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吃糖惹的祸看图作文(共1篇)

“又是清明雨上,拆菊寄到你身旁,把……”韩沫的手机不配合节奏地响起,“喂?”

“无不无聊?你不要电话费我还要呢!滚!”电话被无情地掐断了,呶?八成是终熙臣那个不要命的吧~~也只有可能他会惹韩沫生气,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吧,不过每次听他们吵来吵去很有趣,好像觉得自己属于惟恐天下不乱的人堆,上帝,保佑让终熙臣快来吼~好让我目睹一场免费的戏。

“喂!干嘛挂我电话啊!”上帝,最近卖乖了吼,“你们两个在这里转悠什么?出去!我有话说!”

“我站在这里好好的,连动都没有耶!好吧!冷冽,我们走。”我甩门而出,冷冽跟在我后面,好奇心特强,他要说什么呢?拜托,我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我可是特别想听,下定决心,转身,“砰!”嗷,痛痛痛!

“干嘛!”

“我还问你干嘛呢!走那么快干嘛?投胎啊?我真是保佑你下辈子做一只兔子最好,做那个龟兔赛跑的兔子最好!让兔族不要丢脸!”我甩下话,蹲在教室后门的墙上,怎么没动静啊?我不耐烦地推开门,一个人也没有,啊!我居然被骗了,也罢,少看一场战争又不会怎样。我站起来,踢踢麻痹的脚,今天的值日生是谁啊?这么不负责,卫生都没打理,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吧。

挽起袖子,从卫生角那出扫把,开始扫垃圾。零食袋好多啊,最好的学校也不过如此,邋遢!接下来要去倒垃圾了,我提起垃圾袋走出教室,把前门和后门都关上,只剩下门关上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学校,在夕阳的衬托下,真是一副美丽的风景图。我掏出手机,拍了一张图,诶?怎么变成冷冽的脸了?我移开手机,看到冷冽正侧着脸看着他的手机屏幕,我也凑过去,惊!居然是我照相的图片!

“你的手机把你的丑脸给挡住了。”冷冽轻笑道,“呼~你居然说我丑,看我不把你扁成肉酱,我就不姓罗!”我狂追他,虽然他的速度不及穆梓,对于我来说已经是极限了。

“小粗腿,追不上了吧!”继续追。咚!居然在他面前摔倒了,面子都丢尽了,殷红的血吱吱地流,我坐在楼梯上呆呆地看着血染红我的白袜子,上下时间不到30秒!心里有点慌了,如果血流完了怎么办?我会死吗?

“罗雨溟,原来你这么差。”冷冽从书包里掏出纸巾用水浸湿,贴在伤口上,疼!冷冽伸出他的手,我不明白什么意思,“疼就捏。”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捏住他的手臂,冷冽眉头紧皱,心中感觉很愧疚,我松开了手。

“为,为什么要帮我?”

“不为什么。”他站起来,走下楼梯,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是时候把垃圾扔了也回家吧!今天周五,可以吃到妈妈的好菜了,西西。感觉到脚不疼了,我拍拍屁股上的灰,走下楼梯,走出校门,平时没有感觉到路途的遥远,现在才感觉的,为什么呢?

“老妈,我回来了。”一瘸一拐地走到椅子上,“雨儿,脚怎么了?”

“安拉安拉,就是倒垃圾的时候绊倒了而已,小开拉,我能应付的,再说,以前跑步的时候,摔了不知道几百回了~”

“雨儿,我得出差几天,我已经拜托韩沫,让你住她家了,所以要懂事,不要惹祸……”妈妈捧着她最拿手的红烧牛肉放到餐桌上,“恩,没问题,老妈,什么时候出发啊?”

“现在,我已经准备好了,自己乖乖吃饭,晚上先在家里睡觉,明天再过去韩沫家吧!”妈妈提起行李包走出了门。

“嗡嗡。”手机在茶桌上振动起来,“喂?”

“沫啊~你生日!?怎么不早说啊!我都没准备礼物耶~哎哟~没关系拉,不就区区一个礼物嘛,我包你满意!好了就这样,拜拜~”我挂断电话,从我的宝贝盒子里拿起一大沓照片,上面记录着我和韩沫的成长历程,我想,她一定会喜欢这个礼物的吧!顺便把莫寒的照片也附上,免得莫寒赌气。

准备好所有东西之后,我从车库里取出自行车,望着篮子里那个浅蓝色相册里的照片,不禁加快了速度,“喂,你也要去韩沫生日?”

“哇嗷,是啊!”终熙臣和冷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蹦出来,“你也去?”

“废话,我和死丫头多铁啊!”

“不见得。”

“嘿!你最近也被传染了?找打啊!”

韩沫家也不算贫穷,整栋楼都是她家的,因为她的爸爸妈妈离婚了,所以灯亮得很少,看到那昏暗的灯,我的心像被捏碎了一样,韩沫一定很孤单,周末时,身边没有父母的陪伴,朋友的关怀,我好佩服她,那种坚强。

“莫寒,穆梓!非宰了你俩不可!居然不和我通个电话自己先来了!”我拿起相册冲着她们打,YAYA,差点忘了这个是礼物了,“韩沫,送给你!”

“雨溟~爱你爱你爱死你了!”韩沫赠予我一个熊抱,还有满脸的哈喇子,“喂喂喂,我说,断袖就是这个样子吧!?”终熙臣玩味地问问穆梓,穆梓很乖地点头,真是让我想扁他一顿。

“各位,在这里说声谢谢和抱歉了,因为,我…我这个月的伙食费用光了,所以没买什么零食来,于是,我想请你们到楼顶上!”我和韩沫一起欢呼,他们都在擦汗,“喂喂,别那么不知趣好不好各位,楼顶+韩沫的恐怖故事,可够让你们的毛耸立了!”我邪恶一笑。

“还有莫寒的笑话!”莫寒举起手,韩沫抛她一记小强断子绝孙球,根本就文不对题嘛。

“沫,今天不讲恐怖故事了,OK?”本人胆小嘛。

“不行!必须讲,如果你怕怕滴话,叫他们三个抱住你就好了。”韩沫先是很正经地说,后诡异一笑,我不顾及脚上的伤追了上去。到了楼顶,没有灯,露天的,可以看到天上的星星,虽然不多,“哇咔咔,我走遍大江南北也没见过这么好的地方,记住,好要加引好哦!”莫寒又举着手机搞她的‘视频直播’。

“韩沫,叫我们上来做什么?”冷冽的嘴唇微微张开,“冷冽,别装了别装了,放松一下嘛~”韩沫对冷冽俏皮地眨眨眼。

“我只对我喜欢的人温柔。”又是一句没有温度的话,韩沫悄悄地问终熙臣:“那个人是谁?”“据说,是小时候的一个女生。”终熙臣摸摸下巴,“雨溟,该不会是你吧?”“才没有呢!”我送她一爆栗。

我们坐在草坪上聊天,穆梓和莫寒为我们增添了欢乐,终熙臣和韩沫给我们幽默的对话,一切真是好笑透顶,我不会后悔交到这几位乐天派的朋友,只是冷冽一直很沉默,好像根本与我们不属于一个世界。“冷冽同志,好歹你也说句话嘛!这样我们心里会不安哒。”我趴在草坪上,脚一翘一翘地,一点也矜持,反正,这个年代不适合矜持和淑女这两个词了吧。“考78+5的粗心鬼不要奢求我干什么。”“溟,怪不得我问你你不说,原来是考砸了啊~没想到你也会…”没面子,糗大了。“还不是因为粗心,快要期中了,我要怎么办嘛。”无奈成了我的定义,八十多和七十多成了我的常客。“呼呼,我不准你再说成绩的事拉!”

冷冽像是忍耐了很久似的,他站起身,走下楼,隐隐听见门关上的声音。“冽走了,梓,我们也走咯。”终熙臣挥挥手,穆梓傻傻地跟出去。“一群怪胎!”莫寒无所谓地摊开手,“我带你们去我家吧!”莫寒慷慨地拍拍胸口。“好啊!溟,上次就说要去了,没去成,趁现在是个好机会啊!”韩沫又恢复了她拜金状态,没办法,本能啊!“我怎么觉得你是扒手。”说完,我后悔了,韩,韩沫非把我剁成肉酱不可!“恩哼,本小姐今天心情好,莫小姐,GO!”“喂!你把《朋友守则》第123条给忘了啊?不能自称自己‘本少爷’‘本小姐’……”“哦哦,知道了拉!废话少说,长话短说!走拉走!”

呵呵…我到了天堂吗?这么漂亮哇~啧啧,这是最好的木材做的门耶,随便扯一块墙出来都能抵只熊猫。“呼呼,莫寒,这就是传说中的城堡哦?”金光闪闪的形象。“切,小开,就这样叫做城堡啊?看来你还是知识浅薄,告诉你啊~人家外国人都买了一座属于自己的小岛呢!那不知道值多少MONEY…啧啧…”两人一起做出金光闪闪的形象。“溟,你怎么不做?”白痴才会做这个动作,尴尬地笑笑。“呐呐,来你家要做什么啊!”“走,散步去。”“没想到,没想到,野蛮的莫小姐居然那么有情调。”我玩味十足地说道。“溟,你找K啊?”莫寒的一个爆栗定在脑袋上。

莫寒带着我们两个七拐八拐地来她口中的秘密公园,还说什么绝对没有第二个人发现,而且花园周围寸草不生,更别说有谁知道了。公园还是公园,没什么意思,没有人倒是衬托出了黑夜的恐怖。“是不是觉得这个公园很无聊?告诉你们个故事,如何?”莫寒读出了我的心。“这个公园的创建者是一个非常帅的帅哥……”莫寒眼睛里冒出厌恶的粉红心心, “咳,因为他为了祭奠他最爱的人,因为那位女孩喜欢安静,喜欢待在公园,所以,帅哥用了一个世纪的时间创造了这个公园,恩,而我就是这位幸运的发现者!”“故事是真的吗?”韩沫泪眼汪汪地说道,“当然是假的!”“汗!亏我费了一斤泪珠。”“反正,我是很喜欢这个地方,伤心的时候坐在石椅上心情会很好,你们可能会想我为什么整天嘻嘻哈哈却会伤心吧!”莫寒仰望着墨蓝的天,“其实,我和你们一样,也是有血有肉,有泪的。”“恩,赞同啊!那个冷冽他也是这样!”韩沫说一说又把话题扯远了。“说我什么?”我们三个呆呆地转过头,冷冽,终熙臣,穆梓!“没,没啊!”韩沫意识到危机,跳下石坎,“别过来哈,乖,请你吃棒棒糖哈,乖哈乖!”“你当我们三岁小孩啊!”穆梓笑嘻嘻地靠近韩沫。“就是啊,心理智商三岁的小P孩,哈哈!”莫寒伸张正义。“呜呜,冽,臣,她们合伙欺负我!”穆梓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对他们诉苦。“你不就是心智三岁的吗?”“呜呜,天理啊!我撞豆腐!黄瓜割脉!面条上吊!牛奶溺水!”“哈哈哈……”秘密公园回荡着一阵阵笑声,就像水面上激起一圈圈涟漪,慢慢散开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