸爸癌症晚期的医药费。

她害怕我们的嘲笑,更害怕我们的关心。她觉得一向作为大姐姐的她这样子很丢脸。

所以她编了个故事,说她要去悉尼留学。

她竟然自己做了一张登记卡,拉着她妈妈在候机楼演戏。

她最后说,不要回她的邮件,这是她在老家唯一一家网吧发的,她不会再去那里,就代表着她不会再碰到电脑,不会再看到任何与我们有关系的东西。

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们的爱,是唱一半的歌。

——《半情歌》

[一]开始

离中考只剩一个月了。

听到急促的短信提示音,于是我叼起原本在手上不停敲击着桌面的笔,抓过手机,传来一阵懒散的按键音。

“小雨我跟你说,你要是再不把歌词给我写出来,小恩就要走了!!”

缩了一下脖子,我将两只手全部握在了手机上。

“我已经在写了啦。要是你再催催催,我就跟着小恩一起走好了,省得在这里看得你心烦!”

等发送成功的标志显示出来,我索性关了手机,继续托着脑袋敲着笔,对这眼前一张不大的白纸苦思冥想。

[二]然后

小恩占有我“最贴心的朋友”这个称号已经三年了。中考在这三年里就这么一点一点地靠近。就在中考前三个月,她突然告诉我说,在中考前她就要离开厦门去澳大利亚读书。猝不及防的消息,猝不及防的转身,她丢给了我这句话后竟然马上跑开了。

让我好好过滤吗?

“小雨!!我们写首歌送给小恩好不好!!”熟悉的歇斯底里,楠楠从后面扑上来让我跌了个踉跄,“你写词,我写曲嘛!!你答应了对不对,好,那我去告诉小恩!!”

似乎还没等我脑子先分析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楠楠就又瞬间消失在我眼前。

我会写的。我会用心去写。

[三]过程

中考真的越来越近。看着黑板上倒计时的数字越来越少,已经接近了两位数和一位数变换的临界点。天天应付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练习,还得抽空赶紧写完那首歌。小恩说她的航班在中考的前一天,如果可以,希望我、楠楠和她的“小恩后援会”都去送送她。我欣然答应,但是楠楠说她恐怕去不了。

“没事的。”小恩笑笑,然后用一贯的大姐姿势拍了拍楠楠。

“对了小恩,我和小雨要写……”“诶!!”我吓了一跳,赶紧跳起来拽了楠楠一把。

“写什么?”她一脸莫名其妙。

“写个头啦,写练习写疯掉了是不是。诶,化学老师进来了,坐回去吧。”我擦了一把冷汗。

盯着黑板上已经被嚼过不知道几遍的化学式,我抽出那张白纸,平摊在了桌子面上。纸上已经写上了楠楠的谱,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厉害,这么感人的调子都可以凭空写出来。

可是我的词还没有着落,怎么办。

或许,只有我心里有数。

[四]离别

候机大楼,好久没来了。

小恩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身边是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女生男生,没有楠楠。

手里是那张纸,已经被我出汗的手捏的不成样子了。

“小雨!你怎么不过来呢,我要走了!”小恩把三四个行李箱推给了她妈妈,然后跑了过来。

“小恩,看着我,”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凝望着那棕褐色的眼睛。“悉尼,对不对?”

“对……”小恩似乎被我的眼神和语调弄得有点紧张。身边是那群男生女生投来好奇的目光。

我发现小恩的手攥紧了那张登机卡。

“等我,30天。悉尼,我给你一首真正的歌。”我迅速地将那张白纸塞进了小恩手里,然后像她上次那样,转身,离开,没有理睬身后那一长串的质疑声。

其实那张白纸除了楠楠的曲,我还补上了用五百二十种文字写的等我。真佩服那翻译软件可以提供这么多的文字。

所以,请你等我。

[五]真相

中考最后一科终于结束了。

旁边是楠楠,我靠着她。我真的很难过。

小恩根本没有去悉尼。她在离开后的第二天发了一封e-mail给我,她向我,向楠楠,向所有人道歉。

她说她很不敢告诉我们事实。她其实是休学,她其实是回老家,她其实是怕家里承担不起在老家的爸爸癌症晚期的医药费。

她害怕我们的嘲笑,更害怕我们的关心。她觉得一向作为大姐姐的她这样子很丢脸。

所以她编了个故事,说她要去悉尼留学。

她竟然自己做了一张登记卡,拉着她妈妈在候机楼演戏。

她最后说,不要回她的邮件,这是她在老家唯一一家网吧发的,她不会再去那里,就代表着她不会再碰到电脑,不会再看到任何与我们有关系的东西。

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们的爱,是唱一半的歌。

——《半情歌》

[一]开始

离中考只剩一个月了。

听到急促的短信提示音,于是我叼起原本在手上不停敲击着桌面的笔,抓过手机,传来一阵懒散的按键音。

“小雨我跟你说,你要是再不把歌词给我写出来,小恩就要走了!!”

缩了一下脖子,我将两只手全部握在了手机上。

“我已经在写了啦。要是你再催催催,我就跟着小恩一起走好了,省得在这里看得你心烦!”

等发送成功的标志显示出来,我索性关了手机,继续托着脑袋敲着笔,对这眼前一张不大的白纸苦思冥想。

[二]然后

小恩占有我“最贴心的朋友”这个称号已经三年了。中考在这三年里就这么一点一点地靠近。就在中考前三个月,她突然告诉我说,在中考前她就要离开厦门去澳大利亚读书。猝不及防的消息,猝不及防的转身,她丢给了我这句话后竟然马上跑开了。

让我好好过滤吗?

“小雨!!我们写首歌送给小恩好不好!!”熟悉的歇斯底里,楠楠从后面扑上来让我跌了个踉跄,“你写词,我写曲嘛!!你答应了对不对,好,那我去告诉小恩!!”

似乎还没等我脑子先分析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楠楠就又瞬间消失在我眼前。

我会写的。我会用心去写。

[三]过程

中考真的越来越近。看着黑板上倒计时的数字越来越少,已经接近了两位数和一位数变换的临界点。天天应付着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练习,还得抽空赶紧写完那首歌。小恩说她的航班在中考的前一天,如果可以,希望我、楠楠和她的“小恩后援会”都去送送她。我欣然答应,但是楠楠说她恐怕去不了。

“没事的。”小恩笑笑,然后用一贯的大姐姿势拍了拍楠楠。

“对了小恩,我和小雨要写……”“诶!!”我吓了一跳,赶紧跳起来拽了楠楠一把。

“写什么?”她一脸莫名其妙。

“写个头啦,写练习写疯掉了是不是。诶,化学老师进来了,坐回去吧。”我擦了一把冷汗。

盯着黑板上已经被嚼过不知道几遍的化学式,我抽出那张白纸,平摊在了桌子面上。纸上已经写上了楠楠的谱,不得不说她真的很厉害,这么感人的调子都可以凭空写出来。

可是我的词还没有着落,怎么办。

或许,只有我心里有数。

[四]离别

候机大楼,好久没来了。

小恩在离我不远的地方,身边是一大群叽叽喳喳的女生男生,没有楠楠。

手里是那张纸,已经被我出汗的手捏的不成样子了。

“小雨!你怎么不过来呢,我要走了!”小恩把三四个行李箱推给了她妈妈,然后跑了过来。

“小恩,看着我,”我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凝望着那棕褐色的眼睛。“悉尼,对不对?”

“对……”小恩似乎被我的眼神和语调弄得有点紧张。身边是那群男生女生投来好奇的目光。

我发现小恩的手攥紧了那张登机卡。

“等我,30天。悉尼,我给你一首真正的歌。”我迅速地将那张白纸塞进了小恩手里,然后像她上次那样,转身,离开,没有理睬身后那一长串的质疑声。

其实那张白纸除了楠楠的曲,我还补上了用五百二十种文字写的等我。真佩服那翻译软件可以提供这么多的文字。

所以,请你等我。

[五]真相

中考最后一科终于结束了。

旁边是楠楠,我靠着她。我真的很难过。

小恩根本没有去悉尼。她在离开后的第二天发了一封e-mail给我,她向我,向楠楠,向所有人道歉。

她说她很不敢告诉我们事实。她其实是休学,她其实是回老家,她其实是怕家里承担不起在老家的爸爸癌症晚期的医药费。

她害怕我们的嘲笑,更害怕我们的关心。她觉得一向作为大姐姐的她这样子很丢脸。

所以她编了个故事,说她要去悉尼留学。

她竟然自己做了一张登记卡,拉着她妈妈在候机楼演戏。

她最后说,不要回她的邮件,这是她在老家唯一一家网吧发的,她不会再去那里,就代表着她不会再碰到电脑,不会再看到任何与我们有关系的东西。

为什么会是这样?

做一个“行者”(中考题试写)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任凭这般景致,我爹娘不曾提起。”《牡丹亭》中的丽娘小姐,直到18岁还不曾知道自己家的后院是什么样子,甚至“步香闺不把全身现”。而如今的我已无礼俗束缚,为何不“冲出闺阁”?就这样,我开始了厦门的步行之旅,前往哪个出了几代大师的钢琴之岛…… 将行李放入旅馆,步行至码头,直至下午四点光景,天竟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无法,打着雨伞继续前进——乘着渡船到了鼓浪屿岛,步行在小岛的老街上。 “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伤心碧”是何等颜色?是姣黄加松绿,是霁青加杏黄?估计作者也无定标准,可我却在徒步旅行中,真真切切地见到了所谓的“伤心碧”——那是岛上红砖的房屋,青瓷般的天色与淅淅沥沥的小雨共同造就的,莫不给人一阵寒气扑面的感受,敢问未出香闺半步的丽娘、莺莺小姐可曾见过这样的景致?漫步上山,但见一路“ 野菊秋苔各铸钱,金黄铜绿两争妍。天公支于穷诗客,只买清愁不买田。”确实,这路途中的“野菊秋苔”不是上天赐予行者、吟客们的“金钱”?只是这铜钱买的非“湖上水田”,而是诗客们求之不得的“风露清愁”,若不冲出“栅栏”迈向外面的天地,就是在家里日日读文章,不是味如嚼蜡? 直至此时,脑中竟有一行行的文字涌出,恨不得就眼前的天作纸笺,写下眼前的红砖绿瓦,以往读的“千里江山寒色暮,芦花深处泊孤舟”不再是几个呆板的文字,仿佛专是为眼前的景象所造出的,越出我的思绪融入眼前的景色,这一丘一壑所给我的灵感,不知能让我的脑中又产生出多少奇妙文字。王实甫笔下的崔莺莺小姐有一句话说的好——“学得来一天星斗焕文章,不枉了十年窗下无人问。”可一天星斗能在那小小的闺阁天地中被学来?顶多只是井口打的几颗零落的星斗,如何去“焕文章”?做一个“行者”吧,要读万卷书,必行万里路。我的“行者之旅”,就此开始!

中考体育纪事1(一)

又是一年春,在这春暖花开的时节,厦门市中考体育也如约而至。

作为已是高一的“过来人”,这已不是什么纠心事了,体育老师去监考了,我们也乐得偷得浮生半日闲,倒也惬意。

平心而论,阴雨绵绵,也怪难为他们了,那些参加中考的师生们。

晚饭时,郑老妈颇为自豪地宣布:“曾阿姨的侄女中考满分!”我心中甚喜:“得好好感谢我们体育老师课外抽空对她指导。”我一下子将功劳全揽给了谢老师。谁知,郑老妈瞪大了眼睛:“我在其中也有一份功劳!”我索性放下筷子,正襟危坐地想听她说说。“我向她们提供了秘方。”我这才恍然大悟,继而捂嘴窃笑:功劳还有我一份儿呢,要不是我推荐老谢,哪能进步如此飞速?

“但话又说回来,曾阿姨人还真好呢,对侄女的事和自己女儿的一样上心,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妈妈点头:“的确,现在住在她家呢。”

之后又扯了,又再拉回来了:“我和你说,楼楼妈妈一见我就说好消息,可不容易呢!”说着又是一番前因后果,还不忘加上一句:“多亏了我的秘方!”我抿嘴笑了。

记得去年那天,天气还算晴朗,在春雨绵绵之日已实属不易,我也用了郑老妈原创配方,再加人品爆发,呵,可了不得了:满分!从此我的英名响彻在母亲学校,竟成了成功的典型呢!取经的人纷至沓来。郑老妈也乐意和盘托出:“其实她只是运气好。当时也是练得很辛苦!”你瞧,我那高大形象,文武双全的英雄本色就这么被硬生生地剥去了,如今降为一凡夫俗子啦,何不谓之“可恶”!

我原本想以此一改往日的娇弱形象,谁知,我的母亲却这样毁了我的形象。显得可怜!不过,她将“秘方”泄露我也没意见,版权在她,多做好事嘛。不过我在这可不敢透露这“秘方”,未经科学论证,岂敢随意推广呢?

记得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先考跳绳,再考仰卧起坐。跳绳满分168下,我居然在规定的一分钟内一气跳了188下;仰卧起坐要48下才满分,时间未到,我就做满分了,评委老师道:“可以了,满分了。”我仍又坚持做到时间到,说不清为何,最终做了52下。起来后很累,想放弃后面的800M项目,找谢老师,他说:“没事,放松。”

然后隔了一会儿,就跑800M。枪声响了,我还没

准备好,心儿通通地跳个不停,见身边的女生都跑了,自己也就跟着跑。

就像疯子一样跑,400M的跑道,第一圈后,弯道处,前面的同学渐渐吃力,我就想从外道超越,老师是被允许在一旁加油的,他在近处喊道:“跑内道!跑内道!”我只得暂时作罢,终于找准时机,超了!

与此同时,在场外入口处,郑老妈激动地喊:“超了!这个是我家邈邈吗?鞋子好像不是?换了一双?”后来证明那人确实是我,当初她离得远,也看得不真切,情有可原。

跑完之后,整个人都软成泥了,真想朝天大喊一句:“终于结束了!”

殊不知,我的体育中考结束了,对小学弟妹而言,训练才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