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4月的作文300(共九篇)

今年暑假八月的一天,晚上约7点钟左右,爸爸竟然带上我和妈妈开车回启东奶奶家,我和妈妈都觉得爸爸选择的时间比较疯狂,因为从南京开车回启东老家最快也要四个小时,就是说,得夜里11点左右才能到奶奶家,在我的记忆里,奶奶家西边那条小路很窄,我家的车每次经过那里都狼狈不堪,不是车轮上沾满了泥,就是车身背两旁的庄稼刮伤,这次居然还是夜间行车,后果真不堪设想¨¨¨¨

夜里12点左右,我被妈妈推醒,“已经到奶奶家了”妈妈在我耳边说。我睁开朦胧的双眼,看见慈祥的奶奶就站在车窗外,我立刻睡意全无,赶紧下车拉住奶奶问这问那。突然,我发现我家车的车轮与车身居然是那么的干净,带着满腹疑问我向西边那条小路看了一眼,令人惊讶的是,原来那条狭窄的,用竖砖铺垫的小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4米5宽的水泥马路,“这路是什么时候修的呀?”我问奶奶,奶奶笑眯眯地说:“暑假前就修好了,就等你们回来呢!”直到这时我才明白爸爸的举动并不疯狂,而是胸有成竹啊!

后来从大人们的谈话中,我对此路修造的信息又丰富许多,这条路大家早就盼望着拓宽改造了,只是资金一直没有到位。2010年,在党中央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政策的引领下,启东通兴乡政府决定由两方集资修建这条路,一方是我奶奶他们村、一方是通兴乡政府。乡政府出资90%,村里自筹10%。村里每户按人头缴纳1百元,条件好的可以多出些,我爸出了1万元,我妈也“凑热闹”出了1千元,老妈虽不是村里人,但夫唱妇随嘛。就这样,资金全部到位,路就此修成了。

村里的人们都喜欢这条新路,老人们走在上面安全;孩子们跑在上面平稳;叔叔、阿姨打工归来走的也是它,它们把在外面打工挣的钱换回电视机、洗衣机、电脑、新家具等生活用品;村里人把自产的农产品从这里拉出去卖掉,走的也是它,这条路成了大家的期盼和希望!

我也很喜欢它,理由特简单,晚上也可以自由自在地跑去住在村北的三妈家找哥哥姐姐们玩了,再也不用担心雨后泥泞把鞋子、裤子弄脏了……

我爱奶奶家门前这条路!更爱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

如果我是一名乡村教师1

如果我是一名乡村教师凉城一小四年级(4)班赵培蓉指导教师李培英多少次,我的心头萦绕着这样一个美好的憧憬:当一名乡村女教师。我不断想象着未来我的学校,我的学生,我的教师生涯......为了我的理想,我要先跨进大学的校园。我要在那大学的课堂上、图书馆里,在那刻敬客亲的教授和导师的帮助下,想只小海鸟一样,在知识的大海里汲取各种各样丰富的知识,以充实我的头脑,让我的羽翼变得丰满、硬朗,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走出大学的校园。我没有选择城镇,而是选择了一个偏远又蕴藏着巨大强力和希望的小村庄,那里需要知识和技术,那里需要我!于是2021年初秋,一个平平凡凡的日子里,我匆匆戴上眼镜,穿上一件湖蓝色的连衣裙,走上讲台,开始了我任教的第一天,我心中既欢喜、激动又满怀神圣。讲台上放着伊苏芳香的野菊花,花上系着一个纸条,上面写着:“欢迎你,老师。”我平静了一下心情,开始讲课:“今天老师和你们一起去游长城,好不好?”“好”。同学们兴奋地说。于是我自然地讲起了《长城》一颗。我把长城讲了一遍,同学们有感情的朗读课文。看到他们专心读书的心情,我的心里漾起了无法抑制的激动:我的面漆不仅仅是学生,更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下午的美术课,我让学生们展开想象,画一幅想象画——乡村的未来。下课了,一幅幅画交上来。多么大胆的构思:广阔的田野上,一个机器人在除草、施肥;金黄色的小麦种上了月球......我微笑着对同学们说:“努力吧,你们的理想一定会实现的。”晚上,我带着一丝淡淡又甜甜的倦意在写字桌前,打开日记本写道:“与你们接触的一天,就让我感到做一名乡村教师的意义,我看见你们正迎着初生的太阳,沸腾,沸腾。我真幸福。”我真渴望当一名乡村教师啊!

三月,未停留的爱

1'传说

沉睡的古老城市,如此宁谧,安详得像尊瓷娃娃。空气流动着,一丝丝关于古老传说的气息。

他们说,一个人的腰越长就越懒惰。所以冷花就不停在她爸妈面前说,我的腰很长很长。我却只能把破旧的牛仔裤拽得长长的说,爸妈,看我的腰短得。

他们也说,下唇丰满的人最重感情,然后我就整日整日地咬着下唇,不让人看到那丰满,然后他们就真的说我是如此一个冷情女子。

他们说,生于五月的女子注定是个不详人,注定要孤独一生。算命的说,生于五月的我与爸爸八字相w。所以我出生的第二天,就被抱回乡下与奶奶过着相依为命的日子。

我不怨,不恨我的亲爱的爸妈,真的。我怨的,只是自己,为何生在五月。

2'生活

一直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生活。想我所想,只是并未如我所想。

乡村的生活就这样简单,朴实得近乎透明。没有喧嚣的麦当劳,没有拥挤的地铁,也没有行色匆匆的白领丽人。所以我每天做的,只是搂着脏兮兮的无尾熊,舔着或亮白的棉花糖或殷红的糖葫芦,一脸期盼地坐在门槛上,想爸妈的样子,想他们牵着我的手,带我回家。

奶奶说,丫头听话,在这等着,爸妈很快就来接丫头了。对了,我叫丫头,奶奶说,丫头的名字要让爸妈改,不能随便。

我在门槛上坐了七年却仍没见着我亲爱着的爸妈。我瞒着奶奶到处捡破烂想要攒钱去找我的爸妈,最后终于因于奶奶满脸皱纹的脸上淌徉的泪水而作罢。

中学时考到离爸妈家里最近的学校,原以为那样就可以永远跟他们在一起。可是,是我太一厢情愿了吗?他们说,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一家三口都不够房子住,你还是在学校寄宿吧。可是爸妈,家里的客房怎么空着了呢?我知道我不能逆爸妈的意。所以,六年的中学生涯,我都这样并将继续这样的寄宿生活。

3'爸妈

很温暖很温暖的名词,却并不属于我。

算命的说我不能称我的爸妈为爸妈。所以,一直到现在,在我的亲爱着的爸妈面前,我只能喊着叔叔阿姨。

其实,我应该感激我的爸妈,他们一直满足我肆无忌惮永无止尽的物质欲望,用大把大把的叫金钱的东西,弥补我空白的童年。尽管他们并不知道我那无底洞的欲望只是我引起他们注意力的一个手段。

每到星期六我就异常兴奋,因为那是我见爸妈的日子,尽管只能在一旁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而自己只能手足无措像个小女佣。

妈妈从不过问我的私生活,从不干涉我的任何事,她对我的惟一要求只是,不准把乡下的野孩子带来玩。

可是,妈妈,我想说的是,他们不是野孩子,他们只是碰巧生在乡下而已。

4'奶奶

丫头。奶奶喜欢叫我丫头,用那沧凉的如同被碾过的沙沙嗓音,尽管爸妈给了我新名字。

门槛上那漫长的等待里,总会不经意地看到奶奶眼里的疼痛。只是,我们对此都无能为力。除了等待。

在那些守望的日子里,是奶奶用她大把大把的爱填补着关于父爱与母爱的那部分空白。奶奶一次次地把困倦的我从门槛抱回小木屋里,抚着我的额说,丫头怎么就这样命苦。丫头这样地听话,怎的你爸妈就这样……

总不能忘记奶奶那爬满蛆虫般皱纹的手,那样的柔软,与温暖。

十二年的相依为命,一切已成习惯。期盼已久的事得以实现的那刻,赫然醒悟,一直忽略了奶奶的感受。我离开后,奶奶就注定孤独,再无依靠了。

可是,我亲爱的奶奶,那样地宽宏大量,饶恕了我的自私,把我送到那不知何时是归期的车上,只是,离别那刻,听不着奶奶的“丫头”。

徒觉空虚。

惟一能做的,只是在离开后的短暂假期里,握着无力的票根,走回奶奶身边,听一声“丫头”。只是,如此无力地苍白。

5'野孩子

野孩子不是野孩子。野孩子是乡村里那淳朴的小孩子。

十二年的空白因于野孩子们的出出而绚烂。他们说,丫头心地好,叔叔阿姨很快1'传说

沉睡的古老城市,如此宁谧,安详得像尊瓷娃娃。空气流动着,一丝丝关于古老传说的气息。

他们说,一个人的腰越长就越懒惰。所以冷花就不停在她爸妈面前说,我的腰很长很长。我却只能把破旧的牛仔裤拽得长长的说,爸妈,看我的腰短得。

他们也说,下唇丰满的人最重感情,然后我就整日整日地咬着下唇,不让人看到那丰满,然后他们就真的说我是如此一个冷情女子。

他们说,生于五月的女子注定是个不详人,注定要孤独一生。算命的说,生于五月的我与爸爸八字相w。所以我出生的第二天,就被抱回乡下与奶奶过着相依为命的日子。

我不怨,不恨我的亲爱的爸妈,真的。我怨的,只是自己,为何生在五月。

2'生活

一直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生活。想我所想,只是并未如我所想。

乡村的生活就这样简单,朴实得近乎透明。没有喧嚣的麦当劳,没有拥挤的地铁,也没有行色匆匆的白领丽人。所以我每天做的,只是搂着脏兮兮的无尾熊,舔着或亮白的棉花糖或殷红的糖葫芦,一脸期盼地坐在门槛上,想爸妈的样子,想他们牵着我的手,带我回家。

奶奶说,丫头听话,在这等着,爸妈很快就来接丫头了。对了,我叫丫头,奶奶说,丫头的名字要让爸妈改,不能随便。

我在门槛上坐了七年却仍没见着我亲爱着的爸妈。我瞒着奶奶到处捡破烂想要攒钱去找我的爸妈,最后终于因于奶奶满脸皱纹的脸上淌徉的泪水而作罢。

中学时考到离爸妈家里最近的学校,原以为那样就可以永远跟他们在一起。可是,是我太一厢情愿了吗?他们说,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一家三口都不够房子住,你还是在学校寄宿吧。可是爸妈,家里的客房怎么空着了呢?我知道我不能逆爸妈的意。所以,六年的中学生涯,我都这样并将继续这样的寄宿生活。

3'爸妈

很温暖很温暖的名词,却并不属于我。

算命的说我不能称我的爸妈为爸妈。所以,一直到现在,在我的亲爱着的爸妈面前,我只能喊着叔叔阿姨。

其实,我应该感激我的爸妈,他们一直满足我肆无忌惮永无止尽的物质欲望,用大把大把的叫金钱的东西,弥补我空白的童年。尽管他们并不知道我那无底洞的欲望只是我引起他们注意力的一个手段。

每到星期六我就异常兴奋,因为那是我见爸妈的日子,尽管只能在一旁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而自己只能手足无措像个小女佣。

妈妈从不过问我的私生活,从不干涉我的任何事,她对我的惟一要求只是,不准把乡下的野孩子带来玩。

可是,妈妈,我想说的是,他们不是野孩子,他们只是碰巧生在乡下而已。

4'奶奶

丫头。奶奶喜欢叫我丫头,用那沧凉的如同被碾过的沙沙嗓音,尽管爸妈给了我新名字。

门槛上那漫长的等待里,总会不经意地看到奶奶眼里的疼痛。只是,我们对此都无能为力。除了等待。

在那些守望的日子里,是奶奶用她大把大把的爱填补着关于父爱与母爱的那部分空白。奶奶一次次地把困倦的我从门槛抱回小木屋里,抚着我的额说,丫头怎么就这样命苦。丫头这样地听话,怎的你爸妈就这样……

总不能忘记奶奶那爬满蛆虫般皱纹的手,那样的柔软,与温暖。

十二年的相依为命,一切已成习惯。期盼已久的事得以实现的那刻,赫然醒悟,一直忽略了奶奶的感受。我离开后,奶奶就注定孤独,再无依靠了。

可是,我亲爱的奶奶,那样地宽宏大量,饶恕了我的自私,把我送到那不知何时是归期的车上,只是,离别那刻,听不着奶奶的“丫头”。

徒觉空虚。

惟一能做的,只是在离开后的短暂假期里,握着无力的票根,走回奶奶身边,听一声“丫头”。只是,如此无力地苍白。

5'野孩子

野孩子不是野孩子。野孩子是乡村里那淳朴的小孩子。

十二年的空白因于野孩子们的出出而绚烂。他们说,丫头心地好,叔叔阿姨很快1'传说

沉睡的古老城市,如此宁谧,安详得像尊瓷娃娃。空气流动着,一丝丝关于古老传说的气息。

他们说,一个人的腰越长就越懒惰。所以冷花就不停在她爸妈面前说,我的腰很长很长。我却只能把破旧的牛仔裤拽得长长的说,爸妈,看我的腰短得。

他们也说,下唇丰满的人最重感情,然后我就整日整日地咬着下唇,不让人看到那丰满,然后他们就真的说我是如此一个冷情女子。

他们说,生于五月的女子注定是个不详人,注定要孤独一生。算命的说,生于五月的我与爸爸八字相w。所以我出生的第二天,就被抱回乡下与奶奶过着相依为命的日子。

我不怨,不恨我的亲爱的爸妈,真的。我怨的,只是自己,为何生在五月。

2'生活

一直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生活。想我所想,只是并未如我所想。

乡村的生活就这样简单,朴实得近乎透明。没有喧嚣的麦当劳,没有拥挤的地铁,也没有行色匆匆的白领丽人。所以我每天做的,只是搂着脏兮兮的无尾熊,舔着或亮白的棉花糖或殷红的糖葫芦,一脸期盼地坐在门槛上,想爸妈的样子,想他们牵着我的手,带我回家。

奶奶说,丫头听话,在这等着,爸妈很快就来接丫头了。对了,我叫丫头,奶奶说,丫头的名字要让爸妈改,不能随便。

我在门槛上坐了七年却仍没见着我亲爱着的爸妈。我瞒着奶奶到处捡破烂想要攒钱去找我的爸妈,最后终于因于奶奶满脸皱纹的脸上淌徉的泪水而作罢。

中学时考到离爸妈家里最近的学校,原以为那样就可以永远跟他们在一起。可是,是我太一厢情愿了吗?他们说,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一家三口都不够房子住,你还是在学校寄宿吧。可是爸妈,家里的客房怎么空着了呢?我知道我不能逆爸妈的意。所以,六年的中学生涯,我都这样并将继续这样的寄宿生活。

3'爸妈

很温暖很温暖的名词,却并不属于我。

算命的说我不能称我的爸妈为爸妈。所以,一直到现在,在我的亲爱着的爸妈面前,我只能喊着叔叔阿姨。

其实,我应该感激我的爸妈,他们一直满足我肆无忌惮永无止尽的物质欲望,用大把大把的叫金钱的东西,弥补我空白的童年。尽管他们并不知道我那无底洞的欲望只是我引起他们注意力的一个手段。

每到星期六我就异常兴奋,因为那是我见爸妈的日子,尽管只能在一旁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而自己只能手足无措像个小女佣。

妈妈从不过问我的私生活,从不干涉我的任何事,她对我的惟一要求只是,不准把乡下的野孩子带来玩。

可是,妈妈,我想说的是,他们不是野孩子,他们只是碰巧生在乡下而已。

4'奶奶

丫头。奶奶喜欢叫我丫头,用那沧凉的如同被碾过的沙沙嗓音,尽管爸妈给了我新名字。

门槛上那漫长的等待里,总会不经意地看到奶奶眼里的疼痛。只是,我们对此都无能为力。除了等待。

在那些守望的日子里,是奶奶用她大把大把的爱填补着关于父爱与母爱的那部分空白。奶奶一次次地把困倦的我从门槛抱回小木屋里,抚着我的额说,丫头怎么就这样命苦。丫头这样地听话,怎的你爸妈就这样……

总不能忘记奶奶那爬满蛆虫般皱纹的手,那样的柔软,与温暖。

十二年的相依为命,一切已成习惯。期盼已久的事得以实现的那刻,赫然醒悟,一直忽略了奶奶的感受。我离开后,奶奶就注定孤独,再无依靠了。

可是,我亲爱的奶奶,那样地宽宏大量,饶恕了我的自私,把我送到那不知何时是归期的车上,只是,离别那刻,听不着奶奶的“丫头”。

徒觉空虚。

惟一能做的,只是在离开后的短暂假期里,握着无力的票根,走回奶奶身边,听一声“丫头”。只是,如此无力地苍白。

5'野孩子

野孩子不是野孩子。野孩子是乡村里那淳朴的小孩子。

十二年的空白因于野孩子们的出出而绚烂。他们说,丫头心地好,叔叔阿姨很快1'传说

沉睡的古老城市,如此宁谧,安详得像尊瓷娃娃。空气流动着,一丝丝关于古老传说的气息。

他们说,一个人的腰越长就越懒惰。所以冷花就不停在她爸妈面前说,我的腰很长很长。我却只能把破旧的牛仔裤拽得长长的说,爸妈,看我的腰短得。

他们也说,下唇丰满的人最重感情,然后我就整日整日地咬着下唇,不让人看到那丰满,然后他们就真的说我是如此一个冷情女子。

他们说,生于五月的女子注定是个不详人,注定要孤独一生。算命的说,生于五月的我与爸爸八字相w。所以我出生的第二天,就被抱回乡下与奶奶过着相依为命的日子。

我不怨,不恨我的亲爱的爸妈,真的。我怨的,只是自己,为何生在五月。

2'生活

一直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生活。想我所想,只是并未如我所想。

乡村的生活就这样简单,朴实得近乎透明。没有喧嚣的麦当劳,没有拥挤的地铁,也没有行色匆匆的白领丽人。所以我每天做的,只是搂着脏兮兮的无尾熊,舔着或亮白的棉花糖或殷红的糖葫芦,一脸期盼地坐在门槛上,想爸妈的样子,想他们牵着我的手,带我回家。

奶奶说,丫头听话,在这等着,爸妈很快就来接丫头了。对了,我叫丫头,奶奶说,丫头的名字要让爸妈改,不能随便。

我在门槛上坐了七年却仍没见着我亲爱着的爸妈。我瞒着奶奶到处捡破烂想要攒钱去找我的爸妈,最后终于因于奶奶满脸皱纹的脸上淌徉的泪水而作罢。

中学时考到离爸妈家里最近的学校,原以为那样就可以永远跟他们在一起。可是,是我太一厢情愿了吗?他们说,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一家三口都不够房子住,你还是在学校寄宿吧。可是爸妈,家里的客房怎么空着了呢?我知道我不能逆爸妈的意。所以,六年的中学生涯,我都这样并将继续这样的寄宿生活。

3'爸妈

很温暖很温暖的名词,却并不属于我。

算命的说我不能称我的爸妈为爸妈。所以,一直到现在,在我的亲爱着的爸妈面前,我只能喊着叔叔阿姨。

其实,我应该感激我的爸妈,他们一直满足我肆无忌惮永无止尽的物质欲望,用大把大把的叫金钱的东西,弥补我空白的童年。尽管他们并不知道我那无底洞的欲望只是我引起他们注意力的一个手段。

每到星期六我就异常兴奋,因为那是我见爸妈的日子,尽管只能在一旁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而自己只能手足无措像个小女佣。

妈妈从不过问我的私生活,从不干涉我的任何事,她对我的惟一要求只是,不准把乡下的野孩子带来玩。

可是,妈妈,我想说的是,他们不是野孩子,他们只是碰巧生在乡下而已。

4'奶奶

丫头。奶奶喜欢叫我丫头,用那沧凉的如同被碾过的沙沙嗓音,尽管爸妈给了我新名字。

门槛上那漫长的等待里,总会不经意地看到奶奶眼里的疼痛。只是,我们对此都无能为力。除了等待。

在那些守望的日子里,是奶奶用她大把大把的爱填补着关于父爱与母爱的那部分空白。奶奶一次次地把困倦的我从门槛抱回小木屋里,抚着我的额说,丫头怎么就这样命苦。丫头这样地听话,怎的你爸妈就这样……

总不能忘记奶奶那爬满蛆虫般皱纹的手,那样的柔软,与温暖。

十二年的相依为命,一切已成习惯。期盼已久的事得以实现的那刻,赫然醒悟,一直忽略了奶奶的感受。我离开后,奶奶就注定孤独,再无依靠了。

可是,我亲爱的奶奶,那样地宽宏大量,饶恕了我的自私,把我送到那不知何时是归期的车上,只是,离别那刻,听不着奶奶的“丫头”。

徒觉空虚。

惟一能做的,只是在离开后的短暂假期里,握着无力的票根,走回奶奶身边,听一声“丫头”。只是,如此无力地苍白。

5'野孩子

野孩子不是野孩子。野孩子是乡村里那淳朴的小孩子。

十二年的空白因于野孩子们的出出而绚烂。他们说,丫头心地好,叔叔阿姨很快1'传说

沉睡的古老城市,如此宁谧,安详得像尊瓷娃娃。空气流动着,一丝丝关于古老传说的气息。

他们说,一个人的腰越长就越懒惰。所以冷花就不停在她爸妈面前说,我的腰很长很长。我却只能把破旧的牛仔裤拽得长长的说,爸妈,看我的腰短得。

他们也说,下唇丰满的人最重感情,然后我就整日整日地咬着下唇,不让人看到那丰满,然后他们就真的说我是如此一个冷情女子。

他们说,生于五月的女子注定是个不详人,注定要孤独一生。算命的说,生于五月的我与爸爸八字相w。所以我出生的第二天,就被抱回乡下与奶奶过着相依为命的日子。

我不怨,不恨我的亲爱的爸妈,真的。我怨的,只是自己,为何生在五月。

2'生活

一直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生活。想我所想,只是并未如我所想。

乡村的生活就这样简单,朴实得近乎透明。没有喧嚣的麦当劳,没有拥挤的地铁,也没有行色匆匆的白领丽人。所以我每天做的,只是搂着脏兮兮的无尾熊,舔着或亮白的棉花糖或殷红的糖葫芦,一脸期盼地坐在门槛上,想爸妈的样子,想他们牵着我的手,带我回家。

奶奶说,丫头听话,在这等着,爸妈很快就来接丫头了。对了,我叫丫头,奶奶说,丫头的名字要让爸妈改,不能随便。

我在门槛上坐了七年却仍没见着我亲爱着的爸妈。我瞒着奶奶到处捡破烂想要攒钱去找我的爸妈,最后终于因于奶奶满脸皱纹的脸上淌徉的泪水而作罢。

中学时考到离爸妈家里最近的学校,原以为那样就可以永远跟他们在一起。可是,是我太一厢情愿了吗?他们说,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一家三口都不够房子住,你还是在学校寄宿吧。可是爸妈,家里的客房怎么空着了呢?我知道我不能逆爸妈的意。所以,六年的中学生涯,我都这样并将继续这样的寄宿生活。

3'爸妈

很温暖很温暖的名词,却并不属于我。

算命的说我不能称我的爸妈为爸妈。所以,一直到现在,在我的亲爱着的爸妈面前,我只能喊着叔叔阿姨。

其实,我应该感激我的爸妈,他们一直满足我肆无忌惮永无止尽的物质欲望,用大把大把的叫金钱的东西,弥补我空白的童年。尽管他们并不知道我那无底洞的欲望只是我引起他们注意力的一个手段。

每到星期六我就异常兴奋,因为那是我见爸妈的日子,尽管只能在一旁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而自己只能手足无措像个小女佣。

妈妈从不过问我的私生活,从不干涉我的任何事,她对我的惟一要求只是,不准把乡下的野孩子带来玩。

可是,妈妈,我想说的是,他们不是野孩子,他们只是碰巧生在乡下而已。

4'奶奶

丫头。奶奶喜欢叫我丫头,用那沧凉的如同被碾过的沙沙嗓音,尽管爸妈给了我新名字。

门槛上那漫长的等待里,总会不经意地看到奶奶眼里的疼痛。只是,我们对此都无能为力。除了等待。

在那些守望的日子里,是奶奶用她大把大把的爱填补着关于父爱与母爱的那部分空白。奶奶一次次地把困倦的我从门槛抱回小木屋里,抚着我的额说,丫头怎么就这样命苦。丫头这样地听话,怎的你爸妈就这样……

总不能忘记奶奶那爬满蛆虫般皱纹的手,那样的柔软,与温暖。

十二年的相依为命,一切已成习惯。期盼已久的事得以实现的那刻,赫然醒悟,一直忽略了奶奶的感受。我离开后,奶奶就注定孤独,再无依靠了。

可是,我亲爱的奶奶,那样地宽宏大量,饶恕了我的自私,把我送到那不知何时是归期的车上,只是,离别那刻,听不着奶奶的“丫头”。

徒觉空虚。

惟一能做的,只是在离开后的短暂假期里,握着无力的票根,走回奶奶身边,听一声“丫头”。只是,如此无力地苍白。

5'野孩子

野孩子不是野孩子。野孩子是乡村里那淳朴的小孩子。

十二年的空白因于野孩子们的出出而绚烂。他们说,丫头心地好,叔叔阿姨很快1'传说

沉睡的古老城市,如此宁谧,安详得像尊瓷娃娃。空气流动着,一丝丝关于古老传说的气息。

他们说,一个人的腰越长就越懒惰。所以冷花就不停在她爸妈面前说,我的腰很长很长。我却只能把破旧的牛仔裤拽得长长的说,爸妈,看我的腰短得。

他们也说,下唇丰满的人最重感情,然后我就整日整日地咬着下唇,不让人看到那丰满,然后他们就真的说我是如此一个冷情女子。

他们说,生于五月的女子注定是个不详人,注定要孤独一生。算命的说,生于五月的我与爸爸八字相w。所以我出生的第二天,就被抱回乡下与奶奶过着相依为命的日子。

我不怨,不恨我的亲爱的爸妈,真的。我怨的,只是自己,为何生在五月。

2'生活

一直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生活。想我所想,只是并未如我所想。

乡村的生活就这样简单,朴实得近乎透明。没有喧嚣的麦当劳,没有拥挤的地铁,也没有行色匆匆的白领丽人。所以我每天做的,只是搂着脏兮兮的无尾熊,舔着或亮白的棉花糖或殷红的糖葫芦,一脸期盼地坐在门槛上,想爸妈的样子,想他们牵着我的手,带我回家。

奶奶说,丫头听话,在这等着,爸妈很快就来接丫头了。对了,我叫丫头,奶奶说,丫头的名字要让爸妈改,不能随便。

我在门槛上坐了七年却仍没见着我亲爱着的爸妈。我瞒着奶奶到处捡破烂想要攒钱去找我的爸妈,最后终于因于奶奶满脸皱纹的脸上淌徉的泪水而作罢。

中学时考到离爸妈家里最近的学校,原以为那样就可以永远跟他们在一起。可是,是我太一厢情愿了吗?他们说,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一家三口都不够房子住,你还是在学校寄宿吧。可是爸妈,家里的客房怎么空着了呢?我知道我不能逆爸妈的意。所以,六年的中学生涯,我都这样并将继续这样的寄宿生活。

3'爸妈

很温暖很温暖的名词,却并不属于我。

算命的说我不能称我的爸妈为爸妈。所以,一直到现在,在我的亲爱着的爸妈面前,我只能喊着叔叔阿姨。

其实,我应该感激我的爸妈,他们一直满足我肆无忌惮永无止尽的物质欲望,用大把大把的叫金钱的东西,弥补我空白的童年。尽管他们并不知道我那无底洞的欲望只是我引起他们注意力的一个手段。

每到星期六我就异常兴奋,因为那是我见爸妈的日子,尽管只能在一旁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而自己只能手足无措像个小女佣。

妈妈从不过问我的私生活,从不干涉我的任何事,她对我的惟一要求只是,不准把乡下的野孩子带来玩。

可是,妈妈,我想说的是,他们不是野孩子,他们只是碰巧生在乡下而已。

4'奶奶

丫头。奶奶喜欢叫我丫头,用那沧凉的如同被碾过的沙沙嗓音,尽管爸妈给了我新名字。

门槛上那漫长的等待里,总会不经意地看到奶奶眼里的疼痛。只是,我们对此都无能为力。除了等待。

在那些守望的日子里,是奶奶用她大把大把的爱填补着关于父爱与母爱的那部分空白。奶奶一次次地把困倦的我从门槛抱回小木屋里,抚着我的额说,丫头怎么就这样命苦。丫头这样地听话,怎的你爸妈就这样……

总不能忘记奶奶那爬满蛆虫般皱纹的手,那样的柔软,与温暖。

十二年的相依为命,一切已成习惯。期盼已久的事得以实现的那刻,赫然醒悟,一直忽略了奶奶的感受。我离开后,奶奶就注定孤独,再无依靠了。

可是,我亲爱的奶奶,那样地宽宏大量,饶恕了我的自私,把我送到那不知何时是归期的车上,只是,离别那刻,听不着奶奶的“丫头”。

徒觉空虚。

惟一能做的,只是在离开后的短暂假期里,握着无力的票根,走回奶奶身边,听一声“丫头”。只是,如此无力地苍白。

5'野孩子

野孩子不是野孩子。野孩子是乡村里那淳朴的小孩子。

十二年的空白因于野孩子们的出出而绚烂。他们说,丫头心地好,叔叔阿姨很快1'传说

沉睡的古老城市,如此宁谧,安详得像尊瓷娃娃。空气流动着,一丝丝关于古老传说的气息。

他们说,一个人的腰越长就越懒惰。所以冷花就不停在她爸妈面前说,我的腰很长很长。我却只能把破旧的牛仔裤拽得长长的说,爸妈,看我的腰短得。

他们也说,下唇丰满的人最重感情,然后我就整日整日地咬着下唇,不让人看到那丰满,然后他们就真的说我是如此一个冷情女子。

他们说,生于五月的女子注定是个不详人,注定要孤独一生。算命的说,生于五月的我与爸爸八字相w。所以我出生的第二天,就被抱回乡下与奶奶过着相依为命的日子。

我不怨,不恨我的亲爱的爸妈,真的。我怨的,只是自己,为何生在五月。

2'生活

一直就这样安安静静地生活。想我所想,只是并未如我所想。

乡村的生活就这样简单,朴实得近乎透明。没有喧嚣的麦当劳,没有拥挤的地铁,也没有行色匆匆的白领丽人。所以我每天做的,只是搂着脏兮兮的无尾熊,舔着或亮白的棉花糖或殷红的糖葫芦,一脸期盼地坐在门槛上,想爸妈的样子,想他们牵着我的手,带我回家。

奶奶说,丫头听话,在这等着,爸妈很快就来接丫头了。对了,我叫丫头,奶奶说,丫头的名字要让爸妈改,不能随便。

我在门槛上坐了七年却仍没见着我亲爱着的爸妈。我瞒着奶奶到处捡破烂想要攒钱去找我的爸妈,最后终于因于奶奶满脸皱纹的脸上淌徉的泪水而作罢。

中学时考到离爸妈家里最近的学校,原以为那样就可以永远跟他们在一起。可是,是我太一厢情愿了吗?他们说,家里还有一个哥哥,一家三口都不够房子住,你还是在学校寄宿吧。可是爸妈,家里的客房怎么空着了呢?我知道我不能逆爸妈的意。所以,六年的中学生涯,我都这样并将继续这样的寄宿生活。

3'爸妈

很温暖很温暖的名词,却并不属于我。

算命的说我不能称我的爸妈为爸妈。所以,一直到现在,在我的亲爱着的爸妈面前,我只能喊着叔叔阿姨。

其实,我应该感激我的爸妈,他们一直满足我肆无忌惮永无止尽的物质欲望,用大把大把的叫金钱的东西,弥补我空白的童年。尽管他们并不知道我那无底洞的欲望只是我引起他们注意力的一个手段。

每到星期六我就异常兴奋,因为那是我见爸妈的日子,尽管只能在一旁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和乐融融而自己只能手足无措像个小女佣。

妈妈从不过问我的私生活,从不干涉我的任何事,她对我的惟一要求只是,不准把乡下的野孩子带来玩。

可是,妈妈,我想说的是,他们不是野孩子,他们只是碰巧生在乡下而已。

4'奶奶

丫头。奶奶喜欢叫我丫头,用那沧凉的如同被碾过的沙沙嗓音,尽管爸妈给了我新名字。

门槛上那漫长的等待里,总会不经意地看到奶奶眼里的疼痛。只是,我们对此都无能为力。除了等待。

在那些守望的日子里,是奶奶用她大把大把的爱填补着关于父爱与母爱的那部分空白。奶奶一次次地把困倦的我从门槛抱回小木屋里,抚着我的额说,丫头怎么就这样命苦。丫头这样地听话,怎的你爸妈就这样……

总不能忘记奶奶那爬满蛆虫般皱纹的手,那样的柔软,与温暖。

十二年的相依为命,一切已成习惯。期盼已久的事得以实现的那刻,赫然醒悟,一直忽略了奶奶的感受。我离开后,奶奶就注定孤独,再无依靠了。

可是,我亲爱的奶奶,那样地宽宏大量,饶恕了我的自私,把我送到那不知何时是归期的车上,只是,离别那刻,听不着奶奶的“丫头”。

徒觉空虚。

惟一能做的,只是在离开后的短暂假期里,握着无力的票根,走回奶奶身边,听一声“丫头”。只是,如此无力地苍白。

5'野孩子

野孩子不是野孩子。野孩子是乡村里那淳朴的小孩子。

十二年的空白因于野孩子们的出出而绚烂。他们说,丫头心地好,叔叔阿姨很快

乡村鸡后感

转眼间,我快乐的七天假,就快过完了,有失落,也有难过,也有快乐,毕竟,只有在失去的难过中体会收获的快乐,收获中溢出快乐和难过的甘甜……

那是在10月4日的上午,大约8点半,我还在床上懒睡。这时隐隐约约的听见家里有客人的声音。他们有说有笑的把我从梦中揪了出来,我睁开眼一看,奶奶已拿着板子在叫我起床,我一见这情形,二话不说的飞速穿上衣服起床。我很不甘心的不定期到客厅招待客人。原来是大姨妈呀!我时我笑弯了小嘴,扑到她的怀里,心里想一定有好事。果然不出我所料,“走,我们去吃乡村鸡、肯德鸡。”我一听,觉得不对,马上反驳,“永川没有肯德鸡”。这时,大姨妈的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微笑,这时,我心里起了一种思想,“好土呀!连永川有不有肯德鸡都晓不得,亏她还在永川过了快半辈子。”我心里嘲笑着。中午,我和她一块来到了乡村鸡的门口,这时我便对大姨好说:“等一会儿,也给奶奶带一份宫爆鸡丁回去。”这时,她望着我,露出毫不知情的表情,我一看,“不是奶奶说你要给她打包带回去吗?”她愣了一下,边摸后脑勺边说:“看!我这记性呀!”我便低下头作了下个“无语”的表情。我走了进去,便“大方”的要了许多,蜜辣烤翅、橙汁、套餐……这时,大姨妈便看了看上面的价格,便摇了摇头,说“奶奶吃那个是不是!”“是呀!”可说老实话——我吃不了这样多……便最后只要橙汁,“咖喱鸡饭”和奶奶的“宫爆鸡丁”。这时,大姨妈便说:“算了,算了,我就不吃了……”,我一听觉得很好笑,“很贵吗?三个人吃的钱加起来顶多才30元呀!”看到大姨妈那夸张的表情。我再也忍不住。于是就大笑了起来。这时,她的脸一下子阴了下来,只是跟着我干笑,她显得太尴尬了笑了之后,脸便僵了一样,话欠也不能恢复,她那原来慈爱的笑容了。这时我意识到自己做错事了,一定是说错话了,伤了姨妈的心。于是在回去的路上我们陷入了“僵战之中”。一直到买拿饭的地方,这时大姨妈从包中掏出了4元,说要买一碗盒饭,这时,在街边坐起吃盒饭的大哥哥,望了望我手中的手提袋里的“乡村鸡”,看了看大姨妈手中的盒饭,摆出了一副奇怪的表情。我的脸突然红了起来,连忙把手中的品袋移到身后。大姨妈对我说道:“乡村鸡好贵哦!我不喜欢吃,盒饭还好吃点。”因为不知道怎么说,用什么语言表达。“吃乡村难还不如买只炖了吃!”我没法了,把头低得很低。吞吞吐吐的说:“是呀!买难还好些。”说这话时,手在不停的颤动。觉得手中口袋里的东西变得十分沉重起来,让我走得好难,那如千斤重的“鸿毛”,飘到我的心房里,打碎那一扇窗,带进来的只有那阴暗夜色,在我的房里蔓延着,把我吞噬……

这时,我回到家里,我便拿着自己的饭到书屋里吃,说是吃,还不如说是沉思,因为我根本就不以哽咽下去,仿佛那带着刺,一次次刺痛我,可是我还得吃呀!这是用钱,用思想买的呀!要知道这都可以买一只鸡炖了呀!我反复地做心里思想,可那水呀我包不住了!渐渐漫了出来!我用纸去堵住,可纸去堵住,可纸怎么能堵住漫出的海呢!——我哭了很久,可为什么哭?没被打,没被指责,没……那是我一直在找寻的答案?我愧疚、难过、后悔……

第二天,我起了床,才问奶奶,知道了大姨妈,根本不知道奶奶要打包,还故意撒了一个善意的慌。我反复的回快昨日的事,因为老师说过作为这事的当事人其实那时最糊涂的,因为老师说,当你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过一天,让脑子休息好了过后,它才能最明智知道怎么办。于是,我修好了那扇窗,并且打开了它。一道阳肖让我的黑夜过去了,有和暖暖沐浴在阳光下的感觉。

我打开了回忆的日记本给昨天写了一段话,“做人一定不要太自私了,要有关爱的心,怎么样也要做到为别人着想,也要学好尊敬人,能节约的要节约,对于这话,也是自己必学好的,总的来说,受益匪浅。”可以在回忆的日记中画下一个完美的句号。在快乐中,难过了,又失去了, 可又收获了。收获中又快乐了……

一个乡村女孩的日记六则

1993年9月4日 ; 星期一 ; 晴

今天开学。大家都很高兴,可我的心情又一种莫名的复杂。

哥临走时拿了我那已补过整整六次的裤子,看来这次去深圳打工不知要多长时间。小妹大概是后天开学,升上三年级懂事多了,不知道有没有给弟弟做饭,嘿嘿,不知弟弟嫌不嫌难吃。

1993年9月10日 ; 星期日 阴

娘一大早就出去卖粮食给我凑学费,我心里更是焦急,妹妹忙着给弟弟穿衣服,我就在旁边煮粥,咸菜早就没有了,面也快没了,我问娘,用粮食给我换了学费,我们吃什么。娘说,到时候再说吧。

我虽然不再愁我的学费,但是我害怕,害怕妹妹的学费该怎么办……

1993年9月12日 星期二 ; 雨

“害怕”还是如期而至,全家低头瞅着稀得像水一样的粥,一句话也不说,只有弟弟饿得哇哇大哭。“再请老师拖一拖吧”,娘说,妹妹什么也没说。

下午,爸爸寄回了这个月的工钱――300元,还有封信。上面说过年之前不回来了,车票涨价了。我们都能理解。只有把思念放一放。

1993年12月30日 ; 星期六 ; 晴

好久没见爸爸了,今天就要回来了,心里特别兴奋。

爸爸回来了,我们的高兴劲却没有了,爸爸是驾着双拐回来的。他说,是建筑工地上的木头砸的,怨谁呢,怨自己运气不好,也许以后只能和娘一起种田了……

家里有少了经济来源。别有一种滋味涌上心头。

1994年1月20日 星期三 ; 雪

家里没什么钱了,娘说。

嗯,我知道。我低着头。

你长大了,知道的也不少了。你看你妹妹弟弟还小……娘越说声儿越小。

我再也忍不住了,奔回房间锁上门,瘫倒在床上。

我哭了,为了我的妹妹,为了我的爹娘,为了我们这平凡的一家……

1994年2月5日 星期五 ; ; 晴

我可爱的家乡哟!我已是在驶向广州的列车上了,老师和同学们都来送我,我向班里一直不和的同学道歉,拜托他们多照顾弟弟妹妹。爸在一旁烦闷地吸烟,娘泪眼模糊,妹妹和弟弟一面喊“姐”一面哭。我知道他们都舍不得我。我怨恨老天的不公,为什么这样残忍地对待我,对待我的家人?

模糊的泪眼,向窗外望去,原野上一棵枯树下两棵小树在生机勃勃地生长,阳光透过枝杈爱抚着它们。我震惊了――如果枯树还活着,阳光会很难透过,小树很难健康地成长!

想起了妹妹渴求知识的双眸,弟弟饥饿的哭泣,我不再后悔。

七月诗抄

◎1城市丢不掉腐朽(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城市是个孤儿,被人类收养

可人类一旦对城市变得溺爱

腐败的鲜花,便在花园里开放

难闻的气味,便飘进人们的鼻孔

沾染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堕落了多久,城市便放肆了多久

河流的心脏病在发作,人类在呕吐

游鱼在挣扎,城市的器官却依旧在腐烂

渐渐期盼,期盼癌症的抚抱

没有谁愿意晒太阳,但都有个嗜好

赌一赌太阳是否会消失,海洋何时会爆炸

藏在被窝里的夏天,空调早就想辞职不干

一天比一天,它的声音越来越嘶哑

没有同情,没有眼泪,只有人类不尽的欲望

不得评价的外貌,像个丢了魂的老头

埋藏在坟墓之外的,痛苦的记忆

可以随意被抹灭在清新剂里

到底是滋生了腐败,连僵尸都在梦里发怒

梦外的巍峨群山,却在日渐枯黄

被烈酒熏醉了,每个人都会将历史遗忘

倒退的步伐,是醉酒后模糊的决定

摆不脱厄运,运钞车遭遇了劫掠

劫走的不是假钞,是丧失已久的悔悟之心

◎2乡村感悟(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别人喜欢喧嚣的城市,而我

唯独喜欢寂静,和淳朴的乡村

断了灵感的诗人,拥入乡村的怀抱

可以拾回灵感,让太阳晒进心房

于泥泞的小路,和失意的心灵一起

发泄胸中的愤懑,等待着被风吹干

走进牛棚的眼神,多了几分惭愧的色彩

日益浮躁的想法,终于找到救赎自己的解药

农夫肩上挑着猪粪,给菜地盖上一层

充满着爱心,和感动的厚厚的棉被

苍蝇像是在放纵自己,丢弃一个舞伴

又找另一个,生命就这样颓废掉

这并不意味乡村要毁灭,反而在崛起

看朴实的孩童,啃着山间的野果

津津有味,远胜过城里的山珍,海味

站在山顶,顶着太阳,眺望砍柴的身影

陡坡的心思,在怜悯人们的苦累

其实在嘲讽城市,城市实在太自私

坚守的信念,雏鸡将它们盛开出

一朵朵印在地上的鲜花,放出希望的气味

人们像蜜蜂一样,用他们酿造,乡村的蜜糖

小鸟累了,栖息在林荫里

没有谁愿意打搅,甚至灭杀这些可爱的生命

匆匆走过蜿蜒的山路,绵延的感觉不掺拌

一丁点的疲累的感觉,辛酸的埋怨会将自己埋葬

不用等候地铁,不用张望灯火扑灭的城市夜晚

只需要,静静倘佯在,装得下自己的乡村

不去幻想,充满掠夺的血泪的城市

◎3卖诗的小男孩(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时代的子宫里,孕育着未来的男诗人

他没有母亲,没有父亲,是个孤儿

他的降生,注定是时代的悲剧

于黑暗的教室里,他感受着黑色的苍凉

天生作诗的能力,竟像闪电一般,能劈死恶狼

深沉的思索,像一只铁制的手

能将人类疲惫的心脏,捏得粉碎

所有的抗拒和逃避,统统将理想化为乌有

依靠卖诗来支撑生命的灵魂,不知不觉便

变成一只迷途的羔羊,终将被一个时代屠宰掉

思想的波涛再汹涌,进取的步伐再迅猛

身中剧毒,男孩定会引爆社会的烟火

并且火愈燃愈烈,烟愈熏愈浓

当街市再容不下这位多余的诗人

火车的铁轨会将他的腰压断,火场的油会将他烧成灰烬

毁灭诗人的一切,毁灭世界的蛀虫

时代将他埋葬进肥沃的森林,要他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用神秘却无助的眼神,窥视自己的从前

不许流半滴眼泪,不许做任何埋怨

只可静静地,学会忍气,吞声

不做任何反抗,接受不公的历史,和不公的世界

◎4当玫瑰掉光眼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血红的玫瑰,在生命

还未被剥夺之前,无缘无故

在疯狂地掉落眼泪,掉进它的心里

像一股汹涌的泉水,没有人能够理解

几乎不分白天,和黑夜

正在恋爱的青年,截断了玫瑰的呼吸

将他对情人的爱恋之情,全都融进

这死亡的玫瑰的身体里,直到有一天

这份暧昧跟着花蕾一起凋谢,和消逝

才算一个时代,真正的终结

◎5滚烫的热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火红的太阳,紧紧抱着火红的夏日

狂妄的少年,斜斜地觑着燥热的蓝天

空空荡荡的感觉,被刺眼的光线戏弄

逞强的战术不能持久,眼睛竟流下了一滴又一滴

滚烫的热泪,我那生鸡蛋一样的思想

正在被它们蒸煮,似乎要熟透才罢休

脖子顶着头,头撑起一片风起云涌的

患上咳嗽肺病的苍穹,当眼泪变成奇迹的太阳雨

掉进地狱不到两秒,又上升回到了天堂

◎6打一◎1城市丢不掉腐朽(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城市是个孤儿,被人类收养

可人类一旦对城市变得溺爱

腐败的鲜花,便在花园里开放

难闻的气味,便飘进人们的鼻孔

沾染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堕落了多久,城市便放肆了多久

河流的心脏病在发作,人类在呕吐

游鱼在挣扎,城市的器官却依旧在腐烂

渐渐期盼,期盼癌症的抚抱

没有谁愿意晒太阳,但都有个嗜好

赌一赌太阳是否会消失,海洋何时会爆炸

藏在被窝里的夏天,空调早就想辞职不干

一天比一天,它的声音越来越嘶哑

没有同情,没有眼泪,只有人类不尽的欲望

不得评价的外貌,像个丢了魂的老头

埋藏在坟墓之外的,痛苦的记忆

可以随意被抹灭在清新剂里

到底是滋生了腐败,连僵尸都在梦里发怒

梦外的巍峨群山,却在日渐枯黄

被烈酒熏醉了,每个人都会将历史遗忘

倒退的步伐,是醉酒后模糊的决定

摆不脱厄运,运钞车遭遇了劫掠

劫走的不是假钞,是丧失已久的悔悟之心

◎2乡村感悟(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别人喜欢喧嚣的城市,而我

唯独喜欢寂静,和淳朴的乡村

断了灵感的诗人,拥入乡村的怀抱

可以拾回灵感,让太阳晒进心房

于泥泞的小路,和失意的心灵一起

发泄胸中的愤懑,等待着被风吹干

走进牛棚的眼神,多了几分惭愧的色彩

日益浮躁的想法,终于找到救赎自己的解药

农夫肩上挑着猪粪,给菜地盖上一层

充满着爱心,和感动的厚厚的棉被

苍蝇像是在放纵自己,丢弃一个舞伴

又找另一个,生命就这样颓废掉

这并不意味乡村要毁灭,反而在崛起

看朴实的孩童,啃着山间的野果

津津有味,远胜过城里的山珍,海味

站在山顶,顶着太阳,眺望砍柴的身影

陡坡的心思,在怜悯人们的苦累

其实在嘲讽城市,城市实在太自私

坚守的信念,雏鸡将它们盛开出

一朵朵印在地上的鲜花,放出希望的气味

人们像蜜蜂一样,用他们酿造,乡村的蜜糖

小鸟累了,栖息在林荫里

没有谁愿意打搅,甚至灭杀这些可爱的生命

匆匆走过蜿蜒的山路,绵延的感觉不掺拌

一丁点的疲累的感觉,辛酸的埋怨会将自己埋葬

不用等候地铁,不用张望灯火扑灭的城市夜晚

只需要,静静倘佯在,装得下自己的乡村

不去幻想,充满掠夺的血泪的城市

◎3卖诗的小男孩(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时代的子宫里,孕育着未来的男诗人

他没有母亲,没有父亲,是个孤儿

他的降生,注定是时代的悲剧

于黑暗的教室里,他感受着黑色的苍凉

天生作诗的能力,竟像闪电一般,能劈死恶狼

深沉的思索,像一只铁制的手

能将人类疲惫的心脏,捏得粉碎

所有的抗拒和逃避,统统将理想化为乌有

依靠卖诗来支撑生命的灵魂,不知不觉便

变成一只迷途的羔羊,终将被一个时代屠宰掉

思想的波涛再汹涌,进取的步伐再迅猛

身中剧毒,男孩定会引爆社会的烟火

并且火愈燃愈烈,烟愈熏愈浓

当街市再容不下这位多余的诗人

火车的铁轨会将他的腰压断,火场的油会将他烧成灰烬

毁灭诗人的一切,毁灭世界的蛀虫

时代将他埋葬进肥沃的森林,要他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用神秘却无助的眼神,窥视自己的从前

不许流半滴眼泪,不许做任何埋怨

只可静静地,学会忍气,吞声

不做任何反抗,接受不公的历史,和不公的世界

◎4当玫瑰掉光眼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血红的玫瑰,在生命

还未被剥夺之前,无缘无故

在疯狂地掉落眼泪,掉进它的心里

像一股汹涌的泉水,没有人能够理解

几乎不分白天,和黑夜

正在恋爱的青年,截断了玫瑰的呼吸

将他对情人的爱恋之情,全都融进

这死亡的玫瑰的身体里,直到有一天

这份暧昧跟着花蕾一起凋谢,和消逝

才算一个时代,真正的终结

◎5滚烫的热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火红的太阳,紧紧抱着火红的夏日

狂妄的少年,斜斜地觑着燥热的蓝天

空空荡荡的感觉,被刺眼的光线戏弄

逞强的战术不能持久,眼睛竟流下了一滴又一滴

滚烫的热泪,我那生鸡蛋一样的思想

正在被它们蒸煮,似乎要熟透才罢休

脖子顶着头,头撑起一片风起云涌的

患上咳嗽肺病的苍穹,当眼泪变成奇迹的太阳雨

掉进地狱不到两秒,又上升回到了天堂

◎6打一◎1城市丢不掉腐朽(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城市是个孤儿,被人类收养

可人类一旦对城市变得溺爱

腐败的鲜花,便在花园里开放

难闻的气味,便飘进人们的鼻孔

沾染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堕落了多久,城市便放肆了多久

河流的心脏病在发作,人类在呕吐

游鱼在挣扎,城市的器官却依旧在腐烂

渐渐期盼,期盼癌症的抚抱

没有谁愿意晒太阳,但都有个嗜好

赌一赌太阳是否会消失,海洋何时会爆炸

藏在被窝里的夏天,空调早就想辞职不干

一天比一天,它的声音越来越嘶哑

没有同情,没有眼泪,只有人类不尽的欲望

不得评价的外貌,像个丢了魂的老头

埋藏在坟墓之外的,痛苦的记忆

可以随意被抹灭在清新剂里

到底是滋生了腐败,连僵尸都在梦里发怒

梦外的巍峨群山,却在日渐枯黄

被烈酒熏醉了,每个人都会将历史遗忘

倒退的步伐,是醉酒后模糊的决定

摆不脱厄运,运钞车遭遇了劫掠

劫走的不是假钞,是丧失已久的悔悟之心

◎2乡村感悟(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别人喜欢喧嚣的城市,而我

唯独喜欢寂静,和淳朴的乡村

断了灵感的诗人,拥入乡村的怀抱

可以拾回灵感,让太阳晒进心房

于泥泞的小路,和失意的心灵一起

发泄胸中的愤懑,等待着被风吹干

走进牛棚的眼神,多了几分惭愧的色彩

日益浮躁的想法,终于找到救赎自己的解药

农夫肩上挑着猪粪,给菜地盖上一层

充满着爱心,和感动的厚厚的棉被

苍蝇像是在放纵自己,丢弃一个舞伴

又找另一个,生命就这样颓废掉

这并不意味乡村要毁灭,反而在崛起

看朴实的孩童,啃着山间的野果

津津有味,远胜过城里的山珍,海味

站在山顶,顶着太阳,眺望砍柴的身影

陡坡的心思,在怜悯人们的苦累

其实在嘲讽城市,城市实在太自私

坚守的信念,雏鸡将它们盛开出

一朵朵印在地上的鲜花,放出希望的气味

人们像蜜蜂一样,用他们酿造,乡村的蜜糖

小鸟累了,栖息在林荫里

没有谁愿意打搅,甚至灭杀这些可爱的生命

匆匆走过蜿蜒的山路,绵延的感觉不掺拌

一丁点的疲累的感觉,辛酸的埋怨会将自己埋葬

不用等候地铁,不用张望灯火扑灭的城市夜晚

只需要,静静倘佯在,装得下自己的乡村

不去幻想,充满掠夺的血泪的城市

◎3卖诗的小男孩(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时代的子宫里,孕育着未来的男诗人

他没有母亲,没有父亲,是个孤儿

他的降生,注定是时代的悲剧

于黑暗的教室里,他感受着黑色的苍凉

天生作诗的能力,竟像闪电一般,能劈死恶狼

深沉的思索,像一只铁制的手

能将人类疲惫的心脏,捏得粉碎

所有的抗拒和逃避,统统将理想化为乌有

依靠卖诗来支撑生命的灵魂,不知不觉便

变成一只迷途的羔羊,终将被一个时代屠宰掉

思想的波涛再汹涌,进取的步伐再迅猛

身中剧毒,男孩定会引爆社会的烟火

并且火愈燃愈烈,烟愈熏愈浓

当街市再容不下这位多余的诗人

火车的铁轨会将他的腰压断,火场的油会将他烧成灰烬

毁灭诗人的一切,毁灭世界的蛀虫

时代将他埋葬进肥沃的森林,要他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用神秘却无助的眼神,窥视自己的从前

不许流半滴眼泪,不许做任何埋怨

只可静静地,学会忍气,吞声

不做任何反抗,接受不公的历史,和不公的世界

◎4当玫瑰掉光眼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血红的玫瑰,在生命

还未被剥夺之前,无缘无故

在疯狂地掉落眼泪,掉进它的心里

像一股汹涌的泉水,没有人能够理解

几乎不分白天,和黑夜

正在恋爱的青年,截断了玫瑰的呼吸

将他对情人的爱恋之情,全都融进

这死亡的玫瑰的身体里,直到有一天

这份暧昧跟着花蕾一起凋谢,和消逝

才算一个时代,真正的终结

◎5滚烫的热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火红的太阳,紧紧抱着火红的夏日

狂妄的少年,斜斜地觑着燥热的蓝天

空空荡荡的感觉,被刺眼的光线戏弄

逞强的战术不能持久,眼睛竟流下了一滴又一滴

滚烫的热泪,我那生鸡蛋一样的思想

正在被它们蒸煮,似乎要熟透才罢休

脖子顶着头,头撑起一片风起云涌的

患上咳嗽肺病的苍穹,当眼泪变成奇迹的太阳雨

掉进地狱不到两秒,又上升回到了天堂

◎6打一◎1城市丢不掉腐朽(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城市是个孤儿,被人类收养

可人类一旦对城市变得溺爱

腐败的鲜花,便在花园里开放

难闻的气味,便飘进人们的鼻孔

沾染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堕落了多久,城市便放肆了多久

河流的心脏病在发作,人类在呕吐

游鱼在挣扎,城市的器官却依旧在腐烂

渐渐期盼,期盼癌症的抚抱

没有谁愿意晒太阳,但都有个嗜好

赌一赌太阳是否会消失,海洋何时会爆炸

藏在被窝里的夏天,空调早就想辞职不干

一天比一天,它的声音越来越嘶哑

没有同情,没有眼泪,只有人类不尽的欲望

不得评价的外貌,像个丢了魂的老头

埋藏在坟墓之外的,痛苦的记忆

可以随意被抹灭在清新剂里

到底是滋生了腐败,连僵尸都在梦里发怒

梦外的巍峨群山,却在日渐枯黄

被烈酒熏醉了,每个人都会将历史遗忘

倒退的步伐,是醉酒后模糊的决定

摆不脱厄运,运钞车遭遇了劫掠

劫走的不是假钞,是丧失已久的悔悟之心

◎2乡村感悟(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别人喜欢喧嚣的城市,而我

唯独喜欢寂静,和淳朴的乡村

断了灵感的诗人,拥入乡村的怀抱

可以拾回灵感,让太阳晒进心房

于泥泞的小路,和失意的心灵一起

发泄胸中的愤懑,等待着被风吹干

走进牛棚的眼神,多了几分惭愧的色彩

日益浮躁的想法,终于找到救赎自己的解药

农夫肩上挑着猪粪,给菜地盖上一层

充满着爱心,和感动的厚厚的棉被

苍蝇像是在放纵自己,丢弃一个舞伴

又找另一个,生命就这样颓废掉

这并不意味乡村要毁灭,反而在崛起

看朴实的孩童,啃着山间的野果

津津有味,远胜过城里的山珍,海味

站在山顶,顶着太阳,眺望砍柴的身影

陡坡的心思,在怜悯人们的苦累

其实在嘲讽城市,城市实在太自私

坚守的信念,雏鸡将它们盛开出

一朵朵印在地上的鲜花,放出希望的气味

人们像蜜蜂一样,用他们酿造,乡村的蜜糖

小鸟累了,栖息在林荫里

没有谁愿意打搅,甚至灭杀这些可爱的生命

匆匆走过蜿蜒的山路,绵延的感觉不掺拌

一丁点的疲累的感觉,辛酸的埋怨会将自己埋葬

不用等候地铁,不用张望灯火扑灭的城市夜晚

只需要,静静倘佯在,装得下自己的乡村

不去幻想,充满掠夺的血泪的城市

◎3卖诗的小男孩(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时代的子宫里,孕育着未来的男诗人

他没有母亲,没有父亲,是个孤儿

他的降生,注定是时代的悲剧

于黑暗的教室里,他感受着黑色的苍凉

天生作诗的能力,竟像闪电一般,能劈死恶狼

深沉的思索,像一只铁制的手

能将人类疲惫的心脏,捏得粉碎

所有的抗拒和逃避,统统将理想化为乌有

依靠卖诗来支撑生命的灵魂,不知不觉便

变成一只迷途的羔羊,终将被一个时代屠宰掉

思想的波涛再汹涌,进取的步伐再迅猛

身中剧毒,男孩定会引爆社会的烟火

并且火愈燃愈烈,烟愈熏愈浓

当街市再容不下这位多余的诗人

火车的铁轨会将他的腰压断,火场的油会将他烧成灰烬

毁灭诗人的一切,毁灭世界的蛀虫

时代将他埋葬进肥沃的森林,要他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用神秘却无助的眼神,窥视自己的从前

不许流半滴眼泪,不许做任何埋怨

只可静静地,学会忍气,吞声

不做任何反抗,接受不公的历史,和不公的世界

◎4当玫瑰掉光眼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血红的玫瑰,在生命

还未被剥夺之前,无缘无故

在疯狂地掉落眼泪,掉进它的心里

像一股汹涌的泉水,没有人能够理解

几乎不分白天,和黑夜

正在恋爱的青年,截断了玫瑰的呼吸

将他对情人的爱恋之情,全都融进

这死亡的玫瑰的身体里,直到有一天

这份暧昧跟着花蕾一起凋谢,和消逝

才算一个时代,真正的终结

◎5滚烫的热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火红的太阳,紧紧抱着火红的夏日

狂妄的少年,斜斜地觑着燥热的蓝天

空空荡荡的感觉,被刺眼的光线戏弄

逞强的战术不能持久,眼睛竟流下了一滴又一滴

滚烫的热泪,我那生鸡蛋一样的思想

正在被它们蒸煮,似乎要熟透才罢休

脖子顶着头,头撑起一片风起云涌的

患上咳嗽肺病的苍穹,当眼泪变成奇迹的太阳雨

掉进地狱不到两秒,又上升回到了天堂

◎6打一◎1城市丢不掉腐朽(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城市是个孤儿,被人类收养

可人类一旦对城市变得溺爱

腐败的鲜花,便在花园里开放

难闻的气味,便飘进人们的鼻孔

沾染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堕落了多久,城市便放肆了多久

河流的心脏病在发作,人类在呕吐

游鱼在挣扎,城市的器官却依旧在腐烂

渐渐期盼,期盼癌症的抚抱

没有谁愿意晒太阳,但都有个嗜好

赌一赌太阳是否会消失,海洋何时会爆炸

藏在被窝里的夏天,空调早就想辞职不干

一天比一天,它的声音越来越嘶哑

没有同情,没有眼泪,只有人类不尽的欲望

不得评价的外貌,像个丢了魂的老头

埋藏在坟墓之外的,痛苦的记忆

可以随意被抹灭在清新剂里

到底是滋生了腐败,连僵尸都在梦里发怒

梦外的巍峨群山,却在日渐枯黄

被烈酒熏醉了,每个人都会将历史遗忘

倒退的步伐,是醉酒后模糊的决定

摆不脱厄运,运钞车遭遇了劫掠

劫走的不是假钞,是丧失已久的悔悟之心

◎2乡村感悟(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别人喜欢喧嚣的城市,而我

唯独喜欢寂静,和淳朴的乡村

断了灵感的诗人,拥入乡村的怀抱

可以拾回灵感,让太阳晒进心房

于泥泞的小路,和失意的心灵一起

发泄胸中的愤懑,等待着被风吹干

走进牛棚的眼神,多了几分惭愧的色彩

日益浮躁的想法,终于找到救赎自己的解药

农夫肩上挑着猪粪,给菜地盖上一层

充满着爱心,和感动的厚厚的棉被

苍蝇像是在放纵自己,丢弃一个舞伴

又找另一个,生命就这样颓废掉

这并不意味乡村要毁灭,反而在崛起

看朴实的孩童,啃着山间的野果

津津有味,远胜过城里的山珍,海味

站在山顶,顶着太阳,眺望砍柴的身影

陡坡的心思,在怜悯人们的苦累

其实在嘲讽城市,城市实在太自私

坚守的信念,雏鸡将它们盛开出

一朵朵印在地上的鲜花,放出希望的气味

人们像蜜蜂一样,用他们酿造,乡村的蜜糖

小鸟累了,栖息在林荫里

没有谁愿意打搅,甚至灭杀这些可爱的生命

匆匆走过蜿蜒的山路,绵延的感觉不掺拌

一丁点的疲累的感觉,辛酸的埋怨会将自己埋葬

不用等候地铁,不用张望灯火扑灭的城市夜晚

只需要,静静倘佯在,装得下自己的乡村

不去幻想,充满掠夺的血泪的城市

◎3卖诗的小男孩(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时代的子宫里,孕育着未来的男诗人

他没有母亲,没有父亲,是个孤儿

他的降生,注定是时代的悲剧

于黑暗的教室里,他感受着黑色的苍凉

天生作诗的能力,竟像闪电一般,能劈死恶狼

深沉的思索,像一只铁制的手

能将人类疲惫的心脏,捏得粉碎

所有的抗拒和逃避,统统将理想化为乌有

依靠卖诗来支撑生命的灵魂,不知不觉便

变成一只迷途的羔羊,终将被一个时代屠宰掉

思想的波涛再汹涌,进取的步伐再迅猛

身中剧毒,男孩定会引爆社会的烟火

并且火愈燃愈烈,烟愈熏愈浓

当街市再容不下这位多余的诗人

火车的铁轨会将他的腰压断,火场的油会将他烧成灰烬

毁灭诗人的一切,毁灭世界的蛀虫

时代将他埋葬进肥沃的森林,要他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用神秘却无助的眼神,窥视自己的从前

不许流半滴眼泪,不许做任何埋怨

只可静静地,学会忍气,吞声

不做任何反抗,接受不公的历史,和不公的世界

◎4当玫瑰掉光眼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血红的玫瑰,在生命

还未被剥夺之前,无缘无故

在疯狂地掉落眼泪,掉进它的心里

像一股汹涌的泉水,没有人能够理解

几乎不分白天,和黑夜

正在恋爱的青年,截断了玫瑰的呼吸

将他对情人的爱恋之情,全都融进

这死亡的玫瑰的身体里,直到有一天

这份暧昧跟着花蕾一起凋谢,和消逝

才算一个时代,真正的终结

◎5滚烫的热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火红的太阳,紧紧抱着火红的夏日

狂妄的少年,斜斜地觑着燥热的蓝天

空空荡荡的感觉,被刺眼的光线戏弄

逞强的战术不能持久,眼睛竟流下了一滴又一滴

滚烫的热泪,我那生鸡蛋一样的思想

正在被它们蒸煮,似乎要熟透才罢休

脖子顶着头,头撑起一片风起云涌的

患上咳嗽肺病的苍穹,当眼泪变成奇迹的太阳雨

掉进地狱不到两秒,又上升回到了天堂

◎6打一◎1城市丢不掉腐朽(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城市是个孤儿,被人类收养

可人类一旦对城市变得溺爱

腐败的鲜花,便在花园里开放

难闻的气味,便飘进人们的鼻孔

沾染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堕落了多久,城市便放肆了多久

河流的心脏病在发作,人类在呕吐

游鱼在挣扎,城市的器官却依旧在腐烂

渐渐期盼,期盼癌症的抚抱

没有谁愿意晒太阳,但都有个嗜好

赌一赌太阳是否会消失,海洋何时会爆炸

藏在被窝里的夏天,空调早就想辞职不干

一天比一天,它的声音越来越嘶哑

没有同情,没有眼泪,只有人类不尽的欲望

不得评价的外貌,像个丢了魂的老头

埋藏在坟墓之外的,痛苦的记忆

可以随意被抹灭在清新剂里

到底是滋生了腐败,连僵尸都在梦里发怒

梦外的巍峨群山,却在日渐枯黄

被烈酒熏醉了,每个人都会将历史遗忘

倒退的步伐,是醉酒后模糊的决定

摆不脱厄运,运钞车遭遇了劫掠

劫走的不是假钞,是丧失已久的悔悟之心

◎2乡村感悟(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别人喜欢喧嚣的城市,而我

唯独喜欢寂静,和淳朴的乡村

断了灵感的诗人,拥入乡村的怀抱

可以拾回灵感,让太阳晒进心房

于泥泞的小路,和失意的心灵一起

发泄胸中的愤懑,等待着被风吹干

走进牛棚的眼神,多了几分惭愧的色彩

日益浮躁的想法,终于找到救赎自己的解药

农夫肩上挑着猪粪,给菜地盖上一层

充满着爱心,和感动的厚厚的棉被

苍蝇像是在放纵自己,丢弃一个舞伴

又找另一个,生命就这样颓废掉

这并不意味乡村要毁灭,反而在崛起

看朴实的孩童,啃着山间的野果

津津有味,远胜过城里的山珍,海味

站在山顶,顶着太阳,眺望砍柴的身影

陡坡的心思,在怜悯人们的苦累

其实在嘲讽城市,城市实在太自私

坚守的信念,雏鸡将它们盛开出

一朵朵印在地上的鲜花,放出希望的气味

人们像蜜蜂一样,用他们酿造,乡村的蜜糖

小鸟累了,栖息在林荫里

没有谁愿意打搅,甚至灭杀这些可爱的生命

匆匆走过蜿蜒的山路,绵延的感觉不掺拌

一丁点的疲累的感觉,辛酸的埋怨会将自己埋葬

不用等候地铁,不用张望灯火扑灭的城市夜晚

只需要,静静倘佯在,装得下自己的乡村

不去幻想,充满掠夺的血泪的城市

◎3卖诗的小男孩(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时代的子宫里,孕育着未来的男诗人

他没有母亲,没有父亲,是个孤儿

他的降生,注定是时代的悲剧

于黑暗的教室里,他感受着黑色的苍凉

天生作诗的能力,竟像闪电一般,能劈死恶狼

深沉的思索,像一只铁制的手

能将人类疲惫的心脏,捏得粉碎

所有的抗拒和逃避,统统将理想化为乌有

依靠卖诗来支撑生命的灵魂,不知不觉便

变成一只迷途的羔羊,终将被一个时代屠宰掉

思想的波涛再汹涌,进取的步伐再迅猛

身中剧毒,男孩定会引爆社会的烟火

并且火愈燃愈烈,烟愈熏愈浓

当街市再容不下这位多余的诗人

火车的铁轨会将他的腰压断,火场的油会将他烧成灰烬

毁灭诗人的一切,毁灭世界的蛀虫

时代将他埋葬进肥沃的森林,要他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用神秘却无助的眼神,窥视自己的从前

不许流半滴眼泪,不许做任何埋怨

只可静静地,学会忍气,吞声

不做任何反抗,接受不公的历史,和不公的世界

◎4当玫瑰掉光眼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血红的玫瑰,在生命

还未被剥夺之前,无缘无故

在疯狂地掉落眼泪,掉进它的心里

像一股汹涌的泉水,没有人能够理解

几乎不分白天,和黑夜

正在恋爱的青年,截断了玫瑰的呼吸

将他对情人的爱恋之情,全都融进

这死亡的玫瑰的身体里,直到有一天

这份暧昧跟着花蕾一起凋谢,和消逝

才算一个时代,真正的终结

◎5滚烫的热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火红的太阳,紧紧抱着火红的夏日

狂妄的少年,斜斜地觑着燥热的蓝天

空空荡荡的感觉,被刺眼的光线戏弄

逞强的战术不能持久,眼睛竟流下了一滴又一滴

滚烫的热泪,我那生鸡蛋一样的思想

正在被它们蒸煮,似乎要熟透才罢休

脖子顶着头,头撑起一片风起云涌的

患上咳嗽肺病的苍穹,当眼泪变成奇迹的太阳雨

掉进地狱不到两秒,又上升回到了天堂

◎6打一◎1城市丢不掉腐朽(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城市是个孤儿,被人类收养

可人类一旦对城市变得溺爱

腐败的鲜花,便在花园里开放

难闻的气味,便飘进人们的鼻孔

沾染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堕落了多久,城市便放肆了多久

河流的心脏病在发作,人类在呕吐

游鱼在挣扎,城市的器官却依旧在腐烂

渐渐期盼,期盼癌症的抚抱

没有谁愿意晒太阳,但都有个嗜好

赌一赌太阳是否会消失,海洋何时会爆炸

藏在被窝里的夏天,空调早就想辞职不干

一天比一天,它的声音越来越嘶哑

没有同情,没有眼泪,只有人类不尽的欲望

不得评价的外貌,像个丢了魂的老头

埋藏在坟墓之外的,痛苦的记忆

可以随意被抹灭在清新剂里

到底是滋生了腐败,连僵尸都在梦里发怒

梦外的巍峨群山,却在日渐枯黄

被烈酒熏醉了,每个人都会将历史遗忘

倒退的步伐,是醉酒后模糊的决定

摆不脱厄运,运钞车遭遇了劫掠

劫走的不是假钞,是丧失已久的悔悟之心

◎2乡村感悟(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别人喜欢喧嚣的城市,而我

唯独喜欢寂静,和淳朴的乡村

断了灵感的诗人,拥入乡村的怀抱

可以拾回灵感,让太阳晒进心房

于泥泞的小路,和失意的心灵一起

发泄胸中的愤懑,等待着被风吹干

走进牛棚的眼神,多了几分惭愧的色彩

日益浮躁的想法,终于找到救赎自己的解药

农夫肩上挑着猪粪,给菜地盖上一层

充满着爱心,和感动的厚厚的棉被

苍蝇像是在放纵自己,丢弃一个舞伴

又找另一个,生命就这样颓废掉

这并不意味乡村要毁灭,反而在崛起

看朴实的孩童,啃着山间的野果

津津有味,远胜过城里的山珍,海味

站在山顶,顶着太阳,眺望砍柴的身影

陡坡的心思,在怜悯人们的苦累

其实在嘲讽城市,城市实在太自私

坚守的信念,雏鸡将它们盛开出

一朵朵印在地上的鲜花,放出希望的气味

人们像蜜蜂一样,用他们酿造,乡村的蜜糖

小鸟累了,栖息在林荫里

没有谁愿意打搅,甚至灭杀这些可爱的生命

匆匆走过蜿蜒的山路,绵延的感觉不掺拌

一丁点的疲累的感觉,辛酸的埋怨会将自己埋葬

不用等候地铁,不用张望灯火扑灭的城市夜晚

只需要,静静倘佯在,装得下自己的乡村

不去幻想,充满掠夺的血泪的城市

◎3卖诗的小男孩(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时代的子宫里,孕育着未来的男诗人

他没有母亲,没有父亲,是个孤儿

他的降生,注定是时代的悲剧

于黑暗的教室里,他感受着黑色的苍凉

天生作诗的能力,竟像闪电一般,能劈死恶狼

深沉的思索,像一只铁制的手

能将人类疲惫的心脏,捏得粉碎

所有的抗拒和逃避,统统将理想化为乌有

依靠卖诗来支撑生命的灵魂,不知不觉便

变成一只迷途的羔羊,终将被一个时代屠宰掉

思想的波涛再汹涌,进取的步伐再迅猛

身中剧毒,男孩定会引爆社会的烟火

并且火愈燃愈烈,烟愈熏愈浓

当街市再容不下这位多余的诗人

火车的铁轨会将他的腰压断,火场的油会将他烧成灰烬

毁灭诗人的一切,毁灭世界的蛀虫

时代将他埋葬进肥沃的森林,要他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用神秘却无助的眼神,窥视自己的从前

不许流半滴眼泪,不许做任何埋怨

只可静静地,学会忍气,吞声

不做任何反抗,接受不公的历史,和不公的世界

◎4当玫瑰掉光眼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血红的玫瑰,在生命

还未被剥夺之前,无缘无故

在疯狂地掉落眼泪,掉进它的心里

像一股汹涌的泉水,没有人能够理解

几乎不分白天,和黑夜

正在恋爱的青年,截断了玫瑰的呼吸

将他对情人的爱恋之情,全都融进

这死亡的玫瑰的身体里,直到有一天

这份暧昧跟着花蕾一起凋谢,和消逝

才算一个时代,真正的终结

◎5滚烫的热泪(广东和平中学高三九班 张文胜)

火红的太阳,紧紧抱着火红的夏日

狂妄的少年,斜斜地觑着燥热的蓝天

空空荡荡的感觉,被刺眼的光线戏弄

逞强的战术不能持久,眼睛竟流下了一滴又一滴

滚烫的热泪,我那生鸡蛋一样的思想

正在被它们蒸煮,似乎要熟透才罢休

脖子顶着头,头撑起一片风起云涌的

患上咳嗽肺病的苍穹,当眼泪变成奇迹的太阳雨

掉进地狱不到两秒,又上升回到了天堂

◎6打一

扎根乡村 献身教育

扎根乡村献身教育(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平村乡中心完小教师李荣强)大家都知道,培养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是社会赋予我们教师的责任,以我们教师的创造性劳动去培养创造性人才,使之成为民族进步的不竭动力,是我们教师人生价值的最好体现。师德是教师从教之基,立业之本。“教书育人、为人师表”是教师职业道德的灵魂。从教十多年,我孜孜以求的奋斗目标是:以精湛的教学技艺教书,以高尚的师德品格育人,敬业爱岗无私奉献,用心血和汗水浇铸师德灵魂。农村经济的腾飞,关键在于教育,教育的振兴源于教师,而农村教育的改革,教师队伍素质提高是摆在当前的一项重要任务。在十多年的教书生涯中,我努力地“立师德”垂范学生,“立师言”转化后进,“立师功”造福学生。怀着对教育事业的耿耿忠心,对学生的无限热爱,栉风沐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在教书育人的平凡岗位上奉献着身心,努力使自己的人生价值追求无愧于学生,无愧于家长,无愧于社会,无愧于教育事业,无愧于自己的人生。我的追求是从寂寞开始的。我---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乡村小学教师。在平村任教14年,记得刚刚到平村时,我为那里环境的偏僻而吃惊,那一刻,我一度是多么的失落和颓唐。后来我告诉自己,抬头看看远山吧!凝重而肃穆的崇山峻岭,并没有因无人喝彩、无人光临而死气沉沉,而是以灿烂的鲜花向寂寞挑战,以蓬勃的生机对生命负责。所以我想:生命中的险恶没有什么恐怖,生命中的冷漠没有什么缺憾,生命中的高墙与埋没无关,关键是即使在始终无人注目的黑夜中,你可曾动情地燃烧去答谢这一段短暂美丽的青春岁月?我为找到我的青春激情坐标而欢欣、而释然。 青年的青春应该是闪光的,青年的青春应该是精彩的。20岁的我怀揣着青春梦想,走近农村,走进平村教育,坚持脚下的路,默默地、渐渐地,我读懂了乡村的质朴,品味到了乡村的快乐。乡村教育以她独特的魅力深深吸引着我。仁者的责任,智者的开拓,勇者的坚强韧让我知难而上。教学实践中我懂得了“累”字的内涵,懂得了“爱”字的结构,懂得了该怎样去教育我的学生,懂得该怎样去爱护我的学生,怎样去关心、引导我的学生。我不再把梦想寄托给星星,而是把更多的精力倾注到每一个孩子的身上。我用真诚换取孩子们的信任,用爱心呵护他们的成长。在“润物无声”中我成了学生们的良师益友,孩子们一天天地进步了,一天天地懂事了。我的心为找到青春中坚定的信仰而颤动。 光阴荏苒,回首这四千多个日日夜夜,酸甜苦辣各显其间,摸打滚爬中我渐渐熟悉了教师这个行业,默默耕耘中也渐渐有了一些收获。无数个白天黑夜,我远离了喧嚣的人群,告别了生我养我的父母。“儿行千里母担忧,母行万里儿不愁。”记得,那是2008年4月的一天,母亲生病住院,做子宫切除手术,作为儿子远在200里地的我,匆忙请假回家照顾她,卧病在床的母亲,用谴责而虚弱的声音对我说:“儿子,你不好好教书,回来干什么?况且路途遥远,又不安全。医生说了,我没事。明天就回去上班吧,不要请假,不要耽搁孩子们。”此时,我的脖子哽咽了,深深地被一个连小学都没上过的母亲—我的妈妈,震撼了,让我不得不为有这样的母亲而自豪。在这里请允许我代表战斗在农村一线的老师们,对我们的父母说一声::谢谢!正是有你们的理解,你们儿女对教育充满了信心动力,正是有你们的支持,农村教育的明天会更加辉煌、更加美好!教师,这个神圣的称呼,它如磁石般吸引我游离的目光,安抚我躁动的心河。多少个日日夜夜,我安于寂寞,有时,为了备好一堂课,我认真钻研教材,翻阅大量书籍,不断学习新知,结合学生实际锤炼教育理念;有时,为了不让一位学生辍学我独行在家访的乡村小路上;有时,为了完成学校交给的紧急任务,我放弃休息加班加点直至雄鸡报晓。每一天清早,是我的起点,每一天夜晚是我的总结,每一项新的工作,对我来说都是一种新的挑战,我告诫自己只要大胆去做,生命便会实实在在,只要放手去干,事业便会充满阳光。在平村乡中心完小这个大家庭里,充满了爱心与奉献!你看,我们的老中青教师,就像辛勤的农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为同一片土地精心耕作、为同一个信仰无私奉献,我为传播爱而骄傲、为有这样的老师、这样的同事而自豪。也正是他们让我强烈的意识到: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就选择了一种责任、一种奉献、一种使命,梁启超说:“人生最苦的事,莫苦于身上背着一种未来的责任”。我想,这句话,也是对我们教师的真切写照。在漫漫的求索与执着的进取中,我逐渐感悟到人生的哲理:甘于寂寞是成熟的标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则是我人生的最高境界。无需扬鞭蹄自奋,敬业爱岗构师魂。我会像一头老黄牛重负下无怨无悔、脚步不停;更像一部多用机器,放到哪里都能发挥效益。努力打造师德精神、人格魅力、忠诚奉献、全心全意。在“教书育人,爱岗敬业”的师德建设进程中,自强不息,奋进不止,我不敢说我已经做得最好,但我坚信我能以我的师德修养赢得学生的爱戴,家长的信任,我为此感到无比自豪……为了孩子们,为了让教育的阳光普照乡村,我愿意扎根乡村、献身教育,无怨无悔。“捧着一颗心来,不带走半根草。待到山花烂漫时,他在丛中笑”,将是我一生的追求与写照!

乡村小景

嘉善干窑中学 七(4)班 庞俊 指导老师:史凌

偶然的机会,跟随爸妈去了乡下。一直觉得城市里的风景是最美的,但是这一行,让我领略了乡村的一番美景。

农村的夜晚,不像白天那样闷热,很多人坐在自家的院子里乘凉,悠闲而惬意,或时,还用浓重的乡音聊天。此时,与我一见如故的小伙伴们偷偷带着我出来散步,后面还跟着可爱的小狗东东,大概是想做我们的守护神吧。你瞧,这东东真调皮!一会儿跑东,一会儿跑西,还不时地蹭我的小腿肚。实在受不了它的“挠痒痒”,于是我扬起手准备还击,却发现它又乖乖地蹲在我面前摇尾巴。唉,真不知道该拿它怎们办呢?

阵阵凉风吹来,好似妈妈的手在抚摸我的脸庞,舒服极了!耳边呢,树叶在晚风中沙沙作响;青蛙俨然与蟋蟀成了夜晚的演奏家。

可是,这都不足以吸引我。因为我的目光早已被一群可爱的“小精灵”——萤火虫,锁住了。它们有的停在树上,有的落在苇杆上,有的飞在空中,一闪一闪的萤光给大地增添了神奇的色彩。我想上去捉一只,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空中扑腾了老半天却一无所获。小伙伴们看见了,一个个都笑弯了腰,说:“像你这样,捉到天亮都捉不到哩!”于是,我央求他们传授小秘诀给我,但是他们就是不肯。终于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他们终于良心发现了,带着我来到一个萤火虫较多的地方,蹑手蹑脚地靠近它们。在它们毫无防备的时候猛然一扑!果然,很容易就捉到啦。

不知不觉,夜深了。我们手拉着手走在回家的路上。忽然,下起雨来了。咦?怎么月亮还高挂在空中?伙伴们告诉我:这是月亮雨。哦,我还是第一次碰见呢!

快乐而新奇的夜晚就这么过去了。乡村虽然不像城市般繁华,却有另一番滋味在心头。寂静与安宁给我们这“诗情画意”的夜晚带来了不一样的感受。

乡村见闻

今年暑假八月的一天,晚上约7点钟左右,爸爸竟然带上我和妈妈开车回启东奶奶家,我和妈妈都觉得爸爸选择的时间比较疯狂,因为从南京开车回启东老家最快也要四个小时,就是说,得夜里11点左右才能到奶奶家,在我的记忆里,奶奶家西边那条小路很窄,我家的车每次经过那里都狼狈不堪,不是车轮上沾满了泥,就是车身背两旁的庄稼刮伤,这次居然还是夜间行车,后果真不堪设想¨¨¨¨

夜里12点左右,我被妈妈推醒,“已经到奶奶家了”妈妈在我耳边说。我睁开朦胧的双眼,看见慈祥的奶奶就站在车窗外,我立刻睡意全无,赶紧下车拉住奶奶问这问那。突然,我发现我家车的车轮与车身居然是那么的干净,带着满腹疑问我向西边那条小路看了一眼,令人惊讶的是,原来那条狭窄的,用竖砖铺垫的小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4米5宽的水泥马路,“这路是什么时候修的呀?”我问奶奶,奶奶笑眯眯地说:“暑假前就修好了,就等你们回来呢!”直到这时我才明白爸爸的举动并不疯狂,而是胸有成竹啊!

后来从大人们的谈话中,我对此路修造的信息又丰富许多,这条路大家早就盼望着拓宽改造了,只是资金一直没有到位。2010年,在党中央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政策的引领下,启东通兴乡政府决定由两方集资修建这条路,一方是我奶奶他们村、一方是通兴乡政府。乡政府出资90%,村里自筹10%。村里每户按人头缴纳1百元,条件好的可以多出些,我爸出了1万元,我妈也“凑热闹”出了1千元,老妈虽不是村里人,但夫唱妇随嘛。就这样,资金全部到位,路就此修成了。

村里的人们都喜欢这条新路,老人们走在上面安全;孩子们跑在上面平稳;叔叔、阿姨打工归来走的也是它,它们把在外面打工挣的钱换回电视机、洗衣机、电脑、新家具等生活用品;村里人把自产的农产品从这里拉出去卖掉,走的也是它,这条路成了大家的期盼和希望!

我也很喜欢它,理由特简单,晚上也可以自由自在地跑去住在村北的三妈家找哥哥姐姐们玩了,再也不用担心雨后泥泞把鞋子、裤子弄脏了……

我爱奶奶家门前这条路!更爱我们今天的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