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雨中小感(共六篇)

在雨中在雨中

(太原市杏花岭区第二中学081班牛婧婷)

你们是否已经想到了汪峰的歌曲——在雨中?激情澎湃的曲调在我耳边不断回响,正如星期四晚上那天倾盆的雨势一样,那时听听汪峰的《在雨中》最合适不过了!

雨如发威的花豹一样就这样下起来了,刚出门,便感觉飕飕的凉意刺激皮肤,急于回家的我被大雨冲昏头脑,明知道雨越下越急,每一滴雨都像钉子一样拍打到地上,可还是什么也不顾抱着头冲了出去,就在这雨中三分之二秒的时间里,感到每一滴雨打在身上都冰凉的痛。雨中只有我一个人在奔跑,竟然傻到自豪得认为自己有一种“成就感”。在这无边无际的胡想之中,一头撞上了一个人,是爸爸!哎!终于有人“救”我来了,爸爸连忙为我撑好伞,把我护送到车上,上车之后,才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难,透过被雾气包围着的车窗像外看,天地之间早已形成一片连绵不断的珠帘,车外全是家长的抱怨声,雨点打在玻璃上的噼啪声。车子缓缓发动了,但窗外的声音并没有因为距离的远近而减弱。车缓慢地前行着,巧了,mp3里正播放着汪峰的《在雨中》,我也望着窗外心血来潮开始轻声哼唱:“淅沥沥哗啦啦……在雨中…………紧紧相拥……”车依旧缓慢地开着,但行驶到半路时却被堵住了,放眼望去,并不宽的马路已经变成了车的海洋,我沉思着:这么大的雨是很少见,自己觉得也挺新鲜的,但是堵车也不是一件好事嘛!可能是白天学习太累了,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当我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天幕完全黑了,但是由于下雨看不到星。雨停了,但车依旧堵了很长很长,我已在车上“被困”一个半小时之久,可作业还没写完,想出了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徒步回家!在泥泞的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心想:命运为何如此不公平?

当我再次哼唱起汪峰的《在雨中》时,下雨的诗情画意澎湃豪迈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那天我可怜兮兮回到家时狼狈不堪的样子。

雨中

雨是柔弱的,是世界上最轻灵的东西,敲不响那厚重的钢筋水泥的楼房。而瓦屋则不同,雨滴在上面,叮叮当当的,立即发出悦耳的声音。身在小屋的人也就有了在雨中亲近自然的福气。雨势急骤,声音就慷慨激越,如百马齐鸣,如万马奔腾。雨势减缓,声音也弱下去,轻柔地沁入你的心,像暖春时节耳边的轻风,瓦片似乎是专为雨设置的,它们尽职地演奏着,听雨人心中便漫出不尽的情意。

人们喜欢当心中充满怀念与感喟时,一个人静静地坐下听雨。垂老的志士有“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抱负;迟暮的美人有“雨中黄叶树,灯下白头人”的幽怨;相思的情人有“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索怀;多情的诗人有“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遐思。

雨成了人们修饰感情、寄托心愿的使者。

闲暇之中,有幸回到了自己曾经听雨的地方。恰逢那天下小雨,又听到这熟悉而又陌生的雨声。迷蒙之中,雨声里透出一种古怪的情调,是久未沟通的那种。它拒我于千里之外,向我表明它对我的陌生,然而我却能从意识的最深处感受到它存在的气息。我有一种从梦中猛醒的畅快和历经迷茫后的沧桑感。

哦,我在雨声中相约的竟是已隔了时空的自我,它在讲述我以前的一切。我彷徨了,我问自己:我是谁?还是从前的那个我吗?

有词云:“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人生境遇不同,听雨的感受也就各异。然而听雨却都是听灵魂的对话,听真情的奔泻,听年华的淙淙流淌。雨声所敲打的,除去岁月的回响外,还有昔日难再的痛惜与欲语还休的惆怅。似乎只有在这瓦屋轻灵的雨声中,心灵才得以喘息,生命才得以延续。

雨声依然在响,像我真实的心跳……

一场雨

下雨了,我将手伸出窗外,触摸那雨的心跳。一阵沁人心脾的清凉顿时把脑子里的一切意念都净化了。

雨人从天空中那无形的滑梯滑下,掉在地上,顿时溅起一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花,他们多快乐呀!

我快活地望着这一切,好像我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我们在一起欢跳,一起在地上绽放朵朵水花。

远处传来一阵淡淡的香气,令我返朴归真,深深刻入心灵深处,难以抹却。

雨,蓦地停了,我惊住了——雨人不见了,水花不见了,歌声与笑声不见了,什么都不见了,我回到了真实的世界,我还是我,一个有骨有肉的小孩,不再是刚才那个晶莹的雨人了。刚才的一切,仿佛是一场美妙的梦,意犹未尽。哦,雨还会下,雨人也再会在从空中落下!

无六年级:诺樱爱

雨中的小红伞

“哗啦啦,哗啦啦”雨下起来了,刚才还是晴空万里,不久就乌云密布。雨,象像瓢泼一样一股劲地往下倒。

窗外大雨倾盆,而教室内的我却心急如焚,望着一个个同学离去的身影,我更着急了。我没带伞,怎么办?教室里静极了,而教室外的雨还在哗啦啦地下个不停。

这时,一个娇小而熟悉的身影撑着一把小红伞向我走来。我揉了揉眼睛,一看“呀,是妈妈”。我高声大喊:“妈妈,妈妈,我在这里!”这时,我才想起妈妈前两天感冒还没好,现在有……我心里不经微微一震,感到好难受啊!这使我无法用语言表达……

我牵着妈妈的手,一起走过这条水路。一个个小水窝溅起的水花像一个个调皮的小少年。

到家了,我全身干的,而妈妈的另一边肩膀却湿透了。“妈妈,伞斜了。”我低声说。而妈妈只是无所谓地说“没有吖”。我不经鼻子酸酸的。

直到现在,那把小红伞我仍保存着,而雨中的送伞人——妈妈,我想对您说:“我永远爱你!”

2008年温州中考作文:下雨天真好

下雨天,真好(琦君)

一清早,掀开窗帘看看,窗上已撒满了水珠;啊,好极了,又是个下雨天。雨连下十天、半月、甚至一个月,屋裏挂满万国旗似的溼衣服,墙壁地板都冒著溼气,我也不抱怨。雨天总是把我带到另一个处所,在那儿,我又可以重享欢乐的童年。

那时在浙江永嘉老家,我才六岁,睡在母亲暖和的手臂弯裏。天亮了,听到瓦背上哗哗的雨声,我就放了心。因为下雨天长工们不下田,母亲不用老早起来做饭,可以在热被窝裏多躺会儿。我舍不得再睡,也不让母亲睡,吵著要她讲故事。母亲闭著眼睛,给我讲雨天的故事:有个瞎子,雨天没有伞,一个过路人见他可怜,就打著伞送他回家。瞎子到了家,却说那把伞是他的。他说他的伞有两根伞骨是用麻线绑住,伞柄有一个窟洼。说得一点也不错。原来他一面走一面用手摸过了。伞主笑了笑,就把伞让给他了。

我说这瞎子好坏啊!母亲说,不是坏,是因为他太穷了。伞主想他实在应当有把伞,才把伞给他的。在熹微的晨光中,我望著母亲的脸,她的额角方方正正,眉毛细细长长,眼睛谜成一条线。我的启蒙老师说菩萨慈眉善目,母亲的长相一定就跟菩萨一样。

雨下得越来越大。母亲一起床,我也跟著起来,顾不得吃早饭,就套上叔叔的旧皮靴,顶著雨在院子裏玩。我把阿荣伯给我雕的小木船漂在水沟裏,中间坐著母亲给我缝的大红「布姑娘」。绣球花瓣绕著小木船打转,一起向前流。

天下雨,长工们不下田,都蹲在大谷仓後面推牌九。我把小花猫抱在怀裏,自己再坐在阿荣伯怀裏,等著阿荣伯把一粒粒又香又脆的炒胡豆剥了壳送到我嘴裏。胡豆吃够了再吃芝麻糖,嘴巴乾了吃柑子。大把的铜子儿一会儿推到东边,一会儿推到西边。谁赢谁轮都一样有趣,我只要雨下得大就好。下雨天老师就来得晚,他有脚气病,穿钉鞋走田埂路不方便。老师喊我去习大字,阿荣伯就会去告诉他:「小春肚子痛,睡觉了。」老师不会撑著伞来找我。母亲只要我不缠她就好。

五月黄梅天,到处粘糊糊的,母亲走进走出地抱怨,父亲却端著宜兴茶壶,坐在廊下赏雨。院子裏各种花木,经雨一淋,新绿的枝子顽皮地张开翅膀,托著娇艳的花朵,父亲用旱烟袋点著它们告诉我这是丁香花,那是一丈红。大理花与剑兰抢著开,木犀花散布著淡淡的幽香。墙边那株高大的玉兰花开了满树,下雨天谢得快,我得赶紧爬上去采,采了满篮子送左右邻居。玉兰树叶上的水珠都是香的。

唱鼓儿词的总在下雨天从我家後门摸索进来,坐在厨房的条凳上,唱一段秦雪梅吊孝,郑元和学丐。母亲一边做饭,一边听。晚上就在大厅裏唱,请左邻右舍都来听。宽敞的大厅正中央燃起了亮晃晃的煤气灯,发出嘶嘶的声音。煤气灯一亮,我就有做喜事的感觉,心裏说不出的开心。雨哗哗地越下越大,瞎子先生的鼓咚咚咚地也敲得越起劲。唱孟丽君,唱秦雪梅,母亲和五叔婆听了眼圈儿都哭得红红的,我就只顾吃炒米糕、花生糖。父亲却悄悄地溜进书房作他的「唐诗」去了。

八、九月台风季节,雨水最多。那时没有气象报告,预测天气好坏全靠有经验的长工和母亲抬头看天色。云脚长了毛,向西北飞奔,就知道台风要来了。走廊下堆积如山的谷子,几天不晒就要发霉,谷子的霉就是一粒粒绿色的麴。母亲叫我和小帮工把麴一粒粒拣出来,不然就会越来越多。这工作真好玩,所以我盼望天一直不要晴起来,麴会越来越多,我就可以天天滚在谷子裏拣麴。不用读书了。

如果我一直不长大,就可以永远沉浸在雨的观乐中。然而谁能不长大呢?到杭州念中学了,下雨天,我有一股凄凉寂寞之感。

有一次在雨中徘徊西子湖畔。我驻足凝望著碧蓝如玉的湖水和低斜低斜的梅花,却听得放鹤亭中响起了悠扬的笛声。弄笛人向我慢慢走来,低声对我说:「一生知己是梅花。」

我也笑指湖上说:「看梅花也在等待知己呢。」衣衫渐溼,我们才同撑一把伞归来。

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笛声低沉而遥远,然而我却仍能依稀听见,在雨中…....

雨中趣事

; ; ; 又下雨了,可我,就像一只被“害怕感冒笼子”困住的鸟儿。我只能透过窗子望着美丽的雨景,听雨姑娘唱着动听的歌曲:“叮咚,叮咚……”我的耳边又回响起了我经常听的一首歌:“淅沥的雨丝,是那么有旋律。那叮叮咚咚,是那么动听……”

; ; ; ;正在我想得着迷之时,黄靖楠不知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笑嘻嘻地对我说:“谢菲,今天我们做我们想做的――去上操场淋雨吧!走咯,让我们当一次‘坏孩子’吧!”虽然我有几分不情愿(因为毕竟是冬天嘛),但是由于我迫切地想尝尝淋雨的滋味,还是随黄靖楠一同去上操场淋雨了。

; ; ; ;雨下得并不是很大,没什么词比“绵绵细雨”这一词更好地来形容这场雨的了。我初次体会到:观雨有趣,淋雨更有趣!我兴奋级了,不由自主地“啊”的大叫一声。黄靖楠在我耳边轻声说:“别叫那么大声,别人会以为你是神经病的哦。”我不好意思地说:“好像是哦。” 说完,我俩便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 ; ; ;忽然,黄靖楠指着我头发上的水珠,说:“谢菲,你的头发里藏着好多珍珠哦!你发财了耶!”听了她的话,我不禁“扑哧”的一声笑了起来,说:“彼此彼此哦。”我俩又哈哈大笑起来。

; ; ; 又过了一会儿,黄靖楠望着我们头顶上的雪松,问我:“你有没有发觉我们头上的‘大伞’有点‘老化’了?竟遮不住小小的雨点。”我点了点头,问靖楠:“你反朴归真了是不是?怎么问的都是这么幼稚的问题?"黄靖楠摇摇头,学着蜡笔小新的口气,说:“哎,没办法。平时学习太紧张了,有必要的时候当然可以归归真咯。”我们再一次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铃……”上课铃响了,时间过得真快啊!我和黄靖楠都遗憾地回到教师。我们还有个秘密的小约定:下次下绵绵细雨的时候,我们还要在操场上淋雨!

同学们,淋绵绵细雨真的特别有趣!不信啊,你们试试吧!

在雨中

在雨中在雨中

(太原市杏花岭区第二中学081班牛婧婷)

你们是否已经想到了汪峰的歌曲——在雨中?激情澎湃的曲调在我耳边不断回响,正如星期四晚上那天倾盆的雨势一样,那时听听汪峰的《在雨中》最合适不过了!

雨如发威的花豹一样就这样下起来了,刚出门,便感觉飕飕的凉意刺激皮肤,急于回家的我被大雨冲昏头脑,明知道雨越下越急,每一滴雨都像钉子一样拍打到地上,可还是什么也不顾抱着头冲了出去,就在这雨中三分之二秒的时间里,感到每一滴雨打在身上都冰凉的痛。雨中只有我一个人在奔跑,竟然傻到自豪得认为自己有一种“成就感”。在这无边无际的胡想之中,一头撞上了一个人,是爸爸!哎!终于有人“救”我来了,爸爸连忙为我撑好伞,把我护送到车上,上车之后,才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难,透过被雾气包围着的车窗像外看,天地之间早已形成一片连绵不断的珠帘,车外全是家长的抱怨声,雨点打在玻璃上的噼啪声。车子缓缓发动了,但窗外的声音并没有因为距离的远近而减弱。车缓慢地前行着,巧了,mp3里正播放着汪峰的《在雨中》,我也望着窗外心血来潮开始轻声哼唱:“淅沥沥哗啦啦……在雨中…………紧紧相拥……”车依旧缓慢地开着,但行驶到半路时却被堵住了,放眼望去,并不宽的马路已经变成了车的海洋,我沉思着:这么大的雨是很少见,自己觉得也挺新鲜的,但是堵车也不是一件好事嘛!可能是白天学习太累了,想着想着就睡了过去……当我醒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天幕完全黑了,但是由于下雨看不到星。雨停了,但车依旧堵了很长很长,我已在车上“被困”一个半小时之久,可作业还没写完,想出了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徒步回家!在泥泞的路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心想:命运为何如此不公平?

当我再次哼唱起汪峰的《在雨中》时,下雨的诗情画意澎湃豪迈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那天我可怜兮兮回到家时狼狈不堪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