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那一抹紫色(共八篇)

当夕阳带着那一抹最是迷人的微笑拖着紫色的绸袍西坠时,我慢慢地行走在树林中的古道上。听着鞋跟敲打在碎石上的声音,我似乎听到了金戈铁马浴血山河的响声。于是,怀着几分敬仰的心情向森林走去,向古道走去,向历史走去…… 六王毕,四海一,已成定局,但秦王依旧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然而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耻笑。这就是在中华大地上建立雄伟霸业的秦始皇吗?他能筑长城,灭六合,却为何做不到治国久安呢?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打天下难,守天下更难”,认为他一生最重要的事就是修长城御匈奴,疏不知固守历代霸业才是他这一生最重要的事。一个远古的声音从林间飘过。远远的听见四面楚歌,涛声呜咽。一代枭雄就这样乌江自刎,沉落江底,任那雄气、霸气与江水滚滚东流,一去不返。项羽啊,项羽,你为何不肯过江东呢?如今,陪伴你的只有那呜咽的滔滔江水,而你的业绩呢?等着谁去完成呢?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就这样被你一刀抹杀了,留下的只有江东子弟背后的辛酸与泪水,你的死又换回了什么呢?汉高祖刘邦高唱着“大风起兮云飞扬”攻破城门,旌旗蔽空,击鼓雷鸣,新法三约一贴,天下黎民百姓无比欢呼称赞,于是众人高举双手,“明君”声声入耳。刘邦完成了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稳定了中原历史上第一个繁荣局面,死而无憾啊! 远了,金戈铁马的嘶吼走远了。我来到了小泉细流的古道尽头,跳进溪中,清洗自我,把所有的疲倦和烦恼都让溪水冲走。溪水好像完成了它一生中最重要的事,高唱凯歌向远方奔去。 我回头望了望西边那一抹微笑,早已不在。因为它要忙着去做最重要的事情——在明天的早晨开始一个新的起点。 万事万物的生命中都有最重要的事情,更何况我呢?于是,我很快消失在树林里,为了那抹醉人的微笑——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去奋斗,去拼搏。哦,那抹醉人的微笑……

那一抹微笑

穿梭在匆匆的人流中,不经意间,面前晃过许多微笑着的脸,我心中却升腾起一丝失落——多久了呢,不曾看到的那一抹微笑。

那是一个阴沉的下午,天空灰蒙蒙的。我刚从学校里出来,背着沉重的书包,站在站台上等公交车,心里老想着那一场失败的考试,逃不过也躲不了,闷闷的;回家要面对妈妈希冀的目光,心中又是空荡荡的。我觉得自己笨透了,简直无可救药,望着不远处的一个老太,佝偻着背,努力地在垃圾箱中翻找着,我甚至悲观地想:“我将来不会和她一样吧?!”

这时,一个乞丐向我走来,黑色夹克破破烂烂的,一条篮色裤子油渍斑斑的,鞋子也已磨破了底,我眉头一皱,赶紧向斜后方一闪,躲过他拿着的那“叮当”作响的破搪瓷杯。

那边的老太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驼着背,手里拎着一个黑色的大袋子,易拉罐什么的在里面“哐当哐当”地响。只见她颤颤巍巍地径直走向乞丐,然后用干枯的手从衬衫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轻轻地放进乞丐的杯里。

硬币落下时,发出“当”的一声,那么清脆,却又好像特别刺耳,把我的心也震得颤了一下,我细细看着这个老太:她稀疏银白的头发,一丝不苟地盘在脑后,紫色的印花布衬衫打着好几个补丁,但浆洗得干干净净,黑色的裤子虽然样式老旧,但显出几分朴素。老太驼着的背挺了挺,脸上分明带着微笑,就像花儿一样正一点一点绽放开来。

就是这样的一抹微笑,如同一缕金色的阳光,透过阴云射进了我的心里,那样温暖,那样明亮,又是那样让我感到舒适。我心中的阴霾早已散去,觉得一下子浑身充满了力量,一个捡垃圾的老太,一抹灿烂的微笑,我感受到了那一种坚强,那一种自信和乐观!

我不会自暴自弃,我不是不够聪明,只是不够努力而已!

我穿梭在人流中,抬头看看晴朗的天空,微微一笑……

种在阳光下,那朵冷色小花

小小的阳光总能散漫着暖暖的灿烂,点缀的却是那朵弥漫着淡紫贵族气息的花朵,慵懒,懵懂。给人似曾相识的憧憬。梦玻璃般的破碎着,枯藤以悬念的气息笼罩那一抹紫色,就像是它的茶色小床。是童话,还是可笑。阳光总是距离它一点点,渴望阳光是它生命的起点,也是用生命勾勒的过程。紫色,是拥有寒冷的颜色,阳光,却是火一般燃烧的欲望。这场用生命交织的未知图,该绽放出怎样的绚丽。得到了将要失去,是幸福,还是恐怖。

花朵似乎还是那么天真,它知道阳光距离它很远很远。可是黑暗却是邪恶一般的包围着,对黑色的讨厌,对孤独的冷漠。只是想把自己变得平凡而简单,愿望只是渴望光明,它只知道光明是快乐的,但对它的存在却是一种威胁。望着阳光,它偶尔出神的想:我会成功的,你好,可爱的阳光。小小面孔却散发出深海般的欲望。

迦叶不会微笑,那只是神话。假如世界上有天使,那么它们的存在不是拯救人类。

花朵的存在,它的华丽不足以点缀整个世界。上帝总是宠爱最幸运的那个人。

它不后悔,上帝问它: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你都愿意?它点点头。似乎得到了最大的奖赏,那一刻,它最快乐。默然着。接受生命中最后一个礼物。音乐仿佛在奏响。朦胧中,它在与阳光跳着最后一段华尔兹'''''

它,成了天使。

紫色的天空

窗外雨丝柔柔绵绵,轻轻地织出模糊的绸曼,在微风中随风摆舞。浅灰色的天显得很是沉闷,几只不幸的鸟儿在空中挣扎。转身回屋,把雨景拒之门外。无意在众多雨具中,隐隐约约地露出点紫色。心中一愣,一股暖流缓缓地滋润过。

紫色的雨伞打开了封尘已久的记忆,带领我回到了儿时。幼儿园的一天,天有不测风云,原是晴空万里,眨眼间却换来了阴云密布,“哗啦啦”的雨从天空中倾下。雨点打在窗户上,奏起一曲悲哀曲子;雨点打在小花小草上,响起一阵哀号的呻吟。望着窗外的雨,焦急的我眼巴巴地看着小朋友们被接走,偌大的教室只剩下我和老师,看来只能当“落汤鸡”了。深吸一口气,用尽力气奔跑,在路上溅起冰冷的水花,浸湿了我的裤脚。“轰隆隆”雷声隆隆作响,我摔倒在地,雨点鞭打在身上,很冷,很痛。抹去疼痛的眼泪,做回坚强的我,不知头上何时撑起一片淡紫色的天空,抬头迎来妈妈担心的面孔,我告诉她,我没事。

“妈妈,雨伞歪了。”我盯着斜斜的伞把,不解地叫道。

“歪了吗?没有呀。”妈妈仍保持她高贵的笑容。

“真的歪了!”我看着妈妈湿透的肩膀,固执的说。

“真的没歪!”

“歪了!”

“没歪!”

............

“在想什么呢?”妈妈的关心把我拉回了现实。我轻轻地一笑,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说:“没事,我们出去逛逛吧。”“外面下雨咧。”妈妈皱起了眉头。“带把伞就行了。”我毫不在乎地回答,顺手从角落里取出那把紫色的伞。妈妈呦不过我,只好点头答应。

漫步在江滨公园的路上,出神地看着妈妈。她头上的白发很是刺眼,不知何时,皱纹爬上了妈妈的脸上。这十三年来,妈妈辛辛苦苦地照顾我,一幕幕的温馨场面在脑海里放映,心中泛起一片爱的涟漪。

“薇子,雨伞歪了。”妈妈盯着斜斜的伞把,关心地说道。

“歪了吗?没有呀。”我假装糊涂。

“真的歪了!”妈妈看着我湿透的肩膀,固执的说。

“真的没歪!”

“歪了!”

“没歪!”

............

抹在天边的彩虹

“ 姐姐,你块看!彩虹!彩虹!”一个小男孩在土黄土黄的山岗上蹦跳着,指向天边的那抹彩虹。淡淡的,在天边微笑,笑得那么纯真,那么可爱!

哦!那不正是我心中那道独特的彩虹不?是的,是的!就是那一道在心中微微裂开的一笑,笑得迷人啊!笑得醉人啊!

淡淡的,一抹紫,如紫罗兰开满在心田,多么美啊!

一朵朵紫罗兰散开了,散开了。露出一个脑瓜儿,在这方紫罗兰中浮现。隐隐约约,带着淡淡的一抹笑。是紫罗兰微微裂开了双唇吗?瞧,笑得多么得自信!那眸子里透出一抹淡淡的自信。那么深邃,正如那深深的紫色。映在脸颊,映出了那份坚强!正如紫罗兰开在脸颊,上方的天空也带了那淡淡的一抹紫色,那是自信,那是坚强!不管风雨有多大,紫罗兰开花的自信与暴风雨中的坚强是永不变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紫罗兰看起来娇嫩极了,但淡淡的紫中透着一股深紫的自信与坚强。

淡淡的,一抹蓝,却仿佛将整个世界抹成一片蓝,多么纯啊!

倚在蓝蓝的树干上,穿着蓝蓝的衣服,坐在蓝蓝的草地上,望着远处蓝蓝的城市,显得那么静,那么宁静!拿着蓝蓝的照相机,快将这神奇的世界拍来吧!蓝蓝的微风乱过耳畔,留下淡淡的一抹蓝,带着大海的气息留在了我的发梢。一朵大大的淡蓝云飘浮在空中,我仿佛看到了蓝蓝的云中透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还有那深蓝的眸子里透出的淡淡的蓝光。哦!那是希望的颜色吗?“不,那是梦想的曙光。”一个声音在耳边回荡,那么清脆,似乎还带了那份蓝蓝的梦想。不管风雨有多大,那蓝蓝的宁静与那蓝蓝的梦想是永不破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蓝看起来波涛汹涌,但淡淡的蓝其实也有它的宁静与梦想。

淡淡的,一抹青,如嫩嫩的小草儿钻出来的那片土地,多么清啊!

小草儿戴着青青的帽子儿,探出了小脑袋儿,看着身旁的溪水潺潺地流过,留下自己一身的青。淡淡的青如在小溪的时刻上空鬼魅地一笑,那么古怪!溪水中也咧开了一笑,笑得古怪精灵!正如一个古怪的小精灵在这一方土地徘徊,嬉戏着。累了就睡睡吧!小小的呼噜儿在片土地上滚动着,带着一股青草味儿。小雨从天而降,似乎也穿着青青的草裙儿,拉起小精灵的手儿,跳起舞儿,近近地一看,那抹淡淡的青里映着精灵的脸庞,而那不正是我吗?是的,是那个古怪精灵的我。不管风雨有多大,那青色的古怪与那淡淡的精灵儿是永不走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青看起来快成熟了,但淡淡的青永远可以古怪精灵地生活。

淡淡的,一抹绿,却仿佛成片的古树拥抱成了一个世界,多么绿啊!

古老的气息将我拥抱,那深绿色的叶子如厚实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脑袋。如一位和蔼的老人对小孩子关爱的抚摸,充满了深深的爱。仰望天空,深绿色的。哦,还有那一丝丝淡淡的绿,如一个个微笑在上空绽放开来,充满着活力与生机。我嗅出来了,那是青春的味道。淡淡的一抹绿,那是青春的色彩。它从何处飘来呢?我在古老的绿树中苦苦寻找。那淡淡的一抹绿的气息始终伴随着我在古木之间苦苦寻求。一个清脆的声音,正如那淡淡的一抹绿在我身边响起。“你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啊!”是啊!我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充满着青春与活力。不管风雨有多大,那淡淡的绿色青春与淡淡的绿色活力是永不跑的!

也许终有一天我将老去,但那淡淡的青春活力会话作那抹绿在我的回忆录上翩翩起舞。

淡淡的,一抹黄,如小可身上的绒毛,软软的。多么真啊!

小可在天边扑着翅膀,摇着长长的尾巴,指点着我,朝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小嘴巴也咧开了,露出了淡黄色的棒棒糖。我贪婪地吮吸着那份嘴的甜味儿,拿着棒棒糖学小可拿着魔棒挥舞。在淡淡的一抹黄上坐下,小腿不停地离开黄黄的土地摇晃着。在淡淡的一抹黄下,划出弧线。那是小小的我在夕阳下,吃着棒棒糖,荡着秋千儿。不管风雨有多大,那份天真与可爱是永不逝的!

也许年龄在不断增大,但那淡淡的一抹黄下的天真与可爱永远在心中那个小小的我身上住下。

淡淡的,一抹橙,却仿佛加菲猫在那里大大的一抹笑,多么乐啊!

一抹淡橙色的身影从远方蹦跳着儿来。驾驶着巨型铅笔,蹦跳着来的。有一个大大的橙色微笑,橙色的一团靠近了。加菲在微笑,嘴边有一抹淡淡的橙,瞪着圆溜溜的的眼睛,挺直了橙橙的尾巴,多么诙谐幽默啊!远远的,在加菲旁多出一个身影,带着淡淡的一抹橙,是小狗欧弟吗?近了近了,“ 姐姐,你块看!彩虹!彩虹!”一个小男孩在土黄土黄的山岗上蹦跳着,指向天边的那抹彩虹。淡淡的,在天边微笑,笑得那么纯真,那么可爱!

哦!那不正是我心中那道独特的彩虹不?是的,是的!就是那一道在心中微微裂开的一笑,笑得迷人啊!笑得醉人啊!

淡淡的,一抹紫,如紫罗兰开满在心田,多么美啊!

一朵朵紫罗兰散开了,散开了。露出一个脑瓜儿,在这方紫罗兰中浮现。隐隐约约,带着淡淡的一抹笑。是紫罗兰微微裂开了双唇吗?瞧,笑得多么得自信!那眸子里透出一抹淡淡的自信。那么深邃,正如那深深的紫色。映在脸颊,映出了那份坚强!正如紫罗兰开在脸颊,上方的天空也带了那淡淡的一抹紫色,那是自信,那是坚强!不管风雨有多大,紫罗兰开花的自信与暴风雨中的坚强是永不变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紫罗兰看起来娇嫩极了,但淡淡的紫中透着一股深紫的自信与坚强。

淡淡的,一抹蓝,却仿佛将整个世界抹成一片蓝,多么纯啊!

倚在蓝蓝的树干上,穿着蓝蓝的衣服,坐在蓝蓝的草地上,望着远处蓝蓝的城市,显得那么静,那么宁静!拿着蓝蓝的照相机,快将这神奇的世界拍来吧!蓝蓝的微风乱过耳畔,留下淡淡的一抹蓝,带着大海的气息留在了我的发梢。一朵大大的淡蓝云飘浮在空中,我仿佛看到了蓝蓝的云中透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还有那深蓝的眸子里透出的淡淡的蓝光。哦!那是希望的颜色吗?“不,那是梦想的曙光。”一个声音在耳边回荡,那么清脆,似乎还带了那份蓝蓝的梦想。不管风雨有多大,那蓝蓝的宁静与那蓝蓝的梦想是永不破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蓝看起来波涛汹涌,但淡淡的蓝其实也有它的宁静与梦想。

淡淡的,一抹青,如嫩嫩的小草儿钻出来的那片土地,多么清啊!

小草儿戴着青青的帽子儿,探出了小脑袋儿,看着身旁的溪水潺潺地流过,留下自己一身的青。淡淡的青如在小溪的时刻上空鬼魅地一笑,那么古怪!溪水中也咧开了一笑,笑得古怪精灵!正如一个古怪的小精灵在这一方土地徘徊,嬉戏着。累了就睡睡吧!小小的呼噜儿在片土地上滚动着,带着一股青草味儿。小雨从天而降,似乎也穿着青青的草裙儿,拉起小精灵的手儿,跳起舞儿,近近地一看,那抹淡淡的青里映着精灵的脸庞,而那不正是我吗?是的,是那个古怪精灵的我。不管风雨有多大,那青色的古怪与那淡淡的精灵儿是永不走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青看起来快成熟了,但淡淡的青永远可以古怪精灵地生活。

淡淡的,一抹绿,却仿佛成片的古树拥抱成了一个世界,多么绿啊!

古老的气息将我拥抱,那深绿色的叶子如厚实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脑袋。如一位和蔼的老人对小孩子关爱的抚摸,充满了深深的爱。仰望天空,深绿色的。哦,还有那一丝丝淡淡的绿,如一个个微笑在上空绽放开来,充满着活力与生机。我嗅出来了,那是青春的味道。淡淡的一抹绿,那是青春的色彩。它从何处飘来呢?我在古老的绿树中苦苦寻找。那淡淡的一抹绿的气息始终伴随着我在古木之间苦苦寻求。一个清脆的声音,正如那淡淡的一抹绿在我身边响起。“你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啊!”是啊!我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充满着青春与活力。不管风雨有多大,那淡淡的绿色青春与淡淡的绿色活力是永不跑的!

也许终有一天我将老去,但那淡淡的青春活力会话作那抹绿在我的回忆录上翩翩起舞。

淡淡的,一抹黄,如小可身上的绒毛,软软的。多么真啊!

小可在天边扑着翅膀,摇着长长的尾巴,指点着我,朝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小嘴巴也咧开了,露出了淡黄色的棒棒糖。我贪婪地吮吸着那份嘴的甜味儿,拿着棒棒糖学小可拿着魔棒挥舞。在淡淡的一抹黄上坐下,小腿不停地离开黄黄的土地摇晃着。在淡淡的一抹黄下,划出弧线。那是小小的我在夕阳下,吃着棒棒糖,荡着秋千儿。不管风雨有多大,那份天真与可爱是永不逝的!

也许年龄在不断增大,但那淡淡的一抹黄下的天真与可爱永远在心中那个小小的我身上住下。

淡淡的,一抹橙,却仿佛加菲猫在那里大大的一抹笑,多么乐啊!

一抹淡橙色的身影从远方蹦跳着儿来。驾驶着巨型铅笔,蹦跳着来的。有一个大大的橙色微笑,橙色的一团靠近了。加菲在微笑,嘴边有一抹淡淡的橙,瞪着圆溜溜的的眼睛,挺直了橙橙的尾巴,多么诙谐幽默啊!远远的,在加菲旁多出一个身影,带着淡淡的一抹橙,是小狗欧弟吗?近了近了,“ 姐姐,你块看!彩虹!彩虹!”一个小男孩在土黄土黄的山岗上蹦跳着,指向天边的那抹彩虹。淡淡的,在天边微笑,笑得那么纯真,那么可爱!

哦!那不正是我心中那道独特的彩虹不?是的,是的!就是那一道在心中微微裂开的一笑,笑得迷人啊!笑得醉人啊!

淡淡的,一抹紫,如紫罗兰开满在心田,多么美啊!

一朵朵紫罗兰散开了,散开了。露出一个脑瓜儿,在这方紫罗兰中浮现。隐隐约约,带着淡淡的一抹笑。是紫罗兰微微裂开了双唇吗?瞧,笑得多么得自信!那眸子里透出一抹淡淡的自信。那么深邃,正如那深深的紫色。映在脸颊,映出了那份坚强!正如紫罗兰开在脸颊,上方的天空也带了那淡淡的一抹紫色,那是自信,那是坚强!不管风雨有多大,紫罗兰开花的自信与暴风雨中的坚强是永不变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紫罗兰看起来娇嫩极了,但淡淡的紫中透着一股深紫的自信与坚强。

淡淡的,一抹蓝,却仿佛将整个世界抹成一片蓝,多么纯啊!

倚在蓝蓝的树干上,穿着蓝蓝的衣服,坐在蓝蓝的草地上,望着远处蓝蓝的城市,显得那么静,那么宁静!拿着蓝蓝的照相机,快将这神奇的世界拍来吧!蓝蓝的微风乱过耳畔,留下淡淡的一抹蓝,带着大海的气息留在了我的发梢。一朵大大的淡蓝云飘浮在空中,我仿佛看到了蓝蓝的云中透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还有那深蓝的眸子里透出的淡淡的蓝光。哦!那是希望的颜色吗?“不,那是梦想的曙光。”一个声音在耳边回荡,那么清脆,似乎还带了那份蓝蓝的梦想。不管风雨有多大,那蓝蓝的宁静与那蓝蓝的梦想是永不破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蓝看起来波涛汹涌,但淡淡的蓝其实也有它的宁静与梦想。

淡淡的,一抹青,如嫩嫩的小草儿钻出来的那片土地,多么清啊!

小草儿戴着青青的帽子儿,探出了小脑袋儿,看着身旁的溪水潺潺地流过,留下自己一身的青。淡淡的青如在小溪的时刻上空鬼魅地一笑,那么古怪!溪水中也咧开了一笑,笑得古怪精灵!正如一个古怪的小精灵在这一方土地徘徊,嬉戏着。累了就睡睡吧!小小的呼噜儿在片土地上滚动着,带着一股青草味儿。小雨从天而降,似乎也穿着青青的草裙儿,拉起小精灵的手儿,跳起舞儿,近近地一看,那抹淡淡的青里映着精灵的脸庞,而那不正是我吗?是的,是那个古怪精灵的我。不管风雨有多大,那青色的古怪与那淡淡的精灵儿是永不走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青看起来快成熟了,但淡淡的青永远可以古怪精灵地生活。

淡淡的,一抹绿,却仿佛成片的古树拥抱成了一个世界,多么绿啊!

古老的气息将我拥抱,那深绿色的叶子如厚实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脑袋。如一位和蔼的老人对小孩子关爱的抚摸,充满了深深的爱。仰望天空,深绿色的。哦,还有那一丝丝淡淡的绿,如一个个微笑在上空绽放开来,充满着活力与生机。我嗅出来了,那是青春的味道。淡淡的一抹绿,那是青春的色彩。它从何处飘来呢?我在古老的绿树中苦苦寻找。那淡淡的一抹绿的气息始终伴随着我在古木之间苦苦寻求。一个清脆的声音,正如那淡淡的一抹绿在我身边响起。“你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啊!”是啊!我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充满着青春与活力。不管风雨有多大,那淡淡的绿色青春与淡淡的绿色活力是永不跑的!

也许终有一天我将老去,但那淡淡的青春活力会话作那抹绿在我的回忆录上翩翩起舞。

淡淡的,一抹黄,如小可身上的绒毛,软软的。多么真啊!

小可在天边扑着翅膀,摇着长长的尾巴,指点着我,朝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小嘴巴也咧开了,露出了淡黄色的棒棒糖。我贪婪地吮吸着那份嘴的甜味儿,拿着棒棒糖学小可拿着魔棒挥舞。在淡淡的一抹黄上坐下,小腿不停地离开黄黄的土地摇晃着。在淡淡的一抹黄下,划出弧线。那是小小的我在夕阳下,吃着棒棒糖,荡着秋千儿。不管风雨有多大,那份天真与可爱是永不逝的!

也许年龄在不断增大,但那淡淡的一抹黄下的天真与可爱永远在心中那个小小的我身上住下。

淡淡的,一抹橙,却仿佛加菲猫在那里大大的一抹笑,多么乐啊!

一抹淡橙色的身影从远方蹦跳着儿来。驾驶着巨型铅笔,蹦跳着来的。有一个大大的橙色微笑,橙色的一团靠近了。加菲在微笑,嘴边有一抹淡淡的橙,瞪着圆溜溜的的眼睛,挺直了橙橙的尾巴,多么诙谐幽默啊!远远的,在加菲旁多出一个身影,带着淡淡的一抹橙,是小狗欧弟吗?近了近了,“ 姐姐,你块看!彩虹!彩虹!”一个小男孩在土黄土黄的山岗上蹦跳着,指向天边的那抹彩虹。淡淡的,在天边微笑,笑得那么纯真,那么可爱!

哦!那不正是我心中那道独特的彩虹不?是的,是的!就是那一道在心中微微裂开的一笑,笑得迷人啊!笑得醉人啊!

淡淡的,一抹紫,如紫罗兰开满在心田,多么美啊!

一朵朵紫罗兰散开了,散开了。露出一个脑瓜儿,在这方紫罗兰中浮现。隐隐约约,带着淡淡的一抹笑。是紫罗兰微微裂开了双唇吗?瞧,笑得多么得自信!那眸子里透出一抹淡淡的自信。那么深邃,正如那深深的紫色。映在脸颊,映出了那份坚强!正如紫罗兰开在脸颊,上方的天空也带了那淡淡的一抹紫色,那是自信,那是坚强!不管风雨有多大,紫罗兰开花的自信与暴风雨中的坚强是永不变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紫罗兰看起来娇嫩极了,但淡淡的紫中透着一股深紫的自信与坚强。

淡淡的,一抹蓝,却仿佛将整个世界抹成一片蓝,多么纯啊!

倚在蓝蓝的树干上,穿着蓝蓝的衣服,坐在蓝蓝的草地上,望着远处蓝蓝的城市,显得那么静,那么宁静!拿着蓝蓝的照相机,快将这神奇的世界拍来吧!蓝蓝的微风乱过耳畔,留下淡淡的一抹蓝,带着大海的气息留在了我的发梢。一朵大大的淡蓝云飘浮在空中,我仿佛看到了蓝蓝的云中透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还有那深蓝的眸子里透出的淡淡的蓝光。哦!那是希望的颜色吗?“不,那是梦想的曙光。”一个声音在耳边回荡,那么清脆,似乎还带了那份蓝蓝的梦想。不管风雨有多大,那蓝蓝的宁静与那蓝蓝的梦想是永不破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蓝看起来波涛汹涌,但淡淡的蓝其实也有它的宁静与梦想。

淡淡的,一抹青,如嫩嫩的小草儿钻出来的那片土地,多么清啊!

小草儿戴着青青的帽子儿,探出了小脑袋儿,看着身旁的溪水潺潺地流过,留下自己一身的青。淡淡的青如在小溪的时刻上空鬼魅地一笑,那么古怪!溪水中也咧开了一笑,笑得古怪精灵!正如一个古怪的小精灵在这一方土地徘徊,嬉戏着。累了就睡睡吧!小小的呼噜儿在片土地上滚动着,带着一股青草味儿。小雨从天而降,似乎也穿着青青的草裙儿,拉起小精灵的手儿,跳起舞儿,近近地一看,那抹淡淡的青里映着精灵的脸庞,而那不正是我吗?是的,是那个古怪精灵的我。不管风雨有多大,那青色的古怪与那淡淡的精灵儿是永不走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青看起来快成熟了,但淡淡的青永远可以古怪精灵地生活。

淡淡的,一抹绿,却仿佛成片的古树拥抱成了一个世界,多么绿啊!

古老的气息将我拥抱,那深绿色的叶子如厚实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脑袋。如一位和蔼的老人对小孩子关爱的抚摸,充满了深深的爱。仰望天空,深绿色的。哦,还有那一丝丝淡淡的绿,如一个个微笑在上空绽放开来,充满着活力与生机。我嗅出来了,那是青春的味道。淡淡的一抹绿,那是青春的色彩。它从何处飘来呢?我在古老的绿树中苦苦寻找。那淡淡的一抹绿的气息始终伴随着我在古木之间苦苦寻求。一个清脆的声音,正如那淡淡的一抹绿在我身边响起。“你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啊!”是啊!我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充满着青春与活力。不管风雨有多大,那淡淡的绿色青春与淡淡的绿色活力是永不跑的!

也许终有一天我将老去,但那淡淡的青春活力会话作那抹绿在我的回忆录上翩翩起舞。

淡淡的,一抹黄,如小可身上的绒毛,软软的。多么真啊!

小可在天边扑着翅膀,摇着长长的尾巴,指点着我,朝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小嘴巴也咧开了,露出了淡黄色的棒棒糖。我贪婪地吮吸着那份嘴的甜味儿,拿着棒棒糖学小可拿着魔棒挥舞。在淡淡的一抹黄上坐下,小腿不停地离开黄黄的土地摇晃着。在淡淡的一抹黄下,划出弧线。那是小小的我在夕阳下,吃着棒棒糖,荡着秋千儿。不管风雨有多大,那份天真与可爱是永不逝的!

也许年龄在不断增大,但那淡淡的一抹黄下的天真与可爱永远在心中那个小小的我身上住下。

淡淡的,一抹橙,却仿佛加菲猫在那里大大的一抹笑,多么乐啊!

一抹淡橙色的身影从远方蹦跳着儿来。驾驶着巨型铅笔,蹦跳着来的。有一个大大的橙色微笑,橙色的一团靠近了。加菲在微笑,嘴边有一抹淡淡的橙,瞪着圆溜溜的的眼睛,挺直了橙橙的尾巴,多么诙谐幽默啊!远远的,在加菲旁多出一个身影,带着淡淡的一抹橙,是小狗欧弟吗?近了近了,“ 姐姐,你块看!彩虹!彩虹!”一个小男孩在土黄土黄的山岗上蹦跳着,指向天边的那抹彩虹。淡淡的,在天边微笑,笑得那么纯真,那么可爱!

哦!那不正是我心中那道独特的彩虹不?是的,是的!就是那一道在心中微微裂开的一笑,笑得迷人啊!笑得醉人啊!

淡淡的,一抹紫,如紫罗兰开满在心田,多么美啊!

一朵朵紫罗兰散开了,散开了。露出一个脑瓜儿,在这方紫罗兰中浮现。隐隐约约,带着淡淡的一抹笑。是紫罗兰微微裂开了双唇吗?瞧,笑得多么得自信!那眸子里透出一抹淡淡的自信。那么深邃,正如那深深的紫色。映在脸颊,映出了那份坚强!正如紫罗兰开在脸颊,上方的天空也带了那淡淡的一抹紫色,那是自信,那是坚强!不管风雨有多大,紫罗兰开花的自信与暴风雨中的坚强是永不变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紫罗兰看起来娇嫩极了,但淡淡的紫中透着一股深紫的自信与坚强。

淡淡的,一抹蓝,却仿佛将整个世界抹成一片蓝,多么纯啊!

倚在蓝蓝的树干上,穿着蓝蓝的衣服,坐在蓝蓝的草地上,望着远处蓝蓝的城市,显得那么静,那么宁静!拿着蓝蓝的照相机,快将这神奇的世界拍来吧!蓝蓝的微风乱过耳畔,留下淡淡的一抹蓝,带着大海的气息留在了我的发梢。一朵大大的淡蓝云飘浮在空中,我仿佛看到了蓝蓝的云中透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还有那深蓝的眸子里透出的淡淡的蓝光。哦!那是希望的颜色吗?“不,那是梦想的曙光。”一个声音在耳边回荡,那么清脆,似乎还带了那份蓝蓝的梦想。不管风雨有多大,那蓝蓝的宁静与那蓝蓝的梦想是永不破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蓝看起来波涛汹涌,但淡淡的蓝其实也有它的宁静与梦想。

淡淡的,一抹青,如嫩嫩的小草儿钻出来的那片土地,多么清啊!

小草儿戴着青青的帽子儿,探出了小脑袋儿,看着身旁的溪水潺潺地流过,留下自己一身的青。淡淡的青如在小溪的时刻上空鬼魅地一笑,那么古怪!溪水中也咧开了一笑,笑得古怪精灵!正如一个古怪的小精灵在这一方土地徘徊,嬉戏着。累了就睡睡吧!小小的呼噜儿在片土地上滚动着,带着一股青草味儿。小雨从天而降,似乎也穿着青青的草裙儿,拉起小精灵的手儿,跳起舞儿,近近地一看,那抹淡淡的青里映着精灵的脸庞,而那不正是我吗?是的,是那个古怪精灵的我。不管风雨有多大,那青色的古怪与那淡淡的精灵儿是永不走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青看起来快成熟了,但淡淡的青永远可以古怪精灵地生活。

淡淡的,一抹绿,却仿佛成片的古树拥抱成了一个世界,多么绿啊!

古老的气息将我拥抱,那深绿色的叶子如厚实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脑袋。如一位和蔼的老人对小孩子关爱的抚摸,充满了深深的爱。仰望天空,深绿色的。哦,还有那一丝丝淡淡的绿,如一个个微笑在上空绽放开来,充满着活力与生机。我嗅出来了,那是青春的味道。淡淡的一抹绿,那是青春的色彩。它从何处飘来呢?我在古老的绿树中苦苦寻找。那淡淡的一抹绿的气息始终伴随着我在古木之间苦苦寻求。一个清脆的声音,正如那淡淡的一抹绿在我身边响起。“你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啊!”是啊!我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充满着青春与活力。不管风雨有多大,那淡淡的绿色青春与淡淡的绿色活力是永不跑的!

也许终有一天我将老去,但那淡淡的青春活力会话作那抹绿在我的回忆录上翩翩起舞。

淡淡的,一抹黄,如小可身上的绒毛,软软的。多么真啊!

小可在天边扑着翅膀,摇着长长的尾巴,指点着我,朝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小嘴巴也咧开了,露出了淡黄色的棒棒糖。我贪婪地吮吸着那份嘴的甜味儿,拿着棒棒糖学小可拿着魔棒挥舞。在淡淡的一抹黄上坐下,小腿不停地离开黄黄的土地摇晃着。在淡淡的一抹黄下,划出弧线。那是小小的我在夕阳下,吃着棒棒糖,荡着秋千儿。不管风雨有多大,那份天真与可爱是永不逝的!

也许年龄在不断增大,但那淡淡的一抹黄下的天真与可爱永远在心中那个小小的我身上住下。

淡淡的,一抹橙,却仿佛加菲猫在那里大大的一抹笑,多么乐啊!

一抹淡橙色的身影从远方蹦跳着儿来。驾驶着巨型铅笔,蹦跳着来的。有一个大大的橙色微笑,橙色的一团靠近了。加菲在微笑,嘴边有一抹淡淡的橙,瞪着圆溜溜的的眼睛,挺直了橙橙的尾巴,多么诙谐幽默啊!远远的,在加菲旁多出一个身影,带着淡淡的一抹橙,是小狗欧弟吗?近了近了,“ 姐姐,你块看!彩虹!彩虹!”一个小男孩在土黄土黄的山岗上蹦跳着,指向天边的那抹彩虹。淡淡的,在天边微笑,笑得那么纯真,那么可爱!

哦!那不正是我心中那道独特的彩虹不?是的,是的!就是那一道在心中微微裂开的一笑,笑得迷人啊!笑得醉人啊!

淡淡的,一抹紫,如紫罗兰开满在心田,多么美啊!

一朵朵紫罗兰散开了,散开了。露出一个脑瓜儿,在这方紫罗兰中浮现。隐隐约约,带着淡淡的一抹笑。是紫罗兰微微裂开了双唇吗?瞧,笑得多么得自信!那眸子里透出一抹淡淡的自信。那么深邃,正如那深深的紫色。映在脸颊,映出了那份坚强!正如紫罗兰开在脸颊,上方的天空也带了那淡淡的一抹紫色,那是自信,那是坚强!不管风雨有多大,紫罗兰开花的自信与暴风雨中的坚强是永不变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紫罗兰看起来娇嫩极了,但淡淡的紫中透着一股深紫的自信与坚强。

淡淡的,一抹蓝,却仿佛将整个世界抹成一片蓝,多么纯啊!

倚在蓝蓝的树干上,穿着蓝蓝的衣服,坐在蓝蓝的草地上,望着远处蓝蓝的城市,显得那么静,那么宁静!拿着蓝蓝的照相机,快将这神奇的世界拍来吧!蓝蓝的微风乱过耳畔,留下淡淡的一抹蓝,带着大海的气息留在了我的发梢。一朵大大的淡蓝云飘浮在空中,我仿佛看到了蓝蓝的云中透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还有那深蓝的眸子里透出的淡淡的蓝光。哦!那是希望的颜色吗?“不,那是梦想的曙光。”一个声音在耳边回荡,那么清脆,似乎还带了那份蓝蓝的梦想。不管风雨有多大,那蓝蓝的宁静与那蓝蓝的梦想是永不破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蓝看起来波涛汹涌,但淡淡的蓝其实也有它的宁静与梦想。

淡淡的,一抹青,如嫩嫩的小草儿钻出来的那片土地,多么清啊!

小草儿戴着青青的帽子儿,探出了小脑袋儿,看着身旁的溪水潺潺地流过,留下自己一身的青。淡淡的青如在小溪的时刻上空鬼魅地一笑,那么古怪!溪水中也咧开了一笑,笑得古怪精灵!正如一个古怪的小精灵在这一方土地徘徊,嬉戏着。累了就睡睡吧!小小的呼噜儿在片土地上滚动着,带着一股青草味儿。小雨从天而降,似乎也穿着青青的草裙儿,拉起小精灵的手儿,跳起舞儿,近近地一看,那抹淡淡的青里映着精灵的脸庞,而那不正是我吗?是的,是那个古怪精灵的我。不管风雨有多大,那青色的古怪与那淡淡的精灵儿是永不走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青看起来快成熟了,但淡淡的青永远可以古怪精灵地生活。

淡淡的,一抹绿,却仿佛成片的古树拥抱成了一个世界,多么绿啊!

古老的气息将我拥抱,那深绿色的叶子如厚实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脑袋。如一位和蔼的老人对小孩子关爱的抚摸,充满了深深的爱。仰望天空,深绿色的。哦,还有那一丝丝淡淡的绿,如一个个微笑在上空绽放开来,充满着活力与生机。我嗅出来了,那是青春的味道。淡淡的一抹绿,那是青春的色彩。它从何处飘来呢?我在古老的绿树中苦苦寻找。那淡淡的一抹绿的气息始终伴随着我在古木之间苦苦寻求。一个清脆的声音,正如那淡淡的一抹绿在我身边响起。“你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啊!”是啊!我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充满着青春与活力。不管风雨有多大,那淡淡的绿色青春与淡淡的绿色活力是永不跑的!

也许终有一天我将老去,但那淡淡的青春活力会话作那抹绿在我的回忆录上翩翩起舞。

淡淡的,一抹黄,如小可身上的绒毛,软软的。多么真啊!

小可在天边扑着翅膀,摇着长长的尾巴,指点着我,朝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小嘴巴也咧开了,露出了淡黄色的棒棒糖。我贪婪地吮吸着那份嘴的甜味儿,拿着棒棒糖学小可拿着魔棒挥舞。在淡淡的一抹黄上坐下,小腿不停地离开黄黄的土地摇晃着。在淡淡的一抹黄下,划出弧线。那是小小的我在夕阳下,吃着棒棒糖,荡着秋千儿。不管风雨有多大,那份天真与可爱是永不逝的!

也许年龄在不断增大,但那淡淡的一抹黄下的天真与可爱永远在心中那个小小的我身上住下。

淡淡的,一抹橙,却仿佛加菲猫在那里大大的一抹笑,多么乐啊!

一抹淡橙色的身影从远方蹦跳着儿来。驾驶着巨型铅笔,蹦跳着来的。有一个大大的橙色微笑,橙色的一团靠近了。加菲在微笑,嘴边有一抹淡淡的橙,瞪着圆溜溜的的眼睛,挺直了橙橙的尾巴,多么诙谐幽默啊!远远的,在加菲旁多出一个身影,带着淡淡的一抹橙,是小狗欧弟吗?近了近了,“ 姐姐,你块看!彩虹!彩虹!”一个小男孩在土黄土黄的山岗上蹦跳着,指向天边的那抹彩虹。淡淡的,在天边微笑,笑得那么纯真,那么可爱!

哦!那不正是我心中那道独特的彩虹不?是的,是的!就是那一道在心中微微裂开的一笑,笑得迷人啊!笑得醉人啊!

淡淡的,一抹紫,如紫罗兰开满在心田,多么美啊!

一朵朵紫罗兰散开了,散开了。露出一个脑瓜儿,在这方紫罗兰中浮现。隐隐约约,带着淡淡的一抹笑。是紫罗兰微微裂开了双唇吗?瞧,笑得多么得自信!那眸子里透出一抹淡淡的自信。那么深邃,正如那深深的紫色。映在脸颊,映出了那份坚强!正如紫罗兰开在脸颊,上方的天空也带了那淡淡的一抹紫色,那是自信,那是坚强!不管风雨有多大,紫罗兰开花的自信与暴风雨中的坚强是永不变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紫罗兰看起来娇嫩极了,但淡淡的紫中透着一股深紫的自信与坚强。

淡淡的,一抹蓝,却仿佛将整个世界抹成一片蓝,多么纯啊!

倚在蓝蓝的树干上,穿着蓝蓝的衣服,坐在蓝蓝的草地上,望着远处蓝蓝的城市,显得那么静,那么宁静!拿着蓝蓝的照相机,快将这神奇的世界拍来吧!蓝蓝的微风乱过耳畔,留下淡淡的一抹蓝,带着大海的气息留在了我的发梢。一朵大大的淡蓝云飘浮在空中,我仿佛看到了蓝蓝的云中透出了一抹淡淡的微笑,还有那深蓝的眸子里透出的淡淡的蓝光。哦!那是希望的颜色吗?“不,那是梦想的曙光。”一个声音在耳边回荡,那么清脆,似乎还带了那份蓝蓝的梦想。不管风雨有多大,那蓝蓝的宁静与那蓝蓝的梦想是永不破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蓝看起来波涛汹涌,但淡淡的蓝其实也有它的宁静与梦想。

淡淡的,一抹青,如嫩嫩的小草儿钻出来的那片土地,多么清啊!

小草儿戴着青青的帽子儿,探出了小脑袋儿,看着身旁的溪水潺潺地流过,留下自己一身的青。淡淡的青如在小溪的时刻上空鬼魅地一笑,那么古怪!溪水中也咧开了一笑,笑得古怪精灵!正如一个古怪的小精灵在这一方土地徘徊,嬉戏着。累了就睡睡吧!小小的呼噜儿在片土地上滚动着,带着一股青草味儿。小雨从天而降,似乎也穿着青青的草裙儿,拉起小精灵的手儿,跳起舞儿,近近地一看,那抹淡淡的青里映着精灵的脸庞,而那不正是我吗?是的,是那个古怪精灵的我。不管风雨有多大,那青色的古怪与那淡淡的精灵儿是永不走的!

也许那抹淡淡的青看起来快成熟了,但淡淡的青永远可以古怪精灵地生活。

淡淡的,一抹绿,却仿佛成片的古树拥抱成了一个世界,多么绿啊!

古老的气息将我拥抱,那深绿色的叶子如厚实的手掌抚摸着我的脑袋。如一位和蔼的老人对小孩子关爱的抚摸,充满了深深的爱。仰望天空,深绿色的。哦,还有那一丝丝淡淡的绿,如一个个微笑在上空绽放开来,充满着活力与生机。我嗅出来了,那是青春的味道。淡淡的一抹绿,那是青春的色彩。它从何处飘来呢?我在古老的绿树中苦苦寻找。那淡淡的一抹绿的气息始终伴随着我在古木之间苦苦寻求。一个清脆的声音,正如那淡淡的一抹绿在我身边响起。“你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啊!”是啊!我就是那淡淡的一抹绿,充满着青春与活力。不管风雨有多大,那淡淡的绿色青春与淡淡的绿色活力是永不跑的!

也许终有一天我将老去,但那淡淡的青春活力会话作那抹绿在我的回忆录上翩翩起舞。

淡淡的,一抹黄,如小可身上的绒毛,软软的。多么真啊!

小可在天边扑着翅膀,摇着长长的尾巴,指点着我,朝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小嘴巴也咧开了,露出了淡黄色的棒棒糖。我贪婪地吮吸着那份嘴的甜味儿,拿着棒棒糖学小可拿着魔棒挥舞。在淡淡的一抹黄上坐下,小腿不停地离开黄黄的土地摇晃着。在淡淡的一抹黄下,划出弧线。那是小小的我在夕阳下,吃着棒棒糖,荡着秋千儿。不管风雨有多大,那份天真与可爱是永不逝的!

也许年龄在不断增大,但那淡淡的一抹黄下的天真与可爱永远在心中那个小小的我身上住下。

淡淡的,一抹橙,却仿佛加菲猫在那里大大的一抹笑,多么乐啊!

一抹淡橙色的身影从远方蹦跳着儿来。驾驶着巨型铅笔,蹦跳着来的。有一个大大的橙色微笑,橙色的一团靠近了。加菲在微笑,嘴边有一抹淡淡的橙,瞪着圆溜溜的的眼睛,挺直了橙橙的尾巴,多么诙谐幽默啊!远远的,在加菲旁多出一个身影,带着淡淡的一抹橙,是小狗欧弟吗?近了近了,

粉碎的紫色

我。 这一个字的开头,不知道算不算新颖,但我还是想这样开头,一个字,简单隽永,得到的结果随你的想法而改变。 这一段时间,这一段旅程,疲惫了身心困倦了躯体。肩上背包的带子勒紧深陷入肉体中,生生地感觉到疼痛,感觉到一种无法卸下的困顿。但我却是更加紧的抓住了带子,不让它从我身上滑落,只是这样走一秒停三秒的继续前进继续下去。 这春天里的秋天,是的。春天里酝酿着无限的秋光,只是等待一个时机一个将这季节里的阴谋完全的暴发出来。哼,真是会匿藏。 但不知怎么,这样的一个夜晚里,我想起了典雅的紫色,我最喜欢的的紫色,唯一喜欢的颜色,不知道是不是能代表我此刻的心情。 于千万人之间遇见你于千万的几率,于千万人之间的你惟独让我想起了蝶恋花的故事。 风里雨里有多少爱,云里雾里有多少情。跌跌撞撞的我们冒失的遇见一个人,然后凝望片刻,最后只是轻轻说了犹若梦呓的话语。还不曾回过神,就手牵手朝远方度走。然而,我给他们上了紫色的底色。就像盛开的紫罗兰,紫丁香,又像是郁金香,蝴蝶花。纯的一抹开来。 倘若把这色调展开,我想就会铺展成一个包含无限暧昧的‘爱’字,还有无尽的留给我们的想象。 只是不知道,在某个遥远的将来的下午的尾声里,他们会不会坐在摇椅上眺望天边的一抹红霞,各自诉说着充满激情但又小心翼翼的堇色年华。或许他们唱唱歌,如果是在夏天,拿一把扑扇悠闲满足的摇动,哼一曲当年打动她的老歌。然后,放下扑扇,喝喝茶,或者就只是这样的凝望着对方的脸颊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用说,只是沉溺在回忆里快乐,满足,温馨,幸福着。我想,这样的镜头不应该只是出现在电视里那些做作的节目中吧。 其实很简单。 如果如果如果,要有多少个如果才能够换回一个愿望的实现。这样的话,我会把我的祈求装在气球里奉献给上帝。然后等待,等待那激动的一刻。 但是,这个世界现实得可怕,所以,那只不过是我的梦呓罢了。 那样的黄昏,只是上帝准备着给予有缘人的见面礼。 不确定的事情,太多了。确定的事情,也太多了。 在这确定不确定之间,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被囚禁在这样的夹缝之中进退维谷,受不了的人就仰天大吼一声然后一头撞在墙壁上,死了。那这究竟是确定还是不确定呢? …。

难忘的那一抹绿

一中实验八(4))班 张英特

秋雨连绵,将绿色的大地沾染成金黄,给树梢的绿叶披上华丽的外衣,奏响了秋的前奏。秋风拂过,一片落叶飘落在窗前,我眼前闪过了它曾经的葱茏,闪过了小学时窗外的那一抹绿。

也是一个凉爽的秋季,我踏入了小学,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地方,宛如江南小镇中的少女一样典雅,又不乏青春的活力。我的教室在一楼,窗外有一棵说不上名的大树。它约十米高,枝繁叶茂,久经风霜的树皮体现了它的沧桑,也许它与这幢古老的教学楼一样,成为守护这所学校的老者,显得如此智慧。每当遇到难题时,我都把头转向窗外,看看这棵树,看看象征着树的智慧的叶子,然后静静地思考。

在叶的陪伴下,两年过去了,我们的教室换到了二楼。虽然二楼看到的叶更多了,但我的注意力却转移到花上。我叫不上它的名字,但十分美丽——水滴开的花瓣围成一圈,淡粉色又星星点点散落了紫色的斑点,散发着沁人的芳香,显得光洁动人。一阵微风拂过,一簇簇的花在枝头摇摆,如同一群群展翔的白鸽。于是,当我遇到困难时,便会凝视这些花儿,希望从中得到启发。

在花的陪伴下,又度过了两年,这次的教室换到了五楼,那棵高大的树从窗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棵香樟。它没有引人注目的花,但我被它的果实吸引了,它的果实不大,但很圆润。每当微风拂过,它就会在树梢跳动,如同一只只跃动的精灵,充满着生机与活力。于是,我在遇到烦恼时,开始依靠那跃动的果实。

现在,窗外的那抹绿消失了,余下的只是那偶尔飘过的几片绿叶。

我们的生活不也是这样吗?从稚嫩的叶到盛开的花,再到成熟的果。在烦恼增加的同时,心灵也在不断的成熟,寻找着新的信念,最终走向成熟。希望我们在烦恼来临时也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绿荫。

难忘的那一抹绿

八(4)班 张英特

秋雨连绵,将绿色的大地沾染成金黄,给树梢的绿叶披上华丽的外衣,奏响了秋的前奏。秋风拂过,一片落叶飘落在窗前,我眼前闪过了它曾经的葱茏,闪过了小学时窗外的那一抹绿。

也是一个凉爽的秋季,我踏入了小学,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地方,宛如江南小镇中的少女一样典雅,又不乏青春的活力。我的教室在一楼,窗外有一棵说不上名的大树。它约十米高,枝繁叶茂,久经风霜的树皮体现了它的沧桑,也许它与这幢古老的教学楼一样,成为守护这所学校的老者,显得如此智慧。每当遇到难题时,我都把头转向窗外,看看这棵树,看看象征着树的智慧的叶子,然后静静地思考。

在叶的陪伴下,两年过去了,我们的教室换到了二楼。虽然二楼看到的叶更多了,但我的注意力却转移到花上。我叫不上它的名字,但十分美丽——水滴开的花瓣围成一圈,淡粉色又星星点点散落了紫色的斑点,散发着沁人的芳香,显得光洁动人。一阵微风拂过,一簇簇的花在枝头摇摆,如同一群群展翔的白鸽。于是,当我遇到困难时,便会凝视这些花儿,希望从中得到启发。

在花的陪伴下,又度过了两年,这次的教室换到了五楼,那棵高大的树从窗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棵香樟。它没有引人注目的花,但我被它的果实吸引了,它的果实不大,但很圆润。每当微风拂过,它就会在树梢跳动,如同一只只跃动的精灵,充满着生机与活力。于是,我在遇到烦恼时,开始依靠那跃动的果实。

现在,窗外的那抹绿消失了,余下的只是那偶尔飘过的几片绿叶。

我们的生活不也是这样吗?从稚嫩的叶到盛开的花,再到成熟的果。在烦恼增加的同时,心灵也在不断的成熟,寻找着新的信念,最终走向成熟。希望我们在烦恼来临时也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一片绿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