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值得怀念的人作文400字左右(共五篇)

总以为朋友是一辈子的事,只要大家在一起过,就会在一起永远;

总以为有朋友的日子会是最美好的,只要大家在一起就会很幸福; —题记

从认识他们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他们会对我很重要,不然,他们给我的帮助是别人不可及的。从他们的身上我真的学到了好多好多……人要一天天的长大,彼此的感情也会一天天的深化。可是就它在美好时,突然有一天便毫不留情的破裂了,剩下的是荒诞的未来~!

在身边的人不停的变换着,一边珍惜却也一边淡忘着……我们每一个人都好像一个车站,每次都会有许多不同的车辆在你的生命中停留,然而当这一切匆匆而去时,才发现他们只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而已。——是舍不得,是无奈,是遗憾,还是未知的美好,不懂的我们永远都要去不断的尝试,因为只有痛苦过才知道它的痛,遗失掉才懂得有多么的不舍……..人不能满足自己的世界只有自己,因为那样的人生是无趣的,拥有那种人生的人是自私的,其实我们真的还很小,我们的世界无非就是打打闹闹,吵吵嚷嚷的,我们不用去规划它,不用去左右它,因为我们的世界是那么的简单,那么的单纯,但是我们要用心去呵护它,在它仅有的时间里珍惜它!

走了,付出了,离了,别了……

慢慢的觉得自己似乎是越来越傻了,但是又好像真的成长了。也许人们都会在那不经意之间长大好多,其实付出过是不一定就会有结果的,但那始终也还是美好,因为付出也是一种长大!现在的我们无须想太多,做好自己就是最棒的,哪怕陪在你身边的那些人已经不再是与自己经历过风雨的人们,哪怕对从前还是怀念,那也无所谓。既然是怀念,那么也不要去打断它,就让那分怀念变成大家最值得回忆的甜蜜。

我们还会相识好多好多的人,换了人的身边依然会是温暖的,因为我们不用去强求,真正的朋友不是强求而来的,真正的友谊也不会无言的画上句号,用一点心,它就会持久!失意的故事不会牵绊我们继续向前,一辈子的故事还会等着我们去完善它,去创造我们自己的童话!

关于理想的现实生活。

你现在坐在这,不再想任何。前左右后除了墙壁,有空的桌子。留小喳胡须的男人拿起粉笔在墙上画些夸张的东西。

大声。吵闹。说话。

他真是一位好老师。他可以让一部分学生突然发笑,让另一部分人却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要笑。

你不一样,只是看臂膀旁窗子外的景色。已是初冬深秋了。

路上有稀稀攘攘的人群。高楼。汽车。路边的商店。远远瞧见的路口。

你知道一定要走过。那儿,有自己的房间。旁边有安静的小径,叶片泛黄的法国梧桐像静默了的男人或者女人。

信笔涂鸦。画些温暖的男孩女孩。最喜欢的手琢冶虫。阿童木。怪医。多罗罗。那些曾经伴随自己走过宁静而又温暖的少年时代。大本大本的画册。它们于某些日子因为不甘冷落独自颓废,泛烂。

你已经找不到了。那些失去的。

扔掉笔趴下。将MP3的耳塞塞进耳朵。听朴树的那些花儿。你感动了许多次。依旧执著的要在最寂寞的时候安静倾听。这种感觉无关于任何。

你觉得你不怀念他们,也不用他们来怀念自己。不回忆过去,也不被过去所回忆。

我们一直试图去怀念的东西。 他们或许正在努力地去忘却我们。

你为了将来不必要的因为怀念而痛苦的日子。所以现在的去忘记一些或者所有。

你喜欢一些东西。只是因为他们值得去被你喜欢。就像你去做一些事情,因为他们值得去做。

比如说行走。

在午夜。孩子们早已安静熟睡。在没有路灯的街道大步行走。用手机拍些浑浊的寂寞的黑色照片。

行走。

这是一种肆意的姿态。任何人都无法知晓。我们在午夜时分隐藏在黑暗里的自己。一如我们的懦弱。

安妮说,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选择了行走,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欲望也并非诱惑。只是我们听从了自己的声音。为了遵循自己的声音生活,我们曾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价。

只是,白卡,你从末让自己付出任何代价。这是真的。

你会在房间坐上一整天。到了夜里,不去盖被子。不去睡觉。

你在思考。已经不再关心任何。任何都与你无关。

2008年的最后一个月。

你在安妮的书上写着:

十二月。希望自己安静的生活。学校。房间。饭店。

学习。吃饭。睡觉。平静而安详。

试着不再依靠手机维持着与他们不冷不热的感情。

用手机看安妮的书。写些干净的文字。

一个人走路。不理踩所有人。

安静。

关于你的生活。

开始无话可说。只能理想。只能被现实了。

流年在北,天堂居南

流年在北,天堂居南

⊙ 安徽省巢湖市一中 孙静云

当故乡的背影在夕阳的余光中弥漫成想念的夜时,记忆中的雪已融化成腮边的两行清泪,成为我记忆中的一抹亮色。

我庆幸,让我背负起心头那最重的两个字起程,走在异乡冰冷的街道上,心,永远不会寒冷。

——王潇潇

落英残 飞花梦中

巢湖市,只是一个在地图上用放大镜才能找到的小城,一个从县城发展成的小城,平凡普通得几乎无法让人记住它的名字。

上海有东方明珠塔,北京有几十层的高楼,而巢湖市市中心最高的建筑只有十七层。巢湖市街道两边没有仪仗队似的高大的梧桐树,那几棵在三级风中就瑟瑟发抖的小树真是惹人无限怜爱。并不宽阔的马路上,很少有奔驰宝马的踪影,让小马路热闹起来的倒是乱穿马路者的倩影。今年的拆违活动并没有很好地进展,街道两边偶尔可以瞥见几堆没有被清除的建筑垃圾。断砖残瓦阻塞在原本就狭窄的人行道上,匆匆忙忙的路人在此处不得不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绕过去。

坐上单层公车,只需二十分钟就穿过整个市中心。街道两边,没有鳞次栉比的徽菜馆、川菜馆、鲁菜馆,更别提高贵的法国餐厅、典雅的意大利餐厅,抑或是喷香诱人的巴西烧烤、宁静闲适的日本餐屋了。巢湖市郊区的农田还没有使用喷灌和滴灌的灌溉技术,路也多是歪歪扭扭,崎岖不平的土路。一下雨,车轮碾过就会溅起一片土黄色的泥水。

对巢湖人来说,大城市里的人那样的优雅、那样的满身名牌、那样的高素质,简直是可望而不可即。尽管T恤上常印有“Fashion”“Trendy”,但巢湖人并不是真正的时尚一族。即使你戴上啤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镜,也很难从人群中找到一位脚蹬“瓦伦天奴”,身穿“香奈儿”,手拎“LV”,脸抹“欧莱雅”的时髦女郎。和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不同,巢湖市很少有外国人的身影。若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朋友来我们这儿,定会觉得身上像长了刺似的不自在。因为大家都对这么一位稀客投去好奇的目光,更有甚者指指点点。唉,素质可真低啊!

我的年龄增长着,对家乡的厌恶情绪却有增无减。它太默默无闻、太平凡了,几乎让我窒息。我虽只是个地地道道的巢湖小市民,但心里却时时对北方的繁华产生着近乎崇拜的向往。

晚夏的一天,我要去北京了,我将去膜拜那座自古便繁华如梦,有着林立的高楼,馥郁的繁花,次第的梧桐的城市了!

“天堂”路 金属美女

时速140公里,窗外景致飞掠而过,夏天的绿变得模糊,掺上同样模糊的阳光,映入我的眼睛,也映入邻座姐姐的眼睛。邻座姐姐,是一个染了红发,戴红框眼镜,耳朵塞着耳机,手指离不开LG手机的二十岁左右的女生。

刚上车的时候,她右耳那一排闪着金属光泽的耳钉就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曾很想与她聊天,但又怕自己一激动了蹦出几句巢湖方言被她笑话,便强忍住了交流的冲动。于是,她一直发她的手机短信,我始终读着自己的小说杂志。

“嗯,照,学校里头有人。嗯……跟对过的亮亮讲我走了啊……”

熟悉的乡音刺激着我的听觉神经,更让我犹如被一盆凉水从头顶倾下的是,该声源……竟是我身边的金属美女,她是巢湖人?

按下结束键,她正好迎上我惊讶的目光,她笑了:“这么好奇呀,我们讲讲话吧。”

我们就这样聊开了。在巢湖土生土长的她,如今是中国政法大学的高材生,将被保送硕博连读。然而,她却诧异于我对大城市的向往。

“都说北京好。可是,我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也许我的性格不适合都市生活。因为是南方人,北方人的刚烈让我一直无法适应。家乡人,温暖得多啊……

“持久的战争比突击更使人疲倦。北京的节奏像是一曲Jazz,稍快又从不停歇。缓如流水的小城镇,也许更适合我。也许我的身上早已包裹了一层厚厚的都市气息,但心……从未改变。

“怀念家乡,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悲凉。”

说这些话时,她的眼睛闪动着晶莹的光,映出窗外几抹新绿,几丝乱红。

我是无法理解的。我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眼中,永远不会有这种光。那样的家乡,不值得我浪费情感。

南方人 来到北方

明亮的日光灯把这处于地下的列车站照得亮如白昼,告别金属美女,我独自提着旅行箱在一个个拐角转弯,每一个角落,人们都摩肩接踵,熙熙攘攘,令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

走出大厅宽大的门,一阵争执声钻进我的耳朵。怎么了?我循着声音,挤进售票口。售票员正瞪圆了眼睛对窗口的一位黄头发妇女叫嚷:“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呀!跑那么快发什么疯呀!我在叫你,你听不见呀?”

流年在北,天堂居南

⊙ 安徽省巢湖市一中 孙静云

当故乡的背影在夕阳的余光中弥漫成想念的夜时,记忆中的雪已融化成腮边的两行清泪,成为我记忆中的一抹亮色。

我庆幸,让我背负起心头那最重的两个字起程,走在异乡冰冷的街道上,心,永远不会寒冷。

——王潇潇

落英残 飞花梦中

巢湖市,只是一个在地图上用放大镜才能找到的小城,一个从县城发展成的小城,平凡普通得几乎无法让人记住它的名字。

上海有东方明珠塔,北京有几十层的高楼,而巢湖市市中心最高的建筑只有十七层。巢湖市街道两边没有仪仗队似的高大的梧桐树,那几棵在三级风中就瑟瑟发抖的小树真是惹人无限怜爱。并不宽阔的马路上,很少有奔驰宝马的踪影,让小马路热闹起来的倒是乱穿马路者的倩影。今年的拆违活动并没有很好地进展,街道两边偶尔可以瞥见几堆没有被清除的建筑垃圾。断砖残瓦阻塞在原本就狭窄的人行道上,匆匆忙忙的路人在此处不得不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绕过去。

坐上单层公车,只需二十分钟就穿过整个市中心。街道两边,没有鳞次栉比的徽菜馆、川菜馆、鲁菜馆,更别提高贵的法国餐厅、典雅的意大利餐厅,抑或是喷香诱人的巴西烧烤、宁静闲适的日本餐屋了。巢湖市郊区的农田还没有使用喷灌和滴灌的灌溉技术,路也多是歪歪扭扭,崎岖不平的土路。一下雨,车轮碾过就会溅起一片土黄色的泥水。

对巢湖人来说,大城市里的人那样的优雅、那样的满身名牌、那样的高素质,简直是可望而不可即。尽管T恤上常印有“Fashion”“Trendy”,但巢湖人并不是真正的时尚一族。即使你戴上啤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镜,也很难从人群中找到一位脚蹬“瓦伦天奴”,身穿“香奈儿”,手拎“LV”,脸抹“欧莱雅”的时髦女郎。和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不同,巢湖市很少有外国人的身影。若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朋友来我们这儿,定会觉得身上像长了刺似的不自在。因为大家都对这么一位稀客投去好奇的目光,更有甚者指指点点。唉,素质可真低啊!

我的年龄增长着,对家乡的厌恶情绪却有增无减。它太默默无闻、太平凡了,几乎让我窒息。我虽只是个地地道道的巢湖小市民,但心里却时时对北方的繁华产生着近乎崇拜的向往。

晚夏的一天,我要去北京了,我将去膜拜那座自古便繁华如梦,有着林立的高楼,馥郁的繁花,次第的梧桐的城市了!

“天堂”路 金属美女

时速140公里,窗外景致飞掠而过,夏天的绿变得模糊,掺上同样模糊的阳光,映入我的眼睛,也映入邻座姐姐的眼睛。邻座姐姐,是一个染了红发,戴红框眼镜,耳朵塞着耳机,手指离不开LG手机的二十岁左右的女生。

刚上车的时候,她右耳那一排闪着金属光泽的耳钉就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曾很想与她聊天,但又怕自己一激动了蹦出几句巢湖方言被她笑话,便强忍住了交流的冲动。于是,她一直发她的手机短信,我始终读着自己的小说杂志。

“嗯,照,学校里头有人。嗯……跟对过的亮亮讲我走了啊……”

熟悉的乡音刺激着我的听觉神经,更让我犹如被一盆凉水从头顶倾下的是,该声源……竟是我身边的金属美女,她是巢湖人?

按下结束键,她正好迎上我惊讶的目光,她笑了:“这么好奇呀,我们讲讲话吧。”

我们就这样聊开了。在巢湖土生土长的她,如今是中国政法大学的高材生,将被保送硕博连读。然而,她却诧异于我对大城市的向往。

“都说北京好。可是,我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也许我的性格不适合都市生活。因为是南方人,北方人的刚烈让我一直无法适应。家乡人,温暖得多啊……

“持久的战争比突击更使人疲倦。北京的节奏像是一曲Jazz,稍快又从不停歇。缓如流水的小城镇,也许更适合我。也许我的身上早已包裹了一层厚厚的都市气息,但心……从未改变。

“怀念家乡,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悲凉。”

说这些话时,她的眼睛闪动着晶莹的光,映出窗外几抹新绿,几丝乱红。

我是无法理解的。我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眼中,永远不会有这种光。那样的家乡,不值得我浪费情感。

南方人 来到北方

明亮的日光灯把这处于地下的列车站照得亮如白昼,告别金属美女,我独自提着旅行箱在一个个拐角转弯,每一个角落,人们都摩肩接踵,熙熙攘攘,令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

走出大厅宽大的门,一阵争执声钻进我的耳朵。怎么了?我循着声音,挤进售票口。售票员正瞪圆了眼睛对窗口的一位黄头发妇女叫嚷:“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呀!跑那么快发什么疯呀!我在叫你,你听不见呀?”

流年在北,天堂居南

⊙ 安徽省巢湖市一中 孙静云

当故乡的背影在夕阳的余光中弥漫成想念的夜时,记忆中的雪已融化成腮边的两行清泪,成为我记忆中的一抹亮色。

我庆幸,让我背负起心头那最重的两个字起程,走在异乡冰冷的街道上,心,永远不会寒冷。

——王潇潇

落英残 飞花梦中

巢湖市,只是一个在地图上用放大镜才能找到的小城,一个从县城发展成的小城,平凡普通得几乎无法让人记住它的名字。

上海有东方明珠塔,北京有几十层的高楼,而巢湖市市中心最高的建筑只有十七层。巢湖市街道两边没有仪仗队似的高大的梧桐树,那几棵在三级风中就瑟瑟发抖的小树真是惹人无限怜爱。并不宽阔的马路上,很少有奔驰宝马的踪影,让小马路热闹起来的倒是乱穿马路者的倩影。今年的拆违活动并没有很好地进展,街道两边偶尔可以瞥见几堆没有被清除的建筑垃圾。断砖残瓦阻塞在原本就狭窄的人行道上,匆匆忙忙的路人在此处不得不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绕过去。

坐上单层公车,只需二十分钟就穿过整个市中心。街道两边,没有鳞次栉比的徽菜馆、川菜馆、鲁菜馆,更别提高贵的法国餐厅、典雅的意大利餐厅,抑或是喷香诱人的巴西烧烤、宁静闲适的日本餐屋了。巢湖市郊区的农田还没有使用喷灌和滴灌的灌溉技术,路也多是歪歪扭扭,崎岖不平的土路。一下雨,车轮碾过就会溅起一片土黄色的泥水。

对巢湖人来说,大城市里的人那样的优雅、那样的满身名牌、那样的高素质,简直是可望而不可即。尽管T恤上常印有“Fashion”“Trendy”,但巢湖人并不是真正的时尚一族。即使你戴上啤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镜,也很难从人群中找到一位脚蹬“瓦伦天奴”,身穿“香奈儿”,手拎“LV”,脸抹“欧莱雅”的时髦女郎。和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不同,巢湖市很少有外国人的身影。若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朋友来我们这儿,定会觉得身上像长了刺似的不自在。因为大家都对这么一位稀客投去好奇的目光,更有甚者指指点点。唉,素质可真低啊!

我的年龄增长着,对家乡的厌恶情绪却有增无减。它太默默无闻、太平凡了,几乎让我窒息。我虽只是个地地道道的巢湖小市民,但心里却时时对北方的繁华产生着近乎崇拜的向往。

晚夏的一天,我要去北京了,我将去膜拜那座自古便繁华如梦,有着林立的高楼,馥郁的繁花,次第的梧桐的城市了!

“天堂”路 金属美女

时速140公里,窗外景致飞掠而过,夏天的绿变得模糊,掺上同样模糊的阳光,映入我的眼睛,也映入邻座姐姐的眼睛。邻座姐姐,是一个染了红发,戴红框眼镜,耳朵塞着耳机,手指离不开LG手机的二十岁左右的女生。

刚上车的时候,她右耳那一排闪着金属光泽的耳钉就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曾很想与她聊天,但又怕自己一激动了蹦出几句巢湖方言被她笑话,便强忍住了交流的冲动。于是,她一直发她的手机短信,我始终读着自己的小说杂志。

“嗯,照,学校里头有人。嗯……跟对过的亮亮讲我走了啊……”

熟悉的乡音刺激着我的听觉神经,更让我犹如被一盆凉水从头顶倾下的是,该声源……竟是我身边的金属美女,她是巢湖人?

按下结束键,她正好迎上我惊讶的目光,她笑了:“这么好奇呀,我们讲讲话吧。”

我们就这样聊开了。在巢湖土生土长的她,如今是中国政法大学的高材生,将被保送硕博连读。然而,她却诧异于我对大城市的向往。

“都说北京好。可是,我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也许我的性格不适合都市生活。因为是南方人,北方人的刚烈让我一直无法适应。家乡人,温暖得多啊……

“持久的战争比突击更使人疲倦。北京的节奏像是一曲Jazz,稍快又从不停歇。缓如流水的小城镇,也许更适合我。也许我的身上早已包裹了一层厚厚的都市气息,但心……从未改变。

“怀念家乡,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悲凉。”

说这些话时,她的眼睛闪动着晶莹的光,映出窗外几抹新绿,几丝乱红。

我是无法理解的。我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眼中,永远不会有这种光。那样的家乡,不值得我浪费情感。

南方人 来到北方

明亮的日光灯把这处于地下的列车站照得亮如白昼,告别金属美女,我独自提着旅行箱在一个个拐角转弯,每一个角落,人们都摩肩接踵,熙熙攘攘,令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

走出大厅宽大的门,一阵争执声钻进我的耳朵。怎么了?我循着声音,挤进售票口。售票员正瞪圆了眼睛对窗口的一位黄头发妇女叫嚷:“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呀!跑那么快发什么疯呀!我在叫你,你听不见呀?”

流年在北,天堂居南

⊙ 安徽省巢湖市一中 孙静云

当故乡的背影在夕阳的余光中弥漫成想念的夜时,记忆中的雪已融化成腮边的两行清泪,成为我记忆中的一抹亮色。

我庆幸,让我背负起心头那最重的两个字起程,走在异乡冰冷的街道上,心,永远不会寒冷。

——王潇潇

落英残 飞花梦中

巢湖市,只是一个在地图上用放大镜才能找到的小城,一个从县城发展成的小城,平凡普通得几乎无法让人记住它的名字。

上海有东方明珠塔,北京有几十层的高楼,而巢湖市市中心最高的建筑只有十七层。巢湖市街道两边没有仪仗队似的高大的梧桐树,那几棵在三级风中就瑟瑟发抖的小树真是惹人无限怜爱。并不宽阔的马路上,很少有奔驰宝马的踪影,让小马路热闹起来的倒是乱穿马路者的倩影。今年的拆违活动并没有很好地进展,街道两边偶尔可以瞥见几堆没有被清除的建筑垃圾。断砖残瓦阻塞在原本就狭窄的人行道上,匆匆忙忙的路人在此处不得不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绕过去。

坐上单层公车,只需二十分钟就穿过整个市中心。街道两边,没有鳞次栉比的徽菜馆、川菜馆、鲁菜馆,更别提高贵的法国餐厅、典雅的意大利餐厅,抑或是喷香诱人的巴西烧烤、宁静闲适的日本餐屋了。巢湖市郊区的农田还没有使用喷灌和滴灌的灌溉技术,路也多是歪歪扭扭,崎岖不平的土路。一下雨,车轮碾过就会溅起一片土黄色的泥水。

对巢湖人来说,大城市里的人那样的优雅、那样的满身名牌、那样的高素质,简直是可望而不可即。尽管T恤上常印有“Fashion”“Trendy”,但巢湖人并不是真正的时尚一族。即使你戴上啤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镜,也很难从人群中找到一位脚蹬“瓦伦天奴”,身穿“香奈儿”,手拎“LV”,脸抹“欧莱雅”的时髦女郎。和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不同,巢湖市很少有外国人的身影。若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朋友来我们这儿,定会觉得身上像长了刺似的不自在。因为大家都对这么一位稀客投去好奇的目光,更有甚者指指点点。唉,素质可真低啊!

我的年龄增长着,对家乡的厌恶情绪却有增无减。它太默默无闻、太平凡了,几乎让我窒息。我虽只是个地地道道的巢湖小市民,但心里却时时对北方的繁华产生着近乎崇拜的向往。

晚夏的一天,我要去北京了,我将去膜拜那座自古便繁华如梦,有着林立的高楼,馥郁的繁花,次第的梧桐的城市了!

“天堂”路 金属美女

时速140公里,窗外景致飞掠而过,夏天的绿变得模糊,掺上同样模糊的阳光,映入我的眼睛,也映入邻座姐姐的眼睛。邻座姐姐,是一个染了红发,戴红框眼镜,耳朵塞着耳机,手指离不开LG手机的二十岁左右的女生。

刚上车的时候,她右耳那一排闪着金属光泽的耳钉就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曾很想与她聊天,但又怕自己一激动了蹦出几句巢湖方言被她笑话,便强忍住了交流的冲动。于是,她一直发她的手机短信,我始终读着自己的小说杂志。

“嗯,照,学校里头有人。嗯……跟对过的亮亮讲我走了啊……”

熟悉的乡音刺激着我的听觉神经,更让我犹如被一盆凉水从头顶倾下的是,该声源……竟是我身边的金属美女,她是巢湖人?

按下结束键,她正好迎上我惊讶的目光,她笑了:“这么好奇呀,我们讲讲话吧。”

我们就这样聊开了。在巢湖土生土长的她,如今是中国政法大学的高材生,将被保送硕博连读。然而,她却诧异于我对大城市的向往。

“都说北京好。可是,我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也许我的性格不适合都市生活。因为是南方人,北方人的刚烈让我一直无法适应。家乡人,温暖得多啊……

“持久的战争比突击更使人疲倦。北京的节奏像是一曲Jazz,稍快又从不停歇。缓如流水的小城镇,也许更适合我。也许我的身上早已包裹了一层厚厚的都市气息,但心……从未改变。

“怀念家乡,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悲凉。”

说这些话时,她的眼睛闪动着晶莹的光,映出窗外几抹新绿,几丝乱红。

我是无法理解的。我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眼中,永远不会有这种光。那样的家乡,不值得我浪费情感。

南方人 来到北方

明亮的日光灯把这处于地下的列车站照得亮如白昼,告别金属美女,我独自提着旅行箱在一个个拐角转弯,每一个角落,人们都摩肩接踵,熙熙攘攘,令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

走出大厅宽大的门,一阵争执声钻进我的耳朵。怎么了?我循着声音,挤进售票口。售票员正瞪圆了眼睛对窗口的一位黄头发妇女叫嚷:“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呀!跑那么快发什么疯呀!我在叫你,你听不见呀?”

流年在北,天堂居南

⊙ 安徽省巢湖市一中 孙静云

当故乡的背影在夕阳的余光中弥漫成想念的夜时,记忆中的雪已融化成腮边的两行清泪,成为我记忆中的一抹亮色。

我庆幸,让我背负起心头那最重的两个字起程,走在异乡冰冷的街道上,心,永远不会寒冷。

——王潇潇

落英残 飞花梦中

巢湖市,只是一个在地图上用放大镜才能找到的小城,一个从县城发展成的小城,平凡普通得几乎无法让人记住它的名字。

上海有东方明珠塔,北京有几十层的高楼,而巢湖市市中心最高的建筑只有十七层。巢湖市街道两边没有仪仗队似的高大的梧桐树,那几棵在三级风中就瑟瑟发抖的小树真是惹人无限怜爱。并不宽阔的马路上,很少有奔驰宝马的踪影,让小马路热闹起来的倒是乱穿马路者的倩影。今年的拆违活动并没有很好地进展,街道两边偶尔可以瞥见几堆没有被清除的建筑垃圾。断砖残瓦阻塞在原本就狭窄的人行道上,匆匆忙忙的路人在此处不得不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绕过去。

坐上单层公车,只需二十分钟就穿过整个市中心。街道两边,没有鳞次栉比的徽菜馆、川菜馆、鲁菜馆,更别提高贵的法国餐厅、典雅的意大利餐厅,抑或是喷香诱人的巴西烧烤、宁静闲适的日本餐屋了。巢湖市郊区的农田还没有使用喷灌和滴灌的灌溉技术,路也多是歪歪扭扭,崎岖不平的土路。一下雨,车轮碾过就会溅起一片土黄色的泥水。

对巢湖人来说,大城市里的人那样的优雅、那样的满身名牌、那样的高素质,简直是可望而不可即。尽管T恤上常印有“Fashion”“Trendy”,但巢湖人并不是真正的时尚一族。即使你戴上啤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镜,也很难从人群中找到一位脚蹬“瓦伦天奴”,身穿“香奈儿”,手拎“LV”,脸抹“欧莱雅”的时髦女郎。和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不同,巢湖市很少有外国人的身影。若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朋友来我们这儿,定会觉得身上像长了刺似的不自在。因为大家都对这么一位稀客投去好奇的目光,更有甚者指指点点。唉,素质可真低啊!

我的年龄增长着,对家乡的厌恶情绪却有增无减。它太默默无闻、太平凡了,几乎让我窒息。我虽只是个地地道道的巢湖小市民,但心里却时时对北方的繁华产生着近乎崇拜的向往。

晚夏的一天,我要去北京了,我将去膜拜那座自古便繁华如梦,有着林立的高楼,馥郁的繁花,次第的梧桐的城市了!

“天堂”路 金属美女

时速140公里,窗外景致飞掠而过,夏天的绿变得模糊,掺上同样模糊的阳光,映入我的眼睛,也映入邻座姐姐的眼睛。邻座姐姐,是一个染了红发,戴红框眼镜,耳朵塞着耳机,手指离不开LG手机的二十岁左右的女生。

刚上车的时候,她右耳那一排闪着金属光泽的耳钉就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曾很想与她聊天,但又怕自己一激动了蹦出几句巢湖方言被她笑话,便强忍住了交流的冲动。于是,她一直发她的手机短信,我始终读着自己的小说杂志。

“嗯,照,学校里头有人。嗯……跟对过的亮亮讲我走了啊……”

熟悉的乡音刺激着我的听觉神经,更让我犹如被一盆凉水从头顶倾下的是,该声源……竟是我身边的金属美女,她是巢湖人?

按下结束键,她正好迎上我惊讶的目光,她笑了:“这么好奇呀,我们讲讲话吧。”

我们就这样聊开了。在巢湖土生土长的她,如今是中国政法大学的高材生,将被保送硕博连读。然而,她却诧异于我对大城市的向往。

“都说北京好。可是,我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也许我的性格不适合都市生活。因为是南方人,北方人的刚烈让我一直无法适应。家乡人,温暖得多啊……

“持久的战争比突击更使人疲倦。北京的节奏像是一曲Jazz,稍快又从不停歇。缓如流水的小城镇,也许更适合我。也许我的身上早已包裹了一层厚厚的都市气息,但心……从未改变。

“怀念家乡,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悲凉。”

说这些话时,她的眼睛闪动着晶莹的光,映出窗外几抹新绿,几丝乱红。

我是无法理解的。我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眼中,永远不会有这种光。那样的家乡,不值得我浪费情感。

南方人 来到北方

明亮的日光灯把这处于地下的列车站照得亮如白昼,告别金属美女,我独自提着旅行箱在一个个拐角转弯,每一个角落,人们都摩肩接踵,熙熙攘攘,令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

走出大厅宽大的门,一阵争执声钻进我的耳朵。怎么了?我循着声音,挤进售票口。售票员正瞪圆了眼睛对窗口的一位黄头发妇女叫嚷:“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呀!跑那么快发什么疯呀!我在叫你,你听不见呀?”

流年在北,天堂居南

⊙ 安徽省巢湖市一中 孙静云

当故乡的背影在夕阳的余光中弥漫成想念的夜时,记忆中的雪已融化成腮边的两行清泪,成为我记忆中的一抹亮色。

我庆幸,让我背负起心头那最重的两个字起程,走在异乡冰冷的街道上,心,永远不会寒冷。

——王潇潇

落英残 飞花梦中

巢湖市,只是一个在地图上用放大镜才能找到的小城,一个从县城发展成的小城,平凡普通得几乎无法让人记住它的名字。

上海有东方明珠塔,北京有几十层的高楼,而巢湖市市中心最高的建筑只有十七层。巢湖市街道两边没有仪仗队似的高大的梧桐树,那几棵在三级风中就瑟瑟发抖的小树真是惹人无限怜爱。并不宽阔的马路上,很少有奔驰宝马的踪影,让小马路热闹起来的倒是乱穿马路者的倩影。今年的拆违活动并没有很好地进展,街道两边偶尔可以瞥见几堆没有被清除的建筑垃圾。断砖残瓦阻塞在原本就狭窄的人行道上,匆匆忙忙的路人在此处不得不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绕过去。

坐上单层公车,只需二十分钟就穿过整个市中心。街道两边,没有鳞次栉比的徽菜馆、川菜馆、鲁菜馆,更别提高贵的法国餐厅、典雅的意大利餐厅,抑或是喷香诱人的巴西烧烤、宁静闲适的日本餐屋了。巢湖市郊区的农田还没有使用喷灌和滴灌的灌溉技术,路也多是歪歪扭扭,崎岖不平的土路。一下雨,车轮碾过就会溅起一片土黄色的泥水。

对巢湖人来说,大城市里的人那样的优雅、那样的满身名牌、那样的高素质,简直是可望而不可即。尽管T恤上常印有“Fashion”“Trendy”,但巢湖人并不是真正的时尚一族。即使你戴上啤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镜,也很难从人群中找到一位脚蹬“瓦伦天奴”,身穿“香奈儿”,手拎“LV”,脸抹“欧莱雅”的时髦女郎。和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不同,巢湖市很少有外国人的身影。若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朋友来我们这儿,定会觉得身上像长了刺似的不自在。因为大家都对这么一位稀客投去好奇的目光,更有甚者指指点点。唉,素质可真低啊!

我的年龄增长着,对家乡的厌恶情绪却有增无减。它太默默无闻、太平凡了,几乎让我窒息。我虽只是个地地道道的巢湖小市民,但心里却时时对北方的繁华产生着近乎崇拜的向往。

晚夏的一天,我要去北京了,我将去膜拜那座自古便繁华如梦,有着林立的高楼,馥郁的繁花,次第的梧桐的城市了!

“天堂”路 金属美女

时速140公里,窗外景致飞掠而过,夏天的绿变得模糊,掺上同样模糊的阳光,映入我的眼睛,也映入邻座姐姐的眼睛。邻座姐姐,是一个染了红发,戴红框眼镜,耳朵塞着耳机,手指离不开LG手机的二十岁左右的女生。

刚上车的时候,她右耳那一排闪着金属光泽的耳钉就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曾很想与她聊天,但又怕自己一激动了蹦出几句巢湖方言被她笑话,便强忍住了交流的冲动。于是,她一直发她的手机短信,我始终读着自己的小说杂志。

“嗯,照,学校里头有人。嗯……跟对过的亮亮讲我走了啊……”

熟悉的乡音刺激着我的听觉神经,更让我犹如被一盆凉水从头顶倾下的是,该声源……竟是我身边的金属美女,她是巢湖人?

按下结束键,她正好迎上我惊讶的目光,她笑了:“这么好奇呀,我们讲讲话吧。”

我们就这样聊开了。在巢湖土生土长的她,如今是中国政法大学的高材生,将被保送硕博连读。然而,她却诧异于我对大城市的向往。

“都说北京好。可是,我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也许我的性格不适合都市生活。因为是南方人,北方人的刚烈让我一直无法适应。家乡人,温暖得多啊……

“持久的战争比突击更使人疲倦。北京的节奏像是一曲Jazz,稍快又从不停歇。缓如流水的小城镇,也许更适合我。也许我的身上早已包裹了一层厚厚的都市气息,但心……从未改变。

“怀念家乡,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悲凉。”

说这些话时,她的眼睛闪动着晶莹的光,映出窗外几抹新绿,几丝乱红。

我是无法理解的。我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眼中,永远不会有这种光。那样的家乡,不值得我浪费情感。

南方人 来到北方

明亮的日光灯把这处于地下的列车站照得亮如白昼,告别金属美女,我独自提着旅行箱在一个个拐角转弯,每一个角落,人们都摩肩接踵,熙熙攘攘,令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

走出大厅宽大的门,一阵争执声钻进我的耳朵。怎么了?我循着声音,挤进售票口。售票员正瞪圆了眼睛对窗口的一位黄头发妇女叫嚷:“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呀!跑那么快发什么疯呀!我在叫你,你听不见呀?”

流年在北,天堂居南

⊙ 安徽省巢湖市一中 孙静云

当故乡的背影在夕阳的余光中弥漫成想念的夜时,记忆中的雪已融化成腮边的两行清泪,成为我记忆中的一抹亮色。

我庆幸,让我背负起心头那最重的两个字起程,走在异乡冰冷的街道上,心,永远不会寒冷。

——王潇潇

落英残 飞花梦中

巢湖市,只是一个在地图上用放大镜才能找到的小城,一个从县城发展成的小城,平凡普通得几乎无法让人记住它的名字。

上海有东方明珠塔,北京有几十层的高楼,而巢湖市市中心最高的建筑只有十七层。巢湖市街道两边没有仪仗队似的高大的梧桐树,那几棵在三级风中就瑟瑟发抖的小树真是惹人无限怜爱。并不宽阔的马路上,很少有奔驰宝马的踪影,让小马路热闹起来的倒是乱穿马路者的倩影。今年的拆违活动并没有很好地进展,街道两边偶尔可以瞥见几堆没有被清除的建筑垃圾。断砖残瓦阻塞在原本就狭窄的人行道上,匆匆忙忙的路人在此处不得不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绕过去。

坐上单层公车,只需二十分钟就穿过整个市中心。街道两边,没有鳞次栉比的徽菜馆、川菜馆、鲁菜馆,更别提高贵的法国餐厅、典雅的意大利餐厅,抑或是喷香诱人的巴西烧烤、宁静闲适的日本餐屋了。巢湖市郊区的农田还没有使用喷灌和滴灌的灌溉技术,路也多是歪歪扭扭,崎岖不平的土路。一下雨,车轮碾过就会溅起一片土黄色的泥水。

对巢湖人来说,大城市里的人那样的优雅、那样的满身名牌、那样的高素质,简直是可望而不可即。尽管T恤上常印有“Fashion”“Trendy”,但巢湖人并不是真正的时尚一族。即使你戴上啤酒瓶底那么厚的眼镜,也很难从人群中找到一位脚蹬“瓦伦天奴”,身穿“香奈儿”,手拎“LV”,脸抹“欧莱雅”的时髦女郎。和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不同,巢湖市很少有外国人的身影。若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朋友来我们这儿,定会觉得身上像长了刺似的不自在。因为大家都对这么一位稀客投去好奇的目光,更有甚者指指点点。唉,素质可真低啊!

我的年龄增长着,对家乡的厌恶情绪却有增无减。它太默默无闻、太平凡了,几乎让我窒息。我虽只是个地地道道的巢湖小市民,但心里却时时对北方的繁华产生着近乎崇拜的向往。

晚夏的一天,我要去北京了,我将去膜拜那座自古便繁华如梦,有着林立的高楼,馥郁的繁花,次第的梧桐的城市了!

“天堂”路 金属美女

时速140公里,窗外景致飞掠而过,夏天的绿变得模糊,掺上同样模糊的阳光,映入我的眼睛,也映入邻座姐姐的眼睛。邻座姐姐,是一个染了红发,戴红框眼镜,耳朵塞着耳机,手指离不开LG手机的二十岁左右的女生。

刚上车的时候,她右耳那一排闪着金属光泽的耳钉就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曾很想与她聊天,但又怕自己一激动了蹦出几句巢湖方言被她笑话,便强忍住了交流的冲动。于是,她一直发她的手机短信,我始终读着自己的小说杂志。

“嗯,照,学校里头有人。嗯……跟对过的亮亮讲我走了啊……”

熟悉的乡音刺激着我的听觉神经,更让我犹如被一盆凉水从头顶倾下的是,该声源……竟是我身边的金属美女,她是巢湖人?

按下结束键,她正好迎上我惊讶的目光,她笑了:“这么好奇呀,我们讲讲话吧。”

我们就这样聊开了。在巢湖土生土长的她,如今是中国政法大学的高材生,将被保送硕博连读。然而,她却诧异于我对大城市的向往。

“都说北京好。可是,我却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也许我的性格不适合都市生活。因为是南方人,北方人的刚烈让我一直无法适应。家乡人,温暖得多啊……

“持久的战争比突击更使人疲倦。北京的节奏像是一曲Jazz,稍快又从不停歇。缓如流水的小城镇,也许更适合我。也许我的身上早已包裹了一层厚厚的都市气息,但心……从未改变。

“怀念家乡,是一种刻在骨子里的悲凉。”

说这些话时,她的眼睛闪动着晶莹的光,映出窗外几抹新绿,几丝乱红。

我是无法理解的。我固执地认为,自己的眼中,永远不会有这种光。那样的家乡,不值得我浪费情感。

南方人 来到北方

明亮的日光灯把这处于地下的列车站照得亮如白昼,告别金属美女,我独自提着旅行箱在一个个拐角转弯,每一个角落,人们都摩肩接踵,熙熙攘攘,令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兴奋。

走出大厅宽大的门,一阵争执声钻进我的耳朵。怎么了?我循着声音,挤进售票口。售票员正瞪圆了眼睛对窗口的一位黄头发妇女叫嚷:“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呀!跑那么快发什么疯呀!我在叫你,你听不见呀?”

好朋友心连心

好朋友心连心

我本来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这一点我很多朋友都可以证明。我有一大帮的朋友,每逢周末我们都会聚在一起像打群架一般说说各自的理想或烦恼,那时的我们无优无虑,不知天高地厚。上了高中后,父母的离异和学习负担的加重,渐渐的让我疏远了朋友,我开始变得忧郁,沉默。我常常怀念那逝去的日子,和我的那帮朋友。高一的生活并不值得我留恋,在同学之间谈恋爱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而在我看来,那却是一件很无聊白痴的事,于是就这样我开始渴望一份真挚的友谊。

学校的背后有一条清澈的湖,那是一个可以让我忘却暂时烦恼的地方,堤岸上有一条长长的林荫道,湖的两旁有一排长椅,供人们休息。在阳光下在地下投下班驳的影来,这是这样的一种绝妙的景致。微微的风,吹起衣角,轻抚脸庞,是很惬意的。我常坐在椅子上,静静的观赏水中的金鱼,直到太阳落山,才依依不舍的离去。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一如往常一样径直的来到这里,我的目光开始游弋,前后左右天上地下,这个时候,我看见河岸上有一个垂钓者,他头上戴了一顶破帽子,上面穿了一件大T恤,下面穿着一条破裤子,右手举着那根长而细的鱼竿,左手托着下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看来是来钓鱼,可望了望他的四周既没有塑料桶或者钓鱼之类的工具,我开始怀疑这人是否是来钓鱼,或者钓鱼不在钓,而在钓的心情,那是一种平静的心情,这样想来倒也没什么。于是我又坐在长椅上,看着水中的鱼和倒影在水里的太阳,我总是喜欢这样,安静的坐在那里,回忆,一切好象只剩下回忆。我羡慕那个钓鱼的人,并幻想有一天也能带一根鱼竿和那个人一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静静的等待鱼的上钩。我一幻想着就没完,竟也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我想我该走了,我张望了那人坐的地方,看见那人还坐在那里,我开始怀疑那是一樽雕像或者一个像人的物体摆放在那,我也懒得理他,摇了摇头,肚子已叫得厉害。回到家,家里灯关着,想必他们出去了,我吃完饭,本来打算回房间做作业。但冥冥的牵引我的东西让我又一次的来到湖边。湖两边的灯亮着,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时的湖很平静,我有些害怕了,但总有一种想知道真相的冲动。我向白天那地方望去,天啊!那人还在那里,我想我是遇到死人或者撞邪了,我连滚带跑的跑向有人的地方。回到家,锁上门,盖上两床棉被,躲在里边,额头上的汗珠已打湿了床单,浑身直打哆嗦。

后来我便睡到了天亮,早早的吃过早餐背上书包走向学校,尽管昨天的事让我心理有些恐惧,但我想即便是死人,也好去报案,我便再一次走向湖边。早上的风还有一丝丝的寒冷,我把书包紧紧的抱在怀里抵御寒冷。湖中的金鱼一早便出来了,跳跃着。我望了望那晦气的地方,什么也没有,只有几个破垃圾罐子。我松了口起,但也感到莫名的奇怪,再向四走张望,那人却坐在湖的另一岸,我想那人或许是个很有耐心的垂钓者,还好,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好的雅兴坐这么久。离上学的时间还早,我于是走向了那个奇怪的人。

我蹲下身子,试图看清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个人也抬头看我。我差点掉进湖里,可见我当时有多惊讶,那是一张女人的脸。

你好啊,我试探性的问候一下

她对我笑了笑,弯起嘴角,露出浅浅的酒窝。你好,她的声音很温柔,像水一般。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蹲在那里,许久的沉默,,让我感到很尴尬,她也没说话,只是专心的望着前方。

我观察你很久了,我被她打败了,忍不住先开口。你每天都坐在这里,究竟是为什么?

她用迷茫的眼睛看着我,你相信我对吗?

是挖,我没有犹豫,这么乖巧的姑娘怎么会说假话,我相信你,你说

你相信这世上有真挚的友谊吗?

我相信,尽管我还没找到。我还是这样肯定的回答了。

我其实只是在等而已。她声音哽咽的说道。

等?等什么?这湖里又没有白马王子或水怪。

你知道吗?她开始说道,我在等我朋友,她叫小玉,她死后化成了一条鱼,那是一条不同于其它金鱼的鱼,她全身布满了白色的鲮片,她告诉我她会来这里接我,直到我也化成一条鱼,和她一起离开这里。可我已经在这里等她3天了,仍不见她踪影。

你们一定很要好吧,我用羡慕的口吻问她。

好朋友心连心

我本来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这一点我很多朋友都可以证明。我有一大帮的朋友,每逢周末我们都会聚在一起像打群架一般说说各自的理想或烦恼,那时的我们无优无虑,不知天高地厚。上了高中后,父母的离异和学习负担的加重,渐渐的让我疏远了朋友,我开始变得忧郁,沉默。我常常怀念那逝去的日子,和我的那帮朋友。高一的生活并不值得我留恋,在同学之间谈恋爱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而在我看来,那却是一件很无聊白痴的事,于是就这样我开始渴望一份真挚的友谊。

学校的背后有一条清澈的湖,那是一个可以让我忘却暂时烦恼的地方,堤岸上有一条长长的林荫道,湖的两旁有一排长椅,供人们休息。在阳光下在地下投下班驳的影来,这是这样的一种绝妙的景致。微微的风,吹起衣角,轻抚脸庞,是很惬意的。我常坐在椅子上,静静的观赏水中的金鱼,直到太阳落山,才依依不舍的离去。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一如往常一样径直的来到这里,我的目光开始游弋,前后左右天上地下,这个时候,我看见河岸上有一个垂钓者,他头上戴了一顶破帽子,上面穿了一件大T恤,下面穿着一条破裤子,右手举着那根长而细的鱼竿,左手托着下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看来是来钓鱼,可望了望他的四周既没有塑料桶或者钓鱼之类的工具,我开始怀疑这人是否是来钓鱼,或者钓鱼不在钓,而在钓的心情,那是一种平静的心情,这样想来倒也没什么。于是我又坐在长椅上,看着水中的鱼和倒影在水里的太阳,我总是喜欢这样,安静的坐在那里,回忆,一切好象只剩下回忆。我羡慕那个钓鱼的人,并幻想有一天也能带一根鱼竿和那个人一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静静的等待鱼的上钩。我一幻想着就没完,竟也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我想我该走了,我张望了那人坐的地方,看见那人还坐在那里,我开始怀疑那是一樽雕像或者一个像人的物体摆放在那,我也懒得理他,摇了摇头,肚子已叫得厉害。回到家,家里灯关着,想必他们出去了,我吃完饭,本来打算回房间做作业。但冥冥的牵引我的东西让我又一次的来到湖边。湖两边的灯亮着,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时的湖很平静,我有些害怕了,但总有一种想知道真相的冲动。我向白天那地方望去,天啊!那人还在那里,我想我是遇到死人或者撞邪了,我连滚带跑的跑向有人的地方。回到家,锁上门,盖上两床棉被,躲在里边,额头上的汗珠已打湿了床单,浑身直打哆嗦。

后来我便睡到了天亮,早早的吃过早餐背上书包走向学校,尽管昨天的事让我心理有些恐惧,但我想即便是死人,也好去报案,我便再一次走向湖边。早上的风还有一丝丝的寒冷,我把书包紧紧的抱在怀里抵御寒冷。湖中的金鱼一早便出来了,跳跃着。我望了望那晦气的地方,什么也没有,只有几个破垃圾罐子。我松了口起,但也感到莫名的奇怪,再向四走张望,那人却坐在湖的另一岸,我想那人或许是个很有耐心的垂钓者,还好,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好的雅兴坐这么久。离上学的时间还早,我于是走向了那个奇怪的人。

我蹲下身子,试图看清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个人也抬头看我。我差点掉进湖里,可见我当时有多惊讶,那是一张女人的脸。

你好啊,我试探性的问候一下

她对我笑了笑,弯起嘴角,露出浅浅的酒窝。你好,她的声音很温柔,像水一般。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蹲在那里,许久的沉默,,让我感到很尴尬,她也没说话,只是专心的望着前方。

我观察你很久了,我被她打败了,忍不住先开口。你每天都坐在这里,究竟是为什么?

她用迷茫的眼睛看着我,你相信我对吗?

是挖,我没有犹豫,这么乖巧的姑娘怎么会说假话,我相信你,你说

你相信这世上有真挚的友谊吗?

我相信,尽管我还没找到。我还是这样肯定的回答了。

我其实只是在等而已。她声音哽咽的说道。

等?等什么?这湖里又没有白马王子或水怪。

你知道吗?她开始说道,我在等我朋友,她叫小玉,她死后化成了一条鱼,那是一条不同于其它金鱼的鱼,她全身布满了白色的鲮片,她告诉我她会来这里接我,直到我也化成一条鱼,和她一起离开这里。可我已经在这里等她3天了,仍不见她踪影。

你们一定很要好吧,我用羡慕的口吻问她。

好朋友心连心

我本来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这一点我很多朋友都可以证明。我有一大帮的朋友,每逢周末我们都会聚在一起像打群架一般说说各自的理想或烦恼,那时的我们无优无虑,不知天高地厚。上了高中后,父母的离异和学习负担的加重,渐渐的让我疏远了朋友,我开始变得忧郁,沉默。我常常怀念那逝去的日子,和我的那帮朋友。高一的生活并不值得我留恋,在同学之间谈恋爱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而在我看来,那却是一件很无聊白痴的事,于是就这样我开始渴望一份真挚的友谊。

学校的背后有一条清澈的湖,那是一个可以让我忘却暂时烦恼的地方,堤岸上有一条长长的林荫道,湖的两旁有一排长椅,供人们休息。在阳光下在地下投下班驳的影来,这是这样的一种绝妙的景致。微微的风,吹起衣角,轻抚脸庞,是很惬意的。我常坐在椅子上,静静的观赏水中的金鱼,直到太阳落山,才依依不舍的离去。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一如往常一样径直的来到这里,我的目光开始游弋,前后左右天上地下,这个时候,我看见河岸上有一个垂钓者,他头上戴了一顶破帽子,上面穿了一件大T恤,下面穿着一条破裤子,右手举着那根长而细的鱼竿,左手托着下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看来是来钓鱼,可望了望他的四周既没有塑料桶或者钓鱼之类的工具,我开始怀疑这人是否是来钓鱼,或者钓鱼不在钓,而在钓的心情,那是一种平静的心情,这样想来倒也没什么。于是我又坐在长椅上,看着水中的鱼和倒影在水里的太阳,我总是喜欢这样,安静的坐在那里,回忆,一切好象只剩下回忆。我羡慕那个钓鱼的人,并幻想有一天也能带一根鱼竿和那个人一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静静的等待鱼的上钩。我一幻想着就没完,竟也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我想我该走了,我张望了那人坐的地方,看见那人还坐在那里,我开始怀疑那是一樽雕像或者一个像人的物体摆放在那,我也懒得理他,摇了摇头,肚子已叫得厉害。回到家,家里灯关着,想必他们出去了,我吃完饭,本来打算回房间做作业。但冥冥的牵引我的东西让我又一次的来到湖边。湖两边的灯亮着,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时的湖很平静,我有些害怕了,但总有一种想知道真相的冲动。我向白天那地方望去,天啊!那人还在那里,我想我是遇到死人或者撞邪了,我连滚带跑的跑向有人的地方。回到家,锁上门,盖上两床棉被,躲在里边,额头上的汗珠已打湿了床单,浑身直打哆嗦。

后来我便睡到了天亮,早早的吃过早餐背上书包走向学校,尽管昨天的事让我心理有些恐惧,但我想即便是死人,也好去报案,我便再一次走向湖边。早上的风还有一丝丝的寒冷,我把书包紧紧的抱在怀里抵御寒冷。湖中的金鱼一早便出来了,跳跃着。我望了望那晦气的地方,什么也没有,只有几个破垃圾罐子。我松了口起,但也感到莫名的奇怪,再向四走张望,那人却坐在湖的另一岸,我想那人或许是个很有耐心的垂钓者,还好,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好的雅兴坐这么久。离上学的时间还早,我于是走向了那个奇怪的人。

我蹲下身子,试图看清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个人也抬头看我。我差点掉进湖里,可见我当时有多惊讶,那是一张女人的脸。

你好啊,我试探性的问候一下

她对我笑了笑,弯起嘴角,露出浅浅的酒窝。你好,她的声音很温柔,像水一般。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蹲在那里,许久的沉默,,让我感到很尴尬,她也没说话,只是专心的望着前方。

我观察你很久了,我被她打败了,忍不住先开口。你每天都坐在这里,究竟是为什么?

她用迷茫的眼睛看着我,你相信我对吗?

是挖,我没有犹豫,这么乖巧的姑娘怎么会说假话,我相信你,你说

你相信这世上有真挚的友谊吗?

我相信,尽管我还没找到。我还是这样肯定的回答了。

我其实只是在等而已。她声音哽咽的说道。

等?等什么?这湖里又没有白马王子或水怪。

你知道吗?她开始说道,我在等我朋友,她叫小玉,她死后化成了一条鱼,那是一条不同于其它金鱼的鱼,她全身布满了白色的鲮片,她告诉我她会来这里接我,直到我也化成一条鱼,和她一起离开这里。可我已经在这里等她3天了,仍不见她踪影。

你们一定很要好吧,我用羡慕的口吻问她。

好朋友心连心

我本来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这一点我很多朋友都可以证明。我有一大帮的朋友,每逢周末我们都会聚在一起像打群架一般说说各自的理想或烦恼,那时的我们无优无虑,不知天高地厚。上了高中后,父母的离异和学习负担的加重,渐渐的让我疏远了朋友,我开始变得忧郁,沉默。我常常怀念那逝去的日子,和我的那帮朋友。高一的生活并不值得我留恋,在同学之间谈恋爱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而在我看来,那却是一件很无聊白痴的事,于是就这样我开始渴望一份真挚的友谊。

学校的背后有一条清澈的湖,那是一个可以让我忘却暂时烦恼的地方,堤岸上有一条长长的林荫道,湖的两旁有一排长椅,供人们休息。在阳光下在地下投下班驳的影来,这是这样的一种绝妙的景致。微微的风,吹起衣角,轻抚脸庞,是很惬意的。我常坐在椅子上,静静的观赏水中的金鱼,直到太阳落山,才依依不舍的离去。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一如往常一样径直的来到这里,我的目光开始游弋,前后左右天上地下,这个时候,我看见河岸上有一个垂钓者,他头上戴了一顶破帽子,上面穿了一件大T恤,下面穿着一条破裤子,右手举着那根长而细的鱼竿,左手托着下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看来是来钓鱼,可望了望他的四周既没有塑料桶或者钓鱼之类的工具,我开始怀疑这人是否是来钓鱼,或者钓鱼不在钓,而在钓的心情,那是一种平静的心情,这样想来倒也没什么。于是我又坐在长椅上,看着水中的鱼和倒影在水里的太阳,我总是喜欢这样,安静的坐在那里,回忆,一切好象只剩下回忆。我羡慕那个钓鱼的人,并幻想有一天也能带一根鱼竿和那个人一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静静的等待鱼的上钩。我一幻想着就没完,竟也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我想我该走了,我张望了那人坐的地方,看见那人还坐在那里,我开始怀疑那是一樽雕像或者一个像人的物体摆放在那,我也懒得理他,摇了摇头,肚子已叫得厉害。回到家,家里灯关着,想必他们出去了,我吃完饭,本来打算回房间做作业。但冥冥的牵引我的东西让我又一次的来到湖边。湖两边的灯亮着,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时的湖很平静,我有些害怕了,但总有一种想知道真相的冲动。我向白天那地方望去,天啊!那人还在那里,我想我是遇到死人或者撞邪了,我连滚带跑的跑向有人的地方。回到家,锁上门,盖上两床棉被,躲在里边,额头上的汗珠已打湿了床单,浑身直打哆嗦。

后来我便睡到了天亮,早早的吃过早餐背上书包走向学校,尽管昨天的事让我心理有些恐惧,但我想即便是死人,也好去报案,我便再一次走向湖边。早上的风还有一丝丝的寒冷,我把书包紧紧的抱在怀里抵御寒冷。湖中的金鱼一早便出来了,跳跃着。我望了望那晦气的地方,什么也没有,只有几个破垃圾罐子。我松了口起,但也感到莫名的奇怪,再向四走张望,那人却坐在湖的另一岸,我想那人或许是个很有耐心的垂钓者,还好,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好的雅兴坐这么久。离上学的时间还早,我于是走向了那个奇怪的人。

我蹲下身子,试图看清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个人也抬头看我。我差点掉进湖里,可见我当时有多惊讶,那是一张女人的脸。

你好啊,我试探性的问候一下

她对我笑了笑,弯起嘴角,露出浅浅的酒窝。你好,她的声音很温柔,像水一般。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蹲在那里,许久的沉默,,让我感到很尴尬,她也没说话,只是专心的望着前方。

我观察你很久了,我被她打败了,忍不住先开口。你每天都坐在这里,究竟是为什么?

她用迷茫的眼睛看着我,你相信我对吗?

是挖,我没有犹豫,这么乖巧的姑娘怎么会说假话,我相信你,你说

你相信这世上有真挚的友谊吗?

我相信,尽管我还没找到。我还是这样肯定的回答了。

我其实只是在等而已。她声音哽咽的说道。

等?等什么?这湖里又没有白马王子或水怪。

你知道吗?她开始说道,我在等我朋友,她叫小玉,她死后化成了一条鱼,那是一条不同于其它金鱼的鱼,她全身布满了白色的鲮片,她告诉我她会来这里接我,直到我也化成一条鱼,和她一起离开这里。可我已经在这里等她3天了,仍不见她踪影。

你们一定很要好吧,我用羡慕的口吻问她。

好朋友心连心

我本来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这一点我很多朋友都可以证明。我有一大帮的朋友,每逢周末我们都会聚在一起像打群架一般说说各自的理想或烦恼,那时的我们无优无虑,不知天高地厚。上了高中后,父母的离异和学习负担的加重,渐渐的让我疏远了朋友,我开始变得忧郁,沉默。我常常怀念那逝去的日子,和我的那帮朋友。高一的生活并不值得我留恋,在同学之间谈恋爱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而在我看来,那却是一件很无聊白痴的事,于是就这样我开始渴望一份真挚的友谊。

学校的背后有一条清澈的湖,那是一个可以让我忘却暂时烦恼的地方,堤岸上有一条长长的林荫道,湖的两旁有一排长椅,供人们休息。在阳光下在地下投下班驳的影来,这是这样的一种绝妙的景致。微微的风,吹起衣角,轻抚脸庞,是很惬意的。我常坐在椅子上,静静的观赏水中的金鱼,直到太阳落山,才依依不舍的离去。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一如往常一样径直的来到这里,我的目光开始游弋,前后左右天上地下,这个时候,我看见河岸上有一个垂钓者,他头上戴了一顶破帽子,上面穿了一件大T恤,下面穿着一条破裤子,右手举着那根长而细的鱼竿,左手托着下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看来是来钓鱼,可望了望他的四周既没有塑料桶或者钓鱼之类的工具,我开始怀疑这人是否是来钓鱼,或者钓鱼不在钓,而在钓的心情,那是一种平静的心情,这样想来倒也没什么。于是我又坐在长椅上,看着水中的鱼和倒影在水里的太阳,我总是喜欢这样,安静的坐在那里,回忆,一切好象只剩下回忆。我羡慕那个钓鱼的人,并幻想有一天也能带一根鱼竿和那个人一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静静的等待鱼的上钩。我一幻想着就没完,竟也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我想我该走了,我张望了那人坐的地方,看见那人还坐在那里,我开始怀疑那是一樽雕像或者一个像人的物体摆放在那,我也懒得理他,摇了摇头,肚子已叫得厉害。回到家,家里灯关着,想必他们出去了,我吃完饭,本来打算回房间做作业。但冥冥的牵引我的东西让我又一次的来到湖边。湖两边的灯亮着,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时的湖很平静,我有些害怕了,但总有一种想知道真相的冲动。我向白天那地方望去,天啊!那人还在那里,我想我是遇到死人或者撞邪了,我连滚带跑的跑向有人的地方。回到家,锁上门,盖上两床棉被,躲在里边,额头上的汗珠已打湿了床单,浑身直打哆嗦。

后来我便睡到了天亮,早早的吃过早餐背上书包走向学校,尽管昨天的事让我心理有些恐惧,但我想即便是死人,也好去报案,我便再一次走向湖边。早上的风还有一丝丝的寒冷,我把书包紧紧的抱在怀里抵御寒冷。湖中的金鱼一早便出来了,跳跃着。我望了望那晦气的地方,什么也没有,只有几个破垃圾罐子。我松了口起,但也感到莫名的奇怪,再向四走张望,那人却坐在湖的另一岸,我想那人或许是个很有耐心的垂钓者,还好,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好的雅兴坐这么久。离上学的时间还早,我于是走向了那个奇怪的人。

我蹲下身子,试图看清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个人也抬头看我。我差点掉进湖里,可见我当时有多惊讶,那是一张女人的脸。

你好啊,我试探性的问候一下

她对我笑了笑,弯起嘴角,露出浅浅的酒窝。你好,她的声音很温柔,像水一般。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蹲在那里,许久的沉默,,让我感到很尴尬,她也没说话,只是专心的望着前方。

我观察你很久了,我被她打败了,忍不住先开口。你每天都坐在这里,究竟是为什么?

她用迷茫的眼睛看着我,你相信我对吗?

是挖,我没有犹豫,这么乖巧的姑娘怎么会说假话,我相信你,你说

你相信这世上有真挚的友谊吗?

我相信,尽管我还没找到。我还是这样肯定的回答了。

我其实只是在等而已。她声音哽咽的说道。

等?等什么?这湖里又没有白马王子或水怪。

你知道吗?她开始说道,我在等我朋友,她叫小玉,她死后化成了一条鱼,那是一条不同于其它金鱼的鱼,她全身布满了白色的鲮片,她告诉我她会来这里接我,直到我也化成一条鱼,和她一起离开这里。可我已经在这里等她3天了,仍不见她踪影。

你们一定很要好吧,我用羡慕的口吻问她。

好朋友心连心

我本来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这一点我很多朋友都可以证明。我有一大帮的朋友,每逢周末我们都会聚在一起像打群架一般说说各自的理想或烦恼,那时的我们无优无虑,不知天高地厚。上了高中后,父母的离异和学习负担的加重,渐渐的让我疏远了朋友,我开始变得忧郁,沉默。我常常怀念那逝去的日子,和我的那帮朋友。高一的生活并不值得我留恋,在同学之间谈恋爱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而在我看来,那却是一件很无聊白痴的事,于是就这样我开始渴望一份真挚的友谊。

学校的背后有一条清澈的湖,那是一个可以让我忘却暂时烦恼的地方,堤岸上有一条长长的林荫道,湖的两旁有一排长椅,供人们休息。在阳光下在地下投下班驳的影来,这是这样的一种绝妙的景致。微微的风,吹起衣角,轻抚脸庞,是很惬意的。我常坐在椅子上,静静的观赏水中的金鱼,直到太阳落山,才依依不舍的离去。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一如往常一样径直的来到这里,我的目光开始游弋,前后左右天上地下,这个时候,我看见河岸上有一个垂钓者,他头上戴了一顶破帽子,上面穿了一件大T恤,下面穿着一条破裤子,右手举着那根长而细的鱼竿,左手托着下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看来是来钓鱼,可望了望他的四周既没有塑料桶或者钓鱼之类的工具,我开始怀疑这人是否是来钓鱼,或者钓鱼不在钓,而在钓的心情,那是一种平静的心情,这样想来倒也没什么。于是我又坐在长椅上,看着水中的鱼和倒影在水里的太阳,我总是喜欢这样,安静的坐在那里,回忆,一切好象只剩下回忆。我羡慕那个钓鱼的人,并幻想有一天也能带一根鱼竿和那个人一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静静的等待鱼的上钩。我一幻想着就没完,竟也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我想我该走了,我张望了那人坐的地方,看见那人还坐在那里,我开始怀疑那是一樽雕像或者一个像人的物体摆放在那,我也懒得理他,摇了摇头,肚子已叫得厉害。回到家,家里灯关着,想必他们出去了,我吃完饭,本来打算回房间做作业。但冥冥的牵引我的东西让我又一次的来到湖边。湖两边的灯亮着,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时的湖很平静,我有些害怕了,但总有一种想知道真相的冲动。我向白天那地方望去,天啊!那人还在那里,我想我是遇到死人或者撞邪了,我连滚带跑的跑向有人的地方。回到家,锁上门,盖上两床棉被,躲在里边,额头上的汗珠已打湿了床单,浑身直打哆嗦。

后来我便睡到了天亮,早早的吃过早餐背上书包走向学校,尽管昨天的事让我心理有些恐惧,但我想即便是死人,也好去报案,我便再一次走向湖边。早上的风还有一丝丝的寒冷,我把书包紧紧的抱在怀里抵御寒冷。湖中的金鱼一早便出来了,跳跃着。我望了望那晦气的地方,什么也没有,只有几个破垃圾罐子。我松了口起,但也感到莫名的奇怪,再向四走张望,那人却坐在湖的另一岸,我想那人或许是个很有耐心的垂钓者,还好,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好的雅兴坐这么久。离上学的时间还早,我于是走向了那个奇怪的人。

我蹲下身子,试图看清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个人也抬头看我。我差点掉进湖里,可见我当时有多惊讶,那是一张女人的脸。

你好啊,我试探性的问候一下

她对我笑了笑,弯起嘴角,露出浅浅的酒窝。你好,她的声音很温柔,像水一般。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蹲在那里,许久的沉默,,让我感到很尴尬,她也没说话,只是专心的望着前方。

我观察你很久了,我被她打败了,忍不住先开口。你每天都坐在这里,究竟是为什么?

她用迷茫的眼睛看着我,你相信我对吗?

是挖,我没有犹豫,这么乖巧的姑娘怎么会说假话,我相信你,你说

你相信这世上有真挚的友谊吗?

我相信,尽管我还没找到。我还是这样肯定的回答了。

我其实只是在等而已。她声音哽咽的说道。

等?等什么?这湖里又没有白马王子或水怪。

你知道吗?她开始说道,我在等我朋友,她叫小玉,她死后化成了一条鱼,那是一条不同于其它金鱼的鱼,她全身布满了白色的鲮片,她告诉我她会来这里接我,直到我也化成一条鱼,和她一起离开这里。可我已经在这里等她3天了,仍不见她踪影。

你们一定很要好吧,我用羡慕的口吻问她。

好朋友心连心

我本来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孩子,这一点我很多朋友都可以证明。我有一大帮的朋友,每逢周末我们都会聚在一起像打群架一般说说各自的理想或烦恼,那时的我们无优无虑,不知天高地厚。上了高中后,父母的离异和学习负担的加重,渐渐的让我疏远了朋友,我开始变得忧郁,沉默。我常常怀念那逝去的日子,和我的那帮朋友。高一的生活并不值得我留恋,在同学之间谈恋爱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而在我看来,那却是一件很无聊白痴的事,于是就这样我开始渴望一份真挚的友谊。

学校的背后有一条清澈的湖,那是一个可以让我忘却暂时烦恼的地方,堤岸上有一条长长的林荫道,湖的两旁有一排长椅,供人们休息。在阳光下在地下投下班驳的影来,这是这样的一种绝妙的景致。微微的风,吹起衣角,轻抚脸庞,是很惬意的。我常坐在椅子上,静静的观赏水中的金鱼,直到太阳落山,才依依不舍的离去。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中午,我一如往常一样径直的来到这里,我的目光开始游弋,前后左右天上地下,这个时候,我看见河岸上有一个垂钓者,他头上戴了一顶破帽子,上面穿了一件大T恤,下面穿着一条破裤子,右手举着那根长而细的鱼竿,左手托着下巴,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看来是来钓鱼,可望了望他的四周既没有塑料桶或者钓鱼之类的工具,我开始怀疑这人是否是来钓鱼,或者钓鱼不在钓,而在钓的心情,那是一种平静的心情,这样想来倒也没什么。于是我又坐在长椅上,看着水中的鱼和倒影在水里的太阳,我总是喜欢这样,安静的坐在那里,回忆,一切好象只剩下回忆。我羡慕那个钓鱼的人,并幻想有一天也能带一根鱼竿和那个人一起坐在那里,一言不发,静静的等待鱼的上钩。我一幻想着就没完,竟也睡着了。

等我醒来时,太阳已经落山了,我想我该走了,我张望了那人坐的地方,看见那人还坐在那里,我开始怀疑那是一樽雕像或者一个像人的物体摆放在那,我也懒得理他,摇了摇头,肚子已叫得厉害。回到家,家里灯关着,想必他们出去了,我吃完饭,本来打算回房间做作业。但冥冥的牵引我的东西让我又一次的来到湖边。湖两边的灯亮着,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时的湖很平静,我有些害怕了,但总有一种想知道真相的冲动。我向白天那地方望去,天啊!那人还在那里,我想我是遇到死人或者撞邪了,我连滚带跑的跑向有人的地方。回到家,锁上门,盖上两床棉被,躲在里边,额头上的汗珠已打湿了床单,浑身直打哆嗦。

后来我便睡到了天亮,早早的吃过早餐背上书包走向学校,尽管昨天的事让我心理有些恐惧,但我想即便是死人,也好去报案,我便再一次走向湖边。早上的风还有一丝丝的寒冷,我把书包紧紧的抱在怀里抵御寒冷。湖中的金鱼一早便出来了,跳跃着。我望了望那晦气的地方,什么也没有,只有几个破垃圾罐子。我松了口起,但也感到莫名的奇怪,再向四走张望,那人却坐在湖的另一岸,我想那人或许是个很有耐心的垂钓者,还好,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好的雅兴坐这么久。离上学的时间还早,我于是走向了那个奇怪的人。

我蹲下身子,试图看清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那个人也抬头看我。我差点掉进湖里,可见我当时有多惊讶,那是一张女人的脸。

你好啊,我试探性的问候一下

她对我笑了笑,弯起嘴角,露出浅浅的酒窝。你好,她的声音很温柔,像水一般。

我不知道说什么,就蹲在那里,许久的沉默,,让我感到很尴尬,她也没说话,只是专心的望着前方。

我观察你很久了,我被她打败了,忍不住先开口。你每天都坐在这里,究竟是为什么?

她用迷茫的眼睛看着我,你相信我对吗?

是挖,我没有犹豫,这么乖巧的姑娘怎么会说假话,我相信你,你说

你相信这世上有真挚的友谊吗?

我相信,尽管我还没找到。我还是这样肯定的回答了。

我其实只是在等而已。她声音哽咽的说道。

等?等什么?这湖里又没有白马王子或水怪。

你知道吗?她开始说道,我在等我朋友,她叫小玉,她死后化成了一条鱼,那是一条不同于其它金鱼的鱼,她全身布满了白色的鲮片,她告诉我她会来这里接我,直到我也化成一条鱼,和她一起离开这里。可我已经在这里等她3天了,仍不见她踪影。

你们一定很要好吧,我用羡慕的口吻问她。

青春的自白

因为有你,所以我被这世界感化。—题记

那年初1,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走向朋友的世界。。

不记得小学毕业我与同学们之间是怎样一种难以割舍、惆怅的心情了,只记得在之后我踏入新的学校时那种以及之后认识到的知心的你:

带着兴奋的心情我走进了教室,那个初1、3班的教室:

大家都在座位上闲坐着,有聊天的,有玩笑的,有嬉戏的,一张张陌生的脸,一个个陌生的人,还有一个初来的我。瑟瑟的坐在板凳上,不知所谓。

时间飞快的过去,直到老师叫我们互相介绍,于是讲台上便上去又下来一个又一个的人,直到到你。

你穿着素色的衣装,一脸充满希望的样子走上台去然后说:大家好,我叫陈佩思。我很喜欢一句话“上帝为了关闭了一个门,他也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然后台上掌声四起,你骄傲的走下台去。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你。一个叫陈佩思的女孩儿,一个自信的并且美丽的女生。

不知是怎样的机缘巧合,我竟认识了你,并且成为了朋友,并且每天一起玩耍,一起上学。

你告诉我,你喜欢诗歌,觉得诗歌就像是开在彼岸的一朵花,美丽而遥远,但是清新动人。你说泰戈尔的诗歌很舒服,那是一种抒发心情的歌的表达,其中夹杂着爱情,友情,心情以及亲情。你说你还喜欢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一句特别舒服,是闲适的心以宁静来表达。你还说,你喜欢写诗,很美丽,没有杂质,即使岁月流逝,即使世界都变得黑暗,诗歌也不会因此而被污秽染指,因为那是世上最纯净的自来水。

我说哦,你点头微笑,不灿烂却很感染人的微笑。于是我记住了,你喜欢诗歌。

然后你又问我,你喜欢什么?我说我喜欢作文,我若有所思的点头,然后对你说:我喜欢作文,我要写出心情的作文来,由性而发,随心而记,要能够感动人,也要把我们所折服。

你拍拍我的肩膀说,我们一起努力吧。我说恩,然后我们一起大笑。

那年初2,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教会我坚强,也让我看到你的脆弱。

初2,不管是我,还是你,还是我们周围的朋友、同学们都踏上青春期了,这意味着我们开始成熟,同时也可能意味着我们将走向朦胧的情感世界里去。

初2,我生气勃发,以亭亭玉立的角色进入到同学们面前。于是有一个男生对我报有了好感,于是我们便走入类似于爱情而又不是爱情的爱情里去了。每天我和他促膝而谈,每天我们一起努力学习,每天每天,同学们看着我们的爱情散漫在棉花糖似的甜蜜之中。而我,却和你疏远。

有一次,我从厕所出来和他挽着手恰好碰见了你,你看着我,眼睛里透露着一些真挚的情感,是担忧?亦或是失望?可惜我不明白,于是便和他去到教室里去了。

后来,我和他分手,我很难过很难过,开始变得不爱学习,也开始变得与周围人陌生起来。可是你却没有放弃我,你来帮我补习功课、复习资料、也借给我温暖的童话看。直到那天,我才真正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日渐的萎靡你再也看不下去,于是你对我说,你要坚强,你知道吗?爱情它不算什么,不过是一种游戏,体慰我们青春期朦胧心灵,萌动感情的游戏。它不能左右我们生活,也不能使它变得更加美好。

我冷淡的说,哦。

本以为你会生气的离去,因为在我看来,你是那么的高傲,那么的纯净。可惜你没有,你哭了,眼泪顺延着俊美的脸庞溢下,形成一条流线。你大声对我咆哮着,你以为你算什么,失去爱情就有那么痛苦吗?还不如我呢?我一个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上学,没有父母,没有哥哥姐姐,没有熟知的的朋友,只有我孤单无依的外婆和你这么一个算得上知心的朋友。可是你呢?你却这么对我,不好好珍惜我们彼此之间的这份友谊,却去怀念和感伤那一段不太真切也不会成为美好结局的爱情,你值得么?

哗,我泪流满面,这次我是真的被你感动了,陈佩思,我以为你成绩好,你善良,却没想到你敏感而细腻的那淌清泉。我痴呆了,又是一时不知所谓,很累很累。谢谢你告诉我你的心思,谢谢你对我的帮助,我谢谢你!这些话咽在嘴里,我却似被哽了似的无法说出。

自那之后我们又成为了好朋友,两个关系深切的朋友。

又是一起认真学习,一起努力看书。自那以后,我明白你的脆弱,你也萌发了我的坚强。

初3,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我分别。

说不清的泪流满面,道不明的不舍之情,只是我们没有。我们依旧那样学习,那样生活。最后离别的时候你送我了一本书,我执。

这本书是梁文道因为有你,所以我被这世界感化。—题记

那年初1,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走向朋友的世界。。

不记得小学毕业我与同学们之间是怎样一种难以割舍、惆怅的心情了,只记得在之后我踏入新的学校时那种以及之后认识到的知心的你:

带着兴奋的心情我走进了教室,那个初1、3班的教室:

大家都在座位上闲坐着,有聊天的,有玩笑的,有嬉戏的,一张张陌生的脸,一个个陌生的人,还有一个初来的我。瑟瑟的坐在板凳上,不知所谓。

时间飞快的过去,直到老师叫我们互相介绍,于是讲台上便上去又下来一个又一个的人,直到到你。

你穿着素色的衣装,一脸充满希望的样子走上台去然后说:大家好,我叫陈佩思。我很喜欢一句话“上帝为了关闭了一个门,他也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然后台上掌声四起,你骄傲的走下台去。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你。一个叫陈佩思的女孩儿,一个自信的并且美丽的女生。

不知是怎样的机缘巧合,我竟认识了你,并且成为了朋友,并且每天一起玩耍,一起上学。

你告诉我,你喜欢诗歌,觉得诗歌就像是开在彼岸的一朵花,美丽而遥远,但是清新动人。你说泰戈尔的诗歌很舒服,那是一种抒发心情的歌的表达,其中夹杂着爱情,友情,心情以及亲情。你说你还喜欢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一句特别舒服,是闲适的心以宁静来表达。你还说,你喜欢写诗,很美丽,没有杂质,即使岁月流逝,即使世界都变得黑暗,诗歌也不会因此而被污秽染指,因为那是世上最纯净的自来水。

我说哦,你点头微笑,不灿烂却很感染人的微笑。于是我记住了,你喜欢诗歌。

然后你又问我,你喜欢什么?我说我喜欢作文,我若有所思的点头,然后对你说:我喜欢作文,我要写出心情的作文来,由性而发,随心而记,要能够感动人,也要把我们所折服。

你拍拍我的肩膀说,我们一起努力吧。我说恩,然后我们一起大笑。

那年初2,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教会我坚强,也让我看到你的脆弱。

初2,不管是我,还是你,还是我们周围的朋友、同学们都踏上青春期了,这意味着我们开始成熟,同时也可能意味着我们将走向朦胧的情感世界里去。

初2,我生气勃发,以亭亭玉立的角色进入到同学们面前。于是有一个男生对我报有了好感,于是我们便走入类似于爱情而又不是爱情的爱情里去了。每天我和他促膝而谈,每天我们一起努力学习,每天每天,同学们看着我们的爱情散漫在棉花糖似的甜蜜之中。而我,却和你疏远。

有一次,我从厕所出来和他挽着手恰好碰见了你,你看着我,眼睛里透露着一些真挚的情感,是担忧?亦或是失望?可惜我不明白,于是便和他去到教室里去了。

后来,我和他分手,我很难过很难过,开始变得不爱学习,也开始变得与周围人陌生起来。可是你却没有放弃我,你来帮我补习功课、复习资料、也借给我温暖的童话看。直到那天,我才真正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日渐的萎靡你再也看不下去,于是你对我说,你要坚强,你知道吗?爱情它不算什么,不过是一种游戏,体慰我们青春期朦胧心灵,萌动感情的游戏。它不能左右我们生活,也不能使它变得更加美好。

我冷淡的说,哦。

本以为你会生气的离去,因为在我看来,你是那么的高傲,那么的纯净。可惜你没有,你哭了,眼泪顺延着俊美的脸庞溢下,形成一条流线。你大声对我咆哮着,你以为你算什么,失去爱情就有那么痛苦吗?还不如我呢?我一个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上学,没有父母,没有哥哥姐姐,没有熟知的的朋友,只有我孤单无依的外婆和你这么一个算得上知心的朋友。可是你呢?你却这么对我,不好好珍惜我们彼此之间的这份友谊,却去怀念和感伤那一段不太真切也不会成为美好结局的爱情,你值得么?

哗,我泪流满面,这次我是真的被你感动了,陈佩思,我以为你成绩好,你善良,却没想到你敏感而细腻的那淌清泉。我痴呆了,又是一时不知所谓,很累很累。谢谢你告诉我你的心思,谢谢你对我的帮助,我谢谢你!这些话咽在嘴里,我却似被哽了似的无法说出。

自那之后我们又成为了好朋友,两个关系深切的朋友。

又是一起认真学习,一起努力看书。自那以后,我明白你的脆弱,你也萌发了我的坚强。

初3,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我分别。

说不清的泪流满面,道不明的不舍之情,只是我们没有。我们依旧那样学习,那样生活。最后离别的时候你送我了一本书,我执。

这本书是梁文道因为有你,所以我被这世界感化。—题记

那年初1,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走向朋友的世界。。

不记得小学毕业我与同学们之间是怎样一种难以割舍、惆怅的心情了,只记得在之后我踏入新的学校时那种以及之后认识到的知心的你:

带着兴奋的心情我走进了教室,那个初1、3班的教室:

大家都在座位上闲坐着,有聊天的,有玩笑的,有嬉戏的,一张张陌生的脸,一个个陌生的人,还有一个初来的我。瑟瑟的坐在板凳上,不知所谓。

时间飞快的过去,直到老师叫我们互相介绍,于是讲台上便上去又下来一个又一个的人,直到到你。

你穿着素色的衣装,一脸充满希望的样子走上台去然后说:大家好,我叫陈佩思。我很喜欢一句话“上帝为了关闭了一个门,他也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然后台上掌声四起,你骄傲的走下台去。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你。一个叫陈佩思的女孩儿,一个自信的并且美丽的女生。

不知是怎样的机缘巧合,我竟认识了你,并且成为了朋友,并且每天一起玩耍,一起上学。

你告诉我,你喜欢诗歌,觉得诗歌就像是开在彼岸的一朵花,美丽而遥远,但是清新动人。你说泰戈尔的诗歌很舒服,那是一种抒发心情的歌的表达,其中夹杂着爱情,友情,心情以及亲情。你说你还喜欢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一句特别舒服,是闲适的心以宁静来表达。你还说,你喜欢写诗,很美丽,没有杂质,即使岁月流逝,即使世界都变得黑暗,诗歌也不会因此而被污秽染指,因为那是世上最纯净的自来水。

我说哦,你点头微笑,不灿烂却很感染人的微笑。于是我记住了,你喜欢诗歌。

然后你又问我,你喜欢什么?我说我喜欢作文,我若有所思的点头,然后对你说:我喜欢作文,我要写出心情的作文来,由性而发,随心而记,要能够感动人,也要把我们所折服。

你拍拍我的肩膀说,我们一起努力吧。我说恩,然后我们一起大笑。

那年初2,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教会我坚强,也让我看到你的脆弱。

初2,不管是我,还是你,还是我们周围的朋友、同学们都踏上青春期了,这意味着我们开始成熟,同时也可能意味着我们将走向朦胧的情感世界里去。

初2,我生气勃发,以亭亭玉立的角色进入到同学们面前。于是有一个男生对我报有了好感,于是我们便走入类似于爱情而又不是爱情的爱情里去了。每天我和他促膝而谈,每天我们一起努力学习,每天每天,同学们看着我们的爱情散漫在棉花糖似的甜蜜之中。而我,却和你疏远。

有一次,我从厕所出来和他挽着手恰好碰见了你,你看着我,眼睛里透露着一些真挚的情感,是担忧?亦或是失望?可惜我不明白,于是便和他去到教室里去了。

后来,我和他分手,我很难过很难过,开始变得不爱学习,也开始变得与周围人陌生起来。可是你却没有放弃我,你来帮我补习功课、复习资料、也借给我温暖的童话看。直到那天,我才真正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日渐的萎靡你再也看不下去,于是你对我说,你要坚强,你知道吗?爱情它不算什么,不过是一种游戏,体慰我们青春期朦胧心灵,萌动感情的游戏。它不能左右我们生活,也不能使它变得更加美好。

我冷淡的说,哦。

本以为你会生气的离去,因为在我看来,你是那么的高傲,那么的纯净。可惜你没有,你哭了,眼泪顺延着俊美的脸庞溢下,形成一条流线。你大声对我咆哮着,你以为你算什么,失去爱情就有那么痛苦吗?还不如我呢?我一个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上学,没有父母,没有哥哥姐姐,没有熟知的的朋友,只有我孤单无依的外婆和你这么一个算得上知心的朋友。可是你呢?你却这么对我,不好好珍惜我们彼此之间的这份友谊,却去怀念和感伤那一段不太真切也不会成为美好结局的爱情,你值得么?

哗,我泪流满面,这次我是真的被你感动了,陈佩思,我以为你成绩好,你善良,却没想到你敏感而细腻的那淌清泉。我痴呆了,又是一时不知所谓,很累很累。谢谢你告诉我你的心思,谢谢你对我的帮助,我谢谢你!这些话咽在嘴里,我却似被哽了似的无法说出。

自那之后我们又成为了好朋友,两个关系深切的朋友。

又是一起认真学习,一起努力看书。自那以后,我明白你的脆弱,你也萌发了我的坚强。

初3,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我分别。

说不清的泪流满面,道不明的不舍之情,只是我们没有。我们依旧那样学习,那样生活。最后离别的时候你送我了一本书,我执。

这本书是梁文道因为有你,所以我被这世界感化。—题记

那年初1,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走向朋友的世界。。

不记得小学毕业我与同学们之间是怎样一种难以割舍、惆怅的心情了,只记得在之后我踏入新的学校时那种以及之后认识到的知心的你:

带着兴奋的心情我走进了教室,那个初1、3班的教室:

大家都在座位上闲坐着,有聊天的,有玩笑的,有嬉戏的,一张张陌生的脸,一个个陌生的人,还有一个初来的我。瑟瑟的坐在板凳上,不知所谓。

时间飞快的过去,直到老师叫我们互相介绍,于是讲台上便上去又下来一个又一个的人,直到到你。

你穿着素色的衣装,一脸充满希望的样子走上台去然后说:大家好,我叫陈佩思。我很喜欢一句话“上帝为了关闭了一个门,他也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然后台上掌声四起,你骄傲的走下台去。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你。一个叫陈佩思的女孩儿,一个自信的并且美丽的女生。

不知是怎样的机缘巧合,我竟认识了你,并且成为了朋友,并且每天一起玩耍,一起上学。

你告诉我,你喜欢诗歌,觉得诗歌就像是开在彼岸的一朵花,美丽而遥远,但是清新动人。你说泰戈尔的诗歌很舒服,那是一种抒发心情的歌的表达,其中夹杂着爱情,友情,心情以及亲情。你说你还喜欢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一句特别舒服,是闲适的心以宁静来表达。你还说,你喜欢写诗,很美丽,没有杂质,即使岁月流逝,即使世界都变得黑暗,诗歌也不会因此而被污秽染指,因为那是世上最纯净的自来水。

我说哦,你点头微笑,不灿烂却很感染人的微笑。于是我记住了,你喜欢诗歌。

然后你又问我,你喜欢什么?我说我喜欢作文,我若有所思的点头,然后对你说:我喜欢作文,我要写出心情的作文来,由性而发,随心而记,要能够感动人,也要把我们所折服。

你拍拍我的肩膀说,我们一起努力吧。我说恩,然后我们一起大笑。

那年初2,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教会我坚强,也让我看到你的脆弱。

初2,不管是我,还是你,还是我们周围的朋友、同学们都踏上青春期了,这意味着我们开始成熟,同时也可能意味着我们将走向朦胧的情感世界里去。

初2,我生气勃发,以亭亭玉立的角色进入到同学们面前。于是有一个男生对我报有了好感,于是我们便走入类似于爱情而又不是爱情的爱情里去了。每天我和他促膝而谈,每天我们一起努力学习,每天每天,同学们看着我们的爱情散漫在棉花糖似的甜蜜之中。而我,却和你疏远。

有一次,我从厕所出来和他挽着手恰好碰见了你,你看着我,眼睛里透露着一些真挚的情感,是担忧?亦或是失望?可惜我不明白,于是便和他去到教室里去了。

后来,我和他分手,我很难过很难过,开始变得不爱学习,也开始变得与周围人陌生起来。可是你却没有放弃我,你来帮我补习功课、复习资料、也借给我温暖的童话看。直到那天,我才真正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日渐的萎靡你再也看不下去,于是你对我说,你要坚强,你知道吗?爱情它不算什么,不过是一种游戏,体慰我们青春期朦胧心灵,萌动感情的游戏。它不能左右我们生活,也不能使它变得更加美好。

我冷淡的说,哦。

本以为你会生气的离去,因为在我看来,你是那么的高傲,那么的纯净。可惜你没有,你哭了,眼泪顺延着俊美的脸庞溢下,形成一条流线。你大声对我咆哮着,你以为你算什么,失去爱情就有那么痛苦吗?还不如我呢?我一个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上学,没有父母,没有哥哥姐姐,没有熟知的的朋友,只有我孤单无依的外婆和你这么一个算得上知心的朋友。可是你呢?你却这么对我,不好好珍惜我们彼此之间的这份友谊,却去怀念和感伤那一段不太真切也不会成为美好结局的爱情,你值得么?

哗,我泪流满面,这次我是真的被你感动了,陈佩思,我以为你成绩好,你善良,却没想到你敏感而细腻的那淌清泉。我痴呆了,又是一时不知所谓,很累很累。谢谢你告诉我你的心思,谢谢你对我的帮助,我谢谢你!这些话咽在嘴里,我却似被哽了似的无法说出。

自那之后我们又成为了好朋友,两个关系深切的朋友。

又是一起认真学习,一起努力看书。自那以后,我明白你的脆弱,你也萌发了我的坚强。

初3,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我分别。

说不清的泪流满面,道不明的不舍之情,只是我们没有。我们依旧那样学习,那样生活。最后离别的时候你送我了一本书,我执。

这本书是梁文道因为有你,所以我被这世界感化。—题记

那年初1,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走向朋友的世界。。

不记得小学毕业我与同学们之间是怎样一种难以割舍、惆怅的心情了,只记得在之后我踏入新的学校时那种以及之后认识到的知心的你:

带着兴奋的心情我走进了教室,那个初1、3班的教室:

大家都在座位上闲坐着,有聊天的,有玩笑的,有嬉戏的,一张张陌生的脸,一个个陌生的人,还有一个初来的我。瑟瑟的坐在板凳上,不知所谓。

时间飞快的过去,直到老师叫我们互相介绍,于是讲台上便上去又下来一个又一个的人,直到到你。

你穿着素色的衣装,一脸充满希望的样子走上台去然后说:大家好,我叫陈佩思。我很喜欢一句话“上帝为了关闭了一个门,他也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然后台上掌声四起,你骄傲的走下台去。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你。一个叫陈佩思的女孩儿,一个自信的并且美丽的女生。

不知是怎样的机缘巧合,我竟认识了你,并且成为了朋友,并且每天一起玩耍,一起上学。

你告诉我,你喜欢诗歌,觉得诗歌就像是开在彼岸的一朵花,美丽而遥远,但是清新动人。你说泰戈尔的诗歌很舒服,那是一种抒发心情的歌的表达,其中夹杂着爱情,友情,心情以及亲情。你说你还喜欢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一句特别舒服,是闲适的心以宁静来表达。你还说,你喜欢写诗,很美丽,没有杂质,即使岁月流逝,即使世界都变得黑暗,诗歌也不会因此而被污秽染指,因为那是世上最纯净的自来水。

我说哦,你点头微笑,不灿烂却很感染人的微笑。于是我记住了,你喜欢诗歌。

然后你又问我,你喜欢什么?我说我喜欢作文,我若有所思的点头,然后对你说:我喜欢作文,我要写出心情的作文来,由性而发,随心而记,要能够感动人,也要把我们所折服。

你拍拍我的肩膀说,我们一起努力吧。我说恩,然后我们一起大笑。

那年初2,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教会我坚强,也让我看到你的脆弱。

初2,不管是我,还是你,还是我们周围的朋友、同学们都踏上青春期了,这意味着我们开始成熟,同时也可能意味着我们将走向朦胧的情感世界里去。

初2,我生气勃发,以亭亭玉立的角色进入到同学们面前。于是有一个男生对我报有了好感,于是我们便走入类似于爱情而又不是爱情的爱情里去了。每天我和他促膝而谈,每天我们一起努力学习,每天每天,同学们看着我们的爱情散漫在棉花糖似的甜蜜之中。而我,却和你疏远。

有一次,我从厕所出来和他挽着手恰好碰见了你,你看着我,眼睛里透露着一些真挚的情感,是担忧?亦或是失望?可惜我不明白,于是便和他去到教室里去了。

后来,我和他分手,我很难过很难过,开始变得不爱学习,也开始变得与周围人陌生起来。可是你却没有放弃我,你来帮我补习功课、复习资料、也借给我温暖的童话看。直到那天,我才真正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日渐的萎靡你再也看不下去,于是你对我说,你要坚强,你知道吗?爱情它不算什么,不过是一种游戏,体慰我们青春期朦胧心灵,萌动感情的游戏。它不能左右我们生活,也不能使它变得更加美好。

我冷淡的说,哦。

本以为你会生气的离去,因为在我看来,你是那么的高傲,那么的纯净。可惜你没有,你哭了,眼泪顺延着俊美的脸庞溢下,形成一条流线。你大声对我咆哮着,你以为你算什么,失去爱情就有那么痛苦吗?还不如我呢?我一个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上学,没有父母,没有哥哥姐姐,没有熟知的的朋友,只有我孤单无依的外婆和你这么一个算得上知心的朋友。可是你呢?你却这么对我,不好好珍惜我们彼此之间的这份友谊,却去怀念和感伤那一段不太真切也不会成为美好结局的爱情,你值得么?

哗,我泪流满面,这次我是真的被你感动了,陈佩思,我以为你成绩好,你善良,却没想到你敏感而细腻的那淌清泉。我痴呆了,又是一时不知所谓,很累很累。谢谢你告诉我你的心思,谢谢你对我的帮助,我谢谢你!这些话咽在嘴里,我却似被哽了似的无法说出。

自那之后我们又成为了好朋友,两个关系深切的朋友。

又是一起认真学习,一起努力看书。自那以后,我明白你的脆弱,你也萌发了我的坚强。

初3,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我分别。

说不清的泪流满面,道不明的不舍之情,只是我们没有。我们依旧那样学习,那样生活。最后离别的时候你送我了一本书,我执。

这本书是梁文道因为有你,所以我被这世界感化。—题记

那年初1,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走向朋友的世界。。

不记得小学毕业我与同学们之间是怎样一种难以割舍、惆怅的心情了,只记得在之后我踏入新的学校时那种以及之后认识到的知心的你:

带着兴奋的心情我走进了教室,那个初1、3班的教室:

大家都在座位上闲坐着,有聊天的,有玩笑的,有嬉戏的,一张张陌生的脸,一个个陌生的人,还有一个初来的我。瑟瑟的坐在板凳上,不知所谓。

时间飞快的过去,直到老师叫我们互相介绍,于是讲台上便上去又下来一个又一个的人,直到到你。

你穿着素色的衣装,一脸充满希望的样子走上台去然后说:大家好,我叫陈佩思。我很喜欢一句话“上帝为了关闭了一个门,他也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然后台上掌声四起,你骄傲的走下台去。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你。一个叫陈佩思的女孩儿,一个自信的并且美丽的女生。

不知是怎样的机缘巧合,我竟认识了你,并且成为了朋友,并且每天一起玩耍,一起上学。

你告诉我,你喜欢诗歌,觉得诗歌就像是开在彼岸的一朵花,美丽而遥远,但是清新动人。你说泰戈尔的诗歌很舒服,那是一种抒发心情的歌的表达,其中夹杂着爱情,友情,心情以及亲情。你说你还喜欢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一句特别舒服,是闲适的心以宁静来表达。你还说,你喜欢写诗,很美丽,没有杂质,即使岁月流逝,即使世界都变得黑暗,诗歌也不会因此而被污秽染指,因为那是世上最纯净的自来水。

我说哦,你点头微笑,不灿烂却很感染人的微笑。于是我记住了,你喜欢诗歌。

然后你又问我,你喜欢什么?我说我喜欢作文,我若有所思的点头,然后对你说:我喜欢作文,我要写出心情的作文来,由性而发,随心而记,要能够感动人,也要把我们所折服。

你拍拍我的肩膀说,我们一起努力吧。我说恩,然后我们一起大笑。

那年初2,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教会我坚强,也让我看到你的脆弱。

初2,不管是我,还是你,还是我们周围的朋友、同学们都踏上青春期了,这意味着我们开始成熟,同时也可能意味着我们将走向朦胧的情感世界里去。

初2,我生气勃发,以亭亭玉立的角色进入到同学们面前。于是有一个男生对我报有了好感,于是我们便走入类似于爱情而又不是爱情的爱情里去了。每天我和他促膝而谈,每天我们一起努力学习,每天每天,同学们看着我们的爱情散漫在棉花糖似的甜蜜之中。而我,却和你疏远。

有一次,我从厕所出来和他挽着手恰好碰见了你,你看着我,眼睛里透露着一些真挚的情感,是担忧?亦或是失望?可惜我不明白,于是便和他去到教室里去了。

后来,我和他分手,我很难过很难过,开始变得不爱学习,也开始变得与周围人陌生起来。可是你却没有放弃我,你来帮我补习功课、复习资料、也借给我温暖的童话看。直到那天,我才真正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日渐的萎靡你再也看不下去,于是你对我说,你要坚强,你知道吗?爱情它不算什么,不过是一种游戏,体慰我们青春期朦胧心灵,萌动感情的游戏。它不能左右我们生活,也不能使它变得更加美好。

我冷淡的说,哦。

本以为你会生气的离去,因为在我看来,你是那么的高傲,那么的纯净。可惜你没有,你哭了,眼泪顺延着俊美的脸庞溢下,形成一条流线。你大声对我咆哮着,你以为你算什么,失去爱情就有那么痛苦吗?还不如我呢?我一个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上学,没有父母,没有哥哥姐姐,没有熟知的的朋友,只有我孤单无依的外婆和你这么一个算得上知心的朋友。可是你呢?你却这么对我,不好好珍惜我们彼此之间的这份友谊,却去怀念和感伤那一段不太真切也不会成为美好结局的爱情,你值得么?

哗,我泪流满面,这次我是真的被你感动了,陈佩思,我以为你成绩好,你善良,却没想到你敏感而细腻的那淌清泉。我痴呆了,又是一时不知所谓,很累很累。谢谢你告诉我你的心思,谢谢你对我的帮助,我谢谢你!这些话咽在嘴里,我却似被哽了似的无法说出。

自那之后我们又成为了好朋友,两个关系深切的朋友。

又是一起认真学习,一起努力看书。自那以后,我明白你的脆弱,你也萌发了我的坚强。

初3,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我分别。

说不清的泪流满面,道不明的不舍之情,只是我们没有。我们依旧那样学习,那样生活。最后离别的时候你送我了一本书,我执。

这本书是梁文道因为有你,所以我被这世界感化。—题记

那年初1,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走向朋友的世界。。

不记得小学毕业我与同学们之间是怎样一种难以割舍、惆怅的心情了,只记得在之后我踏入新的学校时那种以及之后认识到的知心的你:

带着兴奋的心情我走进了教室,那个初1、3班的教室:

大家都在座位上闲坐着,有聊天的,有玩笑的,有嬉戏的,一张张陌生的脸,一个个陌生的人,还有一个初来的我。瑟瑟的坐在板凳上,不知所谓。

时间飞快的过去,直到老师叫我们互相介绍,于是讲台上便上去又下来一个又一个的人,直到到你。

你穿着素色的衣装,一脸充满希望的样子走上台去然后说:大家好,我叫陈佩思。我很喜欢一句话“上帝为了关闭了一个门,他也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然后台上掌声四起,你骄傲的走下台去。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你。一个叫陈佩思的女孩儿,一个自信的并且美丽的女生。

不知是怎样的机缘巧合,我竟认识了你,并且成为了朋友,并且每天一起玩耍,一起上学。

你告诉我,你喜欢诗歌,觉得诗歌就像是开在彼岸的一朵花,美丽而遥远,但是清新动人。你说泰戈尔的诗歌很舒服,那是一种抒发心情的歌的表达,其中夹杂着爱情,友情,心情以及亲情。你说你还喜欢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一句特别舒服,是闲适的心以宁静来表达。你还说,你喜欢写诗,很美丽,没有杂质,即使岁月流逝,即使世界都变得黑暗,诗歌也不会因此而被污秽染指,因为那是世上最纯净的自来水。

我说哦,你点头微笑,不灿烂却很感染人的微笑。于是我记住了,你喜欢诗歌。

然后你又问我,你喜欢什么?我说我喜欢作文,我若有所思的点头,然后对你说:我喜欢作文,我要写出心情的作文来,由性而发,随心而记,要能够感动人,也要把我们所折服。

你拍拍我的肩膀说,我们一起努力吧。我说恩,然后我们一起大笑。

那年初2,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教会我坚强,也让我看到你的脆弱。

初2,不管是我,还是你,还是我们周围的朋友、同学们都踏上青春期了,这意味着我们开始成熟,同时也可能意味着我们将走向朦胧的情感世界里去。

初2,我生气勃发,以亭亭玉立的角色进入到同学们面前。于是有一个男生对我报有了好感,于是我们便走入类似于爱情而又不是爱情的爱情里去了。每天我和他促膝而谈,每天我们一起努力学习,每天每天,同学们看着我们的爱情散漫在棉花糖似的甜蜜之中。而我,却和你疏远。

有一次,我从厕所出来和他挽着手恰好碰见了你,你看着我,眼睛里透露着一些真挚的情感,是担忧?亦或是失望?可惜我不明白,于是便和他去到教室里去了。

后来,我和他分手,我很难过很难过,开始变得不爱学习,也开始变得与周围人陌生起来。可是你却没有放弃我,你来帮我补习功课、复习资料、也借给我温暖的童话看。直到那天,我才真正知道你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日渐的萎靡你再也看不下去,于是你对我说,你要坚强,你知道吗?爱情它不算什么,不过是一种游戏,体慰我们青春期朦胧心灵,萌动感情的游戏。它不能左右我们生活,也不能使它变得更加美好。

我冷淡的说,哦。

本以为你会生气的离去,因为在我看来,你是那么的高傲,那么的纯净。可惜你没有,你哭了,眼泪顺延着俊美的脸庞溢下,形成一条流线。你大声对我咆哮着,你以为你算什么,失去爱情就有那么痛苦吗?还不如我呢?我一个人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上学,没有父母,没有哥哥姐姐,没有熟知的的朋友,只有我孤单无依的外婆和你这么一个算得上知心的朋友。可是你呢?你却这么对我,不好好珍惜我们彼此之间的这份友谊,却去怀念和感伤那一段不太真切也不会成为美好结局的爱情,你值得么?

哗,我泪流满面,这次我是真的被你感动了,陈佩思,我以为你成绩好,你善良,却没想到你敏感而细腻的那淌清泉。我痴呆了,又是一时不知所谓,很累很累。谢谢你告诉我你的心思,谢谢你对我的帮助,我谢谢你!这些话咽在嘴里,我却似被哽了似的无法说出。

自那之后我们又成为了好朋友,两个关系深切的朋友。

又是一起认真学习,一起努力看书。自那以后,我明白你的脆弱,你也萌发了我的坚强。

初3,我们踏上初中的旅程,你我分别。

说不清的泪流满面,道不明的不舍之情,只是我们没有。我们依旧那样学习,那样生活。最后离别的时候你送我了一本书,我执。

这本书是梁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