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与知识800作文(共十篇)

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

——巴尔扎克

如果真如巴尔扎克说: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那么《白鹿原》将是九十年代前后的中国的一部秘史。它所揭示的不仅仅是白鹿原上的人的冥冥造化,更是对当时国家的命运的一种揣摩。换句话说就是,白鹿原的命运走向就是国家的命运之途。

白、鹿两姓是白鹿原上财富与权力的拥有者和演绎者。传统的封闭的封建习俗已将原上的人们变成了其制度的卫道士,沉默寡言的白嘉轩便是最好的佐证;然而从他冷静中透出的睿智却深得读者的赞赏。喜欢官场生活的鹿子霖更是难得的典型人物,直到最后想远离官场的时候却无奈的陷入官场的时候。他才领悟到生活的哲理:钱再多家产再厚势威再大,没有人都是空的。有人才有盼头,人多才热热闹闹;我能受狱牢之苦,可受不了自家屋院里的孤清。

是一个吓人的咒语给白鹿原的人民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毁灭性灾难,还是一道严实的封建隔墙将白鹿原的人民带向死亡?愚昧的他们也只能是在年馑面前乞求,在瘟疫面前拜神求鬼;直到鹿子霖洒石灰灭菌防瘟疫的时候,他们仍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修塔镇妖的封建行为,也只能是造成人吃人的恶果,幸亏一场大雪救活了他们。

当革命的焰火在这里开始蔓延的时候,无知而显得特别聪慧的他们,却分不清什么样的政权才能主宰当时国家的命运。直到有了新一代的青年知识分子,如鹿兆鹏、白孝文、鹿兆海、白孝武、鹿兆谦(黑娃)、白灵灵等;他们冲破世俗观念,踏上新时代的步伐抗日救国。除了白孝武接替大哥的任务继续为封建制度服务以外,他们无一不是白鹿原命运的延伸和创新;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瞬,哪怕代表着的是牺牲,他们也愿意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写白鹿原的命运,去冲破封建观念的高墙,去创造一个如同回到那和谐而殷实的新时代的白鹿原。

咒语还是经不住革命的烈火的赤烧,也只有在前进的时代潮流中,才可以把握住白鹿原的命运。

道德、能力与知识

我记得罗曼.罗兰说过:没有伟大的品格,就没有伟大的人,甚至也没有伟大的艺术家,伟大的行动者。

是啊,人就好像是一棵树,道德是根,能力是树干、知识是枝叶。我们要以道德为本;运用自己的知识和才华,施展我们的能力;才能够让我们的生命之树枝繁叶茂。

我们从小学起就开设的思想品德课,那么思想品德是什么?思想品德是意识行为方面的.也是政治道德方面的。思想品德教育的实质是将一定社会的思想道德转化为受教育者个体的思想道德。

道德是我们每个人做人的基础,你拥有良好道德意识,便拥有了无价的道德财富;能力是将知识加以运用出来的一种表现;知识是我们的精神食粮,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让我们在人生中获得真理。

一棵树最怕什么,就是怕树的根腐朽,即使它的枝干有多么高大枝叶有多么的繁茂,也逃脱不了悲催的命运。

前不久的瘦肉精事件,相信大家还铭记于心。与瘦肉精事件有关被告人都一一受到了法律的制裁:第一被告人刘襄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奚中杰获无期徒刑;肖兵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陈玉伟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刘鸿林被判处有期徒刑9年。我们有谁能说,他们这些被告人没有能力,没有知识吗?如果他们没有,那么怎么会有昨日的成功业绩,昨日成为老板的事实。他们不是没有能力、不是没有知识,而是没有作为人的基础:道德。郭沫若说过:一个人最伤心的事情无过于良心的死灭。我想那些制作瘦肉精的人已经良心泯灭了,他们用自己学到的知识和全部的生活方式决定了他们的未来。

没有良好的道德,即使你以前很成功,没有人可以为你担保,你以后也会一样的成功。然而,拥有良好的道德,是每一个人成功的基础。

一棵树,只要根基好,不腐朽,那么不管他是小树还是大树,都能为社会、为人民做出奉献。

吕家科,76岁,1992年4月离休,离休前为生活福利部党总支书记,离休18年来,他离而不休,担任离休党支部书记,热心为老干部和周围群众服务,不计报酬,发挥余热,奉献企业和社会,辛勤耕耘,晚霞生辉。这是一位道德品质高尚的人,即使退休后仍然乐于付出不求回报是他良好道德的表现。

2011年5月初,从南昌市兴隆巷传出消息:18岁的彭非非被保送上清华大学了!一时间兴隆巷沸腾了。彭非非3岁时,父亲因贩毒被判处无期徒刑,母亲也因贩毒被强制戒毒。父亲将小非非托付给60多岁的邻居余玉女抚养。15年来,这一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祖孙俩,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终于苦尽甘来……我们不难想象,这是怎样一位奶奶,如果没有她良好道德,去抚养彭非非,照顾她,培养他,彭非非或许已经成为了流浪儿。余奶奶用道德、良心培育了彭非非,彭非非用人性中最深沉的爱唤醒父母的不归之路。我祝愿彭非非一家早日团圆,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大树有大树的用途,小树有小树的用途,只要不是根基腐朽的树,那么我们就可以发挥我们的价值,做有意义的事情。一棵大树是由坚韧的根系、高大的树干、繁茂的枝叶组成;一棵小树虽然没有高大的树干、繁茂的枝叶,但是他有坚韧的根系,在风风雨雨中不会动摇。一个大有作为的人、成功的人,必定会具备良好的道德品质、坚实的能力与丰富的知识,他就可以成为有益于人民的人。

让我们做一棵好树,以良好的道德为根基,丰富的知识为前提,坚实的能力为支柱,去创造美好的明天,奉献于社会!

命运

“我们唱着东方红,当家做主站起来;我们讲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继往开来的领路人,带领我们走进那新时代,高举旗帜,开创未来……”《走进新时代》这首经典老歌正在广播中播放着……

——题记

当我们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学习着各方面的知识时,当我们走在繁华的街市时,当我们赖在父母温暖、柔软的怀抱时,可曾想过抗日或解放时期的人们?那时的人们,因为战争,有多少没有了家?有多少妻离子散?那时的人们,食不饱,力不足,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到后来,人们为了救国,便开始了反抗。那时,又有多少人抛头颅、洒热血,不顾一切地与敌人对抗,才换来民族的解放、幸福的生活?

自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抓住历史机遇,实行改革开放,集中精力进行经济建设,中国人民富了起来,国加强了起来,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取了举世瞩目的成就;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综合能力大幅度跃升,人民得到的实惠越来越多,我国社会长期保持安定团结、政通人和,国际影响显著扩大,民族凝聚力极大增强,社会主义制度显示了强大的生命力……

斗转星移,花开花落,共和国走过了半个多世纪,建设美好祖国的重任将落在我们年轻一代的肩上。作为国家的好公民、社会的好成员,我们有义务、有责任承担起这个光荣而艰巨的重任,因此,我们应该从现在开始,努力学习科学文化知识,要敢于质疑,敢于向传统挑战、向权威挑战,树立“敢为人先”的精神 ;积极参加社会实践活动,善于思考,大胆想象;提高观察能力和创造性思维,把创新热情与科学态度结合起来,努力做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

少年们,祖国的未来把握在我们手中,让我们为了明天的美好,奋斗吧!!!

命运交响曲

“知识改变命运,命运成就未来。”的确如此,现在这个时代不读书就没知识,没知识在社会上就难以立足。特别是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现在这个年纪不读书又没文化出去能干吗?奋斗才能改变命运,不奋斗的人生何以生存,要勇于向命运发出挑战。

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都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而决定命运的是自己的思维和行动。在高中这个阶段是最为重要的。高中这个持久战是需要时间去战斗的。命运之门是为有准备的人而开的,而我们绝不能向命运妥协,绝不能因为日子的艰苦而放弃。因为不参加高考的人生是残缺的人生,所以我们不要把命运神秘化了。

征服命运的往往是那些不甘等待机会恩赐的人,因此我们要抓住机会,不要一次次的错过。而命运并非机遇,而是一种选择,我们不该期待命运的安排,必须凭自己的努力创造命运。有许多事情都是由我们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因而改变命运。当然命运也是个怪物,愿意的人 ,命运领着走,不愿意的人,命运拖着走,然而却忽略了和命运结伴同行。

自己的命运本应由自己创造,有人认为这世界不公平,每个人从来到这个世界直至离去,命运对他都不公平,凭什么别人一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的小皇帝、小公主,而自己却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其实命运对任何人都所谓的利益与害处之分。它只供给我们利与害的原料和种子,任那比它还强的灵魂随意变转和应用,因为灵魂才是自己幸与不幸的唯一主宰。

命运变化如同月亮的阴晴圆缺,无损智者大雅。确实如此,人的命运就是这样。例如我们在学校违反了校规,没有被发现那是你幸运,然而被发现了那才是你的命运。或者说在你踏入社会以后找工作时或许就因为你哪个小细节没做好就被炒鱿鱼了,这才是你的命运。

命运不仅仅是抓住机会才能改变命运, 然而习惯也可以改变命运,习惯不仅是生活中的一个小细节,还可以是原则和态度。只要认定了就去做,这样形成习惯也可以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所谓“习惯改变命运,习惯铸就未来。”

这就是命运

命运·司马徽

你若真到了那时,还会停下来吗?

呵,又有谁能知道呢,或许吧,或许......

夏日对他这久不出茅庐的农夫,刹是太过炎热了,司马徽嗅了嗅这一池莲香,稍稍闭上眼,摇头,捏须。

“孔明,你还是睡去吧,我亦是要与你拜别了。”他游步在园中,将孔明身旁的青竹拨开,一束光芒,恰恰落在冷白色的伦巾。

“恩师要走了?”他似怕了阳光,自觉地向身旁挪挪,懒洋洋的卧在池旁,衣襟大开,不羁的样子让人不由陶醉其中。

“既是我不走...”司马徽拍拍浅青下摆,捂额“你也未必会留我吧。”

“何出此言呢......”孔明飒然一笑,伸臂,仰头,自在清凉的面孔不由让司马徽释然。

“你还是那般可恶,明明是卧龙,却还如同你儿时一般......”司马徽愤然,似是想要发作,然而,他的目光,却是如父亲般的温馨,怜意。

“是吗?”孔明扭过头去,缓缓,韵律的呼吸,凝固的身心,将他,与这幽静融为一体。

一阵风吹过,湖中,涟漪,波动着落下的叶,有风,亦是无风,有动,亦是无动......

万物,皆寂。

“今,诸子学已有三年,莫是习百家之书,成宇宙之志,时之尽之,而勤修者定有所成,固......”司马徽难得一脸堆笑,席首,点香薰礼,似是有喜,若此的大悦,座下的学生已长年不见了。

“固为师尽职尽责,无分冬夏而监习,今有一试”他突阴沉下脸“考不好就不要说乃是我水镜教出来的!”

全场撼然,霎时,本是高兴气氛散尽,又平添了几丝恐怖,即是清甜的薰香,气味也变得诡异。

司马徽摇了摇头,叹息“老了,果是老了,就连教出的学生也都是这帮......”

“所以说,考试的题目呢??”众座,一声文诺的喝,将司马徽思想拉回现实,那人,便是孔明。

“哦,哦......”司马徽如何也未想到,此时,那个最放荡的少年,竟尚是冷静。

“哦哦是何意?”孔明疾问,后,轻蔑的笑,令司马徽心热大沸“老师恐是怕住了吧,若是出的题太过简单.......”

“哼,休得放肆!”司马徽拍案大斥“为师出的题,乃是谋略。”

“噢?是吗,终是有点意思了。”

莫非他一直以为老夫课没任何意思?!这孩子......

他未有愤怒,乃是一个大贤的他,懂得如何去知识人才,他常常夜观天象,发现,有不世龙,在这世间愈发成长,他希望能够寻到,游遍世间,恍惚已历过万人志士,却,没有一个人能够令他欣悦。

难道其实那龙就在我身边...而我,却一直忽视了脚下.....

不......

他笑着摇了摇头,何时才能不在妄想?还是斩断那迷惑的思绪吧,继续踏上旅途。

“为师的题是”司马徽傲然昂首“若是谁能离开此室,便是合格,然,必须得到为师允许!”

又是一片寂静,此时,就连孔明也默然了,不再说话。

毕竟,他终究不是龙。

看着低头不语的少年,他再一次叹息了,既是那孩子是个天才,然,人最终仍旧是人,永远不会成为龙。

“看来,没有人能合格了”他悲哀的声音仿佛呻吟,在那喉咙深处,低沉,寂寞,强压着悲痛的心,沉重的跳动“那,为师只好......”

“喂,”孔明面色难堪的抬起头“臭老头,把话说清楚。”

“.....”他吃惊的望着少年,面色煞白“你叫我什么?”

孔明却未在意他的惊蓦,任自的说着“你是说必须得到你的允许离开此室,方为合格没错吧?”

“是,是有如何?!”

“这样的话...”孔明拿起桌上的砚台,奋力砸去。

那砚台落在司马徽桌上,打翻了香炉,砚中的墨水,撒了老人一脸。

老人从未遇过如此的学生,猛地呆住。

似有了半刻,司马徽终于暴躁“快,快,把这个竖子给我拉出去!!”

庞统徐庶瞬间闪出,拉着大骂不止的孔明,出了教室。

老人的心刹那萎缩成了一团,仿佛一生的沧桑,此时,又经历了一遍“我水镜教了一辈子的圣贤书,竟然会教出这种东西......”他扭曲的面容,纵横泪下。

“还请恩师恕罪!”刚刚被拖出孔明,竟跑回堂内,不知从何处拿来的柳条,跪在地下。

“你你个小混蛋,气的老夫还不过吗!”

“恩师误会了...”少年低声啜泣。

“什么误会!你都敢如此对待老夫......”

“不孝徒只是在完成恩师所不下的测试,想来也是过分,还请恩师用此惩罚!”孔明高高举起那手中的柳条,深深将头埋下。

你若真到了那时,还会停下来吗?

呵,又有谁能知道呢,或许吧,或许......

夏日对他这久不出茅庐的农夫,刹是太过炎热了,司马徽嗅了嗅这一池莲香,稍稍闭上眼,摇头,捏须。

“孔明,你还是睡去吧,我亦是要与你拜别了。”他游步在园中,将孔明身旁的青竹拨开,一束光芒,恰恰落在冷白色的伦巾。

“恩师要走了?”他似怕了阳光,自觉地向身旁挪挪,懒洋洋的卧在池旁,衣襟大开,不羁的样子让人不由陶醉其中。

“既是我不走...”司马徽拍拍浅青下摆,捂额“你也未必会留我吧。”

“何出此言呢......”孔明飒然一笑,伸臂,仰头,自在清凉的面孔不由让司马徽释然。

“你还是那般可恶,明明是卧龙,却还如同你儿时一般......”司马徽愤然,似是想要发作,然而,他的目光,却是如父亲般的温馨,怜意。

“是吗?”孔明扭过头去,缓缓,韵律的呼吸,凝固的身心,将他,与这幽静融为一体。

一阵风吹过,湖中,涟漪,波动着落下的叶,有风,亦是无风,有动,亦是无动......

万物,皆寂。

“今,诸子学已有三年,莫是习百家之书,成宇宙之志,时之尽之,而勤修者定有所成,固......”司马徽难得一脸堆笑,席首,点香薰礼,似是有喜,若此的大悦,座下的学生已长年不见了。

“固为师尽职尽责,无分冬夏而监习,今有一试”他突阴沉下脸“考不好就不要说乃是我水镜教出来的!”

全场撼然,霎时,本是高兴气氛散尽,又平添了几丝恐怖,即是清甜的薰香,气味也变得诡异。

司马徽摇了摇头,叹息“老了,果是老了,就连教出的学生也都是这帮......”

“所以说,考试的题目呢??”众座,一声文诺的喝,将司马徽思想拉回现实,那人,便是孔明。

“哦,哦......”司马徽如何也未想到,此时,那个最放荡的少年,竟尚是冷静。

“哦哦是何意?”孔明疾问,后,轻蔑的笑,令司马徽心热大沸“老师恐是怕住了吧,若是出的题太过简单.......”

“哼,休得放肆!”司马徽拍案大斥“为师出的题,乃是谋略。”

“噢?是吗,终是有点意思了。”

莫非他一直以为老夫课没任何意思?!这孩子......

他未有愤怒,乃是一个大贤的他,懂得如何去知识人才,他常常夜观天象,发现,有不世龙,在这世间愈发成长,他希望能够寻到,游遍世间,恍惚已历过万人志士,却,没有一个人能够令他欣悦。

难道其实那龙就在我身边...而我,却一直忽视了脚下.....

不......

他笑着摇了摇头,何时才能不在妄想?还是斩断那迷惑的思绪吧,继续踏上旅途。

“为师的题是”司马徽傲然昂首“若是谁能离开此室,便是合格,然,必须得到为师允许!”

又是一片寂静,此时,就连孔明也默然了,不再说话。

毕竟,他终究不是龙。

看着低头不语的少年,他再一次叹息了,既是那孩子是个天才,然,人最终仍旧是人,永远不会成为龙。

“看来,没有人能合格了”他悲哀的声音仿佛呻吟,在那喉咙深处,低沉,寂寞,强压着悲痛的心,沉重的跳动“那,为师只好......”

“喂,”孔明面色难堪的抬起头“臭老头,把话说清楚。”

“.....”他吃惊的望着少年,面色煞白“你叫我什么?”

孔明却未在意他的惊蓦,任自的说着“你是说必须得到你的允许离开此室,方为合格没错吧?”

“是,是有如何?!”

“这样的话...”孔明拿起桌上的砚台,奋力砸去。

那砚台落在司马徽桌上,打翻了香炉,砚中的墨水,撒了老人一脸。

老人从未遇过如此的学生,猛地呆住。

似有了半刻,司马徽终于暴躁“快,快,把这个竖子给我拉出去!!”

庞统徐庶瞬间闪出,拉着大骂不止的孔明,出了教室。

老人的心刹那萎缩成了一团,仿佛一生的沧桑,此时,又经历了一遍“我水镜教了一辈子的圣贤书,竟然会教出这种东西......”他扭曲的面容,纵横泪下。

“还请恩师恕罪!”刚刚被拖出孔明,竟跑回堂内,不知从何处拿来的柳条,跪在地下。

“你你个小混蛋,气的老夫还不过吗!”

“恩师误会了...”少年低声啜泣。

“什么误会!你都敢如此对待老夫......”

“不孝徒只是在完成恩师所不下的测试,想来也是过分,还请恩师用此惩罚!”孔明高高举起那手中的柳条,深深将头埋下。

你若真到了那时,还会停下来吗?

呵,又有谁能知道呢,或许吧,或许......

夏日对他这久不出茅庐的农夫,刹是太过炎热了,司马徽嗅了嗅这一池莲香,稍稍闭上眼,摇头,捏须。

“孔明,你还是睡去吧,我亦是要与你拜别了。”他游步在园中,将孔明身旁的青竹拨开,一束光芒,恰恰落在冷白色的伦巾。

“恩师要走了?”他似怕了阳光,自觉地向身旁挪挪,懒洋洋的卧在池旁,衣襟大开,不羁的样子让人不由陶醉其中。

“既是我不走...”司马徽拍拍浅青下摆,捂额“你也未必会留我吧。”

“何出此言呢......”孔明飒然一笑,伸臂,仰头,自在清凉的面孔不由让司马徽释然。

“你还是那般可恶,明明是卧龙,却还如同你儿时一般......”司马徽愤然,似是想要发作,然而,他的目光,却是如父亲般的温馨,怜意。

“是吗?”孔明扭过头去,缓缓,韵律的呼吸,凝固的身心,将他,与这幽静融为一体。

一阵风吹过,湖中,涟漪,波动着落下的叶,有风,亦是无风,有动,亦是无动......

万物,皆寂。

“今,诸子学已有三年,莫是习百家之书,成宇宙之志,时之尽之,而勤修者定有所成,固......”司马徽难得一脸堆笑,席首,点香薰礼,似是有喜,若此的大悦,座下的学生已长年不见了。

“固为师尽职尽责,无分冬夏而监习,今有一试”他突阴沉下脸“考不好就不要说乃是我水镜教出来的!”

全场撼然,霎时,本是高兴气氛散尽,又平添了几丝恐怖,即是清甜的薰香,气味也变得诡异。

司马徽摇了摇头,叹息“老了,果是老了,就连教出的学生也都是这帮......”

“所以说,考试的题目呢??”众座,一声文诺的喝,将司马徽思想拉回现实,那人,便是孔明。

“哦,哦......”司马徽如何也未想到,此时,那个最放荡的少年,竟尚是冷静。

“哦哦是何意?”孔明疾问,后,轻蔑的笑,令司马徽心热大沸“老师恐是怕住了吧,若是出的题太过简单.......”

“哼,休得放肆!”司马徽拍案大斥“为师出的题,乃是谋略。”

“噢?是吗,终是有点意思了。”

莫非他一直以为老夫课没任何意思?!这孩子......

他未有愤怒,乃是一个大贤的他,懂得如何去知识人才,他常常夜观天象,发现,有不世龙,在这世间愈发成长,他希望能够寻到,游遍世间,恍惚已历过万人志士,却,没有一个人能够令他欣悦。

难道其实那龙就在我身边...而我,却一直忽视了脚下.....

不......

他笑着摇了摇头,何时才能不在妄想?还是斩断那迷惑的思绪吧,继续踏上旅途。

“为师的题是”司马徽傲然昂首“若是谁能离开此室,便是合格,然,必须得到为师允许!”

又是一片寂静,此时,就连孔明也默然了,不再说话。

毕竟,他终究不是龙。

看着低头不语的少年,他再一次叹息了,既是那孩子是个天才,然,人最终仍旧是人,永远不会成为龙。

“看来,没有人能合格了”他悲哀的声音仿佛呻吟,在那喉咙深处,低沉,寂寞,强压着悲痛的心,沉重的跳动“那,为师只好......”

“喂,”孔明面色难堪的抬起头“臭老头,把话说清楚。”

“.....”他吃惊的望着少年,面色煞白“你叫我什么?”

孔明却未在意他的惊蓦,任自的说着“你是说必须得到你的允许离开此室,方为合格没错吧?”

“是,是有如何?!”

“这样的话...”孔明拿起桌上的砚台,奋力砸去。

那砚台落在司马徽桌上,打翻了香炉,砚中的墨水,撒了老人一脸。

老人从未遇过如此的学生,猛地呆住。

似有了半刻,司马徽终于暴躁“快,快,把这个竖子给我拉出去!!”

庞统徐庶瞬间闪出,拉着大骂不止的孔明,出了教室。

老人的心刹那萎缩成了一团,仿佛一生的沧桑,此时,又经历了一遍“我水镜教了一辈子的圣贤书,竟然会教出这种东西......”他扭曲的面容,纵横泪下。

“还请恩师恕罪!”刚刚被拖出孔明,竟跑回堂内,不知从何处拿来的柳条,跪在地下。

“你你个小混蛋,气的老夫还不过吗!”

“恩师误会了...”少年低声啜泣。

“什么误会!你都敢如此对待老夫......”

“不孝徒只是在完成恩师所不下的测试,想来也是过分,还请恩师用此惩罚!”孔明高高举起那手中的柳条,深深将头埋下。

你若真到了那时,还会停下来吗?

呵,又有谁能知道呢,或许吧,或许......

夏日对他这久不出茅庐的农夫,刹是太过炎热了,司马徽嗅了嗅这一池莲香,稍稍闭上眼,摇头,捏须。

“孔明,你还是睡去吧,我亦是要与你拜别了。”他游步在园中,将孔明身旁的青竹拨开,一束光芒,恰恰落在冷白色的伦巾。

“恩师要走了?”他似怕了阳光,自觉地向身旁挪挪,懒洋洋的卧在池旁,衣襟大开,不羁的样子让人不由陶醉其中。

“既是我不走...”司马徽拍拍浅青下摆,捂额“你也未必会留我吧。”

“何出此言呢......”孔明飒然一笑,伸臂,仰头,自在清凉的面孔不由让司马徽释然。

“你还是那般可恶,明明是卧龙,却还如同你儿时一般......”司马徽愤然,似是想要发作,然而,他的目光,却是如父亲般的温馨,怜意。

“是吗?”孔明扭过头去,缓缓,韵律的呼吸,凝固的身心,将他,与这幽静融为一体。

一阵风吹过,湖中,涟漪,波动着落下的叶,有风,亦是无风,有动,亦是无动......

万物,皆寂。

“今,诸子学已有三年,莫是习百家之书,成宇宙之志,时之尽之,而勤修者定有所成,固......”司马徽难得一脸堆笑,席首,点香薰礼,似是有喜,若此的大悦,座下的学生已长年不见了。

“固为师尽职尽责,无分冬夏而监习,今有一试”他突阴沉下脸“考不好就不要说乃是我水镜教出来的!”

全场撼然,霎时,本是高兴气氛散尽,又平添了几丝恐怖,即是清甜的薰香,气味也变得诡异。

司马徽摇了摇头,叹息“老了,果是老了,就连教出的学生也都是这帮......”

“所以说,考试的题目呢??”众座,一声文诺的喝,将司马徽思想拉回现实,那人,便是孔明。

“哦,哦......”司马徽如何也未想到,此时,那个最放荡的少年,竟尚是冷静。

“哦哦是何意?”孔明疾问,后,轻蔑的笑,令司马徽心热大沸“老师恐是怕住了吧,若是出的题太过简单.......”

“哼,休得放肆!”司马徽拍案大斥“为师出的题,乃是谋略。”

“噢?是吗,终是有点意思了。”

莫非他一直以为老夫课没任何意思?!这孩子......

他未有愤怒,乃是一个大贤的他,懂得如何去知识人才,他常常夜观天象,发现,有不世龙,在这世间愈发成长,他希望能够寻到,游遍世间,恍惚已历过万人志士,却,没有一个人能够令他欣悦。

难道其实那龙就在我身边...而我,却一直忽视了脚下.....

不......

他笑着摇了摇头,何时才能不在妄想?还是斩断那迷惑的思绪吧,继续踏上旅途。

“为师的题是”司马徽傲然昂首“若是谁能离开此室,便是合格,然,必须得到为师允许!”

又是一片寂静,此时,就连孔明也默然了,不再说话。

毕竟,他终究不是龙。

看着低头不语的少年,他再一次叹息了,既是那孩子是个天才,然,人最终仍旧是人,永远不会成为龙。

“看来,没有人能合格了”他悲哀的声音仿佛呻吟,在那喉咙深处,低沉,寂寞,强压着悲痛的心,沉重的跳动“那,为师只好......”

“喂,”孔明面色难堪的抬起头“臭老头,把话说清楚。”

“.....”他吃惊的望着少年,面色煞白“你叫我什么?”

孔明却未在意他的惊蓦,任自的说着“你是说必须得到你的允许离开此室,方为合格没错吧?”

“是,是有如何?!”

“这样的话...”孔明拿起桌上的砚台,奋力砸去。

那砚台落在司马徽桌上,打翻了香炉,砚中的墨水,撒了老人一脸。

老人从未遇过如此的学生,猛地呆住。

似有了半刻,司马徽终于暴躁“快,快,把这个竖子给我拉出去!!”

庞统徐庶瞬间闪出,拉着大骂不止的孔明,出了教室。

老人的心刹那萎缩成了一团,仿佛一生的沧桑,此时,又经历了一遍“我水镜教了一辈子的圣贤书,竟然会教出这种东西......”他扭曲的面容,纵横泪下。

“还请恩师恕罪!”刚刚被拖出孔明,竟跑回堂内,不知从何处拿来的柳条,跪在地下。

“你你个小混蛋,气的老夫还不过吗!”

“恩师误会了...”少年低声啜泣。

“什么误会!你都敢如此对待老夫......”

“不孝徒只是在完成恩师所不下的测试,想来也是过分,还请恩师用此惩罚!”孔明高高举起那手中的柳条,深深将头埋下。

你若真到了那时,还会停下来吗?

呵,又有谁能知道呢,或许吧,或许......

夏日对他这久不出茅庐的农夫,刹是太过炎热了,司马徽嗅了嗅这一池莲香,稍稍闭上眼,摇头,捏须。

“孔明,你还是睡去吧,我亦是要与你拜别了。”他游步在园中,将孔明身旁的青竹拨开,一束光芒,恰恰落在冷白色的伦巾。

“恩师要走了?”他似怕了阳光,自觉地向身旁挪挪,懒洋洋的卧在池旁,衣襟大开,不羁的样子让人不由陶醉其中。

“既是我不走...”司马徽拍拍浅青下摆,捂额“你也未必会留我吧。”

“何出此言呢......”孔明飒然一笑,伸臂,仰头,自在清凉的面孔不由让司马徽释然。

“你还是那般可恶,明明是卧龙,却还如同你儿时一般......”司马徽愤然,似是想要发作,然而,他的目光,却是如父亲般的温馨,怜意。

“是吗?”孔明扭过头去,缓缓,韵律的呼吸,凝固的身心,将他,与这幽静融为一体。

一阵风吹过,湖中,涟漪,波动着落下的叶,有风,亦是无风,有动,亦是无动......

万物,皆寂。

“今,诸子学已有三年,莫是习百家之书,成宇宙之志,时之尽之,而勤修者定有所成,固......”司马徽难得一脸堆笑,席首,点香薰礼,似是有喜,若此的大悦,座下的学生已长年不见了。

“固为师尽职尽责,无分冬夏而监习,今有一试”他突阴沉下脸“考不好就不要说乃是我水镜教出来的!”

全场撼然,霎时,本是高兴气氛散尽,又平添了几丝恐怖,即是清甜的薰香,气味也变得诡异。

司马徽摇了摇头,叹息“老了,果是老了,就连教出的学生也都是这帮......”

“所以说,考试的题目呢??”众座,一声文诺的喝,将司马徽思想拉回现实,那人,便是孔明。

“哦,哦......”司马徽如何也未想到,此时,那个最放荡的少年,竟尚是冷静。

“哦哦是何意?”孔明疾问,后,轻蔑的笑,令司马徽心热大沸“老师恐是怕住了吧,若是出的题太过简单.......”

“哼,休得放肆!”司马徽拍案大斥“为师出的题,乃是谋略。”

“噢?是吗,终是有点意思了。”

莫非他一直以为老夫课没任何意思?!这孩子......

他未有愤怒,乃是一个大贤的他,懂得如何去知识人才,他常常夜观天象,发现,有不世龙,在这世间愈发成长,他希望能够寻到,游遍世间,恍惚已历过万人志士,却,没有一个人能够令他欣悦。

难道其实那龙就在我身边...而我,却一直忽视了脚下.....

不......

他笑着摇了摇头,何时才能不在妄想?还是斩断那迷惑的思绪吧,继续踏上旅途。

“为师的题是”司马徽傲然昂首“若是谁能离开此室,便是合格,然,必须得到为师允许!”

又是一片寂静,此时,就连孔明也默然了,不再说话。

毕竟,他终究不是龙。

看着低头不语的少年,他再一次叹息了,既是那孩子是个天才,然,人最终仍旧是人,永远不会成为龙。

“看来,没有人能合格了”他悲哀的声音仿佛呻吟,在那喉咙深处,低沉,寂寞,强压着悲痛的心,沉重的跳动“那,为师只好......”

“喂,”孔明面色难堪的抬起头“臭老头,把话说清楚。”

“.....”他吃惊的望着少年,面色煞白“你叫我什么?”

孔明却未在意他的惊蓦,任自的说着“你是说必须得到你的允许离开此室,方为合格没错吧?”

“是,是有如何?!”

“这样的话...”孔明拿起桌上的砚台,奋力砸去。

那砚台落在司马徽桌上,打翻了香炉,砚中的墨水,撒了老人一脸。

老人从未遇过如此的学生,猛地呆住。

似有了半刻,司马徽终于暴躁“快,快,把这个竖子给我拉出去!!”

庞统徐庶瞬间闪出,拉着大骂不止的孔明,出了教室。

老人的心刹那萎缩成了一团,仿佛一生的沧桑,此时,又经历了一遍“我水镜教了一辈子的圣贤书,竟然会教出这种东西......”他扭曲的面容,纵横泪下。

“还请恩师恕罪!”刚刚被拖出孔明,竟跑回堂内,不知从何处拿来的柳条,跪在地下。

“你你个小混蛋,气的老夫还不过吗!”

“恩师误会了...”少年低声啜泣。

“什么误会!你都敢如此对待老夫......”

“不孝徒只是在完成恩师所不下的测试,想来也是过分,还请恩师用此惩罚!”孔明高高举起那手中的柳条,深深将头埋下。

你若真到了那时,还会停下来吗?

呵,又有谁能知道呢,或许吧,或许......

夏日对他这久不出茅庐的农夫,刹是太过炎热了,司马徽嗅了嗅这一池莲香,稍稍闭上眼,摇头,捏须。

“孔明,你还是睡去吧,我亦是要与你拜别了。”他游步在园中,将孔明身旁的青竹拨开,一束光芒,恰恰落在冷白色的伦巾。

“恩师要走了?”他似怕了阳光,自觉地向身旁挪挪,懒洋洋的卧在池旁,衣襟大开,不羁的样子让人不由陶醉其中。

“既是我不走...”司马徽拍拍浅青下摆,捂额“你也未必会留我吧。”

“何出此言呢......”孔明飒然一笑,伸臂,仰头,自在清凉的面孔不由让司马徽释然。

“你还是那般可恶,明明是卧龙,却还如同你儿时一般......”司马徽愤然,似是想要发作,然而,他的目光,却是如父亲般的温馨,怜意。

“是吗?”孔明扭过头去,缓缓,韵律的呼吸,凝固的身心,将他,与这幽静融为一体。

一阵风吹过,湖中,涟漪,波动着落下的叶,有风,亦是无风,有动,亦是无动......

万物,皆寂。

“今,诸子学已有三年,莫是习百家之书,成宇宙之志,时之尽之,而勤修者定有所成,固......”司马徽难得一脸堆笑,席首,点香薰礼,似是有喜,若此的大悦,座下的学生已长年不见了。

“固为师尽职尽责,无分冬夏而监习,今有一试”他突阴沉下脸“考不好就不要说乃是我水镜教出来的!”

全场撼然,霎时,本是高兴气氛散尽,又平添了几丝恐怖,即是清甜的薰香,气味也变得诡异。

司马徽摇了摇头,叹息“老了,果是老了,就连教出的学生也都是这帮......”

“所以说,考试的题目呢??”众座,一声文诺的喝,将司马徽思想拉回现实,那人,便是孔明。

“哦,哦......”司马徽如何也未想到,此时,那个最放荡的少年,竟尚是冷静。

“哦哦是何意?”孔明疾问,后,轻蔑的笑,令司马徽心热大沸“老师恐是怕住了吧,若是出的题太过简单.......”

“哼,休得放肆!”司马徽拍案大斥“为师出的题,乃是谋略。”

“噢?是吗,终是有点意思了。”

莫非他一直以为老夫课没任何意思?!这孩子......

他未有愤怒,乃是一个大贤的他,懂得如何去知识人才,他常常夜观天象,发现,有不世龙,在这世间愈发成长,他希望能够寻到,游遍世间,恍惚已历过万人志士,却,没有一个人能够令他欣悦。

难道其实那龙就在我身边...而我,却一直忽视了脚下.....

不......

他笑着摇了摇头,何时才能不在妄想?还是斩断那迷惑的思绪吧,继续踏上旅途。

“为师的题是”司马徽傲然昂首“若是谁能离开此室,便是合格,然,必须得到为师允许!”

又是一片寂静,此时,就连孔明也默然了,不再说话。

毕竟,他终究不是龙。

看着低头不语的少年,他再一次叹息了,既是那孩子是个天才,然,人最终仍旧是人,永远不会成为龙。

“看来,没有人能合格了”他悲哀的声音仿佛呻吟,在那喉咙深处,低沉,寂寞,强压着悲痛的心,沉重的跳动“那,为师只好......”

“喂,”孔明面色难堪的抬起头“臭老头,把话说清楚。”

“.....”他吃惊的望着少年,面色煞白“你叫我什么?”

孔明却未在意他的惊蓦,任自的说着“你是说必须得到你的允许离开此室,方为合格没错吧?”

“是,是有如何?!”

“这样的话...”孔明拿起桌上的砚台,奋力砸去。

那砚台落在司马徽桌上,打翻了香炉,砚中的墨水,撒了老人一脸。

老人从未遇过如此的学生,猛地呆住。

似有了半刻,司马徽终于暴躁“快,快,把这个竖子给我拉出去!!”

庞统徐庶瞬间闪出,拉着大骂不止的孔明,出了教室。

老人的心刹那萎缩成了一团,仿佛一生的沧桑,此时,又经历了一遍“我水镜教了一辈子的圣贤书,竟然会教出这种东西......”他扭曲的面容,纵横泪下。

“还请恩师恕罪!”刚刚被拖出孔明,竟跑回堂内,不知从何处拿来的柳条,跪在地下。

“你你个小混蛋,气的老夫还不过吗!”

“恩师误会了...”少年低声啜泣。

“什么误会!你都敢如此对待老夫......”

“不孝徒只是在完成恩师所不下的测试,想来也是过分,还请恩师用此惩罚!”孔明高高举起那手中的柳条,深深将头埋下。

你若真到了那时,还会停下来吗?

呵,又有谁能知道呢,或许吧,或许......

夏日对他这久不出茅庐的农夫,刹是太过炎热了,司马徽嗅了嗅这一池莲香,稍稍闭上眼,摇头,捏须。

“孔明,你还是睡去吧,我亦是要与你拜别了。”他游步在园中,将孔明身旁的青竹拨开,一束光芒,恰恰落在冷白色的伦巾。

“恩师要走了?”他似怕了阳光,自觉地向身旁挪挪,懒洋洋的卧在池旁,衣襟大开,不羁的样子让人不由陶醉其中。

“既是我不走...”司马徽拍拍浅青下摆,捂额“你也未必会留我吧。”

“何出此言呢......”孔明飒然一笑,伸臂,仰头,自在清凉的面孔不由让司马徽释然。

“你还是那般可恶,明明是卧龙,却还如同你儿时一般......”司马徽愤然,似是想要发作,然而,他的目光,却是如父亲般的温馨,怜意。

“是吗?”孔明扭过头去,缓缓,韵律的呼吸,凝固的身心,将他,与这幽静融为一体。

一阵风吹过,湖中,涟漪,波动着落下的叶,有风,亦是无风,有动,亦是无动......

万物,皆寂。

“今,诸子学已有三年,莫是习百家之书,成宇宙之志,时之尽之,而勤修者定有所成,固......”司马徽难得一脸堆笑,席首,点香薰礼,似是有喜,若此的大悦,座下的学生已长年不见了。

“固为师尽职尽责,无分冬夏而监习,今有一试”他突阴沉下脸“考不好就不要说乃是我水镜教出来的!”

全场撼然,霎时,本是高兴气氛散尽,又平添了几丝恐怖,即是清甜的薰香,气味也变得诡异。

司马徽摇了摇头,叹息“老了,果是老了,就连教出的学生也都是这帮......”

“所以说,考试的题目呢??”众座,一声文诺的喝,将司马徽思想拉回现实,那人,便是孔明。

“哦,哦......”司马徽如何也未想到,此时,那个最放荡的少年,竟尚是冷静。

“哦哦是何意?”孔明疾问,后,轻蔑的笑,令司马徽心热大沸“老师恐是怕住了吧,若是出的题太过简单.......”

“哼,休得放肆!”司马徽拍案大斥“为师出的题,乃是谋略。”

“噢?是吗,终是有点意思了。”

莫非他一直以为老夫课没任何意思?!这孩子......

他未有愤怒,乃是一个大贤的他,懂得如何去知识人才,他常常夜观天象,发现,有不世龙,在这世间愈发成长,他希望能够寻到,游遍世间,恍惚已历过万人志士,却,没有一个人能够令他欣悦。

难道其实那龙就在我身边...而我,却一直忽视了脚下.....

不......

他笑着摇了摇头,何时才能不在妄想?还是斩断那迷惑的思绪吧,继续踏上旅途。

“为师的题是”司马徽傲然昂首“若是谁能离开此室,便是合格,然,必须得到为师允许!”

又是一片寂静,此时,就连孔明也默然了,不再说话。

毕竟,他终究不是龙。

看着低头不语的少年,他再一次叹息了,既是那孩子是个天才,然,人最终仍旧是人,永远不会成为龙。

“看来,没有人能合格了”他悲哀的声音仿佛呻吟,在那喉咙深处,低沉,寂寞,强压着悲痛的心,沉重的跳动“那,为师只好......”

“喂,”孔明面色难堪的抬起头“臭老头,把话说清楚。”

“.....”他吃惊的望着少年,面色煞白“你叫我什么?”

孔明却未在意他的惊蓦,任自的说着“你是说必须得到你的允许离开此室,方为合格没错吧?”

“是,是有如何?!”

“这样的话...”孔明拿起桌上的砚台,奋力砸去。

那砚台落在司马徽桌上,打翻了香炉,砚中的墨水,撒了老人一脸。

老人从未遇过如此的学生,猛地呆住。

似有了半刻,司马徽终于暴躁“快,快,把这个竖子给我拉出去!!”

庞统徐庶瞬间闪出,拉着大骂不止的孔明,出了教室。

老人的心刹那萎缩成了一团,仿佛一生的沧桑,此时,又经历了一遍“我水镜教了一辈子的圣贤书,竟然会教出这种东西......”他扭曲的面容,纵横泪下。

“还请恩师恕罪!”刚刚被拖出孔明,竟跑回堂内,不知从何处拿来的柳条,跪在地下。

“你你个小混蛋,气的老夫还不过吗!”

“恩师误会了...”少年低声啜泣。

“什么误会!你都敢如此对待老夫......”

“不孝徒只是在完成恩师所不下的测试,想来也是过分,还请恩师用此惩罚!”孔明高高举起那手中的柳条,深深将头埋下。

人生・命运・老师

人生・命运・老师

在茫茫黑夜中,总有一盏永恒的明灯,劈开浓重的黑暗,昭示着我的前程,映出了脚下的路,更映出她永不疲倦的身躯。我想探究这灯光的源地,向着前方马不停蹄。而命运总是将近在咫尺的光芒收敛得无影无踪。不知从何时起,迷惑的心中有了点点顿悟的灵感,从良师那蓄满深情厚谊的双眸中迸发出无限的期待。

不知有多少次这样的经历,在千百次竭尽全力的拼搏后依然无能为力。那脆弱的心灵滴下殷红的血迹,当成功嘲弄第离我而去,无赖的我选择放弃。沉沦之际,是老师用他那枯槁的躯体将我托起,告诉我人生新的启迪:大海的浪潮定会退去,徘徊与惆怅将销声匿迹,勇毅的旅人不应该逗留在失意的过去。无尽的爱意激起我向前的勇气,同时昂起我垂下的头颅,跋山涉水,开辟新的天地。

上帝创造伟大英雄的同时,也创造了卑微的小人。他创造了一个两面的世界,然而给我开的最大玩笑莫过于他创造了自由这把“双刃剑”。在人生的海洋中,我是一滴微不足道的水,一滴不安分的水,不甘心随波逐流屈服于他人脚下。我渴望那份从未有过的自由。当时间一天天过去,当渴望变成欲望,命运将从此改变。当我渐渐壮大,在欲望的洪水冲破理智的提坎,我终于获得了“自由”。我狂奔、我怒吼、我蔑视一切,我要一洗前耻。被欲望冲昏头脑的我不知自己失去了太多太美好的东西。终于有一天,我遇见了他,遇见了那道耸立岸边多年的堤坎,我再次冲刺而去,但也始终丝毫未动。多次之后,我呆望堤坎,想起了什么?突然听见那座年老了的堤坎说 :“孩子,你到底为了什么?”“自由!”我回答道。“自由真是如此吗?”我呆住了,心中乱作一团,迷糊中又回到了现实,而心中疑惑的惊叹:“这就是我多年渴望的自由?”不觉自嘲,“昂贵的自由!”为了它我辜负了父母、朋友、亲人,放弃了他们对我的希望。我让一时的放纵成为了人生的败笔。是老师,为我挽回了这一切。是他用无私的爱使我久经麻痹的心再次燃起了希望的火焰,使我看到了超越亲情而久不褪去的爱。然而,无情的岁月在老师那布满皱纹的脸上又添了一道道沧桑印记。

遨游在静谧的书海中,心灵的四季不断交替,挥手间已掠过寒窗数载,伤感的泪滴冲淡了纸页上的痕迹,感性的墙壁关不住那放飞的思绪,无畏的感慨如梦的记忆,还曾记得那一个个挑灯夜读的日子,老师伴我一路走来,无怨无悔。他们平凡的笑容在我心中却是美丽的唯一,因为比起蜡烛的燃烧同样壮丽,反而比蜡烛燃烧得更为壮烈,这就是奉献的真谛,我不会放弃。因为人生中的困苦只不过是那短暂的暴风雨,而老师只会使雨后的天空更为美丽。

命运之神在生命的开端,便赐予我们前进的双履。亲情使然让我们与父母相遇,而老师与我们则是情之所系。这种情源于对事业、对生活的那种永不停歇 的热情。他使我们短暂是生命破茧成蝶,光彩无限。他将知识赋予我们,让我们在知识中探寻新的人生。他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一个伟大的奇迹。让日月轮回,让历史记载,化作那永恒的光明,在天之崖、海之角的地方永久闪耀,让世人记住,记住这个奇迹的名字――老师。

白鹿原的命运

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

——巴尔扎克

如果真如巴尔扎克说: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那么《白鹿原》将是九十年代前后的中国的一部秘史。它所揭示的不仅仅是白鹿原上的人的冥冥造化,更是对当时国家的命运的一种揣摩。换句话说就是,白鹿原的命运走向就是国家的命运之途。

白、鹿两姓是白鹿原上财富与权力的拥有者和演绎者。传统的封闭的封建习俗已将原上的人们变成了其制度的卫道士,沉默寡言的白嘉轩便是最好的佐证;然而从他冷静中透出的睿智却深得读者的赞赏。喜欢官场生活的鹿子霖更是难得的典型人物,直到最后想远离官场的时候却无奈的陷入官场的时候。他才领悟到生活的哲理:钱再多家产再厚势威再大,没有人都是空的。有人才有盼头,人多才热热闹闹;我能受狱牢之苦,可受不了自家屋院里的孤清。

是一个吓人的咒语给白鹿原的人民带来了一次又一次的毁灭性灾难,还是一道严实的封建隔墙将白鹿原的人民带向死亡?愚昧的他们也只能是在年馑面前乞求,在瘟疫面前拜神求鬼;直到鹿子霖洒石灰灭菌防瘟疫的时候,他们仍是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修塔镇妖的封建行为,也只能是造成人吃人的恶果,幸亏一场大雪救活了他们。

当革命的焰火在这里开始蔓延的时候,无知而显得特别聪慧的他们,却分不清什么样的政权才能主宰当时国家的命运。直到有了新一代的青年知识分子,如鹿兆鹏、白孝文、鹿兆海、白孝武、鹿兆谦(黑娃)、白灵灵等;他们冲破世俗观念,踏上新时代的步伐抗日救国。除了白孝武接替大哥的任务继续为封建制度服务以外,他们无一不是白鹿原命运的延伸和创新;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瞬,哪怕代表着的是牺牲,他们也愿意用自己的双手去改写白鹿原的命运,去冲破封建观念的高墙,去创造一个如同回到那和谐而殷实的新时代的白鹿原。

咒语还是经不住革命的烈火的赤烧,也只有在前进的时代潮流中,才可以把握住白鹿原的命运。

我的命运我做主

在一个宁静的夜晚,我望着窗外闪烁的星星,心里又开始了对命运美好的幻想。突然,一个声音将我从美梦中拉回了现实,原来又是妈妈催我写作业了。“哎呀,知道了知道了,我一会儿就去写!没看见我正在幻想未来的命运吗?”我不耐烦的回答妈妈。没想到妈妈听了,放下手头的活计,跑来与我一起看星星。

过了一会儿,妈妈轻轻的对我说:“孩子,你未来的命运,很美,对吗?”“当然,我的命运,肯定不会一般,我一定会成为一个成功的人士!”我自豪地对妈妈说。“那么,‘成功的人士’,你是怎样成功的呢?难道你光从这里幻想成功的命运,你就真的会成功么?”妈妈又轻轻地问道。但是,这话虽然轻,但每一句都如雷如电般击打在我的心上,我被它击打得哑口无言,妈妈见我不说话,又说:“孩子,每一位成功人士的背后,都付出了许多汗水和泪水,他们用汗水和泪水去浇灌梦想,使他们的梦想成为现实,他们才永垂不朽,他们不是空想成功的啊!我让你写作业,是因为只有写了作业才能使知识在你的脑海中留下更深的印象,这是通向你成功命运之路的一块砖啊!”

“妈妈,我懂了!我的命运由我来做主,如果我努力,就有很大的几率成功,但是,只有幻想是不够的,幻想只能让人的心里面得到一点鼓励,却无法成为现实,幻想只有懒惰的人才会认为真实!”我说道。

“不,孩子,幻想很美,我也喜欢幻想,我也希望你喜欢幻想,但是,我更希望你能把幻想变为现实。让我们一起努力,努力把幻想变为现实,好吗!”妈妈对我露出了一个理解的微笑。

“嗯!让我们一起努力,我的命运我做主,想着我理想的命运,出发!”我快乐的朝天空大喊。随后,我们一起望着天空微笑,我还记得,那晚的星星,好亮。

做命运的主人

一个在荒岛上能够自力更生的人,一个既有主见又非常勤劳的人。他,用自己的经历告诉世人:只有善于创造,善于劳动,做命运的主人,才能成为一个探索者,一个发明家,才能体会生命的真谛!他就是出自丹尼尔·笛福笔下一个传奇人物,小说《鲁滨逊漂流记》的主人公——鲁滨逊。 小说主要讲的是主人公鲁滨逊坎坷而又充满意义的人生,他不愿听从父母的劝告,一意孤行地要去航海,在前两次航海时,虽遭风浪,但每次都幸免于难。可在他第三次航海中,他却被海浪抛到一座荒无人烟的岛上,从而开始了他长达28年的历险生活。 面对人迹罕至的荒岛,鲁滨逊没有因为命运的打击而退缩,而是靠自己的智慧和勤劳的双手,顽强地活了下来,并且在岛上生活了28年。他开拓进取,相信“知识就是力量”,经过多年的努力,小岛上渐渐展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房子、水稻、羊、狗、猫……有谁知道在取得这些成功的背后,鲁滨逊付出了怎样的艰苦努力啊?尽管他得到了物质上的需要,但是他也需要精神上的安慰,缺一个知心朋友。最后“星期五”的到来,填补了这个空洞。“星期五”是鲁滨逊救下的一个俘虏,因为那天是星期五,所以便给他起名“星期五”。从此,鲁滨逊教星期五说英语、穿衣服、打猎……就这样星期五成了鲁滨逊忠实的仆人与朋友,他们相互依靠,在岛上又生活了几年。后来,偶然发现了一艘英国船,鲁滨逊和星期五终于得到了离开孤岛的机会,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创造了改变命运的奇迹! 鲁滨逊身上具有丰富的创造力和永不放弃的实干精神,体现了他不屈服于命运的英雄本色。每当他遇到困难时,我的心中就会升起悬念,而每当他依靠自己聪明的头脑,勤劳的双手解决困难之时,我又会由衷地感到欣慰!通过阅读《鲁滨逊漂流记》,我深深地懂得了:在以后的生活和工作中,我们应该像鲁滨逊那样,自力更生、永不放弃,不向困难低头,做命运的主人! 市建军路小学六(2)班 指导老师:高晓敏

命运感想

王芷卿   桐乡市第六中学/七年级

你hold住自己命运吗?命运是什么?怎么才hold住自己命运?怎样才算hold住呢?最后一个问题毋庸置疑,相对于自己成功即为hold住。那我们来探讨其他几个问题,我们爱思索,把问题拿出来,大家共勉共成长。

每个人都是自己命运的创造者。难道命运不是掌握在自己手中吗?

命运的解释代表有三,其一;天命运数。以汉班固《白虎通•灾变》“尧遭洪水,汤遭大旱,命运使然。”其二;比喻发展变化的趋向。如中国人民已经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了。其三;人生的苦难和种种不幸,而人应该战胜困难,主宰自己的生活。达到人类光明的理想。代表以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命运的叩门”,在这音乐中去感悟贝多芬,他那崇高的启蒙精神点燃的生命之火,正如他写给阿芒达牧师的信中的那句名言:“我决心扫除一切障碍••••••我将扼住命运的喉咙。”在第五交响曲里,贝多芬通过对人生光明(人的力量的赞美)的歌颂,它把人类心灵深处隐藏很深的某种东西启发出来,使这个蒙昧已久的东西被唤醒,成为人主宰自己命运的人格力量。我辈当以其三为人生的追求,贝多芬就是在这第五交响曲中成长为巨人。

命运是一个人一生所走完的路,是一个人用一辈子所完成的作业。在我看来,命运不过是人生的方向盘,驶往哪个方向掌握在每个人自己手中。

我们初中生,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心中有梦,有胸怀祖国的大志向。找到自己的梦想,认准了就去做,不跟风不动摇。同时,我们不仅要有自己的梦想,还该用自己的梦想去感染和影响别人。正如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就是一个用自己的梦想去点燃别人的梦想,是时刻播种梦想的人。

怎样才hold住自己的命运呢?前面即说到李彦宏,就一鼓作气拿他举例子,当标杆吧。他说他之所以成功,是他成功把握住了二个与命运息息相关的词语。第一是眼界。第二是梦想。一一道来。首先来说,眼界与命运关系。李彦宏姐姐考入北京大学一时间成为他家乡当地的明星,他姐姐临走时对他说:“其实外面的世界很美丽。所以你一定要好好学习,考上大学,走出阳泉。这样你未来的路才会更宽阔。”他听从了姐姐的建议,从那时起他开始发奋学习,有了主动学习的动力,当他在高一时第一次接触到计算器时,就被这奇妙的东西所吸引住,那时计算机资源少,经过他对老师的软磨硬泡,他的计算机技能比学校同学都要出类拔萃,于是学校送他去省会太原参加全国中小学生计算机比赛,结果没想到名落孙山。他深受打击,本自我感觉良好,怎会输的这么惨!他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有一天他走进太原的书店,看到那么多有关于计算机方面的专业书时,才豁然开朗。原来在阳泉根本没有这方面的书,别人在信息的获取能力上比他有先天优势。这时他才知道为什么没有办法和他们竞争。这是第一次让李彦宏感到了眼界与命运的关系。在之后的二十年里,无论在北大求学、美国学习计算机以及在华尔街和硅谷的工作经历,都大大开阔了他的视野,为他后来绘制百度公司蓝图揽好了金刚转。

在一个就是梦想与命运的关系。有一句名言叫“梦想是人生路上的一盏明灯”,一个人想要成功,想要改变命运,有梦想是很重要的。他为什么要放弃在美国的稳定工作和安逸的生活回国创立百度公司呢?因为他在美国读研究生时,报名参加了学校的一个研究小组,面试时教授对他的回答有可能不满意,便随口问他:“你是中国来的?你们中国有计算机吗?”尽管可能不是有意刺伤,但教授的问题让他心里特别难受,这是对祖国的一种羞辱啊!也就是这么一句话,激发了他内心那股不服输的精神和一定要实现“中国梦”的信念。从那时起,他就梦想有一天一定要用自己手中的技术改变国人的生活,由十五个人组成的技术攻关小组,为了实现一个共同的梦想和目标,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去,饿了就泡一包方便面,困了就地而睡,醒来后继续工作。最后“中国人自己的搜索引擎”成功了,众多指标领先业界,加上“闪电计划”后期启动的产品,迅速扩大了百度的知名度和品牌名誉度,百度作为全球最大中文搜索引擎的地位开始由此奠定。

我们初中生,怎样开阔视野呢?博览群书为明智之选择,从书中学习知识,了解人生,开拓视野,锻炼心智。为以后打好基础。有眼界才会有梦想,有梦想才会有出路。有出路必定对社会贡献大。我们把握好命运,着手于现在,放眼于未来。心中有梦,就有动力,再苦再难,不算神马。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亲爱的同学们,困难并不可怕,只要能乐观面对,命运也可以改变。而钥匙就掌握在你的手中。让我们不畏困难、脚踏实地、刻苦专研、好好学习,打好腾飞的基础,奏响自己的第五交响曲,完全hold住自己的命运,做一个对社会有用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