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作文(共八篇)

选择

人生路漫漫,在许多悲欢离合之后,都会面临选择的道路。一条路分好多支道,当一个人走到这时会选择哪条路,面临选择我们要心平气和认真地思考。人生这些选择,有职业选择,上学选择,生命,亲情,友情等,或多或少。面临众多的选择都是我们的一个转折点啊啊就在这一念之 差差可能你就成为富翁,也可能是乞丐。凡是我们面临选择择都应该真诚对待。自己拿不定注意的可以向老师,父母,长辈等指点迷津,听听他们的意见。对我们进一步了解自己,找准自己的位置一定会有很大的帮助,大多数人都在职业上发难。

我们在选择人生道路时,也许会遇到这种情况:明明知道有适合自己的位置却没有勇气选择。因为别人对此有偏见,自己担心会受到别人嘲笑和轻视。结果选择了所谓“热门”“体面”的行业却不适合自己!为别人的偏见“买单”实在没有必要。

选择是一重要的环节,可谓太难的选择一时不能拿不定注意。请你镇定认真的考虑一番把握选择就是把握未来,关键就是这一步是对是错是富是祸,你一时也不能确定,认真的你一定知道怎么。你选择对了吗?

选择

有人说:“人是为选择而生的。”一个人的一生坎坷不断,必然时时都面对着层出不穷的抉择。简单地说,选择就是“进”还是“退”。

社会中的我们如不能改变,就只能依从。不管在哪里,都存在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因此我们有时要进,有时要退。好想做选择很简单。其实不然,真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一步出错,便奠定后句。

也正是这样,选择才有了价值。生活中大大小小的选择数不胜数。然而有时小的能变大的,大的也能变小的:因为在选择你不知道结果如何,认为是小事情,而放宽心情。到最后使你盘盘皆输。选择前,必当要三思而行,要考虑过程中可能会造成干扰的因素,结果,获“利”等等。考虑完毕后,便要做出选择。选择后,我们便没有退路了。我们要竭尽全力。义无反顾地去努力。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选择后选择后不费任何气力,也能达成目标的也有。不过选择后经过大大小小的奋斗后,闯过无数风雨,证明自己的选择是对的似乎才更具有意义。

如上说来,成功的两要素是:选择+努力。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努力。

选择要靠自己,后路的奋斗也靠自己。

命运为你而生,选择为命运而生。

抉择你的一切吧!

三思而后行......

选择

面对心情 我要选择

选择

快乐还是忧愁

面对学习 我要选择

选择

积极还是颓废

面对友谊 我要选择

选择

选择保留还是放弃

面对困难 我要选择

选择

挑战还是躲避

生活中处处要选择

你做好去选择了吗

让我们大胆的去做

选择在向你喊——

快来选择吧

选择

小鱼选择水中

因为可以使它们快乐

老虎选择森林

因为可以使它们成长

彩虹选择雨后

因为可以使它更美丽

雄鹰选择高空

因为可以使它们展翅

我么选择学习

因为可以使我们成功

选择

人生如棋,变幻莫测,棋错一招,满盘皆输,乃余凄凉,心存悲哀……

——白袍心语

“冲锋开始!”

一声冷漠从帅营中传出,号手慌乱地举起冲锋号,吹响了代表着残杀和血腥的沉音。我匆忙戴好缺了一边的头盔,准备上阵。昨夜刚遭受过敌军铁骑的践踏,部队伤亡惨重,如今帅营又命令以此残破去应付敌军的火炮战车,似乎有些什么不言的意味……

此去必定全军覆没。随风飘扬的残旗抖擞着努力地不想倒下,冷风穿过旗上的破洞时发出凄厉的“呜呜”惨叫,携着血腥将杀气散发至战场的每一处角落。我望着衣甲鲜明的敌军如潮水般涌向我们,他们脸上的冷意似乎告诉我们:一切即将结束。

我们将要葬身于此,这我知道。但这对将军并不重要,这我也知道。我们仅仅是诱敌部队,仅仅是为了激起敌人贪欲而全军出动、让其宰割的部队。当然,在我们阵亡之后,我们的主力将会杀出为我们报仇。

犹记得将军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我们全都愣住了,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死去只会成就将军的胜利而非我们的功绩。命运注定英雄的诞生总要有无名小卒的铺垫,而这次,命运选择了我们。

我问将军:为什么是我们?

将军并未看我,仅用一句话就截住了我的话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对啊,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当我们选择这身盔甲之后,我们的生命早已不仅属于自己,我们选择了军人的命运,军人以战死为荣。尽管我并不想要这份荣誉。然而此时已在战场,我只能服从命运的安排。只可惜,我再也无法再看见她了,我的她啊……

她,是敌国的姑娘,住在边境河旁,长得美丽动人。我们在边境河旁相遇,在边境河旁相爱,并曾在边境河旁一遍遍约定要相伴终身,白头到老。

然而,身不由己,两国开战了。双方都在边境线上排下了千军万马,兵勇、骁骑、炮兵、战车、巨象,无不能攻善守、凌厉剽悍,对方甚至是元帅亲征。如此强悍的交锋使得边境线上的百姓们举家而逃,或许她也随着父母远遁去了吧。我想着,身不由己地随着部队前进。

我们推进到边界河了。敌军的战车冲了上来,我们身负重伤,又激战多时,根本不是对手。我看着前面的一个同僚被车兵一刀削去半个脑袋,鲜红的血如箭般喷出,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奇异而壮丽。命运要成就将军,所以先选择了他来垫脚。我愤怒地向车兵劈了一刀,对方用枪一格,虎口振裂,刀断为两截。一名同僚冲过来,被他一枪甩上了天。我更多的同僚涌上,双方大杀一阵,我们越过了边境河,但也仅剩下两支小分队了。边境河被死去将士们的鲜血染得赤红,一具具死尸委顿在河中,何其惨烈!何其悲壮!

每一个人都无法逃脱命运的抉择,生老病死仅仅是命运派送的一种现存状态,当命运的口音说出死亡之后,人的生命就此终结。每个人都无法避免,包括你我。

越过了大河,敌军主力仍未出现,或许那些屡次偷袭的小贼就是主力。难不成敌人也在诱敌?我捡起一把刀,刀头兀自滴答着鲜血。敌军的战车虽已退却,但战马的嘶鸣又在前方响起,火药的味道亦随风充斥了整个战场,我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刀。

敌军的主力终于出现,漫山遍野气势汹汹八面威风地将我们包围起来,军人的痛快莫过于在敌军面前耀武扬威,现在他们得到了。

然而他们忘了军人所需要的冷静,当他们选择痛快的时候,命运却选择将他们变为亡灵。

呵呵,相比之下,我们的英雄将军显得更冷静,此时他选择用我们做最后一次测试,检测敌军是否已是倾巢出动。我军的主力直如饭后的王八,了无声迹。

我的一支同僚早已精疲力尽,面对以逸待劳等候多时的敌军,他们战不几合便都尸横遍野,被剔去肌肉而露出的白骨在此时此地令人既悲痛又寒心。“我的同胞们!”我在心底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为什么,为什么命运如此残酷,如此凄凉,每一次判官的下笔,我们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垂下刀,等待着敌军用刀枪剑戟锏矛棒锤将我分个痛快。我承认我懦弱,最后的一刻,我选择服从命运的安排。

突然,一声巨响,敌军的战车在不远处被炸为粉碎。我精神一振,回头一看:我们的主力蜂拥而上,炮兵果断地打出炮弹,轰杀了敌军的战车。骑兵、车兵杀出条条血路,前来援救。

我大喜之下,全忘了全身的疼痛人生如棋,变幻莫测,棋错一招,满盘皆输,乃余凄凉,心存悲哀……

——白袍心语

“冲锋开始!”

一声冷漠从帅营中传出,号手慌乱地举起冲锋号,吹响了代表着残杀和血腥的沉音。我匆忙戴好缺了一边的头盔,准备上阵。昨夜刚遭受过敌军铁骑的践踏,部队伤亡惨重,如今帅营又命令以此残破去应付敌军的火炮战车,似乎有些什么不言的意味……

此去必定全军覆没。随风飘扬的残旗抖擞着努力地不想倒下,冷风穿过旗上的破洞时发出凄厉的“呜呜”惨叫,携着血腥将杀气散发至战场的每一处角落。我望着衣甲鲜明的敌军如潮水般涌向我们,他们脸上的冷意似乎告诉我们:一切即将结束。

我们将要葬身于此,这我知道。但这对将军并不重要,这我也知道。我们仅仅是诱敌部队,仅仅是为了激起敌人贪欲而全军出动、让其宰割的部队。当然,在我们阵亡之后,我们的主力将会杀出为我们报仇。

犹记得将军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我们全都愣住了,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死去只会成就将军的胜利而非我们的功绩。命运注定英雄的诞生总要有无名小卒的铺垫,而这次,命运选择了我们。

我问将军:为什么是我们?

将军并未看我,仅用一句话就截住了我的话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对啊,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当我们选择这身盔甲之后,我们的生命早已不仅属于自己,我们选择了军人的命运,军人以战死为荣。尽管我并不想要这份荣誉。然而此时已在战场,我只能服从命运的安排。只可惜,我再也无法再看见她了,我的她啊……

她,是敌国的姑娘,住在边境河旁,长得美丽动人。我们在边境河旁相遇,在边境河旁相爱,并曾在边境河旁一遍遍约定要相伴终身,白头到老。

然而,身不由己,两国开战了。双方都在边境线上排下了千军万马,兵勇、骁骑、炮兵、战车、巨象,无不能攻善守、凌厉剽悍,对方甚至是元帅亲征。如此强悍的交锋使得边境线上的百姓们举家而逃,或许她也随着父母远遁去了吧。我想着,身不由己地随着部队前进。

我们推进到边界河了。敌军的战车冲了上来,我们身负重伤,又激战多时,根本不是对手。我看着前面的一个同僚被车兵一刀削去半个脑袋,鲜红的血如箭般喷出,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奇异而壮丽。命运要成就将军,所以先选择了他来垫脚。我愤怒地向车兵劈了一刀,对方用枪一格,虎口振裂,刀断为两截。一名同僚冲过来,被他一枪甩上了天。我更多的同僚涌上,双方大杀一阵,我们越过了边境河,但也仅剩下两支小分队了。边境河被死去将士们的鲜血染得赤红,一具具死尸委顿在河中,何其惨烈!何其悲壮!

每一个人都无法逃脱命运的抉择,生老病死仅仅是命运派送的一种现存状态,当命运的口音说出死亡之后,人的生命就此终结。每个人都无法避免,包括你我。

越过了大河,敌军主力仍未出现,或许那些屡次偷袭的小贼就是主力。难不成敌人也在诱敌?我捡起一把刀,刀头兀自滴答着鲜血。敌军的战车虽已退却,但战马的嘶鸣又在前方响起,火药的味道亦随风充斥了整个战场,我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刀。

敌军的主力终于出现,漫山遍野气势汹汹八面威风地将我们包围起来,军人的痛快莫过于在敌军面前耀武扬威,现在他们得到了。

然而他们忘了军人所需要的冷静,当他们选择痛快的时候,命运却选择将他们变为亡灵。

呵呵,相比之下,我们的英雄将军显得更冷静,此时他选择用我们做最后一次测试,检测敌军是否已是倾巢出动。我军的主力直如饭后的王八,了无声迹。

我的一支同僚早已精疲力尽,面对以逸待劳等候多时的敌军,他们战不几合便都尸横遍野,被剔去肌肉而露出的白骨在此时此地令人既悲痛又寒心。“我的同胞们!”我在心底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为什么,为什么命运如此残酷,如此凄凉,每一次判官的下笔,我们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垂下刀,等待着敌军用刀枪剑戟锏矛棒锤将我分个痛快。我承认我懦弱,最后的一刻,我选择服从命运的安排。

突然,一声巨响,敌军的战车在不远处被炸为粉碎。我精神一振,回头一看:我们的主力蜂拥而上,炮兵果断地打出炮弹,轰杀了敌军的战车。骑兵、车兵杀出条条血路,前来援救。

我大喜之下,全忘了全身的疼痛人生如棋,变幻莫测,棋错一招,满盘皆输,乃余凄凉,心存悲哀……

——白袍心语

“冲锋开始!”

一声冷漠从帅营中传出,号手慌乱地举起冲锋号,吹响了代表着残杀和血腥的沉音。我匆忙戴好缺了一边的头盔,准备上阵。昨夜刚遭受过敌军铁骑的践踏,部队伤亡惨重,如今帅营又命令以此残破去应付敌军的火炮战车,似乎有些什么不言的意味……

此去必定全军覆没。随风飘扬的残旗抖擞着努力地不想倒下,冷风穿过旗上的破洞时发出凄厉的“呜呜”惨叫,携着血腥将杀气散发至战场的每一处角落。我望着衣甲鲜明的敌军如潮水般涌向我们,他们脸上的冷意似乎告诉我们:一切即将结束。

我们将要葬身于此,这我知道。但这对将军并不重要,这我也知道。我们仅仅是诱敌部队,仅仅是为了激起敌人贪欲而全军出动、让其宰割的部队。当然,在我们阵亡之后,我们的主力将会杀出为我们报仇。

犹记得将军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我们全都愣住了,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死去只会成就将军的胜利而非我们的功绩。命运注定英雄的诞生总要有无名小卒的铺垫,而这次,命运选择了我们。

我问将军:为什么是我们?

将军并未看我,仅用一句话就截住了我的话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对啊,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当我们选择这身盔甲之后,我们的生命早已不仅属于自己,我们选择了军人的命运,军人以战死为荣。尽管我并不想要这份荣誉。然而此时已在战场,我只能服从命运的安排。只可惜,我再也无法再看见她了,我的她啊……

她,是敌国的姑娘,住在边境河旁,长得美丽动人。我们在边境河旁相遇,在边境河旁相爱,并曾在边境河旁一遍遍约定要相伴终身,白头到老。

然而,身不由己,两国开战了。双方都在边境线上排下了千军万马,兵勇、骁骑、炮兵、战车、巨象,无不能攻善守、凌厉剽悍,对方甚至是元帅亲征。如此强悍的交锋使得边境线上的百姓们举家而逃,或许她也随着父母远遁去了吧。我想着,身不由己地随着部队前进。

我们推进到边界河了。敌军的战车冲了上来,我们身负重伤,又激战多时,根本不是对手。我看着前面的一个同僚被车兵一刀削去半个脑袋,鲜红的血如箭般喷出,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奇异而壮丽。命运要成就将军,所以先选择了他来垫脚。我愤怒地向车兵劈了一刀,对方用枪一格,虎口振裂,刀断为两截。一名同僚冲过来,被他一枪甩上了天。我更多的同僚涌上,双方大杀一阵,我们越过了边境河,但也仅剩下两支小分队了。边境河被死去将士们的鲜血染得赤红,一具具死尸委顿在河中,何其惨烈!何其悲壮!

每一个人都无法逃脱命运的抉择,生老病死仅仅是命运派送的一种现存状态,当命运的口音说出死亡之后,人的生命就此终结。每个人都无法避免,包括你我。

越过了大河,敌军主力仍未出现,或许那些屡次偷袭的小贼就是主力。难不成敌人也在诱敌?我捡起一把刀,刀头兀自滴答着鲜血。敌军的战车虽已退却,但战马的嘶鸣又在前方响起,火药的味道亦随风充斥了整个战场,我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刀。

敌军的主力终于出现,漫山遍野气势汹汹八面威风地将我们包围起来,军人的痛快莫过于在敌军面前耀武扬威,现在他们得到了。

然而他们忘了军人所需要的冷静,当他们选择痛快的时候,命运却选择将他们变为亡灵。

呵呵,相比之下,我们的英雄将军显得更冷静,此时他选择用我们做最后一次测试,检测敌军是否已是倾巢出动。我军的主力直如饭后的王八,了无声迹。

我的一支同僚早已精疲力尽,面对以逸待劳等候多时的敌军,他们战不几合便都尸横遍野,被剔去肌肉而露出的白骨在此时此地令人既悲痛又寒心。“我的同胞们!”我在心底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为什么,为什么命运如此残酷,如此凄凉,每一次判官的下笔,我们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垂下刀,等待着敌军用刀枪剑戟锏矛棒锤将我分个痛快。我承认我懦弱,最后的一刻,我选择服从命运的安排。

突然,一声巨响,敌军的战车在不远处被炸为粉碎。我精神一振,回头一看:我们的主力蜂拥而上,炮兵果断地打出炮弹,轰杀了敌军的战车。骑兵、车兵杀出条条血路,前来援救。

我大喜之下,全忘了全身的疼痛人生如棋,变幻莫测,棋错一招,满盘皆输,乃余凄凉,心存悲哀……

——白袍心语

“冲锋开始!”

一声冷漠从帅营中传出,号手慌乱地举起冲锋号,吹响了代表着残杀和血腥的沉音。我匆忙戴好缺了一边的头盔,准备上阵。昨夜刚遭受过敌军铁骑的践踏,部队伤亡惨重,如今帅营又命令以此残破去应付敌军的火炮战车,似乎有些什么不言的意味……

此去必定全军覆没。随风飘扬的残旗抖擞着努力地不想倒下,冷风穿过旗上的破洞时发出凄厉的“呜呜”惨叫,携着血腥将杀气散发至战场的每一处角落。我望着衣甲鲜明的敌军如潮水般涌向我们,他们脸上的冷意似乎告诉我们:一切即将结束。

我们将要葬身于此,这我知道。但这对将军并不重要,这我也知道。我们仅仅是诱敌部队,仅仅是为了激起敌人贪欲而全军出动、让其宰割的部队。当然,在我们阵亡之后,我们的主力将会杀出为我们报仇。

犹记得将军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我们全都愣住了,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死去只会成就将军的胜利而非我们的功绩。命运注定英雄的诞生总要有无名小卒的铺垫,而这次,命运选择了我们。

我问将军:为什么是我们?

将军并未看我,仅用一句话就截住了我的话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对啊,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当我们选择这身盔甲之后,我们的生命早已不仅属于自己,我们选择了军人的命运,军人以战死为荣。尽管我并不想要这份荣誉。然而此时已在战场,我只能服从命运的安排。只可惜,我再也无法再看见她了,我的她啊……

她,是敌国的姑娘,住在边境河旁,长得美丽动人。我们在边境河旁相遇,在边境河旁相爱,并曾在边境河旁一遍遍约定要相伴终身,白头到老。

然而,身不由己,两国开战了。双方都在边境线上排下了千军万马,兵勇、骁骑、炮兵、战车、巨象,无不能攻善守、凌厉剽悍,对方甚至是元帅亲征。如此强悍的交锋使得边境线上的百姓们举家而逃,或许她也随着父母远遁去了吧。我想着,身不由己地随着部队前进。

我们推进到边界河了。敌军的战车冲了上来,我们身负重伤,又激战多时,根本不是对手。我看着前面的一个同僚被车兵一刀削去半个脑袋,鲜红的血如箭般喷出,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奇异而壮丽。命运要成就将军,所以先选择了他来垫脚。我愤怒地向车兵劈了一刀,对方用枪一格,虎口振裂,刀断为两截。一名同僚冲过来,被他一枪甩上了天。我更多的同僚涌上,双方大杀一阵,我们越过了边境河,但也仅剩下两支小分队了。边境河被死去将士们的鲜血染得赤红,一具具死尸委顿在河中,何其惨烈!何其悲壮!

每一个人都无法逃脱命运的抉择,生老病死仅仅是命运派送的一种现存状态,当命运的口音说出死亡之后,人的生命就此终结。每个人都无法避免,包括你我。

越过了大河,敌军主力仍未出现,或许那些屡次偷袭的小贼就是主力。难不成敌人也在诱敌?我捡起一把刀,刀头兀自滴答着鲜血。敌军的战车虽已退却,但战马的嘶鸣又在前方响起,火药的味道亦随风充斥了整个战场,我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刀。

敌军的主力终于出现,漫山遍野气势汹汹八面威风地将我们包围起来,军人的痛快莫过于在敌军面前耀武扬威,现在他们得到了。

然而他们忘了军人所需要的冷静,当他们选择痛快的时候,命运却选择将他们变为亡灵。

呵呵,相比之下,我们的英雄将军显得更冷静,此时他选择用我们做最后一次测试,检测敌军是否已是倾巢出动。我军的主力直如饭后的王八,了无声迹。

我的一支同僚早已精疲力尽,面对以逸待劳等候多时的敌军,他们战不几合便都尸横遍野,被剔去肌肉而露出的白骨在此时此地令人既悲痛又寒心。“我的同胞们!”我在心底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为什么,为什么命运如此残酷,如此凄凉,每一次判官的下笔,我们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垂下刀,等待着敌军用刀枪剑戟锏矛棒锤将我分个痛快。我承认我懦弱,最后的一刻,我选择服从命运的安排。

突然,一声巨响,敌军的战车在不远处被炸为粉碎。我精神一振,回头一看:我们的主力蜂拥而上,炮兵果断地打出炮弹,轰杀了敌军的战车。骑兵、车兵杀出条条血路,前来援救。

我大喜之下,全忘了全身的疼痛人生如棋,变幻莫测,棋错一招,满盘皆输,乃余凄凉,心存悲哀……

——白袍心语

“冲锋开始!”

一声冷漠从帅营中传出,号手慌乱地举起冲锋号,吹响了代表着残杀和血腥的沉音。我匆忙戴好缺了一边的头盔,准备上阵。昨夜刚遭受过敌军铁骑的践踏,部队伤亡惨重,如今帅营又命令以此残破去应付敌军的火炮战车,似乎有些什么不言的意味……

此去必定全军覆没。随风飘扬的残旗抖擞着努力地不想倒下,冷风穿过旗上的破洞时发出凄厉的“呜呜”惨叫,携着血腥将杀气散发至战场的每一处角落。我望着衣甲鲜明的敌军如潮水般涌向我们,他们脸上的冷意似乎告诉我们:一切即将结束。

我们将要葬身于此,这我知道。但这对将军并不重要,这我也知道。我们仅仅是诱敌部队,仅仅是为了激起敌人贪欲而全军出动、让其宰割的部队。当然,在我们阵亡之后,我们的主力将会杀出为我们报仇。

犹记得将军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我们全都愣住了,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死去只会成就将军的胜利而非我们的功绩。命运注定英雄的诞生总要有无名小卒的铺垫,而这次,命运选择了我们。

我问将军:为什么是我们?

将军并未看我,仅用一句话就截住了我的话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对啊,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当我们选择这身盔甲之后,我们的生命早已不仅属于自己,我们选择了军人的命运,军人以战死为荣。尽管我并不想要这份荣誉。然而此时已在战场,我只能服从命运的安排。只可惜,我再也无法再看见她了,我的她啊……

她,是敌国的姑娘,住在边境河旁,长得美丽动人。我们在边境河旁相遇,在边境河旁相爱,并曾在边境河旁一遍遍约定要相伴终身,白头到老。

然而,身不由己,两国开战了。双方都在边境线上排下了千军万马,兵勇、骁骑、炮兵、战车、巨象,无不能攻善守、凌厉剽悍,对方甚至是元帅亲征。如此强悍的交锋使得边境线上的百姓们举家而逃,或许她也随着父母远遁去了吧。我想着,身不由己地随着部队前进。

我们推进到边界河了。敌军的战车冲了上来,我们身负重伤,又激战多时,根本不是对手。我看着前面的一个同僚被车兵一刀削去半个脑袋,鲜红的血如箭般喷出,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奇异而壮丽。命运要成就将军,所以先选择了他来垫脚。我愤怒地向车兵劈了一刀,对方用枪一格,虎口振裂,刀断为两截。一名同僚冲过来,被他一枪甩上了天。我更多的同僚涌上,双方大杀一阵,我们越过了边境河,但也仅剩下两支小分队了。边境河被死去将士们的鲜血染得赤红,一具具死尸委顿在河中,何其惨烈!何其悲壮!

每一个人都无法逃脱命运的抉择,生老病死仅仅是命运派送的一种现存状态,当命运的口音说出死亡之后,人的生命就此终结。每个人都无法避免,包括你我。

越过了大河,敌军主力仍未出现,或许那些屡次偷袭的小贼就是主力。难不成敌人也在诱敌?我捡起一把刀,刀头兀自滴答着鲜血。敌军的战车虽已退却,但战马的嘶鸣又在前方响起,火药的味道亦随风充斥了整个战场,我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刀。

敌军的主力终于出现,漫山遍野气势汹汹八面威风地将我们包围起来,军人的痛快莫过于在敌军面前耀武扬威,现在他们得到了。

然而他们忘了军人所需要的冷静,当他们选择痛快的时候,命运却选择将他们变为亡灵。

呵呵,相比之下,我们的英雄将军显得更冷静,此时他选择用我们做最后一次测试,检测敌军是否已是倾巢出动。我军的主力直如饭后的王八,了无声迹。

我的一支同僚早已精疲力尽,面对以逸待劳等候多时的敌军,他们战不几合便都尸横遍野,被剔去肌肉而露出的白骨在此时此地令人既悲痛又寒心。“我的同胞们!”我在心底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为什么,为什么命运如此残酷,如此凄凉,每一次判官的下笔,我们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垂下刀,等待着敌军用刀枪剑戟锏矛棒锤将我分个痛快。我承认我懦弱,最后的一刻,我选择服从命运的安排。

突然,一声巨响,敌军的战车在不远处被炸为粉碎。我精神一振,回头一看:我们的主力蜂拥而上,炮兵果断地打出炮弹,轰杀了敌军的战车。骑兵、车兵杀出条条血路,前来援救。

我大喜之下,全忘了全身的疼痛人生如棋,变幻莫测,棋错一招,满盘皆输,乃余凄凉,心存悲哀……

——白袍心语

“冲锋开始!”

一声冷漠从帅营中传出,号手慌乱地举起冲锋号,吹响了代表着残杀和血腥的沉音。我匆忙戴好缺了一边的头盔,准备上阵。昨夜刚遭受过敌军铁骑的践踏,部队伤亡惨重,如今帅营又命令以此残破去应付敌军的火炮战车,似乎有些什么不言的意味……

此去必定全军覆没。随风飘扬的残旗抖擞着努力地不想倒下,冷风穿过旗上的破洞时发出凄厉的“呜呜”惨叫,携着血腥将杀气散发至战场的每一处角落。我望着衣甲鲜明的敌军如潮水般涌向我们,他们脸上的冷意似乎告诉我们:一切即将结束。

我们将要葬身于此,这我知道。但这对将军并不重要,这我也知道。我们仅仅是诱敌部队,仅仅是为了激起敌人贪欲而全军出动、让其宰割的部队。当然,在我们阵亡之后,我们的主力将会杀出为我们报仇。

犹记得将军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我们全都愣住了,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死去只会成就将军的胜利而非我们的功绩。命运注定英雄的诞生总要有无名小卒的铺垫,而这次,命运选择了我们。

我问将军:为什么是我们?

将军并未看我,仅用一句话就截住了我的话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对啊,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当我们选择这身盔甲之后,我们的生命早已不仅属于自己,我们选择了军人的命运,军人以战死为荣。尽管我并不想要这份荣誉。然而此时已在战场,我只能服从命运的安排。只可惜,我再也无法再看见她了,我的她啊……

她,是敌国的姑娘,住在边境河旁,长得美丽动人。我们在边境河旁相遇,在边境河旁相爱,并曾在边境河旁一遍遍约定要相伴终身,白头到老。

然而,身不由己,两国开战了。双方都在边境线上排下了千军万马,兵勇、骁骑、炮兵、战车、巨象,无不能攻善守、凌厉剽悍,对方甚至是元帅亲征。如此强悍的交锋使得边境线上的百姓们举家而逃,或许她也随着父母远遁去了吧。我想着,身不由己地随着部队前进。

我们推进到边界河了。敌军的战车冲了上来,我们身负重伤,又激战多时,根本不是对手。我看着前面的一个同僚被车兵一刀削去半个脑袋,鲜红的血如箭般喷出,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奇异而壮丽。命运要成就将军,所以先选择了他来垫脚。我愤怒地向车兵劈了一刀,对方用枪一格,虎口振裂,刀断为两截。一名同僚冲过来,被他一枪甩上了天。我更多的同僚涌上,双方大杀一阵,我们越过了边境河,但也仅剩下两支小分队了。边境河被死去将士们的鲜血染得赤红,一具具死尸委顿在河中,何其惨烈!何其悲壮!

每一个人都无法逃脱命运的抉择,生老病死仅仅是命运派送的一种现存状态,当命运的口音说出死亡之后,人的生命就此终结。每个人都无法避免,包括你我。

越过了大河,敌军主力仍未出现,或许那些屡次偷袭的小贼就是主力。难不成敌人也在诱敌?我捡起一把刀,刀头兀自滴答着鲜血。敌军的战车虽已退却,但战马的嘶鸣又在前方响起,火药的味道亦随风充斥了整个战场,我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刀。

敌军的主力终于出现,漫山遍野气势汹汹八面威风地将我们包围起来,军人的痛快莫过于在敌军面前耀武扬威,现在他们得到了。

然而他们忘了军人所需要的冷静,当他们选择痛快的时候,命运却选择将他们变为亡灵。

呵呵,相比之下,我们的英雄将军显得更冷静,此时他选择用我们做最后一次测试,检测敌军是否已是倾巢出动。我军的主力直如饭后的王八,了无声迹。

我的一支同僚早已精疲力尽,面对以逸待劳等候多时的敌军,他们战不几合便都尸横遍野,被剔去肌肉而露出的白骨在此时此地令人既悲痛又寒心。“我的同胞们!”我在心底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为什么,为什么命运如此残酷,如此凄凉,每一次判官的下笔,我们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垂下刀,等待着敌军用刀枪剑戟锏矛棒锤将我分个痛快。我承认我懦弱,最后的一刻,我选择服从命运的安排。

突然,一声巨响,敌军的战车在不远处被炸为粉碎。我精神一振,回头一看:我们的主力蜂拥而上,炮兵果断地打出炮弹,轰杀了敌军的战车。骑兵、车兵杀出条条血路,前来援救。

我大喜之下,全忘了全身的疼痛人生如棋,变幻莫测,棋错一招,满盘皆输,乃余凄凉,心存悲哀……

——白袍心语

“冲锋开始!”

一声冷漠从帅营中传出,号手慌乱地举起冲锋号,吹响了代表着残杀和血腥的沉音。我匆忙戴好缺了一边的头盔,准备上阵。昨夜刚遭受过敌军铁骑的践踏,部队伤亡惨重,如今帅营又命令以此残破去应付敌军的火炮战车,似乎有些什么不言的意味……

此去必定全军覆没。随风飘扬的残旗抖擞着努力地不想倒下,冷风穿过旗上的破洞时发出凄厉的“呜呜”惨叫,携着血腥将杀气散发至战场的每一处角落。我望着衣甲鲜明的敌军如潮水般涌向我们,他们脸上的冷意似乎告诉我们:一切即将结束。

我们将要葬身于此,这我知道。但这对将军并不重要,这我也知道。我们仅仅是诱敌部队,仅仅是为了激起敌人贪欲而全军出动、让其宰割的部队。当然,在我们阵亡之后,我们的主力将会杀出为我们报仇。

犹记得将军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我们全都愣住了,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死去只会成就将军的胜利而非我们的功绩。命运注定英雄的诞生总要有无名小卒的铺垫,而这次,命运选择了我们。

我问将军:为什么是我们?

将军并未看我,仅用一句话就截住了我的话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对啊,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当我们选择这身盔甲之后,我们的生命早已不仅属于自己,我们选择了军人的命运,军人以战死为荣。尽管我并不想要这份荣誉。然而此时已在战场,我只能服从命运的安排。只可惜,我再也无法再看见她了,我的她啊……

她,是敌国的姑娘,住在边境河旁,长得美丽动人。我们在边境河旁相遇,在边境河旁相爱,并曾在边境河旁一遍遍约定要相伴终身,白头到老。

然而,身不由己,两国开战了。双方都在边境线上排下了千军万马,兵勇、骁骑、炮兵、战车、巨象,无不能攻善守、凌厉剽悍,对方甚至是元帅亲征。如此强悍的交锋使得边境线上的百姓们举家而逃,或许她也随着父母远遁去了吧。我想着,身不由己地随着部队前进。

我们推进到边界河了。敌军的战车冲了上来,我们身负重伤,又激战多时,根本不是对手。我看着前面的一个同僚被车兵一刀削去半个脑袋,鲜红的血如箭般喷出,在夕阳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奇异而壮丽。命运要成就将军,所以先选择了他来垫脚。我愤怒地向车兵劈了一刀,对方用枪一格,虎口振裂,刀断为两截。一名同僚冲过来,被他一枪甩上了天。我更多的同僚涌上,双方大杀一阵,我们越过了边境河,但也仅剩下两支小分队了。边境河被死去将士们的鲜血染得赤红,一具具死尸委顿在河中,何其惨烈!何其悲壮!

每一个人都无法逃脱命运的抉择,生老病死仅仅是命运派送的一种现存状态,当命运的口音说出死亡之后,人的生命就此终结。每个人都无法避免,包括你我。

越过了大河,敌军主力仍未出现,或许那些屡次偷袭的小贼就是主力。难不成敌人也在诱敌?我捡起一把刀,刀头兀自滴答着鲜血。敌军的战车虽已退却,但战马的嘶鸣又在前方响起,火药的味道亦随风充斥了整个战场,我不由得紧了紧手中的刀。

敌军的主力终于出现,漫山遍野气势汹汹八面威风地将我们包围起来,军人的痛快莫过于在敌军面前耀武扬威,现在他们得到了。

然而他们忘了军人所需要的冷静,当他们选择痛快的时候,命运却选择将他们变为亡灵。

呵呵,相比之下,我们的英雄将军显得更冷静,此时他选择用我们做最后一次测试,检测敌军是否已是倾巢出动。我军的主力直如饭后的王八,了无声迹。

我的一支同僚早已精疲力尽,面对以逸待劳等候多时的敌军,他们战不几合便都尸横遍野,被剔去肌肉而露出的白骨在此时此地令人既悲痛又寒心。“我的同胞们!”我在心底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为什么,为什么命运如此残酷,如此凄凉,每一次判官的下笔,我们就要付出血的代价!

我垂下刀,等待着敌军用刀枪剑戟锏矛棒锤将我分个痛快。我承认我懦弱,最后的一刻,我选择服从命运的安排。

突然,一声巨响,敌军的战车在不远处被炸为粉碎。我精神一振,回头一看:我们的主力蜂拥而上,炮兵果断地打出炮弹,轰杀了敌军的战车。骑兵、车兵杀出条条血路,前来援救。

我大喜之下,全忘了全身的疼痛

选择

不能选择富贵的出生

可以选择决不卑贱的品格

不能选择高分的学校

可以选择勤奋的梦想

不能选择身外的世界

可以选择明亮的自己

不能选择天晴或是下雨

可以选择快乐的心情

不能选择你对我的态度

可以选择我对你的态度

选择知足不等于选择贫穷

在思考的乐趣与感官的享乐之间

优先选择前者

不等于不食人间烟火

你确信自私 贪婪 出卖灵魂

能够或者已经带给你成功

那只是你的运气

我确信你的经验不会一成不变

在生长与腐败之间

选择生长 选择学习与清新

在真实与虚伪之间

选择真实 善的真实

在爱与恨之间

选择爱

爱引导的世界 心向善

恨牵引的世界 性本恶

选择

人生有很多选择,不同的选择伴随着不一样的人生,也许,人生并不因为选择而存在,但因选择而不同。

选择商品的好坏,选择衣服的样式,选择合适的朋友……选择---往往只在一念之间,生活中不经意间已作出了选择。

“如果给你一条鱼或一根鱼竿,你会怎么选择?鱼可以吃一餐或几餐,鱼杆可以自己钓鱼。”爷爷曾这样问我,我几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鱼竿,因为选择鱼只可以解决现在的温饱,而不能着眼以后,选择鱼竿,不但可以解决现在,还可以以此维持生计,两者兼得,何乐而不为?以人生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结果又大不相同了。譬如:一些家境富裕的人,育出子女,自己不加管教,让他们认为身在富裕家庭,就可以挥霍如金,打发着过日子,父母送给他的就好似一条鱼,相反,从小父母加以管教,悉心育子,让他懂得责任和义务,明白父母的艰辛苦楚,奋发向上,这样的父母就好比给了自己的子女一根鱼竿,教会他如何钓鱼,而后,不再愁一日三餐。生活中,却也有一些人只贪图眼前利益,而选择了鱼,选择或多或少都会影响一个人的人生命运,选择之于我们,慎重显的尤为重要。

选择目的地不同,选择的对象自然不同,一个商品的好坏取决于选择他的人,一件衣服的样式取决于选择他的人,一个合适的朋友也取决于选择它的人。

鱼和鱼竿选择也取决于选择的人!

选择

选择

人生路漫漫,在许多悲欢离合之后,都会面临选择的道路。一条路分好多支道,当一个人走到这时会选择哪条路,面临选择我们要心平气和认真地思考。人生这些选择,有职业选择,上学选择,生命,亲情,友情等,或多或少。面临众多的选择都是我们的一个转折点啊啊就在这一念之 差差可能你就成为富翁,也可能是乞丐。凡是我们面临选择择都应该真诚对待。自己拿不定注意的可以向老师,父母,长辈等指点迷津,听听他们的意见。对我们进一步了解自己,找准自己的位置一定会有很大的帮助,大多数人都在职业上发难。

我们在选择人生道路时,也许会遇到这种情况:明明知道有适合自己的位置却没有勇气选择。因为别人对此有偏见,自己担心会受到别人嘲笑和轻视。结果选择了所谓“热门”“体面”的行业却不适合自己!为别人的偏见“买单”实在没有必要。

选择是一重要的环节,可谓太难的选择一时不能拿不定注意。请你镇定认真的考虑一番把握选择就是把握未来,关键就是这一步是对是错是富是祸,你一时也不能确定,认真的你一定知道怎么。你选择对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