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城作文(共十篇)

宋江:

人唤“及时雨”。早先为山东郓城县押司,整日舞文弄墨,书写文书,是一刀笔小吏。晁盖等七个好汉智取生辰纲事发,被官府缉拿,幸得宋江事先告知。晁盖派刘唐送金子和书信给宋江,宋江的老婆阎婆惜发现宋江私通梁山,趁机要胁,宋江怒杀阎婆惜,逃往沧州。被迫上梁山。后宋江做了梁山泊首领。

受招安后,被宋徽宗封为武德大夫、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最后被高俅用毒酒害死。

卢俊义:

北京城里的员外大户,绰号“玉麒麟 ”,一身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双。被梁山泊吴用用计骗到梁山,卢俊义与梁山英雄大战,不敌而逃,乘船逃走时被浪里白条张顺活捉。卢俊义不愿在梁山落草为寇,乘机逃走。回到北京城,妻子贾氏却与管家李固做了夫妻。卢俊义同时亦被官兵捉拿,屈打成招,下了死牢。宋江率梁山泊英雄攻打北京城,拼命三郎石秀独力劫法场,救出卢俊义,杀了奸夫淫妇。卢俊义投奔梁山后,坐上了第二把交椅。

受招安后卢俊义被封为武功大夫、庐州安抚使兼兵马副总管。后被高俅用药酒毒伤,不能骑马,乘船时失足落水而死。

吴用:

表字学究,道号加亮先生。平生机巧聪明,曾读万卷经书。使两条铜链。吴用为晁盖献计,智取生辰纲,用药酒麻倒了青面兽杨志,夺了北京大名府梁中书送给蔡太师庆贺生辰的十万贯金银珠宝。宋江在浔阳楼念反诗被捉,和戴宗一起被押赴刑场,快行斩时,吴用用计劫了法场,救了宋江、戴宗。宋江二打祝家庄失败;第三次攻打祝家庄时,吴用利用双掌连环计攻克祝家庄。吴用在破连环马时,派时迁偷甲骗徐宁上了梁山。宋江闹华州时,吴用又出计借用宿太尉金铃吊挂,救出了九纹龙史进、花和尚鲁智深。一生屡出奇谋,屡建战功。受招安被封为武胜军承宣使。宋江、李逵被害后,吴用与花荣一同在宋江坟前上吊自杀,与宋江葬在一起。

公孙胜:

河北蓟州人。梁山人马攻打高唐州时,高廉手下有三百飞天神兵,高廉会用妖法,使宋江折兵损将。吴用让宋江请公孙胜来破高廉。公孙胜是罗真人的大徒弟,名叫清道人。与高廉斗法,大获全胜。高廉驾起一片黑云想逃走,被公孙胜用法术从云中打落后杀死。宋江率梁山好汉闹华州后回到梁山,路过徐州沛县芒砀山,被能呼风唤雨的混世魔王樊瑞、八臂哪吒项充、飞天大圣李衮拦阻。公孙胜见芒砀山内尽是青色灯笼,就知道有会用妖法的人在内。公孙胜献计用法术破了三人,劝他们归顺梁山,建立奇功伟业。在梁山泊英雄排名次时排行第四,封为掌管机密副军师。宋江受招安后公孙胜回蓟州出家。

关胜:

他是三国名将关羽的后代,使一把青龙偃月刀,精通兵法。原来是蒲东的巡检,后被蔡太师调往梁山泊攻打宋江。关胜一人大战林冲、秦明两人。宋江不能取胜。呼延灼用假投降的办法引关胜兵马进入宋江的大寨,被挠挂钩拖下马鞍活捉。关胜感到宋江有胆识重义气,便归顺了梁山。蔡京调兵进攻梁山,关胜杀败单廷,单廷便投降了梁山。

受招安后,关胜被封为大名府正兵马总管。在梁山泊英雄中排马军五虎将第一位。

国庆游无锡三国水浒城

国庆节假期的第三天,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坐车去无锡的三国水浒城去玩,令我期盼了似乎已经十万年的这一天终于来了,我特别的激动和开心!我们首先来到了三国城,在三国城的门口,我们看到的是一座城池,城池前面蹲着一只麒麟与一只天鹿守在门口,特别的威武;城门门口的正上方有个牌子,上面刻着“三国城”三个大字,特别的雄壮,右下方还刻着“中央电视台影视基地”几个字。走进了三国城,我们先到了桃园,我终于知道了,著名的“桃园三结义”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接着我们又到了附近的三国人物雕像区,这里有刘备、曹操、孙权等三国英雄人物的雕像,特别的高大英武!突然,我们听到不远处的广播里说,再过二十分钟“三英战吕布”的真人表演就要开始了,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表演了,我感到无比激动,就催爸爸妈妈说:“我们现在赶快去吧,不然可能就没空位了啊!”我一是真的想能找到空位置,二也是想看看可不可以骑马,因为我很想骑真实的马。我们到了那里,哈!果然不出我所料,可以骑马!一个叔叔带着我骑了马,真是又好玩又刺激啊!“三英战吕布”的表演很精彩啊,我还和爸爸一起用相机录了下来!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来到了吴营水寨,就在太湖岸边,我们排着队上了一艘战船,在美丽的太湖中航行,无意中我发现,我们坐的竟然是“周瑜”号,可我最想坐我喜欢的“赵云”号啊!看完了三国城,我们接着来到了水浒城,听爸爸说,水浒城是拍摄电视剧“水浒传”的地方。以前是在电视里看到的景色,一下子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我特别的激动和开心。我们去了“快活林”,那里是有很多的大树;我们还去了清明上河街,那里有卖清明上河图的也有卖水浒人物雕像的。我们又游了“梁山码头”,来到梁山聚义厅,这里是梁山英雄一百零八将的聚集地,我还坐在宋江的座位上拍了一张照片。最后,我们看了国庆特别节目“叼羊盛会”,游客们将马场围得里三圈外三圈,一个个仰着头期待着精彩的时刻,而站在城楼上的游客更是一步也不愿意离开,我们观看了来自蒙古的勇士叔叔们表演了各种精彩的马上功夫,我非常敬佩他们!在无锡三国水浒城的这一天我是在快乐中度过的!真希望下次可以再去啊!'

秋游——三国城、水浒城

星期三,秋高气爽,老师带着同学们一起到三国城、水浒城去游玩。

我们先来到三国城,看到了道路两旁的柳树渐渐地变黄了,五颜六色的菊花争奇斗艳,非常的美丽!

山国城的人真多呀!那并不宽敞的道路上,人来人往,挤得使人无法走过去。路边两旁的小摊上,卖主的喧叫声,游客的讨价声,响成一片,组成了一首买卖交响曲。

接着,我们跟着老师去看“三国演义”演出,看到了手握双股宝剑的刘备、手提龙偃月刀的关羽和手拿丈八蛇矛的张飞。他们可是桃园三结义的好兄弟。刘备、关羽和张飞手握兵器,威风凛凛,与吕布大战三百回合,杀得吕布他们败阵下来。

走出三国城,沿着绿树成荫的小路,来到了著名的影视基地“水浒城”。在一片沙地里,看见了许多运动器材,我们就情不自禁地冲了上去。有的人玩滑滑梯,有的人走独木桥,还有的人荡秋千,大家玩的可开心了!

站在水浒城的太湖边放眼远眺,平静的湖面,犹如一面硕大的银镜。湖水清澈见底,一条条小鱼在水中欢快地嬉戏着。当游人一靠近,那些鱼儿马上钻进石缝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旅游的时间到了,我们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坐在车上,回望渐渐远离的“三国城”和“水浒城”,我不由自主的赞叹道:“祖国的大好河山真美呀!”

无锡芦庄二小三年级:程元86

水浒论杂

话说那一百单八将梁山聚义以来,宛子城很是太平,诸位大小头领终日轮流宴请,好不快活。这一日正赶上宋公明摆酒,众人都喝得尽兴,寻思拿什么来取乐,行酒令、比武艺早已失去了新鲜感。众人正思着,忽见一人起身说话,不是别人,正是那才智过人的智多星。“宋公明哥哥,诸位头领,小的不才愿献一计以资娱乐,诸位兄弟来自五湖四海又身兼各种本事,可谓杂也,今日何不以杂为题,论这杂是好是坏啊?论得好,就请哥哥行赏,如何?”话音刚落,众头领连连称善,于是就演起了这出梁山论杂。

头一个来论的是那风流后生浪子燕青,“各位哥哥,我说这杂好,各种本事都会一点,都学一些,才能从容应付各种场面,和各路人马打得来交道,小可虽不才,但各种门道,各路生活都略知一二,琴棋书画也都粗通皮毛,往来客商、三教九流也交得不少朋友,闲来唱一曲小调,手痒扑一回摔跤为博取各位哥哥一笑。若非这种种本事,恐无法在这山头之上坐得一把交椅。”

众人正点头称赞燕青说得是,见一膀粗腰圆大汉站起发言,原来是金枪手徐宁。“燕小乙哥的确是风流无比,在下佩服,但依我之见杂还是敌不过精。我徐宁不会唱曲,也不懂相扑,但仅凭一套祖传钩镰枪法却也能敌过千军,赚呼延灼哥哥上山。小乙哥本领确杂,但沙场之上恐难有作为吧。要做到杂,费时费力,同样的努力用于专攻一术,必然能有所成就,鹤然立于鸡群之上。”

徐宁话音未落,那急性子的没羽箭张清早已急不可耐,“徐宁哥哥说得对,常言道:一招鲜,吃遍天,空有杂七杂八那么多本事没用,虽样样会却不能做到样样通,在同一个领域里倒是逊那些专于一术的人一筹,我张清十八般武艺都比不上诸位哥哥,唯独精于百步飞石,弹无虚发,普天之下也无人敢夸下海口能胜我张清。”

“此言差矣”,众人回头,原来是那小旋风柴进正独自唏嘘,“精固然有精的好处,但杂也有杂的优点,有言云:触类旁通。各种本领有其相通之处,广泛涉猎于各种行当,能了解各种本领的特点,举一反三,将某种行当的办法用于其它行当,其结果往往意想不到,令人鼓舞,杂能使人开拓眼界啊!”

话正说着,忽闻一人仰天大笑,正是呼保义宋江。“各位弟兄都说得好,杂有杂的好,但也有其弊,我认为这全因人而异,资性好的,不如杂学,资性浅的,不如精学,或是在发现杂时突出一精来,岂不好吗?今天我们论杂且论到此处,来人,给头领们行赏。”

水浒传

水浒传

话说燕青在李师师家遇见道君皇帝,告得一道本身赦书,次後见了宿太尉,又和戴宗定计,去高太尉府中,赚出萧让,乐和。四个人等城门开时,随即出城,迳赶回梁山泊来,报知上项事务。且说李师师当夜不见燕青来家,心中亦有些疑虑。却说高太尉府中亲随人,次日供送茶饭与萧让、乐和,就房中不见了二人,慌忙报知都管。都管便来花园中看时,只见柳树边拴著两条绳索,已知走了二人,只得报知太尉。高俅听罢,吃了一惊,越添忧闷,只在府中推病不出。

次日五更,道君皇帝设朝,驾坐文德殿。文武班齐,天子宣命卷帘,旨令左右近臣,宣枢密使童贯出班。问道:“你去岁统十万大军,亲为招讨,征进梁山泊,胜败如何?”童贯跪下,便奏道:“臣旧岁统率大军,前去征进,非不效力,奈缘暑热,军士不伏水土,患病者众,十死二三,臣见军马艰难,以此权且收兵罢战,各归本营操练。所有“御林军”,於路病患,多有损折。次後降诏,此伙贼人,不伏招抚。及高俅以舟师征进,亦中途抱病而返。”天子大怒,喝道:“都是汝等妒贤嫉能,奸佞之臣,瞒著寡人行事!你去岁统兵征伐梁山泊,如何只两阵,被寇兵杀的人马辟易,片甲只骑无还,遂令王师败绩。次後高俅那厮,废了州邵多少钱粮,陷害了许多兵船,折了若干军马,自己又被寇活捉上山,宋江等不肯杀害,放将回来。寡人闻宋江这伙,不侵州府,不掠良民,只待招安,与国家出力,都是汝等不才贪佞之臣,枉受朝廷爵禄,坏了国家大事!汝掌管枢密,岂不自惭!本当拿问,姑免这次,再犯不饶!”童贯默默无言,退在一边。

天子又问:“你大臣中,谁可前去招抚梁山泊宋江等一班人众?”圣宣未了,有殿前太尉宿元景出班跪下,奏道:“臣虽不才,愿往一遭。”天子大喜:“寡人御笔亲书丹诏。”便叫 上御案,拂开诏纸,天子就御案上亲书丹诏。左右近臣,奉过御宝,天子自行用讫。又命库藏官,教取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尽付与宿太尉。又赠正从表里二十四疋,金字招安御旗一面,限次日便行。宿太尉就文德殿辞了天子。百官朝罢,童枢密羞惭满面,回府推病,不敢入朝。高太尉闻知,恐惧无措,亦不敢入朝。有诗为证:

一封恩诏出明光,伫看梁山尽束装。

知道怀柔胜征伐,悔教赤子受痍伤。

且说宿太尉打担了御酒,金银牌面,段疋,表里之物,上马出城,打起御赐金字黄旗,众官相送出南薰门,投济州进发,不在话下。却说燕青,戴宗,萧让,乐和四个,连夜到山寨,把上件事都说与宋公明并头领知道。燕青便取出道君皇帝御笔亲写赦书,与宋江等众人看了。吴用道:“此回必有佳音!”宋江焚起好香,取出九天玄女课来,望空祈祷祝告了,卜得个上上大吉之兆。宋江大喜,此事必成。再烦戴宗,燕青前去探听虚实,作急回报,好做准备。戴宗,燕青去了数日,回来报说:“朝廷差宿太尉亲丹诏,更有御酒,金银牌面,红绿锦段,表里,前来招安,早晚到也!”宋江听罢,大喜,在忠义堂上,忙传将令,分拨人员,从梁山泊直抵济州地面,扎缚起二十四座山棚,上面都是结彩悬花,下面陈设笙箫鼓乐;各处附近州郡,雇倩乐人,分拨於各山棚去处,迎接诏敕。每一座山棚上,拨一个小头目监管。一壁教人分投买办 品,海味,按酒,乾食等项,准备筵宴茶饭席面。

且说宿太尉奉旨来梁山泊招安,一干人马,迤逦都到济州。太守张叔夜出郭迎接入城,馆驿中安下。太守起居宿太尉已毕,把过接风酒。张叔夜禀道:“朝廷颁诏旨来招安,已是二次,盖因不得其人,误了国家大事。今者太尉此行,必与国家立大功也!”宿太尉乃言:“天子近闻梁山泊一伙,以义为主,不侵州郡,不害良民,口称替天行道,今差下官到天子御笔亲书丹诏,旨赐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表里二十四疋,来此招安,礼物轻否?”张叔夜道:“这一班人,非在礼物轻重,要图忠义报国,扬名後代。若得太尉早来如此,也不教国家损兵折将,虚耗了钱粮。此一伙义士归降之後,必与朝廷建功立业。”宿太尉道:“下官在此专待,有烦太守亲往山寨报知,著令准备迎接。”张叔夜答道:“小官愿往。”随即上马出城,带了十数个从人,迳投梁山泊来。

到得山下,早有小头目接著,报上寨里来。宋江听罢,慌忙下山,迎接张太守上山,到忠义堂上,相见罢,张叔夜道:“义士恭喜!朝水浒传

话说燕青在李师师家遇见道君皇帝,告得一道本身赦书,次後见了宿太尉,又和戴宗定计,去高太尉府中,赚出萧让,乐和。四个人等城门开时,随即出城,迳赶回梁山泊来,报知上项事务。且说李师师当夜不见燕青来家,心中亦有些疑虑。却说高太尉府中亲随人,次日供送茶饭与萧让、乐和,就房中不见了二人,慌忙报知都管。都管便来花园中看时,只见柳树边拴著两条绳索,已知走了二人,只得报知太尉。高俅听罢,吃了一惊,越添忧闷,只在府中推病不出。

次日五更,道君皇帝设朝,驾坐文德殿。文武班齐,天子宣命卷帘,旨令左右近臣,宣枢密使童贯出班。问道:“你去岁统十万大军,亲为招讨,征进梁山泊,胜败如何?”童贯跪下,便奏道:“臣旧岁统率大军,前去征进,非不效力,奈缘暑热,军士不伏水土,患病者众,十死二三,臣见军马艰难,以此权且收兵罢战,各归本营操练。所有“御林军”,於路病患,多有损折。次後降诏,此伙贼人,不伏招抚。及高俅以舟师征进,亦中途抱病而返。”天子大怒,喝道:“都是汝等妒贤嫉能,奸佞之臣,瞒著寡人行事!你去岁统兵征伐梁山泊,如何只两阵,被寇兵杀的人马辟易,片甲只骑无还,遂令王师败绩。次後高俅那厮,废了州邵多少钱粮,陷害了许多兵船,折了若干军马,自己又被寇活捉上山,宋江等不肯杀害,放将回来。寡人闻宋江这伙,不侵州府,不掠良民,只待招安,与国家出力,都是汝等不才贪佞之臣,枉受朝廷爵禄,坏了国家大事!汝掌管枢密,岂不自惭!本当拿问,姑免这次,再犯不饶!”童贯默默无言,退在一边。

天子又问:“你大臣中,谁可前去招抚梁山泊宋江等一班人众?”圣宣未了,有殿前太尉宿元景出班跪下,奏道:“臣虽不才,愿往一遭。”天子大喜:“寡人御笔亲书丹诏。”便叫 上御案,拂开诏纸,天子就御案上亲书丹诏。左右近臣,奉过御宝,天子自行用讫。又命库藏官,教取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尽付与宿太尉。又赠正从表里二十四疋,金字招安御旗一面,限次日便行。宿太尉就文德殿辞了天子。百官朝罢,童枢密羞惭满面,回府推病,不敢入朝。高太尉闻知,恐惧无措,亦不敢入朝。有诗为证:

一封恩诏出明光,伫看梁山尽束装。

知道怀柔胜征伐,悔教赤子受痍伤。

且说宿太尉打担了御酒,金银牌面,段疋,表里之物,上马出城,打起御赐金字黄旗,众官相送出南薰门,投济州进发,不在话下。却说燕青,戴宗,萧让,乐和四个,连夜到山寨,把上件事都说与宋公明并头领知道。燕青便取出道君皇帝御笔亲写赦书,与宋江等众人看了。吴用道:“此回必有佳音!”宋江焚起好香,取出九天玄女课来,望空祈祷祝告了,卜得个上上大吉之兆。宋江大喜,此事必成。再烦戴宗,燕青前去探听虚实,作急回报,好做准备。戴宗,燕青去了数日,回来报说:“朝廷差宿太尉亲丹诏,更有御酒,金银牌面,红绿锦段,表里,前来招安,早晚到也!”宋江听罢,大喜,在忠义堂上,忙传将令,分拨人员,从梁山泊直抵济州地面,扎缚起二十四座山棚,上面都是结彩悬花,下面陈设笙箫鼓乐;各处附近州郡,雇倩乐人,分拨於各山棚去处,迎接诏敕。每一座山棚上,拨一个小头目监管。一壁教人分投买办 品,海味,按酒,乾食等项,准备筵宴茶饭席面。

且说宿太尉奉旨来梁山泊招安,一干人马,迤逦都到济州。太守张叔夜出郭迎接入城,馆驿中安下。太守起居宿太尉已毕,把过接风酒。张叔夜禀道:“朝廷颁诏旨来招安,已是二次,盖因不得其人,误了国家大事。今者太尉此行,必与国家立大功也!”宿太尉乃言:“天子近闻梁山泊一伙,以义为主,不侵州郡,不害良民,口称替天行道,今差下官到天子御笔亲书丹诏,旨赐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表里二十四疋,来此招安,礼物轻否?”张叔夜道:“这一班人,非在礼物轻重,要图忠义报国,扬名後代。若得太尉早来如此,也不教国家损兵折将,虚耗了钱粮。此一伙义士归降之後,必与朝廷建功立业。”宿太尉道:“下官在此专待,有烦太守亲往山寨报知,著令准备迎接。”张叔夜答道:“小官愿往。”随即上马出城,带了十数个从人,迳投梁山泊来。

到得山下,早有小头目接著,报上寨里来。宋江听罢,慌忙下山,迎接张太守上山,到忠义堂上,相见罢,张叔夜道:“义士恭喜!朝水浒传

话说燕青在李师师家遇见道君皇帝,告得一道本身赦书,次後见了宿太尉,又和戴宗定计,去高太尉府中,赚出萧让,乐和。四个人等城门开时,随即出城,迳赶回梁山泊来,报知上项事务。且说李师师当夜不见燕青来家,心中亦有些疑虑。却说高太尉府中亲随人,次日供送茶饭与萧让、乐和,就房中不见了二人,慌忙报知都管。都管便来花园中看时,只见柳树边拴著两条绳索,已知走了二人,只得报知太尉。高俅听罢,吃了一惊,越添忧闷,只在府中推病不出。

次日五更,道君皇帝设朝,驾坐文德殿。文武班齐,天子宣命卷帘,旨令左右近臣,宣枢密使童贯出班。问道:“你去岁统十万大军,亲为招讨,征进梁山泊,胜败如何?”童贯跪下,便奏道:“臣旧岁统率大军,前去征进,非不效力,奈缘暑热,军士不伏水土,患病者众,十死二三,臣见军马艰难,以此权且收兵罢战,各归本营操练。所有“御林军”,於路病患,多有损折。次後降诏,此伙贼人,不伏招抚。及高俅以舟师征进,亦中途抱病而返。”天子大怒,喝道:“都是汝等妒贤嫉能,奸佞之臣,瞒著寡人行事!你去岁统兵征伐梁山泊,如何只两阵,被寇兵杀的人马辟易,片甲只骑无还,遂令王师败绩。次後高俅那厮,废了州邵多少钱粮,陷害了许多兵船,折了若干军马,自己又被寇活捉上山,宋江等不肯杀害,放将回来。寡人闻宋江这伙,不侵州府,不掠良民,只待招安,与国家出力,都是汝等不才贪佞之臣,枉受朝廷爵禄,坏了国家大事!汝掌管枢密,岂不自惭!本当拿问,姑免这次,再犯不饶!”童贯默默无言,退在一边。

天子又问:“你大臣中,谁可前去招抚梁山泊宋江等一班人众?”圣宣未了,有殿前太尉宿元景出班跪下,奏道:“臣虽不才,愿往一遭。”天子大喜:“寡人御笔亲书丹诏。”便叫 上御案,拂开诏纸,天子就御案上亲书丹诏。左右近臣,奉过御宝,天子自行用讫。又命库藏官,教取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尽付与宿太尉。又赠正从表里二十四疋,金字招安御旗一面,限次日便行。宿太尉就文德殿辞了天子。百官朝罢,童枢密羞惭满面,回府推病,不敢入朝。高太尉闻知,恐惧无措,亦不敢入朝。有诗为证:

一封恩诏出明光,伫看梁山尽束装。

知道怀柔胜征伐,悔教赤子受痍伤。

且说宿太尉打担了御酒,金银牌面,段疋,表里之物,上马出城,打起御赐金字黄旗,众官相送出南薰门,投济州进发,不在话下。却说燕青,戴宗,萧让,乐和四个,连夜到山寨,把上件事都说与宋公明并头领知道。燕青便取出道君皇帝御笔亲写赦书,与宋江等众人看了。吴用道:“此回必有佳音!”宋江焚起好香,取出九天玄女课来,望空祈祷祝告了,卜得个上上大吉之兆。宋江大喜,此事必成。再烦戴宗,燕青前去探听虚实,作急回报,好做准备。戴宗,燕青去了数日,回来报说:“朝廷差宿太尉亲丹诏,更有御酒,金银牌面,红绿锦段,表里,前来招安,早晚到也!”宋江听罢,大喜,在忠义堂上,忙传将令,分拨人员,从梁山泊直抵济州地面,扎缚起二十四座山棚,上面都是结彩悬花,下面陈设笙箫鼓乐;各处附近州郡,雇倩乐人,分拨於各山棚去处,迎接诏敕。每一座山棚上,拨一个小头目监管。一壁教人分投买办 品,海味,按酒,乾食等项,准备筵宴茶饭席面。

且说宿太尉奉旨来梁山泊招安,一干人马,迤逦都到济州。太守张叔夜出郭迎接入城,馆驿中安下。太守起居宿太尉已毕,把过接风酒。张叔夜禀道:“朝廷颁诏旨来招安,已是二次,盖因不得其人,误了国家大事。今者太尉此行,必与国家立大功也!”宿太尉乃言:“天子近闻梁山泊一伙,以义为主,不侵州郡,不害良民,口称替天行道,今差下官到天子御笔亲书丹诏,旨赐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表里二十四疋,来此招安,礼物轻否?”张叔夜道:“这一班人,非在礼物轻重,要图忠义报国,扬名後代。若得太尉早来如此,也不教国家损兵折将,虚耗了钱粮。此一伙义士归降之後,必与朝廷建功立业。”宿太尉道:“下官在此专待,有烦太守亲往山寨报知,著令准备迎接。”张叔夜答道:“小官愿往。”随即上马出城,带了十数个从人,迳投梁山泊来。

到得山下,早有小头目接著,报上寨里来。宋江听罢,慌忙下山,迎接张太守上山,到忠义堂上,相见罢,张叔夜道:“义士恭喜!朝水浒传

话说燕青在李师师家遇见道君皇帝,告得一道本身赦书,次後见了宿太尉,又和戴宗定计,去高太尉府中,赚出萧让,乐和。四个人等城门开时,随即出城,迳赶回梁山泊来,报知上项事务。且说李师师当夜不见燕青来家,心中亦有些疑虑。却说高太尉府中亲随人,次日供送茶饭与萧让、乐和,就房中不见了二人,慌忙报知都管。都管便来花园中看时,只见柳树边拴著两条绳索,已知走了二人,只得报知太尉。高俅听罢,吃了一惊,越添忧闷,只在府中推病不出。

次日五更,道君皇帝设朝,驾坐文德殿。文武班齐,天子宣命卷帘,旨令左右近臣,宣枢密使童贯出班。问道:“你去岁统十万大军,亲为招讨,征进梁山泊,胜败如何?”童贯跪下,便奏道:“臣旧岁统率大军,前去征进,非不效力,奈缘暑热,军士不伏水土,患病者众,十死二三,臣见军马艰难,以此权且收兵罢战,各归本营操练。所有“御林军”,於路病患,多有损折。次後降诏,此伙贼人,不伏招抚。及高俅以舟师征进,亦中途抱病而返。”天子大怒,喝道:“都是汝等妒贤嫉能,奸佞之臣,瞒著寡人行事!你去岁统兵征伐梁山泊,如何只两阵,被寇兵杀的人马辟易,片甲只骑无还,遂令王师败绩。次後高俅那厮,废了州邵多少钱粮,陷害了许多兵船,折了若干军马,自己又被寇活捉上山,宋江等不肯杀害,放将回来。寡人闻宋江这伙,不侵州府,不掠良民,只待招安,与国家出力,都是汝等不才贪佞之臣,枉受朝廷爵禄,坏了国家大事!汝掌管枢密,岂不自惭!本当拿问,姑免这次,再犯不饶!”童贯默默无言,退在一边。

天子又问:“你大臣中,谁可前去招抚梁山泊宋江等一班人众?”圣宣未了,有殿前太尉宿元景出班跪下,奏道:“臣虽不才,愿往一遭。”天子大喜:“寡人御笔亲书丹诏。”便叫 上御案,拂开诏纸,天子就御案上亲书丹诏。左右近臣,奉过御宝,天子自行用讫。又命库藏官,教取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尽付与宿太尉。又赠正从表里二十四疋,金字招安御旗一面,限次日便行。宿太尉就文德殿辞了天子。百官朝罢,童枢密羞惭满面,回府推病,不敢入朝。高太尉闻知,恐惧无措,亦不敢入朝。有诗为证:

一封恩诏出明光,伫看梁山尽束装。

知道怀柔胜征伐,悔教赤子受痍伤。

且说宿太尉打担了御酒,金银牌面,段疋,表里之物,上马出城,打起御赐金字黄旗,众官相送出南薰门,投济州进发,不在话下。却说燕青,戴宗,萧让,乐和四个,连夜到山寨,把上件事都说与宋公明并头领知道。燕青便取出道君皇帝御笔亲写赦书,与宋江等众人看了。吴用道:“此回必有佳音!”宋江焚起好香,取出九天玄女课来,望空祈祷祝告了,卜得个上上大吉之兆。宋江大喜,此事必成。再烦戴宗,燕青前去探听虚实,作急回报,好做准备。戴宗,燕青去了数日,回来报说:“朝廷差宿太尉亲丹诏,更有御酒,金银牌面,红绿锦段,表里,前来招安,早晚到也!”宋江听罢,大喜,在忠义堂上,忙传将令,分拨人员,从梁山泊直抵济州地面,扎缚起二十四座山棚,上面都是结彩悬花,下面陈设笙箫鼓乐;各处附近州郡,雇倩乐人,分拨於各山棚去处,迎接诏敕。每一座山棚上,拨一个小头目监管。一壁教人分投买办 品,海味,按酒,乾食等项,准备筵宴茶饭席面。

且说宿太尉奉旨来梁山泊招安,一干人马,迤逦都到济州。太守张叔夜出郭迎接入城,馆驿中安下。太守起居宿太尉已毕,把过接风酒。张叔夜禀道:“朝廷颁诏旨来招安,已是二次,盖因不得其人,误了国家大事。今者太尉此行,必与国家立大功也!”宿太尉乃言:“天子近闻梁山泊一伙,以义为主,不侵州郡,不害良民,口称替天行道,今差下官到天子御笔亲书丹诏,旨赐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表里二十四疋,来此招安,礼物轻否?”张叔夜道:“这一班人,非在礼物轻重,要图忠义报国,扬名後代。若得太尉早来如此,也不教国家损兵折将,虚耗了钱粮。此一伙义士归降之後,必与朝廷建功立业。”宿太尉道:“下官在此专待,有烦太守亲往山寨报知,著令准备迎接。”张叔夜答道:“小官愿往。”随即上马出城,带了十数个从人,迳投梁山泊来。

到得山下,早有小头目接著,报上寨里来。宋江听罢,慌忙下山,迎接张太守上山,到忠义堂上,相见罢,张叔夜道:“义士恭喜!朝水浒传

话说燕青在李师师家遇见道君皇帝,告得一道本身赦书,次後见了宿太尉,又和戴宗定计,去高太尉府中,赚出萧让,乐和。四个人等城门开时,随即出城,迳赶回梁山泊来,报知上项事务。且说李师师当夜不见燕青来家,心中亦有些疑虑。却说高太尉府中亲随人,次日供送茶饭与萧让、乐和,就房中不见了二人,慌忙报知都管。都管便来花园中看时,只见柳树边拴著两条绳索,已知走了二人,只得报知太尉。高俅听罢,吃了一惊,越添忧闷,只在府中推病不出。

次日五更,道君皇帝设朝,驾坐文德殿。文武班齐,天子宣命卷帘,旨令左右近臣,宣枢密使童贯出班。问道:“你去岁统十万大军,亲为招讨,征进梁山泊,胜败如何?”童贯跪下,便奏道:“臣旧岁统率大军,前去征进,非不效力,奈缘暑热,军士不伏水土,患病者众,十死二三,臣见军马艰难,以此权且收兵罢战,各归本营操练。所有“御林军”,於路病患,多有损折。次後降诏,此伙贼人,不伏招抚。及高俅以舟师征进,亦中途抱病而返。”天子大怒,喝道:“都是汝等妒贤嫉能,奸佞之臣,瞒著寡人行事!你去岁统兵征伐梁山泊,如何只两阵,被寇兵杀的人马辟易,片甲只骑无还,遂令王师败绩。次後高俅那厮,废了州邵多少钱粮,陷害了许多兵船,折了若干军马,自己又被寇活捉上山,宋江等不肯杀害,放将回来。寡人闻宋江这伙,不侵州府,不掠良民,只待招安,与国家出力,都是汝等不才贪佞之臣,枉受朝廷爵禄,坏了国家大事!汝掌管枢密,岂不自惭!本当拿问,姑免这次,再犯不饶!”童贯默默无言,退在一边。

天子又问:“你大臣中,谁可前去招抚梁山泊宋江等一班人众?”圣宣未了,有殿前太尉宿元景出班跪下,奏道:“臣虽不才,愿往一遭。”天子大喜:“寡人御笔亲书丹诏。”便叫 上御案,拂开诏纸,天子就御案上亲书丹诏。左右近臣,奉过御宝,天子自行用讫。又命库藏官,教取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尽付与宿太尉。又赠正从表里二十四疋,金字招安御旗一面,限次日便行。宿太尉就文德殿辞了天子。百官朝罢,童枢密羞惭满面,回府推病,不敢入朝。高太尉闻知,恐惧无措,亦不敢入朝。有诗为证:

一封恩诏出明光,伫看梁山尽束装。

知道怀柔胜征伐,悔教赤子受痍伤。

且说宿太尉打担了御酒,金银牌面,段疋,表里之物,上马出城,打起御赐金字黄旗,众官相送出南薰门,投济州进发,不在话下。却说燕青,戴宗,萧让,乐和四个,连夜到山寨,把上件事都说与宋公明并头领知道。燕青便取出道君皇帝御笔亲写赦书,与宋江等众人看了。吴用道:“此回必有佳音!”宋江焚起好香,取出九天玄女课来,望空祈祷祝告了,卜得个上上大吉之兆。宋江大喜,此事必成。再烦戴宗,燕青前去探听虚实,作急回报,好做准备。戴宗,燕青去了数日,回来报说:“朝廷差宿太尉亲丹诏,更有御酒,金银牌面,红绿锦段,表里,前来招安,早晚到也!”宋江听罢,大喜,在忠义堂上,忙传将令,分拨人员,从梁山泊直抵济州地面,扎缚起二十四座山棚,上面都是结彩悬花,下面陈设笙箫鼓乐;各处附近州郡,雇倩乐人,分拨於各山棚去处,迎接诏敕。每一座山棚上,拨一个小头目监管。一壁教人分投买办 品,海味,按酒,乾食等项,准备筵宴茶饭席面。

且说宿太尉奉旨来梁山泊招安,一干人马,迤逦都到济州。太守张叔夜出郭迎接入城,馆驿中安下。太守起居宿太尉已毕,把过接风酒。张叔夜禀道:“朝廷颁诏旨来招安,已是二次,盖因不得其人,误了国家大事。今者太尉此行,必与国家立大功也!”宿太尉乃言:“天子近闻梁山泊一伙,以义为主,不侵州郡,不害良民,口称替天行道,今差下官到天子御笔亲书丹诏,旨赐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表里二十四疋,来此招安,礼物轻否?”张叔夜道:“这一班人,非在礼物轻重,要图忠义报国,扬名後代。若得太尉早来如此,也不教国家损兵折将,虚耗了钱粮。此一伙义士归降之後,必与朝廷建功立业。”宿太尉道:“下官在此专待,有烦太守亲往山寨报知,著令准备迎接。”张叔夜答道:“小官愿往。”随即上马出城,带了十数个从人,迳投梁山泊来。

到得山下,早有小头目接著,报上寨里来。宋江听罢,慌忙下山,迎接张太守上山,到忠义堂上,相见罢,张叔夜道:“义士恭喜!朝水浒传

话说燕青在李师师家遇见道君皇帝,告得一道本身赦书,次後见了宿太尉,又和戴宗定计,去高太尉府中,赚出萧让,乐和。四个人等城门开时,随即出城,迳赶回梁山泊来,报知上项事务。且说李师师当夜不见燕青来家,心中亦有些疑虑。却说高太尉府中亲随人,次日供送茶饭与萧让、乐和,就房中不见了二人,慌忙报知都管。都管便来花园中看时,只见柳树边拴著两条绳索,已知走了二人,只得报知太尉。高俅听罢,吃了一惊,越添忧闷,只在府中推病不出。

次日五更,道君皇帝设朝,驾坐文德殿。文武班齐,天子宣命卷帘,旨令左右近臣,宣枢密使童贯出班。问道:“你去岁统十万大军,亲为招讨,征进梁山泊,胜败如何?”童贯跪下,便奏道:“臣旧岁统率大军,前去征进,非不效力,奈缘暑热,军士不伏水土,患病者众,十死二三,臣见军马艰难,以此权且收兵罢战,各归本营操练。所有“御林军”,於路病患,多有损折。次後降诏,此伙贼人,不伏招抚。及高俅以舟师征进,亦中途抱病而返。”天子大怒,喝道:“都是汝等妒贤嫉能,奸佞之臣,瞒著寡人行事!你去岁统兵征伐梁山泊,如何只两阵,被寇兵杀的人马辟易,片甲只骑无还,遂令王师败绩。次後高俅那厮,废了州邵多少钱粮,陷害了许多兵船,折了若干军马,自己又被寇活捉上山,宋江等不肯杀害,放将回来。寡人闻宋江这伙,不侵州府,不掠良民,只待招安,与国家出力,都是汝等不才贪佞之臣,枉受朝廷爵禄,坏了国家大事!汝掌管枢密,岂不自惭!本当拿问,姑免这次,再犯不饶!”童贯默默无言,退在一边。

天子又问:“你大臣中,谁可前去招抚梁山泊宋江等一班人众?”圣宣未了,有殿前太尉宿元景出班跪下,奏道:“臣虽不才,愿往一遭。”天子大喜:“寡人御笔亲书丹诏。”便叫 上御案,拂开诏纸,天子就御案上亲书丹诏。左右近臣,奉过御宝,天子自行用讫。又命库藏官,教取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尽付与宿太尉。又赠正从表里二十四疋,金字招安御旗一面,限次日便行。宿太尉就文德殿辞了天子。百官朝罢,童枢密羞惭满面,回府推病,不敢入朝。高太尉闻知,恐惧无措,亦不敢入朝。有诗为证:

一封恩诏出明光,伫看梁山尽束装。

知道怀柔胜征伐,悔教赤子受痍伤。

且说宿太尉打担了御酒,金银牌面,段疋,表里之物,上马出城,打起御赐金字黄旗,众官相送出南薰门,投济州进发,不在话下。却说燕青,戴宗,萧让,乐和四个,连夜到山寨,把上件事都说与宋公明并头领知道。燕青便取出道君皇帝御笔亲写赦书,与宋江等众人看了。吴用道:“此回必有佳音!”宋江焚起好香,取出九天玄女课来,望空祈祷祝告了,卜得个上上大吉之兆。宋江大喜,此事必成。再烦戴宗,燕青前去探听虚实,作急回报,好做准备。戴宗,燕青去了数日,回来报说:“朝廷差宿太尉亲丹诏,更有御酒,金银牌面,红绿锦段,表里,前来招安,早晚到也!”宋江听罢,大喜,在忠义堂上,忙传将令,分拨人员,从梁山泊直抵济州地面,扎缚起二十四座山棚,上面都是结彩悬花,下面陈设笙箫鼓乐;各处附近州郡,雇倩乐人,分拨於各山棚去处,迎接诏敕。每一座山棚上,拨一个小头目监管。一壁教人分投买办 品,海味,按酒,乾食等项,准备筵宴茶饭席面。

且说宿太尉奉旨来梁山泊招安,一干人马,迤逦都到济州。太守张叔夜出郭迎接入城,馆驿中安下。太守起居宿太尉已毕,把过接风酒。张叔夜禀道:“朝廷颁诏旨来招安,已是二次,盖因不得其人,误了国家大事。今者太尉此行,必与国家立大功也!”宿太尉乃言:“天子近闻梁山泊一伙,以义为主,不侵州郡,不害良民,口称替天行道,今差下官到天子御笔亲书丹诏,旨赐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表里二十四疋,来此招安,礼物轻否?”张叔夜道:“这一班人,非在礼物轻重,要图忠义报国,扬名後代。若得太尉早来如此,也不教国家损兵折将,虚耗了钱粮。此一伙义士归降之後,必与朝廷建功立业。”宿太尉道:“下官在此专待,有烦太守亲往山寨报知,著令准备迎接。”张叔夜答道:“小官愿往。”随即上马出城,带了十数个从人,迳投梁山泊来。

到得山下,早有小头目接著,报上寨里来。宋江听罢,慌忙下山,迎接张太守上山,到忠义堂上,相见罢,张叔夜道:“义士恭喜!朝水浒传

话说燕青在李师师家遇见道君皇帝,告得一道本身赦书,次後见了宿太尉,又和戴宗定计,去高太尉府中,赚出萧让,乐和。四个人等城门开时,随即出城,迳赶回梁山泊来,报知上项事务。且说李师师当夜不见燕青来家,心中亦有些疑虑。却说高太尉府中亲随人,次日供送茶饭与萧让、乐和,就房中不见了二人,慌忙报知都管。都管便来花园中看时,只见柳树边拴著两条绳索,已知走了二人,只得报知太尉。高俅听罢,吃了一惊,越添忧闷,只在府中推病不出。

次日五更,道君皇帝设朝,驾坐文德殿。文武班齐,天子宣命卷帘,旨令左右近臣,宣枢密使童贯出班。问道:“你去岁统十万大军,亲为招讨,征进梁山泊,胜败如何?”童贯跪下,便奏道:“臣旧岁统率大军,前去征进,非不效力,奈缘暑热,军士不伏水土,患病者众,十死二三,臣见军马艰难,以此权且收兵罢战,各归本营操练。所有“御林军”,於路病患,多有损折。次後降诏,此伙贼人,不伏招抚。及高俅以舟师征进,亦中途抱病而返。”天子大怒,喝道:“都是汝等妒贤嫉能,奸佞之臣,瞒著寡人行事!你去岁统兵征伐梁山泊,如何只两阵,被寇兵杀的人马辟易,片甲只骑无还,遂令王师败绩。次後高俅那厮,废了州邵多少钱粮,陷害了许多兵船,折了若干军马,自己又被寇活捉上山,宋江等不肯杀害,放将回来。寡人闻宋江这伙,不侵州府,不掠良民,只待招安,与国家出力,都是汝等不才贪佞之臣,枉受朝廷爵禄,坏了国家大事!汝掌管枢密,岂不自惭!本当拿问,姑免这次,再犯不饶!”童贯默默无言,退在一边。

天子又问:“你大臣中,谁可前去招抚梁山泊宋江等一班人众?”圣宣未了,有殿前太尉宿元景出班跪下,奏道:“臣虽不才,愿往一遭。”天子大喜:“寡人御笔亲书丹诏。”便叫 上御案,拂开诏纸,天子就御案上亲书丹诏。左右近臣,奉过御宝,天子自行用讫。又命库藏官,教取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尽付与宿太尉。又赠正从表里二十四疋,金字招安御旗一面,限次日便行。宿太尉就文德殿辞了天子。百官朝罢,童枢密羞惭满面,回府推病,不敢入朝。高太尉闻知,恐惧无措,亦不敢入朝。有诗为证:

一封恩诏出明光,伫看梁山尽束装。

知道怀柔胜征伐,悔教赤子受痍伤。

且说宿太尉打担了御酒,金银牌面,段疋,表里之物,上马出城,打起御赐金字黄旗,众官相送出南薰门,投济州进发,不在话下。却说燕青,戴宗,萧让,乐和四个,连夜到山寨,把上件事都说与宋公明并头领知道。燕青便取出道君皇帝御笔亲写赦书,与宋江等众人看了。吴用道:“此回必有佳音!”宋江焚起好香,取出九天玄女课来,望空祈祷祝告了,卜得个上上大吉之兆。宋江大喜,此事必成。再烦戴宗,燕青前去探听虚实,作急回报,好做准备。戴宗,燕青去了数日,回来报说:“朝廷差宿太尉亲丹诏,更有御酒,金银牌面,红绿锦段,表里,前来招安,早晚到也!”宋江听罢,大喜,在忠义堂上,忙传将令,分拨人员,从梁山泊直抵济州地面,扎缚起二十四座山棚,上面都是结彩悬花,下面陈设笙箫鼓乐;各处附近州郡,雇倩乐人,分拨於各山棚去处,迎接诏敕。每一座山棚上,拨一个小头目监管。一壁教人分投买办 品,海味,按酒,乾食等项,准备筵宴茶饭席面。

且说宿太尉奉旨来梁山泊招安,一干人马,迤逦都到济州。太守张叔夜出郭迎接入城,馆驿中安下。太守起居宿太尉已毕,把过接风酒。张叔夜禀道:“朝廷颁诏旨来招安,已是二次,盖因不得其人,误了国家大事。今者太尉此行,必与国家立大功也!”宿太尉乃言:“天子近闻梁山泊一伙,以义为主,不侵州郡,不害良民,口称替天行道,今差下官到天子御笔亲书丹诏,旨赐金牌三十六面,银牌七十二面,红锦三十六疋,绿锦七十二疋,黄封御酒一百八瓶,表里二十四疋,来此招安,礼物轻否?”张叔夜道:“这一班人,非在礼物轻重,要图忠义报国,扬名後代。若得太尉早来如此,也不教国家损兵折将,虚耗了钱粮。此一伙义士归降之後,必与朝廷建功立业。”宿太尉道:“下官在此专待,有烦太守亲往山寨报知,著令准备迎接。”张叔夜答道:“小官愿往。”随即上马出城,带了十数个从人,迳投梁山泊来。

到得山下,早有小头目接著,报上寨里来。宋江听罢,慌忙下山,迎接张太守上山,到忠义堂上,相见罢,张叔夜道:“义士恭喜!朝

水浒论杂

更新时间:2004-11-12 话说那一百单八将梁山聚义以来,宛子城很是太平,诸位大小头领终日轮流宴请,好不快活。这一日正赶上宋公明摆酒,众人都喝得尽兴,寻思拿什么来取乐,行酒令、比武艺早已失去了新鲜感。众人正思着,忽见一人起身说话,不是别人,正是那才智过人的智多星。“宋公明哥哥,诸位头领,小的不才愿献一计以资娱乐,诸位兄弟来自五湖四海又身兼各种本事,可谓杂也,今日何不以杂为题,论这杂是好是坏啊?论得好,就请哥哥行赏,如何?”话音刚落,众头领连连称善,于是就演起了这出梁山论杂。 头一个来论的是那风流后生浪子燕青,“各位哥哥,我说这杂好,各种本事都会一点,都学一些,才能从容应付各种场面,和各路人马打得来交道,小可虽不才,但各种门道,各路生活都略知一二,琴棋书画也都粗通皮毛,往来客商、三教九流也交得不少朋友,闲来唱一曲小调,手痒扑一回摔跤为博取各位哥哥一笑。若非这种种本事,恐无法在这山头之上坐得一把交椅。” 众人正点头称赞燕青说得是,见一膀粗腰圆大汉站起发言,原来是金枪手徐宁。“燕小乙哥的确是风流无比,在下佩服,但依我之见杂还是敌不过精。我徐宁不会唱曲,也不懂相扑,但仅凭一套祖传钩镰枪法却也能敌过千军,赚呼延灼哥哥上山。小乙哥本领确杂,但沙场之上恐难有作为吧。要做到杂,费时费力,同样的努力用于专攻一术,必然能有所成就,鹤然立于鸡群之上。” 徐宁话音未落,那急性子的没羽箭张清早已急不可耐,“徐宁哥哥说得对,常言道:一招鲜,吃遍天,空有杂七杂八那么多本事没用,虽样样会却不能做到样样通,在同一个领域里倒是逊那些专于一术的人一筹,我张清十八般武艺都比不上诸位哥哥,唯独精于百步飞石,弹无虚发,普天之下也无人敢夸下海口能胜我张清。” “此言差矣”,众人回头,原来是那小旋风柴进正独自唏嘘,“精固然有精的好处,但杂也有杂的优点,有言云:触类旁通。各种本领有其相通之处,广泛涉猎于各种行当,能了解各种本领的特点,举一反三,将某种行当的办法用于其它行当,其结果往往意想不到,令人鼓舞,杂能使人开拓眼界啊!” 话正说着,忽闻一人仰天大笑,正是呼保义宋江。“各位弟兄都说得好,杂有杂的好,但也有其弊,我认为这全因人而异,资性好的,不如杂学,资性浅的,不如精学,或是在发现杂时突出一精来,岂不好吗?今天我们论杂且论到此处,来人,给头领们行赏。”

水浒论杂

更新时间:2004-08-31 话说那一百单八将梁山聚义以来,宛子城很是太平,诸位大小头领终日轮流宴请,好不快活。这一日正赶上宋公明摆酒,众人都喝得尽兴,寻思拿什么来取乐,行酒令、比武艺早已失去了新鲜感。众人正思着,忽见一人起身说话,不是别人,正是那才智过人的智多星。“宋公明哥哥,诸位头领,小的不才愿献一计以资娱乐,诸位兄弟来自五湖四海又身兼各种本事,可谓杂也,今日何不以杂为题,论这杂是好是坏啊?论得好,就请哥哥行赏,如何?”话音刚落,众头领连连称善,于是就演起了这出梁山论杂。 头一个来论的是那风流后生浪子燕青,“各位哥哥,我说这杂好,各种本事都会一点,都学一些,才能从容应付各种场面,和各路人马打得来交道,小可虽不才,但各种门道,各路生活都略知一二,琴棋书画也都粗通皮毛,往来客商、三教九流也交得不少朋友,闲来唱一曲小调,手痒扑一回摔跤为博取各位哥哥一笑。若非这种种本事,恐无法在这山头之上坐得一把交椅。” 众人正点头称赞燕青说得是,见一膀粗腰圆大汉站起发言,原来是金枪手徐宁。“燕小乙哥的确是风流无比,在下佩服,但依我之见杂还是敌不过精。我徐宁不会唱曲,也不懂相扑,但仅凭一套祖传钩镰枪法却也能敌过千军,赚呼延灼哥哥上山。小乙哥本领确杂,但沙场之上恐难有作为吧。要做到杂,费时费力,同样的努力用于专攻一术,必然能有所成就,鹤然立于鸡群之上。” 徐宁话音未落,那急性子的没羽箭张清早已急不可耐,“徐宁哥哥说得对,常言道:一招鲜,吃遍天,空有杂七杂八那么多本事没用,虽样样会却不能做到样样通,在同一个领域里倒是逊那些专于一术的人一筹,我张清十八般武艺都比不上诸位哥哥,唯独精于百步飞石,弹无虚发,普天之下也无人敢夸下海口能胜我张清。” “此言差矣”,众人回头,原来是那小旋风柴进正独自唏嘘,“精固然有精的好处,但杂也有杂的优点,有言云:触类旁通。各种本领有其相通之处,广泛涉猎于各种行当,能了解各种本领的特点,举一反三,将某种行当的办法用于其它行当,其结果往往意想不到,令人鼓舞,杂能使人开拓眼界啊!” 话正说着,忽闻一人仰天大笑,正是呼保义宋江。“各位弟兄都说得好,杂有杂的好,但也有其弊,我认为这全因人而异,资性好的,不如杂学,资性浅的,不如精学,或是在发现杂时突出一精来,岂不好吗?今天我们论杂且论到此处,来人,给头领们行赏。”

无锡影视城之游

今天,我们来到了江苏省无锡市,去观赏了无锡市的一个影视城:三国城和水浒城。

在这里,我们可以观赏到拍三国剧和水浒剧时的各种情景和各式各样的道具、城墙、大牢、水寨以及古代人们用的各种船只,让我们感叹不已。

水浒城

刚进水浒城的大门,只见是一条街道,在一块匾额上写着明晃晃的三个大字——紫石街。哦,原来这就是武松的哥哥武大郎的住处,又往前走了一段,来到了杨谷县衙,这里是武松当都头的地方。随后我们又去了野猪林、梁山伯水寨、大相国寺……最让我激动的就是上梁山了。

踏进水泊梁山大寨的寨门后,第一眼就看到了几个高高垒起的侦查口和炮台以及高高的城墙上的黄旗迎风飘展,上面写着“忠义”二字,威风凛凛的,让你“毛骨悚然”。山上的忠义堂内写着众好汉的名字,和一面庞大的黄旗,上面刻着“忠义”二字,让人们热血沸腾。

这一刻,我铭记在心。

而在水浒城内,最让我激动的就是高唐州内的江州大牢了:那里阴森黑暗,一道道“高耸入云”的栅栏不计其数,尤其水牢,更是惨不忍睹,里面杂草丛生,布满了水蛇和蟾蜍。我想:“古代人可真惨忍,在水牢泡了个三五年,还不把人全身都泡烂了!”想一想我就发抖。

三国城

走出水浒城的大门,便来到了三国城内。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吴营水寨,那里有无数只仿古战船。接着我们又看到了一个以少胜多的经典战例——赤壁大战,这是一个比原战缩小10000倍的模型沙盘,虽然说不是真的,但看起来还是很精彩哦。

再往前走一走,就来到了吴营水军训练营,有一个绳索项目比较刺激,有好多人在玩。这时,有一个戴墨镜的叔叔,玩的时候做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使得在两旁围观的人纷纷叫好。

突然,只听得马蹄声渐渐传来。大家抬头一看,哦,原来是一位工作人员叔叔穿着吴军将领周瑜的服饰,骑着高头大马,像是在巡查呢!

啊,无锡的影视城,让我受益无穷!!!!!

水浒传人物简介

宋江:

人唤“及时雨”。早先为山东郓城县押司,整日舞文弄墨,书写文书,是一刀笔小吏。晁盖等七个好汉智取生辰纲事发,被官府缉拿,幸得宋江事先告知。晁盖派刘唐送金子和书信给宋江,宋江的老婆阎婆惜发现宋江私通梁山,趁机要胁,宋江怒杀阎婆惜,逃往沧州。被迫上梁山。后宋江做了梁山泊首领。

受招安后,被宋徽宗封为武德大夫、楚州安抚使兼兵马都总管,最后被高俅用毒酒害死。

卢俊义:

北京城里的员外大户,绰号“玉麒麟 ”,一身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双。被梁山泊吴用用计骗到梁山,卢俊义与梁山英雄大战,不敌而逃,乘船逃走时被浪里白条张顺活捉。卢俊义不愿在梁山落草为寇,乘机逃走。回到北京城,妻子贾氏却与管家李固做了夫妻。卢俊义同时亦被官兵捉拿,屈打成招,下了死牢。宋江率梁山泊英雄攻打北京城,拼命三郎石秀独力劫法场,救出卢俊义,杀了奸夫淫妇。卢俊义投奔梁山后,坐上了第二把交椅。

受招安后卢俊义被封为武功大夫、庐州安抚使兼兵马副总管。后被高俅用药酒毒伤,不能骑马,乘船时失足落水而死。

吴用:

表字学究,道号加亮先生。平生机巧聪明,曾读万卷经书。使两条铜链。吴用为晁盖献计,智取生辰纲,用药酒麻倒了青面兽杨志,夺了北京大名府梁中书送给蔡太师庆贺生辰的十万贯金银珠宝。宋江在浔阳楼念反诗被捉,和戴宗一起被押赴刑场,快行斩时,吴用用计劫了法场,救了宋江、戴宗。宋江二打祝家庄失败;第三次攻打祝家庄时,吴用利用双掌连环计攻克祝家庄。吴用在破连环马时,派时迁偷甲骗徐宁上了梁山。宋江闹华州时,吴用又出计借用宿太尉金铃吊挂,救出了九纹龙史进、花和尚鲁智深。一生屡出奇谋,屡建战功。受招安被封为武胜军承宣使。宋江、李逵被害后,吴用与花荣一同在宋江坟前上吊自杀,与宋江葬在一起。

公孙胜:

河北蓟州人。梁山人马攻打高唐州时,高廉手下有三百飞天神兵,高廉会用妖法,使宋江折兵损将。吴用让宋江请公孙胜来破高廉。公孙胜是罗真人的大徒弟,名叫清道人。与高廉斗法,大获全胜。高廉驾起一片黑云想逃走,被公孙胜用法术从云中打落后杀死。宋江率梁山好汉闹华州后回到梁山,路过徐州沛县芒砀山,被能呼风唤雨的混世魔王樊瑞、八臂哪吒项充、飞天大圣李衮拦阻。公孙胜见芒砀山内尽是青色灯笼,就知道有会用妖法的人在内。公孙胜献计用法术破了三人,劝他们归顺梁山,建立奇功伟业。在梁山泊英雄排名次时排行第四,封为掌管机密副军师。宋江受招安后公孙胜回蓟州出家。

关胜:

他是三国名将关羽的后代,使一把青龙偃月刀,精通兵法。原来是蒲东的巡检,后被蔡太师调往梁山泊攻打宋江。关胜一人大战林冲、秦明两人。宋江不能取胜。呼延灼用假投降的办法引关胜兵马进入宋江的大寨,被挠挂钩拖下马鞍活捉。关胜感到宋江有胆识重义气,便归顺了梁山。蔡京调兵进攻梁山,关胜杀败单廷,单廷便投降了梁山。

受招安后,关胜被封为大名府正兵马总管。在梁山泊英雄中排马军五虎将第一位。

国庆游无锡三国水浒城

国庆节假期的第三天,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坐车去无锡的三国水浒城去玩,令我期盼了似乎已经十万年的这一天终于来了,我特别的激动和开心!我们首先来到了三国城,在三国城的门口,我们看到的是一座城池,城池前面蹲着一只麒麟与一只天鹿守在门口,特别的威武;城门门口的正上方有个牌子,上面刻着“三国城”三个大字,特别的雄壮,右下方还刻着“中央电视台影视基地”几个字。走进了三国城,我们先到了桃园,我终于知道了,著名的“桃园三结义”就是从这里开始的。接着我们又到了附近的三国人物雕像区,这里有刘备、曹操、孙权等三国英雄人物的雕像,特别的高大英武!突然,我们听到不远处的广播里说,再过二十分钟“三英战吕布”的真人表演就要开始了,这可是我最喜欢的表演了,我感到无比激动,就催爸爸妈妈说:“我们现在赶快去吧,不然可能就没空位了啊!”我一是真的想能找到空位置,二也是想看看可不可以骑马,因为我很想骑真实的马。我们到了那里,哈!果然不出我所料,可以骑马!一个叔叔带着我骑了马,真是又好玩又刺激啊!“三英战吕布”的表演很精彩啊,我还和爸爸一起用相机录了下来!不知不觉我们已经来到了吴营水寨,就在太湖岸边,我们排着队上了一艘战船,在美丽的太湖中航行,无意中我发现,我们坐的竟然是“周瑜”号,可我最想坐我喜欢的“赵云”号啊!看完了三国城,我们接着来到了水浒城,听爸爸说,水浒城是拍摄电视剧“水浒传”的地方。以前是在电视里看到的景色,一下子就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我特别的激动和开心。我们去了“快活林”,那里是有很多的大树;我们还去了清明上河街,那里有卖清明上河图的也有卖水浒人物雕像的。我们又游了“梁山码头”,来到梁山聚义厅,这里是梁山英雄一百零八将的聚集地,我还坐在宋江的座位上拍了一张照片。最后,我们看了国庆特别节目“叼羊盛会”,游客们将马场围得里三圈外三圈,一个个仰着头期待着精彩的时刻,而站在城楼上的游客更是一步也不愿意离开,我们观看了来自蒙古的勇士叔叔们表演了各种精彩的马上功夫,我非常敬佩他们!在无锡三国水浒城的这一天我是在快乐中度过的!真希望下次可以再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