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坐在飞船上看到作文(共九篇)

在公元3000年,我国已经有了光速飞船,3000年的一天,空间站做检测时发现比利A星有生命。丽达和洛洛坐上光速飞船快速向比利A星飞去,经过了光年的路程,他们达到了比利A星,比利A星的引力是地球的500倍,“砰”的一声,飞船着陆了,引力过大,飞船底部变的像一个铁盘,检测器上说这里有氧气,介百分之99.9是二氧化碳,他们从窗口看到有一个像鸡蛋,耳朵像一对喇叭花,眼睛象针扎下的小洞,没有鼻子,口就像一个裂开的口子的东西,它高高的跳了两下,立即把他们的飞船用一种绿色的绳子捆了起来,把丽达和洛洛拉了出来,洛洛说:“我们没有恶意,只是为寻求生命而来的。”外星人记下这段话,走了一会儿,他们用机器说了一句对不起。后来丽达留在那里当大使,洛洛返回地球做实验去了。

名师点评:作者的想象力很丰富,整篇作文就像是一个神奇的外星奇遇记。作文的语言也是很流畅自然的,只不过,作文只有一段话,显得很凌乱,读起来也很困难,看起来不够干净。不过,作文的内容很精彩,还是蛮吸引人的,这是文章的亮点。另外,小作者的作文总体读起来很流畅自然,语句很通顺。作文写得不错,继续努力!

(快乐学堂特聘教师:应老师) 2011-10-12 16:10:06

黑洞历险记(三)

黑洞历险记(三)

文 / 周杨 想象 类作品 我们的飞船降落在令一个地球上了,这里还没有出现动物,更没有出现人,只有葱葱郁郁的植物。 我打开了掌上电脑,查阅有关这里的资料,资料显示:明天会有生物降临,明天就可以解开人类怎么辩论也辩论不出结果的问题:世界上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李玲推了推眼镜说:“我们女生一致认为先有蛋才有鸡!”周杰刚刚醒来,说:“那我们男生就认为先有鸡才有蛋!”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条件,只能瞎猜。我们在飞船上各自完成各自的任务,周杰一直在休息,他只负责操控飞船。我想通过电脑和原来那个地球上的人类联系,可黑洞、白洞就像一扇门,信号发送不出去,看来只能作罢了,说不定他们以为我们被黑洞吸进去就死了呢。我又想笑,又感到有点可悲。王丽拿着照相机不停的拍摄着;林舞妹妹则下飞船采集这个地球上的土、水、草等;李玲思考着到底是现有鸡还是先有蛋,看她那拼命的样子,真好笑;吕悦在我身边看着我操作电脑,好象第一次看见电脑似的。终于,一天熬过去了,今天雷雨交加,真担心有雷会把飞船劈开。我们扒在窗子边,急切的想看到第一个生物。几乎是同时,一个蛋和一只雏鸡出现了,谁也没有看清它们是怎么来的,似乎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这样,谁也没有猜对。王宏已经急着想回去了:“我们回去吧,我的小狗狗还在家里等我呢。”“是啊,我们该回去了”陈家喜说,“再不回去别人就要个我们举行丧礼啦。”我们都笑了,但又一想,真的,说不定他们真的以为我们死了啊。许东心直口快:“要走就快走,别婆婆妈妈的,我们得赶在他们给我们举行丧礼前回去。”周杰发布命令了:“大家各就各位,我们要回去了!”我没机会再操控飞船了,只能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飞船飞出了大气层,拜拜了,美丽的地球二号!还是周杰经验多,他不一会就来到了白洞边,我们穿越过了白洞,回头时,白洞又变成了黑洞,我们已经来到第一个宇宙了。不幸的是,我们降落在一片沙漠上,星号林舞偷偷带来的手机派上了用场。哈,林舞老妈哭的跟泪人似的呢,看看日历,我们去了整整一个月啦!

想象2032

有一天,我正坐在椅子上呆想,不经意间,我看到空间的一扇门。我告诉自己:不要怀疑,也不要惊讶。正是自己的想象力打开的,这是一扇想象之门。我勇敢走了进去……

“嗨!博士”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响起,“时空隧道什麽时候开启?”(一串串记忆此时浮现眼前:我现在35岁,前两年刚刚考上博士学位。跟我说话的是儿时的玩伴兼我的助手—陈绞泽。现正在研究时空隧道,有了十分大的突破,至于为什么研究时空隧道,听我慢慢跟你道来)“2:00”我说,“这时候时空最为紊乱”。“博士”绞泽说,“给您的实验眼镜。”(说起这我十分自豪,这实验眼镜是我前两年的发明。具备察测物质结构及性质的作用,是实验是我的好助手,我称他为DZ)戴上眼镜,我的视力变清晰了,记忆更为清楚了。周边的景色使我眼前一亮……

好一座空中都市啊!宇宙飞船、悬空式楼房、形状怪异的仪器……DZ分析仪打开——吱:火星实验室,我们的第三故乡(第一故乡是地球,第二故乡是月球)。高能磁悬浮飞船,以磁力飞行。星球情况探测仪,侦测星球状况的专家……

“走吧,”绞泽说,“快去开启时空之门”。我尾随他进入实验室,(又是一串记忆)“我来启动”我对绞泽说,“我更为熟悉它。”

我向仪器里输入一长串我再熟悉不过的数字:***“空间已被扭曲,空间之门已被开启。”“耶!空间之门开启了!”我们欢呼着……(此时前几天的回忆出现)

十天前

空间之门此时还有一道工序未完成,因地球环境太差,我不得不转去月球基地继续研究。这时月球也有些地方轻度污染,完成最后一道工序后,又不得不转去火星基地开启……

四天前

“火星果然是高度文明的星球,自从上回我建造基地以来,从来没有好好欣赏。”我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绞泽是十分了解我的,他说:“博士,要不要我给你做导游?”我在这天游了半个火星……

到这里我想大家都知道我研究时空之门的原因了。对了,那就是回到以前的时空,使地球污染时代结束。另外我呼吁大家:保护环境,善待我们的地球!

“小子,睡够了没有”我同学在叫我呢,“睡了一堂课,还好老师没发现。”原来是一场梦,唉!忽然我看到了未来的我……

河北省沙河市第三中学初一:韩炜帅

畅想未来

——月球旅游记今天是2020年五月一日,也是我们全家人盼望已久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爸爸要带领我们全家到月球旅游。一方面是庆祝落“五一”劳动节,另一方而是去那里看看月球上的风景,放松一下在地球上工作生活的紧张心情。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中部的河套地区,一到四五月。常常驻是狂风不断,黄尘满天。今年的五一节。天公作美。春风和煦,阳光明媚。一大早,我们便和其他要到月球上旅游的人一起乘上豪华大巴。从乌拉特前期出发,前往位于内蒙古大草原腹地的中国航天航空中心的飞船发射中心的飞船发射场。一路上,我浮想连翩,月球到地是什么样的景象呢?那是应该很荒凉吧!发射场到了,我们跟随着工作人员顺利通过安检门,来到更衣间。在这里,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我们很快穿好了宇航服,随后,走进模拟太空舱,进行为时两个时的太空飞行环境适高应。“旅客们,从地球发往月球的神舟十号飞船,将在30分钟后发射升空,请你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尽快登舱,做好升空准备,祝您旅途愉快”。走出模拟太空舱,一会作候机室内的喇叭里便传来了播音员甜美悦耳的声音。上了飞船,坐在舱内舒适的太空椅上,在航天小姐的指导下,我们系好了安全带,这时,我向整个船舱环视了一眼,哇‑‑‑‑人还真是不少,可能有几十个人吧!这和十几年前我第一名登上太空的宇航员杨利伟乘坐的神舟5号相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我国航天事业发展之快,令人感慨不已,一种自豪之情在我心中,由然而生。“旅客们,请您坐稳,注意安全飞船很快就要升空了,耳朵也传来了航天小姐悦耳动听的声音,不一会儿,从脚下传来几声隆鸣声,随着声音的响起,神舟十号渐渐的升空,原来,飞船升空时并不像我以前想的那样恐怖和可怕,而是非常的稳,航舱里只有航天小姐在为我们讲解有关月球的知识以及月球自身的优点。我不经意的向窗外看下,啊‑‑‑‑‑‑太美了,地球孤状展现在我的眼前,飞船升的很快不一会儿,整个地球的形状都出现在我的眼前,闭上眼,慢慢享受和感就像常娥奔月神奇。在模糊的视线中,我隐隐约约的看到了月球,月球快要到了,就在这时,我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好像快要飞起来了一样,不过还好,我们都有系安全带,“旅客朋友们,我们飞往的目的地月球就在前方50米处,请做好下舱准备”,飞船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低,最后稳稳的降落在“中国月球长城站”,从航天小姐放下的斜梯,我们慢慢地走出了航舱。一片美景映入我们眼帘,原来月球下像我在地球上想象的那么荒凉,那样空

懒虫

驾驶着超光速梭,注视着仪表上的读数,我知道,已经进入银河系了。我手握方向盘,身子靠在椅子上,脑子里不由得回想起当初大家欢送我的情景,一束束的鲜花,杂乱的声音里包含着叫声、哭声和祝福声。如今,待我回到地球上时,也已经过了几十万年了吧,但对于以超光速几倍的速度来往于宇宙的我而言,也只不过是20年而已。当年我只是个16岁的年轻有活力的小伙子,为了探索宇宙天外生命,我驾驶着这艘超光速梭,离开了地球,如今20年的漫漫旅程已使我与许多外星球的外星人结下了友谊,为了向地球同胞报告这个消息,为了使两星球之间的交往更加深厚,我踏上了返回地球的旅程。我拟想着人们拿着鲜花在机场上欢迎我的凯旋而归。

仪表上的读数再次提醒我:已经进入太阳系了。也就是一眨眼之间,我已经开始在地球上降落了。飞船慢慢地往下降,终于稳稳地停在了机场上。我轻轻舒了口气,心想:阔别了20年的地球啊!现在我要好好地把你看个够。但飞船里的播音系统却告诉我,让我在飞船内等候,先得把飞船检查一遍。没多久,就有两名工人来了,我定睛一看,发现只是两个机器人罢了。我不禁暗暗赞叹人类的智慧,已经能够让机器人来代替这些工作了。

过了好久,指挥台并没有让我走出飞船,那两个机器工人还在不停地工作。又过了一些时候,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时,播音系统告诉我:可以下飞船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舱门,走下飞船。只见一大群贵宾一字排开在迎接我。但走上前来的几个人竟是机器人!我不免有点失望,都20年了,见个人都这么难。我原以为机器人后面会有人来迎接我的的,可当我会见完所有的来宾,还见不着一个人。我有点急了,连忙找到这里的机器主管。它是个高个子的机器人。那双看似强壮有力的大腿支撑着他那布满导线和电路的身躯。一身银白色的涂漆使他倍增神秘,他大腿和上身那几块似乎故意要空缺的钢板使我看到他体内复杂的结构以及那些密密麻麻的导线和转动着的齿轮。一对灯泡般的眼睛嵌在他光秃秃的头上。除了嘴巴以外,他甚至没有耳朵和鼻子,这让我对它能否听见声音产生了怀疑。这么一个冷酷而又毫无表情的家伙使我站在他面前时,大腿不禁有些微微发抖。我对它喊道:

“人呢?我要见人。”

机器主管似乎听见了我的喊声,那双“灯泡”突然一亮,接着蠕动着它那只钢制的嘴巴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好的,我带你去见人。”说完,便带我坐上一辆车,驶向有人的地方。

一路上,我看见路上的行人全是机器人,就连这辆车的司机也是个机器人。我更加惊讶,随之而来的也有成倍的失望。几十万年过去了,曾经主宰着这个世界的人类灭绝了吗?要不怎么会见不到半个人呢?但那机器人主管却说要带我去见人。这使我无法理解。过了许久,我们来到一座大建筑前,主管带我走了进去。只见里面栖息着许多珍稀动物,主管边走边介绍说:

“看,为了保护珍稀动物不绝迹,我们特地为它们修建了这个“人工”栖息地,外面已经没有让它们生存的余地了,到处都是高楼……”我根本没心思听它讲话,我一心只想要见人。于是我着急地再次打断它说:

“人呢?走了这么久你只不过让我看了这些珍稀动物罢了,我要看的是一个真正的人。”

“别急,你已经到了。”主管还是平静地回答。我们来到一扇大门前,主管在门上输入了一串密码,门开了。我想象着,人们热泪盈眶,都在欢庆我凯旋而归。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大排白色的好似茧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一时间我愣在那里,茫然地看着这些白色的茧。我用手抓搔着头发努力回想着20年前人的模样,但再看看眼前这东西,我的心立刻凉了下去。用颤抖的手摸着自己的脸,让自己知道自己还是个活生生的人。我给了自己一个狠狠的巴掌,待一阵晕眩后,我眼前仍然是一个大厅,一大排白色的茧。天啊!我没在做梦呀!我走近一个茧,看了一眼,与其说像茧,不如说这东西更像一只虫子,肥胖的虫子。其实它不全是白色的,白色中微略带点黄色。表面有着很大,很深,很显眼的皱纹。此外,还有一根根黑色的毛长在这虫子的身上。虫子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着,好像正在呼吸一样。虫子很大,而且两边都是圆头状的,根本分不清哪边是头,哪边是尾。另外还有许多管子,连接着这些虫子。看着眼前这人不像人,虫不像虫的东西,我生气地对主管说:

“你让我看什么?我要看的是人,你是不是没见过人啊,你让我看这些肉虫子干吗?”说着我还特地驾驶着超光速梭,注视着仪表上的读数,我知道,已经进入银河系了。我手握方向盘,身子靠在椅子上,脑子里不由得回想起当初大家欢送我的情景,一束束的鲜花,杂乱的声音里包含着叫声、哭声和祝福声。如今,待我回到地球上时,也已经过了几十万年了吧,但对于以超光速几倍的速度来往于宇宙的我而言,也只不过是20年而已。当年我只是个16岁的年轻有活力的小伙子,为了探索宇宙天外生命,我驾驶着这艘超光速梭,离开了地球,如今20年的漫漫旅程已使我与许多外星球的外星人结下了友谊,为了向地球同胞报告这个消息,为了使两星球之间的交往更加深厚,我踏上了返回地球的旅程。我拟想着人们拿着鲜花在机场上欢迎我的凯旋而归。

仪表上的读数再次提醒我:已经进入太阳系了。也就是一眨眼之间,我已经开始在地球上降落了。飞船慢慢地往下降,终于稳稳地停在了机场上。我轻轻舒了口气,心想:阔别了20年的地球啊!现在我要好好地把你看个够。但飞船里的播音系统却告诉我,让我在飞船内等候,先得把飞船检查一遍。没多久,就有两名工人来了,我定睛一看,发现只是两个机器人罢了。我不禁暗暗赞叹人类的智慧,已经能够让机器人来代替这些工作了。

过了好久,指挥台并没有让我走出飞船,那两个机器工人还在不停地工作。又过了一些时候,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时,播音系统告诉我:可以下飞船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舱门,走下飞船。只见一大群贵宾一字排开在迎接我。但走上前来的几个人竟是机器人!我不免有点失望,都20年了,见个人都这么难。我原以为机器人后面会有人来迎接我的的,可当我会见完所有的来宾,还见不着一个人。我有点急了,连忙找到这里的机器主管。它是个高个子的机器人。那双看似强壮有力的大腿支撑着他那布满导线和电路的身躯。一身银白色的涂漆使他倍增神秘,他大腿和上身那几块似乎故意要空缺的钢板使我看到他体内复杂的结构以及那些密密麻麻的导线和转动着的齿轮。一对灯泡般的眼睛嵌在他光秃秃的头上。除了嘴巴以外,他甚至没有耳朵和鼻子,这让我对它能否听见声音产生了怀疑。这么一个冷酷而又毫无表情的家伙使我站在他面前时,大腿不禁有些微微发抖。我对它喊道:

“人呢?我要见人。”

机器主管似乎听见了我的喊声,那双“灯泡”突然一亮,接着蠕动着它那只钢制的嘴巴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好的,我带你去见人。”说完,便带我坐上一辆车,驶向有人的地方。

一路上,我看见路上的行人全是机器人,就连这辆车的司机也是个机器人。我更加惊讶,随之而来的也有成倍的失望。几十万年过去了,曾经主宰着这个世界的人类灭绝了吗?要不怎么会见不到半个人呢?但那机器人主管却说要带我去见人。这使我无法理解。过了许久,我们来到一座大建筑前,主管带我走了进去。只见里面栖息着许多珍稀动物,主管边走边介绍说:

“看,为了保护珍稀动物不绝迹,我们特地为它们修建了这个“人工”栖息地,外面已经没有让它们生存的余地了,到处都是高楼……”我根本没心思听它讲话,我一心只想要见人。于是我着急地再次打断它说:

“人呢?走了这么久你只不过让我看了这些珍稀动物罢了,我要看的是一个真正的人。”

“别急,你已经到了。”主管还是平静地回答。我们来到一扇大门前,主管在门上输入了一串密码,门开了。我想象着,人们热泪盈眶,都在欢庆我凯旋而归。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大排白色的好似茧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一时间我愣在那里,茫然地看着这些白色的茧。我用手抓搔着头发努力回想着20年前人的模样,但再看看眼前这东西,我的心立刻凉了下去。用颤抖的手摸着自己的脸,让自己知道自己还是个活生生的人。我给了自己一个狠狠的巴掌,待一阵晕眩后,我眼前仍然是一个大厅,一大排白色的茧。天啊!我没在做梦呀!我走近一个茧,看了一眼,与其说像茧,不如说这东西更像一只虫子,肥胖的虫子。其实它不全是白色的,白色中微略带点黄色。表面有着很大,很深,很显眼的皱纹。此外,还有一根根黑色的毛长在这虫子的身上。虫子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着,好像正在呼吸一样。虫子很大,而且两边都是圆头状的,根本分不清哪边是头,哪边是尾。另外还有许多管子,连接着这些虫子。看着眼前这人不像人,虫不像虫的东西,我生气地对主管说:

“你让我看什么?我要看的是人,你是不是没见过人啊,你让我看这些肉虫子干吗?”说着我还特地驾驶着超光速梭,注视着仪表上的读数,我知道,已经进入银河系了。我手握方向盘,身子靠在椅子上,脑子里不由得回想起当初大家欢送我的情景,一束束的鲜花,杂乱的声音里包含着叫声、哭声和祝福声。如今,待我回到地球上时,也已经过了几十万年了吧,但对于以超光速几倍的速度来往于宇宙的我而言,也只不过是20年而已。当年我只是个16岁的年轻有活力的小伙子,为了探索宇宙天外生命,我驾驶着这艘超光速梭,离开了地球,如今20年的漫漫旅程已使我与许多外星球的外星人结下了友谊,为了向地球同胞报告这个消息,为了使两星球之间的交往更加深厚,我踏上了返回地球的旅程。我拟想着人们拿着鲜花在机场上欢迎我的凯旋而归。

仪表上的读数再次提醒我:已经进入太阳系了。也就是一眨眼之间,我已经开始在地球上降落了。飞船慢慢地往下降,终于稳稳地停在了机场上。我轻轻舒了口气,心想:阔别了20年的地球啊!现在我要好好地把你看个够。但飞船里的播音系统却告诉我,让我在飞船内等候,先得把飞船检查一遍。没多久,就有两名工人来了,我定睛一看,发现只是两个机器人罢了。我不禁暗暗赞叹人类的智慧,已经能够让机器人来代替这些工作了。

过了好久,指挥台并没有让我走出飞船,那两个机器工人还在不停地工作。又过了一些时候,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时,播音系统告诉我:可以下飞船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舱门,走下飞船。只见一大群贵宾一字排开在迎接我。但走上前来的几个人竟是机器人!我不免有点失望,都20年了,见个人都这么难。我原以为机器人后面会有人来迎接我的的,可当我会见完所有的来宾,还见不着一个人。我有点急了,连忙找到这里的机器主管。它是个高个子的机器人。那双看似强壮有力的大腿支撑着他那布满导线和电路的身躯。一身银白色的涂漆使他倍增神秘,他大腿和上身那几块似乎故意要空缺的钢板使我看到他体内复杂的结构以及那些密密麻麻的导线和转动着的齿轮。一对灯泡般的眼睛嵌在他光秃秃的头上。除了嘴巴以外,他甚至没有耳朵和鼻子,这让我对它能否听见声音产生了怀疑。这么一个冷酷而又毫无表情的家伙使我站在他面前时,大腿不禁有些微微发抖。我对它喊道:

“人呢?我要见人。”

机器主管似乎听见了我的喊声,那双“灯泡”突然一亮,接着蠕动着它那只钢制的嘴巴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好的,我带你去见人。”说完,便带我坐上一辆车,驶向有人的地方。

一路上,我看见路上的行人全是机器人,就连这辆车的司机也是个机器人。我更加惊讶,随之而来的也有成倍的失望。几十万年过去了,曾经主宰着这个世界的人类灭绝了吗?要不怎么会见不到半个人呢?但那机器人主管却说要带我去见人。这使我无法理解。过了许久,我们来到一座大建筑前,主管带我走了进去。只见里面栖息着许多珍稀动物,主管边走边介绍说:

“看,为了保护珍稀动物不绝迹,我们特地为它们修建了这个“人工”栖息地,外面已经没有让它们生存的余地了,到处都是高楼……”我根本没心思听它讲话,我一心只想要见人。于是我着急地再次打断它说:

“人呢?走了这么久你只不过让我看了这些珍稀动物罢了,我要看的是一个真正的人。”

“别急,你已经到了。”主管还是平静地回答。我们来到一扇大门前,主管在门上输入了一串密码,门开了。我想象着,人们热泪盈眶,都在欢庆我凯旋而归。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大排白色的好似茧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一时间我愣在那里,茫然地看着这些白色的茧。我用手抓搔着头发努力回想着20年前人的模样,但再看看眼前这东西,我的心立刻凉了下去。用颤抖的手摸着自己的脸,让自己知道自己还是个活生生的人。我给了自己一个狠狠的巴掌,待一阵晕眩后,我眼前仍然是一个大厅,一大排白色的茧。天啊!我没在做梦呀!我走近一个茧,看了一眼,与其说像茧,不如说这东西更像一只虫子,肥胖的虫子。其实它不全是白色的,白色中微略带点黄色。表面有着很大,很深,很显眼的皱纹。此外,还有一根根黑色的毛长在这虫子的身上。虫子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着,好像正在呼吸一样。虫子很大,而且两边都是圆头状的,根本分不清哪边是头,哪边是尾。另外还有许多管子,连接着这些虫子。看着眼前这人不像人,虫不像虫的东西,我生气地对主管说:

“你让我看什么?我要看的是人,你是不是没见过人啊,你让我看这些肉虫子干吗?”说着我还特地驾驶着超光速梭,注视着仪表上的读数,我知道,已经进入银河系了。我手握方向盘,身子靠在椅子上,脑子里不由得回想起当初大家欢送我的情景,一束束的鲜花,杂乱的声音里包含着叫声、哭声和祝福声。如今,待我回到地球上时,也已经过了几十万年了吧,但对于以超光速几倍的速度来往于宇宙的我而言,也只不过是20年而已。当年我只是个16岁的年轻有活力的小伙子,为了探索宇宙天外生命,我驾驶着这艘超光速梭,离开了地球,如今20年的漫漫旅程已使我与许多外星球的外星人结下了友谊,为了向地球同胞报告这个消息,为了使两星球之间的交往更加深厚,我踏上了返回地球的旅程。我拟想着人们拿着鲜花在机场上欢迎我的凯旋而归。

仪表上的读数再次提醒我:已经进入太阳系了。也就是一眨眼之间,我已经开始在地球上降落了。飞船慢慢地往下降,终于稳稳地停在了机场上。我轻轻舒了口气,心想:阔别了20年的地球啊!现在我要好好地把你看个够。但飞船里的播音系统却告诉我,让我在飞船内等候,先得把飞船检查一遍。没多久,就有两名工人来了,我定睛一看,发现只是两个机器人罢了。我不禁暗暗赞叹人类的智慧,已经能够让机器人来代替这些工作了。

过了好久,指挥台并没有让我走出飞船,那两个机器工人还在不停地工作。又过了一些时候,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时,播音系统告诉我:可以下飞船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舱门,走下飞船。只见一大群贵宾一字排开在迎接我。但走上前来的几个人竟是机器人!我不免有点失望,都20年了,见个人都这么难。我原以为机器人后面会有人来迎接我的的,可当我会见完所有的来宾,还见不着一个人。我有点急了,连忙找到这里的机器主管。它是个高个子的机器人。那双看似强壮有力的大腿支撑着他那布满导线和电路的身躯。一身银白色的涂漆使他倍增神秘,他大腿和上身那几块似乎故意要空缺的钢板使我看到他体内复杂的结构以及那些密密麻麻的导线和转动着的齿轮。一对灯泡般的眼睛嵌在他光秃秃的头上。除了嘴巴以外,他甚至没有耳朵和鼻子,这让我对它能否听见声音产生了怀疑。这么一个冷酷而又毫无表情的家伙使我站在他面前时,大腿不禁有些微微发抖。我对它喊道:

“人呢?我要见人。”

机器主管似乎听见了我的喊声,那双“灯泡”突然一亮,接着蠕动着它那只钢制的嘴巴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好的,我带你去见人。”说完,便带我坐上一辆车,驶向有人的地方。

一路上,我看见路上的行人全是机器人,就连这辆车的司机也是个机器人。我更加惊讶,随之而来的也有成倍的失望。几十万年过去了,曾经主宰着这个世界的人类灭绝了吗?要不怎么会见不到半个人呢?但那机器人主管却说要带我去见人。这使我无法理解。过了许久,我们来到一座大建筑前,主管带我走了进去。只见里面栖息着许多珍稀动物,主管边走边介绍说:

“看,为了保护珍稀动物不绝迹,我们特地为它们修建了这个“人工”栖息地,外面已经没有让它们生存的余地了,到处都是高楼……”我根本没心思听它讲话,我一心只想要见人。于是我着急地再次打断它说:

“人呢?走了这么久你只不过让我看了这些珍稀动物罢了,我要看的是一个真正的人。”

“别急,你已经到了。”主管还是平静地回答。我们来到一扇大门前,主管在门上输入了一串密码,门开了。我想象着,人们热泪盈眶,都在欢庆我凯旋而归。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大排白色的好似茧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一时间我愣在那里,茫然地看着这些白色的茧。我用手抓搔着头发努力回想着20年前人的模样,但再看看眼前这东西,我的心立刻凉了下去。用颤抖的手摸着自己的脸,让自己知道自己还是个活生生的人。我给了自己一个狠狠的巴掌,待一阵晕眩后,我眼前仍然是一个大厅,一大排白色的茧。天啊!我没在做梦呀!我走近一个茧,看了一眼,与其说像茧,不如说这东西更像一只虫子,肥胖的虫子。其实它不全是白色的,白色中微略带点黄色。表面有着很大,很深,很显眼的皱纹。此外,还有一根根黑色的毛长在这虫子的身上。虫子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着,好像正在呼吸一样。虫子很大,而且两边都是圆头状的,根本分不清哪边是头,哪边是尾。另外还有许多管子,连接着这些虫子。看着眼前这人不像人,虫不像虫的东西,我生气地对主管说:

“你让我看什么?我要看的是人,你是不是没见过人啊,你让我看这些肉虫子干吗?”说着我还特地驾驶着超光速梭,注视着仪表上的读数,我知道,已经进入银河系了。我手握方向盘,身子靠在椅子上,脑子里不由得回想起当初大家欢送我的情景,一束束的鲜花,杂乱的声音里包含着叫声、哭声和祝福声。如今,待我回到地球上时,也已经过了几十万年了吧,但对于以超光速几倍的速度来往于宇宙的我而言,也只不过是20年而已。当年我只是个16岁的年轻有活力的小伙子,为了探索宇宙天外生命,我驾驶着这艘超光速梭,离开了地球,如今20年的漫漫旅程已使我与许多外星球的外星人结下了友谊,为了向地球同胞报告这个消息,为了使两星球之间的交往更加深厚,我踏上了返回地球的旅程。我拟想着人们拿着鲜花在机场上欢迎我的凯旋而归。

仪表上的读数再次提醒我:已经进入太阳系了。也就是一眨眼之间,我已经开始在地球上降落了。飞船慢慢地往下降,终于稳稳地停在了机场上。我轻轻舒了口气,心想:阔别了20年的地球啊!现在我要好好地把你看个够。但飞船里的播音系统却告诉我,让我在飞船内等候,先得把飞船检查一遍。没多久,就有两名工人来了,我定睛一看,发现只是两个机器人罢了。我不禁暗暗赞叹人类的智慧,已经能够让机器人来代替这些工作了。

过了好久,指挥台并没有让我走出飞船,那两个机器工人还在不停地工作。又过了一些时候,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时,播音系统告诉我:可以下飞船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舱门,走下飞船。只见一大群贵宾一字排开在迎接我。但走上前来的几个人竟是机器人!我不免有点失望,都20年了,见个人都这么难。我原以为机器人后面会有人来迎接我的的,可当我会见完所有的来宾,还见不着一个人。我有点急了,连忙找到这里的机器主管。它是个高个子的机器人。那双看似强壮有力的大腿支撑着他那布满导线和电路的身躯。一身银白色的涂漆使他倍增神秘,他大腿和上身那几块似乎故意要空缺的钢板使我看到他体内复杂的结构以及那些密密麻麻的导线和转动着的齿轮。一对灯泡般的眼睛嵌在他光秃秃的头上。除了嘴巴以外,他甚至没有耳朵和鼻子,这让我对它能否听见声音产生了怀疑。这么一个冷酷而又毫无表情的家伙使我站在他面前时,大腿不禁有些微微发抖。我对它喊道:

“人呢?我要见人。”

机器主管似乎听见了我的喊声,那双“灯泡”突然一亮,接着蠕动着它那只钢制的嘴巴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好的,我带你去见人。”说完,便带我坐上一辆车,驶向有人的地方。

一路上,我看见路上的行人全是机器人,就连这辆车的司机也是个机器人。我更加惊讶,随之而来的也有成倍的失望。几十万年过去了,曾经主宰着这个世界的人类灭绝了吗?要不怎么会见不到半个人呢?但那机器人主管却说要带我去见人。这使我无法理解。过了许久,我们来到一座大建筑前,主管带我走了进去。只见里面栖息着许多珍稀动物,主管边走边介绍说:

“看,为了保护珍稀动物不绝迹,我们特地为它们修建了这个“人工”栖息地,外面已经没有让它们生存的余地了,到处都是高楼……”我根本没心思听它讲话,我一心只想要见人。于是我着急地再次打断它说:

“人呢?走了这么久你只不过让我看了这些珍稀动物罢了,我要看的是一个真正的人。”

“别急,你已经到了。”主管还是平静地回答。我们来到一扇大门前,主管在门上输入了一串密码,门开了。我想象着,人们热泪盈眶,都在欢庆我凯旋而归。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大排白色的好似茧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一时间我愣在那里,茫然地看着这些白色的茧。我用手抓搔着头发努力回想着20年前人的模样,但再看看眼前这东西,我的心立刻凉了下去。用颤抖的手摸着自己的脸,让自己知道自己还是个活生生的人。我给了自己一个狠狠的巴掌,待一阵晕眩后,我眼前仍然是一个大厅,一大排白色的茧。天啊!我没在做梦呀!我走近一个茧,看了一眼,与其说像茧,不如说这东西更像一只虫子,肥胖的虫子。其实它不全是白色的,白色中微略带点黄色。表面有着很大,很深,很显眼的皱纹。此外,还有一根根黑色的毛长在这虫子的身上。虫子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着,好像正在呼吸一样。虫子很大,而且两边都是圆头状的,根本分不清哪边是头,哪边是尾。另外还有许多管子,连接着这些虫子。看着眼前这人不像人,虫不像虫的东西,我生气地对主管说:

“你让我看什么?我要看的是人,你是不是没见过人啊,你让我看这些肉虫子干吗?”说着我还特地驾驶着超光速梭,注视着仪表上的读数,我知道,已经进入银河系了。我手握方向盘,身子靠在椅子上,脑子里不由得回想起当初大家欢送我的情景,一束束的鲜花,杂乱的声音里包含着叫声、哭声和祝福声。如今,待我回到地球上时,也已经过了几十万年了吧,但对于以超光速几倍的速度来往于宇宙的我而言,也只不过是20年而已。当年我只是个16岁的年轻有活力的小伙子,为了探索宇宙天外生命,我驾驶着这艘超光速梭,离开了地球,如今20年的漫漫旅程已使我与许多外星球的外星人结下了友谊,为了向地球同胞报告这个消息,为了使两星球之间的交往更加深厚,我踏上了返回地球的旅程。我拟想着人们拿着鲜花在机场上欢迎我的凯旋而归。

仪表上的读数再次提醒我:已经进入太阳系了。也就是一眨眼之间,我已经开始在地球上降落了。飞船慢慢地往下降,终于稳稳地停在了机场上。我轻轻舒了口气,心想:阔别了20年的地球啊!现在我要好好地把你看个够。但飞船里的播音系统却告诉我,让我在飞船内等候,先得把飞船检查一遍。没多久,就有两名工人来了,我定睛一看,发现只是两个机器人罢了。我不禁暗暗赞叹人类的智慧,已经能够让机器人来代替这些工作了。

过了好久,指挥台并没有让我走出飞船,那两个机器工人还在不停地工作。又过了一些时候,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时,播音系统告诉我:可以下飞船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舱门,走下飞船。只见一大群贵宾一字排开在迎接我。但走上前来的几个人竟是机器人!我不免有点失望,都20年了,见个人都这么难。我原以为机器人后面会有人来迎接我的的,可当我会见完所有的来宾,还见不着一个人。我有点急了,连忙找到这里的机器主管。它是个高个子的机器人。那双看似强壮有力的大腿支撑着他那布满导线和电路的身躯。一身银白色的涂漆使他倍增神秘,他大腿和上身那几块似乎故意要空缺的钢板使我看到他体内复杂的结构以及那些密密麻麻的导线和转动着的齿轮。一对灯泡般的眼睛嵌在他光秃秃的头上。除了嘴巴以外,他甚至没有耳朵和鼻子,这让我对它能否听见声音产生了怀疑。这么一个冷酷而又毫无表情的家伙使我站在他面前时,大腿不禁有些微微发抖。我对它喊道:

“人呢?我要见人。”

机器主管似乎听见了我的喊声,那双“灯泡”突然一亮,接着蠕动着它那只钢制的嘴巴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好的,我带你去见人。”说完,便带我坐上一辆车,驶向有人的地方。

一路上,我看见路上的行人全是机器人,就连这辆车的司机也是个机器人。我更加惊讶,随之而来的也有成倍的失望。几十万年过去了,曾经主宰着这个世界的人类灭绝了吗?要不怎么会见不到半个人呢?但那机器人主管却说要带我去见人。这使我无法理解。过了许久,我们来到一座大建筑前,主管带我走了进去。只见里面栖息着许多珍稀动物,主管边走边介绍说:

“看,为了保护珍稀动物不绝迹,我们特地为它们修建了这个“人工”栖息地,外面已经没有让它们生存的余地了,到处都是高楼……”我根本没心思听它讲话,我一心只想要见人。于是我着急地再次打断它说:

“人呢?走了这么久你只不过让我看了这些珍稀动物罢了,我要看的是一个真正的人。”

“别急,你已经到了。”主管还是平静地回答。我们来到一扇大门前,主管在门上输入了一串密码,门开了。我想象着,人们热泪盈眶,都在欢庆我凯旋而归。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大排白色的好似茧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一时间我愣在那里,茫然地看着这些白色的茧。我用手抓搔着头发努力回想着20年前人的模样,但再看看眼前这东西,我的心立刻凉了下去。用颤抖的手摸着自己的脸,让自己知道自己还是个活生生的人。我给了自己一个狠狠的巴掌,待一阵晕眩后,我眼前仍然是一个大厅,一大排白色的茧。天啊!我没在做梦呀!我走近一个茧,看了一眼,与其说像茧,不如说这东西更像一只虫子,肥胖的虫子。其实它不全是白色的,白色中微略带点黄色。表面有着很大,很深,很显眼的皱纹。此外,还有一根根黑色的毛长在这虫子的身上。虫子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着,好像正在呼吸一样。虫子很大,而且两边都是圆头状的,根本分不清哪边是头,哪边是尾。另外还有许多管子,连接着这些虫子。看着眼前这人不像人,虫不像虫的东西,我生气地对主管说:

“你让我看什么?我要看的是人,你是不是没见过人啊,你让我看这些肉虫子干吗?”说着我还特地驾驶着超光速梭,注视着仪表上的读数,我知道,已经进入银河系了。我手握方向盘,身子靠在椅子上,脑子里不由得回想起当初大家欢送我的情景,一束束的鲜花,杂乱的声音里包含着叫声、哭声和祝福声。如今,待我回到地球上时,也已经过了几十万年了吧,但对于以超光速几倍的速度来往于宇宙的我而言,也只不过是20年而已。当年我只是个16岁的年轻有活力的小伙子,为了探索宇宙天外生命,我驾驶着这艘超光速梭,离开了地球,如今20年的漫漫旅程已使我与许多外星球的外星人结下了友谊,为了向地球同胞报告这个消息,为了使两星球之间的交往更加深厚,我踏上了返回地球的旅程。我拟想着人们拿着鲜花在机场上欢迎我的凯旋而归。

仪表上的读数再次提醒我:已经进入太阳系了。也就是一眨眼之间,我已经开始在地球上降落了。飞船慢慢地往下降,终于稳稳地停在了机场上。我轻轻舒了口气,心想:阔别了20年的地球啊!现在我要好好地把你看个够。但飞船里的播音系统却告诉我,让我在飞船内等候,先得把飞船检查一遍。没多久,就有两名工人来了,我定睛一看,发现只是两个机器人罢了。我不禁暗暗赞叹人类的智慧,已经能够让机器人来代替这些工作了。

过了好久,指挥台并没有让我走出飞船,那两个机器工人还在不停地工作。又过了一些时候,我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时,播音系统告诉我:可以下飞船了。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舱门,走下飞船。只见一大群贵宾一字排开在迎接我。但走上前来的几个人竟是机器人!我不免有点失望,都20年了,见个人都这么难。我原以为机器人后面会有人来迎接我的的,可当我会见完所有的来宾,还见不着一个人。我有点急了,连忙找到这里的机器主管。它是个高个子的机器人。那双看似强壮有力的大腿支撑着他那布满导线和电路的身躯。一身银白色的涂漆使他倍增神秘,他大腿和上身那几块似乎故意要空缺的钢板使我看到他体内复杂的结构以及那些密密麻麻的导线和转动着的齿轮。一对灯泡般的眼睛嵌在他光秃秃的头上。除了嘴巴以外,他甚至没有耳朵和鼻子,这让我对它能否听见声音产生了怀疑。这么一个冷酷而又毫无表情的家伙使我站在他面前时,大腿不禁有些微微发抖。我对它喊道:

“人呢?我要见人。”

机器主管似乎听见了我的喊声,那双“灯泡”突然一亮,接着蠕动着它那只钢制的嘴巴不慌不忙地回答道:

“好的,我带你去见人。”说完,便带我坐上一辆车,驶向有人的地方。

一路上,我看见路上的行人全是机器人,就连这辆车的司机也是个机器人。我更加惊讶,随之而来的也有成倍的失望。几十万年过去了,曾经主宰着这个世界的人类灭绝了吗?要不怎么会见不到半个人呢?但那机器人主管却说要带我去见人。这使我无法理解。过了许久,我们来到一座大建筑前,主管带我走了进去。只见里面栖息着许多珍稀动物,主管边走边介绍说:

“看,为了保护珍稀动物不绝迹,我们特地为它们修建了这个“人工”栖息地,外面已经没有让它们生存的余地了,到处都是高楼……”我根本没心思听它讲话,我一心只想要见人。于是我着急地再次打断它说:

“人呢?走了这么久你只不过让我看了这些珍稀动物罢了,我要看的是一个真正的人。”

“别急,你已经到了。”主管还是平静地回答。我们来到一扇大门前,主管在门上输入了一串密码,门开了。我想象着,人们热泪盈眶,都在欢庆我凯旋而归。但事实却并非如此。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大排白色的好似茧一样的东西。这是什么?一时间我愣在那里,茫然地看着这些白色的茧。我用手抓搔着头发努力回想着20年前人的模样,但再看看眼前这东西,我的心立刻凉了下去。用颤抖的手摸着自己的脸,让自己知道自己还是个活生生的人。我给了自己一个狠狠的巴掌,待一阵晕眩后,我眼前仍然是一个大厅,一大排白色的茧。天啊!我没在做梦呀!我走近一个茧,看了一眼,与其说像茧,不如说这东西更像一只虫子,肥胖的虫子。其实它不全是白色的,白色中微略带点黄色。表面有着很大,很深,很显眼的皱纹。此外,还有一根根黑色的毛长在这虫子的身上。虫子有规律地上下起伏着,好像正在呼吸一样。虫子很大,而且两边都是圆头状的,根本分不清哪边是头,哪边是尾。另外还有许多管子,连接着这些虫子。看着眼前这人不像人,虫不像虫的东西,我生气地对主管说:

“你让我看什么?我要看的是人,你是不是没见过人啊,你让我看这些肉虫子干吗?”说着我还特地

2089年上月球的一天

公元2089年,这是一个科技高速发展的时代,这是一个令我们眼花缭乱的繁华时代,这是一个每天都会用电子报纸来报道最新科研成果的锋锐时代。在这个黄金的21世纪中,登月这个人类长久以来的梦想已经变成了过去完成时。在今天,我们已经有了足够高端的科技来满足我们去月球开发参观并定居的愿望。月球已经被人类改造成为另一个适宜人类居住的小“地球”。而我的好朋友瑞贝卡便在月球定居。今天,公元2089年6月17日,我便和我的组员们一起踏上了月球之旅。 跟随着大批人群,我们来到了位于北京郊区的飞船发射中心,坐上了用氦-3这种既安全而又清洁的核燃料发射的飞船。别忘了,氦-3这种化学同位素在地球上仅仅有不到500千克的储量,但是在月球上却有上千万亿吨,足够人类用好几万年了。 随着飞船的起飞,我们便感受到了核燃料的优越性,没有一丁点噪音,也没有污染。过了一会,飞船的推动器依次分离。在安全的飞船中,我们感到了有一些异样,我们的身体好像越来越轻,导航员告诉我们,这是由于在太空中失重的缘故。大约在两个小时后,我们的“探索者”号飞船在月球着陆了。 一下飞船,我们便向四周望去,我们正处于一种透明的防护罩中,这是一种特殊的材料,可以有效的阻断宇宙射线和太阳风的侵蚀。这样就不需要穿造价昂贵的宇宙服就可以在月球上自由的活动。走到发射中心外面,我一眼就看见了我的好朋友瑞贝卡。瑞贝卡作为我们的导游,带领我们踏上一天的旅程。由于月球上的一天相当于地球上的27天,所以我们完全不用担心时间的问题。因为在地球上的我们处于失重状态,所以在月球上漫步显然要轻松的多。不到5分钟,我们就到达了旅途的第一站——月球上最大的太空蔬菜种植基地与植物园,一进园门,我就被漫天漂浮的奇形怪状的蔬菜吓到了,有蓝色的西红柿,浑圆的黄瓜,大如木盆的草莓……生长在地球上的我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瑞贝卡微笑着告诉我们,这是利用转基因技术种植的植物,不仅不需要土,对化学肥料的需求也很少。而且味道也保留了原汁原味,营养也是地球上植物的3到4倍。紧接着我们又到达了植物园,奇花异草数不胜数,既结苹果又结椰子的嫁接反季节树木,也有同时开放玫瑰与木棉的妖异植株。从植物园出来已经接近中午了,瑞贝卡便带领我们到达了月球上最大的酒店——星月大酒店享用月球上的种种美食。有月球鸡汤,清炒四季蔬等,还有一种叫不上名字的特殊的鱼,它通体绿色,是月球的特殊生物,至于名字,就请读者朋友们自行想象。 酒足饭饱后,我们和瑞贝卡又来到了游乐园。好多的游乐项目啊!一进大门,我们就购买了一块牌子,在上面书写上我们小组的名字,将它插在一块草坪上,留作我们在月球登陆的纪念。留下纪念后,我们便来到了一个最惊险的游乐项目那里——急速过山车。我们和瑞贝卡相视一笑,快速登上了过山车。上了过山车我们才知道本次旅行共有15分钟,速度有快有慢,慢的每分钟30米,快的每分钟达到了每分钟800米的极限惊险速度,中间还有蝙蝠洞和蛇洞。过山车缓缓的开动了,一开始的速度并不快,环绕游乐场一圈后,我们就到达了蝙蝠洞。瑞贝卡给我们介绍,一会儿会有成千上万只蝙蝠向我们飞来,但是我们可以用座位前边的手套来拍打蝙蝠们,打过之后蝙蝠会变成一个个精美的小礼品,但是如果不幸没有躲过蝙蝠的冲击,那么蝙蝠就会贴在你的身上。不到五秒钟,蝙蝠就成群结队的飞过来。顿时山洞中亮起了各色的彩灯,配合着蝙蝠的飞舞,我们像来到了中世纪的女巫居住的黑暗森林。我看到了蝙蝠,心中默念道,为了礼品,加油!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周围的人,男子尽失仪表翩翩的君子形态,女子也失去了淑女仪表,全都手忙脚乱。只见瑞贝卡照着一只蝙蝠轻轻一抓,那蝙蝠便变成了一块精美的糖果。而我旁边的男生显然没有女生灵活,贾浩男由于躲闪不及,一不小心一只蝙蝠就撞到了他的脸上,弄得他狼狈不堪。而旁边的秦博林的肚子上有一只蝙蝠,估计是哪只倒霉的蝙蝠时运不济,得了近视眼,恭喜他,中奖了!竟然撞到了秦博林的肚子上,晕了过去。而张若瑶和申苗苗却好像早就玩过这个游戏一样,游刃有余的抓着蝙蝠,获得了许多的小礼物,连瑞贝卡也比不过她们。而我则更惨,身上粘了好几只蝙蝠。车子缓缓驶出蝙蝠洞,我们总算松了一口气。借着光,只见贾浩男的身上已经被裹满了蝙蝠,活脱脱一个木乃伊。而在旁的平文波和秦博林的身上也粘了几只蝙蝠。蝙蝠洞后面就是蛇洞,瑞贝卡告诉我们,月球上蛇的样子长相非常可怕,牙齿也非常尖锐,但是却没有毒。虽然蛇没有毒,但是被咬一口也不好玩啊。如果遇到蛇一定要及时躲闪或去抓蛇的头部,要不就会被他咬上一口。蛇洞之旅正式开始了,在这方面。男生明显要比女生强,我们几个女生被丑陋的蛇吓得直躲闪,可是也难免被蛇咬伤。而男生则一点畏惧也没有,每一条蛇到了他们的手中都只好乖乖服软。终于从蛇洞中出来了,我们都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在这之后,我们穿过了河,翻过了山,以每分钟800米的速度向终点奔去。 经过了生死考验,试过了上天入地,为了缓解我们已经紧绷到极限的神经,瑞贝卡又待我们来到了高新产业科技园,这也是我们在月球的最后一站。高新科技园中汇集了从地球移民到月球的顶尖科学家,而我们的好朋友阿兰?兰斯就是这些科学家中最年轻的一位。所以,带领我们参观科技园的任务就理所当然的交给了他。来到了科技园内,最新的科学技术令我们叹为观止。阿兰首先带领我们到达了飞船研制展区,那里的科学家正在致力于用现有的科学技术来制造出更结实的材料和更安全的飞船应急程序,我们就不打扰他们啦!来到了机器人展区,这可让我们大饱眼福了。最新研制出的机器人有着极为酷似人类的外表。阿兰告诉我们,科学家甚至给机器人制造出了和人类没有什么分别的皮肤,还有极为简单的人工智能。这种机器人是生活用机器人,用来给残疾人服务。机器人可以通过与残疾人的大脑相连接,从而读取到残疾人想要完成的动作,来代替残疾人完成。但是这种机器人只能在月球使用,因为他的身躯太为沉重,在失重的情况下可以轻松移动,如果到了地球,恐怕就举步维艰了。 经过了在月球上一天的参观游玩,拖着疲倦的身体,我们乘坐上了来时的飞船。飞船缓缓开动,我们终于回到了我们的家乡——地球。回到地球我们才恍然发现,我们已经走了将近一个月,根据报纸统计的数据,已经有至少180000人登上了月球旅行或定居。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月球将是我们的第二故乡。

参观方特科幻公园

参观方特科幻公园

重庆市秀山县东风路小学三年级10班 王 彤

指导老师 文 芳

今天是夏令营活动的第三天,我们要去重庆方特科幻公园参观。我们就像出笼的小鸟非常兴奋,一路上大家唧唧喳喳地说过不停,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方特科幻公园。

下了车,我们就直奔公园的大门,在导游哥哥的带领下,顺利地进入了方特科幻公园。

首先参观的就是太空山。我们先去坐仿造飞船。我系好安全带,通过工作人员的操作,门自动关闭了,突然眼前一片漆黑,咦!飞船起飞了,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浩瀚无边的模拟宇宙中去。呀,那个蓝色的水晶球不是我们的地球吗?真美呀!正当我陶醉其中时,突然,一些奇妙的漂浮物向我们的飞船奔来,眼看就要撞到飞船了,我吓得闭上双眼,飞船向左一闪,漂浮物就与我们擦肩而过,好险啦!

当然,最惊险、最刺激的还是坐过山车了。大家排着长龙似的队伍在入口处焦急而又耐心地等待着。只见那些先坐上过山车的同学,有的兴奋得朝我们直招手,仿佛是要去那遥远的太空旅行似的那么自豪;有的吓得紧紧地抓住扶手,眼睛时睁时闭,生怕一松手就摔下来;更有些胆小的女孩吓得一阵阵尖叫,过山车一停下才敢长长地舒一口气!看到这些,我就有些害怕了,开始犹豫不决:坐还是不坐?坐吧,实在有些害怕,因为我也是个胆小的女孩呀;不坐吧,可我们这次出来夏令营不就是为了让我们战胜种种困难、磨练我们意志的吗?这么点困难都战胜不了,同学们也会笑话我的。恍恍惚惚中,不知不觉就轮到我了,尽管是在炎热的夏季,可我觉得浑身发冷,四肢无力、腿直发抖。看到我紧张的样子,给我系安全带的阿姨安慰我说:“小朋友别紧张,没事的,几分钟就会安全返回的,这也是一次挑战自我的机会呀。”“上去了!上去了!”只听下面一阵欢呼。车在缓缓启动,也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吓人,于是慢慢睁开眼,看到了车正缓慢地顺着轨道往上爬。可上到顶峰的轨道后,它好像要考验考验我们的意志,于是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冲向前方,只听到耳边的风呼呼作响。我又开始紧张了,心里就像揣着一直小兔子砰砰直跳。紧接着又一个俯冲,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冲了下来,然后突然又一个急转弯,像要把我们甩出去一样,真让人魂飞魄散呀!最后它仿佛不忍心逗我们了似的,又慢了下来,温柔地停在了终点。

眼泪伴随着惊吓和战胜自我的喜悦挂在了脸上。过山车又要开始它的下一趟冒险了。

注:

王彤 女

我去探月

我去探月 登上月球,是人类共同的梦想。 每当夜幕降临,月亮像一位害羞的姑娘悄悄地露出半边脸。望着夜空的月亮,总是引起我无限的遐想。月亮上到底是什么样子?是不是也有高山、大海、森林、花朵?是不是也有和我们一样的人类?如果我能到月亮上去看看那该有多好呀! 经过层层选拔和严格的测试后,我成为了一名少年航天员,我终于可以实现我梦寐以求的理想了,心里的兴奋劲儿就别提了。终于盼到飞船升空的日子了。坐上飞船我和航天员叔叔一起飞向太空,开始了这次月球之旅。 穿过大气层,我们进入了浩瀚的宇宙。飞船沿着固定的轨道飞到了有着46亿年龄的月球。在返回舱穿好航天服,我第一次站到了月球的土地上。这就是我们平时看到的月亮吗?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它的上面没有水源、植物、和空气,满眼看到的只是巨大的环形山和古老的高原,它大部分的表面都被灰土层尘埃与流星撞击的石头碎片覆盖着。由于缺乏地心的引力,我们在月球上行走起来总是一蹦一蹦的,就像会轻功的大侠一样。 从月亮上看地球,它是如此的壮观。这颗美丽的蓝色星球牵动着亿万人的心,它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地方,是我们可爱的家。采集完岩石标本,我们结束了这次的任务就要乘坐飞船返回自己的星球了。再见了,月亮! 当飞船飞离了月球,清澈的月光洒满了夜空,让人不禁浮想联翩……古时候的文人墨客对月亮更是赞誉有加:如唐代大诗人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宋代文学家苏轼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都是脍炙人口的绝世佳句。 地球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月亮像一个大银盘一样静静的挂在天边,它们像两个形影不离的兄弟携手走过了亿万年。

未来的地球

七月,知了在不停地叫,火辣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坐在书桌前的琦琳,正望着稿纸发呆:“讨厌!老师真坏,这么热的天气,还要写什么想象作文‘未来的地球’,真是烦死人了!”酷热的天气让她烦躁不安。

就在琦琳埋怨时,眼前突然出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里面传出一个声音:“这是时空漩涡,你想去未来世界吗?”琦琳很好奇,心想:太好了!这下作文有着落了!忙说:“想!”说完便一头钻进了漩涡,一下子坐在时光飞船的座位上。她系好安全带,拉动开关,飞船迅速转了起来。琦琳被转得头昏眼花,几分钟后,飞船停了下来。门自动开了,琦琳爬起来,揉揉太阳穴,跳下飞船。她本以为未来的地球会很美,可没想到自己竟站在小区里,眼前的一幕让她惊呆了:小区里原本有许多花草树木,可是现在都不翼而飞了,只剩下干裂的土地。琦琳觉得不对劲儿,她跑回家,见到的是眉头紧锁的爸爸和愁容满面的妈妈,琦琳赶紧问:“怎么了?”妈妈叹了口气,说:“你去看看电视吧。”琦琳急忙“飞”到电视前,看到播音员说:“由于我们人类不爱护地球,肆意砍伐树木,大量排放尾气,任意猎杀动物,随便乱丢垃圾,污染水源……地球已变成了‘灾’球,地震、洪水、台风时不时就会袭来……”画面又转到森林,森林里一棵树也没有,动物们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片沙漠。就在这时,沙尘暴刮来,尽管门窗关得很严实,但还是有沙子进来,琦琳吓得手足无措,只好躲进被子里,她蒙着眼睛,瑟瑟发抖,沙尘暴总算过去了,琦琳刚从被窝里出来,台风又接踵而至,琦琳大叫一声:“我要回去,我不要待在这里!”她跑到飞船边,那个声音又说:“对不起,飞船被沙尘暴损坏了,您无法回去了。”“什么?”琦琳瘫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不——”琦琳一下子坐起来,睁眼一看,自己好端端地坐在床上,窗外阳光明媚,系着围裙的妈妈正在扫地,琦琳的眼眶里还噙着泪水,她长出了一口气,说:“还好只是南柯一梦啊!可是,如果人类再不保护地球,爱护我们的家园的话,可能那就不是一个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