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____作文(共六篇)

汐残筱______明明似乎很理解这个笔名,可是……我怎么读不懂呢?是因为这个名字太深奥,还是……我,读不懂你的忧伤?

——题记

走过春,走过夏,走过秋,走过冬,冬去春来,一年四季反复轮转,一年又一年的过去。季节变了,时间变了,不变的却是那尘封心底的往事。

我知道,或许不知道,多少年来,你那发黄的日记本就像那尘封已久的心,一直被封锁在心灵的最深处,从不愿提起。

只是偶尔不经意间,在一首熟悉的音乐旋律中,在一篇似曾相识的故事情节中,在一处似曾来过的熟悉空间中你的心被牵动,你的眼神也会开始迷茫,带着……淡淡忧伤。

不知何时,我发现你的语言中处处透露着忧伤,即使看不见你,我也会想起你的忧伤,因为他总是和你在一起,牵动着我的心。

也许,青春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伤感,在岁月的指尖轻轻划过我们脸庞的时候。

我们对着星辰发呆,掌心蜿蜒流转过银色的美丽星光。

我们看远处隐约而模糊的烛火,安静的聆听夜风的低吟,像是一首忧伤的词曲。

我们看着秋风轻轻吹过落叶,翻转,飞舞,然后跌落,金黄色的落寞洒满大地。

其实,真的如此么?我常常在想,忧伤是否真的有那么多的理由?我们真的能够深切的理解以上事物并且把伤感安静的放在他们上面,盖一层美丽的纱幕?

疼痛时,不要在意然,因为疼痛是美丽的,就像飞蛾扑火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就像凤凰涅磐是一个美丽的传说……然而忧伤是钝的,把灵魂挫得美丽起来。

看见忧伤,看见噙了泪的青春,看见岁月深处,一抹朱砂凉透。

读不懂你忧伤的眼神,走不出你寂寞的期许,总想遗忘承诺,却一次次收获失落。

汐残筱______……我真的读不懂,只是我读懂了里面透露的淡淡忧伤。

2008___2003的冬末雪花

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在网吧泡上几天几夜,沉迷于眉眉和升级游戏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在网吧泡上几天几夜,沉迷于眉眉和升级游戏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在网吧泡上几天几夜,沉迷于眉眉和升级游戏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在网吧泡上几天几夜,沉迷于眉眉和升级游戏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在网吧泡上几天几夜,沉迷于眉眉和升级游戏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在网吧泡上几天几夜,沉迷于眉眉和升级游戏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在网吧泡上几天几夜,沉迷于眉眉和升级游戏

べ_べ雨・阳光べ_べ

雨不停地下着,明明不应该是下雨的季节,天空却好象停不住眼泪似的,拼命的落着绵绵细雨.

「明媚的阳光」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明媚的阳光撒在大地上,而我的心里似乎正在下着无边天际的大雨,雨水遮蔽了眼帘,我觉得,自己什么都看不见了.唉,最近好多事情都好麻烦,好难解决!

如果我能像Candice一样就好了.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是她的身体一直不好,她每天都吃许多不同的药,她的生命是靠药物维持的.可她活得依然那么激情饱满,勇敢面对每一件事情.她让我非常佩服.

这几天心情不好时,她都会陪我聊天,不知不觉中,心里的那片无边天际的大雨变成了中雨,小雨,毛毛雨......没过几天,心中的大雨停了,又是美好的一天了.站在镜子前面的我不再是前几天忧郁的我了,从前那个纯纯粹粹的活泼的我又回来了.有时,明媚的阳光,真好!

「"淅淅沥沥"的夏天」

小时侯,我相信雨是雨的精灵带来的,它们用雨声掩人耳目.如果仔细倾听的话,就能在交织的雨声中听见它们细细的歌声;如果专注地凝视下雨的天空,就能在雨丝纷飞中找到翅膀上闪着亮光的精灵.

但是无论我多么努力地侧耳聆听,让雨水打在身上,都只是很快地弄湿了我的衣裳.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眼前模糊地只看见Candice在"淅淅沥沥"的夏天留给我最后一个灿烂的微笑.在她快要去另外一个世界时,她对生活还是那么充满信心.她的微笑告诉了我雨后还会有阳光,生活依然会是美好的.

「秋雨沙沙」

秋雨是柔丽清新的旋律,温情脉脉的音乐语言,引人遐想的意境,犹如潺潺的清泉,融进大地,融进秋天,融入每个人的心灵.听着这么柔的秋雨让忧郁的人都会发现生命不在是脆弱的,生命是宝贵的,我们要笑对生活.

「初冬冷风」

初冬的冷风吹得树叶漫天飞舞,像下了一场滂沱的泪雨,让我的眼睛几乎不敢睁开.天上的太阳忽隐忽现,阳光温柔的淋浴着我,让我想起一句话:阳光淡淡无香,却可以让一个人灿烂起来.

P.S.

面对生活中的困难,多数时候我会退缩.可是妈妈却一直默默的在一旁鼓励我,不要太在意困难,只要坚信雨后的阳光会向我们招手.

对,在生活中,只要我们细心观察,就会发现人生是充满希望的,是美好的,我们要笑对人生,微笑面对生活......

还有好多好朋友对我的鼓励和帮助.谢谢你们,谢谢Candice.我会记住你们一辈子的,永远都不忘记.

音乐里__每一段旅行的意义

回忆对音乐的启蒙很模糊。或许从一出生,就已经在心中萌芽,便结下了不解之缘。面对学习的压力、喧嚣的城市。它,如一泓清泉静静地流淌在外面的心底。

尤记得,不知何时一度疯狂的迷恋民谣。认识张悬、陈珊妮、陈绮贞。认识绮贞,只因一次很偶然的情况下听到她清澈而又舒心的音色。犹如夏日傍晚的微风;像一块清凉的薄荷糖。在夏日的午后,恰如其分地溶解到心底,望着蔚蓝的天空。此时,小众的歌手,一边旅行边用木吉他弹着自己写的曲子,坚持着自己的音乐,喜欢人们叫她“陈老师”。后来,不知从何起,她红了,开始被大家所熟知,专辑也开始大卖。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喜欢她。但,后来的她总让我觉得未免有些商业化,失去了最初的一些东西,没有了当初的感觉。、

后来,开始喜欢卫兰。那个2005年一开始,翻唱着黎明的歌。然后以一张《Day &; Night》专辑和《My Cookie Can》《Please》《Morning》等多首动人的歌,而走红的女孩。她的声线总是能轻易轻易的攻下了我们心中的城池。她的歌声不媚俗,也并不是孤芳自赏的高傲。她仿佛就是我们身边的密友。她倾诉,我们倾听。但是与倾诉不一样的是,她的倾诉并不强势也不浪漫,但是你分明会听到她的冷静清醒和骨子里难以割舍的宁静。她口中传唱的音乐,过滤了娱乐表面的浮华,留给我们的确实一种忠实的安心。一张纯净的英文专辑,十首原创歌曲。《morning》的音乐里她轻轻的哼唱着我们所着迷的,她静静的重新站到聚光灯下,把它最完美的那一面展现给世人。她用她的方式诠释了自己对音乐的热爱,我们欣赏着她的音乐,沉醉在,她的沉醉中。

去KTV时,苏打绿和孙燕姿的歌,是必点的。哪怕很主流,大家都会,然后“大合唱”,我却依然喜欢,这种喜欢是必然的。青峰的音律戴着轻摇滚和轻民谣的伴奏。听着听着,不知走了多少个秋。有些歌的喜欢,也多少带着一些回忆。夏季,一大群人蹲在KTV里抢麦,一起撕心裂肺地唱着《我怀念的》。怀念着被大大的校服罩着,在校园里招摇过市的我们。一起跑着操场,一起哼着小曲,欢笑着、追打着、流着泪,紧紧地握着彼此的双手。说着,要坚强,不流泪,好好的活在当下。

现实裏的无奈,却总是事与愿违。沉淀在心底深处的,附和着略缓的节奏和鼓点,收音的调频转动到固定的一点时,耳边响起了一首熟稔于心的歌_《陌生人》。忘记在多少个日子,一个人坐在公交上,看着不断倒退的街景,窗上氤氲的水珠,听着蔡健雅的《陌生人》。淡淡的、却是深切的感伤,不必呐喊。Tanya穿透人心的声音。挣扎、无助、寂寞、自由、出口......所有都会呼有同感,之于生活最真切的心情写照。听着歌,以为会释然、忘记一些人,却不知,记忆在身后划破口子,恰如其分的融入骨子里,越发刻骨铭心。关于Tanya,听的第一首歌,是小W给我听的;。轻轻的简单,却真诚。如果说,一首歌真的可以代表一个时期,那我和小W的故事,就是生长蔡健雅的歌里。 即使,事过情迁彼时已成过往,记忆,也会犹如一首熟稔于心的歌谣。一直住在我心底,夜夜笙歌,流传不息。

一首歌,被赋予了什么?我想每首歌都有自己的意义。音乐,就像我们不可缺的肋骨,已经深入血肉。人生的旅途中,有了它的陪伴,至少不会太孤独。安静的聆听,低吟浅唱,试图在它的海洋里,去寻找每一段旅行的意义。

(同题作文)2008___2003的冬末雪花

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 。“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 。“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 。“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 。“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 。“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 。“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我想——

站在楼房与楼房中间,我喜欢聆听车水马龙的喧嚣,因为有你……

行走在金秋与银冬中间,我喜欢仰望红枫白雪的浪漫,因为有你……

侧卧在光明与黑暗中间,我喜欢想像十年往后的十年,因为有你……

2008。长夜里哭泣

飞逝掠过的18年,就这样变成了空白,当流星划过夜空的那一刻。我看到了终结。窗外,一成不变的是来往的车辆,闪烁的霓虹,熙熙攘攘的利往益来,好像每个人的笑脸都是那么的僵硬无力。

刚办好的身份证,就在昨天邮到了,看着这张随处可放的卡,心里酸酸地,有种莫明的忧伤。我将它锁进书桌,不想再拥有它,有了它,证明我也是大人了。可我还是把它放进了书包,因为还有高考,外出和未来……

长大了,我不敢沉沉地睡,因为那会被人讽为懒惰。可谁又知道,睡懒觉是在为我们还年青,还在成长,没有忧愁。

我十八岁了,在漫长的黑夜,仰望星空,有一滴泪缀在眼角,是谁在长夜里哭泣,拥抱着不眠的城市。

时下,我刚刚成人。

2007。亲吻流泪的他们

这一年,充满眼泪,在我心里逆流成一生一世的记忆。

她的泪,洒满爱的哀恸。“高考的志愿上,他还是选择远去”。姐姐哭着说。我将他的照片放在姐手心。“分开,才是你们更好的开始 ”。姐姐看着照片,小声啜泣着。那些高三恋人,虽然走过每个谢幕的夕阳,却注定了要分开。我轻轻拭去她的泪,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声花开,她会遇见另个他。”

他们的泪,流在无人的角落。中考失利了,表面上的他们,什么都不说。却在别人寻问我的分数时,灰气避去,躲进逼仄的缝隙中,无声的落泪。爸爸说:“到了高中以后,没事就不要回家。”他说的时候,我明明看到他眼角的滴透明流下。却无力拭去,因为我只是个孩子,并不他们。

没人送我离开,哪怕出门,当我拿起行李转身的一刹那,在铁门的缝隙中,看到了妈妈的泪眼。

庭院里的紫丁香散着忧伤的味道,我最后吻了它一下,告诉自己“春天的另一场花开,我会笑着回来”。

我们的泪,痛写着别离,噩耗往往在幸福中降临,外公得了癌症。这个消息就好像一块口香糖粘在我们喉间,痛苦地无法喘息。手术那天,外公对眼圈冷红的我们笑了,他说:“不要哭,我的命在我的手里”。

手术结束后,外公还在晕迷,我轻轻吻住他的额头,希望我们不是永别,而是暂的分别。闭上双眼,告诉自己 。“春天的另一场花开,他会渐渐康复。”于是,我时常想走在前面的人,总要先离开。所以,我们都不必为许许多多的大小别离而悲伤,当人生成为一种过往,值得我们流恋的东西,实在太少,太少……

这时,我刚刚十七岁

2006,为梦而生的我们

这一年,让我懂得了什么是梦想和不懈的追求。

我曾坐着车站的天桥上,看行行色色的人,匆匆流逝的落寞。看他们手中的行李箱,摆动出的条条弧线。看他们眼中那茫茫都市中的一点希望。看他们手中紧攥的通知书,看他们稳健的步伐,沧桑的面容。然后知道,长大的感觉就是去面对,去追求。

亦如我们九十后,在80后静静流逝时,悄然崛起。成为社会的临时新宠,被关注的暂一代,我们玩转火星文,打乱非主流,不拘泥社会桎梏。有真实的自我感性,我们乐天,却也忧伤,叛逆却不失可爱。为了一个梦想,可以仗笔在星罗满天的夜间,奔跑在年轻的赛场,行走在汗水与眼泪之间,只在意成功,从未想过痛苦追求的代价。

恋上一个梦,就等于开始了一场永无归期的战役。无论成败与否,那个梦,都是我们最初的向往。

无论是在陌生城市的茫茫人海中,还是灰暗街灯的冰冷摇晃下,你会看见每一个自己,为梦而生的自己……

这年,我已满16岁

2005。叛逆善良的我们

从这一年开始,我们好似变了一样。别人越不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越要做什么。

也许命中注定我会恋上抽烟这感觉,却也始终不敢触及,那种颓废的帅气,校门口的混子也没间段过,他们抽烟的样子,让女生沉醉。于是,我摸索着兜里的零用钱,买了一盒烟,躲在他们身后,却始终不敢点燃,我想那个时候我是害怕的。我心里想做什么,却被家里所压抑。所以,我只能在远处的角落,欣赏他们抽烟。然后,渐渐地看周围的人,被女生喜欢,夸酷,狂追……看他们顺理成章地在大庭广众之下燃起一根烟。

全然忘记了这曾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越发顺理成章的逃出学校,

范仲淹__最美的风景

范仲淹__最美的风景人生到处有风景,只要你有一双发现的眼睛。是的,大自然造化神奇,孕育出泰山的雄奇,华山的险峻,西湖的明丽,东海的壮阔……山川之美,四时之景,固然令然神往,如果缺少了人文精神的美景,整个世界将黯然失色,蒙娜丽莎的迷人微笑,维纳斯的残缺之憾,布鲁诺烈火中镇定自若,嵇康的刑场绝唱……,以上种种,更加令人赏心悦目,荡气回肠,他们形成了人世间更美的风景。人生天地间,短短不过百年,如白驹过隙,怎样让短暂的生命有价值和意义,宋代的张载曾言,“为生民立命,为天地立心,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范仲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事迹与精神勾画出天地间最亮丽的一道风景。提起范仲淹,人们也许只知道千古佳作《岳阳楼记》,并为其“不以物喜,必以己悲”,“先天下忧而忧,后天下而乐而乐”的广阔胸襟而折服。可是人们应还记得沿海的范公堤,为改变积贫积弱所主张的新政十议,为保西北边陲安宁,戍守边关,西夏人称他的“小老范子”,而且我们在仰慕其政治军事才能和心胸气度的同时,我们还应为其卓越的文学才华击掌,“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体现的是柔情“四面边声连角起,长烟落日古城闭”描绘的是空寂,“浊酒一杯家万里,燕然未勒归无计”流露的是失意,“将军白发征夫泪”流淌出的是无尽的苍凉。文武全才的范仲淹,为国计、为民生,戍守边陲,出生入死,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让一个封建王朝的官吏,做出如此超乎人们想象的功绩,赢得后人永远的爱戴与追思。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杯,在民间曾流传着一个这样的故事,据说,范仲淹在京城做了大官后,回苏州老家,奉承巴结者不乏其人。有个风水先生,在苏州城内看中一块风水宝地,认为在那里建造宅院,将来子孙会科甲不断,富贵无穷。可是范仲淹却在那里建了孔庙和府学,并说既是福地,该由全城人共享。另一个风水先生认为太平山如乱石穿胸,山坞是块绝地,切切不可以在那里修造坟墓,不然将子孙衰败,做不了官。范仲淹偏偏买下这块绝地作为祖坟。如此抉择,人何以堪?宋朝的皇帝为鼓励臣民读书曾写诗“读读读,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不知范仲淹怎么读得圣贤书,又如何上朝聆听的圣谕?鲁迅先生曾言那些为民请命的人,舍身护法的人,是中华民族的脊梁,是呀,一个为国家、为民生谋福利,而唯独没有自己的人,他的精神才会源远流长、永垂不朽,他在世人心目中就能幻化为一道永恒而亮丽的风景。临沂20中学0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