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选择亲人(共九篇)

〔转载〕

盼奶奶伫立门口的黄昏 远处炊烟袅袅 农人荷锄而归 笑语飘满小路 爷爷的背影早已模糊 南行孤雁捎来消息 离人不知归期 父亲赤脚奔走的晌午 屋里炉火正旺 门前小溪鸭群嬉戏 调皮地和叔父捉迷藏 红薯飘香的傍晚 奶奶忘了归家 亲人期盼目光 没有方向 我嗷嗷坠地的午夜 冰凉地板 红的血 黑暗笼罩孤寂恐惧 母亲的呼叫没人回应 他乡父亲翘首西望 掐手计算归期 深情祈祷 无从传递 父亲 无言责备 填满沉默房间 无从选择的答案 迷茫懵懂少年 威严气息 传过长长电话线 无法抗距的窒息 笼罩全身 瘦剔身影 在梦中摇摇欲坠 悲凉和伤感 无端袭来 总想 走出父亲的天空 爱 却无所不在 母亲 谁在 喃喃呼唤母亲乳名 茫然面对满屋悲伤亲人 叫出最后一声“爸爸” 四岁的母亲 一夜突然长大 谁在 挽留渐渐远走身影 转身回望熟悉校园 念完最后一行文字 十四岁的母亲 挑起生活担子 谁在 抚摸岁月刻下痕迹 钩完最后一针线 放下满身疲倦 五十四岁的母亲 闲适漫步黄昏小道

选择

选择选择人生就是最美好的,这一次的选择,让我刻骨铭心。今天,我们做了一个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游戏——抉择。我们先在纸上写了四个人的名字,我正在疑惑之中老是说只有二十秒,于是,我马上“动工”了。爸爸,妈妈,姨妈,姐姐的名字依次出现在了我的纸上。下一步是删去其中一个人的名字。我便安慰自己,我们身在他乡,不常见面。没关系,就把姐姐删去吧!说着,姐姐的名字瞬间划上了一条不舍的斜线。我刚刚从不舍的行境中走出,老师却说,把剩下的亲人名字依次划去,只剩下一个人。这时,我的心酸了,把谁划去好呢?这些可都是我最亲的人啊,我怎么能舍得呢?姨妈对我百般呵护,爸爸对我疼爱有佳,妈妈给予了我宝贵的生命,我该怎么办?游戏陷入了一阵僵持之中,我们的内心充满了伤心与痛苦。没办法啊,于是姨妈的名字在我的本子上出现了一道伤痕。那爸爸妈妈我来选择谁呢?哎,真想让这个游戏快点结束啊,但时间不等人,我好不容易将爸爸划去了,因为爸爸老出差,但是我的手却像不受我的控制一样,你怎么往别处画画都行,但是一到那里怎么都下不去手啊!是啊!人生都要经历这样的抉择,往往到了紧要关头,都会想起他对你的好,但是早为时已晚,所以珍惜现在的美好时光吧!!!王家堡小学一班

亲人,相守就是幸福

冰天雪地的冬季,我捧起了《天蓝色的彼岸》。天蓝色的封面上,一个蓝衣橙裤的小男孩,站在蔚蓝浩翰的大海边,极目眺望远方,他在看什么?他要做什么?带着一丝好奇,我走进了这个关于生命和死亡的寓言故事。 小男孩哈里,和姐姐雅丹发生了争吵,大怒之下说:“我们走着瞧!我这次可算是恨上你了!我再也不会回来了!”他骑上车离家而去,不幸被卡车撞死。他无比想念亲人和同学们,他后悔自己的出言不逊。在幽灵阿瑟的帮助下,他偷偷溜回人间,用意念让铅笔在雅丹的纸上写下“原谅我,雅丹”。他非常非常地爱亲人们,却不得不消逝在天蓝色的彼岸中。 我慢慢明白了哈里在做什么,他站在岸边,带着对亲人的不舍和强烈的爱,走向新生。我渐渐认识到:亲人,相守就是幸福。 我有一个表哥,从小到大,我和表哥如同哈里和他的姐姐,因为种种小事发生了无数次的争吵。当我们要求主持公道,大人们懒得理会时,就会抛出一句“吵架了就分开,各自回家吧。”这是一句魔咒,总能令我们在五分钟内和好如初,因为我们不愿意分开。儿时的无理取闹,成为了我们童年的美好回忆。亲人,相守就是幸福,无论相守的形式。 我们的外公,退休后从四川来到杭州,看着我和表哥出生,和我们一起快乐地生活。可恶的病魔在三年前夺走了他的生命,使他最大的心愿落了空——陪伴我们长大。叶落归根,他却选择了不回故乡,永远留在杭州,留在我们身边。每当取得了好成绩,我们就会去他墓前告诉他,我们仿佛看到,外公听到好消息,乐得呵呵笑。亲人,相守就是幸福,无论相守的距离。 “十点了,睡觉吧。”妈妈合上了她正在看的《手中的幸福》。一家人相依、相伴、相守,不正是手中的幸福吗?我要紧紧把握。 我闭上了眼睛。梦中,哈里的一部分进入了一个新生儿,来到他的家中,和亲人相守,跟着雅丹一起长大……|||

选择

人的一生,每每要进行一些令人无可奈何,却不得不完成的选择,总是颇为痛苦的。虽然这一次的选择只是个游戏:在纸上写上最亲的四个人依次删去,直至最后一人。但是这真的仅仅是一个游戏而已么?

我在纸上写了外公、外婆、爸爸、妈妈。此时我想到岁月不饶人,人总会死,不可能永久,外婆体弱多病,现在正安度晚年,享受夕阳下山的那一刻。所以我只能实事求是,同时也含着悲伤的心情划去了外婆,也失去了外婆的爱抚与安慰。

然后我想到外公虽然身体健朗,但毕竟与爸爸妈妈相隔一代,再健康也不可能跨越几十年的距离,可毕竟外公对我有着深深的爱,我怎能说划就划呢,只是岁月年代相隔甚远,我只能怀着不舍划去了外公,同时也划去了他对我的爱。

到了最后,还剩下爸爸妈妈,两边都是亲人,都是生我的人,年龄也差不多,如果真的要划一个掉,这可真令我百般无奈。我知道妈妈身体比爸爸要好,比较健康,而爸爸经常患胃病、感冒;爸爸是多么爱我,可是岁月有限,生死是自然法则,人力,物力,并不能在最后挽救爸爸的生命,我划去了爸爸,少了一份关怀,少了一份爱,更重要的是,少了一份精神上的支柱、无奈,悲伤,哀痛……

妈妈,我最爱的人,也是最关心我的人,划去她,就等于划去了我的生命,划去了我最后依靠的精神支柱,我将失去几乎所有的爱。可是生命由天定,我无力改变,无法挽回,所以我只能划去我的爱,我的支柱,这令我孤独,恐惧,哀伤,世界将失去光彩!

我奉劝所有朋友、同学,照顾、关心你们的亲人,当他们离开这个世界时,说什么,都晚了!现在请你好好珍惜拥有的一切!

萧山区 劲松小学 601班 金振南

指导老师:徐金燕

至我们的亲人-网易客服-的一封信

至我们的亲人-网易客服-的一封信

网易客服的亲人们:

首先向你们问好-你们辛苦了!

这封信,是代表千千万万梦幻玩家给你们敲一下警钟的信,这封信,是希望能唤醒你们在点点良知的信。钱!一个敏感的字,确实,我承认,所有梦幻玩家也承认,没有钱寸步难行,毕竟你们是一个大公司,没有钱的大公司只有一个后果,倒闭!

我做在商场做过现场主管,商场里讲究顾客是上帝。我在保险公司做过业务员保险公司讲究,顾客是朋友。我在外贸公司做过外贸跟单,外贸公司讲究顾客是一切。我以后会自己创业,那时候顾客就是我比亲人还亲的亲人。那你们呢?你们觉得每个月帮助你们-一个大公司所有员工开薪水-搞福利-出钱出力出人气的千千万万梦幻玩家放在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呢?亲人?敌人?提款机?

如果说你们把我们当做“亲”人:其实我们选择梦幻是有选择它的理由,这个游戏足够让我们毕生为它疯狂,简单的投入对我们来说可以接受,简单的不合理对我们来说可以容忍,但是……你们有没有反思过,一个10多亿人口的泱泱大国,对他的子民的名字有没有过限制?对!我不否认,某些具有付面代表性的名字确实影响市容,但是如果你在现实生活中被人加叫个编号-3528-你是什么感觉,如果说对某些敏感名字不允许使用的话为什么不在人家创建号码的时候就屏蔽掉呢?这个不难吧?不要跟我说你们技术水平不过关,如果你需要,我完全可以给你提供一套屏蔽程序,只要你敢用……自己的BOG为什么要我们玩家来承担后果呢,难道这点责任你们都不敢承担吗?出了问题要负责,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如果你们承认自己公司团队没素质,那我无语……如果你们还有一点点素质,如果你们的技术还能够达到中档水平,那一个简单的改名程序应该没问题吧?让人家把名字改掉,这是最基本的对人的尊重……

如果你们把我们当做“亲”人:那当盗号现象日益普遍的今天,你们为什么除了推销你们那个不成熟的防盗产品之外,不过任何事呢?难道你们身边的亲人被人欺负的时候你们不伸手帮忙吗?难道你们身边的亲人被殴打的时候你们不出手相助吗?难道你们身边亲人家里的东西被盗了以后你们不心痛吗?我想最少也会帮着他们装个防盗门吧!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最基本的反映,如果连这点反映都没有,那叫人吗?叫动物?别侮辱我们可爱的动物了,狗都知道来人了叫一下!请原谅我的尖酸,请原谅我的刻薄,但是我不说不行,千千万万玩家的家都靠你们“看门”呢~

如果你们把我们当作“亲”人:为什么有人说你们要把梦幻卖给日本公司,可能这是谣言,但我相信无风不起浪,一个中国人,一个中国公司,把自己的赢利产品出售给日本人,还因为这原因把一个叫“干死小日本”的玩家强制改名,还威胁不改就删号!这是一个有廉耻的中国人说出来的话吗?别告诉我你没上过小学,别告诉我你老师没告诉过你日本在中国大地上的暴行!我鄙视你,七七事变知道不?九一八知道不?南京大屠杀知道不?如果你不知道,给我留言,我帮你报销费用,免费支助你去纪念馆参观一下,让你了解什么叫家仇国耻……

如果你们把我们当做“敌”人:我们中国有句老话说,得民心者的天下。还有一句话教育我们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两句话说的在明白不过了,失去我们,你们是什么,答案是:“你们是一个没有玩家的游戏里的高级管理者”这不可怕吗?你希望的结果就是这样吗?如果答案肯定,我真的替你们悲哀了,一个农村出来的村姑都知道什么叫*尊重*,你们肯定的答案告诉我,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尊重*,我是自认有素质的人,我知道“别人怎么对我,我就怎么对别人”的道理,我想千千万万的玩家都知道这个道理……

如果你们把我们当做“敌”人:你们想过网络游戏的日后的发展趋势吗?我告诉你们,跟中国商业系统发展的过程是一致的,早期的商店,营业员多么的牛逼,买斤肉少5量我们都要忍着,现在呢,少给我1量我骂死他在把他摊砸了然后找315,现在的商业企业放在第一位的不是商品的争夺,而是顾客的争夺,网络游戏也一样,趋势也是会从游戏内容品质的重心慢慢偏移到争夺顾客的中心,这是必然的结果,失去上帝等于失去一切……

选择

昨天玩了“我的五样”,这是一个“古老”的心理游戏。

规则很简单,就是凭着第一感觉写下对自己最重要的5个东西,什么都可以。

我在灯光下,独自一人面对书桌,和桌上的白纸,还有我自己的内心。脑子里突然跳出来“科幻”这个词,于是我挥笔写下“科幻”。然后亲人、朋友、探索、艺术,相继冒了出来。我知道了,这五样对我来说最重要。

现在开始第一轮的淘汰。不知为什么,我突然觉得这些里面,我唯一可以舍弃的就是科幻。突然感到一种悲哀。曾经的我是那么坚定科幻在我心目中占据着不可替代的地位。我相信我直到死也会是个忠实的科幻迷,可没想到我第一个就把她抛弃了。甚至,在原本写着“科幻”的地方变成一团黑之后我还是没有太难过的感觉。我变了吗?

接下来,很明显,如同科幻无法和其他几个相比一样,艺术也无法替代剩下几个在我心中的地位。我划掉的瞬间,那些带给我心灵的洗涤的名画,那些美的建筑、雕塑,都不见了。我知道我划掉的其实是我对美的追求。从此以后,我只能是个现实的人。从此以后,我将不再看到蒙娜丽莎就心动,不再看到奇妙的建筑就感叹。我失去了心中很轻柔的一部分。

然后,还剩下亲人、朋友和探索。我把探索放到了一边,这完全是不自觉的,无意识的行为,直到后来才意识到。我闭上眼睛,脑海里闪过亲朋好友的面孔,回忆着他们的笑容,言语,以及我们的故事。可是,我发现我没办法选择。每当我准备做决定的时候,另一边的我所爱的人就跳了出来。这时我已经感受到了痛苦。我把灯关掉,避免让刺眼的灯光干扰我的选择。我重新静下心来,想象一场火灾,左边是亲戚们,右边是朋友们。我想象这我冲进去救他们,可是我仍然不知道应该先救谁,还是先救离我最近的吧。这种想象失败了。我的心变得好痛,有点撕心裂肺的感觉,我不忍心失去任何一方。在我做选择的时候,在我回忆的时候,这几天和他们的吵架和生气都忘得一干二净,只剩下他们对我的好。我觉得我已经快要不能呼吸了,心似乎被什么东西抓着,很紧。我干脆避开感情因素,从理性方面着手。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亲人朋友同样重要。但我明白亲人总会离我而去,只有朋友才能陪伴终生。终于,我狠下心划去了亲人。我是个孤儿了,但与此同时,我却感到了一阵轻松。毕竟最艰难的选择已经过去了,我也明白了一些事情。

最后的选择就很轻松了。我把朋友涂黑,面对着探索,思考着为什么我会选的这样容易。探索代表着我内心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我渴望了解世界上的一切未知的事物,我渴望看清这个宇宙渴望经历各种事情,游历世界。这就是我的好奇心,是我活在这世上的最大原因。我享受的是求知本身的乐趣。如果没有朋友,我会在探索中找到刺激找到乐趣,而且越探索这宇宙的奥秘,越感受到人的渺小。要想探索这个世界,孤独是必修课。然而若我没有了好奇心,也就失去了我最大的特点。我将不再是我,如同缺了一块的拼图。而这一块,却又是最重要的。

游戏做完了,想清楚了这些,也确定了我人生的方向——求知与探索。

第三章 亲人相见

“老爷爷……哦,不!院长!”

我急忙改变称呼。

“亚特,你该改口了”

我连忙点头,心想老人他也太爱面子了。

“是!院长!”

老人笑了笑说道。

“孩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下子我可晕了,难道我还要叫他胜德门魔法学院院长,这种全称啊~~我算明白了,官越大的人谱越大!

“孙子,你过来。”

我回头望去,森林里没有人啊?难道院长的孙子能隐身?

“亚特,我在叫你。”

老人进一步解释道。

我算是快疯掉了,一系列连续震惊的消息让我的心一直悬着,我虽然有着测试必过的决心,可并没有做真正通过的心理准备啊~~再加上这位老人忽然成了院长,现在又准备收我做干孙子,不对!他收我做干孙子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啊~~不是一时兴起吧!反正我不后悔,等他发现我不会魔法后悔都来不及,我心里暗想。

“干爷爷,有什么事?”

我可毫不客气的就答应了。

老人先是一怔,而后表情又恢复了先前的慈祥。

“亚特,我是你的亲爷爷!”

话一出口,就轮到我怔了,他接着讲道。

“我给你讲件事,这也许是你爸爸妈妈以前从未提过的。是关于元素传承者的继承问题,大多数的元素传承者在都不会选择被继承的,因为继承传承是会冒很大生命危险的,成功也只有一定的几率,就算成功了旧的传承者也只有10%的几率存活。你出生时我和你的奶奶还有外公、外婆也在场,全家人其乐融融,能亲手抱抱孙子,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已经享受过天伦之乐了,所以就决定试一下将光元素传承者继承给你,看一下你的右臂上是不是有个圆环?那就是成功继承后的标志!”

他接着要往下说,这时我立即卷起袖子,用我的肢体语言中断了他兴致勃勃的谈话。

我看见爷爷的受上放出光芒,但是很柔和,一点也不刺眼,这一定是关系魔法的照明术,他不用咒语就直接施展出来(毕竟是魔导师级人物,我又回想刚开学时,他用的瞬移也不用咒语,但是据我了解光系没有瞬移魔法啊~~我都怀疑这么快的魔法是不是真的!)当他看清我手臂上的圆环时,相当惊讶了~~ “怎么会这样?那天夜里我趁大家都睡后,给你进行了传承者继承仪式,你的圆环本来该是金色的,但后来你奶奶知道了,他担心我的生命,并想生死与共也偷偷的做了继承仪式,可是你外公、外婆也插了进来,他们说外孙不能让你俩独吞,就也分别给你继承了,所以你的手臂上应该是四种固定的颜色,可现在有六种,我想该是你父母搞的鬼,但是奇怪的是这六种颜色怎么在流动?”

他一边说,一边大声笑着。

“孙子,你可真是个奇迹,没想到我们六个全成功了,性命也保住了。”

我真不愿意泼他的冷水。

“可是……”

我话还没说完,他老人家也意识到继承的根本问题,这回他的表情严肃起来了。

“亚特,你现在用的是哪系的魔法?”

这个问题难到我了,我随口答了个“无”

(这也将是他的宿命)

老人疑惑着……还要好奇的见识一下。

我有解释了下,无就是没有,我什么都用不了。

爷爷又无耐又遗憾的小声说道。

“本来元素传承者就是一生只能用这一种元素魔法的,但你继承了六种,恐怕会有影响吧,以前可是连继承两种的人都没有!”

这个影响还真不小!我什么系的魔法都用不了~~ “但是,亚特,你依然将会成为最强的,本来你父亲送你来的时候,我以为你会以元素传承者自居,不再好好学习魔法,你想啊,如果实测的话,一般传承者的成绩都将是满分!所以我今年把笔试改成了总分的60%(幸亏改了)但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孙子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爷爷现在手舞足蹈,好象年纪比我还要小呢~~ 我接着问到: “爷爷,我从前只是听爸爸提过您的名字,可是怎么从没见过您啊?”

爷爷笑了。

“你爸爸从小很要强,我们擅自给你做了继承后,他担心我这么溺爱你,以后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呢~就和你妈妈出走了,而一走就是12年,我想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送你回来,原来他们真遇到难题了……但是,亚特,你的事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我心想,算这回,我一共见过你两次,怎么讲?

“你还记得我上回给你的东西吗?“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

“那是一个镜象魔法水晶,你可以打开直接和我联系的!”

我顿时“老爷爷……哦,不!院长!”

我急忙改变称呼。

“亚特,你该改口了”

我连忙点头,心想老人他也太爱面子了。

“是!院长!”

老人笑了笑说道。

“孩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下子我可晕了,难道我还要叫他胜德门魔法学院院长,这种全称啊~~我算明白了,官越大的人谱越大!

“孙子,你过来。”

我回头望去,森林里没有人啊?难道院长的孙子能隐身?

“亚特,我在叫你。”

老人进一步解释道。

我算是快疯掉了,一系列连续震惊的消息让我的心一直悬着,我虽然有着测试必过的决心,可并没有做真正通过的心理准备啊~~再加上这位老人忽然成了院长,现在又准备收我做干孙子,不对!他收我做干孙子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啊~~不是一时兴起吧!反正我不后悔,等他发现我不会魔法后悔都来不及,我心里暗想。

“干爷爷,有什么事?”

我可毫不客气的就答应了。

老人先是一怔,而后表情又恢复了先前的慈祥。

“亚特,我是你的亲爷爷!”

话一出口,就轮到我怔了,他接着讲道。

“我给你讲件事,这也许是你爸爸妈妈以前从未提过的。是关于元素传承者的继承问题,大多数的元素传承者在都不会选择被继承的,因为继承传承是会冒很大生命危险的,成功也只有一定的几率,就算成功了旧的传承者也只有10%的几率存活。你出生时我和你的奶奶还有外公、外婆也在场,全家人其乐融融,能亲手抱抱孙子,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已经享受过天伦之乐了,所以就决定试一下将光元素传承者继承给你,看一下你的右臂上是不是有个圆环?那就是成功继承后的标志!”

他接着要往下说,这时我立即卷起袖子,用我的肢体语言中断了他兴致勃勃的谈话。

我看见爷爷的受上放出光芒,但是很柔和,一点也不刺眼,这一定是关系魔法的照明术,他不用咒语就直接施展出来(毕竟是魔导师级人物,我又回想刚开学时,他用的瞬移也不用咒语,但是据我了解光系没有瞬移魔法啊~~我都怀疑这么快的魔法是不是真的!)当他看清我手臂上的圆环时,相当惊讶了~~ “怎么会这样?那天夜里我趁大家都睡后,给你进行了传承者继承仪式,你的圆环本来该是金色的,但后来你奶奶知道了,他担心我的生命,并想生死与共也偷偷的做了继承仪式,可是你外公、外婆也插了进来,他们说外孙不能让你俩独吞,就也分别给你继承了,所以你的手臂上应该是四种固定的颜色,可现在有六种,我想该是你父母搞的鬼,但是奇怪的是这六种颜色怎么在流动?”

他一边说,一边大声笑着。

“孙子,你可真是个奇迹,没想到我们六个全成功了,性命也保住了。”

我真不愿意泼他的冷水。

“可是……”

我话还没说完,他老人家也意识到继承的根本问题,这回他的表情严肃起来了。

“亚特,你现在用的是哪系的魔法?”

这个问题难到我了,我随口答了个“无”

(这也将是他的宿命)

老人疑惑着……还要好奇的见识一下。

我有解释了下,无就是没有,我什么都用不了。

爷爷又无耐又遗憾的小声说道。

“本来元素传承者就是一生只能用这一种元素魔法的,但你继承了六种,恐怕会有影响吧,以前可是连继承两种的人都没有!”

这个影响还真不小!我什么系的魔法都用不了~~ “但是,亚特,你依然将会成为最强的,本来你父亲送你来的时候,我以为你会以元素传承者自居,不再好好学习魔法,你想啊,如果实测的话,一般传承者的成绩都将是满分!所以我今年把笔试改成了总分的60%(幸亏改了)但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孙子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爷爷现在手舞足蹈,好象年纪比我还要小呢~~ 我接着问到: “爷爷,我从前只是听爸爸提过您的名字,可是怎么从没见过您啊?”

爷爷笑了。

“你爸爸从小很要强,我们擅自给你做了继承后,他担心我这么溺爱你,以后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呢~就和你妈妈出走了,而一走就是12年,我想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送你回来,原来他们真遇到难题了……但是,亚特,你的事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我心想,算这回,我一共见过你两次,怎么讲?

“你还记得我上回给你的东西吗?“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

“那是一个镜象魔法水晶,你可以打开直接和我联系的!”

我顿时“老爷爷……哦,不!院长!”

我急忙改变称呼。

“亚特,你该改口了”

我连忙点头,心想老人他也太爱面子了。

“是!院长!”

老人笑了笑说道。

“孩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下子我可晕了,难道我还要叫他胜德门魔法学院院长,这种全称啊~~我算明白了,官越大的人谱越大!

“孙子,你过来。”

我回头望去,森林里没有人啊?难道院长的孙子能隐身?

“亚特,我在叫你。”

老人进一步解释道。

我算是快疯掉了,一系列连续震惊的消息让我的心一直悬着,我虽然有着测试必过的决心,可并没有做真正通过的心理准备啊~~再加上这位老人忽然成了院长,现在又准备收我做干孙子,不对!他收我做干孙子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啊~~不是一时兴起吧!反正我不后悔,等他发现我不会魔法后悔都来不及,我心里暗想。

“干爷爷,有什么事?”

我可毫不客气的就答应了。

老人先是一怔,而后表情又恢复了先前的慈祥。

“亚特,我是你的亲爷爷!”

话一出口,就轮到我怔了,他接着讲道。

“我给你讲件事,这也许是你爸爸妈妈以前从未提过的。是关于元素传承者的继承问题,大多数的元素传承者在都不会选择被继承的,因为继承传承是会冒很大生命危险的,成功也只有一定的几率,就算成功了旧的传承者也只有10%的几率存活。你出生时我和你的奶奶还有外公、外婆也在场,全家人其乐融融,能亲手抱抱孙子,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已经享受过天伦之乐了,所以就决定试一下将光元素传承者继承给你,看一下你的右臂上是不是有个圆环?那就是成功继承后的标志!”

他接着要往下说,这时我立即卷起袖子,用我的肢体语言中断了他兴致勃勃的谈话。

我看见爷爷的受上放出光芒,但是很柔和,一点也不刺眼,这一定是关系魔法的照明术,他不用咒语就直接施展出来(毕竟是魔导师级人物,我又回想刚开学时,他用的瞬移也不用咒语,但是据我了解光系没有瞬移魔法啊~~我都怀疑这么快的魔法是不是真的!)当他看清我手臂上的圆环时,相当惊讶了~~ “怎么会这样?那天夜里我趁大家都睡后,给你进行了传承者继承仪式,你的圆环本来该是金色的,但后来你奶奶知道了,他担心我的生命,并想生死与共也偷偷的做了继承仪式,可是你外公、外婆也插了进来,他们说外孙不能让你俩独吞,就也分别给你继承了,所以你的手臂上应该是四种固定的颜色,可现在有六种,我想该是你父母搞的鬼,但是奇怪的是这六种颜色怎么在流动?”

他一边说,一边大声笑着。

“孙子,你可真是个奇迹,没想到我们六个全成功了,性命也保住了。”

我真不愿意泼他的冷水。

“可是……”

我话还没说完,他老人家也意识到继承的根本问题,这回他的表情严肃起来了。

“亚特,你现在用的是哪系的魔法?”

这个问题难到我了,我随口答了个“无”

(这也将是他的宿命)

老人疑惑着……还要好奇的见识一下。

我有解释了下,无就是没有,我什么都用不了。

爷爷又无耐又遗憾的小声说道。

“本来元素传承者就是一生只能用这一种元素魔法的,但你继承了六种,恐怕会有影响吧,以前可是连继承两种的人都没有!”

这个影响还真不小!我什么系的魔法都用不了~~ “但是,亚特,你依然将会成为最强的,本来你父亲送你来的时候,我以为你会以元素传承者自居,不再好好学习魔法,你想啊,如果实测的话,一般传承者的成绩都将是满分!所以我今年把笔试改成了总分的60%(幸亏改了)但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孙子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爷爷现在手舞足蹈,好象年纪比我还要小呢~~ 我接着问到: “爷爷,我从前只是听爸爸提过您的名字,可是怎么从没见过您啊?”

爷爷笑了。

“你爸爸从小很要强,我们擅自给你做了继承后,他担心我这么溺爱你,以后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呢~就和你妈妈出走了,而一走就是12年,我想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送你回来,原来他们真遇到难题了……但是,亚特,你的事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我心想,算这回,我一共见过你两次,怎么讲?

“你还记得我上回给你的东西吗?“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

“那是一个镜象魔法水晶,你可以打开直接和我联系的!”

我顿时“老爷爷……哦,不!院长!”

我急忙改变称呼。

“亚特,你该改口了”

我连忙点头,心想老人他也太爱面子了。

“是!院长!”

老人笑了笑说道。

“孩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下子我可晕了,难道我还要叫他胜德门魔法学院院长,这种全称啊~~我算明白了,官越大的人谱越大!

“孙子,你过来。”

我回头望去,森林里没有人啊?难道院长的孙子能隐身?

“亚特,我在叫你。”

老人进一步解释道。

我算是快疯掉了,一系列连续震惊的消息让我的心一直悬着,我虽然有着测试必过的决心,可并没有做真正通过的心理准备啊~~再加上这位老人忽然成了院长,现在又准备收我做干孙子,不对!他收我做干孙子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啊~~不是一时兴起吧!反正我不后悔,等他发现我不会魔法后悔都来不及,我心里暗想。

“干爷爷,有什么事?”

我可毫不客气的就答应了。

老人先是一怔,而后表情又恢复了先前的慈祥。

“亚特,我是你的亲爷爷!”

话一出口,就轮到我怔了,他接着讲道。

“我给你讲件事,这也许是你爸爸妈妈以前从未提过的。是关于元素传承者的继承问题,大多数的元素传承者在都不会选择被继承的,因为继承传承是会冒很大生命危险的,成功也只有一定的几率,就算成功了旧的传承者也只有10%的几率存活。你出生时我和你的奶奶还有外公、外婆也在场,全家人其乐融融,能亲手抱抱孙子,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已经享受过天伦之乐了,所以就决定试一下将光元素传承者继承给你,看一下你的右臂上是不是有个圆环?那就是成功继承后的标志!”

他接着要往下说,这时我立即卷起袖子,用我的肢体语言中断了他兴致勃勃的谈话。

我看见爷爷的受上放出光芒,但是很柔和,一点也不刺眼,这一定是关系魔法的照明术,他不用咒语就直接施展出来(毕竟是魔导师级人物,我又回想刚开学时,他用的瞬移也不用咒语,但是据我了解光系没有瞬移魔法啊~~我都怀疑这么快的魔法是不是真的!)当他看清我手臂上的圆环时,相当惊讶了~~ “怎么会这样?那天夜里我趁大家都睡后,给你进行了传承者继承仪式,你的圆环本来该是金色的,但后来你奶奶知道了,他担心我的生命,并想生死与共也偷偷的做了继承仪式,可是你外公、外婆也插了进来,他们说外孙不能让你俩独吞,就也分别给你继承了,所以你的手臂上应该是四种固定的颜色,可现在有六种,我想该是你父母搞的鬼,但是奇怪的是这六种颜色怎么在流动?”

他一边说,一边大声笑着。

“孙子,你可真是个奇迹,没想到我们六个全成功了,性命也保住了。”

我真不愿意泼他的冷水。

“可是……”

我话还没说完,他老人家也意识到继承的根本问题,这回他的表情严肃起来了。

“亚特,你现在用的是哪系的魔法?”

这个问题难到我了,我随口答了个“无”

(这也将是他的宿命)

老人疑惑着……还要好奇的见识一下。

我有解释了下,无就是没有,我什么都用不了。

爷爷又无耐又遗憾的小声说道。

“本来元素传承者就是一生只能用这一种元素魔法的,但你继承了六种,恐怕会有影响吧,以前可是连继承两种的人都没有!”

这个影响还真不小!我什么系的魔法都用不了~~ “但是,亚特,你依然将会成为最强的,本来你父亲送你来的时候,我以为你会以元素传承者自居,不再好好学习魔法,你想啊,如果实测的话,一般传承者的成绩都将是满分!所以我今年把笔试改成了总分的60%(幸亏改了)但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孙子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爷爷现在手舞足蹈,好象年纪比我还要小呢~~ 我接着问到: “爷爷,我从前只是听爸爸提过您的名字,可是怎么从没见过您啊?”

爷爷笑了。

“你爸爸从小很要强,我们擅自给你做了继承后,他担心我这么溺爱你,以后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呢~就和你妈妈出走了,而一走就是12年,我想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送你回来,原来他们真遇到难题了……但是,亚特,你的事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我心想,算这回,我一共见过你两次,怎么讲?

“你还记得我上回给你的东西吗?“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

“那是一个镜象魔法水晶,你可以打开直接和我联系的!”

我顿时“老爷爷……哦,不!院长!”

我急忙改变称呼。

“亚特,你该改口了”

我连忙点头,心想老人他也太爱面子了。

“是!院长!”

老人笑了笑说道。

“孩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下子我可晕了,难道我还要叫他胜德门魔法学院院长,这种全称啊~~我算明白了,官越大的人谱越大!

“孙子,你过来。”

我回头望去,森林里没有人啊?难道院长的孙子能隐身?

“亚特,我在叫你。”

老人进一步解释道。

我算是快疯掉了,一系列连续震惊的消息让我的心一直悬着,我虽然有着测试必过的决心,可并没有做真正通过的心理准备啊~~再加上这位老人忽然成了院长,现在又准备收我做干孙子,不对!他收我做干孙子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啊~~不是一时兴起吧!反正我不后悔,等他发现我不会魔法后悔都来不及,我心里暗想。

“干爷爷,有什么事?”

我可毫不客气的就答应了。

老人先是一怔,而后表情又恢复了先前的慈祥。

“亚特,我是你的亲爷爷!”

话一出口,就轮到我怔了,他接着讲道。

“我给你讲件事,这也许是你爸爸妈妈以前从未提过的。是关于元素传承者的继承问题,大多数的元素传承者在都不会选择被继承的,因为继承传承是会冒很大生命危险的,成功也只有一定的几率,就算成功了旧的传承者也只有10%的几率存活。你出生时我和你的奶奶还有外公、外婆也在场,全家人其乐融融,能亲手抱抱孙子,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已经享受过天伦之乐了,所以就决定试一下将光元素传承者继承给你,看一下你的右臂上是不是有个圆环?那就是成功继承后的标志!”

他接着要往下说,这时我立即卷起袖子,用我的肢体语言中断了他兴致勃勃的谈话。

我看见爷爷的受上放出光芒,但是很柔和,一点也不刺眼,这一定是关系魔法的照明术,他不用咒语就直接施展出来(毕竟是魔导师级人物,我又回想刚开学时,他用的瞬移也不用咒语,但是据我了解光系没有瞬移魔法啊~~我都怀疑这么快的魔法是不是真的!)当他看清我手臂上的圆环时,相当惊讶了~~ “怎么会这样?那天夜里我趁大家都睡后,给你进行了传承者继承仪式,你的圆环本来该是金色的,但后来你奶奶知道了,他担心我的生命,并想生死与共也偷偷的做了继承仪式,可是你外公、外婆也插了进来,他们说外孙不能让你俩独吞,就也分别给你继承了,所以你的手臂上应该是四种固定的颜色,可现在有六种,我想该是你父母搞的鬼,但是奇怪的是这六种颜色怎么在流动?”

他一边说,一边大声笑着。

“孙子,你可真是个奇迹,没想到我们六个全成功了,性命也保住了。”

我真不愿意泼他的冷水。

“可是……”

我话还没说完,他老人家也意识到继承的根本问题,这回他的表情严肃起来了。

“亚特,你现在用的是哪系的魔法?”

这个问题难到我了,我随口答了个“无”

(这也将是他的宿命)

老人疑惑着……还要好奇的见识一下。

我有解释了下,无就是没有,我什么都用不了。

爷爷又无耐又遗憾的小声说道。

“本来元素传承者就是一生只能用这一种元素魔法的,但你继承了六种,恐怕会有影响吧,以前可是连继承两种的人都没有!”

这个影响还真不小!我什么系的魔法都用不了~~ “但是,亚特,你依然将会成为最强的,本来你父亲送你来的时候,我以为你会以元素传承者自居,不再好好学习魔法,你想啊,如果实测的话,一般传承者的成绩都将是满分!所以我今年把笔试改成了总分的60%(幸亏改了)但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孙子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爷爷现在手舞足蹈,好象年纪比我还要小呢~~ 我接着问到: “爷爷,我从前只是听爸爸提过您的名字,可是怎么从没见过您啊?”

爷爷笑了。

“你爸爸从小很要强,我们擅自给你做了继承后,他担心我这么溺爱你,以后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呢~就和你妈妈出走了,而一走就是12年,我想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送你回来,原来他们真遇到难题了……但是,亚特,你的事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我心想,算这回,我一共见过你两次,怎么讲?

“你还记得我上回给你的东西吗?“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

“那是一个镜象魔法水晶,你可以打开直接和我联系的!”

我顿时“老爷爷……哦,不!院长!”

我急忙改变称呼。

“亚特,你该改口了”

我连忙点头,心想老人他也太爱面子了。

“是!院长!”

老人笑了笑说道。

“孩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下子我可晕了,难道我还要叫他胜德门魔法学院院长,这种全称啊~~我算明白了,官越大的人谱越大!

“孙子,你过来。”

我回头望去,森林里没有人啊?难道院长的孙子能隐身?

“亚特,我在叫你。”

老人进一步解释道。

我算是快疯掉了,一系列连续震惊的消息让我的心一直悬着,我虽然有着测试必过的决心,可并没有做真正通过的心理准备啊~~再加上这位老人忽然成了院长,现在又准备收我做干孙子,不对!他收我做干孙子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啊~~不是一时兴起吧!反正我不后悔,等他发现我不会魔法后悔都来不及,我心里暗想。

“干爷爷,有什么事?”

我可毫不客气的就答应了。

老人先是一怔,而后表情又恢复了先前的慈祥。

“亚特,我是你的亲爷爷!”

话一出口,就轮到我怔了,他接着讲道。

“我给你讲件事,这也许是你爸爸妈妈以前从未提过的。是关于元素传承者的继承问题,大多数的元素传承者在都不会选择被继承的,因为继承传承是会冒很大生命危险的,成功也只有一定的几率,就算成功了旧的传承者也只有10%的几率存活。你出生时我和你的奶奶还有外公、外婆也在场,全家人其乐融融,能亲手抱抱孙子,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已经享受过天伦之乐了,所以就决定试一下将光元素传承者继承给你,看一下你的右臂上是不是有个圆环?那就是成功继承后的标志!”

他接着要往下说,这时我立即卷起袖子,用我的肢体语言中断了他兴致勃勃的谈话。

我看见爷爷的受上放出光芒,但是很柔和,一点也不刺眼,这一定是关系魔法的照明术,他不用咒语就直接施展出来(毕竟是魔导师级人物,我又回想刚开学时,他用的瞬移也不用咒语,但是据我了解光系没有瞬移魔法啊~~我都怀疑这么快的魔法是不是真的!)当他看清我手臂上的圆环时,相当惊讶了~~ “怎么会这样?那天夜里我趁大家都睡后,给你进行了传承者继承仪式,你的圆环本来该是金色的,但后来你奶奶知道了,他担心我的生命,并想生死与共也偷偷的做了继承仪式,可是你外公、外婆也插了进来,他们说外孙不能让你俩独吞,就也分别给你继承了,所以你的手臂上应该是四种固定的颜色,可现在有六种,我想该是你父母搞的鬼,但是奇怪的是这六种颜色怎么在流动?”

他一边说,一边大声笑着。

“孙子,你可真是个奇迹,没想到我们六个全成功了,性命也保住了。”

我真不愿意泼他的冷水。

“可是……”

我话还没说完,他老人家也意识到继承的根本问题,这回他的表情严肃起来了。

“亚特,你现在用的是哪系的魔法?”

这个问题难到我了,我随口答了个“无”

(这也将是他的宿命)

老人疑惑着……还要好奇的见识一下。

我有解释了下,无就是没有,我什么都用不了。

爷爷又无耐又遗憾的小声说道。

“本来元素传承者就是一生只能用这一种元素魔法的,但你继承了六种,恐怕会有影响吧,以前可是连继承两种的人都没有!”

这个影响还真不小!我什么系的魔法都用不了~~ “但是,亚特,你依然将会成为最强的,本来你父亲送你来的时候,我以为你会以元素传承者自居,不再好好学习魔法,你想啊,如果实测的话,一般传承者的成绩都将是满分!所以我今年把笔试改成了总分的60%(幸亏改了)但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孙子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爷爷现在手舞足蹈,好象年纪比我还要小呢~~ 我接着问到: “爷爷,我从前只是听爸爸提过您的名字,可是怎么从没见过您啊?”

爷爷笑了。

“你爸爸从小很要强,我们擅自给你做了继承后,他担心我这么溺爱你,以后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呢~就和你妈妈出走了,而一走就是12年,我想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送你回来,原来他们真遇到难题了……但是,亚特,你的事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我心想,算这回,我一共见过你两次,怎么讲?

“你还记得我上回给你的东西吗?“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

“那是一个镜象魔法水晶,你可以打开直接和我联系的!”

我顿时“老爷爷……哦,不!院长!”

我急忙改变称呼。

“亚特,你该改口了”

我连忙点头,心想老人他也太爱面子了。

“是!院长!”

老人笑了笑说道。

“孩子,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下子我可晕了,难道我还要叫他胜德门魔法学院院长,这种全称啊~~我算明白了,官越大的人谱越大!

“孙子,你过来。”

我回头望去,森林里没有人啊?难道院长的孙子能隐身?

“亚特,我在叫你。”

老人进一步解释道。

我算是快疯掉了,一系列连续震惊的消息让我的心一直悬着,我虽然有着测试必过的决心,可并没有做真正通过的心理准备啊~~再加上这位老人忽然成了院长,现在又准备收我做干孙子,不对!他收我做干孙子对他也没有什么好处啊~~不是一时兴起吧!反正我不后悔,等他发现我不会魔法后悔都来不及,我心里暗想。

“干爷爷,有什么事?”

我可毫不客气的就答应了。

老人先是一怔,而后表情又恢复了先前的慈祥。

“亚特,我是你的亲爷爷!”

话一出口,就轮到我怔了,他接着讲道。

“我给你讲件事,这也许是你爸爸妈妈以前从未提过的。是关于元素传承者的继承问题,大多数的元素传承者在都不会选择被继承的,因为继承传承是会冒很大生命危险的,成功也只有一定的几率,就算成功了旧的传承者也只有10%的几率存活。你出生时我和你的奶奶还有外公、外婆也在场,全家人其乐融融,能亲手抱抱孙子,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已经享受过天伦之乐了,所以就决定试一下将光元素传承者继承给你,看一下你的右臂上是不是有个圆环?那就是成功继承后的标志!”

他接着要往下说,这时我立即卷起袖子,用我的肢体语言中断了他兴致勃勃的谈话。

我看见爷爷的受上放出光芒,但是很柔和,一点也不刺眼,这一定是关系魔法的照明术,他不用咒语就直接施展出来(毕竟是魔导师级人物,我又回想刚开学时,他用的瞬移也不用咒语,但是据我了解光系没有瞬移魔法啊~~我都怀疑这么快的魔法是不是真的!)当他看清我手臂上的圆环时,相当惊讶了~~ “怎么会这样?那天夜里我趁大家都睡后,给你进行了传承者继承仪式,你的圆环本来该是金色的,但后来你奶奶知道了,他担心我的生命,并想生死与共也偷偷的做了继承仪式,可是你外公、外婆也插了进来,他们说外孙不能让你俩独吞,就也分别给你继承了,所以你的手臂上应该是四种固定的颜色,可现在有六种,我想该是你父母搞的鬼,但是奇怪的是这六种颜色怎么在流动?”

他一边说,一边大声笑着。

“孙子,你可真是个奇迹,没想到我们六个全成功了,性命也保住了。”

我真不愿意泼他的冷水。

“可是……”

我话还没说完,他老人家也意识到继承的根本问题,这回他的表情严肃起来了。

“亚特,你现在用的是哪系的魔法?”

这个问题难到我了,我随口答了个“无”

(这也将是他的宿命)

老人疑惑着……还要好奇的见识一下。

我有解释了下,无就是没有,我什么都用不了。

爷爷又无耐又遗憾的小声说道。

“本来元素传承者就是一生只能用这一种元素魔法的,但你继承了六种,恐怕会有影响吧,以前可是连继承两种的人都没有!”

这个影响还真不小!我什么系的魔法都用不了~~ “但是,亚特,你依然将会成为最强的,本来你父亲送你来的时候,我以为你会以元素传承者自居,不再好好学习魔法,你想啊,如果实测的话,一般传承者的成绩都将是满分!所以我今年把笔试改成了总分的60%(幸亏改了)但万万没有想到我的孙子给了我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爷爷现在手舞足蹈,好象年纪比我还要小呢~~ 我接着问到: “爷爷,我从前只是听爸爸提过您的名字,可是怎么从没见过您啊?”

爷爷笑了。

“你爸爸从小很要强,我们擅自给你做了继承后,他担心我这么溺爱你,以后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呢~就和你妈妈出走了,而一走就是12年,我想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的送你回来,原来他们真遇到难题了……但是,亚特,你的事怎么不早告诉我呢?”

我心想,算这回,我一共见过你两次,怎么讲?

“你还记得我上回给你的东西吗?“ 我使劲的点了点头。

“那是一个镜象魔法水晶,你可以打开直接和我联系的!”

我顿时

亲人给予了我希望

成长是一条大道,它展现在你我面前,路让鲜花香气浓郁,但就当你陶醉其中时烦恼也往往不期而至,记得那是刚升入中学的第一次英语小测试。 窗外黑黑的教师静静的,有的也只是同学们发几天前的英语测试卷的声音,我会考得怎么杨?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就像放电影似的一遍又一遍地在我脑海里重复,我开始忐忑不安,手心不停地冒汗,紧张不安的心也在胸腔内咚咚地跳,就在这时一位发卷的同学把我卷子递给了我,我愣了一下又紧忙接过卷子—八十九分,我立刻用笔袋盖住那暗红色的分数,沉默了片刻,我偷偷第瞥了一眼临桌的分数,霎时间鲜红的九十九分映入我眼帘,我赶忙把头转回来,整个人就那样呆呆第地坐在板凳上,放学后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地出教师,我慢慢地收拾,轻轻地背起书包丢了魂似的走出教师,仰望漆黑的天空我一路上默默地流泪,从那以后,我的心总是闷闷的甚至会因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勾起自己的欲望,总觉得自己很空虚很孤独,后来我竞选择用无休上的忙碌来埋那个暗红的八十九分。 还是爸爸发现我出了问题,在他苦口婆心的劝诱下,我把那张试卷的事告诉了他,我害怕我会学习不好,我害怕我沉沦,我真的怕了,我依偎在爸爸怀里似乎回到了从前,爸爸微笑着对我说成绩不能代表一切,烦恼是生活必然定律,关键是你如何面对它,学习亦是如此,难道你就必须每次都考好吧?对于这张试卷,它只不过是一张纸,只是你太在乎上面的内容,你还有下一次,下一次你要证明给大家看,这次只是一个小意外,你要勇敢,要学会适应这个新的学习环境努力!听这些话我似乎开朗了许多。 拘起倔强不屈的头,带着亲人给予我的希望加油!

不曾改变的是我们是亲人

世界上永远都不能改变的是血缘,一杯冰水可以变成热水,晴天可以变成雨天,但不能改变的是亲人之间的关系,这让人不能选择。有一个女孩,她有一个表姐,表姐的脾气不好,但那个女孩是一个十分内向的人,她从来不会抱怨,姐姐的脾气古怪,永远都是吩咐别人,而那个女孩也是被骂,被吩咐的对象之一,她从来不会生气,只是不管什么都往肚子里吞,她爱笑,在她看来,自己应该是个不错的人,但在她的父母眼里,自己就是一个吃里扒外的人,对别人很好,什么都能忍,对自己的弟弟却从来都只是欺负,她经常和弟弟发生争吵和打斗,佷小佷小的事情她们都会打起来,她都佷不忍心下手,可弟弟是男生,那就不同了,下手不知轻重,当那个女孩给大人告状时,永远都没有看到弟弟被惩罚过,都只是说姐姐应该让弟弟,但当弟弟恶人先告状时,妈妈会当着弟弟的面责备她,弟弟走后,又反过来安慰泣不成声的她,说着那句她倒背如流的话“姐姐应该让弟弟,下次你就让着弟弟点”或“你叫他哥哥,我叫她让着你,你来当妹妹”。每到这时,她会在心里说一声“太可笑了”,便面无表情的走开,回到自己的房间,一个人偷偷的哭,在那以后,她有什么事都不肯给家人讲,一个人独自承受。当得到老师发下来的报喜单时,她只是自己给自己鼓掌,然后把报喜单放好,然后在家里装一个坏孩子。她永远都在忍让,忍让姐姐无缘无故的漫骂,忍让弟弟一次又一次的欺负,姐姐的理由是自己比她大,有资格骂她,弟弟的理由是自己比她小,她必须让着他。当这个女孩讲得泪流满面时,我认为这佷可笑,我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子的去忍让,我听出她的语气里的愤怒和不满,我还说:“如果是我一定不会忍让,一定会让他(她)们好看,”她只说了一句话“因为我们是亲人啊!”在我看来,亲兄弟之间就更应该明算账了,可是,她这一句话,佷佷的打在了我的心上,让我如此疼痛,这时,我才明白,眼前的这个女孩是如此的懂事和脆弱。我现在才深深的体会到“因为我们是亲人”这一句话的深刻含义,血缘可以改变一切,可以让一个人无怨无悔的付出,亲人可以让人体会到亲情所带来的无尽温暖,让我们快乐并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