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训体验作文一篇(400字)(共五篇)

有时候,味道是用舌头去尝,但有时候,舌头也听心境使唤。

――题记

为期11天的大学军训已渐渐接近尾声,说没有感觉――那是假的。其中融入的复杂滋味也不是旁人能够体味的。

军训苦。军训当然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呼吸着漫天飞扬的黄沙,移动着早已酸痛的腿脚,忍受着重庆火炉初秋反常的酷热,迈向那一个不是终点的终点。那种苦,那种单调的训练,让本来就单调的球场显得更加单调。

军训累。军训当然累,“天将降大任者首先必劳其筋骨。”重复着一个个未做到位的动作,硬撑着摇摇欲坠又不敢坠的身体,熟练着应该熟练而又尚未熟练的进程,攻克着来势汹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难关。那种累,那种无奈的心情,让本来就无奈的处境更加无奈。

其实,根据爱因斯坦相对论和鲁迅的观点应该这样说:军训本不苦、不累,叫苦叫累的人多了,也就觉得又苦又累。(话外音:若大家都不觉得苦和累,那么军训也就无所谓苦和累了!)

另外,在我切身体验看来,军训应该是一杯未加伴侣的浓咖啡,开始喝觉得很苦;喝的次数多了就会感觉出咖我啡那一味特有的香甜,以至于不喝的时候还会想起那样的味道,知道渐渐陷入回忆不可自拔,最终才发觉自己早已爱上了它的独特。

军训也可回味。我们的汗水一滴一滴洒在了那片熟悉的土地上,渗进了有着无比生命力的种子里。汗水的身影,再也找不到了,而它的生命却得以以另一种方式延续;待到春暖花开时,复苏的力量带着属于它的梦,开始了属于自己的一段旅程。

这或许就是我的在校生涯的最后一次军事训练了。为了不至于脑子里留下这段空白,我选择了苦和累来填补这个空间,这篇散文随笔,就是证明之一……

北极火烈鸟

(第一次写主角是混混男生的小说,因为自己还算是很乖的女孩,所以这篇小说也许算是失败的。)

七月的阳光恶狠狠地拍打着大地,干燥的灰尘,如波浪一路升腾,畅通无阻。教室里,物理老师唾沫星子横飞的讲着弹簧振子,我那些颇有反抗精神的同胞们睡倒了一片。

我在老师的眼皮底下奋笔疾书,高频率晃动的笔杆紧是为了寻求刺激。然而我那不争气的笔在一旁伤感的麻人头皮,我无奈被牵了鼻子,怀念高一生活。

(一)

那年中考我考得很超常,没交择校费就进了市重点。大热的天,母亲逢人就宣传我是如何的命好,不耐烦的旁听者在耳膜受到严重的冲击后,都没忘了和我妈讨点啥东西。我那可怜的母亲被幸福冲昏的头脑,笑着被一大把“杨二嫂牌圆规”拖出去放血,回家还和我说欠某家大婶一袋土豆。某家大婶显然没有其他人那么命好,我还没来得及筹齐一麻袋土豆,就扛着一卷行里逃离了讨厌的大院。

传说新生报到之前,前辈们还是发现了许多逃课之道的,无奈,前辈们高考的时候白旗遮盖了蓝天,考进重点大学的人寥寥无几,学校被撤了重点的名号。校长亲自率领众教师把前辈以及前辈的前辈们的智慧结晶全部封锁了!于是,我们军训时,一哥们儿时常望着对面冷饮店发呆咽口水,被教官发现就近踢进厕所面壁思过。后来那哥们愣是两天没吃饭,有传言说他被某班方队长拒绝了,承受不了失恋的打击。我想来想去都觉得他是受不了厕所里放浪的氨气,经过询问的确如此。于是我进了高中后第一次感到惊讶,原来这个学校藏着这么多狗仔队后备军,看来我这靠编故事混地位的嫩小子该自觉地退居二线了。

我在新班级里体验到了孤独的滋味。几乎所有人在这里都能与自己的旧校友打得火热。我自然被晾在一边,偶尔有人过来问我是哪个中学毕业的,我想都没想就说是十二中的,我班同学对十二中集体讨论了一番,派了个代表小心翼翼的问我:“咱们市里有十二中吗?”

我说:“……”

(二)

军训结束的时候,我决定找初中的兄弟诉诉苦。

我兄弟那天也军训结束,怀揣着二百块钱,装大款把我拉进冷饮店。一进店就把一百块扔给服务员,然后让她送了奶茶,送了雪泥,送了刨冰……直到最后一份冰琪淋端上来的时候,我兄弟的表情极为痛苦,眉毛都拧成了疙瘩,死咬着牙摆出一个WC的手势,拽着我就冲出了店门,急匆匆踏上了寻找厕所的旅途。

看到厕所门的时候,我们两个都顾不上风度了,以大约每秒九米的速度张牙舞爪的冲向两个开着的门。

“大哥,在厕所里聊天,会被外面听见的。”

“你怕啥?老子愿意。外面就算听得见也见不到人,我们聊我们的。”

“天浩,你抽疯了?拿一百块吃冷饮等于找死!”

天浩沉默了一会儿,问我:“刚才他们都看咱俩了?”

我当时特想一记重拳把他打死,可惜厕所中间还有一块木板挡着,天浩得以保全小命。然后我们聊了军训,聊了美女,聊了梦想,最后还没忘了把老师痛骂一顿。提到老师,天浩的兴致就全上来了,连幼儿园的阿姨都骂到了祖宗三代。

看厕所的老太太居然进来敲了门,我和天浩决定不继续侃了。我们再次说到梦想,我对着中间的木板吼:“你小子正经点儿,我等着在大学抢你的女朋友呢!”

天浩狠敲了一下厕所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的女朋友你要是喜欢,就拐去玩几天。”我估计他也就是说说,为了兄弟他能两肋插刀,为了女人,他能插我数十刀。

我们终于从厕所里出来,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可是我们仅陶醉了几秒钟。看厕所的老太太对一个小男孩说:“现在的小伙子,都这么能混,听奶奶话,你可别学坏啊……”天浩对我歪嘴一笑,转身踢了一脚厕所门,发出一声怪叫“sorry”。我给了老太太两块钱,外赠一记白眼,算是报答她家厕所的救命之恩。

我和天浩从厕所里杀出来,就直奔书店“掏宝”。我挑了一本《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他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我木了半天,手里还是紧紧拿着那本书没放下,天浩说我没救了,就继续掏他的宝贝了。

我们疯了一天,决定乘公交车回家。天浩可怜巴巴的盯着我的钱包说他没钱了,于是我也可怜巴巴的看着我的钱包,装发愁状:“小钱,你说咋办?天浩最近升了区长(蛆长),开始对你的排泄物虎视眈眈了。”

结果他一把抢过我的钱包,冷笑一声:“得了吧(第一次写主角是混混男生的小说,因为自己还算是很乖的女孩,所以这篇小说也许算是失败的。)

七月的阳光恶狠狠地拍打着大地,干燥的灰尘,如波浪一路升腾,畅通无阻。教室里,物理老师唾沫星子横飞的讲着弹簧振子,我那些颇有反抗精神的同胞们睡倒了一片。

我在老师的眼皮底下奋笔疾书,高频率晃动的笔杆紧是为了寻求刺激。然而我那不争气的笔在一旁伤感的麻人头皮,我无奈被牵了鼻子,怀念高一生活。

(一)

那年中考我考得很超常,没交择校费就进了市重点。大热的天,母亲逢人就宣传我是如何的命好,不耐烦的旁听者在耳膜受到严重的冲击后,都没忘了和我妈讨点啥东西。我那可怜的母亲被幸福冲昏的头脑,笑着被一大把“杨二嫂牌圆规”拖出去放血,回家还和我说欠某家大婶一袋土豆。某家大婶显然没有其他人那么命好,我还没来得及筹齐一麻袋土豆,就扛着一卷行里逃离了讨厌的大院。

传说新生报到之前,前辈们还是发现了许多逃课之道的,无奈,前辈们高考的时候白旗遮盖了蓝天,考进重点大学的人寥寥无几,学校被撤了重点的名号。校长亲自率领众教师把前辈以及前辈的前辈们的智慧结晶全部封锁了!于是,我们军训时,一哥们儿时常望着对面冷饮店发呆咽口水,被教官发现就近踢进厕所面壁思过。后来那哥们愣是两天没吃饭,有传言说他被某班方队长拒绝了,承受不了失恋的打击。我想来想去都觉得他是受不了厕所里放浪的氨气,经过询问的确如此。于是我进了高中后第一次感到惊讶,原来这个学校藏着这么多狗仔队后备军,看来我这靠编故事混地位的嫩小子该自觉地退居二线了。

我在新班级里体验到了孤独的滋味。几乎所有人在这里都能与自己的旧校友打得火热。我自然被晾在一边,偶尔有人过来问我是哪个中学毕业的,我想都没想就说是十二中的,我班同学对十二中集体讨论了一番,派了个代表小心翼翼的问我:“咱们市里有十二中吗?”

我说:“……”

(二)

军训结束的时候,我决定找初中的兄弟诉诉苦。

我兄弟那天也军训结束,怀揣着二百块钱,装大款把我拉进冷饮店。一进店就把一百块扔给服务员,然后让她送了奶茶,送了雪泥,送了刨冰……直到最后一份冰琪淋端上来的时候,我兄弟的表情极为痛苦,眉毛都拧成了疙瘩,死咬着牙摆出一个WC的手势,拽着我就冲出了店门,急匆匆踏上了寻找厕所的旅途。

看到厕所门的时候,我们两个都顾不上风度了,以大约每秒九米的速度张牙舞爪的冲向两个开着的门。

“大哥,在厕所里聊天,会被外面听见的。”

“你怕啥?老子愿意。外面就算听得见也见不到人,我们聊我们的。”

“天浩,你抽疯了?拿一百块吃冷饮等于找死!”

天浩沉默了一会儿,问我:“刚才他们都看咱俩了?”

我当时特想一记重拳把他打死,可惜厕所中间还有一块木板挡着,天浩得以保全小命。然后我们聊了军训,聊了美女,聊了梦想,最后还没忘了把老师痛骂一顿。提到老师,天浩的兴致就全上来了,连幼儿园的阿姨都骂到了祖宗三代。

看厕所的老太太居然进来敲了门,我和天浩决定不继续侃了。我们再次说到梦想,我对着中间的木板吼:“你小子正经点儿,我等着在大学抢你的女朋友呢!”

天浩狠敲了一下厕所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的女朋友你要是喜欢,就拐去玩几天。”我估计他也就是说说,为了兄弟他能两肋插刀,为了女人,他能插我数十刀。

我们终于从厕所里出来,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可是我们仅陶醉了几秒钟。看厕所的老太太对一个小男孩说:“现在的小伙子,都这么能混,听奶奶话,你可别学坏啊……”天浩对我歪嘴一笑,转身踢了一脚厕所门,发出一声怪叫“sorry”。我给了老太太两块钱,外赠一记白眼,算是报答她家厕所的救命之恩。

我和天浩从厕所里杀出来,就直奔书店“掏宝”。我挑了一本《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他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我木了半天,手里还是紧紧拿着那本书没放下,天浩说我没救了,就继续掏他的宝贝了。

我们疯了一天,决定乘公交车回家。天浩可怜巴巴的盯着我的钱包说他没钱了,于是我也可怜巴巴的看着我的钱包,装发愁状:“小钱,你说咋办?天浩最近升了区长(蛆长),开始对你的排泄物虎视眈眈了。”

结果他一把抢过我的钱包,冷笑一声:“得了吧(第一次写主角是混混男生的小说,因为自己还算是很乖的女孩,所以这篇小说也许算是失败的。)

七月的阳光恶狠狠地拍打着大地,干燥的灰尘,如波浪一路升腾,畅通无阻。教室里,物理老师唾沫星子横飞的讲着弹簧振子,我那些颇有反抗精神的同胞们睡倒了一片。

我在老师的眼皮底下奋笔疾书,高频率晃动的笔杆紧是为了寻求刺激。然而我那不争气的笔在一旁伤感的麻人头皮,我无奈被牵了鼻子,怀念高一生活。

(一)

那年中考我考得很超常,没交择校费就进了市重点。大热的天,母亲逢人就宣传我是如何的命好,不耐烦的旁听者在耳膜受到严重的冲击后,都没忘了和我妈讨点啥东西。我那可怜的母亲被幸福冲昏的头脑,笑着被一大把“杨二嫂牌圆规”拖出去放血,回家还和我说欠某家大婶一袋土豆。某家大婶显然没有其他人那么命好,我还没来得及筹齐一麻袋土豆,就扛着一卷行里逃离了讨厌的大院。

传说新生报到之前,前辈们还是发现了许多逃课之道的,无奈,前辈们高考的时候白旗遮盖了蓝天,考进重点大学的人寥寥无几,学校被撤了重点的名号。校长亲自率领众教师把前辈以及前辈的前辈们的智慧结晶全部封锁了!于是,我们军训时,一哥们儿时常望着对面冷饮店发呆咽口水,被教官发现就近踢进厕所面壁思过。后来那哥们愣是两天没吃饭,有传言说他被某班方队长拒绝了,承受不了失恋的打击。我想来想去都觉得他是受不了厕所里放浪的氨气,经过询问的确如此。于是我进了高中后第一次感到惊讶,原来这个学校藏着这么多狗仔队后备军,看来我这靠编故事混地位的嫩小子该自觉地退居二线了。

我在新班级里体验到了孤独的滋味。几乎所有人在这里都能与自己的旧校友打得火热。我自然被晾在一边,偶尔有人过来问我是哪个中学毕业的,我想都没想就说是十二中的,我班同学对十二中集体讨论了一番,派了个代表小心翼翼的问我:“咱们市里有十二中吗?”

我说:“……”

(二)

军训结束的时候,我决定找初中的兄弟诉诉苦。

我兄弟那天也军训结束,怀揣着二百块钱,装大款把我拉进冷饮店。一进店就把一百块扔给服务员,然后让她送了奶茶,送了雪泥,送了刨冰……直到最后一份冰琪淋端上来的时候,我兄弟的表情极为痛苦,眉毛都拧成了疙瘩,死咬着牙摆出一个WC的手势,拽着我就冲出了店门,急匆匆踏上了寻找厕所的旅途。

看到厕所门的时候,我们两个都顾不上风度了,以大约每秒九米的速度张牙舞爪的冲向两个开着的门。

“大哥,在厕所里聊天,会被外面听见的。”

“你怕啥?老子愿意。外面就算听得见也见不到人,我们聊我们的。”

“天浩,你抽疯了?拿一百块吃冷饮等于找死!”

天浩沉默了一会儿,问我:“刚才他们都看咱俩了?”

我当时特想一记重拳把他打死,可惜厕所中间还有一块木板挡着,天浩得以保全小命。然后我们聊了军训,聊了美女,聊了梦想,最后还没忘了把老师痛骂一顿。提到老师,天浩的兴致就全上来了,连幼儿园的阿姨都骂到了祖宗三代。

看厕所的老太太居然进来敲了门,我和天浩决定不继续侃了。我们再次说到梦想,我对着中间的木板吼:“你小子正经点儿,我等着在大学抢你的女朋友呢!”

天浩狠敲了一下厕所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的女朋友你要是喜欢,就拐去玩几天。”我估计他也就是说说,为了兄弟他能两肋插刀,为了女人,他能插我数十刀。

我们终于从厕所里出来,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可是我们仅陶醉了几秒钟。看厕所的老太太对一个小男孩说:“现在的小伙子,都这么能混,听奶奶话,你可别学坏啊……”天浩对我歪嘴一笑,转身踢了一脚厕所门,发出一声怪叫“sorry”。我给了老太太两块钱,外赠一记白眼,算是报答她家厕所的救命之恩。

我和天浩从厕所里杀出来,就直奔书店“掏宝”。我挑了一本《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他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我木了半天,手里还是紧紧拿着那本书没放下,天浩说我没救了,就继续掏他的宝贝了。

我们疯了一天,决定乘公交车回家。天浩可怜巴巴的盯着我的钱包说他没钱了,于是我也可怜巴巴的看着我的钱包,装发愁状:“小钱,你说咋办?天浩最近升了区长(蛆长),开始对你的排泄物虎视眈眈了。”

结果他一把抢过我的钱包,冷笑一声:“得了吧(第一次写主角是混混男生的小说,因为自己还算是很乖的女孩,所以这篇小说也许算是失败的。)

七月的阳光恶狠狠地拍打着大地,干燥的灰尘,如波浪一路升腾,畅通无阻。教室里,物理老师唾沫星子横飞的讲着弹簧振子,我那些颇有反抗精神的同胞们睡倒了一片。

我在老师的眼皮底下奋笔疾书,高频率晃动的笔杆紧是为了寻求刺激。然而我那不争气的笔在一旁伤感的麻人头皮,我无奈被牵了鼻子,怀念高一生活。

(一)

那年中考我考得很超常,没交择校费就进了市重点。大热的天,母亲逢人就宣传我是如何的命好,不耐烦的旁听者在耳膜受到严重的冲击后,都没忘了和我妈讨点啥东西。我那可怜的母亲被幸福冲昏的头脑,笑着被一大把“杨二嫂牌圆规”拖出去放血,回家还和我说欠某家大婶一袋土豆。某家大婶显然没有其他人那么命好,我还没来得及筹齐一麻袋土豆,就扛着一卷行里逃离了讨厌的大院。

传说新生报到之前,前辈们还是发现了许多逃课之道的,无奈,前辈们高考的时候白旗遮盖了蓝天,考进重点大学的人寥寥无几,学校被撤了重点的名号。校长亲自率领众教师把前辈以及前辈的前辈们的智慧结晶全部封锁了!于是,我们军训时,一哥们儿时常望着对面冷饮店发呆咽口水,被教官发现就近踢进厕所面壁思过。后来那哥们愣是两天没吃饭,有传言说他被某班方队长拒绝了,承受不了失恋的打击。我想来想去都觉得他是受不了厕所里放浪的氨气,经过询问的确如此。于是我进了高中后第一次感到惊讶,原来这个学校藏着这么多狗仔队后备军,看来我这靠编故事混地位的嫩小子该自觉地退居二线了。

我在新班级里体验到了孤独的滋味。几乎所有人在这里都能与自己的旧校友打得火热。我自然被晾在一边,偶尔有人过来问我是哪个中学毕业的,我想都没想就说是十二中的,我班同学对十二中集体讨论了一番,派了个代表小心翼翼的问我:“咱们市里有十二中吗?”

我说:“……”

(二)

军训结束的时候,我决定找初中的兄弟诉诉苦。

我兄弟那天也军训结束,怀揣着二百块钱,装大款把我拉进冷饮店。一进店就把一百块扔给服务员,然后让她送了奶茶,送了雪泥,送了刨冰……直到最后一份冰琪淋端上来的时候,我兄弟的表情极为痛苦,眉毛都拧成了疙瘩,死咬着牙摆出一个WC的手势,拽着我就冲出了店门,急匆匆踏上了寻找厕所的旅途。

看到厕所门的时候,我们两个都顾不上风度了,以大约每秒九米的速度张牙舞爪的冲向两个开着的门。

“大哥,在厕所里聊天,会被外面听见的。”

“你怕啥?老子愿意。外面就算听得见也见不到人,我们聊我们的。”

“天浩,你抽疯了?拿一百块吃冷饮等于找死!”

天浩沉默了一会儿,问我:“刚才他们都看咱俩了?”

我当时特想一记重拳把他打死,可惜厕所中间还有一块木板挡着,天浩得以保全小命。然后我们聊了军训,聊了美女,聊了梦想,最后还没忘了把老师痛骂一顿。提到老师,天浩的兴致就全上来了,连幼儿园的阿姨都骂到了祖宗三代。

看厕所的老太太居然进来敲了门,我和天浩决定不继续侃了。我们再次说到梦想,我对着中间的木板吼:“你小子正经点儿,我等着在大学抢你的女朋友呢!”

天浩狠敲了一下厕所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的女朋友你要是喜欢,就拐去玩几天。”我估计他也就是说说,为了兄弟他能两肋插刀,为了女人,他能插我数十刀。

我们终于从厕所里出来,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可是我们仅陶醉了几秒钟。看厕所的老太太对一个小男孩说:“现在的小伙子,都这么能混,听奶奶话,你可别学坏啊……”天浩对我歪嘴一笑,转身踢了一脚厕所门,发出一声怪叫“sorry”。我给了老太太两块钱,外赠一记白眼,算是报答她家厕所的救命之恩。

我和天浩从厕所里杀出来,就直奔书店“掏宝”。我挑了一本《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他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我木了半天,手里还是紧紧拿着那本书没放下,天浩说我没救了,就继续掏他的宝贝了。

我们疯了一天,决定乘公交车回家。天浩可怜巴巴的盯着我的钱包说他没钱了,于是我也可怜巴巴的看着我的钱包,装发愁状:“小钱,你说咋办?天浩最近升了区长(蛆长),开始对你的排泄物虎视眈眈了。”

结果他一把抢过我的钱包,冷笑一声:“得了吧(第一次写主角是混混男生的小说,因为自己还算是很乖的女孩,所以这篇小说也许算是失败的。)

七月的阳光恶狠狠地拍打着大地,干燥的灰尘,如波浪一路升腾,畅通无阻。教室里,物理老师唾沫星子横飞的讲着弹簧振子,我那些颇有反抗精神的同胞们睡倒了一片。

我在老师的眼皮底下奋笔疾书,高频率晃动的笔杆紧是为了寻求刺激。然而我那不争气的笔在一旁伤感的麻人头皮,我无奈被牵了鼻子,怀念高一生活。

(一)

那年中考我考得很超常,没交择校费就进了市重点。大热的天,母亲逢人就宣传我是如何的命好,不耐烦的旁听者在耳膜受到严重的冲击后,都没忘了和我妈讨点啥东西。我那可怜的母亲被幸福冲昏的头脑,笑着被一大把“杨二嫂牌圆规”拖出去放血,回家还和我说欠某家大婶一袋土豆。某家大婶显然没有其他人那么命好,我还没来得及筹齐一麻袋土豆,就扛着一卷行里逃离了讨厌的大院。

传说新生报到之前,前辈们还是发现了许多逃课之道的,无奈,前辈们高考的时候白旗遮盖了蓝天,考进重点大学的人寥寥无几,学校被撤了重点的名号。校长亲自率领众教师把前辈以及前辈的前辈们的智慧结晶全部封锁了!于是,我们军训时,一哥们儿时常望着对面冷饮店发呆咽口水,被教官发现就近踢进厕所面壁思过。后来那哥们愣是两天没吃饭,有传言说他被某班方队长拒绝了,承受不了失恋的打击。我想来想去都觉得他是受不了厕所里放浪的氨气,经过询问的确如此。于是我进了高中后第一次感到惊讶,原来这个学校藏着这么多狗仔队后备军,看来我这靠编故事混地位的嫩小子该自觉地退居二线了。

我在新班级里体验到了孤独的滋味。几乎所有人在这里都能与自己的旧校友打得火热。我自然被晾在一边,偶尔有人过来问我是哪个中学毕业的,我想都没想就说是十二中的,我班同学对十二中集体讨论了一番,派了个代表小心翼翼的问我:“咱们市里有十二中吗?”

我说:“……”

(二)

军训结束的时候,我决定找初中的兄弟诉诉苦。

我兄弟那天也军训结束,怀揣着二百块钱,装大款把我拉进冷饮店。一进店就把一百块扔给服务员,然后让她送了奶茶,送了雪泥,送了刨冰……直到最后一份冰琪淋端上来的时候,我兄弟的表情极为痛苦,眉毛都拧成了疙瘩,死咬着牙摆出一个WC的手势,拽着我就冲出了店门,急匆匆踏上了寻找厕所的旅途。

看到厕所门的时候,我们两个都顾不上风度了,以大约每秒九米的速度张牙舞爪的冲向两个开着的门。

“大哥,在厕所里聊天,会被外面听见的。”

“你怕啥?老子愿意。外面就算听得见也见不到人,我们聊我们的。”

“天浩,你抽疯了?拿一百块吃冷饮等于找死!”

天浩沉默了一会儿,问我:“刚才他们都看咱俩了?”

我当时特想一记重拳把他打死,可惜厕所中间还有一块木板挡着,天浩得以保全小命。然后我们聊了军训,聊了美女,聊了梦想,最后还没忘了把老师痛骂一顿。提到老师,天浩的兴致就全上来了,连幼儿园的阿姨都骂到了祖宗三代。

看厕所的老太太居然进来敲了门,我和天浩决定不继续侃了。我们再次说到梦想,我对着中间的木板吼:“你小子正经点儿,我等着在大学抢你的女朋友呢!”

天浩狠敲了一下厕所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的女朋友你要是喜欢,就拐去玩几天。”我估计他也就是说说,为了兄弟他能两肋插刀,为了女人,他能插我数十刀。

我们终于从厕所里出来,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可是我们仅陶醉了几秒钟。看厕所的老太太对一个小男孩说:“现在的小伙子,都这么能混,听奶奶话,你可别学坏啊……”天浩对我歪嘴一笑,转身踢了一脚厕所门,发出一声怪叫“sorry”。我给了老太太两块钱,外赠一记白眼,算是报答她家厕所的救命之恩。

我和天浩从厕所里杀出来,就直奔书店“掏宝”。我挑了一本《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他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我木了半天,手里还是紧紧拿着那本书没放下,天浩说我没救了,就继续掏他的宝贝了。

我们疯了一天,决定乘公交车回家。天浩可怜巴巴的盯着我的钱包说他没钱了,于是我也可怜巴巴的看着我的钱包,装发愁状:“小钱,你说咋办?天浩最近升了区长(蛆长),开始对你的排泄物虎视眈眈了。”

结果他一把抢过我的钱包,冷笑一声:“得了吧(第一次写主角是混混男生的小说,因为自己还算是很乖的女孩,所以这篇小说也许算是失败的。)

七月的阳光恶狠狠地拍打着大地,干燥的灰尘,如波浪一路升腾,畅通无阻。教室里,物理老师唾沫星子横飞的讲着弹簧振子,我那些颇有反抗精神的同胞们睡倒了一片。

我在老师的眼皮底下奋笔疾书,高频率晃动的笔杆紧是为了寻求刺激。然而我那不争气的笔在一旁伤感的麻人头皮,我无奈被牵了鼻子,怀念高一生活。

(一)

那年中考我考得很超常,没交择校费就进了市重点。大热的天,母亲逢人就宣传我是如何的命好,不耐烦的旁听者在耳膜受到严重的冲击后,都没忘了和我妈讨点啥东西。我那可怜的母亲被幸福冲昏的头脑,笑着被一大把“杨二嫂牌圆规”拖出去放血,回家还和我说欠某家大婶一袋土豆。某家大婶显然没有其他人那么命好,我还没来得及筹齐一麻袋土豆,就扛着一卷行里逃离了讨厌的大院。

传说新生报到之前,前辈们还是发现了许多逃课之道的,无奈,前辈们高考的时候白旗遮盖了蓝天,考进重点大学的人寥寥无几,学校被撤了重点的名号。校长亲自率领众教师把前辈以及前辈的前辈们的智慧结晶全部封锁了!于是,我们军训时,一哥们儿时常望着对面冷饮店发呆咽口水,被教官发现就近踢进厕所面壁思过。后来那哥们愣是两天没吃饭,有传言说他被某班方队长拒绝了,承受不了失恋的打击。我想来想去都觉得他是受不了厕所里放浪的氨气,经过询问的确如此。于是我进了高中后第一次感到惊讶,原来这个学校藏着这么多狗仔队后备军,看来我这靠编故事混地位的嫩小子该自觉地退居二线了。

我在新班级里体验到了孤独的滋味。几乎所有人在这里都能与自己的旧校友打得火热。我自然被晾在一边,偶尔有人过来问我是哪个中学毕业的,我想都没想就说是十二中的,我班同学对十二中集体讨论了一番,派了个代表小心翼翼的问我:“咱们市里有十二中吗?”

我说:“……”

(二)

军训结束的时候,我决定找初中的兄弟诉诉苦。

我兄弟那天也军训结束,怀揣着二百块钱,装大款把我拉进冷饮店。一进店就把一百块扔给服务员,然后让她送了奶茶,送了雪泥,送了刨冰……直到最后一份冰琪淋端上来的时候,我兄弟的表情极为痛苦,眉毛都拧成了疙瘩,死咬着牙摆出一个WC的手势,拽着我就冲出了店门,急匆匆踏上了寻找厕所的旅途。

看到厕所门的时候,我们两个都顾不上风度了,以大约每秒九米的速度张牙舞爪的冲向两个开着的门。

“大哥,在厕所里聊天,会被外面听见的。”

“你怕啥?老子愿意。外面就算听得见也见不到人,我们聊我们的。”

“天浩,你抽疯了?拿一百块吃冷饮等于找死!”

天浩沉默了一会儿,问我:“刚才他们都看咱俩了?”

我当时特想一记重拳把他打死,可惜厕所中间还有一块木板挡着,天浩得以保全小命。然后我们聊了军训,聊了美女,聊了梦想,最后还没忘了把老师痛骂一顿。提到老师,天浩的兴致就全上来了,连幼儿园的阿姨都骂到了祖宗三代。

看厕所的老太太居然进来敲了门,我和天浩决定不继续侃了。我们再次说到梦想,我对着中间的木板吼:“你小子正经点儿,我等着在大学抢你的女朋友呢!”

天浩狠敲了一下厕所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的女朋友你要是喜欢,就拐去玩几天。”我估计他也就是说说,为了兄弟他能两肋插刀,为了女人,他能插我数十刀。

我们终于从厕所里出来,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可是我们仅陶醉了几秒钟。看厕所的老太太对一个小男孩说:“现在的小伙子,都这么能混,听奶奶话,你可别学坏啊……”天浩对我歪嘴一笑,转身踢了一脚厕所门,发出一声怪叫“sorry”。我给了老太太两块钱,外赠一记白眼,算是报答她家厕所的救命之恩。

我和天浩从厕所里杀出来,就直奔书店“掏宝”。我挑了一本《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他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我木了半天,手里还是紧紧拿着那本书没放下,天浩说我没救了,就继续掏他的宝贝了。

我们疯了一天,决定乘公交车回家。天浩可怜巴巴的盯着我的钱包说他没钱了,于是我也可怜巴巴的看着我的钱包,装发愁状:“小钱,你说咋办?天浩最近升了区长(蛆长),开始对你的排泄物虎视眈眈了。”

结果他一把抢过我的钱包,冷笑一声:“得了吧(第一次写主角是混混男生的小说,因为自己还算是很乖的女孩,所以这篇小说也许算是失败的。)

七月的阳光恶狠狠地拍打着大地,干燥的灰尘,如波浪一路升腾,畅通无阻。教室里,物理老师唾沫星子横飞的讲着弹簧振子,我那些颇有反抗精神的同胞们睡倒了一片。

我在老师的眼皮底下奋笔疾书,高频率晃动的笔杆紧是为了寻求刺激。然而我那不争气的笔在一旁伤感的麻人头皮,我无奈被牵了鼻子,怀念高一生活。

(一)

那年中考我考得很超常,没交择校费就进了市重点。大热的天,母亲逢人就宣传我是如何的命好,不耐烦的旁听者在耳膜受到严重的冲击后,都没忘了和我妈讨点啥东西。我那可怜的母亲被幸福冲昏的头脑,笑着被一大把“杨二嫂牌圆规”拖出去放血,回家还和我说欠某家大婶一袋土豆。某家大婶显然没有其他人那么命好,我还没来得及筹齐一麻袋土豆,就扛着一卷行里逃离了讨厌的大院。

传说新生报到之前,前辈们还是发现了许多逃课之道的,无奈,前辈们高考的时候白旗遮盖了蓝天,考进重点大学的人寥寥无几,学校被撤了重点的名号。校长亲自率领众教师把前辈以及前辈的前辈们的智慧结晶全部封锁了!于是,我们军训时,一哥们儿时常望着对面冷饮店发呆咽口水,被教官发现就近踢进厕所面壁思过。后来那哥们愣是两天没吃饭,有传言说他被某班方队长拒绝了,承受不了失恋的打击。我想来想去都觉得他是受不了厕所里放浪的氨气,经过询问的确如此。于是我进了高中后第一次感到惊讶,原来这个学校藏着这么多狗仔队后备军,看来我这靠编故事混地位的嫩小子该自觉地退居二线了。

我在新班级里体验到了孤独的滋味。几乎所有人在这里都能与自己的旧校友打得火热。我自然被晾在一边,偶尔有人过来问我是哪个中学毕业的,我想都没想就说是十二中的,我班同学对十二中集体讨论了一番,派了个代表小心翼翼的问我:“咱们市里有十二中吗?”

我说:“……”

(二)

军训结束的时候,我决定找初中的兄弟诉诉苦。

我兄弟那天也军训结束,怀揣着二百块钱,装大款把我拉进冷饮店。一进店就把一百块扔给服务员,然后让她送了奶茶,送了雪泥,送了刨冰……直到最后一份冰琪淋端上来的时候,我兄弟的表情极为痛苦,眉毛都拧成了疙瘩,死咬着牙摆出一个WC的手势,拽着我就冲出了店门,急匆匆踏上了寻找厕所的旅途。

看到厕所门的时候,我们两个都顾不上风度了,以大约每秒九米的速度张牙舞爪的冲向两个开着的门。

“大哥,在厕所里聊天,会被外面听见的。”

“你怕啥?老子愿意。外面就算听得见也见不到人,我们聊我们的。”

“天浩,你抽疯了?拿一百块吃冷饮等于找死!”

天浩沉默了一会儿,问我:“刚才他们都看咱俩了?”

我当时特想一记重拳把他打死,可惜厕所中间还有一块木板挡着,天浩得以保全小命。然后我们聊了军训,聊了美女,聊了梦想,最后还没忘了把老师痛骂一顿。提到老师,天浩的兴致就全上来了,连幼儿园的阿姨都骂到了祖宗三代。

看厕所的老太太居然进来敲了门,我和天浩决定不继续侃了。我们再次说到梦想,我对着中间的木板吼:“你小子正经点儿,我等着在大学抢你的女朋友呢!”

天浩狠敲了一下厕所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的女朋友你要是喜欢,就拐去玩几天。”我估计他也就是说说,为了兄弟他能两肋插刀,为了女人,他能插我数十刀。

我们终于从厕所里出来,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可是我们仅陶醉了几秒钟。看厕所的老太太对一个小男孩说:“现在的小伙子,都这么能混,听奶奶话,你可别学坏啊……”天浩对我歪嘴一笑,转身踢了一脚厕所门,发出一声怪叫“sorry”。我给了老太太两块钱,外赠一记白眼,算是报答她家厕所的救命之恩。

我和天浩从厕所里杀出来,就直奔书店“掏宝”。我挑了一本《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他一巴掌拍在我脑袋上,我木了半天,手里还是紧紧拿着那本书没放下,天浩说我没救了,就继续掏他的宝贝了。

我们疯了一天,决定乘公交车回家。天浩可怜巴巴的盯着我的钱包说他没钱了,于是我也可怜巴巴的看着我的钱包,装发愁状:“小钱,你说咋办?天浩最近升了区长(蛆长),开始对你的排泄物虎视眈眈了。”

结果他一把抢过我的钱包,冷笑一声:“得了吧

日本,我该怎么对你?

刚看完北大bbs上的一篇文章(有意同胞请点机http://www.cidu.net/mud/aiguo/),很有感触。

我的高中一个同学也是对日本有着极佳的好感,每次上计算机课,她都会迫不及待的去搜索关于日本的每张网页,还经常在我面前炫耀着她深厚的日语“功力”,可为了满足心中对她的喜欢,尽管我向来对日本就没好感,也只能将那股爱国热情暂时的埋藏在心底,高一分班以后,虽然见到她的日子少了,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已经对日本有了新的认识。

不久前,看到班上有位同学邮购了本新书《日本精神》,便借过来看看。

很快就看完了全书,我不禁对这个传说中的大和民族产生一丝敬畏。

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向他们鞠上一躬,但我希望是居高临下。我欣赏你们的团结,你们有着我们中国人还暂时无法比拟的国民素质,但我不希望看到你们那一张张狂妄的嘴脸,抢我们的钓鱼岛,到我们的国土上来挑衅,西北大学,珠海事件,不仅仅是我们的耻辱,也是你们的。

反思我们自己,当05年在内地爆发的反日游行,我不经常听到我周围的人有议论的声音,我们内地的电视台也没有做多方面的报道,只有在香港和台湾的一些电视上才能看到那一各个英勇的身躯。但我们自己为什么不说出来呢?是怕日本人有意见么?

这让我想起06年的夏天,国产网游《梦幻西游》里的“77事件”,当时网上传出网易公司要将梦幻的股份卖给日本人时,一批游戏玩家齐集北京2区中的颐和园服务器,在游戏里代表南京的场景jy城里举行游行示威,我在朋友那得知这个事情后也马上开了个号进去看了下,里面的情况让我震惊,无数的玩家在jy的衙门前抗议网易的“卖国行为”,其中有骂小日本混蛋的,有叫嚣要东京大屠杀的,我也叫着几声反日反日在里面体验着我们民族难得有的团结。

让我失望的是偶尔总有那么几个玩家站在了日本那边,叫骂:中国人都是狗养的。我问他是哪里人,他没有理睬我,从我身边跑过,其实我当是真希望他能告诉我他是日本人或是别的国籍---只要不是中国人。但当他后来告诉我的时候我失望透了,他说他是上海人,还劝我不要跟其他人同流合污,日本再怎么差,也是比中国好。

我安慰自己道,可能他是为了刺激我们内心深处的愤怒,好让我们能够更加团结的走在一起。

我们不能否认,我们的确没有日本人那么团结,他们的确是我们学习的一个榜样,但我们该怎样学习呢?

在看完北大bbs上的文章后,我马上复制了网址,发给了我的所有任课老师,我希望他们能明白,一个好的学生不是他们这样教出来的,尽管让他学富五车,精通数理化,如果没有民族精神,没有团结意识,那他的将来会是怎样一个人呢?

对比中国和日本,他们有着坚强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而我们呢,短短的一周军训,就要死要活的跟父母办好请教条。他们的新闻总是在播中国的崛起,中国的威胁,让国民都能居安思危;我们播的新闻是中国将在20年内超过日本,居世界第2,让国民有无限的自豪感。

毛主席说过:“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而对于两国之间实实在在存在差距的战术问题,我们还能够以“第2”的身份去藐视第3的日本呢?

军训体验百分百

公元2006年8月二十一日,我踏进了为期五天的军训生活。

第一天・怎么这么苦!

早上8点,我们便到达了指定的军训基地。我很惊讶地看着同学们兴奋的脸孔:军训是那么值得高兴的事?

当天的值日教官贼贼地笑:不要被兴奋冲晕了头啊,同学们!待会儿铃一下,出差错的同学。哼哼……找到自己的宿舍把行李放好,听到哨声一响,45秒钟内集合。做到快,静,齐。少一个100个俯卧撑等着你!

大家找曙色的速度还不算快,可是集合时,由于面一个同学不慎摔倒,结果后边也跟着倒下一片,惨声连连。教官不近人情地把那些摔倒的同学罚得很惨:100个俯卧撑加100个蹲下起立。

看得我的心里发毛:还好自己刚才稳住。

接下来便是站“军姿”:纹丝不动地站。

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给我用上力气,不准松懈!教官举着喇叭大喊。

半个小时过去,脚都麻了。在烈日下站军姿,有哪个不汗流浃背的,那准是体内新陈代谢有问题。

在站的过程中晕了10多个同学,有几个动了也被罚了100个蹲下起立。我算是平安度过。

尔后教官不吝惜口水地足足把军训的要求啊,各个环节啊等都给我们将了两个多小时,说什么“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基本要求”“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我觉得服从命令起码也该看服从什么命令啊,一味地服从,那不成了没有思想,没有主见的人了吗?行尸走肉,又有什么用?军训,就是想把原来各有个性的我们压缩成一个个死板的木头?

军训像一个饼干制造场,我们,则像面粉,教官,是把我们做成一个个相同模板的机器!

下午开始学习整理内务。天,被子还要叠得方方正正的,边沿要像切出来的豆腐边那么整齐……我整整叠了2个小时,才使叠出的东西不再让教官叫为狗屎……

被来想晚上可以闲会儿,没想到还被要求学唱军歌。一首超高音,一首超低音,我晕,教官就是一个劲地想整人吗……?我用仇视的眼光瞪着他。还不是因为之前他的一句话:跟唱两遍,集体唱一遍后,个别同学上来单独唱。不会的,200个蹲下起立向你招手!我天生音乐细胞不发达,六音就已五音不全,唱起歌十有八九是跑调……

一个小时终于过去了,所幸,教官没有抽到我独唱。

回到宿舍匆匆洗完澡,洗好晾好衣服,更快的,是庄周梦蝶去了。

第二天・专制的教官

第二天起床,大腿酸麻得要命。

大家快速集合,值班教官说要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今天站军姿比昨天长了15分钟.

……无言。

教官又说“军姿站到最高境界是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我站到最后的确有写飘飘然了,但伴有写想吐,怕是中暑…..一回到宿舍,我一连服下三包“小柴胡“.

经过会操训练,教官在我的心目中,渐渐有了个特征的形成:专制。又狠又爱强词夺理!明明我班的那个教官的过于不标准到全班几乎听不懂的地步,他却反过来说是我们全班清理有问题;明明是教官忘记自己把一名同学叫到某处去罚捡垃圾,集合时发现少一个同学却还向全班发火,又说那个同学猪头脑,捡太慢;要逼同学统一剪发就引用某某人的话说“锻炼从‘头’开始”……有反抗者,不怕啊,反正有一大罚例在那里等你。

晚上,让大家看军事影片后要求同学们写一篇军训心得和影片观后感。

刚来两天,哪有什么心得啊?那枯燥无味的影片,看后我也自觉没有体会感受,观后感又从何写起?

结果,很违心地写了几百字上缴。无疑,没有一个字是我的真心话。

第三天・残酷

第三天的训练更可怕,脸在猎人的暴晒下也热辣辣地疼,手和脚又酸又痛。又学猫步又学标准步、齐步走姿势等,一天下来,更是累得大概我的头刚着枕的那一刻,就已经熟睡了。

半夜,又突然来了个紧急集合,成心不让人睡觉啊……云里雾里的我也差点迟到,那几个速度慢的还没罚“鸭子走路”(蹲着走)800米……

第四天・习惯了

对于训练,基本已经习惯历来了,到了夜里,我自然警醒些,真是作弄人――教官不叫紧急集合。白白浪费睡觉时间……真郁闷,下午一枪居然没有一环中……唉。

第五天・反省

天一会儿公元2006年8月二十一日,我踏进了为期五天的军训生活。

第一天・怎么这么苦!

早上8点,我们便到达了指定的军训基地。我很惊讶地看着同学们兴奋的脸孔:军训是那么值得高兴的事?

当天的值日教官贼贼地笑:不要被兴奋冲晕了头啊,同学们!待会儿铃一下,出差错的同学。哼哼……找到自己的宿舍把行李放好,听到哨声一响,45秒钟内集合。做到快,静,齐。少一个100个俯卧撑等着你!

大家找曙色的速度还不算快,可是集合时,由于面一个同学不慎摔倒,结果后边也跟着倒下一片,惨声连连。教官不近人情地把那些摔倒的同学罚得很惨:100个俯卧撑加100个蹲下起立。

看得我的心里发毛:还好自己刚才稳住。

接下来便是站“军姿”:纹丝不动地站。

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给我用上力气,不准松懈!教官举着喇叭大喊。

半个小时过去,脚都麻了。在烈日下站军姿,有哪个不汗流浃背的,那准是体内新陈代谢有问题。

在站的过程中晕了10多个同学,有几个动了也被罚了100个蹲下起立。我算是平安度过。

尔后教官不吝惜口水地足足把军训的要求啊,各个环节啊等都给我们将了两个多小时,说什么“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基本要求”“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我觉得服从命令起码也该看服从什么命令啊,一味地服从,那不成了没有思想,没有主见的人了吗?行尸走肉,又有什么用?军训,就是想把原来各有个性的我们压缩成一个个死板的木头?

军训像一个饼干制造场,我们,则像面粉,教官,是把我们做成一个个相同模板的机器!

下午开始学习整理内务。天,被子还要叠得方方正正的,边沿要像切出来的豆腐边那么整齐……我整整叠了2个小时,才使叠出的东西不再让教官叫为狗屎……

被来想晚上可以闲会儿,没想到还被要求学唱军歌。一首超高音,一首超低音,我晕,教官就是一个劲地想整人吗……?我用仇视的眼光瞪着他。还不是因为之前他的一句话:跟唱两遍,集体唱一遍后,个别同学上来单独唱。不会的,200个蹲下起立向你招手!我天生音乐细胞不发达,六音就已五音不全,唱起歌十有八九是跑调……

一个小时终于过去了,所幸,教官没有抽到我独唱。

回到宿舍匆匆洗完澡,洗好晾好衣服,更快的,是庄周梦蝶去了。

第二天・专制的教官

第二天起床,大腿酸麻得要命。

大家快速集合,值班教官说要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今天站军姿比昨天长了15分钟.

……无言。

教官又说“军姿站到最高境界是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我站到最后的确有写飘飘然了,但伴有写想吐,怕是中暑…..一回到宿舍,我一连服下三包“小柴胡“.

经过会操训练,教官在我的心目中,渐渐有了个特征的形成:专制。又狠又爱强词夺理!明明我班的那个教官的过于不标准到全班几乎听不懂的地步,他却反过来说是我们全班清理有问题;明明是教官忘记自己把一名同学叫到某处去罚捡垃圾,集合时发现少一个同学却还向全班发火,又说那个同学猪头脑,捡太慢;要逼同学统一剪发就引用某某人的话说“锻炼从‘头’开始”……有反抗者,不怕啊,反正有一大罚例在那里等你。

晚上,让大家看军事影片后要求同学们写一篇军训心得和影片观后感。

刚来两天,哪有什么心得啊?那枯燥无味的影片,看后我也自觉没有体会感受,观后感又从何写起?

结果,很违心地写了几百字上缴。无疑,没有一个字是我的真心话。

第三天・残酷

第三天的训练更可怕,脸在猎人的暴晒下也热辣辣地疼,手和脚又酸又痛。又学猫步又学标准步、齐步走姿势等,一天下来,更是累得大概我的头刚着枕的那一刻,就已经熟睡了。

半夜,又突然来了个紧急集合,成心不让人睡觉啊……云里雾里的我也差点迟到,那几个速度慢的还没罚“鸭子走路”(蹲着走)800米……

第四天・习惯了

对于训练,基本已经习惯历来了,到了夜里,我自然警醒些,真是作弄人――教官不叫紧急集合。白白浪费睡觉时间……真郁闷,下午一枪居然没有一环中……唉。

第五天・反省

天一会儿公元2006年8月二十一日,我踏进了为期五天的军训生活。

第一天・怎么这么苦!

早上8点,我们便到达了指定的军训基地。我很惊讶地看着同学们兴奋的脸孔:军训是那么值得高兴的事?

当天的值日教官贼贼地笑:不要被兴奋冲晕了头啊,同学们!待会儿铃一下,出差错的同学。哼哼……找到自己的宿舍把行李放好,听到哨声一响,45秒钟内集合。做到快,静,齐。少一个100个俯卧撑等着你!

大家找曙色的速度还不算快,可是集合时,由于面一个同学不慎摔倒,结果后边也跟着倒下一片,惨声连连。教官不近人情地把那些摔倒的同学罚得很惨:100个俯卧撑加100个蹲下起立。

看得我的心里发毛:还好自己刚才稳住。

接下来便是站“军姿”:纹丝不动地站。

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给我用上力气,不准松懈!教官举着喇叭大喊。

半个小时过去,脚都麻了。在烈日下站军姿,有哪个不汗流浃背的,那准是体内新陈代谢有问题。

在站的过程中晕了10多个同学,有几个动了也被罚了100个蹲下起立。我算是平安度过。

尔后教官不吝惜口水地足足把军训的要求啊,各个环节啊等都给我们将了两个多小时,说什么“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基本要求”“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我觉得服从命令起码也该看服从什么命令啊,一味地服从,那不成了没有思想,没有主见的人了吗?行尸走肉,又有什么用?军训,就是想把原来各有个性的我们压缩成一个个死板的木头?

军训像一个饼干制造场,我们,则像面粉,教官,是把我们做成一个个相同模板的机器!

下午开始学习整理内务。天,被子还要叠得方方正正的,边沿要像切出来的豆腐边那么整齐……我整整叠了2个小时,才使叠出的东西不再让教官叫为狗屎……

被来想晚上可以闲会儿,没想到还被要求学唱军歌。一首超高音,一首超低音,我晕,教官就是一个劲地想整人吗……?我用仇视的眼光瞪着他。还不是因为之前他的一句话:跟唱两遍,集体唱一遍后,个别同学上来单独唱。不会的,200个蹲下起立向你招手!我天生音乐细胞不发达,六音就已五音不全,唱起歌十有八九是跑调……

一个小时终于过去了,所幸,教官没有抽到我独唱。

回到宿舍匆匆洗完澡,洗好晾好衣服,更快的,是庄周梦蝶去了。

第二天・专制的教官

第二天起床,大腿酸麻得要命。

大家快速集合,值班教官说要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今天站军姿比昨天长了15分钟.

……无言。

教官又说“军姿站到最高境界是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我站到最后的确有写飘飘然了,但伴有写想吐,怕是中暑…..一回到宿舍,我一连服下三包“小柴胡“.

经过会操训练,教官在我的心目中,渐渐有了个特征的形成:专制。又狠又爱强词夺理!明明我班的那个教官的过于不标准到全班几乎听不懂的地步,他却反过来说是我们全班清理有问题;明明是教官忘记自己把一名同学叫到某处去罚捡垃圾,集合时发现少一个同学却还向全班发火,又说那个同学猪头脑,捡太慢;要逼同学统一剪发就引用某某人的话说“锻炼从‘头’开始”……有反抗者,不怕啊,反正有一大罚例在那里等你。

晚上,让大家看军事影片后要求同学们写一篇军训心得和影片观后感。

刚来两天,哪有什么心得啊?那枯燥无味的影片,看后我也自觉没有体会感受,观后感又从何写起?

结果,很违心地写了几百字上缴。无疑,没有一个字是我的真心话。

第三天・残酷

第三天的训练更可怕,脸在猎人的暴晒下也热辣辣地疼,手和脚又酸又痛。又学猫步又学标准步、齐步走姿势等,一天下来,更是累得大概我的头刚着枕的那一刻,就已经熟睡了。

半夜,又突然来了个紧急集合,成心不让人睡觉啊……云里雾里的我也差点迟到,那几个速度慢的还没罚“鸭子走路”(蹲着走)800米……

第四天・习惯了

对于训练,基本已经习惯历来了,到了夜里,我自然警醒些,真是作弄人――教官不叫紧急集合。白白浪费睡觉时间……真郁闷,下午一枪居然没有一环中……唉。

第五天・反省

天一会儿公元2006年8月二十一日,我踏进了为期五天的军训生活。

第一天・怎么这么苦!

早上8点,我们便到达了指定的军训基地。我很惊讶地看着同学们兴奋的脸孔:军训是那么值得高兴的事?

当天的值日教官贼贼地笑:不要被兴奋冲晕了头啊,同学们!待会儿铃一下,出差错的同学。哼哼……找到自己的宿舍把行李放好,听到哨声一响,45秒钟内集合。做到快,静,齐。少一个100个俯卧撑等着你!

大家找曙色的速度还不算快,可是集合时,由于面一个同学不慎摔倒,结果后边也跟着倒下一片,惨声连连。教官不近人情地把那些摔倒的同学罚得很惨:100个俯卧撑加100个蹲下起立。

看得我的心里发毛:还好自己刚才稳住。

接下来便是站“军姿”:纹丝不动地站。

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给我用上力气,不准松懈!教官举着喇叭大喊。

半个小时过去,脚都麻了。在烈日下站军姿,有哪个不汗流浃背的,那准是体内新陈代谢有问题。

在站的过程中晕了10多个同学,有几个动了也被罚了100个蹲下起立。我算是平安度过。

尔后教官不吝惜口水地足足把军训的要求啊,各个环节啊等都给我们将了两个多小时,说什么“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基本要求”“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我觉得服从命令起码也该看服从什么命令啊,一味地服从,那不成了没有思想,没有主见的人了吗?行尸走肉,又有什么用?军训,就是想把原来各有个性的我们压缩成一个个死板的木头?

军训像一个饼干制造场,我们,则像面粉,教官,是把我们做成一个个相同模板的机器!

下午开始学习整理内务。天,被子还要叠得方方正正的,边沿要像切出来的豆腐边那么整齐……我整整叠了2个小时,才使叠出的东西不再让教官叫为狗屎……

被来想晚上可以闲会儿,没想到还被要求学唱军歌。一首超高音,一首超低音,我晕,教官就是一个劲地想整人吗……?我用仇视的眼光瞪着他。还不是因为之前他的一句话:跟唱两遍,集体唱一遍后,个别同学上来单独唱。不会的,200个蹲下起立向你招手!我天生音乐细胞不发达,六音就已五音不全,唱起歌十有八九是跑调……

一个小时终于过去了,所幸,教官没有抽到我独唱。

回到宿舍匆匆洗完澡,洗好晾好衣服,更快的,是庄周梦蝶去了。

第二天・专制的教官

第二天起床,大腿酸麻得要命。

大家快速集合,值班教官说要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今天站军姿比昨天长了15分钟.

……无言。

教官又说“军姿站到最高境界是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我站到最后的确有写飘飘然了,但伴有写想吐,怕是中暑…..一回到宿舍,我一连服下三包“小柴胡“.

经过会操训练,教官在我的心目中,渐渐有了个特征的形成:专制。又狠又爱强词夺理!明明我班的那个教官的过于不标准到全班几乎听不懂的地步,他却反过来说是我们全班清理有问题;明明是教官忘记自己把一名同学叫到某处去罚捡垃圾,集合时发现少一个同学却还向全班发火,又说那个同学猪头脑,捡太慢;要逼同学统一剪发就引用某某人的话说“锻炼从‘头’开始”……有反抗者,不怕啊,反正有一大罚例在那里等你。

晚上,让大家看军事影片后要求同学们写一篇军训心得和影片观后感。

刚来两天,哪有什么心得啊?那枯燥无味的影片,看后我也自觉没有体会感受,观后感又从何写起?

结果,很违心地写了几百字上缴。无疑,没有一个字是我的真心话。

第三天・残酷

第三天的训练更可怕,脸在猎人的暴晒下也热辣辣地疼,手和脚又酸又痛。又学猫步又学标准步、齐步走姿势等,一天下来,更是累得大概我的头刚着枕的那一刻,就已经熟睡了。

半夜,又突然来了个紧急集合,成心不让人睡觉啊……云里雾里的我也差点迟到,那几个速度慢的还没罚“鸭子走路”(蹲着走)800米……

第四天・习惯了

对于训练,基本已经习惯历来了,到了夜里,我自然警醒些,真是作弄人――教官不叫紧急集合。白白浪费睡觉时间……真郁闷,下午一枪居然没有一环中……唉。

第五天・反省

天一会儿公元2006年8月二十一日,我踏进了为期五天的军训生活。

第一天・怎么这么苦!

早上8点,我们便到达了指定的军训基地。我很惊讶地看着同学们兴奋的脸孔:军训是那么值得高兴的事?

当天的值日教官贼贼地笑:不要被兴奋冲晕了头啊,同学们!待会儿铃一下,出差错的同学。哼哼……找到自己的宿舍把行李放好,听到哨声一响,45秒钟内集合。做到快,静,齐。少一个100个俯卧撑等着你!

大家找曙色的速度还不算快,可是集合时,由于面一个同学不慎摔倒,结果后边也跟着倒下一片,惨声连连。教官不近人情地把那些摔倒的同学罚得很惨:100个俯卧撑加100个蹲下起立。

看得我的心里发毛:还好自己刚才稳住。

接下来便是站“军姿”:纹丝不动地站。

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给我用上力气,不准松懈!教官举着喇叭大喊。

半个小时过去,脚都麻了。在烈日下站军姿,有哪个不汗流浃背的,那准是体内新陈代谢有问题。

在站的过程中晕了10多个同学,有几个动了也被罚了100个蹲下起立。我算是平安度过。

尔后教官不吝惜口水地足足把军训的要求啊,各个环节啊等都给我们将了两个多小时,说什么“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基本要求”“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我觉得服从命令起码也该看服从什么命令啊,一味地服从,那不成了没有思想,没有主见的人了吗?行尸走肉,又有什么用?军训,就是想把原来各有个性的我们压缩成一个个死板的木头?

军训像一个饼干制造场,我们,则像面粉,教官,是把我们做成一个个相同模板的机器!

下午开始学习整理内务。天,被子还要叠得方方正正的,边沿要像切出来的豆腐边那么整齐……我整整叠了2个小时,才使叠出的东西不再让教官叫为狗屎……

被来想晚上可以闲会儿,没想到还被要求学唱军歌。一首超高音,一首超低音,我晕,教官就是一个劲地想整人吗……?我用仇视的眼光瞪着他。还不是因为之前他的一句话:跟唱两遍,集体唱一遍后,个别同学上来单独唱。不会的,200个蹲下起立向你招手!我天生音乐细胞不发达,六音就已五音不全,唱起歌十有八九是跑调……

一个小时终于过去了,所幸,教官没有抽到我独唱。

回到宿舍匆匆洗完澡,洗好晾好衣服,更快的,是庄周梦蝶去了。

第二天・专制的教官

第二天起床,大腿酸麻得要命。

大家快速集合,值班教官说要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今天站军姿比昨天长了15分钟.

……无言。

教官又说“军姿站到最高境界是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我站到最后的确有写飘飘然了,但伴有写想吐,怕是中暑…..一回到宿舍,我一连服下三包“小柴胡“.

经过会操训练,教官在我的心目中,渐渐有了个特征的形成:专制。又狠又爱强词夺理!明明我班的那个教官的过于不标准到全班几乎听不懂的地步,他却反过来说是我们全班清理有问题;明明是教官忘记自己把一名同学叫到某处去罚捡垃圾,集合时发现少一个同学却还向全班发火,又说那个同学猪头脑,捡太慢;要逼同学统一剪发就引用某某人的话说“锻炼从‘头’开始”……有反抗者,不怕啊,反正有一大罚例在那里等你。

晚上,让大家看军事影片后要求同学们写一篇军训心得和影片观后感。

刚来两天,哪有什么心得啊?那枯燥无味的影片,看后我也自觉没有体会感受,观后感又从何写起?

结果,很违心地写了几百字上缴。无疑,没有一个字是我的真心话。

第三天・残酷

第三天的训练更可怕,脸在猎人的暴晒下也热辣辣地疼,手和脚又酸又痛。又学猫步又学标准步、齐步走姿势等,一天下来,更是累得大概我的头刚着枕的那一刻,就已经熟睡了。

半夜,又突然来了个紧急集合,成心不让人睡觉啊……云里雾里的我也差点迟到,那几个速度慢的还没罚“鸭子走路”(蹲着走)800米……

第四天・习惯了

对于训练,基本已经习惯历来了,到了夜里,我自然警醒些,真是作弄人――教官不叫紧急集合。白白浪费睡觉时间……真郁闷,下午一枪居然没有一环中……唉。

第五天・反省

天一会儿公元2006年8月二十一日,我踏进了为期五天的军训生活。

第一天・怎么这么苦!

早上8点,我们便到达了指定的军训基地。我很惊讶地看着同学们兴奋的脸孔:军训是那么值得高兴的事?

当天的值日教官贼贼地笑:不要被兴奋冲晕了头啊,同学们!待会儿铃一下,出差错的同学。哼哼……找到自己的宿舍把行李放好,听到哨声一响,45秒钟内集合。做到快,静,齐。少一个100个俯卧撑等着你!

大家找曙色的速度还不算快,可是集合时,由于面一个同学不慎摔倒,结果后边也跟着倒下一片,惨声连连。教官不近人情地把那些摔倒的同学罚得很惨:100个俯卧撑加100个蹲下起立。

看得我的心里发毛:还好自己刚才稳住。

接下来便是站“军姿”:纹丝不动地站。

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给我用上力气,不准松懈!教官举着喇叭大喊。

半个小时过去,脚都麻了。在烈日下站军姿,有哪个不汗流浃背的,那准是体内新陈代谢有问题。

在站的过程中晕了10多个同学,有几个动了也被罚了100个蹲下起立。我算是平安度过。

尔后教官不吝惜口水地足足把军训的要求啊,各个环节啊等都给我们将了两个多小时,说什么“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基本要求”“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我觉得服从命令起码也该看服从什么命令啊,一味地服从,那不成了没有思想,没有主见的人了吗?行尸走肉,又有什么用?军训,就是想把原来各有个性的我们压缩成一个个死板的木头?

军训像一个饼干制造场,我们,则像面粉,教官,是把我们做成一个个相同模板的机器!

下午开始学习整理内务。天,被子还要叠得方方正正的,边沿要像切出来的豆腐边那么整齐……我整整叠了2个小时,才使叠出的东西不再让教官叫为狗屎……

被来想晚上可以闲会儿,没想到还被要求学唱军歌。一首超高音,一首超低音,我晕,教官就是一个劲地想整人吗……?我用仇视的眼光瞪着他。还不是因为之前他的一句话:跟唱两遍,集体唱一遍后,个别同学上来单独唱。不会的,200个蹲下起立向你招手!我天生音乐细胞不发达,六音就已五音不全,唱起歌十有八九是跑调……

一个小时终于过去了,所幸,教官没有抽到我独唱。

回到宿舍匆匆洗完澡,洗好晾好衣服,更快的,是庄周梦蝶去了。

第二天・专制的教官

第二天起床,大腿酸麻得要命。

大家快速集合,值班教官说要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今天站军姿比昨天长了15分钟.

……无言。

教官又说“军姿站到最高境界是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我站到最后的确有写飘飘然了,但伴有写想吐,怕是中暑…..一回到宿舍,我一连服下三包“小柴胡“.

经过会操训练,教官在我的心目中,渐渐有了个特征的形成:专制。又狠又爱强词夺理!明明我班的那个教官的过于不标准到全班几乎听不懂的地步,他却反过来说是我们全班清理有问题;明明是教官忘记自己把一名同学叫到某处去罚捡垃圾,集合时发现少一个同学却还向全班发火,又说那个同学猪头脑,捡太慢;要逼同学统一剪发就引用某某人的话说“锻炼从‘头’开始”……有反抗者,不怕啊,反正有一大罚例在那里等你。

晚上,让大家看军事影片后要求同学们写一篇军训心得和影片观后感。

刚来两天,哪有什么心得啊?那枯燥无味的影片,看后我也自觉没有体会感受,观后感又从何写起?

结果,很违心地写了几百字上缴。无疑,没有一个字是我的真心话。

第三天・残酷

第三天的训练更可怕,脸在猎人的暴晒下也热辣辣地疼,手和脚又酸又痛。又学猫步又学标准步、齐步走姿势等,一天下来,更是累得大概我的头刚着枕的那一刻,就已经熟睡了。

半夜,又突然来了个紧急集合,成心不让人睡觉啊……云里雾里的我也差点迟到,那几个速度慢的还没罚“鸭子走路”(蹲着走)800米……

第四天・习惯了

对于训练,基本已经习惯历来了,到了夜里,我自然警醒些,真是作弄人――教官不叫紧急集合。白白浪费睡觉时间……真郁闷,下午一枪居然没有一环中……唉。

第五天・反省

天一会儿公元2006年8月二十一日,我踏进了为期五天的军训生活。

第一天・怎么这么苦!

早上8点,我们便到达了指定的军训基地。我很惊讶地看着同学们兴奋的脸孔:军训是那么值得高兴的事?

当天的值日教官贼贼地笑:不要被兴奋冲晕了头啊,同学们!待会儿铃一下,出差错的同学。哼哼……找到自己的宿舍把行李放好,听到哨声一响,45秒钟内集合。做到快,静,齐。少一个100个俯卧撑等着你!

大家找曙色的速度还不算快,可是集合时,由于面一个同学不慎摔倒,结果后边也跟着倒下一片,惨声连连。教官不近人情地把那些摔倒的同学罚得很惨:100个俯卧撑加100个蹲下起立。

看得我的心里发毛:还好自己刚才稳住。

接下来便是站“军姿”:纹丝不动地站。

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给我用上力气,不准松懈!教官举着喇叭大喊。

半个小时过去,脚都麻了。在烈日下站军姿,有哪个不汗流浃背的,那准是体内新陈代谢有问题。

在站的过程中晕了10多个同学,有几个动了也被罚了100个蹲下起立。我算是平安度过。

尔后教官不吝惜口水地足足把军训的要求啊,各个环节啊等都给我们将了两个多小时,说什么“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基本要求”“一个口令一个动作”……

我觉得服从命令起码也该看服从什么命令啊,一味地服从,那不成了没有思想,没有主见的人了吗?行尸走肉,又有什么用?军训,就是想把原来各有个性的我们压缩成一个个死板的木头?

军训像一个饼干制造场,我们,则像面粉,教官,是把我们做成一个个相同模板的机器!

下午开始学习整理内务。天,被子还要叠得方方正正的,边沿要像切出来的豆腐边那么整齐……我整整叠了2个小时,才使叠出的东西不再让教官叫为狗屎……

被来想晚上可以闲会儿,没想到还被要求学唱军歌。一首超高音,一首超低音,我晕,教官就是一个劲地想整人吗……?我用仇视的眼光瞪着他。还不是因为之前他的一句话:跟唱两遍,集体唱一遍后,个别同学上来单独唱。不会的,200个蹲下起立向你招手!我天生音乐细胞不发达,六音就已五音不全,唱起歌十有八九是跑调……

一个小时终于过去了,所幸,教官没有抽到我独唱。

回到宿舍匆匆洗完澡,洗好晾好衣服,更快的,是庄周梦蝶去了。

第二天・专制的教官

第二天起床,大腿酸麻得要命。

大家快速集合,值班教官说要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今天站军姿比昨天长了15分钟.

……无言。

教官又说“军姿站到最高境界是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我站到最后的确有写飘飘然了,但伴有写想吐,怕是中暑…..一回到宿舍,我一连服下三包“小柴胡“.

经过会操训练,教官在我的心目中,渐渐有了个特征的形成:专制。又狠又爱强词夺理!明明我班的那个教官的过于不标准到全班几乎听不懂的地步,他却反过来说是我们全班清理有问题;明明是教官忘记自己把一名同学叫到某处去罚捡垃圾,集合时发现少一个同学却还向全班发火,又说那个同学猪头脑,捡太慢;要逼同学统一剪发就引用某某人的话说“锻炼从‘头’开始”……有反抗者,不怕啊,反正有一大罚例在那里等你。

晚上,让大家看军事影片后要求同学们写一篇军训心得和影片观后感。

刚来两天,哪有什么心得啊?那枯燥无味的影片,看后我也自觉没有体会感受,观后感又从何写起?

结果,很违心地写了几百字上缴。无疑,没有一个字是我的真心话。

第三天・残酷

第三天的训练更可怕,脸在猎人的暴晒下也热辣辣地疼,手和脚又酸又痛。又学猫步又学标准步、齐步走姿势等,一天下来,更是累得大概我的头刚着枕的那一刻,就已经熟睡了。

半夜,又突然来了个紧急集合,成心不让人睡觉啊……云里雾里的我也差点迟到,那几个速度慢的还没罚“鸭子走路”(蹲着走)800米……

第四天・习惯了

对于训练,基本已经习惯历来了,到了夜里,我自然警醒些,真是作弄人――教官不叫紧急集合。白白浪费睡觉时间……真郁闷,下午一枪居然没有一环中……唉。

第五天・反省

天一会儿

关于。About 丢失的一小截青春

其实,我很想念初三那些奋斗的日子,尽管,这只能想念。

有些不知从何说起的感觉,思绪有点乱,抑或如此清晰。

还是上课的记忆比较深刻,每周总是在重复同样的事,偶尔也会觉得厌倦。虽然语文老师有时会与我过不去,但却可以在科学课上公然埋头大睡。虽然小胖有着火眼金睛令我不敢在英语课上走神或者写作业,但数学课时我总会和地鼠躲在下面听mp3里后街的清澈嗓音、linkin park的重金属音乐。社会老师挺好的,在我印象里没骂过我一次,虽然上课聊天总是被她发现……

说到这就要提一下似乎陪了我整个初三的地鼠了,看着挺厚道,其实还是挺厚道的家伙……总是被我捉弄,偶尔耍耍脾气。总的来说,确实是个好人。他比较自恋,爱摆酷,这一点在我离开以后就更明显的体现了出来,民意调查101%的人很鄙视他的这种行为...不知道我这么说,是会被雷劈,还是雷劈他……说实话,真的很笨,绕个弯就会想不出题目答案,当然,经过我稍微点拨以后,就能恍然大悟,隐约说明我有导师前途。我承认他的牙齿有点特别,否则就不会叫地鼠了,而且,皮肤 黝黑哦。他有个残忍的老爸,每天都要让他“锻炼”身体,引体向上、俯卧撑、仰卧起坐每天都做N个,导致小孩营养比较不良,没练出肌肉反倒一身皮包骨头,以致于我这个偶尔心血来潮锻炼一下的人都比他强上 一点点... MS军训了吧,但愿他能晒白点。。。

班里男女比例有些失调,尽管这不影响正常内分泌系统,但总让人看着有些不爽。特别是提前考的成绩,更加有力证明了这一问题。提起提前考才发现,中考倒计时开始,就一直在两位数中度过,倒计时100天是星期天,而还未到个位数便已经离开。我还曾想过当倒计时进入个位数时自己会不会紧张,只是没想到就算紧张,我也无法体验了。而提前考以后,还在想着考一中,于是在科技楼轻松地奋斗,和大家一起。当然最后是考试的取消导致白费了一番力气,但那时也是一个短暂的缓冲期,适应,抑或不适应。(悄悄地,鄙视一下一中)

对了,还要说一下旭巍,当然,习惯叫三生,不知道这个习惯,还会有多久。早上5点45起来一起等第一班车,头发一股啫喱水味道,虽然起得比我早但却不会像我一样总在车上因为缺氧而直打哈欠,动作不敏捷所以没我上车快,不喜欢开车窗。早饭也一起买一起吃,小笼包,喜欢加很多辣榨菜,而我只是尝尝味道。糯米饭里总喜欢有肉和酱,我只是要香肠。似乎总是缺钱用,还钱效率不高也不低,在死缠烂打之下我也是愿意借给他。我总是,省吃俭用,他总是,大笔花钱。虽然,也没那么夸张。不会很多地过问我的事,却总是把自己心事毫无保留地说给我听。还记得他严肃又玩笑地说:“我们认识三年了,三年,你得到了什么,而我又得到了什么?”我知道他只是对自己,丧失了信心。只是想说,三生 有幸 遇上你 or 三生 不幸 遇上我

我觉得自己玩篮球不是烂的,也总是热衷于这运动,似乎天宇又叫我打篮球去了,不过我应该把这篇不太严肃的文章写写完。

谢谢初三陪我走过这些的大家,尽管谢谢,显得无力。 大概回不去了吧,应该回不去了。我会更加努力的,然后在偶尔失神时,想起你们……

祭奠。这有些残忍的夏天,那些时常浮现的笑脸,还有,丢失了一小截的青春 碎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