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高烧的作文400字(共五篇)

发高烧

文 / 青青一苇 叙事 类作品 人们常常说:“世上只有妈妈好。”对,一点儿都不错,妈妈每天都关心我。如果我生病了,妈妈会非常心疼我,如果妈妈单位上有什么旅游活动,她也一定不会忘了我。 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发高烧了,妈妈一摸我的头:真烧!妈妈赶快拿出体温表为我测体温,39度5!这下可把妈妈急坏了,妈妈又是用冰毛巾降我体温,又是端水给我吃药。就这样妈妈连觉都没睡又给我测了体温,可还是39度5,此时此刻我感觉天旋地转,心里害怕极了,不知不觉中我就睡着了,可妈妈却一直守在我身边,一夜都没合眼。 第二天早上,我病还没好,妈妈就给老师请了假,自己也请假在家陪我,给我端水吃药,还把我抱下楼在诊所给我打针。 两天后,我的病终于好了,但我认为不是药治好的,而是妈妈的爱治好了我的病。 我想对您说:“妈妈,谢谢你。”

因为妈妈 高烧不怕

上周五下午, 我也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觉得手脚都特别酸痛, 浑身都没力气, 走路都走不动, 还有点儿头晕, 整个人都轻飘飘的。 妈妈给我测了一下体温, 哎呀, 39度6, 我发高烧了! 阿姨有些害怕, 想要到市一医院给我挂个急诊号儿。妈妈虽然也有些担心,却不同意阿姨的做法, 说医院能不去就不去, 免得染上更多的病菌, 而且医生动不动就要给发烧病人挂盐水, 实在不太好。 妈妈从冰箱里找出“退热贴”贴在我的额头上,还给我倒了一大杯水。她又拿出两条毛巾, 一条泡在很烫的热水里, 另一条在水里搓过以后则放进了冰箱里。过了一会儿 , 妈妈用泡在热水中的毛巾给我全身擦了个遍。 喝了阿姨为我泡的感冒冲剂,我上床睡觉,妈妈取出冰箱中的毛巾, 套上塑料袋, 给我做了个“冰枕”。“冰枕”能降温, 还能让我睡得更舒服些。 听阿姨说, 妈妈整夜都没有休息,一直在为我换退热贴和冰枕, 最后退热贴用光了, 妈妈就再把毛巾放在冰箱里冰过, 然后放在我的额头上。妈妈还得不停地洗毛巾, 不停地给我擦身。 第二天早晨, 妈妈摸了摸我的额头,开心地叫起来:“宝贝, 你的高烧退了, 后半夜退烧, 到现在没有回升, 你很棒哦。”“是呀是呀!我四肢不酸了, 头也不晕了, 感觉和平时一摸一样!”,我也很兴奋。我和妈妈都有一种胜利的感觉,因为我们仅靠自己的力量, 就战胜了高烧! 高烧不可怕!有时候,爱心和决心站在一起,就能战胜它! 谢谢妈妈!|||

淡漠的阳光

当冬日的雾霭萦绕了太阳时,我在瑟瑟的寒意里看到了那一抹淡漠的阳光。

————题记

瑟瑟的风起,飘零的枫叶如同疲倦的蝴蝶,与大地相拥而眠,我裹紧了大衣,走在瑟瑟的青石街道上,感受着异乡的冬韵。风乍起,卷起了我的发丝。落叶也随着风在凋零的季节里摇曳。那一片片飘零而下的落叶,让我想起了往事,如同过往的云在这飘零的落叶的背后隐现。

老大:“秀秀,你昨晚怎么了?老块昨晚跟我说你去打滴点去了,是不是?而且你还发着高烧?他说你打到12点多钟后又回家了(秀秀寄宿在学校)。是不是真的?”

秀秀:“确实打到8点多一点之后便回家了。回去的太晚了,不过现在没有事了,不用担心。”

老块(在旁边边听边诡秘的笑着):“秀秀简直是太配合了。”

(之前老块跟我说“秀秀昨晚发高烧输液一直输到12点,没人陪着去,你怎么不去看看她?。)

老大:“我还以为老块跟我开玩笑呢,他以前经常要你生病来逗我玩。”

老块:“怎么我说真的你偏不信,说假的你偏信?”

老大:“没办法,被你给诓的神经有问题了。”

秀秀:“老大,是不是我生病时你很担心我啊?”

老大:“那当然,谁让你是我干妹妹呢?”

秀秀:“……”

老块,我的同桌。秀秀,我的桌。上课下课的闲暇时间我们总是善意地捉弄着对方,在那些善意的恶作剧的催化下我们把枯燥的高三生活装点成了幽默的天堂。

念姐:“老大,我快断粮草了,你救救我吧!你看我为了寄一封信给你,我就省了我一早的早点费的哦,可见我的心胸是多么的宽广的啊!”

老大:“你等我一下,我出去会儿。”

过了一会儿,老大带回了三个棒棒糖回来。

念姐一见便一把抢了过去,狼吞虎咽的吮了起来。

老大:“真是饿狼似虎啊!”

念姐:“什么?”

老大:“你的吃像呐!”

念姐:“欠扁呢你?说着拳头就咂了过来……。”

云淡风轻,我总是觉得日子郁闷却也充实,还有那么多的好友在一起吹牛说笑,真的感觉不孤单。偶然间想起散落在天涯的朋友们便会觉得幸福和快乐原来离我们是那么的近却又是那么的遥远。

念姐,我的知交,我很庆幸上苍给我安排了念姐。在我最无奈最绝望的时候,念姐幽默诙谐的语言总会点亮我快乐的心烛。

阿祥:“我知道你喜欢哪个女生了!”

老大:“谁啊”

阿祥:“暂时保密!”

老大:“我现在没有喜欢的女生,等我有了我在告诉你,OK?拜托你在这之前就不要在造谣了!”

阿祥:“不说实话?那我可要去和那女生说去喽”

老大:“……”

阿祥和我一直上很要好的朋友。现在总会想起我们在夕阳遍布的山野里谈论各自的未来,各自的压抑以及各自的理想。记得高考前阿祥和我 在山野间看着夕阳落山,说起了自己喜欢过某个女孩,有过什么心情以及对现实的无奈,当我们很压抑的时候我们会站在山顶对着天空放声大喊,而今这种淡定的记忆不可被再次定格。

小刘(先把一朵玫瑰花残忍的摘下又要笔在上面残忍的刺字,之后便扔了过来):“老大,我在上面写了一些字,你能猜出来吗?”

老大:“猜出来有什么好处呢?”

小刘:“你猜出来的话,我请你吃夜宵,猜不出来的话,你就……(嘴角泛起一丝诡笑)。”

老大:“行啊,(拿起那可怜的玫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无论怎么看都不像地球文!)你写的是那个星球的文字?这个外星文实在看不出来。”

小刘:“除了地球外的文字都不可能的文字。”

老大:“不可能,地球文我都认识啊!能不能告诉我一个字?”

小刘:“好啊,“人”啊。”

老大:“人如花”

小刘:“错了,是“花如人,越美丽越容易凋零”。耶!我的夜宵。”

老大:“你套我”

小刘:“不管啦!反正我的夜宵是跑不了的了!不许唰赖哦。”

老大:“想吃夜宵的话就直接和我说嘛!”

小刘是我前排的一个漂亮的女生,人开朗爱笑。当她身着白衣,穿着牛仔裤时,简直是降落在凡间的“天使”。我总会对她说“你身着白衣蓝牛仔裤时真的很漂亮……”。

冬日的风依然在肆虐,我却淡出了我的记忆,记得毕业后的那一次相聚,我本来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很多很多的朋当冬日的雾霭萦绕了太阳时,我在瑟瑟的寒意里看到了那一抹淡漠的阳光。

————题记

瑟瑟的风起,飘零的枫叶如同疲倦的蝴蝶,与大地相拥而眠,我裹紧了大衣,走在瑟瑟的青石街道上,感受着异乡的冬韵。风乍起,卷起了我的发丝。落叶也随着风在凋零的季节里摇曳。那一片片飘零而下的落叶,让我想起了往事,如同过往的云在这飘零的落叶的背后隐现。

老大:“秀秀,你昨晚怎么了?老块昨晚跟我说你去打滴点去了,是不是?而且你还发着高烧?他说你打到12点多钟后又回家了(秀秀寄宿在学校)。是不是真的?”

秀秀:“确实打到8点多一点之后便回家了。回去的太晚了,不过现在没有事了,不用担心。”

老块(在旁边边听边诡秘的笑着):“秀秀简直是太配合了。”

(之前老块跟我说“秀秀昨晚发高烧输液一直输到12点,没人陪着去,你怎么不去看看她?。)

老大:“我还以为老块跟我开玩笑呢,他以前经常要你生病来逗我玩。”

老块:“怎么我说真的你偏不信,说假的你偏信?”

老大:“没办法,被你给诓的神经有问题了。”

秀秀:“老大,是不是我生病时你很担心我啊?”

老大:“那当然,谁让你是我干妹妹呢?”

秀秀:“……”

老块,我的同桌。秀秀,我的桌。上课下课的闲暇时间我们总是善意地捉弄着对方,在那些善意的恶作剧的催化下我们把枯燥的高三生活装点成了幽默的天堂。

念姐:“老大,我快断粮草了,你救救我吧!你看我为了寄一封信给你,我就省了我一早的早点费的哦,可见我的心胸是多么的宽广的啊!”

老大:“你等我一下,我出去会儿。”

过了一会儿,老大带回了三个棒棒糖回来。

念姐一见便一把抢了过去,狼吞虎咽的吮了起来。

老大:“真是饿狼似虎啊!”

念姐:“什么?”

老大:“你的吃像呐!”

念姐:“欠扁呢你?说着拳头就咂了过来……。”

云淡风轻,我总是觉得日子郁闷却也充实,还有那么多的好友在一起吹牛说笑,真的感觉不孤单。偶然间想起散落在天涯的朋友们便会觉得幸福和快乐原来离我们是那么的近却又是那么的遥远。

念姐,我的知交,我很庆幸上苍给我安排了念姐。在我最无奈最绝望的时候,念姐幽默诙谐的语言总会点亮我快乐的心烛。

阿祥:“我知道你喜欢哪个女生了!”

老大:“谁啊”

阿祥:“暂时保密!”

老大:“我现在没有喜欢的女生,等我有了我在告诉你,OK?拜托你在这之前就不要在造谣了!”

阿祥:“不说实话?那我可要去和那女生说去喽”

老大:“……”

阿祥和我一直上很要好的朋友。现在总会想起我们在夕阳遍布的山野里谈论各自的未来,各自的压抑以及各自的理想。记得高考前阿祥和我 在山野间看着夕阳落山,说起了自己喜欢过某个女孩,有过什么心情以及对现实的无奈,当我们很压抑的时候我们会站在山顶对着天空放声大喊,而今这种淡定的记忆不可被再次定格。

小刘(先把一朵玫瑰花残忍的摘下又要笔在上面残忍的刺字,之后便扔了过来):“老大,我在上面写了一些字,你能猜出来吗?”

老大:“猜出来有什么好处呢?”

小刘:“你猜出来的话,我请你吃夜宵,猜不出来的话,你就……(嘴角泛起一丝诡笑)。”

老大:“行啊,(拿起那可怜的玫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无论怎么看都不像地球文!)你写的是那个星球的文字?这个外星文实在看不出来。”

小刘:“除了地球外的文字都不可能的文字。”

老大:“不可能,地球文我都认识啊!能不能告诉我一个字?”

小刘:“好啊,“人”啊。”

老大:“人如花”

小刘:“错了,是“花如人,越美丽越容易凋零”。耶!我的夜宵。”

老大:“你套我”

小刘:“不管啦!反正我的夜宵是跑不了的了!不许唰赖哦。”

老大:“想吃夜宵的话就直接和我说嘛!”

小刘是我前排的一个漂亮的女生,人开朗爱笑。当她身着白衣,穿着牛仔裤时,简直是降落在凡间的“天使”。我总会对她说“你身着白衣蓝牛仔裤时真的很漂亮……”。

冬日的风依然在肆虐,我却淡出了我的记忆,记得毕业后的那一次相聚,我本来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很多很多的朋当冬日的雾霭萦绕了太阳时,我在瑟瑟的寒意里看到了那一抹淡漠的阳光。

————题记

瑟瑟的风起,飘零的枫叶如同疲倦的蝴蝶,与大地相拥而眠,我裹紧了大衣,走在瑟瑟的青石街道上,感受着异乡的冬韵。风乍起,卷起了我的发丝。落叶也随着风在凋零的季节里摇曳。那一片片飘零而下的落叶,让我想起了往事,如同过往的云在这飘零的落叶的背后隐现。

老大:“秀秀,你昨晚怎么了?老块昨晚跟我说你去打滴点去了,是不是?而且你还发着高烧?他说你打到12点多钟后又回家了(秀秀寄宿在学校)。是不是真的?”

秀秀:“确实打到8点多一点之后便回家了。回去的太晚了,不过现在没有事了,不用担心。”

老块(在旁边边听边诡秘的笑着):“秀秀简直是太配合了。”

(之前老块跟我说“秀秀昨晚发高烧输液一直输到12点,没人陪着去,你怎么不去看看她?。)

老大:“我还以为老块跟我开玩笑呢,他以前经常要你生病来逗我玩。”

老块:“怎么我说真的你偏不信,说假的你偏信?”

老大:“没办法,被你给诓的神经有问题了。”

秀秀:“老大,是不是我生病时你很担心我啊?”

老大:“那当然,谁让你是我干妹妹呢?”

秀秀:“……”

老块,我的同桌。秀秀,我的桌。上课下课的闲暇时间我们总是善意地捉弄着对方,在那些善意的恶作剧的催化下我们把枯燥的高三生活装点成了幽默的天堂。

念姐:“老大,我快断粮草了,你救救我吧!你看我为了寄一封信给你,我就省了我一早的早点费的哦,可见我的心胸是多么的宽广的啊!”

老大:“你等我一下,我出去会儿。”

过了一会儿,老大带回了三个棒棒糖回来。

念姐一见便一把抢了过去,狼吞虎咽的吮了起来。

老大:“真是饿狼似虎啊!”

念姐:“什么?”

老大:“你的吃像呐!”

念姐:“欠扁呢你?说着拳头就咂了过来……。”

云淡风轻,我总是觉得日子郁闷却也充实,还有那么多的好友在一起吹牛说笑,真的感觉不孤单。偶然间想起散落在天涯的朋友们便会觉得幸福和快乐原来离我们是那么的近却又是那么的遥远。

念姐,我的知交,我很庆幸上苍给我安排了念姐。在我最无奈最绝望的时候,念姐幽默诙谐的语言总会点亮我快乐的心烛。

阿祥:“我知道你喜欢哪个女生了!”

老大:“谁啊”

阿祥:“暂时保密!”

老大:“我现在没有喜欢的女生,等我有了我在告诉你,OK?拜托你在这之前就不要在造谣了!”

阿祥:“不说实话?那我可要去和那女生说去喽”

老大:“……”

阿祥和我一直上很要好的朋友。现在总会想起我们在夕阳遍布的山野里谈论各自的未来,各自的压抑以及各自的理想。记得高考前阿祥和我 在山野间看着夕阳落山,说起了自己喜欢过某个女孩,有过什么心情以及对现实的无奈,当我们很压抑的时候我们会站在山顶对着天空放声大喊,而今这种淡定的记忆不可被再次定格。

小刘(先把一朵玫瑰花残忍的摘下又要笔在上面残忍的刺字,之后便扔了过来):“老大,我在上面写了一些字,你能猜出来吗?”

老大:“猜出来有什么好处呢?”

小刘:“你猜出来的话,我请你吃夜宵,猜不出来的话,你就……(嘴角泛起一丝诡笑)。”

老大:“行啊,(拿起那可怜的玫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无论怎么看都不像地球文!)你写的是那个星球的文字?这个外星文实在看不出来。”

小刘:“除了地球外的文字都不可能的文字。”

老大:“不可能,地球文我都认识啊!能不能告诉我一个字?”

小刘:“好啊,“人”啊。”

老大:“人如花”

小刘:“错了,是“花如人,越美丽越容易凋零”。耶!我的夜宵。”

老大:“你套我”

小刘:“不管啦!反正我的夜宵是跑不了的了!不许唰赖哦。”

老大:“想吃夜宵的话就直接和我说嘛!”

小刘是我前排的一个漂亮的女生,人开朗爱笑。当她身着白衣,穿着牛仔裤时,简直是降落在凡间的“天使”。我总会对她说“你身着白衣蓝牛仔裤时真的很漂亮……”。

冬日的风依然在肆虐,我却淡出了我的记忆,记得毕业后的那一次相聚,我本来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很多很多的朋当冬日的雾霭萦绕了太阳时,我在瑟瑟的寒意里看到了那一抹淡漠的阳光。

————题记

瑟瑟的风起,飘零的枫叶如同疲倦的蝴蝶,与大地相拥而眠,我裹紧了大衣,走在瑟瑟的青石街道上,感受着异乡的冬韵。风乍起,卷起了我的发丝。落叶也随着风在凋零的季节里摇曳。那一片片飘零而下的落叶,让我想起了往事,如同过往的云在这飘零的落叶的背后隐现。

老大:“秀秀,你昨晚怎么了?老块昨晚跟我说你去打滴点去了,是不是?而且你还发着高烧?他说你打到12点多钟后又回家了(秀秀寄宿在学校)。是不是真的?”

秀秀:“确实打到8点多一点之后便回家了。回去的太晚了,不过现在没有事了,不用担心。”

老块(在旁边边听边诡秘的笑着):“秀秀简直是太配合了。”

(之前老块跟我说“秀秀昨晚发高烧输液一直输到12点,没人陪着去,你怎么不去看看她?。)

老大:“我还以为老块跟我开玩笑呢,他以前经常要你生病来逗我玩。”

老块:“怎么我说真的你偏不信,说假的你偏信?”

老大:“没办法,被你给诓的神经有问题了。”

秀秀:“老大,是不是我生病时你很担心我啊?”

老大:“那当然,谁让你是我干妹妹呢?”

秀秀:“……”

老块,我的同桌。秀秀,我的桌。上课下课的闲暇时间我们总是善意地捉弄着对方,在那些善意的恶作剧的催化下我们把枯燥的高三生活装点成了幽默的天堂。

念姐:“老大,我快断粮草了,你救救我吧!你看我为了寄一封信给你,我就省了我一早的早点费的哦,可见我的心胸是多么的宽广的啊!”

老大:“你等我一下,我出去会儿。”

过了一会儿,老大带回了三个棒棒糖回来。

念姐一见便一把抢了过去,狼吞虎咽的吮了起来。

老大:“真是饿狼似虎啊!”

念姐:“什么?”

老大:“你的吃像呐!”

念姐:“欠扁呢你?说着拳头就咂了过来……。”

云淡风轻,我总是觉得日子郁闷却也充实,还有那么多的好友在一起吹牛说笑,真的感觉不孤单。偶然间想起散落在天涯的朋友们便会觉得幸福和快乐原来离我们是那么的近却又是那么的遥远。

念姐,我的知交,我很庆幸上苍给我安排了念姐。在我最无奈最绝望的时候,念姐幽默诙谐的语言总会点亮我快乐的心烛。

阿祥:“我知道你喜欢哪个女生了!”

老大:“谁啊”

阿祥:“暂时保密!”

老大:“我现在没有喜欢的女生,等我有了我在告诉你,OK?拜托你在这之前就不要在造谣了!”

阿祥:“不说实话?那我可要去和那女生说去喽”

老大:“……”

阿祥和我一直上很要好的朋友。现在总会想起我们在夕阳遍布的山野里谈论各自的未来,各自的压抑以及各自的理想。记得高考前阿祥和我 在山野间看着夕阳落山,说起了自己喜欢过某个女孩,有过什么心情以及对现实的无奈,当我们很压抑的时候我们会站在山顶对着天空放声大喊,而今这种淡定的记忆不可被再次定格。

小刘(先把一朵玫瑰花残忍的摘下又要笔在上面残忍的刺字,之后便扔了过来):“老大,我在上面写了一些字,你能猜出来吗?”

老大:“猜出来有什么好处呢?”

小刘:“你猜出来的话,我请你吃夜宵,猜不出来的话,你就……(嘴角泛起一丝诡笑)。”

老大:“行啊,(拿起那可怜的玫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无论怎么看都不像地球文!)你写的是那个星球的文字?这个外星文实在看不出来。”

小刘:“除了地球外的文字都不可能的文字。”

老大:“不可能,地球文我都认识啊!能不能告诉我一个字?”

小刘:“好啊,“人”啊。”

老大:“人如花”

小刘:“错了,是“花如人,越美丽越容易凋零”。耶!我的夜宵。”

老大:“你套我”

小刘:“不管啦!反正我的夜宵是跑不了的了!不许唰赖哦。”

老大:“想吃夜宵的话就直接和我说嘛!”

小刘是我前排的一个漂亮的女生,人开朗爱笑。当她身着白衣,穿着牛仔裤时,简直是降落在凡间的“天使”。我总会对她说“你身着白衣蓝牛仔裤时真的很漂亮……”。

冬日的风依然在肆虐,我却淡出了我的记忆,记得毕业后的那一次相聚,我本来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很多很多的朋当冬日的雾霭萦绕了太阳时,我在瑟瑟的寒意里看到了那一抹淡漠的阳光。

————题记

瑟瑟的风起,飘零的枫叶如同疲倦的蝴蝶,与大地相拥而眠,我裹紧了大衣,走在瑟瑟的青石街道上,感受着异乡的冬韵。风乍起,卷起了我的发丝。落叶也随着风在凋零的季节里摇曳。那一片片飘零而下的落叶,让我想起了往事,如同过往的云在这飘零的落叶的背后隐现。

老大:“秀秀,你昨晚怎么了?老块昨晚跟我说你去打滴点去了,是不是?而且你还发着高烧?他说你打到12点多钟后又回家了(秀秀寄宿在学校)。是不是真的?”

秀秀:“确实打到8点多一点之后便回家了。回去的太晚了,不过现在没有事了,不用担心。”

老块(在旁边边听边诡秘的笑着):“秀秀简直是太配合了。”

(之前老块跟我说“秀秀昨晚发高烧输液一直输到12点,没人陪着去,你怎么不去看看她?。)

老大:“我还以为老块跟我开玩笑呢,他以前经常要你生病来逗我玩。”

老块:“怎么我说真的你偏不信,说假的你偏信?”

老大:“没办法,被你给诓的神经有问题了。”

秀秀:“老大,是不是我生病时你很担心我啊?”

老大:“那当然,谁让你是我干妹妹呢?”

秀秀:“……”

老块,我的同桌。秀秀,我的桌。上课下课的闲暇时间我们总是善意地捉弄着对方,在那些善意的恶作剧的催化下我们把枯燥的高三生活装点成了幽默的天堂。

念姐:“老大,我快断粮草了,你救救我吧!你看我为了寄一封信给你,我就省了我一早的早点费的哦,可见我的心胸是多么的宽广的啊!”

老大:“你等我一下,我出去会儿。”

过了一会儿,老大带回了三个棒棒糖回来。

念姐一见便一把抢了过去,狼吞虎咽的吮了起来。

老大:“真是饿狼似虎啊!”

念姐:“什么?”

老大:“你的吃像呐!”

念姐:“欠扁呢你?说着拳头就咂了过来……。”

云淡风轻,我总是觉得日子郁闷却也充实,还有那么多的好友在一起吹牛说笑,真的感觉不孤单。偶然间想起散落在天涯的朋友们便会觉得幸福和快乐原来离我们是那么的近却又是那么的遥远。

念姐,我的知交,我很庆幸上苍给我安排了念姐。在我最无奈最绝望的时候,念姐幽默诙谐的语言总会点亮我快乐的心烛。

阿祥:“我知道你喜欢哪个女生了!”

老大:“谁啊”

阿祥:“暂时保密!”

老大:“我现在没有喜欢的女生,等我有了我在告诉你,OK?拜托你在这之前就不要在造谣了!”

阿祥:“不说实话?那我可要去和那女生说去喽”

老大:“……”

阿祥和我一直上很要好的朋友。现在总会想起我们在夕阳遍布的山野里谈论各自的未来,各自的压抑以及各自的理想。记得高考前阿祥和我 在山野间看着夕阳落山,说起了自己喜欢过某个女孩,有过什么心情以及对现实的无奈,当我们很压抑的时候我们会站在山顶对着天空放声大喊,而今这种淡定的记忆不可被再次定格。

小刘(先把一朵玫瑰花残忍的摘下又要笔在上面残忍的刺字,之后便扔了过来):“老大,我在上面写了一些字,你能猜出来吗?”

老大:“猜出来有什么好处呢?”

小刘:“你猜出来的话,我请你吃夜宵,猜不出来的话,你就……(嘴角泛起一丝诡笑)。”

老大:“行啊,(拿起那可怜的玫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无论怎么看都不像地球文!)你写的是那个星球的文字?这个外星文实在看不出来。”

小刘:“除了地球外的文字都不可能的文字。”

老大:“不可能,地球文我都认识啊!能不能告诉我一个字?”

小刘:“好啊,“人”啊。”

老大:“人如花”

小刘:“错了,是“花如人,越美丽越容易凋零”。耶!我的夜宵。”

老大:“你套我”

小刘:“不管啦!反正我的夜宵是跑不了的了!不许唰赖哦。”

老大:“想吃夜宵的话就直接和我说嘛!”

小刘是我前排的一个漂亮的女生,人开朗爱笑。当她身着白衣,穿着牛仔裤时,简直是降落在凡间的“天使”。我总会对她说“你身着白衣蓝牛仔裤时真的很漂亮……”。

冬日的风依然在肆虐,我却淡出了我的记忆,记得毕业后的那一次相聚,我本来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很多很多的朋当冬日的雾霭萦绕了太阳时,我在瑟瑟的寒意里看到了那一抹淡漠的阳光。

————题记

瑟瑟的风起,飘零的枫叶如同疲倦的蝴蝶,与大地相拥而眠,我裹紧了大衣,走在瑟瑟的青石街道上,感受着异乡的冬韵。风乍起,卷起了我的发丝。落叶也随着风在凋零的季节里摇曳。那一片片飘零而下的落叶,让我想起了往事,如同过往的云在这飘零的落叶的背后隐现。

老大:“秀秀,你昨晚怎么了?老块昨晚跟我说你去打滴点去了,是不是?而且你还发着高烧?他说你打到12点多钟后又回家了(秀秀寄宿在学校)。是不是真的?”

秀秀:“确实打到8点多一点之后便回家了。回去的太晚了,不过现在没有事了,不用担心。”

老块(在旁边边听边诡秘的笑着):“秀秀简直是太配合了。”

(之前老块跟我说“秀秀昨晚发高烧输液一直输到12点,没人陪着去,你怎么不去看看她?。)

老大:“我还以为老块跟我开玩笑呢,他以前经常要你生病来逗我玩。”

老块:“怎么我说真的你偏不信,说假的你偏信?”

老大:“没办法,被你给诓的神经有问题了。”

秀秀:“老大,是不是我生病时你很担心我啊?”

老大:“那当然,谁让你是我干妹妹呢?”

秀秀:“……”

老块,我的同桌。秀秀,我的桌。上课下课的闲暇时间我们总是善意地捉弄着对方,在那些善意的恶作剧的催化下我们把枯燥的高三生活装点成了幽默的天堂。

念姐:“老大,我快断粮草了,你救救我吧!你看我为了寄一封信给你,我就省了我一早的早点费的哦,可见我的心胸是多么的宽广的啊!”

老大:“你等我一下,我出去会儿。”

过了一会儿,老大带回了三个棒棒糖回来。

念姐一见便一把抢了过去,狼吞虎咽的吮了起来。

老大:“真是饿狼似虎啊!”

念姐:“什么?”

老大:“你的吃像呐!”

念姐:“欠扁呢你?说着拳头就咂了过来……。”

云淡风轻,我总是觉得日子郁闷却也充实,还有那么多的好友在一起吹牛说笑,真的感觉不孤单。偶然间想起散落在天涯的朋友们便会觉得幸福和快乐原来离我们是那么的近却又是那么的遥远。

念姐,我的知交,我很庆幸上苍给我安排了念姐。在我最无奈最绝望的时候,念姐幽默诙谐的语言总会点亮我快乐的心烛。

阿祥:“我知道你喜欢哪个女生了!”

老大:“谁啊”

阿祥:“暂时保密!”

老大:“我现在没有喜欢的女生,等我有了我在告诉你,OK?拜托你在这之前就不要在造谣了!”

阿祥:“不说实话?那我可要去和那女生说去喽”

老大:“……”

阿祥和我一直上很要好的朋友。现在总会想起我们在夕阳遍布的山野里谈论各自的未来,各自的压抑以及各自的理想。记得高考前阿祥和我 在山野间看着夕阳落山,说起了自己喜欢过某个女孩,有过什么心情以及对现实的无奈,当我们很压抑的时候我们会站在山顶对着天空放声大喊,而今这种淡定的记忆不可被再次定格。

小刘(先把一朵玫瑰花残忍的摘下又要笔在上面残忍的刺字,之后便扔了过来):“老大,我在上面写了一些字,你能猜出来吗?”

老大:“猜出来有什么好处呢?”

小刘:“你猜出来的话,我请你吃夜宵,猜不出来的话,你就……(嘴角泛起一丝诡笑)。”

老大:“行啊,(拿起那可怜的玫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无论怎么看都不像地球文!)你写的是那个星球的文字?这个外星文实在看不出来。”

小刘:“除了地球外的文字都不可能的文字。”

老大:“不可能,地球文我都认识啊!能不能告诉我一个字?”

小刘:“好啊,“人”啊。”

老大:“人如花”

小刘:“错了,是“花如人,越美丽越容易凋零”。耶!我的夜宵。”

老大:“你套我”

小刘:“不管啦!反正我的夜宵是跑不了的了!不许唰赖哦。”

老大:“想吃夜宵的话就直接和我说嘛!”

小刘是我前排的一个漂亮的女生,人开朗爱笑。当她身着白衣,穿着牛仔裤时,简直是降落在凡间的“天使”。我总会对她说“你身着白衣蓝牛仔裤时真的很漂亮……”。

冬日的风依然在肆虐,我却淡出了我的记忆,记得毕业后的那一次相聚,我本来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很多很多的朋当冬日的雾霭萦绕了太阳时,我在瑟瑟的寒意里看到了那一抹淡漠的阳光。

————题记

瑟瑟的风起,飘零的枫叶如同疲倦的蝴蝶,与大地相拥而眠,我裹紧了大衣,走在瑟瑟的青石街道上,感受着异乡的冬韵。风乍起,卷起了我的发丝。落叶也随着风在凋零的季节里摇曳。那一片片飘零而下的落叶,让我想起了往事,如同过往的云在这飘零的落叶的背后隐现。

老大:“秀秀,你昨晚怎么了?老块昨晚跟我说你去打滴点去了,是不是?而且你还发着高烧?他说你打到12点多钟后又回家了(秀秀寄宿在学校)。是不是真的?”

秀秀:“确实打到8点多一点之后便回家了。回去的太晚了,不过现在没有事了,不用担心。”

老块(在旁边边听边诡秘的笑着):“秀秀简直是太配合了。”

(之前老块跟我说“秀秀昨晚发高烧输液一直输到12点,没人陪着去,你怎么不去看看她?。)

老大:“我还以为老块跟我开玩笑呢,他以前经常要你生病来逗我玩。”

老块:“怎么我说真的你偏不信,说假的你偏信?”

老大:“没办法,被你给诓的神经有问题了。”

秀秀:“老大,是不是我生病时你很担心我啊?”

老大:“那当然,谁让你是我干妹妹呢?”

秀秀:“……”

老块,我的同桌。秀秀,我的桌。上课下课的闲暇时间我们总是善意地捉弄着对方,在那些善意的恶作剧的催化下我们把枯燥的高三生活装点成了幽默的天堂。

念姐:“老大,我快断粮草了,你救救我吧!你看我为了寄一封信给你,我就省了我一早的早点费的哦,可见我的心胸是多么的宽广的啊!”

老大:“你等我一下,我出去会儿。”

过了一会儿,老大带回了三个棒棒糖回来。

念姐一见便一把抢了过去,狼吞虎咽的吮了起来。

老大:“真是饿狼似虎啊!”

念姐:“什么?”

老大:“你的吃像呐!”

念姐:“欠扁呢你?说着拳头就咂了过来……。”

云淡风轻,我总是觉得日子郁闷却也充实,还有那么多的好友在一起吹牛说笑,真的感觉不孤单。偶然间想起散落在天涯的朋友们便会觉得幸福和快乐原来离我们是那么的近却又是那么的遥远。

念姐,我的知交,我很庆幸上苍给我安排了念姐。在我最无奈最绝望的时候,念姐幽默诙谐的语言总会点亮我快乐的心烛。

阿祥:“我知道你喜欢哪个女生了!”

老大:“谁啊”

阿祥:“暂时保密!”

老大:“我现在没有喜欢的女生,等我有了我在告诉你,OK?拜托你在这之前就不要在造谣了!”

阿祥:“不说实话?那我可要去和那女生说去喽”

老大:“……”

阿祥和我一直上很要好的朋友。现在总会想起我们在夕阳遍布的山野里谈论各自的未来,各自的压抑以及各自的理想。记得高考前阿祥和我 在山野间看着夕阳落山,说起了自己喜欢过某个女孩,有过什么心情以及对现实的无奈,当我们很压抑的时候我们会站在山顶对着天空放声大喊,而今这种淡定的记忆不可被再次定格。

小刘(先把一朵玫瑰花残忍的摘下又要笔在上面残忍的刺字,之后便扔了过来):“老大,我在上面写了一些字,你能猜出来吗?”

老大:“猜出来有什么好处呢?”

小刘:“你猜出来的话,我请你吃夜宵,猜不出来的话,你就……(嘴角泛起一丝诡笑)。”

老大:“行啊,(拿起那可怜的玫瑰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无论怎么看都不像地球文!)你写的是那个星球的文字?这个外星文实在看不出来。”

小刘:“除了地球外的文字都不可能的文字。”

老大:“不可能,地球文我都认识啊!能不能告诉我一个字?”

小刘:“好啊,“人”啊。”

老大:“人如花”

小刘:“错了,是“花如人,越美丽越容易凋零”。耶!我的夜宵。”

老大:“你套我”

小刘:“不管啦!反正我的夜宵是跑不了的了!不许唰赖哦。”

老大:“想吃夜宵的话就直接和我说嘛!”

小刘是我前排的一个漂亮的女生,人开朗爱笑。当她身着白衣,穿着牛仔裤时,简直是降落在凡间的“天使”。我总会对她说“你身着白衣蓝牛仔裤时真的很漂亮……”。

冬日的风依然在肆虐,我却淡出了我的记忆,记得毕业后的那一次相聚,我本来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和很多很多的朋

麻雀要革命

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

参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1)

早川!

VOL 1

深蓝色,裁剪贴身,而又凸现优雅和高贵气质的水手校服。

梦寐以求的双肩奶白色Glne娃娃书包。

镜子里的那个家伙,是我吗?

虽然有点雀斑的脸上还是不客气地长了N个痘痘,最要命的一个更是长在了鼻尖上。

虽然有点胖胖的身形总是打破我美少女的梦想,只能在路过橱窗的时候偷偷看两眼。

还有一副大得吓人的眼镜遮住了半边脸,配上服服帖帖的欧巴桑式麻花辫。

可是……

可是那个家伙有我从来没有过的幸福的表情啊。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向镜子探去……

“秋秋,快来吃早饭啊!”妈妈少有的温柔女中音从餐厅响起。

“哦,好!”我慌忙收回手跑出房间,还真有点不习惯妈妈去掉“麻”字的温柔的叫法。

天啊!我在心里小心地惊呼了一声。

满汉全席啊!我最喜欢的炖藕、牛肉……应有尽有。爸爸、妈妈坐在一旁满脸红光,慈祥地望着我。

“来,秋秋,过来坐!呵呵!”爸爸乐呵呵地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对我说道。

“不不,秋秋,坐妈妈旁边!”妈妈也向我发出盛情的邀请。

“哦……”我有点手足无措这样的关怀,局促地埋下头吃东西:“嗯,哥哥呢?”

“哦,惜春和夏生一早就出门去了……”妈妈笑眯眯的一边给我挟我最喜欢吃的麻婆豆腐,一边对我说,爸爸也不甘落后地行动起来。

“呃,谢谢……”虽然他们这样的眼神、举动已经持续一个月了,但是到现在我还是有点不习惯。

毕竟两个月前,我――还是男尊女卑的麻家老幺――最没地位一无是处的麻秋秋;一个就算小心翼翼忽略掉自己存在,还是会整天挨骂的麻秋秋;一个向他们宣布要报考早川高中,他们当我发高烧的麻秋秋……

“麻秋秋你今天发烧吗?就你这样的人,也要考早川??”

麻夏生想都不想的说:

“那简直就是屎克郎淹死在粪坑里――绝对不可能!”

“喂,麻夏生你是猪啊,你骂她不要把我们都牵连进去,虽然我一点都不想承认有这样一个……”麻惜春说到这立即顿住,好像不小心吞了一只恶心的蟑螂。尽管我是他不得不承认的妹妹,亲妹妹。

“我……我……”我尝试要解释些什么。

“你们大清早吵什么啊,你们还嫌我不够烦吗?夏生好端端地要跑去读什么考古,惜春一天到晚拿着个破吉他组什么乐团。麻秋秋你跟我安分点少在那瞎折腾!早川!那是你考的吗?你少出去丢我的脸,安安份份的让我省点心,家里事情够多了,我没空管你!!”妈妈那高八度的嗓子一出现,饭桌都安静了。

“好了好了,吃饭吧!”爸爸慢吞吞地说。

“啊哈哈~~你的未来黯淡无光~~”麻夏生嬉皮笑脸的说。“你要是真能考上,我和大哥就在你面前学狗叫~~不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该怎么说,世事无绝对吧。从我下定决心要考上早川,不!应该说从我遇见他的那天开始,幸运之神真的眷顾了我麻秋秋。

从来不会被老师点名,同学几年还会被叫错名字――平凡到无奇的麻秋秋,在国中毕业居然真的考上了早川高中,全国八强的早川高中,所有人的梦想之地。

虽然我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考上!!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高兴。

也许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要考上早川高中,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幸福。的确,在麻秋秋过去16年的岁月里,应该不会有比现在更幸福的一刻了。能够在爸妈“幸福”和“慈爱”的神情中和他们告别……

Vol.2

电车像一只怪兽,明明肚子里面已经撑满了人,还要把人源源不断地塞进来。我正在怪兽的肚子里面,随着拥挤的人群不停往更深处走去。

“少爷,下车吧!这里人太多……”

少爷?……我悄悄侧过头,想看看被称呼为少爷的人!

但一个高大的背影把我给拦住了,声音应该就是他发出来的。

“星少爷,你和少爷一起下车吧!”

“我不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

参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1)

早川!

VOL 1

深蓝色,裁剪贴身,而又凸现优雅和高贵气质的水手校服。

梦寐以求的双肩奶白色Glne娃娃书包。

镜子里的那个家伙,是我吗?

虽然有点雀斑的脸上还是不客气地长了N个痘痘,最要命的一个更是长在了鼻尖上。

虽然有点胖胖的身形总是打破我美少女的梦想,只能在路过橱窗的时候偷偷看两眼。

还有一副大得吓人的眼镜遮住了半边脸,配上服服帖帖的欧巴桑式麻花辫。

可是……

可是那个家伙有我从来没有过的幸福的表情啊。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向镜子探去……

“秋秋,快来吃早饭啊!”妈妈少有的温柔女中音从餐厅响起。

“哦,好!”我慌忙收回手跑出房间,还真有点不习惯妈妈去掉“麻”字的温柔的叫法。

天啊!我在心里小心地惊呼了一声。

满汉全席啊!我最喜欢的炖藕、牛肉……应有尽有。爸爸、妈妈坐在一旁满脸红光,慈祥地望着我。

“来,秋秋,过来坐!呵呵!”爸爸乐呵呵地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对我说道。

“不不,秋秋,坐妈妈旁边!”妈妈也向我发出盛情的邀请。

“哦……”我有点手足无措这样的关怀,局促地埋下头吃东西:“嗯,哥哥呢?”

“哦,惜春和夏生一早就出门去了……”妈妈笑眯眯的一边给我挟我最喜欢吃的麻婆豆腐,一边对我说,爸爸也不甘落后地行动起来。

“呃,谢谢……”虽然他们这样的眼神、举动已经持续一个月了,但是到现在我还是有点不习惯。

毕竟两个月前,我――还是男尊女卑的麻家老幺――最没地位一无是处的麻秋秋;一个就算小心翼翼忽略掉自己存在,还是会整天挨骂的麻秋秋;一个向他们宣布要报考早川高中,他们当我发高烧的麻秋秋……

“麻秋秋你今天发烧吗?就你这样的人,也要考早川??”

麻夏生想都不想的说:

“那简直就是屎克郎淹死在粪坑里――绝对不可能!”

“喂,麻夏生你是猪啊,你骂她不要把我们都牵连进去,虽然我一点都不想承认有这样一个……”麻惜春说到这立即顿住,好像不小心吞了一只恶心的蟑螂。尽管我是他不得不承认的妹妹,亲妹妹。

“我……我……”我尝试要解释些什么。

“你们大清早吵什么啊,你们还嫌我不够烦吗?夏生好端端地要跑去读什么考古,惜春一天到晚拿着个破吉他组什么乐团。麻秋秋你跟我安分点少在那瞎折腾!早川!那是你考的吗?你少出去丢我的脸,安安份份的让我省点心,家里事情够多了,我没空管你!!”妈妈那高八度的嗓子一出现,饭桌都安静了。

“好了好了,吃饭吧!”爸爸慢吞吞地说。

“啊哈哈~~你的未来黯淡无光~~”麻夏生嬉皮笑脸的说。“你要是真能考上,我和大哥就在你面前学狗叫~~不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该怎么说,世事无绝对吧。从我下定决心要考上早川,不!应该说从我遇见他的那天开始,幸运之神真的眷顾了我麻秋秋。

从来不会被老师点名,同学几年还会被叫错名字――平凡到无奇的麻秋秋,在国中毕业居然真的考上了早川高中,全国八强的早川高中,所有人的梦想之地。

虽然我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考上!!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高兴。

也许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要考上早川高中,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幸福。的确,在麻秋秋过去16年的岁月里,应该不会有比现在更幸福的一刻了。能够在爸妈“幸福”和“慈爱”的神情中和他们告别……

Vol.2

电车像一只怪兽,明明肚子里面已经撑满了人,还要把人源源不断地塞进来。我正在怪兽的肚子里面,随着拥挤的人群不停往更深处走去。

“少爷,下车吧!这里人太多……”

少爷?……我悄悄侧过头,想看看被称呼为少爷的人!

但一个高大的背影把我给拦住了,声音应该就是他发出来的。

“星少爷,你和少爷一起下车吧!”

“我不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

参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1)

早川!

VOL 1

深蓝色,裁剪贴身,而又凸现优雅和高贵气质的水手校服。

梦寐以求的双肩奶白色Glne娃娃书包。

镜子里的那个家伙,是我吗?

虽然有点雀斑的脸上还是不客气地长了N个痘痘,最要命的一个更是长在了鼻尖上。

虽然有点胖胖的身形总是打破我美少女的梦想,只能在路过橱窗的时候偷偷看两眼。

还有一副大得吓人的眼镜遮住了半边脸,配上服服帖帖的欧巴桑式麻花辫。

可是……

可是那个家伙有我从来没有过的幸福的表情啊。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向镜子探去……

“秋秋,快来吃早饭啊!”妈妈少有的温柔女中音从餐厅响起。

“哦,好!”我慌忙收回手跑出房间,还真有点不习惯妈妈去掉“麻”字的温柔的叫法。

天啊!我在心里小心地惊呼了一声。

满汉全席啊!我最喜欢的炖藕、牛肉……应有尽有。爸爸、妈妈坐在一旁满脸红光,慈祥地望着我。

“来,秋秋,过来坐!呵呵!”爸爸乐呵呵地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对我说道。

“不不,秋秋,坐妈妈旁边!”妈妈也向我发出盛情的邀请。

“哦……”我有点手足无措这样的关怀,局促地埋下头吃东西:“嗯,哥哥呢?”

“哦,惜春和夏生一早就出门去了……”妈妈笑眯眯的一边给我挟我最喜欢吃的麻婆豆腐,一边对我说,爸爸也不甘落后地行动起来。

“呃,谢谢……”虽然他们这样的眼神、举动已经持续一个月了,但是到现在我还是有点不习惯。

毕竟两个月前,我――还是男尊女卑的麻家老幺――最没地位一无是处的麻秋秋;一个就算小心翼翼忽略掉自己存在,还是会整天挨骂的麻秋秋;一个向他们宣布要报考早川高中,他们当我发高烧的麻秋秋……

“麻秋秋你今天发烧吗?就你这样的人,也要考早川??”

麻夏生想都不想的说:

“那简直就是屎克郎淹死在粪坑里――绝对不可能!”

“喂,麻夏生你是猪啊,你骂她不要把我们都牵连进去,虽然我一点都不想承认有这样一个……”麻惜春说到这立即顿住,好像不小心吞了一只恶心的蟑螂。尽管我是他不得不承认的妹妹,亲妹妹。

“我……我……”我尝试要解释些什么。

“你们大清早吵什么啊,你们还嫌我不够烦吗?夏生好端端地要跑去读什么考古,惜春一天到晚拿着个破吉他组什么乐团。麻秋秋你跟我安分点少在那瞎折腾!早川!那是你考的吗?你少出去丢我的脸,安安份份的让我省点心,家里事情够多了,我没空管你!!”妈妈那高八度的嗓子一出现,饭桌都安静了。

“好了好了,吃饭吧!”爸爸慢吞吞地说。

“啊哈哈~~你的未来黯淡无光~~”麻夏生嬉皮笑脸的说。“你要是真能考上,我和大哥就在你面前学狗叫~~不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该怎么说,世事无绝对吧。从我下定决心要考上早川,不!应该说从我遇见他的那天开始,幸运之神真的眷顾了我麻秋秋。

从来不会被老师点名,同学几年还会被叫错名字――平凡到无奇的麻秋秋,在国中毕业居然真的考上了早川高中,全国八强的早川高中,所有人的梦想之地。

虽然我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考上!!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高兴。

也许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要考上早川高中,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幸福。的确,在麻秋秋过去16年的岁月里,应该不会有比现在更幸福的一刻了。能够在爸妈“幸福”和“慈爱”的神情中和他们告别……

Vol.2

电车像一只怪兽,明明肚子里面已经撑满了人,还要把人源源不断地塞进来。我正在怪兽的肚子里面,随着拥挤的人群不停往更深处走去。

“少爷,下车吧!这里人太多……”

少爷?……我悄悄侧过头,想看看被称呼为少爷的人!

但一个高大的背影把我给拦住了,声音应该就是他发出来的。

“星少爷,你和少爷一起下车吧!”

“我不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

参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1)

早川!

VOL 1

深蓝色,裁剪贴身,而又凸现优雅和高贵气质的水手校服。

梦寐以求的双肩奶白色Glne娃娃书包。

镜子里的那个家伙,是我吗?

虽然有点雀斑的脸上还是不客气地长了N个痘痘,最要命的一个更是长在了鼻尖上。

虽然有点胖胖的身形总是打破我美少女的梦想,只能在路过橱窗的时候偷偷看两眼。

还有一副大得吓人的眼镜遮住了半边脸,配上服服帖帖的欧巴桑式麻花辫。

可是……

可是那个家伙有我从来没有过的幸福的表情啊。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向镜子探去……

“秋秋,快来吃早饭啊!”妈妈少有的温柔女中音从餐厅响起。

“哦,好!”我慌忙收回手跑出房间,还真有点不习惯妈妈去掉“麻”字的温柔的叫法。

天啊!我在心里小心地惊呼了一声。

满汉全席啊!我最喜欢的炖藕、牛肉……应有尽有。爸爸、妈妈坐在一旁满脸红光,慈祥地望着我。

“来,秋秋,过来坐!呵呵!”爸爸乐呵呵地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对我说道。

“不不,秋秋,坐妈妈旁边!”妈妈也向我发出盛情的邀请。

“哦……”我有点手足无措这样的关怀,局促地埋下头吃东西:“嗯,哥哥呢?”

“哦,惜春和夏生一早就出门去了……”妈妈笑眯眯的一边给我挟我最喜欢吃的麻婆豆腐,一边对我说,爸爸也不甘落后地行动起来。

“呃,谢谢……”虽然他们这样的眼神、举动已经持续一个月了,但是到现在我还是有点不习惯。

毕竟两个月前,我――还是男尊女卑的麻家老幺――最没地位一无是处的麻秋秋;一个就算小心翼翼忽略掉自己存在,还是会整天挨骂的麻秋秋;一个向他们宣布要报考早川高中,他们当我发高烧的麻秋秋……

“麻秋秋你今天发烧吗?就你这样的人,也要考早川??”

麻夏生想都不想的说:

“那简直就是屎克郎淹死在粪坑里――绝对不可能!”

“喂,麻夏生你是猪啊,你骂她不要把我们都牵连进去,虽然我一点都不想承认有这样一个……”麻惜春说到这立即顿住,好像不小心吞了一只恶心的蟑螂。尽管我是他不得不承认的妹妹,亲妹妹。

“我……我……”我尝试要解释些什么。

“你们大清早吵什么啊,你们还嫌我不够烦吗?夏生好端端地要跑去读什么考古,惜春一天到晚拿着个破吉他组什么乐团。麻秋秋你跟我安分点少在那瞎折腾!早川!那是你考的吗?你少出去丢我的脸,安安份份的让我省点心,家里事情够多了,我没空管你!!”妈妈那高八度的嗓子一出现,饭桌都安静了。

“好了好了,吃饭吧!”爸爸慢吞吞地说。

“啊哈哈~~你的未来黯淡无光~~”麻夏生嬉皮笑脸的说。“你要是真能考上,我和大哥就在你面前学狗叫~~不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该怎么说,世事无绝对吧。从我下定决心要考上早川,不!应该说从我遇见他的那天开始,幸运之神真的眷顾了我麻秋秋。

从来不会被老师点名,同学几年还会被叫错名字――平凡到无奇的麻秋秋,在国中毕业居然真的考上了早川高中,全国八强的早川高中,所有人的梦想之地。

虽然我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考上!!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高兴。

也许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要考上早川高中,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幸福。的确,在麻秋秋过去16年的岁月里,应该不会有比现在更幸福的一刻了。能够在爸妈“幸福”和“慈爱”的神情中和他们告别……

Vol.2

电车像一只怪兽,明明肚子里面已经撑满了人,还要把人源源不断地塞进来。我正在怪兽的肚子里面,随着拥挤的人群不停往更深处走去。

“少爷,下车吧!这里人太多……”

少爷?……我悄悄侧过头,想看看被称呼为少爷的人!

但一个高大的背影把我给拦住了,声音应该就是他发出来的。

“星少爷,你和少爷一起下车吧!”

“我不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

参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1)

早川!

VOL 1

深蓝色,裁剪贴身,而又凸现优雅和高贵气质的水手校服。

梦寐以求的双肩奶白色Glne娃娃书包。

镜子里的那个家伙,是我吗?

虽然有点雀斑的脸上还是不客气地长了N个痘痘,最要命的一个更是长在了鼻尖上。

虽然有点胖胖的身形总是打破我美少女的梦想,只能在路过橱窗的时候偷偷看两眼。

还有一副大得吓人的眼镜遮住了半边脸,配上服服帖帖的欧巴桑式麻花辫。

可是……

可是那个家伙有我从来没有过的幸福的表情啊。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向镜子探去……

“秋秋,快来吃早饭啊!”妈妈少有的温柔女中音从餐厅响起。

“哦,好!”我慌忙收回手跑出房间,还真有点不习惯妈妈去掉“麻”字的温柔的叫法。

天啊!我在心里小心地惊呼了一声。

满汉全席啊!我最喜欢的炖藕、牛肉……应有尽有。爸爸、妈妈坐在一旁满脸红光,慈祥地望着我。

“来,秋秋,过来坐!呵呵!”爸爸乐呵呵地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对我说道。

“不不,秋秋,坐妈妈旁边!”妈妈也向我发出盛情的邀请。

“哦……”我有点手足无措这样的关怀,局促地埋下头吃东西:“嗯,哥哥呢?”

“哦,惜春和夏生一早就出门去了……”妈妈笑眯眯的一边给我挟我最喜欢吃的麻婆豆腐,一边对我说,爸爸也不甘落后地行动起来。

“呃,谢谢……”虽然他们这样的眼神、举动已经持续一个月了,但是到现在我还是有点不习惯。

毕竟两个月前,我――还是男尊女卑的麻家老幺――最没地位一无是处的麻秋秋;一个就算小心翼翼忽略掉自己存在,还是会整天挨骂的麻秋秋;一个向他们宣布要报考早川高中,他们当我发高烧的麻秋秋……

“麻秋秋你今天发烧吗?就你这样的人,也要考早川??”

麻夏生想都不想的说:

“那简直就是屎克郎淹死在粪坑里――绝对不可能!”

“喂,麻夏生你是猪啊,你骂她不要把我们都牵连进去,虽然我一点都不想承认有这样一个……”麻惜春说到这立即顿住,好像不小心吞了一只恶心的蟑螂。尽管我是他不得不承认的妹妹,亲妹妹。

“我……我……”我尝试要解释些什么。

“你们大清早吵什么啊,你们还嫌我不够烦吗?夏生好端端地要跑去读什么考古,惜春一天到晚拿着个破吉他组什么乐团。麻秋秋你跟我安分点少在那瞎折腾!早川!那是你考的吗?你少出去丢我的脸,安安份份的让我省点心,家里事情够多了,我没空管你!!”妈妈那高八度的嗓子一出现,饭桌都安静了。

“好了好了,吃饭吧!”爸爸慢吞吞地说。

“啊哈哈~~你的未来黯淡无光~~”麻夏生嬉皮笑脸的说。“你要是真能考上,我和大哥就在你面前学狗叫~~不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该怎么说,世事无绝对吧。从我下定决心要考上早川,不!应该说从我遇见他的那天开始,幸运之神真的眷顾了我麻秋秋。

从来不会被老师点名,同学几年还会被叫错名字――平凡到无奇的麻秋秋,在国中毕业居然真的考上了早川高中,全国八强的早川高中,所有人的梦想之地。

虽然我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考上!!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高兴。

也许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要考上早川高中,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幸福。的确,在麻秋秋过去16年的岁月里,应该不会有比现在更幸福的一刻了。能够在爸妈“幸福”和“慈爱”的神情中和他们告别……

Vol.2

电车像一只怪兽,明明肚子里面已经撑满了人,还要把人源源不断地塞进来。我正在怪兽的肚子里面,随着拥挤的人群不停往更深处走去。

“少爷,下车吧!这里人太多……”

少爷?……我悄悄侧过头,想看看被称呼为少爷的人!

但一个高大的背影把我给拦住了,声音应该就是他发出来的。

“星少爷,你和少爷一起下车吧!”

“我不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

参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1)

早川!

VOL 1

深蓝色,裁剪贴身,而又凸现优雅和高贵气质的水手校服。

梦寐以求的双肩奶白色Glne娃娃书包。

镜子里的那个家伙,是我吗?

虽然有点雀斑的脸上还是不客气地长了N个痘痘,最要命的一个更是长在了鼻尖上。

虽然有点胖胖的身形总是打破我美少女的梦想,只能在路过橱窗的时候偷偷看两眼。

还有一副大得吓人的眼镜遮住了半边脸,配上服服帖帖的欧巴桑式麻花辫。

可是……

可是那个家伙有我从来没有过的幸福的表情啊。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向镜子探去……

“秋秋,快来吃早饭啊!”妈妈少有的温柔女中音从餐厅响起。

“哦,好!”我慌忙收回手跑出房间,还真有点不习惯妈妈去掉“麻”字的温柔的叫法。

天啊!我在心里小心地惊呼了一声。

满汉全席啊!我最喜欢的炖藕、牛肉……应有尽有。爸爸、妈妈坐在一旁满脸红光,慈祥地望着我。

“来,秋秋,过来坐!呵呵!”爸爸乐呵呵地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对我说道。

“不不,秋秋,坐妈妈旁边!”妈妈也向我发出盛情的邀请。

“哦……”我有点手足无措这样的关怀,局促地埋下头吃东西:“嗯,哥哥呢?”

“哦,惜春和夏生一早就出门去了……”妈妈笑眯眯的一边给我挟我最喜欢吃的麻婆豆腐,一边对我说,爸爸也不甘落后地行动起来。

“呃,谢谢……”虽然他们这样的眼神、举动已经持续一个月了,但是到现在我还是有点不习惯。

毕竟两个月前,我――还是男尊女卑的麻家老幺――最没地位一无是处的麻秋秋;一个就算小心翼翼忽略掉自己存在,还是会整天挨骂的麻秋秋;一个向他们宣布要报考早川高中,他们当我发高烧的麻秋秋……

“麻秋秋你今天发烧吗?就你这样的人,也要考早川??”

麻夏生想都不想的说:

“那简直就是屎克郎淹死在粪坑里――绝对不可能!”

“喂,麻夏生你是猪啊,你骂她不要把我们都牵连进去,虽然我一点都不想承认有这样一个……”麻惜春说到这立即顿住,好像不小心吞了一只恶心的蟑螂。尽管我是他不得不承认的妹妹,亲妹妹。

“我……我……”我尝试要解释些什么。

“你们大清早吵什么啊,你们还嫌我不够烦吗?夏生好端端地要跑去读什么考古,惜春一天到晚拿着个破吉他组什么乐团。麻秋秋你跟我安分点少在那瞎折腾!早川!那是你考的吗?你少出去丢我的脸,安安份份的让我省点心,家里事情够多了,我没空管你!!”妈妈那高八度的嗓子一出现,饭桌都安静了。

“好了好了,吃饭吧!”爸爸慢吞吞地说。

“啊哈哈~~你的未来黯淡无光~~”麻夏生嬉皮笑脸的说。“你要是真能考上,我和大哥就在你面前学狗叫~~不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该怎么说,世事无绝对吧。从我下定决心要考上早川,不!应该说从我遇见他的那天开始,幸运之神真的眷顾了我麻秋秋。

从来不会被老师点名,同学几年还会被叫错名字――平凡到无奇的麻秋秋,在国中毕业居然真的考上了早川高中,全国八强的早川高中,所有人的梦想之地。

虽然我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考上!!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高兴。

也许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要考上早川高中,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幸福。的确,在麻秋秋过去16年的岁月里,应该不会有比现在更幸福的一刻了。能够在爸妈“幸福”和“慈爱”的神情中和他们告别……

Vol.2

电车像一只怪兽,明明肚子里面已经撑满了人,还要把人源源不断地塞进来。我正在怪兽的肚子里面,随着拥挤的人群不停往更深处走去。

“少爷,下车吧!这里人太多……”

少爷?……我悄悄侧过头,想看看被称呼为少爷的人!

但一个高大的背影把我给拦住了,声音应该就是他发出来的。

“星少爷,你和少爷一起下车吧!”

“我不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

参见!麻雀少女的初回登场(1)

早川!

VOL 1

深蓝色,裁剪贴身,而又凸现优雅和高贵气质的水手校服。

梦寐以求的双肩奶白色Glne娃娃书包。

镜子里的那个家伙,是我吗?

虽然有点雀斑的脸上还是不客气地长了N个痘痘,最要命的一个更是长在了鼻尖上。

虽然有点胖胖的身形总是打破我美少女的梦想,只能在路过橱窗的时候偷偷看两眼。

还有一副大得吓人的眼镜遮住了半边脸,配上服服帖帖的欧巴桑式麻花辫。

可是……

可是那个家伙有我从来没有过的幸福的表情啊。

我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向镜子探去……

“秋秋,快来吃早饭啊!”妈妈少有的温柔女中音从餐厅响起。

“哦,好!”我慌忙收回手跑出房间,还真有点不习惯妈妈去掉“麻”字的温柔的叫法。

天啊!我在心里小心地惊呼了一声。

满汉全席啊!我最喜欢的炖藕、牛肉……应有尽有。爸爸、妈妈坐在一旁满脸红光,慈祥地望着我。

“来,秋秋,过来坐!呵呵!”爸爸乐呵呵地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对我说道。

“不不,秋秋,坐妈妈旁边!”妈妈也向我发出盛情的邀请。

“哦……”我有点手足无措这样的关怀,局促地埋下头吃东西:“嗯,哥哥呢?”

“哦,惜春和夏生一早就出门去了……”妈妈笑眯眯的一边给我挟我最喜欢吃的麻婆豆腐,一边对我说,爸爸也不甘落后地行动起来。

“呃,谢谢……”虽然他们这样的眼神、举动已经持续一个月了,但是到现在我还是有点不习惯。

毕竟两个月前,我――还是男尊女卑的麻家老幺――最没地位一无是处的麻秋秋;一个就算小心翼翼忽略掉自己存在,还是会整天挨骂的麻秋秋;一个向他们宣布要报考早川高中,他们当我发高烧的麻秋秋……

“麻秋秋你今天发烧吗?就你这样的人,也要考早川??”

麻夏生想都不想的说:

“那简直就是屎克郎淹死在粪坑里――绝对不可能!”

“喂,麻夏生你是猪啊,你骂她不要把我们都牵连进去,虽然我一点都不想承认有这样一个……”麻惜春说到这立即顿住,好像不小心吞了一只恶心的蟑螂。尽管我是他不得不承认的妹妹,亲妹妹。

“我……我……”我尝试要解释些什么。

“你们大清早吵什么啊,你们还嫌我不够烦吗?夏生好端端地要跑去读什么考古,惜春一天到晚拿着个破吉他组什么乐团。麻秋秋你跟我安分点少在那瞎折腾!早川!那是你考的吗?你少出去丢我的脸,安安份份的让我省点心,家里事情够多了,我没空管你!!”妈妈那高八度的嗓子一出现,饭桌都安静了。

“好了好了,吃饭吧!”爸爸慢吞吞地说。

“啊哈哈~~你的未来黯淡无光~~”麻夏生嬉皮笑脸的说。“你要是真能考上,我和大哥就在你面前学狗叫~~不过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可是该怎么说,世事无绝对吧。从我下定决心要考上早川,不!应该说从我遇见他的那天开始,幸运之神真的眷顾了我麻秋秋。

从来不会被老师点名,同学几年还会被叫错名字――平凡到无奇的麻秋秋,在国中毕业居然真的考上了早川高中,全国八强的早川高中,所有人的梦想之地。

虽然我到现在也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考上!!但是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很高兴。

也许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要考上早川高中,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幸福。的确,在麻秋秋过去16年的岁月里,应该不会有比现在更幸福的一刻了。能够在爸妈“幸福”和“慈爱”的神情中和他们告别……

Vol.2

电车像一只怪兽,明明肚子里面已经撑满了人,还要把人源源不断地塞进来。我正在怪兽的肚子里面,随着拥挤的人群不停往更深处走去。

“少爷,下车吧!这里人太多……”

少爷?……我悄悄侧过头,想看看被称呼为少爷的人!

但一个高大的背影把我给拦住了,声音应该就是他发出来的。

“星少爷,你和少爷一起下车吧!”

“我不要,

疯狂动漫之“漩涡鸣人”赚钱记

本期动漫:《火影忍者》

“讨厌,那么该死的蛤蟆仙人竟然把我的小青蛙里得钱全部都拿去……总之真是快被气死了。就到小青蛙放在他那儿准不安全。”(那你还放在他那儿?)“呜呜,那可是我准备用来给小樱买礼物的诶!有够可恶!”(鸣人,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小樱貌似喜欢佐助哦!)鸣人哭丧的看着手中那已是空空如也的小青蛙荷包丧气地着马路边的小石子出气。走着走走…“哎哟!”鸣人无意中撞上了马路边的电线杆,“今天有够倒霉的!”他抚摸着脑袋,慢慢抬起头,突然眼前一亮,电线杆上贴着一张红纸“招聘理发学徒?”鸣人念了出来,“招聘理发学徒?应该会有工钱吧,进去试试,就不定我可以重新攒钱,好耶。”鸣人收起火影护额,掏出许久没用的护目镜套上,信心十足地跨进了理发店大门。

“老板?老板在吗?”鸣人大叫着(还是老样子呵)。

“吵什么吵?什么事?老娘就是老板。”(哈,跟鸣人是同一类型的人)一个肥胖着上去很势利的妇人从里屋走了出来。

“老板娘好,我想到这里做学徒,可以吗?”鸣人毕恭毕敬地说。

“你想做学徒?我这儿可不比别处轻松,你干吗?”老板娘问道。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不怕苦的,洗衣、扫地、擦桌……我都会,别人不会的我也会。”(大“炮”神,看你有都能吹)鸣人笑嘻嘻的说。

“看你挺诚心,我就收下你吧。先试用5天,好不好第6天拿钱,明天就开始工作吧。”

“成,谢谢老板娘。”鸣人走出理发店,高兴地直翻跟头。“耶,我有工作了,我要开始赚钱了!”鸣人的一席话引来了路人A、B、C直用眼球来杀人。(不是我叫的,为什么要来杀我?呜,救命啊!)意识到问题不对的鸣人报以十万分歉意说:“对不起,对不起。”(呵呵,可怜的鸣人,进来黑店还如此乐呵!相信他前些天没有发高烧。)

两天,三天,四天,五天终于在鸣人的汗水中过去了。躺在床上的鸣人揉着发酸发痛的肌肉,满心期待着明天,口中不忘抱怨:“该死的老肥猪,成心累死我呀?练习查克拉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累……”(不然哪叫黑店啊?)叨着叨着,鸣人叨到梦乡里去了。

第二天,鸣人来到理发店,“老板娘早,我可以留在这里继续干吗?”

“嗯,你干的不错,我愿意收你这个学徒。”老板娘满意的点头。

“那我可以留下来继续干了?”鸣人心里的蜜罐被打翻了。

“你可以留下来,交学徒费吧。”老板娘收起玉面,摆出一副臭得要死的罗刹脸说。

“什…什么?要我交学徒费?”

“没错,”老便娘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我们说好过,前五天的也要!”

闻言,还没将老板娘的一番话消化明白的鸣人呆硬住了:学徒要交学费?学徒不是像打工一样拿工钱吗?(所以我说你可怜不是吗?搞不清状况的家伙。)

“死肥猪,要加学徒费你干么不早说啊!”鸣人大叫。

“臭小子,你学手艺不交钱,哪有这么美的事?”老板娘扳了扳手指说,“我看你呢也没什么钱,就先交这5天的学徒费吧。我算算啊,饮食费,晚上在我店里用的电要交电费;给扫地上的头发用我店里的扫把和簸箕,要交扫把费和簸箕费;帮客人洗头用的是我店里的热水,洗发液,毛巾,要交热水费,洗发液费,毛巾费;空闲时坐我店里的板凳,挡我门面,吃饭时用我店里的板凳,要交板凳费与桌椅费等等费用加起来是……嗯,给你打1折。”老板娘顿了下来算了算,鸣人则在一旁拼命咽口水。老板娘继续说:“你给一万五就好,不多收你了,最低价了,决不二价。”此时听到价位的鸣人当即吓呆了:哎哟我的妈妈呀,光天化日之下诈钱也没有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呀?(我不告诉过你进黑店了吗?)

当即鸣人作了一个以他的智力来说算是个奇迹与理智的决定,他冲出理发店,当街大喊道:“黑店敲诈呀,大家快来看啊,帮他打工五天还要交学徒费,学徒费打一折还要一万五!救命呀,黑店光天化日之下诈我啊!”鸣人一口气喊了出来。咦?路人呢?

躲在垃圾箱后边的路人A悄声说:“对不起,不是我不愿意主持正义,而是那婆娘实在是太凶猛了。”躲在电线杆上的路人B细声说:“抱歉,我怕那家理发店的母夜叉。”躲在鸟巢边上的路人C低声说:“不好意思,我还想留条命写论文。”躲在自动贩售机边的路人D压声说:“愿上帝保佑你;愿自由女神祝福你;愿耶稣爱护你。”本期动漫:《火影忍者》

“讨厌,那么该死的蛤蟆仙人竟然把我的小青蛙里得钱全部都拿去……总之真是快被气死了。就到小青蛙放在他那儿准不安全。”(那你还放在他那儿?)“呜呜,那可是我准备用来给小樱买礼物的诶!有够可恶!”(鸣人,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小樱貌似喜欢佐助哦!)鸣人哭丧的看着手中那已是空空如也的小青蛙荷包丧气地着马路边的小石子出气。走着走走…“哎哟!”鸣人无意中撞上了马路边的电线杆,“今天有够倒霉的!”他抚摸着脑袋,慢慢抬起头,突然眼前一亮,电线杆上贴着一张红纸“招聘理发学徒?”鸣人念了出来,“招聘理发学徒?应该会有工钱吧,进去试试,就不定我可以重新攒钱,好耶。”鸣人收起火影护额,掏出许久没用的护目镜套上,信心十足地跨进了理发店大门。

“老板?老板在吗?”鸣人大叫着(还是老样子呵)。

“吵什么吵?什么事?老娘就是老板。”(哈,跟鸣人是同一类型的人)一个肥胖着上去很势利的妇人从里屋走了出来。

“老板娘好,我想到这里做学徒,可以吗?”鸣人毕恭毕敬地说。

“你想做学徒?我这儿可不比别处轻松,你干吗?”老板娘问道。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不怕苦的,洗衣、扫地、擦桌……我都会,别人不会的我也会。”(大“炮”神,看你有都能吹)鸣人笑嘻嘻的说。

“看你挺诚心,我就收下你吧。先试用5天,好不好第6天拿钱,明天就开始工作吧。”

“成,谢谢老板娘。”鸣人走出理发店,高兴地直翻跟头。“耶,我有工作了,我要开始赚钱了!”鸣人的一席话引来了路人A、B、C直用眼球来杀人。(不是我叫的,为什么要来杀我?呜,救命啊!)意识到问题不对的鸣人报以十万分歉意说:“对不起,对不起。”(呵呵,可怜的鸣人,进来黑店还如此乐呵!相信他前些天没有发高烧。)

两天,三天,四天,五天终于在鸣人的汗水中过去了。躺在床上的鸣人揉着发酸发痛的肌肉,满心期待着明天,口中不忘抱怨:“该死的老肥猪,成心累死我呀?练习查克拉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累……”(不然哪叫黑店啊?)叨着叨着,鸣人叨到梦乡里去了。

第二天,鸣人来到理发店,“老板娘早,我可以留在这里继续干吗?”

“嗯,你干的不错,我愿意收你这个学徒。”老板娘满意的点头。

“那我可以留下来继续干了?”鸣人心里的蜜罐被打翻了。

“你可以留下来,交学徒费吧。”老板娘收起玉面,摆出一副臭得要死的罗刹脸说。

“什…什么?要我交学徒费?”

“没错,”老便娘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我们说好过,前五天的也要!”

闻言,还没将老板娘的一番话消化明白的鸣人呆硬住了:学徒要交学费?学徒不是像打工一样拿工钱吗?(所以我说你可怜不是吗?搞不清状况的家伙。)

“死肥猪,要加学徒费你干么不早说啊!”鸣人大叫。

“臭小子,你学手艺不交钱,哪有这么美的事?”老板娘扳了扳手指说,“我看你呢也没什么钱,就先交这5天的学徒费吧。我算算啊,饮食费,晚上在我店里用的电要交电费;给扫地上的头发用我店里的扫把和簸箕,要交扫把费和簸箕费;帮客人洗头用的是我店里的热水,洗发液,毛巾,要交热水费,洗发液费,毛巾费;空闲时坐我店里的板凳,挡我门面,吃饭时用我店里的板凳,要交板凳费与桌椅费等等费用加起来是……嗯,给你打1折。”老板娘顿了下来算了算,鸣人则在一旁拼命咽口水。老板娘继续说:“你给一万五就好,不多收你了,最低价了,决不二价。”此时听到价位的鸣人当即吓呆了:哎哟我的妈妈呀,光天化日之下诈钱也没有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呀?(我不告诉过你进黑店了吗?)

当即鸣人作了一个以他的智力来说算是个奇迹与理智的决定,他冲出理发店,当街大喊道:“黑店敲诈呀,大家快来看啊,帮他打工五天还要交学徒费,学徒费打一折还要一万五!救命呀,黑店光天化日之下诈我啊!”鸣人一口气喊了出来。咦?路人呢?

躲在垃圾箱后边的路人A悄声说:“对不起,不是我不愿意主持正义,而是那婆娘实在是太凶猛了。”躲在电线杆上的路人B细声说:“抱歉,我怕那家理发店的母夜叉。”躲在鸟巢边上的路人C低声说:“不好意思,我还想留条命写论文。”躲在自动贩售机边的路人D压声说:“愿上帝保佑你;愿自由女神祝福你;愿耶稣爱护你。”本期动漫:《火影忍者》

“讨厌,那么该死的蛤蟆仙人竟然把我的小青蛙里得钱全部都拿去……总之真是快被气死了。就到小青蛙放在他那儿准不安全。”(那你还放在他那儿?)“呜呜,那可是我准备用来给小樱买礼物的诶!有够可恶!”(鸣人,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小樱貌似喜欢佐助哦!)鸣人哭丧的看着手中那已是空空如也的小青蛙荷包丧气地着马路边的小石子出气。走着走走…“哎哟!”鸣人无意中撞上了马路边的电线杆,“今天有够倒霉的!”他抚摸着脑袋,慢慢抬起头,突然眼前一亮,电线杆上贴着一张红纸“招聘理发学徒?”鸣人念了出来,“招聘理发学徒?应该会有工钱吧,进去试试,就不定我可以重新攒钱,好耶。”鸣人收起火影护额,掏出许久没用的护目镜套上,信心十足地跨进了理发店大门。

“老板?老板在吗?”鸣人大叫着(还是老样子呵)。

“吵什么吵?什么事?老娘就是老板。”(哈,跟鸣人是同一类型的人)一个肥胖着上去很势利的妇人从里屋走了出来。

“老板娘好,我想到这里做学徒,可以吗?”鸣人毕恭毕敬地说。

“你想做学徒?我这儿可不比别处轻松,你干吗?”老板娘问道。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不怕苦的,洗衣、扫地、擦桌……我都会,别人不会的我也会。”(大“炮”神,看你有都能吹)鸣人笑嘻嘻的说。

“看你挺诚心,我就收下你吧。先试用5天,好不好第6天拿钱,明天就开始工作吧。”

“成,谢谢老板娘。”鸣人走出理发店,高兴地直翻跟头。“耶,我有工作了,我要开始赚钱了!”鸣人的一席话引来了路人A、B、C直用眼球来杀人。(不是我叫的,为什么要来杀我?呜,救命啊!)意识到问题不对的鸣人报以十万分歉意说:“对不起,对不起。”(呵呵,可怜的鸣人,进来黑店还如此乐呵!相信他前些天没有发高烧。)

两天,三天,四天,五天终于在鸣人的汗水中过去了。躺在床上的鸣人揉着发酸发痛的肌肉,满心期待着明天,口中不忘抱怨:“该死的老肥猪,成心累死我呀?练习查克拉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累……”(不然哪叫黑店啊?)叨着叨着,鸣人叨到梦乡里去了。

第二天,鸣人来到理发店,“老板娘早,我可以留在这里继续干吗?”

“嗯,你干的不错,我愿意收你这个学徒。”老板娘满意的点头。

“那我可以留下来继续干了?”鸣人心里的蜜罐被打翻了。

“你可以留下来,交学徒费吧。”老板娘收起玉面,摆出一副臭得要死的罗刹脸说。

“什…什么?要我交学徒费?”

“没错,”老便娘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我们说好过,前五天的也要!”

闻言,还没将老板娘的一番话消化明白的鸣人呆硬住了:学徒要交学费?学徒不是像打工一样拿工钱吗?(所以我说你可怜不是吗?搞不清状况的家伙。)

“死肥猪,要加学徒费你干么不早说啊!”鸣人大叫。

“臭小子,你学手艺不交钱,哪有这么美的事?”老板娘扳了扳手指说,“我看你呢也没什么钱,就先交这5天的学徒费吧。我算算啊,饮食费,晚上在我店里用的电要交电费;给扫地上的头发用我店里的扫把和簸箕,要交扫把费和簸箕费;帮客人洗头用的是我店里的热水,洗发液,毛巾,要交热水费,洗发液费,毛巾费;空闲时坐我店里的板凳,挡我门面,吃饭时用我店里的板凳,要交板凳费与桌椅费等等费用加起来是……嗯,给你打1折。”老板娘顿了下来算了算,鸣人则在一旁拼命咽口水。老板娘继续说:“你给一万五就好,不多收你了,最低价了,决不二价。”此时听到价位的鸣人当即吓呆了:哎哟我的妈妈呀,光天化日之下诈钱也没有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呀?(我不告诉过你进黑店了吗?)

当即鸣人作了一个以他的智力来说算是个奇迹与理智的决定,他冲出理发店,当街大喊道:“黑店敲诈呀,大家快来看啊,帮他打工五天还要交学徒费,学徒费打一折还要一万五!救命呀,黑店光天化日之下诈我啊!”鸣人一口气喊了出来。咦?路人呢?

躲在垃圾箱后边的路人A悄声说:“对不起,不是我不愿意主持正义,而是那婆娘实在是太凶猛了。”躲在电线杆上的路人B细声说:“抱歉,我怕那家理发店的母夜叉。”躲在鸟巢边上的路人C低声说:“不好意思,我还想留条命写论文。”躲在自动贩售机边的路人D压声说:“愿上帝保佑你;愿自由女神祝福你;愿耶稣爱护你。”本期动漫:《火影忍者》

“讨厌,那么该死的蛤蟆仙人竟然把我的小青蛙里得钱全部都拿去……总之真是快被气死了。就到小青蛙放在他那儿准不安全。”(那你还放在他那儿?)“呜呜,那可是我准备用来给小樱买礼物的诶!有够可恶!”(鸣人,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小樱貌似喜欢佐助哦!)鸣人哭丧的看着手中那已是空空如也的小青蛙荷包丧气地着马路边的小石子出气。走着走走…“哎哟!”鸣人无意中撞上了马路边的电线杆,“今天有够倒霉的!”他抚摸着脑袋,慢慢抬起头,突然眼前一亮,电线杆上贴着一张红纸“招聘理发学徒?”鸣人念了出来,“招聘理发学徒?应该会有工钱吧,进去试试,就不定我可以重新攒钱,好耶。”鸣人收起火影护额,掏出许久没用的护目镜套上,信心十足地跨进了理发店大门。

“老板?老板在吗?”鸣人大叫着(还是老样子呵)。

“吵什么吵?什么事?老娘就是老板。”(哈,跟鸣人是同一类型的人)一个肥胖着上去很势利的妇人从里屋走了出来。

“老板娘好,我想到这里做学徒,可以吗?”鸣人毕恭毕敬地说。

“你想做学徒?我这儿可不比别处轻松,你干吗?”老板娘问道。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不怕苦的,洗衣、扫地、擦桌……我都会,别人不会的我也会。”(大“炮”神,看你有都能吹)鸣人笑嘻嘻的说。

“看你挺诚心,我就收下你吧。先试用5天,好不好第6天拿钱,明天就开始工作吧。”

“成,谢谢老板娘。”鸣人走出理发店,高兴地直翻跟头。“耶,我有工作了,我要开始赚钱了!”鸣人的一席话引来了路人A、B、C直用眼球来杀人。(不是我叫的,为什么要来杀我?呜,救命啊!)意识到问题不对的鸣人报以十万分歉意说:“对不起,对不起。”(呵呵,可怜的鸣人,进来黑店还如此乐呵!相信他前些天没有发高烧。)

两天,三天,四天,五天终于在鸣人的汗水中过去了。躺在床上的鸣人揉着发酸发痛的肌肉,满心期待着明天,口中不忘抱怨:“该死的老肥猪,成心累死我呀?练习查克拉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累……”(不然哪叫黑店啊?)叨着叨着,鸣人叨到梦乡里去了。

第二天,鸣人来到理发店,“老板娘早,我可以留在这里继续干吗?”

“嗯,你干的不错,我愿意收你这个学徒。”老板娘满意的点头。

“那我可以留下来继续干了?”鸣人心里的蜜罐被打翻了。

“你可以留下来,交学徒费吧。”老板娘收起玉面,摆出一副臭得要死的罗刹脸说。

“什…什么?要我交学徒费?”

“没错,”老便娘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我们说好过,前五天的也要!”

闻言,还没将老板娘的一番话消化明白的鸣人呆硬住了:学徒要交学费?学徒不是像打工一样拿工钱吗?(所以我说你可怜不是吗?搞不清状况的家伙。)

“死肥猪,要加学徒费你干么不早说啊!”鸣人大叫。

“臭小子,你学手艺不交钱,哪有这么美的事?”老板娘扳了扳手指说,“我看你呢也没什么钱,就先交这5天的学徒费吧。我算算啊,饮食费,晚上在我店里用的电要交电费;给扫地上的头发用我店里的扫把和簸箕,要交扫把费和簸箕费;帮客人洗头用的是我店里的热水,洗发液,毛巾,要交热水费,洗发液费,毛巾费;空闲时坐我店里的板凳,挡我门面,吃饭时用我店里的板凳,要交板凳费与桌椅费等等费用加起来是……嗯,给你打1折。”老板娘顿了下来算了算,鸣人则在一旁拼命咽口水。老板娘继续说:“你给一万五就好,不多收你了,最低价了,决不二价。”此时听到价位的鸣人当即吓呆了:哎哟我的妈妈呀,光天化日之下诈钱也没有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呀?(我不告诉过你进黑店了吗?)

当即鸣人作了一个以他的智力来说算是个奇迹与理智的决定,他冲出理发店,当街大喊道:“黑店敲诈呀,大家快来看啊,帮他打工五天还要交学徒费,学徒费打一折还要一万五!救命呀,黑店光天化日之下诈我啊!”鸣人一口气喊了出来。咦?路人呢?

躲在垃圾箱后边的路人A悄声说:“对不起,不是我不愿意主持正义,而是那婆娘实在是太凶猛了。”躲在电线杆上的路人B细声说:“抱歉,我怕那家理发店的母夜叉。”躲在鸟巢边上的路人C低声说:“不好意思,我还想留条命写论文。”躲在自动贩售机边的路人D压声说:“愿上帝保佑你;愿自由女神祝福你;愿耶稣爱护你。”本期动漫:《火影忍者》

“讨厌,那么该死的蛤蟆仙人竟然把我的小青蛙里得钱全部都拿去……总之真是快被气死了。就到小青蛙放在他那儿准不安全。”(那你还放在他那儿?)“呜呜,那可是我准备用来给小樱买礼物的诶!有够可恶!”(鸣人,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小樱貌似喜欢佐助哦!)鸣人哭丧的看着手中那已是空空如也的小青蛙荷包丧气地着马路边的小石子出气。走着走走…“哎哟!”鸣人无意中撞上了马路边的电线杆,“今天有够倒霉的!”他抚摸着脑袋,慢慢抬起头,突然眼前一亮,电线杆上贴着一张红纸“招聘理发学徒?”鸣人念了出来,“招聘理发学徒?应该会有工钱吧,进去试试,就不定我可以重新攒钱,好耶。”鸣人收起火影护额,掏出许久没用的护目镜套上,信心十足地跨进了理发店大门。

“老板?老板在吗?”鸣人大叫着(还是老样子呵)。

“吵什么吵?什么事?老娘就是老板。”(哈,跟鸣人是同一类型的人)一个肥胖着上去很势利的妇人从里屋走了出来。

“老板娘好,我想到这里做学徒,可以吗?”鸣人毕恭毕敬地说。

“你想做学徒?我这儿可不比别处轻松,你干吗?”老板娘问道。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不怕苦的,洗衣、扫地、擦桌……我都会,别人不会的我也会。”(大“炮”神,看你有都能吹)鸣人笑嘻嘻的说。

“看你挺诚心,我就收下你吧。先试用5天,好不好第6天拿钱,明天就开始工作吧。”

“成,谢谢老板娘。”鸣人走出理发店,高兴地直翻跟头。“耶,我有工作了,我要开始赚钱了!”鸣人的一席话引来了路人A、B、C直用眼球来杀人。(不是我叫的,为什么要来杀我?呜,救命啊!)意识到问题不对的鸣人报以十万分歉意说:“对不起,对不起。”(呵呵,可怜的鸣人,进来黑店还如此乐呵!相信他前些天没有发高烧。)

两天,三天,四天,五天终于在鸣人的汗水中过去了。躺在床上的鸣人揉着发酸发痛的肌肉,满心期待着明天,口中不忘抱怨:“该死的老肥猪,成心累死我呀?练习查克拉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累……”(不然哪叫黑店啊?)叨着叨着,鸣人叨到梦乡里去了。

第二天,鸣人来到理发店,“老板娘早,我可以留在这里继续干吗?”

“嗯,你干的不错,我愿意收你这个学徒。”老板娘满意的点头。

“那我可以留下来继续干了?”鸣人心里的蜜罐被打翻了。

“你可以留下来,交学徒费吧。”老板娘收起玉面,摆出一副臭得要死的罗刹脸说。

“什…什么?要我交学徒费?”

“没错,”老便娘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我们说好过,前五天的也要!”

闻言,还没将老板娘的一番话消化明白的鸣人呆硬住了:学徒要交学费?学徒不是像打工一样拿工钱吗?(所以我说你可怜不是吗?搞不清状况的家伙。)

“死肥猪,要加学徒费你干么不早说啊!”鸣人大叫。

“臭小子,你学手艺不交钱,哪有这么美的事?”老板娘扳了扳手指说,“我看你呢也没什么钱,就先交这5天的学徒费吧。我算算啊,饮食费,晚上在我店里用的电要交电费;给扫地上的头发用我店里的扫把和簸箕,要交扫把费和簸箕费;帮客人洗头用的是我店里的热水,洗发液,毛巾,要交热水费,洗发液费,毛巾费;空闲时坐我店里的板凳,挡我门面,吃饭时用我店里的板凳,要交板凳费与桌椅费等等费用加起来是……嗯,给你打1折。”老板娘顿了下来算了算,鸣人则在一旁拼命咽口水。老板娘继续说:“你给一万五就好,不多收你了,最低价了,决不二价。”此时听到价位的鸣人当即吓呆了:哎哟我的妈妈呀,光天化日之下诈钱也没有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呀?(我不告诉过你进黑店了吗?)

当即鸣人作了一个以他的智力来说算是个奇迹与理智的决定,他冲出理发店,当街大喊道:“黑店敲诈呀,大家快来看啊,帮他打工五天还要交学徒费,学徒费打一折还要一万五!救命呀,黑店光天化日之下诈我啊!”鸣人一口气喊了出来。咦?路人呢?

躲在垃圾箱后边的路人A悄声说:“对不起,不是我不愿意主持正义,而是那婆娘实在是太凶猛了。”躲在电线杆上的路人B细声说:“抱歉,我怕那家理发店的母夜叉。”躲在鸟巢边上的路人C低声说:“不好意思,我还想留条命写论文。”躲在自动贩售机边的路人D压声说:“愿上帝保佑你;愿自由女神祝福你;愿耶稣爱护你。”本期动漫:《火影忍者》

“讨厌,那么该死的蛤蟆仙人竟然把我的小青蛙里得钱全部都拿去……总之真是快被气死了。就到小青蛙放在他那儿准不安全。”(那你还放在他那儿?)“呜呜,那可是我准备用来给小樱买礼物的诶!有够可恶!”(鸣人,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小樱貌似喜欢佐助哦!)鸣人哭丧的看着手中那已是空空如也的小青蛙荷包丧气地着马路边的小石子出气。走着走走…“哎哟!”鸣人无意中撞上了马路边的电线杆,“今天有够倒霉的!”他抚摸着脑袋,慢慢抬起头,突然眼前一亮,电线杆上贴着一张红纸“招聘理发学徒?”鸣人念了出来,“招聘理发学徒?应该会有工钱吧,进去试试,就不定我可以重新攒钱,好耶。”鸣人收起火影护额,掏出许久没用的护目镜套上,信心十足地跨进了理发店大门。

“老板?老板在吗?”鸣人大叫着(还是老样子呵)。

“吵什么吵?什么事?老娘就是老板。”(哈,跟鸣人是同一类型的人)一个肥胖着上去很势利的妇人从里屋走了出来。

“老板娘好,我想到这里做学徒,可以吗?”鸣人毕恭毕敬地说。

“你想做学徒?我这儿可不比别处轻松,你干吗?”老板娘问道。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不怕苦的,洗衣、扫地、擦桌……我都会,别人不会的我也会。”(大“炮”神,看你有都能吹)鸣人笑嘻嘻的说。

“看你挺诚心,我就收下你吧。先试用5天,好不好第6天拿钱,明天就开始工作吧。”

“成,谢谢老板娘。”鸣人走出理发店,高兴地直翻跟头。“耶,我有工作了,我要开始赚钱了!”鸣人的一席话引来了路人A、B、C直用眼球来杀人。(不是我叫的,为什么要来杀我?呜,救命啊!)意识到问题不对的鸣人报以十万分歉意说:“对不起,对不起。”(呵呵,可怜的鸣人,进来黑店还如此乐呵!相信他前些天没有发高烧。)

两天,三天,四天,五天终于在鸣人的汗水中过去了。躺在床上的鸣人揉着发酸发痛的肌肉,满心期待着明天,口中不忘抱怨:“该死的老肥猪,成心累死我呀?练习查克拉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累……”(不然哪叫黑店啊?)叨着叨着,鸣人叨到梦乡里去了。

第二天,鸣人来到理发店,“老板娘早,我可以留在这里继续干吗?”

“嗯,你干的不错,我愿意收你这个学徒。”老板娘满意的点头。

“那我可以留下来继续干了?”鸣人心里的蜜罐被打翻了。

“你可以留下来,交学徒费吧。”老板娘收起玉面,摆出一副臭得要死的罗刹脸说。

“什…什么?要我交学徒费?”

“没错,”老便娘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我们说好过,前五天的也要!”

闻言,还没将老板娘的一番话消化明白的鸣人呆硬住了:学徒要交学费?学徒不是像打工一样拿工钱吗?(所以我说你可怜不是吗?搞不清状况的家伙。)

“死肥猪,要加学徒费你干么不早说啊!”鸣人大叫。

“臭小子,你学手艺不交钱,哪有这么美的事?”老板娘扳了扳手指说,“我看你呢也没什么钱,就先交这5天的学徒费吧。我算算啊,饮食费,晚上在我店里用的电要交电费;给扫地上的头发用我店里的扫把和簸箕,要交扫把费和簸箕费;帮客人洗头用的是我店里的热水,洗发液,毛巾,要交热水费,洗发液费,毛巾费;空闲时坐我店里的板凳,挡我门面,吃饭时用我店里的板凳,要交板凳费与桌椅费等等费用加起来是……嗯,给你打1折。”老板娘顿了下来算了算,鸣人则在一旁拼命咽口水。老板娘继续说:“你给一万五就好,不多收你了,最低价了,决不二价。”此时听到价位的鸣人当即吓呆了:哎哟我的妈妈呀,光天化日之下诈钱也没有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呀?(我不告诉过你进黑店了吗?)

当即鸣人作了一个以他的智力来说算是个奇迹与理智的决定,他冲出理发店,当街大喊道:“黑店敲诈呀,大家快来看啊,帮他打工五天还要交学徒费,学徒费打一折还要一万五!救命呀,黑店光天化日之下诈我啊!”鸣人一口气喊了出来。咦?路人呢?

躲在垃圾箱后边的路人A悄声说:“对不起,不是我不愿意主持正义,而是那婆娘实在是太凶猛了。”躲在电线杆上的路人B细声说:“抱歉,我怕那家理发店的母夜叉。”躲在鸟巢边上的路人C低声说:“不好意思,我还想留条命写论文。”躲在自动贩售机边的路人D压声说:“愿上帝保佑你;愿自由女神祝福你;愿耶稣爱护你。”本期动漫:《火影忍者》

“讨厌,那么该死的蛤蟆仙人竟然把我的小青蛙里得钱全部都拿去……总之真是快被气死了。就到小青蛙放在他那儿准不安全。”(那你还放在他那儿?)“呜呜,那可是我准备用来给小樱买礼物的诶!有够可恶!”(鸣人,要是我没有记错的话,小樱貌似喜欢佐助哦!)鸣人哭丧的看着手中那已是空空如也的小青蛙荷包丧气地着马路边的小石子出气。走着走走…“哎哟!”鸣人无意中撞上了马路边的电线杆,“今天有够倒霉的!”他抚摸着脑袋,慢慢抬起头,突然眼前一亮,电线杆上贴着一张红纸“招聘理发学徒?”鸣人念了出来,“招聘理发学徒?应该会有工钱吧,进去试试,就不定我可以重新攒钱,好耶。”鸣人收起火影护额,掏出许久没用的护目镜套上,信心十足地跨进了理发店大门。

“老板?老板在吗?”鸣人大叫着(还是老样子呵)。

“吵什么吵?什么事?老娘就是老板。”(哈,跟鸣人是同一类型的人)一个肥胖着上去很势利的妇人从里屋走了出来。

“老板娘好,我想到这里做学徒,可以吗?”鸣人毕恭毕敬地说。

“你想做学徒?我这儿可不比别处轻松,你干吗?”老板娘问道。

“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不怕苦的,洗衣、扫地、擦桌……我都会,别人不会的我也会。”(大“炮”神,看你有都能吹)鸣人笑嘻嘻的说。

“看你挺诚心,我就收下你吧。先试用5天,好不好第6天拿钱,明天就开始工作吧。”

“成,谢谢老板娘。”鸣人走出理发店,高兴地直翻跟头。“耶,我有工作了,我要开始赚钱了!”鸣人的一席话引来了路人A、B、C直用眼球来杀人。(不是我叫的,为什么要来杀我?呜,救命啊!)意识到问题不对的鸣人报以十万分歉意说:“对不起,对不起。”(呵呵,可怜的鸣人,进来黑店还如此乐呵!相信他前些天没有发高烧。)

两天,三天,四天,五天终于在鸣人的汗水中过去了。躺在床上的鸣人揉着发酸发痛的肌肉,满心期待着明天,口中不忘抱怨:“该死的老肥猪,成心累死我呀?练习查克拉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累……”(不然哪叫黑店啊?)叨着叨着,鸣人叨到梦乡里去了。

第二天,鸣人来到理发店,“老板娘早,我可以留在这里继续干吗?”

“嗯,你干的不错,我愿意收你这个学徒。”老板娘满意的点头。

“那我可以留下来继续干了?”鸣人心里的蜜罐被打翻了。

“你可以留下来,交学徒费吧。”老板娘收起玉面,摆出一副臭得要死的罗刹脸说。

“什…什么?要我交学徒费?”

“没错,”老便娘一副精打细算的样子,“我们说好过,前五天的也要!”

闻言,还没将老板娘的一番话消化明白的鸣人呆硬住了:学徒要交学费?学徒不是像打工一样拿工钱吗?(所以我说你可怜不是吗?搞不清状况的家伙。)

“死肥猪,要加学徒费你干么不早说啊!”鸣人大叫。

“臭小子,你学手艺不交钱,哪有这么美的事?”老板娘扳了扳手指说,“我看你呢也没什么钱,就先交这5天的学徒费吧。我算算啊,饮食费,晚上在我店里用的电要交电费;给扫地上的头发用我店里的扫把和簸箕,要交扫把费和簸箕费;帮客人洗头用的是我店里的热水,洗发液,毛巾,要交热水费,洗发液费,毛巾费;空闲时坐我店里的板凳,挡我门面,吃饭时用我店里的板凳,要交板凳费与桌椅费等等费用加起来是……嗯,给你打1折。”老板娘顿了下来算了算,鸣人则在一旁拼命咽口水。老板娘继续说:“你给一万五就好,不多收你了,最低价了,决不二价。”此时听到价位的鸣人当即吓呆了:哎哟我的妈妈呀,光天化日之下诈钱也没有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呀?(我不告诉过你进黑店了吗?)

当即鸣人作了一个以他的智力来说算是个奇迹与理智的决定,他冲出理发店,当街大喊道:“黑店敲诈呀,大家快来看啊,帮他打工五天还要交学徒费,学徒费打一折还要一万五!救命呀,黑店光天化日之下诈我啊!”鸣人一口气喊了出来。咦?路人呢?

躲在垃圾箱后边的路人A悄声说:“对不起,不是我不愿意主持正义,而是那婆娘实在是太凶猛了。”躲在电线杆上的路人B细声说:“抱歉,我怕那家理发店的母夜叉。”躲在鸟巢边上的路人C低声说:“不好意思,我还想留条命写论文。”躲在自动贩售机边的路人D压声说:“愿上帝保佑你;愿自由女神祝福你;愿耶稣爱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