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种花不容易400字(共十篇)

我的启蒙老师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小学教师,30多岁,由于日夜为我们操劳,年纪轻轻的,额头上已经有了皱纹。他戴着一副眼镜,眼睛大大的,显得很有几分神采。他的名字也十分普通。他虽然只教了我一学期,但我觉得他就像我的爸爸一样,关心我的身体和学习。

记得有一次,学校包场看电影,位置刚好在跳远的沙坑旁。开始播放电影是,我刚一走到那里,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吹得黄沙满天,一粒沙子吹进了我的眼睛了,怎么揉也揉不出来。这时杨老师走过来,问我:“倩倩,怎么啦?”“杨老师,风把沙子吹进了我的眼睛。”我捂着眼说.杨老师拿开了我的手,熟练的翻起眼皮,朝眼睛轻轻的吹了吹,.问我:"行了吗?"我眨了眨眼睛,说:"好了."说完,杨老师给我端来一个凳子,让我坐着看电影.可见,杨老师对我多么关怀呀!真所谓,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杨老师对我们的学习一向都很严格.那次我在做作业时,一不小心把"亦"字的一点写成了一横.下课后,杨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我却满不在乎的说:"不就一横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杨老师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说:"还不就是一横,你要是医生,在手术时,把病人的'食指切了,写成'十指'切了,那要给病人带来多大的痛苦啊?"听了杨老师的话,我惭愧的低下了头.

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留丹,李熟枝残,种花容易树人难.幽谷飞香不一般,诗满人间,画满人间,英才济济笑开颜.有人说,师恩如高山巍巍,使人崇敬.而我却说,师恩如滔滔大海,浩瀚无比,无法估量.

这就是我的启蒙老师,我永远也忘不了他!

不一样的爱

不一样的爱海南省东方市铁路中学七(3)班周子惠(7)号不一样的爱在这纷呈的世界中,有很多爱,可是其中有一种最特别的爱,那就是老师们对我们学生们的无私大爱!他们的爱不分界限,总是在无私地,默然地,爱着我们每一个人。今天,我就想来说说老师们这种无私的爱。老师,大家都说您培养着祖国的栋梁;我却要说,您就是祖国的栋梁。正是您,支撑起我们一代人的脊梁!您像一支红烛,为后辈献出了所有的热和光!您的品格和精神,可以用两个字就是--燃烧!不停的燃烧!您讲的课,是那样丰富多采,每一个章节都仿佛在我面前打开了一扇窗户,让我看到了一个斑斓的新世界……啊,有了您,花园才这般艳丽,大地才充满春意!老师,快推开窗子看吧,这满园春色,这满园桃李,都在向您敬礼!如果没有您思想的滋润,怎么会绽开那么多美好的灵魂之花?啊,老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有谁不在将您赞扬!传播知识,就是播种希望,播种幸福。老师,您就是这希望与幸福的播种人!老师,您是美的耕耘者,美的播种者。是您用美的阳光普照,用美的雨露滋润,我们的心田才绿草如茵,繁花似锦!您为花的盛开,果的成熟,忙碌着!啊,老师,您的精神,永记我心!您多像那默默无闻的树根,使小树茁壮成长,又使树枝上挂满丰硕的果实,却并不要求任何报酬。您给了我们一杆生活的尺,让我们自己天天去丈量;您给了我们一面模范行为的镜子,让我们处处有学习的榜样。您是大桥,为我们连接被割断的山峦,让我们走向收获的峰巅;您是青藤,坚韧而修长,指引我们采撷到崖顶的灵芝和人参。当苗儿需要一杯水的时候,绝不送上一桶水;而当需要一桶水的时候,也绝不给予一杯水。适时,适量地给予,这是一个好园丁的技艺。我的老师,这也正是您的教育艺术。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流丹,李熟技残,种花容易树人难。幽谷飞香不一般,诗满人间,画满人间,英才济济笑开颜。老师,您用人类最崇高的感情--爱,播种春天,播种理想,播种力量……用语言播种,用彩笔耕耘,用汗水浇灌,用心血滋润,这就是我们敬爱的老师崇高的劳动。您工作在今朝,却建设着祖国的明天;您教学在课堂,成就却在祖国的四面八方。老师,如果把您比作蚌,那末学生便是蚌里的砂粒;您用爱去舐它,磨它,浸它,洗它……经年累月,砂粒便成了一颗颗珍珠,光彩熠熠。您的教师生涯,有无数骄傲和幸福的回忆,但您把它们珍藏在心底,而只是注视着一待开拓的园地。假如我是诗人,我将以满腔的热情写下诗篇,赞美大海的辽阔和深远。并把它献给您--我的胸怀博大,知识精深的老师。教师是火种,点燃了学生的心灵之火;教师是石级,承受着学生一步步踏实地向上攀登。您像一支蜡烛,虽然细弱,但有一分热,发一分光,照亮了别人,耗尽了自己。这无私的奉献,令人永志不忘。您讲课的语言,悦耳像叮咚的山泉,亲切似潺潺的小溪,激越如奔泻的江流……,春蚕一生没说过自诩的话,那吐出的银丝就是丈量生命价值的尺子。敬爱的老师,您从未在别人面前炫耀过,但那盛开的桃李,就是对您最高的评价。您的爱,太阳一般温暖,春风一般和煦,清泉一般甘甜。您的爱,比父爱更严峻,比母爱更细腻,比友爱更纯洁。您--老师的爱,就是天下最伟大,最高洁,最特别的爱!萤火虫的可贵,在于用那盏挂在后尾的灯,专照别人;您的可敬,则在于总是给我们提供无穷无尽的知识。是谁把雨露撒遍大地?是谁把幼苗辛勤哺育?是您,老师,您是一位伟大的园丁!老师,您用心血哺育了祖国一代又一代的栋梁,可您却默默地仍在自己的岗位上奋斗着。老师们,谢谢你们对我们的这份圣洁,无私,特别的爱!我们将用心保存,直到永远……永远……

不一样的爱

不一样的爱在这纷呈的世界中,有很多爱,可是其中有一种最特别的爱,那就是老师们对我们学生们的无私大爱!他们的爱不分界限,总是在无私地,默然地,爱着我们每一个人。今天,我就想来说说老师们这种无私的爱。老师,大家都说您培养着祖国的栋梁;我却要说,您就是祖国的栋梁。正是您,支撑起我们一代人的脊梁!您像一支红烛,为后辈献出了所有的热和光!您的品格和精神,可以用两个字就是--燃烧!不停的燃烧!您讲的课,是那样丰富多采,每一个章节都仿佛在我面前打开了一扇窗户,让我看到了一个斑斓的新世界……啊,有了您,花园才这般艳丽,大地才充满春意!老师,快推开窗子看吧,这满园春色,这满园桃李,都在向您敬礼!如果没有您思想的滋润,怎么会绽开那么多美好的灵魂之花?啊,老师,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有谁不在将您赞扬!传播知识,就是播种希望,播种幸福。老师,您就是这希望与幸福的播种人!老师,您是美的耕耘者,美的播种者。是您用美的阳光普照,用美的雨露滋润,我们的心田才绿草如茵,繁花似锦!您为花的盛开,果的成熟,忙碌着!啊,老师,您的精神,永记我心!您多像那默默无闻的树根,使小树茁壮成长,又使树枝上挂满丰硕的果实,却并不要求任何报酬。您给了我们一杆生活的尺,让我们自己天天去丈量;您给了我们一面模范行为的镜子,让我们处处有学习的榜样。您是大桥,为我们连接被割断的山峦,让我们走向收获的峰巅;您是青藤,坚韧而修长,指引我们采撷到崖顶的灵芝和人参。当苗儿需要一杯水的时候,绝不送上一桶水;而当需要一桶水的时候,也绝不给予一杯水。适时,适量地给予,这是一个好园丁的技艺。我的老师,这也正是您的教育艺术。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流丹,李熟技残,种花容易树人难。幽谷飞香不一般,诗满人间,画满人间,英才济济笑开颜。老师,您用人类最崇高的感情--爱,播种春天,播种理想,播种力量……用语言播种,用彩笔耕耘,用汗水浇灌,用心血滋润,这就是我们敬爱的老师崇高的劳动。您工作在今朝,却建设着祖国的明天;您教学在课堂,成就却在祖国的四面八方。老师,如果把您比作蚌,那末学生便是蚌里的砂粒;您用爱去舐它,磨它,浸它,洗它……经年累月,砂粒便成了一颗颗珍珠,光彩熠熠。您的教师生涯,有无数骄傲和幸福的回忆,但您把它们珍藏在心底,而只是注视着一待开拓的园地。假如我是诗人,我将以满腔的热情写下诗篇,赞美大海的辽阔和深远。并把它献给您--我的胸怀博大,知识精深的老师。教师是火种,点燃了学生的心灵之火;教师是石级,承受着学生一步步踏实地向上攀登。您像一支蜡烛,虽然细弱,但有一分热,发一分光,照亮了别人,耗尽了自己。这无私的奉献,令人永志不忘。您讲课的语言,悦耳像叮咚的山泉,亲切似潺潺的小溪,激越如奔泻的江流……,春蚕一生没说过自诩的话,那吐出的银丝就是丈量生命价值的尺子。敬爱的老师,您从未在别人面前炫耀过,但那盛开的桃李,就是对您最高的评价。您的爱,太阳一般温暖,春风一般和煦,清泉一般甘甜。您的爱,比父爱更严峻,比母爱更细腻,比友爱更纯洁。您--老师的爱,就是天下最伟大,最高洁,最特别的爱!萤火虫的可贵,在于用那盏挂在后尾的灯,专照别人;您的可敬,则在于总是给我们提供无穷无尽的知识。是谁把雨露撒遍大地?是谁把幼苗辛勤哺育?是您,老师,您是一位伟大的园丁!老师,您用心血哺育了祖国一代又一代的栋梁,可您却默默地仍在自己的岗位上奋斗着。老师们,谢谢你们对我们的这份圣洁,无私,特别的爱!我们将用心保存,直到永远……永远……

不一样的爱

不一样的爱

三小四年级赵微指导教师:娄长福

不一样的人,给我不一样的爱,也给了我不一样的体会。        妈妈的爱是温柔的,这让我很容易接受,如果我考试没考好,妈妈不但不会训斥我,吃斥而会用和蔼可亲的面容安慰我,把我当成一个活宝,搂在怀里,抚摸我的心灵。每次放学回家的时候,妈妈总怕我在外面受苦,所以我是及时回家,妈妈用那双手把我牢牢地搂在怀里,让我感受到家的温暖,聆听到家的呼唤。此时,我好幸福。        爸爸的爱是严厉的,这种爱时常给我打击,但打击中还有一种让我能节约的爱,这种爱就是太严厉了。记得一次母亲节,我说要买些康乃馨来祝节日愉快,可您却不同意,还说康乃馨就是一种花,只不过名子特别罢了。还说就算康乃馨是母亲的象征,可是价钱太贵。我知道爸爸您不舍得花钱,好把存起来供我们姐弟俩上学,我哭着离开前屋,回到房里,埋怨你,可我知道,爸爸为了省钱,经常给人家黑天浇地,为了挣钱,爸爸还开了一家商店。早晨我醒来的时候发现了一张字条“新月,对不起,爸爸今天就去买康乃馨,实现你对妈妈爱的愿望,对于这件是,我很自信”。看到这些,我的眼角湿润了。        每一个人都有这不一样的爱,同时也有不一样的感觉,无论是温柔的还是严厉的,都是对我们的爱,而这种不一样的爱,永远环绕在我们身边,伴随我们茁壮成长。

不了情

有一种花,开于曲终人散之时;有一分情,了于难舍难分之中。

——题记

六月的校园总是弥漫着一股忧伤。狠毒的阳光打在这所经历了三年风雨的校园里,同学们的心情异常烦躁。而栀子,却在此时凭着太阳的淫威笑得格外灿烂,刺鼻的花香让人生厌。

起床铃响了,目夏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来到教室。但不一样的是,平日里同学们桌上堆得比山还高的各种备考资料此刻都已经不见。清静的桌面,此时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呼吸着这难得的新鲜空气。

目夏打开书桌,发现桌内也只有少数几本卷了角的课本。

“哦,今天是六月十八,后天就得中考了!今天上午上完三节课后就可以回家休息,直到后天来学校中考。然后就是那个曾经无数遍设想的漫长的暑假。”

目夏这才反映过来,原来那些书在昨晚已经被搬回了寝室并装进了行李箱。

“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目夏反复想着。

“可为什么就没有曾经设想的那份激动与快乐呢?是啊,那份激动与快乐哪儿去了?”目夏傻傻地盘问着自己。此时,教室里已经零零碎碎来了不少同学。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教室里突然响起这异样的读书声。

“干什么呢,叶子?”原来刚才那读书声是叶子发出来的,现在飞语正狠狠地瞪着叶子。

“读英语啊!”叶子一副无辜的表情。

“读英语?都什么时候了还读英语啊!我看你是平时学习学疯了吧!”飞语红着眼说道。但那红眼里面并没藏有杀机。

……

“喂,我说你们别吵了好不好?都什么时候了,整天还这样吵个没完,无聊吧你们!”若腾轻轻地说道。刚热闹起来的教室一会儿有恢复了死寂。

“是啊,都什么时候了啊。一上午的时间,会有多长呢?以后还会在一起吗?以后还能见面吗?要能,那以后再吵吧!”目夏想着,但没说出口。

哎!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

“呜……”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的教室又响起了叶子鬼一般的哭声。那些平日里一个个多么热心帮助他人的孩子此刻也变得冷血,不停地责骂着这个被这变态的世界弄得不正常的女孩子。

“你是怎么啦,疯了吗?”

“神经病啊?”

……

就这样,混乱一直持续到了第一节语文课。

“同学们,这是你们中考前的最后一节语文课,我希望大家能够抓紧这节课的时间来查漏补缺,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就来问我。好了,现在开始自习。”

语文老师把任务交代完后,就呆呆地躬着身子,站在讲台上,眼巴巴地看着这群可爱的孩子。

如果时光不会倒流的话,那么这节语文课不仅是同学们初中时期的最后一节语文课,它更大意义上是语文老师人生中上的最后一节课。

老师的话音已经消失许久,可同学们却还是像没听到老师说的话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处,望着站在讲台上瘦弱的老师。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沉寂的教室里,飞语竟放肆地唱起歌来。歌声并不优美,还带着哭腔。可奇怪的是,就是这个歌声,竟然感染了全班同学,使得这节语文课变成了音乐课。

如果是往日,老师肯定会雷霆大怒,“这是怎么啦,造反是吗?”可是今天,老师却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听着。

歌还没唱到一半,就有大半的女同学哭了起来。

“死叶子,你没事哭什么哭啊,害得我都要哭了!”飞语朝叶子叫着。

在平时,叶子是一定要狠狠地反击那霸道的飞语的。但现在,她没有,她只是默不作声地继续抽泣。

目夏看着周围的一切,胸口又是一阵莫名的痛,眼睛也越发胀得难受。

突然又想起那句话,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目夏轻蔑地笑了笑。

没过 一会儿,目夏终于忍不住留下泪来。他连忙低下头,因为他怕别人看见。但此时,应该是没人会看他的,就算看到了,也没什么希奇,毕竟大多数同学都哭了。

“目目不要哭了,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啊,我们是不会分开的。以后我们还要上同一有一种花,开于曲终人散之时;有一分情,了于难舍难分之中。

——题记

六月的校园总是弥漫着一股忧伤。狠毒的阳光打在这所经历了三年风雨的校园里,同学们的心情异常烦躁。而栀子,却在此时凭着太阳的淫威笑得格外灿烂,刺鼻的花香让人生厌。

起床铃响了,目夏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来到教室。但不一样的是,平日里同学们桌上堆得比山还高的各种备考资料此刻都已经不见。清静的桌面,此时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呼吸着这难得的新鲜空气。

目夏打开书桌,发现桌内也只有少数几本卷了角的课本。

“哦,今天是六月十八,后天就得中考了!今天上午上完三节课后就可以回家休息,直到后天来学校中考。然后就是那个曾经无数遍设想的漫长的暑假。”

目夏这才反映过来,原来那些书在昨晚已经被搬回了寝室并装进了行李箱。

“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目夏反复想着。

“可为什么就没有曾经设想的那份激动与快乐呢?是啊,那份激动与快乐哪儿去了?”目夏傻傻地盘问着自己。此时,教室里已经零零碎碎来了不少同学。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教室里突然响起这异样的读书声。

“干什么呢,叶子?”原来刚才那读书声是叶子发出来的,现在飞语正狠狠地瞪着叶子。

“读英语啊!”叶子一副无辜的表情。

“读英语?都什么时候了还读英语啊!我看你是平时学习学疯了吧!”飞语红着眼说道。但那红眼里面并没藏有杀机。

……

“喂,我说你们别吵了好不好?都什么时候了,整天还这样吵个没完,无聊吧你们!”若腾轻轻地说道。刚热闹起来的教室一会儿有恢复了死寂。

“是啊,都什么时候了啊。一上午的时间,会有多长呢?以后还会在一起吗?以后还能见面吗?要能,那以后再吵吧!”目夏想着,但没说出口。

哎!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

“呜……”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的教室又响起了叶子鬼一般的哭声。那些平日里一个个多么热心帮助他人的孩子此刻也变得冷血,不停地责骂着这个被这变态的世界弄得不正常的女孩子。

“你是怎么啦,疯了吗?”

“神经病啊?”

……

就这样,混乱一直持续到了第一节语文课。

“同学们,这是你们中考前的最后一节语文课,我希望大家能够抓紧这节课的时间来查漏补缺,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就来问我。好了,现在开始自习。”

语文老师把任务交代完后,就呆呆地躬着身子,站在讲台上,眼巴巴地看着这群可爱的孩子。

如果时光不会倒流的话,那么这节语文课不仅是同学们初中时期的最后一节语文课,它更大意义上是语文老师人生中上的最后一节课。

老师的话音已经消失许久,可同学们却还是像没听到老师说的话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处,望着站在讲台上瘦弱的老师。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沉寂的教室里,飞语竟放肆地唱起歌来。歌声并不优美,还带着哭腔。可奇怪的是,就是这个歌声,竟然感染了全班同学,使得这节语文课变成了音乐课。

如果是往日,老师肯定会雷霆大怒,“这是怎么啦,造反是吗?”可是今天,老师却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听着。

歌还没唱到一半,就有大半的女同学哭了起来。

“死叶子,你没事哭什么哭啊,害得我都要哭了!”飞语朝叶子叫着。

在平时,叶子是一定要狠狠地反击那霸道的飞语的。但现在,她没有,她只是默不作声地继续抽泣。

目夏看着周围的一切,胸口又是一阵莫名的痛,眼睛也越发胀得难受。

突然又想起那句话,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目夏轻蔑地笑了笑。

没过 一会儿,目夏终于忍不住留下泪来。他连忙低下头,因为他怕别人看见。但此时,应该是没人会看他的,就算看到了,也没什么希奇,毕竟大多数同学都哭了。

“目目不要哭了,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啊,我们是不会分开的。以后我们还要上同一有一种花,开于曲终人散之时;有一分情,了于难舍难分之中。

——题记

六月的校园总是弥漫着一股忧伤。狠毒的阳光打在这所经历了三年风雨的校园里,同学们的心情异常烦躁。而栀子,却在此时凭着太阳的淫威笑得格外灿烂,刺鼻的花香让人生厌。

起床铃响了,目夏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来到教室。但不一样的是,平日里同学们桌上堆得比山还高的各种备考资料此刻都已经不见。清静的桌面,此时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呼吸着这难得的新鲜空气。

目夏打开书桌,发现桌内也只有少数几本卷了角的课本。

“哦,今天是六月十八,后天就得中考了!今天上午上完三节课后就可以回家休息,直到后天来学校中考。然后就是那个曾经无数遍设想的漫长的暑假。”

目夏这才反映过来,原来那些书在昨晚已经被搬回了寝室并装进了行李箱。

“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目夏反复想着。

“可为什么就没有曾经设想的那份激动与快乐呢?是啊,那份激动与快乐哪儿去了?”目夏傻傻地盘问着自己。此时,教室里已经零零碎碎来了不少同学。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教室里突然响起这异样的读书声。

“干什么呢,叶子?”原来刚才那读书声是叶子发出来的,现在飞语正狠狠地瞪着叶子。

“读英语啊!”叶子一副无辜的表情。

“读英语?都什么时候了还读英语啊!我看你是平时学习学疯了吧!”飞语红着眼说道。但那红眼里面并没藏有杀机。

……

“喂,我说你们别吵了好不好?都什么时候了,整天还这样吵个没完,无聊吧你们!”若腾轻轻地说道。刚热闹起来的教室一会儿有恢复了死寂。

“是啊,都什么时候了啊。一上午的时间,会有多长呢?以后还会在一起吗?以后还能见面吗?要能,那以后再吵吧!”目夏想着,但没说出口。

哎!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

“呜……”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的教室又响起了叶子鬼一般的哭声。那些平日里一个个多么热心帮助他人的孩子此刻也变得冷血,不停地责骂着这个被这变态的世界弄得不正常的女孩子。

“你是怎么啦,疯了吗?”

“神经病啊?”

……

就这样,混乱一直持续到了第一节语文课。

“同学们,这是你们中考前的最后一节语文课,我希望大家能够抓紧这节课的时间来查漏补缺,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就来问我。好了,现在开始自习。”

语文老师把任务交代完后,就呆呆地躬着身子,站在讲台上,眼巴巴地看着这群可爱的孩子。

如果时光不会倒流的话,那么这节语文课不仅是同学们初中时期的最后一节语文课,它更大意义上是语文老师人生中上的最后一节课。

老师的话音已经消失许久,可同学们却还是像没听到老师说的话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处,望着站在讲台上瘦弱的老师。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沉寂的教室里,飞语竟放肆地唱起歌来。歌声并不优美,还带着哭腔。可奇怪的是,就是这个歌声,竟然感染了全班同学,使得这节语文课变成了音乐课。

如果是往日,老师肯定会雷霆大怒,“这是怎么啦,造反是吗?”可是今天,老师却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听着。

歌还没唱到一半,就有大半的女同学哭了起来。

“死叶子,你没事哭什么哭啊,害得我都要哭了!”飞语朝叶子叫着。

在平时,叶子是一定要狠狠地反击那霸道的飞语的。但现在,她没有,她只是默不作声地继续抽泣。

目夏看着周围的一切,胸口又是一阵莫名的痛,眼睛也越发胀得难受。

突然又想起那句话,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目夏轻蔑地笑了笑。

没过 一会儿,目夏终于忍不住留下泪来。他连忙低下头,因为他怕别人看见。但此时,应该是没人会看他的,就算看到了,也没什么希奇,毕竟大多数同学都哭了。

“目目不要哭了,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啊,我们是不会分开的。以后我们还要上同一有一种花,开于曲终人散之时;有一分情,了于难舍难分之中。

——题记

六月的校园总是弥漫着一股忧伤。狠毒的阳光打在这所经历了三年风雨的校园里,同学们的心情异常烦躁。而栀子,却在此时凭着太阳的淫威笑得格外灿烂,刺鼻的花香让人生厌。

起床铃响了,目夏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来到教室。但不一样的是,平日里同学们桌上堆得比山还高的各种备考资料此刻都已经不见。清静的桌面,此时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呼吸着这难得的新鲜空气。

目夏打开书桌,发现桌内也只有少数几本卷了角的课本。

“哦,今天是六月十八,后天就得中考了!今天上午上完三节课后就可以回家休息,直到后天来学校中考。然后就是那个曾经无数遍设想的漫长的暑假。”

目夏这才反映过来,原来那些书在昨晚已经被搬回了寝室并装进了行李箱。

“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目夏反复想着。

“可为什么就没有曾经设想的那份激动与快乐呢?是啊,那份激动与快乐哪儿去了?”目夏傻傻地盘问着自己。此时,教室里已经零零碎碎来了不少同学。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教室里突然响起这异样的读书声。

“干什么呢,叶子?”原来刚才那读书声是叶子发出来的,现在飞语正狠狠地瞪着叶子。

“读英语啊!”叶子一副无辜的表情。

“读英语?都什么时候了还读英语啊!我看你是平时学习学疯了吧!”飞语红着眼说道。但那红眼里面并没藏有杀机。

……

“喂,我说你们别吵了好不好?都什么时候了,整天还这样吵个没完,无聊吧你们!”若腾轻轻地说道。刚热闹起来的教室一会儿有恢复了死寂。

“是啊,都什么时候了啊。一上午的时间,会有多长呢?以后还会在一起吗?以后还能见面吗?要能,那以后再吵吧!”目夏想着,但没说出口。

哎!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

“呜……”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的教室又响起了叶子鬼一般的哭声。那些平日里一个个多么热心帮助他人的孩子此刻也变得冷血,不停地责骂着这个被这变态的世界弄得不正常的女孩子。

“你是怎么啦,疯了吗?”

“神经病啊?”

……

就这样,混乱一直持续到了第一节语文课。

“同学们,这是你们中考前的最后一节语文课,我希望大家能够抓紧这节课的时间来查漏补缺,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就来问我。好了,现在开始自习。”

语文老师把任务交代完后,就呆呆地躬着身子,站在讲台上,眼巴巴地看着这群可爱的孩子。

如果时光不会倒流的话,那么这节语文课不仅是同学们初中时期的最后一节语文课,它更大意义上是语文老师人生中上的最后一节课。

老师的话音已经消失许久,可同学们却还是像没听到老师说的话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处,望着站在讲台上瘦弱的老师。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沉寂的教室里,飞语竟放肆地唱起歌来。歌声并不优美,还带着哭腔。可奇怪的是,就是这个歌声,竟然感染了全班同学,使得这节语文课变成了音乐课。

如果是往日,老师肯定会雷霆大怒,“这是怎么啦,造反是吗?”可是今天,老师却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听着。

歌还没唱到一半,就有大半的女同学哭了起来。

“死叶子,你没事哭什么哭啊,害得我都要哭了!”飞语朝叶子叫着。

在平时,叶子是一定要狠狠地反击那霸道的飞语的。但现在,她没有,她只是默不作声地继续抽泣。

目夏看着周围的一切,胸口又是一阵莫名的痛,眼睛也越发胀得难受。

突然又想起那句话,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目夏轻蔑地笑了笑。

没过 一会儿,目夏终于忍不住留下泪来。他连忙低下头,因为他怕别人看见。但此时,应该是没人会看他的,就算看到了,也没什么希奇,毕竟大多数同学都哭了。

“目目不要哭了,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啊,我们是不会分开的。以后我们还要上同一有一种花,开于曲终人散之时;有一分情,了于难舍难分之中。

——题记

六月的校园总是弥漫着一股忧伤。狠毒的阳光打在这所经历了三年风雨的校园里,同学们的心情异常烦躁。而栀子,却在此时凭着太阳的淫威笑得格外灿烂,刺鼻的花香让人生厌。

起床铃响了,目夏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来到教室。但不一样的是,平日里同学们桌上堆得比山还高的各种备考资料此刻都已经不见。清静的桌面,此时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呼吸着这难得的新鲜空气。

目夏打开书桌,发现桌内也只有少数几本卷了角的课本。

“哦,今天是六月十八,后天就得中考了!今天上午上完三节课后就可以回家休息,直到后天来学校中考。然后就是那个曾经无数遍设想的漫长的暑假。”

目夏这才反映过来,原来那些书在昨晚已经被搬回了寝室并装进了行李箱。

“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目夏反复想着。

“可为什么就没有曾经设想的那份激动与快乐呢?是啊,那份激动与快乐哪儿去了?”目夏傻傻地盘问着自己。此时,教室里已经零零碎碎来了不少同学。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教室里突然响起这异样的读书声。

“干什么呢,叶子?”原来刚才那读书声是叶子发出来的,现在飞语正狠狠地瞪着叶子。

“读英语啊!”叶子一副无辜的表情。

“读英语?都什么时候了还读英语啊!我看你是平时学习学疯了吧!”飞语红着眼说道。但那红眼里面并没藏有杀机。

……

“喂,我说你们别吵了好不好?都什么时候了,整天还这样吵个没完,无聊吧你们!”若腾轻轻地说道。刚热闹起来的教室一会儿有恢复了死寂。

“是啊,都什么时候了啊。一上午的时间,会有多长呢?以后还会在一起吗?以后还能见面吗?要能,那以后再吵吧!”目夏想着,但没说出口。

哎!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

“呜……”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的教室又响起了叶子鬼一般的哭声。那些平日里一个个多么热心帮助他人的孩子此刻也变得冷血,不停地责骂着这个被这变态的世界弄得不正常的女孩子。

“你是怎么啦,疯了吗?”

“神经病啊?”

……

就这样,混乱一直持续到了第一节语文课。

“同学们,这是你们中考前的最后一节语文课,我希望大家能够抓紧这节课的时间来查漏补缺,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就来问我。好了,现在开始自习。”

语文老师把任务交代完后,就呆呆地躬着身子,站在讲台上,眼巴巴地看着这群可爱的孩子。

如果时光不会倒流的话,那么这节语文课不仅是同学们初中时期的最后一节语文课,它更大意义上是语文老师人生中上的最后一节课。

老师的话音已经消失许久,可同学们却还是像没听到老师说的话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处,望着站在讲台上瘦弱的老师。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沉寂的教室里,飞语竟放肆地唱起歌来。歌声并不优美,还带着哭腔。可奇怪的是,就是这个歌声,竟然感染了全班同学,使得这节语文课变成了音乐课。

如果是往日,老师肯定会雷霆大怒,“这是怎么啦,造反是吗?”可是今天,老师却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听着。

歌还没唱到一半,就有大半的女同学哭了起来。

“死叶子,你没事哭什么哭啊,害得我都要哭了!”飞语朝叶子叫着。

在平时,叶子是一定要狠狠地反击那霸道的飞语的。但现在,她没有,她只是默不作声地继续抽泣。

目夏看着周围的一切,胸口又是一阵莫名的痛,眼睛也越发胀得难受。

突然又想起那句话,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目夏轻蔑地笑了笑。

没过 一会儿,目夏终于忍不住留下泪来。他连忙低下头,因为他怕别人看见。但此时,应该是没人会看他的,就算看到了,也没什么希奇,毕竟大多数同学都哭了。

“目目不要哭了,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啊,我们是不会分开的。以后我们还要上同一有一种花,开于曲终人散之时;有一分情,了于难舍难分之中。

——题记

六月的校园总是弥漫着一股忧伤。狠毒的阳光打在这所经历了三年风雨的校园里,同学们的心情异常烦躁。而栀子,却在此时凭着太阳的淫威笑得格外灿烂,刺鼻的花香让人生厌。

起床铃响了,目夏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来到教室。但不一样的是,平日里同学们桌上堆得比山还高的各种备考资料此刻都已经不见。清静的桌面,此时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呼吸着这难得的新鲜空气。

目夏打开书桌,发现桌内也只有少数几本卷了角的课本。

“哦,今天是六月十八,后天就得中考了!今天上午上完三节课后就可以回家休息,直到后天来学校中考。然后就是那个曾经无数遍设想的漫长的暑假。”

目夏这才反映过来,原来那些书在昨晚已经被搬回了寝室并装进了行李箱。

“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目夏反复想着。

“可为什么就没有曾经设想的那份激动与快乐呢?是啊,那份激动与快乐哪儿去了?”目夏傻傻地盘问着自己。此时,教室里已经零零碎碎来了不少同学。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教室里突然响起这异样的读书声。

“干什么呢,叶子?”原来刚才那读书声是叶子发出来的,现在飞语正狠狠地瞪着叶子。

“读英语啊!”叶子一副无辜的表情。

“读英语?都什么时候了还读英语啊!我看你是平时学习学疯了吧!”飞语红着眼说道。但那红眼里面并没藏有杀机。

……

“喂,我说你们别吵了好不好?都什么时候了,整天还这样吵个没完,无聊吧你们!”若腾轻轻地说道。刚热闹起来的教室一会儿有恢复了死寂。

“是啊,都什么时候了啊。一上午的时间,会有多长呢?以后还会在一起吗?以后还能见面吗?要能,那以后再吵吧!”目夏想着,但没说出口。

哎!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

“呜……”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的教室又响起了叶子鬼一般的哭声。那些平日里一个个多么热心帮助他人的孩子此刻也变得冷血,不停地责骂着这个被这变态的世界弄得不正常的女孩子。

“你是怎么啦,疯了吗?”

“神经病啊?”

……

就这样,混乱一直持续到了第一节语文课。

“同学们,这是你们中考前的最后一节语文课,我希望大家能够抓紧这节课的时间来查漏补缺,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就来问我。好了,现在开始自习。”

语文老师把任务交代完后,就呆呆地躬着身子,站在讲台上,眼巴巴地看着这群可爱的孩子。

如果时光不会倒流的话,那么这节语文课不仅是同学们初中时期的最后一节语文课,它更大意义上是语文老师人生中上的最后一节课。

老师的话音已经消失许久,可同学们却还是像没听到老师说的话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处,望着站在讲台上瘦弱的老师。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沉寂的教室里,飞语竟放肆地唱起歌来。歌声并不优美,还带着哭腔。可奇怪的是,就是这个歌声,竟然感染了全班同学,使得这节语文课变成了音乐课。

如果是往日,老师肯定会雷霆大怒,“这是怎么啦,造反是吗?”可是今天,老师却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听着。

歌还没唱到一半,就有大半的女同学哭了起来。

“死叶子,你没事哭什么哭啊,害得我都要哭了!”飞语朝叶子叫着。

在平时,叶子是一定要狠狠地反击那霸道的飞语的。但现在,她没有,她只是默不作声地继续抽泣。

目夏看着周围的一切,胸口又是一阵莫名的痛,眼睛也越发胀得难受。

突然又想起那句话,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目夏轻蔑地笑了笑。

没过 一会儿,目夏终于忍不住留下泪来。他连忙低下头,因为他怕别人看见。但此时,应该是没人会看他的,就算看到了,也没什么希奇,毕竟大多数同学都哭了。

“目目不要哭了,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啊,我们是不会分开的。以后我们还要上同一有一种花,开于曲终人散之时;有一分情,了于难舍难分之中。

——题记

六月的校园总是弥漫着一股忧伤。狠毒的阳光打在这所经历了三年风雨的校园里,同学们的心情异常烦躁。而栀子,却在此时凭着太阳的淫威笑得格外灿烂,刺鼻的花香让人生厌。

起床铃响了,目夏像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来到教室。但不一样的是,平日里同学们桌上堆得比山还高的各种备考资料此刻都已经不见。清静的桌面,此时正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呼吸着这难得的新鲜空气。

目夏打开书桌,发现桌内也只有少数几本卷了角的课本。

“哦,今天是六月十八,后天就得中考了!今天上午上完三节课后就可以回家休息,直到后天来学校中考。然后就是那个曾经无数遍设想的漫长的暑假。”

目夏这才反映过来,原来那些书在昨晚已经被搬回了寝室并装进了行李箱。

“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就要结束了。”目夏反复想着。

“可为什么就没有曾经设想的那份激动与快乐呢?是啊,那份激动与快乐哪儿去了?”目夏傻傻地盘问着自己。此时,教室里已经零零碎碎来了不少同学。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教室里突然响起这异样的读书声。

“干什么呢,叶子?”原来刚才那读书声是叶子发出来的,现在飞语正狠狠地瞪着叶子。

“读英语啊!”叶子一副无辜的表情。

“读英语?都什么时候了还读英语啊!我看你是平时学习学疯了吧!”飞语红着眼说道。但那红眼里面并没藏有杀机。

……

“喂,我说你们别吵了好不好?都什么时候了,整天还这样吵个没完,无聊吧你们!”若腾轻轻地说道。刚热闹起来的教室一会儿有恢复了死寂。

“是啊,都什么时候了啊。一上午的时间,会有多长呢?以后还会在一起吗?以后还能见面吗?要能,那以后再吵吧!”目夏想着,但没说出口。

哎!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

“呜……”好不容易才安静下来的教室又响起了叶子鬼一般的哭声。那些平日里一个个多么热心帮助他人的孩子此刻也变得冷血,不停地责骂着这个被这变态的世界弄得不正常的女孩子。

“你是怎么啦,疯了吗?”

“神经病啊?”

……

就这样,混乱一直持续到了第一节语文课。

“同学们,这是你们中考前的最后一节语文课,我希望大家能够抓紧这节课的时间来查漏补缺,有什么不懂的问题就来问我。好了,现在开始自习。”

语文老师把任务交代完后,就呆呆地躬着身子,站在讲台上,眼巴巴地看着这群可爱的孩子。

如果时光不会倒流的话,那么这节语文课不仅是同学们初中时期的最后一节语文课,它更大意义上是语文老师人生中上的最后一节课。

老师的话音已经消失许久,可同学们却还是像没听到老师说的话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处,望着站在讲台上瘦弱的老师。

“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

沉寂的教室里,飞语竟放肆地唱起歌来。歌声并不优美,还带着哭腔。可奇怪的是,就是这个歌声,竟然感染了全班同学,使得这节语文课变成了音乐课。

如果是往日,老师肯定会雷霆大怒,“这是怎么啦,造反是吗?”可是今天,老师却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静静地听着。

歌还没唱到一半,就有大半的女同学哭了起来。

“死叶子,你没事哭什么哭啊,害得我都要哭了!”飞语朝叶子叫着。

在平时,叶子是一定要狠狠地反击那霸道的飞语的。但现在,她没有,她只是默不作声地继续抽泣。

目夏看着周围的一切,胸口又是一阵莫名的痛,眼睛也越发胀得难受。

突然又想起那句话,这该死的世界,这该死的六月,这该死的阳光,整得这世界上的人都不正常了。目夏轻蔑地笑了笑。

没过 一会儿,目夏终于忍不住留下泪来。他连忙低下头,因为他怕别人看见。但此时,应该是没人会看他的,就算看到了,也没什么希奇,毕竟大多数同学都哭了。

“目目不要哭了,我们永远都是朋友啊,我们是不会分开的。以后我们还要上同一

不放弃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总要面对一些挫折。当然,我也不例外。我在生活中的困难可多了,做饭、种花、、、、、、这些事我已渐渐淡忘了。唯独溜冰这件事我至今铭记在心。那天,我去江滨公园玩,那里有许多人在溜冰,我很羡慕,要是我哪天学会了溜冰,该有多威风啊!我把妹妹的溜冰鞋借来玩。穿好了溜冰鞋,就在一旁溜了起来。溜冰还买好玩的嘛!好玩归好玩,但换来的却是膝盖青一块紫一块。我有点难受,真想不练了。但我的一直告诉我:“不能放弃,不能放弃!”于是,我没有放弃,我叫爸爸买了一双溜冰鞋,天天在小区里练。但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常常碰钉子、双跟头,但我还是熬过来了。慢慢的,我能慢慢的溜了,也比以前熟练多了。大家的夸我进步了。我呢?也有点得意洋洋。为了进一步发展我的溜冰技术,我把空闲的时间都用来练习溜冰,我果然获得不小的成绩,我的溜冰飞速上升,令许多人都刮目相看,我自己也感到非常自豪。做事最重要的是勇敢面对一切风风雨雨,无论你多么弱小,无论你遇到什么挫折,什么困难,只要你有勇气去面对,就会有希望!Ineverydaylifewealwayswanttofacesomesetbacks.Ofcourse,Iwasnoexception.I'minthelifeofthedifficultiescanmany,cooking,growingflowers,,,,,,thesethingsIhavegraduallyforgotten.ButIdosofarskatinginmind.Thatday,Iwenttotheriversidepark,thereweremanypeopleintheiceskating,Iadmire,ifIwhichdaylearntotheskating,thishasmuchawe-inspiringcoming!!!!!Iputmysister'sborrowedskatesplay.Wearskates,heslippedupononeside.Skatingstillbuyfun!Funbefun,butthekneeforisblackandblueallone.I'malittlesick,Idon'tthinkthepractice.ButIalwaystellme:"can'tgiveup,can'tgiveup!"So,Ididn'tgiveup,Icallfatherboughtapairofskates,everydayinthecommunitypractice.Butthisisnotaneasything.IoftenPengDingZi,doubleback,butIstillhavetocomeover.Slowly,Icansneakslowly,andmuchmoreskilledthanbefore.Everyone'skuaIprogress.I?Alsoalittlegloat.Inordertofurtherdevelopmyskatingtechnology,Iputmyfreetimetopracticeskating,Ididgetalotofachievements,myskatingsoaring,makemanypeoplesitupandtakenotice,Ialsofeelveryproud.Themostimportantworkisbravefacealltheupsanddownsofwhateveryouhowweak,nomatteryoumeetanysetbacks,anydifficulty,aslongasyouhavethecouragetoface,willhavehope!!!!!黄宅中小六﹝4﹞

初次种花

初次种花

缙云实验小学 三(8)班 陈 帅

在我人生中,我做了许多值得回忆的事,其中我印象最深的就要数种花了。

周末,我和妈妈正在散步,突然看见了一朵小花,但根没进到土里,我心想:小花,你也是有生命的呀,我一定要把你救活。我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妈妈表示赞同,我便把小花小心翼翼地带回了家。

我准备了一个盆栽,把鲜艳的花儿种了下去。先挖出了一个坑,再把小花儿种在了里面,埋回了土,又把小花扶正,把它放在阳台窗口上,让它照到阳光。这时,我看了看,小花无精打采,像在说:”我要水,我要水,渴死了。”见小花要死了,我急得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这时,妈妈也兴致勃勃地走来,看到这样的结果出乎意料就命令我找水来。我一接到“命令”,就像一只小兔子似的飞快地跑去卫生间接水了。浇过之后又要施肥了,我感到束手无策了。这时,一丝希望掠过,妈妈耐心地教了我,我马上感到一阵轻松。找好了肥料,我按照妈妈的吩咐,施了肥,花儿在风中频频点头,像是在感动地说:“谢谢,谢谢,小朋友,你拥有一颗善良、可爱的心,以后你会得到好报的。”我听了,美滋滋的,比喝了一桶蜜还要甜好几倍。

没几天,花儿渐渐低下了头,我的泪水在眼眶里打滚,穿过我红润的脸颊流到了衣服里。一滴一滴,像一颗颗璀璨的珍珠。妈妈见天气温差比较大,安慰我说:“过几天会好的,妈妈确保错不了。”见妈妈胸有成竹,我便马上不哭了,几天后,天气慢慢变好,小花儿也开的越来越灿烂了,如同一位翩翩起舞的少女。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像一朵绽开的鲜花,高兴地一蹦三尺高,别提有多高兴了。

种花是家常小事,但是要把花种好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种花

星期天的下午,我上市场去买了一包杜鹃花的种子,种子又小又圆,像一颗颗黑芝麻,令人看了眼花缭乱。 我高高兴兴地捧着种子来到了花园里,准备好种花的工具,比如说铁铲、花盆和手套,我把手套戴好,然后就开始种起花来了,我把泥向花盆里铲去,要找到泥来种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为了能种出美丽的花,我每逢节假日都到郊外去收集泥,这样日积月累地不断努力,我终于找到了许多泥,可以种上几十盆花了。 我把泥挖成一个小圆形,再把花的种子往小圆开里面扔去,然后再在种子上盖一层泥,最后给种子浇一点水,水不能浇太多,如果浇得太多的话花的种子就会被淹死,所以我们浇水的时候一定得小心。

过了几天,晨光熹微,伴着早晨的安静来到了大地上,小鸟争唱出黎明的第一支歌,使大地生气勃勃,一颗颗珍珠般的露珠落在绿叶上,我往前几天种的杜鹃花里望去,只见嫩叶长出来了,我高兴地欢呼着!我的欢呼声打破了黎明的宁静。

种花是人类一种美的享受,让我们种出美丽的花吧!

啊!种花真是件有意义的事!

我喜欢的一种花

我喜欢的一种花喜欢菊花、玫瑰花、百合花……但最喜欢的还是菊花。 菊花是黄色的,它能泡水喝。菊花的花瓣儿有许多片,不容易数得清。摸一摸菊花,滑滑的,很可爱。这么多的菊花,它们都是不一样的。看看这一朵,很美;看看那一朵,也很美。如果谁能画出这么美的菊花,那我就会让这位画家告诉全国人。我越看越入神,如果我是菊花那该多好啊!我想象着我是一朵菊花,穿着黄色的衣裳,站在微风里,随风摆动。 “弟弟 弟弟!”哥哥的叫喊声吓了我一大跳。哥哥说:“你发什么呆啊?那水是你烧的吧?我已经把它喝光了呀!”我喃喃自语地说:“好吧,我就喝!”

忘不了的老师

我的启蒙老师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小学教师,30多岁,由于日夜为我们操劳,年纪轻轻的,额头上已经有了皱纹。他戴着一副眼镜,眼睛大大的,显得很有几分神采。他的名字也十分普通。他虽然只教了我一学期,但我觉得他就像我的爸爸一样,关心我的身体和学习。

记得有一次,学校包场看电影,位置刚好在跳远的沙坑旁。开始播放电影是,我刚一走到那里,突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吹得黄沙满天,一粒沙子吹进了我的眼睛了,怎么揉也揉不出来。这时杨老师走过来,问我:“倩倩,怎么啦?”“杨老师,风把沙子吹进了我的眼睛。”我捂着眼说.杨老师拿开了我的手,熟练的翻起眼皮,朝眼睛轻轻的吹了吹,.问我:"行了吗?"我眨了眨眼睛,说:"好了."说完,杨老师给我端来一个凳子,让我坐着看电影.可见,杨老师对我多么关怀呀!真所谓,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杨老师对我们的学习一向都很严格.那次我在做作业时,一不小心把"亦"字的一点写成了一横.下课后,杨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吗?"我却满不在乎的说:"不就一横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杨老师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说:"还不就是一横,你要是医生,在手术时,把病人的'食指切了,写成'十指'切了,那要给病人带来多大的痛苦啊?"听了杨老师的话,我惭愧的低下了头.

不计辛勤一砚寒,桃熟留丹,李熟枝残,种花容易树人难.幽谷飞香不一般,诗满人间,画满人间,英才济济笑开颜.有人说,师恩如高山巍巍,使人崇敬.而我却说,师恩如滔滔大海,浩瀚无比,无法估量.

这就是我的启蒙老师,我永远也忘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