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一生平安作文400字(共六篇)

好人一生平安 广东省深圳市公明中心小学五(2)班黄颖 大年初四,我和爸爸妈妈到布吉镇的刘伯伯家做客。一路上人可真多,我好几次都被人撞到,妈妈不得不牵着我。没想到车站的人还要多,人们都在翘首企盼,焦急的神态与春节的喜庆很不协调。好不容易等来一趟人少的汽车,我们一家人才挤了上去,但也只能站在过道上。我紧紧的拉着妈妈的手,生怕挤丢了。心想:到布吉要1个多小时,要是有人给我让个座,那该多好啊!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坐在身旁的年轻小伙子,他身穿浅蓝色羽绒衣,二十来岁,戴着一副眼镜,正专心致志地看着一本书。我扫视了一下书名,是《轮椅上的梦》。我知道这本书是张海迪写的。他也看了我一眼,但却没有让座的意思。我心想:看张海迪的书,但却没有张海迪的好思想,有什么用!汽车行驶得很慢,好久才到龙华镇,这时又挤上来几个人。一位驼背老大娘抱着个1岁多的小孩站到了我的身旁。服务员问:“有谁给这位老大娘让个座?”许多人都没反应,只有“羽绒衣”慢慢从座位上站起来。老大娘感激的说了声谢谢。过多久,“羽绒衣”就下车了,我突然发现他走路竟然是一颠一晃的,我这才明白:原来他是个残疾人。顿时,我满脸通红,真想下去帮他一把。但车已经慢慢开动,我只好在心里默默地祝愿:“好人一路平安!”

指导教师:黄秀萍

祝好人一生平安

昨天听到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叫他美美,听说在家里学习做饭,不小心把菜刀掉在地上,恰好掉到了脚上,受伤了。

美美是一个非常好的朋友,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小巧的嘴吧。一笑起来就会有两个小酒窝,每当看到美美的笑,心里总是美美的,在我不开心的时候,美美总会苦想一些笑话讲给我听,有时候那笑话简直是太冷了,但是我也会被她可爱的模样逗笑的。

每天我们都会从家里带一些妈妈们做的小甜点,美美总是叫她妈妈做我喜欢吃的。每次我都会把美美的那份也吃光,然后美美就会看着我笑,我会把我带的给美美吃。

妈妈答应我,说明天晚上她下班后带我到美美家,看望美美,我高兴极了,我会把我的笔记本带给美美,让她不会落下课程。

祝你平安

感人的故事到处都在发生,它们有些是细微的,是不容易发现的,而有的,却是显而易见的。

那天,我去老师那儿学毛笔字。因为路途有些远,爸爸叫我自己打车去。接过钱,我兴冲冲地赶到路口等车。等啊等,车子就是不出现。我有些不耐烦了,就绕着树转圈,当转到第八圈时,一辆出租车终于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向那辆车狠命地招手,车子向我所在的地方驶过来。

出租车停了下来,我拉开车门,钻进车里,向那个开车的叔叔说了地址。车向前行驶,我开始欣赏沿途的风景。快到目的地了,我伸手摸了摸口袋,心一紧:糟了,钱丢了。我忐忑不安地轻声对司机叔叔说:“叔……叔叔,我……的钱丢了,我身上没有钱了。”那位叔叔看了看我,没说话。我以为他不相信我,便摘下手表,递给他说:“你要是不……不相信,那就拿我的手表好了。”他笑了笑,吧手表还给我说:“别那么紧张,没关系的,到了,你下车吧。要是觉得不妥,就唱一首歌给我听,作为报酬吧,好吗?”我点点头,心想唱什么好呢?忽然想起了刚刚学会的《祝你平安》这首歌,便唱了起来: …… 你的所得还那样少吗?你的付出还那样多吗?……祝你平安喔祝你平安,让那快乐围绕在你身边,祝你平安喔祝你平安,你永远都幸福是我最大的心愿……

我下了车,正要向他说声“谢谢”,出租车便开走了。望着车子远去的影子,我在心中默念着:祝你平安,好人一生平安。

好人一生平安

好人一生平安 好人,好人一生平安. 好人, 是街上的清洁工, 一心一意的为人民服务. 早晨,在街上献出自己的高贵的时间, 为了给人民一个好的环境. 好人, 是那些敢于捐血的人. 为了, 为了那一些贫血的人, 给他, 给她们一丝生命. 好人, 是帮助别人的人. 为了帮助他人, 也心甘情愿. 好人, 是那些愿意与别人分享的人. 能把自己的好动西分成两半. 你一半, 我一半. 包含着友谊. 好人, 是那种勇敢的人. 在危险的时候. 敢于挺身而出. 好人, 将会一生平安. 一生平安. 平安, 平安 ..........

好人

她,得了阑尾炎,因拖后治疗而使病情一再得加重。看着那张憔悴的脸,我想:如果上天恩赐我一个聪明过人的头脑,我将为她研制出一种神奇的药物;如果上天恩赐我神仙般的法力,我将用我的法力为她治疗;如果……可以我想为她分担点病痛。可惜,我没有,我什么都没有。就像一些人所说的“我不过是一朵未开过的花,只是花骨朵,我还不是那朵娇艳而又亮丽的花,而她,只不过是花朵中凋落了几片叶子而已,她,还不至于凋零。”

她,是一个好人。从我记事起,关于她的事,不停的在我耳边响起。关于她是如果对待着她的女儿,关于她的种种品行,关于她点点滴滴。

记得有一次,雨不停着下着,我去她家吃饭。面对着一桌子的饭菜,我不停的品尝着。忽然,外面响起了一阵喊叫声,我慌忙地冲到外面。原来是一捡破烂的被撞到了,周围没有一个人。“可能是撞后逃匿,唉,也怪可怜的,”我无所谓地说着。继续品尝着我的美味佳肴。那知她听我这句话后,立刻停止吃饭,三步并做两步,疾步快行,走到了那个捡破烂身边,停了下来。

只见她弯下腰,仔细盘问了些什么,然后扶起她,扶着她走到了她家的椅子上,让收破烂的人坐在她家的椅子上休息。我顿时惊呆了,不敢看着她的眼睛。然后又见她拿起了电话,拨了几个键,然后焦急着说了几句话,就挂了。站起身,又走到了那个收破烂的旁边,为她的手稍微的包扎了几下。看着她的眼睛,充满了关爱,充满了怜爱。

当救护车把那个收破烂的接走后。

表姐不解地问她:“你就不怕她要你出医药费,你以后就不要再做好人了吧,小心被别人骗了哦,现在这世道的人,骗钱的多过好人。”

只见她低着头,用小小的声音说“不见是帮帮她吗?用得了这样吗?现在不也没事,你就不要担心了。有一句话就是说得好‘好人一生平安’呢。”是呀,现在这个世界,不就是好人太少,如果世界上多几个像她这样的人,那么世界不就会更美好呢?

以前,她的一切历历在目。

而她,正是我的三姑。她现在就躺在了医院里,每天对着白墙,她着呆。那么如果说“好人一生平安”,那么就请上天保佑她,愿她这朵亮丽的花朵再度的光亮。

温暖就是那么简单

温暖其实很简单,简单到有时候人们意识不到心房的温度在悄悄上升。

许多人总是喜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就像对于乞讨者简单的弯腰放下自己的心意都要思考半天以至“施舍”清脆的一声掉在地上或着连一毛钱都还没有拿出来就已经错过了求助的目光,事后一副庆幸的样子为自己少花了一块两块的零钱而沾沾自喜,转身买了一包烟或是名牌化妆品,最后若无其事地吹着口哨蹬着一双锃亮的皮鞋离开。他们能感受到的,只有羊毛衫或貂皮大衣给予的温暖,而那种烫手的温暖,势必烫坏他们的良心。

钱是冷的,而人却已经把自己所有的热量给了所谓能使鬼推磨的、抖起来哗哗作响的钞票。

见过一目镜头,一直记到了今天,总觉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雾气浓重的大街上,如针般的雨打在花花绿绿的伞上,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的亮晶晶的水花。

失去双腿的乞讨者趴在一个滑动的木板上,雨水从他的身上流过,变成了浓浓的灰黑色。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了“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的旋律,不禁哑然失笑——帽子和袈裟,就连一双破鞋对这个乞讨者来说也是奢侈品,他只有两个伤口,被路过的人投去惊异甚至是厌恶的目光。伤口结的痂一次次被恶毒的目光与言语挑开,仅剩的尊严从这伤口中飞一般的流光了,只留下对命运和对他人的顺从和妥协,他学会了逆来顺受,学会了低声下气地为了一个馒头的钱而不断地叩首,羸弱地说谢谢直到施与者心满意足地离开。

雨点滴答滴答地敲打着顽固的沥青路面,帮淘气的行道树搓澡。乞讨者先将放钱的罐子尽可能的远地放在自己的前面,然后稍稍弓起身子,用力滑到那里,再拿起罐子,再放到前方,再弓起身子……我不知道那种接近于蠕动的运动方式是怎样被一个人给学会的,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几个人可以受得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一定受不了,大多数人也受不了,甚至想一想都觉得晦气。

不耐烦的按喇叭声停了下来,乞讨者缓缓地过了马路。也许有一天他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如潮的鸣笛声中被安琪儿领走……

“叮—叮—”几声清脆的声响,陆续的几枚五角硬币掉在了乞讨者的前方,乞讨者的嘴里含糊地嘟哝着什么,并没有抬头,几个撑着伞的青年人嘻嘻哈哈的走了。我仔细听着乞讨者的话语,才发现似乎又是老一套的神佛保佑好人一生平安之类的话。

然而,黑压压的云朵下,乞讨者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了。

手里早就准备好了一张五元的纸币,我一直在等乞讨者滑到附近,然后像有所谓好心的人一样将廉价的施舍透进那个破旧不堪的罐子里。

“谢谢!谢谢!好人有好报!”又是那个声音,我注意到那并不是对我说的,皱巴巴的纸币还在我的手上。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破旧的罐子里,多了一颗缺了一个小角的苹果,还可以清晰地看见小小的牙印。而这颗苹果的小主人——一个穿着粉色外套的孩子正在低着头听着母亲的责骂,一颗颗圆滚滚的泪珠掉进积得很深雨水里,开出一朵朵绚烂的、透明色的小花。

“知不知道爸爸妈妈赚钱有多不容易,你就这样浪费!”女孩的妈妈很生气的样子。

孩子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责骂给吓到了,胖嘟嘟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小小的伞随着她一起抽动着。

乞讨者远远地望着,手里攥着被雨水冲洗的锃亮的苹果。他小声地说了什么,但没人听到,他迫切地想上前解释清楚,但女孩母亲投来的厌恶的目光却将他远远地拒绝在了正常人的世界之外。

他在内疚?他本应该带着苹果远远地走开,然后舒舒服服的享用这难得的食物——而他在内疚!他在担心不远处那个正因为自己而遭受责骂的小女孩,他甚至想上前保护那个抽泣的女孩。

我有些想多管闲事地上前劝一劝,然而还没有等我开口就已经被女孩母亲的目光给挡了回来。我无奈地掩饰着尴尬,迅速地走向乞讨者,然后放下了那张握在手里许久的纸钞,走向了反方向。乞讨者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小女孩撑着小伞远去的背影,许久许久不曾回头。擦身而过的那一秒,他哭了,我亲眼看着他的眼泪在水面上激荡起圆圈。

他哭了——或许曾经的痛苦无人能懂,而这一瞬的感动却令这个可怜的男人有了做人的尊严。那个苹果的温度,不高不低,暖暖的。难以想象眼前的乞讨者心里是如何的汹涌,我也不能知道这份简单而又难得温暖在这颗冰冷的心理传递了多少的热量。

乞讨者灰色温暖其实很简单,简单到有时候人们意识不到心房的温度在悄悄上升。

许多人总是喜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就像对于乞讨者简单的弯腰放下自己的心意都要思考半天以至“施舍”清脆的一声掉在地上或着连一毛钱都还没有拿出来就已经错过了求助的目光,事后一副庆幸的样子为自己少花了一块两块的零钱而沾沾自喜,转身买了一包烟或是名牌化妆品,最后若无其事地吹着口哨蹬着一双锃亮的皮鞋离开。他们能感受到的,只有羊毛衫或貂皮大衣给予的温暖,而那种烫手的温暖,势必烫坏他们的良心。

钱是冷的,而人却已经把自己所有的热量给了所谓能使鬼推磨的、抖起来哗哗作响的钞票。

见过一目镜头,一直记到了今天,总觉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雾气浓重的大街上,如针般的雨打在花花绿绿的伞上,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的亮晶晶的水花。

失去双腿的乞讨者趴在一个滑动的木板上,雨水从他的身上流过,变成了浓浓的灰黑色。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了“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的旋律,不禁哑然失笑——帽子和袈裟,就连一双破鞋对这个乞讨者来说也是奢侈品,他只有两个伤口,被路过的人投去惊异甚至是厌恶的目光。伤口结的痂一次次被恶毒的目光与言语挑开,仅剩的尊严从这伤口中飞一般的流光了,只留下对命运和对他人的顺从和妥协,他学会了逆来顺受,学会了低声下气地为了一个馒头的钱而不断地叩首,羸弱地说谢谢直到施与者心满意足地离开。

雨点滴答滴答地敲打着顽固的沥青路面,帮淘气的行道树搓澡。乞讨者先将放钱的罐子尽可能的远地放在自己的前面,然后稍稍弓起身子,用力滑到那里,再拿起罐子,再放到前方,再弓起身子……我不知道那种接近于蠕动的运动方式是怎样被一个人给学会的,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几个人可以受得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一定受不了,大多数人也受不了,甚至想一想都觉得晦气。

不耐烦的按喇叭声停了下来,乞讨者缓缓地过了马路。也许有一天他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如潮的鸣笛声中被安琪儿领走……

“叮—叮—”几声清脆的声响,陆续的几枚五角硬币掉在了乞讨者的前方,乞讨者的嘴里含糊地嘟哝着什么,并没有抬头,几个撑着伞的青年人嘻嘻哈哈的走了。我仔细听着乞讨者的话语,才发现似乎又是老一套的神佛保佑好人一生平安之类的话。

然而,黑压压的云朵下,乞讨者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了。

手里早就准备好了一张五元的纸币,我一直在等乞讨者滑到附近,然后像有所谓好心的人一样将廉价的施舍透进那个破旧不堪的罐子里。

“谢谢!谢谢!好人有好报!”又是那个声音,我注意到那并不是对我说的,皱巴巴的纸币还在我的手上。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破旧的罐子里,多了一颗缺了一个小角的苹果,还可以清晰地看见小小的牙印。而这颗苹果的小主人——一个穿着粉色外套的孩子正在低着头听着母亲的责骂,一颗颗圆滚滚的泪珠掉进积得很深雨水里,开出一朵朵绚烂的、透明色的小花。

“知不知道爸爸妈妈赚钱有多不容易,你就这样浪费!”女孩的妈妈很生气的样子。

孩子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责骂给吓到了,胖嘟嘟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小小的伞随着她一起抽动着。

乞讨者远远地望着,手里攥着被雨水冲洗的锃亮的苹果。他小声地说了什么,但没人听到,他迫切地想上前解释清楚,但女孩母亲投来的厌恶的目光却将他远远地拒绝在了正常人的世界之外。

他在内疚?他本应该带着苹果远远地走开,然后舒舒服服的享用这难得的食物——而他在内疚!他在担心不远处那个正因为自己而遭受责骂的小女孩,他甚至想上前保护那个抽泣的女孩。

我有些想多管闲事地上前劝一劝,然而还没有等我开口就已经被女孩母亲的目光给挡了回来。我无奈地掩饰着尴尬,迅速地走向乞讨者,然后放下了那张握在手里许久的纸钞,走向了反方向。乞讨者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小女孩撑着小伞远去的背影,许久许久不曾回头。擦身而过的那一秒,他哭了,我亲眼看着他的眼泪在水面上激荡起圆圈。

他哭了——或许曾经的痛苦无人能懂,而这一瞬的感动却令这个可怜的男人有了做人的尊严。那个苹果的温度,不高不低,暖暖的。难以想象眼前的乞讨者心里是如何的汹涌,我也不能知道这份简单而又难得温暖在这颗冰冷的心理传递了多少的热量。

乞讨者灰色温暖其实很简单,简单到有时候人们意识不到心房的温度在悄悄上升。

许多人总是喜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就像对于乞讨者简单的弯腰放下自己的心意都要思考半天以至“施舍”清脆的一声掉在地上或着连一毛钱都还没有拿出来就已经错过了求助的目光,事后一副庆幸的样子为自己少花了一块两块的零钱而沾沾自喜,转身买了一包烟或是名牌化妆品,最后若无其事地吹着口哨蹬着一双锃亮的皮鞋离开。他们能感受到的,只有羊毛衫或貂皮大衣给予的温暖,而那种烫手的温暖,势必烫坏他们的良心。

钱是冷的,而人却已经把自己所有的热量给了所谓能使鬼推磨的、抖起来哗哗作响的钞票。

见过一目镜头,一直记到了今天,总觉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雾气浓重的大街上,如针般的雨打在花花绿绿的伞上,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的亮晶晶的水花。

失去双腿的乞讨者趴在一个滑动的木板上,雨水从他的身上流过,变成了浓浓的灰黑色。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了“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的旋律,不禁哑然失笑——帽子和袈裟,就连一双破鞋对这个乞讨者来说也是奢侈品,他只有两个伤口,被路过的人投去惊异甚至是厌恶的目光。伤口结的痂一次次被恶毒的目光与言语挑开,仅剩的尊严从这伤口中飞一般的流光了,只留下对命运和对他人的顺从和妥协,他学会了逆来顺受,学会了低声下气地为了一个馒头的钱而不断地叩首,羸弱地说谢谢直到施与者心满意足地离开。

雨点滴答滴答地敲打着顽固的沥青路面,帮淘气的行道树搓澡。乞讨者先将放钱的罐子尽可能的远地放在自己的前面,然后稍稍弓起身子,用力滑到那里,再拿起罐子,再放到前方,再弓起身子……我不知道那种接近于蠕动的运动方式是怎样被一个人给学会的,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几个人可以受得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一定受不了,大多数人也受不了,甚至想一想都觉得晦气。

不耐烦的按喇叭声停了下来,乞讨者缓缓地过了马路。也许有一天他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如潮的鸣笛声中被安琪儿领走……

“叮—叮—”几声清脆的声响,陆续的几枚五角硬币掉在了乞讨者的前方,乞讨者的嘴里含糊地嘟哝着什么,并没有抬头,几个撑着伞的青年人嘻嘻哈哈的走了。我仔细听着乞讨者的话语,才发现似乎又是老一套的神佛保佑好人一生平安之类的话。

然而,黑压压的云朵下,乞讨者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了。

手里早就准备好了一张五元的纸币,我一直在等乞讨者滑到附近,然后像有所谓好心的人一样将廉价的施舍透进那个破旧不堪的罐子里。

“谢谢!谢谢!好人有好报!”又是那个声音,我注意到那并不是对我说的,皱巴巴的纸币还在我的手上。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破旧的罐子里,多了一颗缺了一个小角的苹果,还可以清晰地看见小小的牙印。而这颗苹果的小主人——一个穿着粉色外套的孩子正在低着头听着母亲的责骂,一颗颗圆滚滚的泪珠掉进积得很深雨水里,开出一朵朵绚烂的、透明色的小花。

“知不知道爸爸妈妈赚钱有多不容易,你就这样浪费!”女孩的妈妈很生气的样子。

孩子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责骂给吓到了,胖嘟嘟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小小的伞随着她一起抽动着。

乞讨者远远地望着,手里攥着被雨水冲洗的锃亮的苹果。他小声地说了什么,但没人听到,他迫切地想上前解释清楚,但女孩母亲投来的厌恶的目光却将他远远地拒绝在了正常人的世界之外。

他在内疚?他本应该带着苹果远远地走开,然后舒舒服服的享用这难得的食物——而他在内疚!他在担心不远处那个正因为自己而遭受责骂的小女孩,他甚至想上前保护那个抽泣的女孩。

我有些想多管闲事地上前劝一劝,然而还没有等我开口就已经被女孩母亲的目光给挡了回来。我无奈地掩饰着尴尬,迅速地走向乞讨者,然后放下了那张握在手里许久的纸钞,走向了反方向。乞讨者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小女孩撑着小伞远去的背影,许久许久不曾回头。擦身而过的那一秒,他哭了,我亲眼看着他的眼泪在水面上激荡起圆圈。

他哭了——或许曾经的痛苦无人能懂,而这一瞬的感动却令这个可怜的男人有了做人的尊严。那个苹果的温度,不高不低,暖暖的。难以想象眼前的乞讨者心里是如何的汹涌,我也不能知道这份简单而又难得温暖在这颗冰冷的心理传递了多少的热量。

乞讨者灰色温暖其实很简单,简单到有时候人们意识不到心房的温度在悄悄上升。

许多人总是喜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就像对于乞讨者简单的弯腰放下自己的心意都要思考半天以至“施舍”清脆的一声掉在地上或着连一毛钱都还没有拿出来就已经错过了求助的目光,事后一副庆幸的样子为自己少花了一块两块的零钱而沾沾自喜,转身买了一包烟或是名牌化妆品,最后若无其事地吹着口哨蹬着一双锃亮的皮鞋离开。他们能感受到的,只有羊毛衫或貂皮大衣给予的温暖,而那种烫手的温暖,势必烫坏他们的良心。

钱是冷的,而人却已经把自己所有的热量给了所谓能使鬼推磨的、抖起来哗哗作响的钞票。

见过一目镜头,一直记到了今天,总觉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雾气浓重的大街上,如针般的雨打在花花绿绿的伞上,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的亮晶晶的水花。

失去双腿的乞讨者趴在一个滑动的木板上,雨水从他的身上流过,变成了浓浓的灰黑色。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了“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的旋律,不禁哑然失笑——帽子和袈裟,就连一双破鞋对这个乞讨者来说也是奢侈品,他只有两个伤口,被路过的人投去惊异甚至是厌恶的目光。伤口结的痂一次次被恶毒的目光与言语挑开,仅剩的尊严从这伤口中飞一般的流光了,只留下对命运和对他人的顺从和妥协,他学会了逆来顺受,学会了低声下气地为了一个馒头的钱而不断地叩首,羸弱地说谢谢直到施与者心满意足地离开。

雨点滴答滴答地敲打着顽固的沥青路面,帮淘气的行道树搓澡。乞讨者先将放钱的罐子尽可能的远地放在自己的前面,然后稍稍弓起身子,用力滑到那里,再拿起罐子,再放到前方,再弓起身子……我不知道那种接近于蠕动的运动方式是怎样被一个人给学会的,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几个人可以受得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一定受不了,大多数人也受不了,甚至想一想都觉得晦气。

不耐烦的按喇叭声停了下来,乞讨者缓缓地过了马路。也许有一天他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如潮的鸣笛声中被安琪儿领走……

“叮—叮—”几声清脆的声响,陆续的几枚五角硬币掉在了乞讨者的前方,乞讨者的嘴里含糊地嘟哝着什么,并没有抬头,几个撑着伞的青年人嘻嘻哈哈的走了。我仔细听着乞讨者的话语,才发现似乎又是老一套的神佛保佑好人一生平安之类的话。

然而,黑压压的云朵下,乞讨者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了。

手里早就准备好了一张五元的纸币,我一直在等乞讨者滑到附近,然后像有所谓好心的人一样将廉价的施舍透进那个破旧不堪的罐子里。

“谢谢!谢谢!好人有好报!”又是那个声音,我注意到那并不是对我说的,皱巴巴的纸币还在我的手上。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破旧的罐子里,多了一颗缺了一个小角的苹果,还可以清晰地看见小小的牙印。而这颗苹果的小主人——一个穿着粉色外套的孩子正在低着头听着母亲的责骂,一颗颗圆滚滚的泪珠掉进积得很深雨水里,开出一朵朵绚烂的、透明色的小花。

“知不知道爸爸妈妈赚钱有多不容易,你就这样浪费!”女孩的妈妈很生气的样子。

孩子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责骂给吓到了,胖嘟嘟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小小的伞随着她一起抽动着。

乞讨者远远地望着,手里攥着被雨水冲洗的锃亮的苹果。他小声地说了什么,但没人听到,他迫切地想上前解释清楚,但女孩母亲投来的厌恶的目光却将他远远地拒绝在了正常人的世界之外。

他在内疚?他本应该带着苹果远远地走开,然后舒舒服服的享用这难得的食物——而他在内疚!他在担心不远处那个正因为自己而遭受责骂的小女孩,他甚至想上前保护那个抽泣的女孩。

我有些想多管闲事地上前劝一劝,然而还没有等我开口就已经被女孩母亲的目光给挡了回来。我无奈地掩饰着尴尬,迅速地走向乞讨者,然后放下了那张握在手里许久的纸钞,走向了反方向。乞讨者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小女孩撑着小伞远去的背影,许久许久不曾回头。擦身而过的那一秒,他哭了,我亲眼看着他的眼泪在水面上激荡起圆圈。

他哭了——或许曾经的痛苦无人能懂,而这一瞬的感动却令这个可怜的男人有了做人的尊严。那个苹果的温度,不高不低,暖暖的。难以想象眼前的乞讨者心里是如何的汹涌,我也不能知道这份简单而又难得温暖在这颗冰冷的心理传递了多少的热量。

乞讨者灰色温暖其实很简单,简单到有时候人们意识不到心房的温度在悄悄上升。

许多人总是喜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就像对于乞讨者简单的弯腰放下自己的心意都要思考半天以至“施舍”清脆的一声掉在地上或着连一毛钱都还没有拿出来就已经错过了求助的目光,事后一副庆幸的样子为自己少花了一块两块的零钱而沾沾自喜,转身买了一包烟或是名牌化妆品,最后若无其事地吹着口哨蹬着一双锃亮的皮鞋离开。他们能感受到的,只有羊毛衫或貂皮大衣给予的温暖,而那种烫手的温暖,势必烫坏他们的良心。

钱是冷的,而人却已经把自己所有的热量给了所谓能使鬼推磨的、抖起来哗哗作响的钞票。

见过一目镜头,一直记到了今天,总觉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雾气浓重的大街上,如针般的雨打在花花绿绿的伞上,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的亮晶晶的水花。

失去双腿的乞讨者趴在一个滑动的木板上,雨水从他的身上流过,变成了浓浓的灰黑色。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了“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的旋律,不禁哑然失笑——帽子和袈裟,就连一双破鞋对这个乞讨者来说也是奢侈品,他只有两个伤口,被路过的人投去惊异甚至是厌恶的目光。伤口结的痂一次次被恶毒的目光与言语挑开,仅剩的尊严从这伤口中飞一般的流光了,只留下对命运和对他人的顺从和妥协,他学会了逆来顺受,学会了低声下气地为了一个馒头的钱而不断地叩首,羸弱地说谢谢直到施与者心满意足地离开。

雨点滴答滴答地敲打着顽固的沥青路面,帮淘气的行道树搓澡。乞讨者先将放钱的罐子尽可能的远地放在自己的前面,然后稍稍弓起身子,用力滑到那里,再拿起罐子,再放到前方,再弓起身子……我不知道那种接近于蠕动的运动方式是怎样被一个人给学会的,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几个人可以受得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一定受不了,大多数人也受不了,甚至想一想都觉得晦气。

不耐烦的按喇叭声停了下来,乞讨者缓缓地过了马路。也许有一天他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如潮的鸣笛声中被安琪儿领走……

“叮—叮—”几声清脆的声响,陆续的几枚五角硬币掉在了乞讨者的前方,乞讨者的嘴里含糊地嘟哝着什么,并没有抬头,几个撑着伞的青年人嘻嘻哈哈的走了。我仔细听着乞讨者的话语,才发现似乎又是老一套的神佛保佑好人一生平安之类的话。

然而,黑压压的云朵下,乞讨者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了。

手里早就准备好了一张五元的纸币,我一直在等乞讨者滑到附近,然后像有所谓好心的人一样将廉价的施舍透进那个破旧不堪的罐子里。

“谢谢!谢谢!好人有好报!”又是那个声音,我注意到那并不是对我说的,皱巴巴的纸币还在我的手上。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破旧的罐子里,多了一颗缺了一个小角的苹果,还可以清晰地看见小小的牙印。而这颗苹果的小主人——一个穿着粉色外套的孩子正在低着头听着母亲的责骂,一颗颗圆滚滚的泪珠掉进积得很深雨水里,开出一朵朵绚烂的、透明色的小花。

“知不知道爸爸妈妈赚钱有多不容易,你就这样浪费!”女孩的妈妈很生气的样子。

孩子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责骂给吓到了,胖嘟嘟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小小的伞随着她一起抽动着。

乞讨者远远地望着,手里攥着被雨水冲洗的锃亮的苹果。他小声地说了什么,但没人听到,他迫切地想上前解释清楚,但女孩母亲投来的厌恶的目光却将他远远地拒绝在了正常人的世界之外。

他在内疚?他本应该带着苹果远远地走开,然后舒舒服服的享用这难得的食物——而他在内疚!他在担心不远处那个正因为自己而遭受责骂的小女孩,他甚至想上前保护那个抽泣的女孩。

我有些想多管闲事地上前劝一劝,然而还没有等我开口就已经被女孩母亲的目光给挡了回来。我无奈地掩饰着尴尬,迅速地走向乞讨者,然后放下了那张握在手里许久的纸钞,走向了反方向。乞讨者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小女孩撑着小伞远去的背影,许久许久不曾回头。擦身而过的那一秒,他哭了,我亲眼看着他的眼泪在水面上激荡起圆圈。

他哭了——或许曾经的痛苦无人能懂,而这一瞬的感动却令这个可怜的男人有了做人的尊严。那个苹果的温度,不高不低,暖暖的。难以想象眼前的乞讨者心里是如何的汹涌,我也不能知道这份简单而又难得温暖在这颗冰冷的心理传递了多少的热量。

乞讨者灰色温暖其实很简单,简单到有时候人们意识不到心房的温度在悄悄上升。

许多人总是喜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就像对于乞讨者简单的弯腰放下自己的心意都要思考半天以至“施舍”清脆的一声掉在地上或着连一毛钱都还没有拿出来就已经错过了求助的目光,事后一副庆幸的样子为自己少花了一块两块的零钱而沾沾自喜,转身买了一包烟或是名牌化妆品,最后若无其事地吹着口哨蹬着一双锃亮的皮鞋离开。他们能感受到的,只有羊毛衫或貂皮大衣给予的温暖,而那种烫手的温暖,势必烫坏他们的良心。

钱是冷的,而人却已经把自己所有的热量给了所谓能使鬼推磨的、抖起来哗哗作响的钞票。

见过一目镜头,一直记到了今天,总觉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雾气浓重的大街上,如针般的雨打在花花绿绿的伞上,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的亮晶晶的水花。

失去双腿的乞讨者趴在一个滑动的木板上,雨水从他的身上流过,变成了浓浓的灰黑色。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了“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的旋律,不禁哑然失笑——帽子和袈裟,就连一双破鞋对这个乞讨者来说也是奢侈品,他只有两个伤口,被路过的人投去惊异甚至是厌恶的目光。伤口结的痂一次次被恶毒的目光与言语挑开,仅剩的尊严从这伤口中飞一般的流光了,只留下对命运和对他人的顺从和妥协,他学会了逆来顺受,学会了低声下气地为了一个馒头的钱而不断地叩首,羸弱地说谢谢直到施与者心满意足地离开。

雨点滴答滴答地敲打着顽固的沥青路面,帮淘气的行道树搓澡。乞讨者先将放钱的罐子尽可能的远地放在自己的前面,然后稍稍弓起身子,用力滑到那里,再拿起罐子,再放到前方,再弓起身子……我不知道那种接近于蠕动的运动方式是怎样被一个人给学会的,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几个人可以受得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一定受不了,大多数人也受不了,甚至想一想都觉得晦气。

不耐烦的按喇叭声停了下来,乞讨者缓缓地过了马路。也许有一天他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如潮的鸣笛声中被安琪儿领走……

“叮—叮—”几声清脆的声响,陆续的几枚五角硬币掉在了乞讨者的前方,乞讨者的嘴里含糊地嘟哝着什么,并没有抬头,几个撑着伞的青年人嘻嘻哈哈的走了。我仔细听着乞讨者的话语,才发现似乎又是老一套的神佛保佑好人一生平安之类的话。

然而,黑压压的云朵下,乞讨者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了。

手里早就准备好了一张五元的纸币,我一直在等乞讨者滑到附近,然后像有所谓好心的人一样将廉价的施舍透进那个破旧不堪的罐子里。

“谢谢!谢谢!好人有好报!”又是那个声音,我注意到那并不是对我说的,皱巴巴的纸币还在我的手上。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破旧的罐子里,多了一颗缺了一个小角的苹果,还可以清晰地看见小小的牙印。而这颗苹果的小主人——一个穿着粉色外套的孩子正在低着头听着母亲的责骂,一颗颗圆滚滚的泪珠掉进积得很深雨水里,开出一朵朵绚烂的、透明色的小花。

“知不知道爸爸妈妈赚钱有多不容易,你就这样浪费!”女孩的妈妈很生气的样子。

孩子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责骂给吓到了,胖嘟嘟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小小的伞随着她一起抽动着。

乞讨者远远地望着,手里攥着被雨水冲洗的锃亮的苹果。他小声地说了什么,但没人听到,他迫切地想上前解释清楚,但女孩母亲投来的厌恶的目光却将他远远地拒绝在了正常人的世界之外。

他在内疚?他本应该带着苹果远远地走开,然后舒舒服服的享用这难得的食物——而他在内疚!他在担心不远处那个正因为自己而遭受责骂的小女孩,他甚至想上前保护那个抽泣的女孩。

我有些想多管闲事地上前劝一劝,然而还没有等我开口就已经被女孩母亲的目光给挡了回来。我无奈地掩饰着尴尬,迅速地走向乞讨者,然后放下了那张握在手里许久的纸钞,走向了反方向。乞讨者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小女孩撑着小伞远去的背影,许久许久不曾回头。擦身而过的那一秒,他哭了,我亲眼看着他的眼泪在水面上激荡起圆圈。

他哭了——或许曾经的痛苦无人能懂,而这一瞬的感动却令这个可怜的男人有了做人的尊严。那个苹果的温度,不高不低,暖暖的。难以想象眼前的乞讨者心里是如何的汹涌,我也不能知道这份简单而又难得温暖在这颗冰冷的心理传递了多少的热量。

乞讨者灰色温暖其实很简单,简单到有时候人们意识不到心房的温度在悄悄上升。

许多人总是喜欢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就像对于乞讨者简单的弯腰放下自己的心意都要思考半天以至“施舍”清脆的一声掉在地上或着连一毛钱都还没有拿出来就已经错过了求助的目光,事后一副庆幸的样子为自己少花了一块两块的零钱而沾沾自喜,转身买了一包烟或是名牌化妆品,最后若无其事地吹着口哨蹬着一双锃亮的皮鞋离开。他们能感受到的,只有羊毛衫或貂皮大衣给予的温暖,而那种烫手的温暖,势必烫坏他们的良心。

钱是冷的,而人却已经把自己所有的热量给了所谓能使鬼推磨的、抖起来哗哗作响的钞票。

见过一目镜头,一直记到了今天,总觉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雾气浓重的大街上,如针般的雨打在花花绿绿的伞上,开出了一朵又一朵的亮晶晶的水花。

失去双腿的乞讨者趴在一个滑动的木板上,雨水从他的身上流过,变成了浓浓的灰黑色。不知怎的,我忽然想起了“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的旋律,不禁哑然失笑——帽子和袈裟,就连一双破鞋对这个乞讨者来说也是奢侈品,他只有两个伤口,被路过的人投去惊异甚至是厌恶的目光。伤口结的痂一次次被恶毒的目光与言语挑开,仅剩的尊严从这伤口中飞一般的流光了,只留下对命运和对他人的顺从和妥协,他学会了逆来顺受,学会了低声下气地为了一个馒头的钱而不断地叩首,羸弱地说谢谢直到施与者心满意足地离开。

雨点滴答滴答地敲打着顽固的沥青路面,帮淘气的行道树搓澡。乞讨者先将放钱的罐子尽可能的远地放在自己的前面,然后稍稍弓起身子,用力滑到那里,再拿起罐子,再放到前方,再弓起身子……我不知道那种接近于蠕动的运动方式是怎样被一个人给学会的,也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有几个人可以受得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我一定受不了,大多数人也受不了,甚至想一想都觉得晦气。

不耐烦的按喇叭声停了下来,乞讨者缓缓地过了马路。也许有一天他会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如潮的鸣笛声中被安琪儿领走……

“叮—叮—”几声清脆的声响,陆续的几枚五角硬币掉在了乞讨者的前方,乞讨者的嘴里含糊地嘟哝着什么,并没有抬头,几个撑着伞的青年人嘻嘻哈哈的走了。我仔细听着乞讨者的话语,才发现似乎又是老一套的神佛保佑好人一生平安之类的话。

然而,黑压压的云朵下,乞讨者的脸色却越发的阴沉了。

手里早就准备好了一张五元的纸币,我一直在等乞讨者滑到附近,然后像有所谓好心的人一样将廉价的施舍透进那个破旧不堪的罐子里。

“谢谢!谢谢!好人有好报!”又是那个声音,我注意到那并不是对我说的,皱巴巴的纸币还在我的手上。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破旧的罐子里,多了一颗缺了一个小角的苹果,还可以清晰地看见小小的牙印。而这颗苹果的小主人——一个穿着粉色外套的孩子正在低着头听着母亲的责骂,一颗颗圆滚滚的泪珠掉进积得很深雨水里,开出一朵朵绚烂的、透明色的小花。

“知不知道爸爸妈妈赚钱有多不容易,你就这样浪费!”女孩的妈妈很生气的样子。

孩子似乎被这突如其来的责骂给吓到了,胖嘟嘟的脸上写满了委屈,小小的伞随着她一起抽动着。

乞讨者远远地望着,手里攥着被雨水冲洗的锃亮的苹果。他小声地说了什么,但没人听到,他迫切地想上前解释清楚,但女孩母亲投来的厌恶的目光却将他远远地拒绝在了正常人的世界之外。

他在内疚?他本应该带着苹果远远地走开,然后舒舒服服的享用这难得的食物——而他在内疚!他在担心不远处那个正因为自己而遭受责骂的小女孩,他甚至想上前保护那个抽泣的女孩。

我有些想多管闲事地上前劝一劝,然而还没有等我开口就已经被女孩母亲的目光给挡了回来。我无奈地掩饰着尴尬,迅速地走向乞讨者,然后放下了那张握在手里许久的纸钞,走向了反方向。乞讨者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小女孩撑着小伞远去的背影,许久许久不曾回头。擦身而过的那一秒,他哭了,我亲眼看着他的眼泪在水面上激荡起圆圈。

他哭了——或许曾经的痛苦无人能懂,而这一瞬的感动却令这个可怜的男人有了做人的尊严。那个苹果的温度,不高不低,暖暖的。难以想象眼前的乞讨者心里是如何的汹涌,我也不能知道这份简单而又难得温暖在这颗冰冷的心理传递了多少的热量。

乞讨者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