怦然心动作文600字(共六篇)

静谧的夜,窗外游丝般的雨勾起无端思绪,我闭上眼,一丝熟悉的花香在微微潮湿的空气中荡漾。嗯,玉兰花又开了吗?刹那间,我有回忆起那个让我怦然心动的瞬间……

那是个玉兰花的季节,空气中浮动着玉兰花的清香。今天是妈妈的生日,我望着日历,半会儿才晃过神来。盘算着要送老妈什么礼物,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来到商场,左挑右选,选出一个像样的礼物,让服务员包起来后,蹦蹦跳跳地回家了。一路上,玉兰花飘着淡淡的香,我摘了一朵插在礼物盒上,刚回到家门口,“老婆,生日快乐”我把门开出了个小缝,只见爸爸递给妈妈一个长方体的粉红色的盒子,妈妈接过手,刚一打开,一个牌子蹦出来,上面好像写着“生日快乐”,不知盒子里好友什么东西,妈妈见了,眼睛湿润了,但是却又甜甜地笑了,那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我从来没有见过。爸爸轻轻地试去妈妈眼角的眼泪,也甜甜地笑了:“怎么哭了呀?我送你礼物是要让你笑的,你快别哭了,来,笑一个!”妈妈破涕为笑,笑的更灿烂了,眼泪也流得更欢了。这时,一阵微风吹着玉兰花的香,拂过我的脸颊,我母语载着威风和浓浓的爱意之中,怦然心动,

“我也有!我也有!”我从了进去,把礼物递给妈妈,偷偷地望了一眼爸爸送给妈妈的礼物:盒子上的牌子写的不是我想的四个字,而是另外的三个字“我爱你”,盒子里铺满了玉兰花,有的含苞欲放,有的只开了一半,有的则淋漓尽致地开了花,其中有一朵上面还放着一枚钻戒……

我又再一次怦然心动,刹那间明白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温馨,“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坚定,明白了父母在为儿女操劳时,也有自己的世界。我更懂得了珍惜幸福,付出爱意。

这时,爸爸拿起礼物盒上的玉兰花,理了理妈妈的刘海,微笑着,轻轻把那多玉兰花小心的插在妈妈的发间,那纯洁的花盛开在乌黑却掺杂着点点银丝的头发上,妈妈返老还童般的想十八岁的少女那样微微低下了头……

玉兰花飘香的季节里,重温那怦然心动的感觉,我是否能左挽爸爸,右扶妈妈,在玉兰树下,让那朵玉兰花在生命中常开不败呢?

云霄县元光小学六年级:吴晓红

诗词让我怦然心动

手中的诗册仅仅翻了几页,但那无名的震撼让我不禁怦然心动. 落日西垂,伴着柔和的夕晖,我又来到诗词的身边,去寻一刻安宁,觅一份明净,享一丝感动. 诗词中的月 不知是谁在春江花月夜里第一个赏到了月亮,从此载着千里婵娟的美好愿望的月光便夜夜皎洁,荡进了无寐人的心中.月是游子的的故乡,在举头望月时,乡心也驻下了;月是思女的牵挂,在长安捣衣声中夜夜减着清辉;月是送信的使者,携着一片愁心带往夜郎西;月还是孩童心中的白玉盘,或疑为飞在云端的瑶台镜,将柔光洒向人间。 诗词中的月,是无数人的欢乐,也是无数人的慰藉。它的月,让我怦然心动。 诗词中的酒 多少文人墨士,不惜千金换酒,只为那忘却一切的大醉。三杯通大路,一斗成自然。多少人醉于花间孤寂,多少人付醉还累江月,多少人醉中挑灯舞剑,多少人在醉酒中宠辱不惊,不惧一切。酒,那一壶,一杯,一斗的烈酒中融进了多少人的喜与愁啊! 诗词中的酒,让无数人销忧除愁,忘却烦恼。它的酒让我怦然心动。 诗词中的人 一壶酒,一把锄头,一轮明月,一座南山,一路狂饮,一生赏菊,饮出一位诗坛的谪仙,锄出一位红尘外的智者。他们曾经有过风光,现已皆拋,不为粉饰,不为人仰,只为一路尽情高歌,一生逍遥。 诗词中的人,让我折腰。它的诗人,那种清高,让我怦然心动。 轻掩诗册,望窗外星星点点,那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仍未消。那种被牵挂,惆怅,清高填满的感觉无法消除。诗词,让我怦然心动,它的月,它的酒,它的人!

怦然心动的感觉

回想昨日一幕幕 心潮起伏 请试想 当公主邂逅王子 当美丽碰撞英俊 怎不会怦然心动 佛说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 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我相信 这是一种缘分 转身望见他 怎不会怦然心动 去年今日此山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而又只能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相逢便是缘 何必曾相识

怦然心动

我坐在教室里举目四望,想看见李煜的“春意阑珊”“梦里不知身是客”,想看见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期盼于那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自称臣是酒中仙”。但除了正在行走的人,便是充实得满满的压抑和不安,还有警惕。这让我感到惶恐,尤其是那溢于言表的笑容,更让我感到瑟缩!

我看着无数的粉笔头像战斗机又像冰雹,“轰”的一声落下来。我曾想这一定如静夜开的奇葩,像烟花般绚烂;我不曾想到这竟如死水里的水草,让我感到厌恶。这让我想到了去年看过《一个也不能少》后,同学们对粉笔阿谀奉承关怀体贴,把他当成上帝。

或许是终于认识到“人定胜天”抑或“君权神受”了,按小小的粉笔竟成了绝佳的武器!

你看!那一截长长的白色粉笔,不需几秒便成了厉害的子弹。纤细的手指拣起一粒“子弹”,朝目标仔细的瞅了瞅,轻轻的将手上仰,然后用力扔出,“子弹”便潇洒的飞出,在浮躁的半空闪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是苍白的那种,像医院病房里的白色床单),然后正中“红心”,接着便是跟浪潮一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你看!灰色的水泥板上横着无数可再利用的“武器”,不过却无人再问津!哦!我知道了!因为上帝只有一个,才能折成几段的“上帝”只能安守,即使他依旧是上帝。

心理剩下的情感,无不促使我望向,正在空中机警盘旋的“战斗机”“飞蛾”,还有沾了尘的“上帝”。我猛的觉得有些悲凉,愤怒后徒留的悲凉。

我寻求慰藉,竟看到了天资聪颖的仲永,正低着头颅摇摇晃晃,应该还在和父亲干卖“遮羞布“的勾当。太阳正兴致勃勃的扫射着膜拜于他脚下的生灵,嘲讽的将嘴角勾起,把微弱的光芒施舍给“乞讨者”。不过后来太阳愤怒了,他发现了站在悬崖边的后羿。太阳声嘶力竭的叫喊“你这个蠢货,你残害了我的兄弟,结果你自己却弄得个孤寡一生,报应啊,报应,哈哈哈哈哈,你个蠢货……”

可惜的是太阳底起不足,或许后羿正把弓箭对着远方,或许他根本没有听见什么。唯一能确信的是----他催生了一朵开在悬崖下的杜鹃花!

我闭上眼,黑暗将我俘虏。我开始想一个我一直在想的话题----“死亡”

儿时,我总会痴痴的望着窗外的天,没有现在感觉的孤立恐惧。我会觉得那天真的好蓝好蓝,像春天与蝴蝶嬉戏时飘起的连衣裙,心里是潮湿的一片。不时,一只天真的小鸟跌入我的视网,我眉里眼里都是笑。于是总在幻想,我上辈子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大家闺秀,但不是如林黛玉般“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或许我会是花木兰般的人物“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几度思归还把酒,佛云堆上祝明妃。”

这时我便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死亡,还有点渴望,像吸食了鸦片,我被蛊惑了!

我想,我死了我就可以不再听,父母那如春草一般疯长的唠叨,烦琐的管教,还有一整天的昏暗。那我将逃避,那我的灵魂将自由,“朝花夕拾杯中酒,大雁飞过菊花香满楼”。我的的灵魂不会去欣赏“三生石上旧精魂”不会去“叹世俗,利锁名缰,到底几多人误。”她会认为我所认为----不要去理会什么所谓的黑暗,不要去在乎你是否被人嫉妒或者瞧不起,不要说孤独的世界只有我一人主宰,不要去猜忌厌恶,我们是人,人本身就是一个万花筒,当许多万花筒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看起来似乎也就繁杂了,其实它的本质却是淡如水。

我的灵魂将游荡在山谷的空寂典雅中,将欣赏在春寒料峭时绽放的梅兰。你似乎可以在河边溪涧发现她的气息,但请不要打扰,她正在倾听,听大地深渊血脉的颤动。

多么美好的愿望!但不我的灵魂不会得到自由,我只是来自偶然。脉搏停止了跳动,我便永远沉寂了。我就什么也不是!我什么没留下!我什么也没有带走!死了!我的一切都终止了!……

“不!“我惊呼!

出了炽热的屋子,我去带着几分秋意的街道。走过断横残垣,走过威武的石狮,双手紧紧的插在口袋。我仿佛看见了在通往未知时,从马车滴落的泪珠,开在沿途结满了洋脂球。

极目远眺,我看到了一棵树,叶子像梨花又好似明星一般,零零落落星星点点。这让我想到了我的故乡也有一棵树,一样的零落闪烁,当我被虚拟的鬼

我坐在教室里举目四望,想看见李煜的“春意阑珊”“梦里不知身是客”,想看见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期盼于那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自称臣是酒中仙”。但除了正在行走的人,便是充实得满满的压抑和不安,还有警惕。这让我感到惶恐,尤其是那溢于言表的笑容,更让我感到瑟缩!

我看着无数的粉笔头像战斗机又像冰雹,“轰”的一声落下来。我曾想这一定如静夜开的奇葩,像烟花般绚烂;我不曾想到这竟如死水里的水草,让我感到厌恶。这让我想到了去年看过《一个也不能少》后,同学们对粉笔阿谀奉承关怀体贴,把他当成上帝。

或许是终于认识到“人定胜天”抑或“君权神受”了,按小小的粉笔竟成了绝佳的武器!

你看!那一截长长的白色粉笔,不需几秒便成了厉害的子弹。纤细的手指拣起一粒“子弹”,朝目标仔细的瞅了瞅,轻轻的将手上仰,然后用力扔出,“子弹”便潇洒的飞出,在浮躁的半空闪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是苍白的那种,像医院病房里的白色床单),然后正中“红心”,接着便是跟浪潮一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你看!灰色的水泥板上横着无数可再利用的“武器”,不过却无人再问津!哦!我知道了!因为上帝只有一个,才能折成几段的“上帝”只能安守,即使他依旧是上帝。

心理剩下的情感,无不促使我望向,正在空中机警盘旋的“战斗机”“飞蛾”,还有沾了尘的“上帝”。我猛的觉得有些悲凉,愤怒后徒留的悲凉。

我寻求慰藉,竟看到了天资聪颖的仲永,正低着头颅摇摇晃晃,应该还在和父亲干卖“遮羞布“的勾当。太阳正兴致勃勃的扫射着膜拜于他脚下的生灵,嘲讽的将嘴角勾起,把微弱的光芒施舍给“乞讨者”。不过后来太阳愤怒了,他发现了站在悬崖边的后羿。太阳声嘶力竭的叫喊“你这个蠢货,你残害了我的兄弟,结果你自己却弄得个孤寡一生,报应啊,报应,哈哈哈哈哈,你个蠢货……”

可惜的是太阳底起不足,或许后羿正把弓箭对着远方,或许他根本没有听见什么。唯一能确信的是----他催生了一朵开在悬崖下的杜鹃花!

我闭上眼,黑暗将我俘虏。我开始想一个我一直在想的话题----“死亡”

儿时,我总会痴痴的望着窗外的天,没有现在感觉的孤立恐惧。我会觉得那天真的好蓝好蓝,像春天与蝴蝶嬉戏时飘起的连衣裙,心里是潮湿的一片。不时,一只天真的小鸟跌入我的视网,我眉里眼里都是笑。于是总在幻想,我上辈子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大家闺秀,但不是如林黛玉般“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或许我会是花木兰般的人物“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几度思归还把酒,佛云堆上祝明妃。”

这时我便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死亡,还有点渴望,像吸食了鸦片,我被蛊惑了!

我想,我死了我就可以不再听,父母那如春草一般疯长的唠叨,烦琐的管教,还有一整天的昏暗。那我将逃避,那我的灵魂将自由,“朝花夕拾杯中酒,大雁飞过菊花香满楼”。我的的灵魂不会去欣赏“三生石上旧精魂”不会去“叹世俗,利锁名缰,到底几多人误。”她会认为我所认为----不要去理会什么所谓的黑暗,不要去在乎你是否被人嫉妒或者瞧不起,不要说孤独的世界只有我一人主宰,不要去猜忌厌恶,我们是人,人本身就是一个万花筒,当许多万花筒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看起来似乎也就繁杂了,其实它的本质却是淡如水。

我的灵魂将游荡在山谷的空寂典雅中,将欣赏在春寒料峭时绽放的梅兰。你似乎可以在河边溪涧发现她的气息,但请不要打扰,她正在倾听,听大地深渊血脉的颤动。

多么美好的愿望!但不我的灵魂不会得到自由,我只是来自偶然。脉搏停止了跳动,我便永远沉寂了。我就什么也不是!我什么没留下!我什么也没有带走!死了!我的一切都终止了!……

“不!“我惊呼!

出了炽热的屋子,我去带着几分秋意的街道。走过断横残垣,走过威武的石狮,双手紧紧的插在口袋。我仿佛看见了在通往未知时,从马车滴落的泪珠,开在沿途结满了洋脂球。

极目远眺,我看到了一棵树,叶子像梨花又好似明星一般,零零落落星星点点。这让我想到了我的故乡也有一棵树,一样的零落闪烁,当我被虚拟的鬼

我坐在教室里举目四望,想看见李煜的“春意阑珊”“梦里不知身是客”,想看见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期盼于那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自称臣是酒中仙”。但除了正在行走的人,便是充实得满满的压抑和不安,还有警惕。这让我感到惶恐,尤其是那溢于言表的笑容,更让我感到瑟缩!

我看着无数的粉笔头像战斗机又像冰雹,“轰”的一声落下来。我曾想这一定如静夜开的奇葩,像烟花般绚烂;我不曾想到这竟如死水里的水草,让我感到厌恶。这让我想到了去年看过《一个也不能少》后,同学们对粉笔阿谀奉承关怀体贴,把他当成上帝。

或许是终于认识到“人定胜天”抑或“君权神受”了,按小小的粉笔竟成了绝佳的武器!

你看!那一截长长的白色粉笔,不需几秒便成了厉害的子弹。纤细的手指拣起一粒“子弹”,朝目标仔细的瞅了瞅,轻轻的将手上仰,然后用力扔出,“子弹”便潇洒的飞出,在浮躁的半空闪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是苍白的那种,像医院病房里的白色床单),然后正中“红心”,接着便是跟浪潮一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你看!灰色的水泥板上横着无数可再利用的“武器”,不过却无人再问津!哦!我知道了!因为上帝只有一个,才能折成几段的“上帝”只能安守,即使他依旧是上帝。

心理剩下的情感,无不促使我望向,正在空中机警盘旋的“战斗机”“飞蛾”,还有沾了尘的“上帝”。我猛的觉得有些悲凉,愤怒后徒留的悲凉。

我寻求慰藉,竟看到了天资聪颖的仲永,正低着头颅摇摇晃晃,应该还在和父亲干卖“遮羞布“的勾当。太阳正兴致勃勃的扫射着膜拜于他脚下的生灵,嘲讽的将嘴角勾起,把微弱的光芒施舍给“乞讨者”。不过后来太阳愤怒了,他发现了站在悬崖边的后羿。太阳声嘶力竭的叫喊“你这个蠢货,你残害了我的兄弟,结果你自己却弄得个孤寡一生,报应啊,报应,哈哈哈哈哈,你个蠢货……”

可惜的是太阳底起不足,或许后羿正把弓箭对着远方,或许他根本没有听见什么。唯一能确信的是----他催生了一朵开在悬崖下的杜鹃花!

我闭上眼,黑暗将我俘虏。我开始想一个我一直在想的话题----“死亡”

儿时,我总会痴痴的望着窗外的天,没有现在感觉的孤立恐惧。我会觉得那天真的好蓝好蓝,像春天与蝴蝶嬉戏时飘起的连衣裙,心里是潮湿的一片。不时,一只天真的小鸟跌入我的视网,我眉里眼里都是笑。于是总在幻想,我上辈子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大家闺秀,但不是如林黛玉般“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或许我会是花木兰般的人物“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几度思归还把酒,佛云堆上祝明妃。”

这时我便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死亡,还有点渴望,像吸食了鸦片,我被蛊惑了!

我想,我死了我就可以不再听,父母那如春草一般疯长的唠叨,烦琐的管教,还有一整天的昏暗。那我将逃避,那我的灵魂将自由,“朝花夕拾杯中酒,大雁飞过菊花香满楼”。我的的灵魂不会去欣赏“三生石上旧精魂”不会去“叹世俗,利锁名缰,到底几多人误。”她会认为我所认为----不要去理会什么所谓的黑暗,不要去在乎你是否被人嫉妒或者瞧不起,不要说孤独的世界只有我一人主宰,不要去猜忌厌恶,我们是人,人本身就是一个万花筒,当许多万花筒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看起来似乎也就繁杂了,其实它的本质却是淡如水。

我的灵魂将游荡在山谷的空寂典雅中,将欣赏在春寒料峭时绽放的梅兰。你似乎可以在河边溪涧发现她的气息,但请不要打扰,她正在倾听,听大地深渊血脉的颤动。

多么美好的愿望!但不我的灵魂不会得到自由,我只是来自偶然。脉搏停止了跳动,我便永远沉寂了。我就什么也不是!我什么没留下!我什么也没有带走!死了!我的一切都终止了!……

“不!“我惊呼!

出了炽热的屋子,我去带着几分秋意的街道。走过断横残垣,走过威武的石狮,双手紧紧的插在口袋。我仿佛看见了在通往未知时,从马车滴落的泪珠,开在沿途结满了洋脂球。

极目远眺,我看到了一棵树,叶子像梨花又好似明星一般,零零落落星星点点。这让我想到了我的故乡也有一棵树,一样的零落闪烁,当我被虚拟的鬼

我坐在教室里举目四望,想看见李煜的“春意阑珊”“梦里不知身是客”,想看见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期盼于那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自称臣是酒中仙”。但除了正在行走的人,便是充实得满满的压抑和不安,还有警惕。这让我感到惶恐,尤其是那溢于言表的笑容,更让我感到瑟缩!

我看着无数的粉笔头像战斗机又像冰雹,“轰”的一声落下来。我曾想这一定如静夜开的奇葩,像烟花般绚烂;我不曾想到这竟如死水里的水草,让我感到厌恶。这让我想到了去年看过《一个也不能少》后,同学们对粉笔阿谀奉承关怀体贴,把他当成上帝。

或许是终于认识到“人定胜天”抑或“君权神受”了,按小小的粉笔竟成了绝佳的武器!

你看!那一截长长的白色粉笔,不需几秒便成了厉害的子弹。纤细的手指拣起一粒“子弹”,朝目标仔细的瞅了瞅,轻轻的将手上仰,然后用力扔出,“子弹”便潇洒的飞出,在浮躁的半空闪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是苍白的那种,像医院病房里的白色床单),然后正中“红心”,接着便是跟浪潮一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你看!灰色的水泥板上横着无数可再利用的“武器”,不过却无人再问津!哦!我知道了!因为上帝只有一个,才能折成几段的“上帝”只能安守,即使他依旧是上帝。

心理剩下的情感,无不促使我望向,正在空中机警盘旋的“战斗机”“飞蛾”,还有沾了尘的“上帝”。我猛的觉得有些悲凉,愤怒后徒留的悲凉。

我寻求慰藉,竟看到了天资聪颖的仲永,正低着头颅摇摇晃晃,应该还在和父亲干卖“遮羞布“的勾当。太阳正兴致勃勃的扫射着膜拜于他脚下的生灵,嘲讽的将嘴角勾起,把微弱的光芒施舍给“乞讨者”。不过后来太阳愤怒了,他发现了站在悬崖边的后羿。太阳声嘶力竭的叫喊“你这个蠢货,你残害了我的兄弟,结果你自己却弄得个孤寡一生,报应啊,报应,哈哈哈哈哈,你个蠢货……”

可惜的是太阳底起不足,或许后羿正把弓箭对着远方,或许他根本没有听见什么。唯一能确信的是----他催生了一朵开在悬崖下的杜鹃花!

我闭上眼,黑暗将我俘虏。我开始想一个我一直在想的话题----“死亡”

儿时,我总会痴痴的望着窗外的天,没有现在感觉的孤立恐惧。我会觉得那天真的好蓝好蓝,像春天与蝴蝶嬉戏时飘起的连衣裙,心里是潮湿的一片。不时,一只天真的小鸟跌入我的视网,我眉里眼里都是笑。于是总在幻想,我上辈子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大家闺秀,但不是如林黛玉般“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或许我会是花木兰般的人物“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几度思归还把酒,佛云堆上祝明妃。”

这时我便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死亡,还有点渴望,像吸食了鸦片,我被蛊惑了!

我想,我死了我就可以不再听,父母那如春草一般疯长的唠叨,烦琐的管教,还有一整天的昏暗。那我将逃避,那我的灵魂将自由,“朝花夕拾杯中酒,大雁飞过菊花香满楼”。我的的灵魂不会去欣赏“三生石上旧精魂”不会去“叹世俗,利锁名缰,到底几多人误。”她会认为我所认为----不要去理会什么所谓的黑暗,不要去在乎你是否被人嫉妒或者瞧不起,不要说孤独的世界只有我一人主宰,不要去猜忌厌恶,我们是人,人本身就是一个万花筒,当许多万花筒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看起来似乎也就繁杂了,其实它的本质却是淡如水。

我的灵魂将游荡在山谷的空寂典雅中,将欣赏在春寒料峭时绽放的梅兰。你似乎可以在河边溪涧发现她的气息,但请不要打扰,她正在倾听,听大地深渊血脉的颤动。

多么美好的愿望!但不我的灵魂不会得到自由,我只是来自偶然。脉搏停止了跳动,我便永远沉寂了。我就什么也不是!我什么没留下!我什么也没有带走!死了!我的一切都终止了!……

“不!“我惊呼!

出了炽热的屋子,我去带着几分秋意的街道。走过断横残垣,走过威武的石狮,双手紧紧的插在口袋。我仿佛看见了在通往未知时,从马车滴落的泪珠,开在沿途结满了洋脂球。

极目远眺,我看到了一棵树,叶子像梨花又好似明星一般,零零落落星星点点。这让我想到了我的故乡也有一棵树,一样的零落闪烁,当我被虚拟的鬼

我坐在教室里举目四望,想看见李煜的“春意阑珊”“梦里不知身是客”,想看见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期盼于那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自称臣是酒中仙”。但除了正在行走的人,便是充实得满满的压抑和不安,还有警惕。这让我感到惶恐,尤其是那溢于言表的笑容,更让我感到瑟缩!

我看着无数的粉笔头像战斗机又像冰雹,“轰”的一声落下来。我曾想这一定如静夜开的奇葩,像烟花般绚烂;我不曾想到这竟如死水里的水草,让我感到厌恶。这让我想到了去年看过《一个也不能少》后,同学们对粉笔阿谀奉承关怀体贴,把他当成上帝。

或许是终于认识到“人定胜天”抑或“君权神受”了,按小小的粉笔竟成了绝佳的武器!

你看!那一截长长的白色粉笔,不需几秒便成了厉害的子弹。纤细的手指拣起一粒“子弹”,朝目标仔细的瞅了瞅,轻轻的将手上仰,然后用力扔出,“子弹”便潇洒的飞出,在浮躁的半空闪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是苍白的那种,像医院病房里的白色床单),然后正中“红心”,接着便是跟浪潮一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你看!灰色的水泥板上横着无数可再利用的“武器”,不过却无人再问津!哦!我知道了!因为上帝只有一个,才能折成几段的“上帝”只能安守,即使他依旧是上帝。

心理剩下的情感,无不促使我望向,正在空中机警盘旋的“战斗机”“飞蛾”,还有沾了尘的“上帝”。我猛的觉得有些悲凉,愤怒后徒留的悲凉。

我寻求慰藉,竟看到了天资聪颖的仲永,正低着头颅摇摇晃晃,应该还在和父亲干卖“遮羞布“的勾当。太阳正兴致勃勃的扫射着膜拜于他脚下的生灵,嘲讽的将嘴角勾起,把微弱的光芒施舍给“乞讨者”。不过后来太阳愤怒了,他发现了站在悬崖边的后羿。太阳声嘶力竭的叫喊“你这个蠢货,你残害了我的兄弟,结果你自己却弄得个孤寡一生,报应啊,报应,哈哈哈哈哈,你个蠢货……”

可惜的是太阳底起不足,或许后羿正把弓箭对着远方,或许他根本没有听见什么。唯一能确信的是----他催生了一朵开在悬崖下的杜鹃花!

我闭上眼,黑暗将我俘虏。我开始想一个我一直在想的话题----“死亡”

儿时,我总会痴痴的望着窗外的天,没有现在感觉的孤立恐惧。我会觉得那天真的好蓝好蓝,像春天与蝴蝶嬉戏时飘起的连衣裙,心里是潮湿的一片。不时,一只天真的小鸟跌入我的视网,我眉里眼里都是笑。于是总在幻想,我上辈子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大家闺秀,但不是如林黛玉般“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或许我会是花木兰般的人物“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几度思归还把酒,佛云堆上祝明妃。”

这时我便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死亡,还有点渴望,像吸食了鸦片,我被蛊惑了!

我想,我死了我就可以不再听,父母那如春草一般疯长的唠叨,烦琐的管教,还有一整天的昏暗。那我将逃避,那我的灵魂将自由,“朝花夕拾杯中酒,大雁飞过菊花香满楼”。我的的灵魂不会去欣赏“三生石上旧精魂”不会去“叹世俗,利锁名缰,到底几多人误。”她会认为我所认为----不要去理会什么所谓的黑暗,不要去在乎你是否被人嫉妒或者瞧不起,不要说孤独的世界只有我一人主宰,不要去猜忌厌恶,我们是人,人本身就是一个万花筒,当许多万花筒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看起来似乎也就繁杂了,其实它的本质却是淡如水。

我的灵魂将游荡在山谷的空寂典雅中,将欣赏在春寒料峭时绽放的梅兰。你似乎可以在河边溪涧发现她的气息,但请不要打扰,她正在倾听,听大地深渊血脉的颤动。

多么美好的愿望!但不我的灵魂不会得到自由,我只是来自偶然。脉搏停止了跳动,我便永远沉寂了。我就什么也不是!我什么没留下!我什么也没有带走!死了!我的一切都终止了!……

“不!“我惊呼!

出了炽热的屋子,我去带着几分秋意的街道。走过断横残垣,走过威武的石狮,双手紧紧的插在口袋。我仿佛看见了在通往未知时,从马车滴落的泪珠,开在沿途结满了洋脂球。

极目远眺,我看到了一棵树,叶子像梨花又好似明星一般,零零落落星星点点。这让我想到了我的故乡也有一棵树,一样的零落闪烁,当我被虚拟的鬼

我坐在教室里举目四望,想看见李煜的“春意阑珊”“梦里不知身是客”,想看见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期盼于那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自称臣是酒中仙”。但除了正在行走的人,便是充实得满满的压抑和不安,还有警惕。这让我感到惶恐,尤其是那溢于言表的笑容,更让我感到瑟缩!

我看着无数的粉笔头像战斗机又像冰雹,“轰”的一声落下来。我曾想这一定如静夜开的奇葩,像烟花般绚烂;我不曾想到这竟如死水里的水草,让我感到厌恶。这让我想到了去年看过《一个也不能少》后,同学们对粉笔阿谀奉承关怀体贴,把他当成上帝。

或许是终于认识到“人定胜天”抑或“君权神受”了,按小小的粉笔竟成了绝佳的武器!

你看!那一截长长的白色粉笔,不需几秒便成了厉害的子弹。纤细的手指拣起一粒“子弹”,朝目标仔细的瞅了瞅,轻轻的将手上仰,然后用力扔出,“子弹”便潇洒的飞出,在浮躁的半空闪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是苍白的那种,像医院病房里的白色床单),然后正中“红心”,接着便是跟浪潮一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你看!灰色的水泥板上横着无数可再利用的“武器”,不过却无人再问津!哦!我知道了!因为上帝只有一个,才能折成几段的“上帝”只能安守,即使他依旧是上帝。

心理剩下的情感,无不促使我望向,正在空中机警盘旋的“战斗机”“飞蛾”,还有沾了尘的“上帝”。我猛的觉得有些悲凉,愤怒后徒留的悲凉。

我寻求慰藉,竟看到了天资聪颖的仲永,正低着头颅摇摇晃晃,应该还在和父亲干卖“遮羞布“的勾当。太阳正兴致勃勃的扫射着膜拜于他脚下的生灵,嘲讽的将嘴角勾起,把微弱的光芒施舍给“乞讨者”。不过后来太阳愤怒了,他发现了站在悬崖边的后羿。太阳声嘶力竭的叫喊“你这个蠢货,你残害了我的兄弟,结果你自己却弄得个孤寡一生,报应啊,报应,哈哈哈哈哈,你个蠢货……”

可惜的是太阳底起不足,或许后羿正把弓箭对着远方,或许他根本没有听见什么。唯一能确信的是----他催生了一朵开在悬崖下的杜鹃花!

我闭上眼,黑暗将我俘虏。我开始想一个我一直在想的话题----“死亡”

儿时,我总会痴痴的望着窗外的天,没有现在感觉的孤立恐惧。我会觉得那天真的好蓝好蓝,像春天与蝴蝶嬉戏时飘起的连衣裙,心里是潮湿的一片。不时,一只天真的小鸟跌入我的视网,我眉里眼里都是笑。于是总在幻想,我上辈子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大家闺秀,但不是如林黛玉般“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或许我会是花木兰般的人物“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几度思归还把酒,佛云堆上祝明妃。”

这时我便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死亡,还有点渴望,像吸食了鸦片,我被蛊惑了!

我想,我死了我就可以不再听,父母那如春草一般疯长的唠叨,烦琐的管教,还有一整天的昏暗。那我将逃避,那我的灵魂将自由,“朝花夕拾杯中酒,大雁飞过菊花香满楼”。我的的灵魂不会去欣赏“三生石上旧精魂”不会去“叹世俗,利锁名缰,到底几多人误。”她会认为我所认为----不要去理会什么所谓的黑暗,不要去在乎你是否被人嫉妒或者瞧不起,不要说孤独的世界只有我一人主宰,不要去猜忌厌恶,我们是人,人本身就是一个万花筒,当许多万花筒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看起来似乎也就繁杂了,其实它的本质却是淡如水。

我的灵魂将游荡在山谷的空寂典雅中,将欣赏在春寒料峭时绽放的梅兰。你似乎可以在河边溪涧发现她的气息,但请不要打扰,她正在倾听,听大地深渊血脉的颤动。

多么美好的愿望!但不我的灵魂不会得到自由,我只是来自偶然。脉搏停止了跳动,我便永远沉寂了。我就什么也不是!我什么没留下!我什么也没有带走!死了!我的一切都终止了!……

“不!“我惊呼!

出了炽热的屋子,我去带着几分秋意的街道。走过断横残垣,走过威武的石狮,双手紧紧的插在口袋。我仿佛看见了在通往未知时,从马车滴落的泪珠,开在沿途结满了洋脂球。

极目远眺,我看到了一棵树,叶子像梨花又好似明星一般,零零落落星星点点。这让我想到了我的故乡也有一棵树,一样的零落闪烁,当我被虚拟的鬼

我坐在教室里举目四望,想看见李煜的“春意阑珊”“梦里不知身是客”,想看见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更期盼于那李白的“黄河之水天上来”“自称臣是酒中仙”。但除了正在行走的人,便是充实得满满的压抑和不安,还有警惕。这让我感到惶恐,尤其是那溢于言表的笑容,更让我感到瑟缩!

我看着无数的粉笔头像战斗机又像冰雹,“轰”的一声落下来。我曾想这一定如静夜开的奇葩,像烟花般绚烂;我不曾想到这竟如死水里的水草,让我感到厌恶。这让我想到了去年看过《一个也不能少》后,同学们对粉笔阿谀奉承关怀体贴,把他当成上帝。

或许是终于认识到“人定胜天”抑或“君权神受”了,按小小的粉笔竟成了绝佳的武器!

你看!那一截长长的白色粉笔,不需几秒便成了厉害的子弹。纤细的手指拣起一粒“子弹”,朝目标仔细的瞅了瞅,轻轻的将手上仰,然后用力扔出,“子弹”便潇洒的飞出,在浮躁的半空闪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是苍白的那种,像医院病房里的白色床单),然后正中“红心”,接着便是跟浪潮一般,此起彼伏的尖叫声。

你看!灰色的水泥板上横着无数可再利用的“武器”,不过却无人再问津!哦!我知道了!因为上帝只有一个,才能折成几段的“上帝”只能安守,即使他依旧是上帝。

心理剩下的情感,无不促使我望向,正在空中机警盘旋的“战斗机”“飞蛾”,还有沾了尘的“上帝”。我猛的觉得有些悲凉,愤怒后徒留的悲凉。

我寻求慰藉,竟看到了天资聪颖的仲永,正低着头颅摇摇晃晃,应该还在和父亲干卖“遮羞布“的勾当。太阳正兴致勃勃的扫射着膜拜于他脚下的生灵,嘲讽的将嘴角勾起,把微弱的光芒施舍给“乞讨者”。不过后来太阳愤怒了,他发现了站在悬崖边的后羿。太阳声嘶力竭的叫喊“你这个蠢货,你残害了我的兄弟,结果你自己却弄得个孤寡一生,报应啊,报应,哈哈哈哈哈,你个蠢货……”

可惜的是太阳底起不足,或许后羿正把弓箭对着远方,或许他根本没有听见什么。唯一能确信的是----他催生了一朵开在悬崖下的杜鹃花!

我闭上眼,黑暗将我俘虏。我开始想一个我一直在想的话题----“死亡”

儿时,我总会痴痴的望着窗外的天,没有现在感觉的孤立恐惧。我会觉得那天真的好蓝好蓝,像春天与蝴蝶嬉戏时飘起的连衣裙,心里是潮湿的一片。不时,一只天真的小鸟跌入我的视网,我眉里眼里都是笑。于是总在幻想,我上辈子一定是倾国倾城的大家闺秀,但不是如林黛玉般“两弯似蹙非蹙柳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或许我会是花木兰般的人物“弯弓征战作男儿,梦里曾经与画眉。几度思归还把酒,佛云堆上祝明妃。”

这时我便会不由自主的想到死亡,还有点渴望,像吸食了鸦片,我被蛊惑了!

我想,我死了我就可以不再听,父母那如春草一般疯长的唠叨,烦琐的管教,还有一整天的昏暗。那我将逃避,那我的灵魂将自由,“朝花夕拾杯中酒,大雁飞过菊花香满楼”。我的的灵魂不会去欣赏“三生石上旧精魂”不会去“叹世俗,利锁名缰,到底几多人误。”她会认为我所认为----不要去理会什么所谓的黑暗,不要去在乎你是否被人嫉妒或者瞧不起,不要说孤独的世界只有我一人主宰,不要去猜忌厌恶,我们是人,人本身就是一个万花筒,当许多万花筒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看起来似乎也就繁杂了,其实它的本质却是淡如水。

我的灵魂将游荡在山谷的空寂典雅中,将欣赏在春寒料峭时绽放的梅兰。你似乎可以在河边溪涧发现她的气息,但请不要打扰,她正在倾听,听大地深渊血脉的颤动。

多么美好的愿望!但不我的灵魂不会得到自由,我只是来自偶然。脉搏停止了跳动,我便永远沉寂了。我就什么也不是!我什么没留下!我什么也没有带走!死了!我的一切都终止了!……

“不!“我惊呼!

出了炽热的屋子,我去带着几分秋意的街道。走过断横残垣,走过威武的石狮,双手紧紧的插在口袋。我仿佛看见了在通往未知时,从马车滴落的泪珠,开在沿途结满了洋脂球。

极目远眺,我看到了一棵树,叶子像梨花又好似明星一般,零零落落星星点点。这让我想到了我的故乡也有一棵树,一样的零落闪烁,当我被虚拟的鬼

让人怦然心动的瞬间

“10、9、8、7、6、5、4……1!随着温家宝主席一句开幕式开始的话语,我在电视前欢呼雀跃。起先,我和哥哥还能目不转睛地看着各国运动员缓缓入场,渐渐地,我的眼皮支撑不住了,我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China!”“中国!”我被祖国地名字从睡梦中惊醒,只见姚明举着国旗带领着庞大的中国代表团入场了,当升中国国旗时,我一反先前地懒散,笔直地站在电视机前,唱着:“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前进,前进,前进进!”随着那国旗缓缓上升,我心中的激情也随着国旗上涨,心中那股自豪地情感不言而喻,想起第一届奥运会我国仅一人参赛地悲惨场面与第二十九届奥运会担当主办方的风光场景,便忍不住想向全世界宣告:我是中国人!这一刻,我怦然心动,闭幕式时,当我看见中国金牌榜上久居第一,实现奖牌冲100,金牌冲50的愿望时,我在心中呐喊:我是中国人,我为此而自豪!这一刻,我怦然心动,当我看见报纸上报道:“中国乒乓、跳水差一点大满贯的标题时,我不气馁,不失望,而是为此而自豪,因为,我们终于又在乒乓、跳水项目上大放异光,这一刻,使我怦然心动。

怦然心动的瞬间,是啊,这些瞬间的确都是转瞬即逝的,但它们却深深地刻画在了每一位中国人的脑海中,使我们永生难忘,也许当我老七老八十以后,我也能自豪地告诉我的子孙们:“在爷爷年轻时,我国办过一届奥运会,使每一个人都赞口不绝呢……”

怦然心动的感觉

静谧的夜,窗外游丝般的雨勾起无端思绪,我闭上眼,一丝熟悉的花香在微微潮湿的空气中荡漾。嗯,玉兰花又开了吗?刹那间,我有回忆起那个让我怦然心动的瞬间……

那是个玉兰花的季节,空气中浮动着玉兰花的清香。今天是妈妈的生日,我望着日历,半会儿才晃过神来。盘算着要送老妈什么礼物,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来到商场,左挑右选,选出一个像样的礼物,让服务员包起来后,蹦蹦跳跳地回家了。一路上,玉兰花飘着淡淡的香,我摘了一朵插在礼物盒上,刚回到家门口,“老婆,生日快乐”我把门开出了个小缝,只见爸爸递给妈妈一个长方体的粉红色的盒子,妈妈接过手,刚一打开,一个牌子蹦出来,上面好像写着“生日快乐”,不知盒子里好友什么东西,妈妈见了,眼睛湿润了,但是却又甜甜地笑了,那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我从来没有见过。爸爸轻轻地试去妈妈眼角的眼泪,也甜甜地笑了:“怎么哭了呀?我送你礼物是要让你笑的,你快别哭了,来,笑一个!”妈妈破涕为笑,笑的更灿烂了,眼泪也流得更欢了。这时,一阵微风吹着玉兰花的香,拂过我的脸颊,我母语载着威风和浓浓的爱意之中,怦然心动,

“我也有!我也有!”我从了进去,把礼物递给妈妈,偷偷地望了一眼爸爸送给妈妈的礼物:盒子上的牌子写的不是我想的四个字,而是另外的三个字“我爱你”,盒子里铺满了玉兰花,有的含苞欲放,有的只开了一半,有的则淋漓尽致地开了花,其中有一朵上面还放着一枚钻戒……

我又再一次怦然心动,刹那间明白了“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温馨,“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的坚定,明白了父母在为儿女操劳时,也有自己的世界。我更懂得了珍惜幸福,付出爱意。

这时,爸爸拿起礼物盒上的玉兰花,理了理妈妈的刘海,微笑着,轻轻把那多玉兰花小心的插在妈妈的发间,那纯洁的花盛开在乌黑却掺杂着点点银丝的头发上,妈妈返老还童般的想十八岁的少女那样微微低下了头……

玉兰花飘香的季节里,重温那怦然心动的感觉,我是否能左挽爸爸,右扶妈妈,在玉兰树下,让那朵玉兰花在生命中常开不败呢?

云霄县元光小学六年级:吴晓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