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家書作文(共三篇)

災區小朋友們: 你們好。 我是一個跟你們一樣的同齡人。我知道你們失去了親人、朋友、家園、學校......可你們沒有被失去吖,你們還有我們,還有全國人民。請你們不要悲傷,我們會幫助你們建造家園,不要在擔心。 零八年,一個不平凡的年,這一年發生了很多不平凡的事。但樓房會倒,人民的心不會倒;洪水可以沖回一切,可沖不毀人民的心;雪山會崩,可人民的心不會崩潰! 請小朋友們不要常常想起這次噩夢,這個噩夢太恐怖了,每每想起腦子裡就會想放電影一樣,會讓我們害怕的流淚。朋友們,答應我不在想這個,想一想現在和大家嬉戲時的情景......一定要答應我。 你們知道嗎,你們其實很勇敢,很堅強,你們在地震時,奮不顧身得救同伴;用讀書聲來打破廢墟下的恐懼;用少先隊隊禮來回敬子弟兵叔叔們...... 朋友們,你們現在只要用快樂的笑聲,朗朗讀書聲來感謝我們就可以了。 我們會時時刻刻關注你們的,請不要擔心,想吃什麽說一下;生病了,我們給你們治療;志願者會靜靜守護在病床上的你們;心理醫生會幫助你們擺脫陰影的...... 來吧,朋友們,去你們每一天都在快樂中度過! 祝你們早日走出地震陰影 中國心 2008.6.26

‖破?殘!逝~從此結束...

破碎的章節,殘餘的雪憶,逝去的笑臉,孤獨的背影,從此結束.

殘雪

靜靜的大街,今年的第一場雪過了,沒有多餘的喜悅,只有和雪一樣的心.

抬起頭,靜靜的看著風中細小的殘雪,我笑了,不知道爲什麽,就是笑了,也許是看到和我心同樣溫度的雪粒吧!我長

大眼睛努力看清楚那些風中剩餘的雪粒慢慢的落下,我急忙跑過去將這場雪的最後殘餘接入手中,看者雪粒在我手

中融化,我馬上將手擦幹,我不知道在逃避什麽,也許是怕自己知道,我還有融雪的溫度吧!..

碎章

不知道鏦什麽開始的,腦海里出現了一些我封存已久的章節,但是我努力去封閉它,最後還是被少數的碎章給喚起.

不完整的記憶碎片在腦海里輪回演出,腦子很亂,我不想把他們拼凑在一起,因爲這樣回壤過去那個單純的孩子

也就是是過去的我出现...,那些破碎的章節在不停的修復,我在努力抗爭者,他們拼起我再打碎,就這樣反反復複,

最後我累了,隨妳們好暸,爲什麽你們非要我痛苦?蒍什麽你們非要我記起?痛苦的回憶鋪天蓋地的殺來,我無法阻

擋,我看到了過去那個喜歡和別人勾肩搭背的身影,破碎的章節在這一刻停止了修復,滾吧!一起都滾吧,我不再需要以

前那種單純了,够了,一切的痛苦到此爲止吧!

腦海里出現了另一個我,單純的我,我對他說:"你的時代已經結束了!"這個身體已經不再需要你了...你走吧!~``破

所有的記憶,壤過去的一切都結束.

獨影

噢,結束了,我長于一口氣,一個人靜靜的趕著路,不知道鏦什麽時候開始,我習慣了在下午接近天黑的時候去那個古

老的城墻上一人的感受諷的肆虐.....

古老的城墻真的是最好的受諷寶地,呵呵!這裏諷很大,冷,沒關係了,因爲心已經夠冷了,就這樣被凍死也是一種解

脫吧!天空慢慢的落下,那些揹着書包的學生在急急忙忙的往家裏趕路,眼角不知道鏦什麽時候濕潤了,記憶里的經曾

也在這一刻在我腦力回蕩,看著那些熟悉的身影,泪水終于在那一刻落下,我想,我還是忘不掉那些曾經重要的人.

諷依舊在肆虐,那些人的歡笑真的很溫暖,我終于知道什麽叫做"兩個世界"..那些笑容不屬于我.

我走了,以後不會再來了......................

一個人走在熟悉的路上,影子被路燈拉的老長,一個人走在陌生的大街上,眼睛被霓虹燈刺的生疼.一個人走在可怕

的黑夜里,眼中被黑暗充斥者迷茫.

終止...........

大人們的傷、似乎沒有痕跡

慈父愛、溫柔而深沉

爸爸的辛苦不讓我看見,在我面前 爸爸總是笑著的,而我卻學會從他疲憊的臉上了解他隱瞞的實情。爸爸的年齡比與我同齡的孩子父親的年齡都要大些,這是因為我們家庭的關系。可我從不覺得爸爸老,在我的心裏 爸爸是無所不能的,爸爸是我的驕傲!討厭別人說我家人不好,我不覺得這是什麼玩笑,大聲訓斥他然後轉頭走掉 這是我每次的本能做法。我很少這樣,衹有這時才會那麼大聲說話,似乎把全身的力氣都撒了出來。經常氣消後腦子裏出現一個問題:我幹嗎那麼生氣?他不是故意的呀。然後心裏就有一個聲音平靜地說,家人怎麼能拿來開玩笑?!能拿家人來跟你開玩笑的人也不會是什麼值得處的人。我的心裏是這樣想的,沒錯。也許這就是親情中某種叫做愛的東西

爸爸每次跟別人提起我的時候臉上總會有幸福的表情。高興的同時我也知道,這也是一種壓力與責任。我很愧疚、衹有我知道,其實我沒有爸爸媽媽想的那麼好。我也曾埋怨過他們的自私,也曾厭恨過老天的不公平。但、那些年少無知的感慨,都已不再。小時候、總是開玩笑說,爸爸又當爹又當媽還兼保姆,而我卻不知、那一句簡單被我當作玩笑的話是爸爸用多少汗水換來的,對他來說,這話、是一種榮譽!總會在爸爸睡熟的時候偷偷跑去捉弄他,他驚醒後會笑著求饒,我便更加得意。而我卻不知、那小小的午休是他多少日夜中僅有的一次休息。我越發覺得我真是一點也不懂事。然而轉念一想,也許、對爸爸來說 這反而是美好的記憶。

我不了解爸爸的過去,只是在他與老朋友的聊話間漸漸略知一二。爸爸每次談到過去的事都很興奮。離我遙遠的那個年代是爸爸記憶中最艱苦的那個年代,儘管我聽不太懂,但看到他津津有味的樣子,還是很滿足。爸爸說 我很小的時候他會每晚唱著歌哄我入睡。很小很小的事我已記不清了,而那歌那曲卻鎖在我記憶深處。

下午回家時,見爸爸趴在桌上睡著了。眼鏡忘了摘下來,手裏還握著那本我讓他學習的書。就這樣遠遠看著他熟睡的睡臉,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眼淚差點要溢出眼眶 又被我硬生生咽了回去。幫他摘下眼鏡,把書拿下放在旁邊,一切動作都儘量輕輕的。做好。看著他有些憔悴的面色,心裏輕輕地說 好好睡吧,這次我不捉弄你哦!轉身,一段早已塵封的記憶又被拾起:那次忘記是因為什麼,要找爸爸的照片。結果發現家裏爸爸的照片都是年輕時候的,我仔細地挑了張最好看的,拿著那張照片我突然鼻子酸酸的。那是我第一次感覺爸爸老了。。而這、是第二次。

我知道爸爸總會老的,並沒啥想不開,我知道我會一直陪這他

以前、某種叫做“父愛”的東西為我存在著

以後、某種叫做“孝順”的東西為愛存在著

莯淺默、親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