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不是冤家不对头的作文(共五篇)

冤家对头我最惨永仁大坝完小

黄冠华身为组长的我掌管着一个小组,其中有一对死脸厚皮的冤家天天四面八方惹事,令我头疼。可这还不算,最使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什么这对冤家一个坐在我旁边,一个坐在我前方。这是老天故意气我,还是我上辈子有什么错误。哎,这对冤家一斗起来,我就没了安宁。时常他们一拼我实在受不后就会和他们一同拼打起来!这不,昨天夜里的自习时停电了,老师也正好不在,于是我们又各自布置兵马打起来了。昨天夜里的晚自习,老师有事,所以我们自觉地背起了“经卷”来……“叽哩哇啦”的声音过后,经过全班同意,大家展开的精彩绝伦的文艺表演……此时我欢腾起来,那对冤家也欢腾起来了。“还好!他们没打”。我暗暗庆幸后,兴奋地冲上舞台——讲台,但此时此刻那些自告奋勇的同学已经站满了舞台,我为了表演一下我是才艺还是用尽全力拥进欢呼的人群中跳舞、唱歌……我跳啊跳……直到出神、陶醉了才肯下舞台。最后我和最好的朋友张开隆到座位,接下了我和张开隆跳了自创拉丁舞等等而我跳的时候那对冤家却在笑,可恶!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呐”!你猜我看到了啥子东西?冤家又拼起来了。他们狂叫着:“周天,老我要把你这狗皮拔下来。”“叫什么叫只知道周天、周天,周你老母,老猫!接着还把我的书推来推去,狗胖(绰号)还拿着我的书直打猫哆哩(绰号)。接着他们又叫到:“死猫仔你也有今天,被老子打”“瘟、瘟、瘟,再叫别怪老我不客气”……我看不下了走过去对他们说:“搞什么?找打”。我抢回书“啪——啪”几声给他们点教训后,为了不受他们影响和追打,我偷偷溜到张开隆那坐了……啊!太可怕了我原不想和他们打,可就是情不自禁啊!冤家阿冤家你们好狠毒,好可恶!找揍……!注:同时在优秀发表。

冤家对头

冤家对头

我们班有一对活冤家,他们俩的关系好比杨红樱阿姨笔下的路漫漫和马小跳那样紧张,他们就是——黄岗和徐歆韵。

说起黄岗,他可不像马小跳那么夸张。他虽然有些调皮,但成绩却是一流的好。每次考试都名列前3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号称“皇冠小博士”,就连我们的任老师有的时候也叫他“黄老师”。可神气归神气,他在学习上有一个强大的对手,那就是徐歆韵。

徐歆韵号称“霸王花”“水龙头大侠”,人称“极光美人”,学习也是顶顶的好,是黄岗最强劲的对手。不过,她虽然有“水龙头”功和“幽?F鬼爪”,但依然敌不过黄大侠的“胡搅蛮缠”功和“油腔滑舌”嘴,所以说“没牙的老虎”就是她。

最近,黄岗写了一篇文章,将徐歆韵狠狠地“损”了一顿,结果被发表了。 这下子可招来“祸患”了,徐歆韵手嘴并用,张牙舞爪地跟黄岗“斗”了起来。不过,他俩可不是拳打脚踢地打仗,而是模仿大文豪鲁迅先生用笔做武器相互口诛笔伐,可谓“战事激烈”,于是一篇篇好文章诞生了。都可谓“鬼斧神工”、“酣畅淋漓”,而任老师将这些好文章稍作修改,便挣了好几十块钱的稿费,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是也。

突然“战火”熄灭,情况急转。只因他们发现我拿他们“做菜”,竟决定暂时握手言和,联手向我“开炮”……

我的妈呀,一个我都招架不了,这回来两个,快跑吧……

沉默的过去

悠扬的乐声弥漫在四周的空气,

这个时刻很适合回忆。

没有咖啡,没有摇椅,

夕阳的黄昏存在我的记忆。

桌上的作业如山般堆起,

让我想到,

毕业考前大家曾在一起。

有坏小孩,有好学生,

但在我们眼里,

大家不只是同学而已。

我们诠释生活,

寻找快乐的真谛。

希望的田野我们尽情奔跑,

生活的高坎我们牵手走过。

一人一片羽毛,

抱在一起变成天使的翅膀。

向往着美丽天堂,

享受生命的阳光。

可是那天以后,

再也难相逢。

手中的毕业照是否暗示,

那些容颜只能从这一刻去找。

我开始从未有过的烦恼,

埋入尘埃的,

仅仅只有那些容颜吗?

毕业考的结束,

不是解脱,是束缚,

我们都成了思念的囚徒。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一切的开始都美得让人心痛。

有开始,就有结束,

我难以承认这是注定之苦。

六年前我们就已准备这一刻,

那时的天真不足以抵挡现实的痛楚。

亲手构筑美好,

又亲手将它拆掉。

现实容不得我们选择,

我们却从未摇头。

不后悔结识彼此,

不后悔有过美丽故事。

只是想不明白,

上苍为什么不能给个美丽结局。

我们围在一起,

吃最后的蛋糕,

甜甜蜜蜜,

没有哭泣。

我们一同坐在一起,

彼此告诉自己,

不必苦闷与伤心,

有缘总会再相见。

谁不知道自己心里流泪,

可谁又能安慰住自己。

我们脸上寻常的笑容里,

已笼上了一层无奈的阴影。

分离已半年之久,

相逢之日似遥遥无期。

习惯了中学的一切,

却无法习惯身边没有那些可爱的人的笑颜。

新同学们很好,

只是有些陌生与难懂。

生活仍在继续,

那种纯真的精彩却已不在。

明天的明天,

明年的明年,

我害怕那些过去从脑海中淡去,

害怕那些容颜在记忆中模糊。

犹记得毕业那天,

我们转身告别在校园外的梧桐大街

梧桐将天空划得支离破碎,

我们一言不发,

不忘记相逢的誓约。

无法不回头,

再望一眼

我们曾经的知己、死党、冤家、对头。

停住脚步,

希望时间就此刻永远定格。

路过母校,

一股无法自已的感情便涌上心头。

随即,心中便只剩空荡荡的失落。

就算一切都还在,

人,却已不在了啊。

苦,恼,无法释怀。

落花声中忆同窗,

劝自己努力相信:

花开时节已不远……

重生(一)

重生(一)

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屋,满眼的熟悉和厌倦,更带着疲惫和无奈。要不是可能捞到点什么我应得的好处的话我决计是不会再劳命伤财的赶回来。回来一趟不容易,经济损失就不小,路费不说,闲着的时候没钱挣,也是老板们说的什么机会成本的损失吧。

早就料着老屋要被拆掉,不过没想到那么快。一旦某个地方要办什么什么会什么什么展什么什么节的,就倒腾得贼快。怕在外人甚至外国人面前丢脸。于是本地人似乎也就能沾点光了。条件是比原来改善了,但很多东西不是能这样临时抱佛脚就能解决的,表面上到不错,但要改的多着呢。

不过这不关我什么事,我是受不到半点好处的。这次来处理拆迁房屋的问题,我也没抱多大希望要有什么宣传上所谓的崭新的生活。“没有好房子就没有新生活”谁不懂啊,可关键是没法有好房子,等我发达的时候也许人类又时新不住房子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我根本没打算在这生活!这个地方曾经浸透着我对人生的绝望,对人性的鄙视,对生命冷淡.......

不想这些,破坏回来以后的一点点亲切感,只会让自己觉得更心烦和难熬。

街坊邻居都在忙忙碌碌地准备搬迁,听说在规定期限内消失的话是有一定的好处补偿的。我愿意的话估计是第一个得到这好处的。不过我不想,自己的屋子,那么绝情地赶走自己要我高兴才行,要毁灭一样东西太轻松容易的话,只能降低在它基础上新生的事物的价值。

刚要走到家门口,迎面走来了冤家对头,斜打枪,从小他就是我们的敌人,狗仗人势的典型。老拿他那不怎么样的老爸炫耀,欺负弱小,欺骗老师......正常的人都让他三分,可偏偏他倒霉,遇上我这不正常的克星和一帮也不怎么正常的兄弟。于是,他不敢惹我们。也不敢在我们过问的事上太嚣张。当他恶从胆边生时,我们只要怒从心头起,他就没戏了。快要被开除的人是绝对不怕他的无赖和他邪恶后台的。现在他成了这种脑满肠肥的家伙,老爸好象也没戏了。反而再也激不起,我对他的敌意。他似笑非笑地看看我,算是打了个招呼。

“回来了?!”

“是啊!”

“你忙,我有事,先走。”

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估计是小时候我留在他心里的噩梦还没完全消失。看他的样子也在乱着搬家。

进了老房子既熟悉,又厌烦。一切摆设都没怎么变,只是值钱的东西都被我当年凑南去的路费给卖了。邻居说我狠心,忘本,连父母成家时的古董,老家具都买了,尤其是我妈最喜欢的一堆兰花。其中素心兰和蝴蝶兰好象还比较值钱,但我嫌烦,全卖给花鸟市场的老板了。本来他们留给我的就没多少值钱的玩意儿,包括我这贱命。从记事起我的记忆里就只有酒瓶,香烟,麻将,吵闹,打骂,摔东西,拿我撒气等等也没啥特色和创新的内容,美好在我的世界里是奢望。要说值钱的东西,估计不是被我爸输了,就是被我妈砸了。对我而言到是练就了一身高强度的忍耐的功夫,无论在心理和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所以老师和父母都对我束手无策,认为是无可救药。其实,该挽救的是他们自己,他们不明白,当时我也不明白,现在他们没机会明白了,而我明白了也没用了。

我想把这些还剩下的东西就随它堆放在这里算了。现代的机器可以不花吹灰之力把它们碾成碎片,不必浪费我的时间和经济。那我做点什么呢?我不想待在屋子里。还是随兴地出去转转,这是我在这个地方唯一擅长的事。我也不愿意看到这附近任何曾经熟悉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别浪费我表情和口水。

不巧,还是碰上了她。要说我非得对人有点愧疚和人情味的话,也只能对她了。原来的我一直是她的精神和武力支柱。她家境不好,家人说好听是老实,不好听是没用。可惜文静的她老被人欺负或排斥,弄得惨兮兮的。她害怕的时候就碰巧找到了我,我最讨厌她的天敌,正好有借口舒展哥们的筋骨,顺便送个人情,这就成了惯例了。她偶尔跟我们做做通风报信之类的事。其他的支持绝对没有。其实她如果也象那些恶心,可恶的女生一样有值得骄傲的家境、成绩或很得老师的宠的话,她也绝对不愿和我们同流合污的。说她怯懦也对,但她居然敢找我们做后盾,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女人天生就会利用别人。后来,在看到我身重生(一)

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屋,满眼的熟悉和厌倦,更带着疲惫和无奈。要不是可能捞到点什么我应得的好处的话我决计是不会再劳命伤财的赶回来。回来一趟不容易,经济损失就不小,路费不说,闲着的时候没钱挣,也是老板们说的什么机会成本的损失吧。

早就料着老屋要被拆掉,不过没想到那么快。一旦某个地方要办什么什么会什么什么展什么什么节的,就倒腾得贼快。怕在外人甚至外国人面前丢脸。于是本地人似乎也就能沾点光了。条件是比原来改善了,但很多东西不是能这样临时抱佛脚就能解决的,表面上到不错,但要改的多着呢。

不过这不关我什么事,我是受不到半点好处的。这次来处理拆迁房屋的问题,我也没抱多大希望要有什么宣传上所谓的崭新的生活。“没有好房子就没有新生活”谁不懂啊,可关键是没法有好房子,等我发达的时候也许人类又时新不住房子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我根本没打算在这生活!这个地方曾经浸透着我对人生的绝望,对人性的鄙视,对生命冷淡.......

不想这些,破坏回来以后的一点点亲切感,只会让自己觉得更心烦和难熬。

街坊邻居都在忙忙碌碌地准备搬迁,听说在规定期限内消失的话是有一定的好处补偿的。我愿意的话估计是第一个得到这好处的。不过我不想,自己的屋子,那么绝情地赶走自己要我高兴才行,要毁灭一样东西太轻松容易的话,只能降低在它基础上新生的事物的价值。

刚要走到家门口,迎面走来了冤家对头,斜打枪,从小他就是我们的敌人,狗仗人势的典型。老拿他那不怎么样的老爸炫耀,欺负弱小,欺骗老师......正常的人都让他三分,可偏偏他倒霉,遇上我这不正常的克星和一帮也不怎么正常的兄弟。于是,他不敢惹我们。也不敢在我们过问的事上太嚣张。当他恶从胆边生时,我们只要怒从心头起,他就没戏了。快要被开除的人是绝对不怕他的无赖和他邪恶后台的。现在他成了这种脑满肠肥的家伙,老爸好象也没戏了。反而再也激不起,我对他的敌意。他似笑非笑地看看我,算是打了个招呼。

“回来了?!”

“是啊!”

“你忙,我有事,先走。”

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估计是小时候我留在他心里的噩梦还没完全消失。看他的样子也在乱着搬家。

进了老房子既熟悉,又厌烦。一切摆设都没怎么变,只是值钱的东西都被我当年凑南去的路费给卖了。邻居说我狠心,忘本,连父母成家时的古董,老家具都买了,尤其是我妈最喜欢的一堆兰花。其中素心兰和蝴蝶兰好象还比较值钱,但我嫌烦,全卖给花鸟市场的老板了。本来他们留给我的就没多少值钱的玩意儿,包括我这贱命。从记事起我的记忆里就只有酒瓶,香烟,麻将,吵闹,打骂,摔东西,拿我撒气等等也没啥特色和创新的内容,美好在我的世界里是奢望。要说值钱的东西,估计不是被我爸输了,就是被我妈砸了。对我而言到是练就了一身高强度的忍耐的功夫,无论在心理和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所以老师和父母都对我束手无策,认为是无可救药。其实,该挽救的是他们自己,他们不明白,当时我也不明白,现在他们没机会明白了,而我明白了也没用了。

我想把这些还剩下的东西就随它堆放在这里算了。现代的机器可以不花吹灰之力把它们碾成碎片,不必浪费我的时间和经济。那我做点什么呢?我不想待在屋子里。还是随兴地出去转转,这是我在这个地方唯一擅长的事。我也不愿意看到这附近任何曾经熟悉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别浪费我表情和口水。

不巧,还是碰上了她。要说我非得对人有点愧疚和人情味的话,也只能对她了。原来的我一直是她的精神和武力支柱。她家境不好,家人说好听是老实,不好听是没用。可惜文静的她老被人欺负或排斥,弄得惨兮兮的。她害怕的时候就碰巧找到了我,我最讨厌她的天敌,正好有借口舒展哥们的筋骨,顺便送个人情,这就成了惯例了。她偶尔跟我们做做通风报信之类的事。其他的支持绝对没有。其实她如果也象那些恶心,可恶的女生一样有值得骄傲的家境、成绩或很得老师的宠的话,她也绝对不愿和我们同流合污的。说她怯懦也对,但她居然敢找我们做后盾,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女人天生就会利用别人。后来,在看到我身重生(一)

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屋,满眼的熟悉和厌倦,更带着疲惫和无奈。要不是可能捞到点什么我应得的好处的话我决计是不会再劳命伤财的赶回来。回来一趟不容易,经济损失就不小,路费不说,闲着的时候没钱挣,也是老板们说的什么机会成本的损失吧。

早就料着老屋要被拆掉,不过没想到那么快。一旦某个地方要办什么什么会什么什么展什么什么节的,就倒腾得贼快。怕在外人甚至外国人面前丢脸。于是本地人似乎也就能沾点光了。条件是比原来改善了,但很多东西不是能这样临时抱佛脚就能解决的,表面上到不错,但要改的多着呢。

不过这不关我什么事,我是受不到半点好处的。这次来处理拆迁房屋的问题,我也没抱多大希望要有什么宣传上所谓的崭新的生活。“没有好房子就没有新生活”谁不懂啊,可关键是没法有好房子,等我发达的时候也许人类又时新不住房子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我根本没打算在这生活!这个地方曾经浸透着我对人生的绝望,对人性的鄙视,对生命冷淡.......

不想这些,破坏回来以后的一点点亲切感,只会让自己觉得更心烦和难熬。

街坊邻居都在忙忙碌碌地准备搬迁,听说在规定期限内消失的话是有一定的好处补偿的。我愿意的话估计是第一个得到这好处的。不过我不想,自己的屋子,那么绝情地赶走自己要我高兴才行,要毁灭一样东西太轻松容易的话,只能降低在它基础上新生的事物的价值。

刚要走到家门口,迎面走来了冤家对头,斜打枪,从小他就是我们的敌人,狗仗人势的典型。老拿他那不怎么样的老爸炫耀,欺负弱小,欺骗老师......正常的人都让他三分,可偏偏他倒霉,遇上我这不正常的克星和一帮也不怎么正常的兄弟。于是,他不敢惹我们。也不敢在我们过问的事上太嚣张。当他恶从胆边生时,我们只要怒从心头起,他就没戏了。快要被开除的人是绝对不怕他的无赖和他邪恶后台的。现在他成了这种脑满肠肥的家伙,老爸好象也没戏了。反而再也激不起,我对他的敌意。他似笑非笑地看看我,算是打了个招呼。

“回来了?!”

“是啊!”

“你忙,我有事,先走。”

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估计是小时候我留在他心里的噩梦还没完全消失。看他的样子也在乱着搬家。

进了老房子既熟悉,又厌烦。一切摆设都没怎么变,只是值钱的东西都被我当年凑南去的路费给卖了。邻居说我狠心,忘本,连父母成家时的古董,老家具都买了,尤其是我妈最喜欢的一堆兰花。其中素心兰和蝴蝶兰好象还比较值钱,但我嫌烦,全卖给花鸟市场的老板了。本来他们留给我的就没多少值钱的玩意儿,包括我这贱命。从记事起我的记忆里就只有酒瓶,香烟,麻将,吵闹,打骂,摔东西,拿我撒气等等也没啥特色和创新的内容,美好在我的世界里是奢望。要说值钱的东西,估计不是被我爸输了,就是被我妈砸了。对我而言到是练就了一身高强度的忍耐的功夫,无论在心理和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所以老师和父母都对我束手无策,认为是无可救药。其实,该挽救的是他们自己,他们不明白,当时我也不明白,现在他们没机会明白了,而我明白了也没用了。

我想把这些还剩下的东西就随它堆放在这里算了。现代的机器可以不花吹灰之力把它们碾成碎片,不必浪费我的时间和经济。那我做点什么呢?我不想待在屋子里。还是随兴地出去转转,这是我在这个地方唯一擅长的事。我也不愿意看到这附近任何曾经熟悉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别浪费我表情和口水。

不巧,还是碰上了她。要说我非得对人有点愧疚和人情味的话,也只能对她了。原来的我一直是她的精神和武力支柱。她家境不好,家人说好听是老实,不好听是没用。可惜文静的她老被人欺负或排斥,弄得惨兮兮的。她害怕的时候就碰巧找到了我,我最讨厌她的天敌,正好有借口舒展哥们的筋骨,顺便送个人情,这就成了惯例了。她偶尔跟我们做做通风报信之类的事。其他的支持绝对没有。其实她如果也象那些恶心,可恶的女生一样有值得骄傲的家境、成绩或很得老师的宠的话,她也绝对不愿和我们同流合污的。说她怯懦也对,但她居然敢找我们做后盾,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女人天生就会利用别人。后来,在看到我身重生(一)

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屋,满眼的熟悉和厌倦,更带着疲惫和无奈。要不是可能捞到点什么我应得的好处的话我决计是不会再劳命伤财的赶回来。回来一趟不容易,经济损失就不小,路费不说,闲着的时候没钱挣,也是老板们说的什么机会成本的损失吧。

早就料着老屋要被拆掉,不过没想到那么快。一旦某个地方要办什么什么会什么什么展什么什么节的,就倒腾得贼快。怕在外人甚至外国人面前丢脸。于是本地人似乎也就能沾点光了。条件是比原来改善了,但很多东西不是能这样临时抱佛脚就能解决的,表面上到不错,但要改的多着呢。

不过这不关我什么事,我是受不到半点好处的。这次来处理拆迁房屋的问题,我也没抱多大希望要有什么宣传上所谓的崭新的生活。“没有好房子就没有新生活”谁不懂啊,可关键是没法有好房子,等我发达的时候也许人类又时新不住房子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我根本没打算在这生活!这个地方曾经浸透着我对人生的绝望,对人性的鄙视,对生命冷淡.......

不想这些,破坏回来以后的一点点亲切感,只会让自己觉得更心烦和难熬。

街坊邻居都在忙忙碌碌地准备搬迁,听说在规定期限内消失的话是有一定的好处补偿的。我愿意的话估计是第一个得到这好处的。不过我不想,自己的屋子,那么绝情地赶走自己要我高兴才行,要毁灭一样东西太轻松容易的话,只能降低在它基础上新生的事物的价值。

刚要走到家门口,迎面走来了冤家对头,斜打枪,从小他就是我们的敌人,狗仗人势的典型。老拿他那不怎么样的老爸炫耀,欺负弱小,欺骗老师......正常的人都让他三分,可偏偏他倒霉,遇上我这不正常的克星和一帮也不怎么正常的兄弟。于是,他不敢惹我们。也不敢在我们过问的事上太嚣张。当他恶从胆边生时,我们只要怒从心头起,他就没戏了。快要被开除的人是绝对不怕他的无赖和他邪恶后台的。现在他成了这种脑满肠肥的家伙,老爸好象也没戏了。反而再也激不起,我对他的敌意。他似笑非笑地看看我,算是打了个招呼。

“回来了?!”

“是啊!”

“你忙,我有事,先走。”

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估计是小时候我留在他心里的噩梦还没完全消失。看他的样子也在乱着搬家。

进了老房子既熟悉,又厌烦。一切摆设都没怎么变,只是值钱的东西都被我当年凑南去的路费给卖了。邻居说我狠心,忘本,连父母成家时的古董,老家具都买了,尤其是我妈最喜欢的一堆兰花。其中素心兰和蝴蝶兰好象还比较值钱,但我嫌烦,全卖给花鸟市场的老板了。本来他们留给我的就没多少值钱的玩意儿,包括我这贱命。从记事起我的记忆里就只有酒瓶,香烟,麻将,吵闹,打骂,摔东西,拿我撒气等等也没啥特色和创新的内容,美好在我的世界里是奢望。要说值钱的东西,估计不是被我爸输了,就是被我妈砸了。对我而言到是练就了一身高强度的忍耐的功夫,无论在心理和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所以老师和父母都对我束手无策,认为是无可救药。其实,该挽救的是他们自己,他们不明白,当时我也不明白,现在他们没机会明白了,而我明白了也没用了。

我想把这些还剩下的东西就随它堆放在这里算了。现代的机器可以不花吹灰之力把它们碾成碎片,不必浪费我的时间和经济。那我做点什么呢?我不想待在屋子里。还是随兴地出去转转,这是我在这个地方唯一擅长的事。我也不愿意看到这附近任何曾经熟悉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别浪费我表情和口水。

不巧,还是碰上了她。要说我非得对人有点愧疚和人情味的话,也只能对她了。原来的我一直是她的精神和武力支柱。她家境不好,家人说好听是老实,不好听是没用。可惜文静的她老被人欺负或排斥,弄得惨兮兮的。她害怕的时候就碰巧找到了我,我最讨厌她的天敌,正好有借口舒展哥们的筋骨,顺便送个人情,这就成了惯例了。她偶尔跟我们做做通风报信之类的事。其他的支持绝对没有。其实她如果也象那些恶心,可恶的女生一样有值得骄傲的家境、成绩或很得老师的宠的话,她也绝对不愿和我们同流合污的。说她怯懦也对,但她居然敢找我们做后盾,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女人天生就会利用别人。后来,在看到我身重生(一)

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屋,满眼的熟悉和厌倦,更带着疲惫和无奈。要不是可能捞到点什么我应得的好处的话我决计是不会再劳命伤财的赶回来。回来一趟不容易,经济损失就不小,路费不说,闲着的时候没钱挣,也是老板们说的什么机会成本的损失吧。

早就料着老屋要被拆掉,不过没想到那么快。一旦某个地方要办什么什么会什么什么展什么什么节的,就倒腾得贼快。怕在外人甚至外国人面前丢脸。于是本地人似乎也就能沾点光了。条件是比原来改善了,但很多东西不是能这样临时抱佛脚就能解决的,表面上到不错,但要改的多着呢。

不过这不关我什么事,我是受不到半点好处的。这次来处理拆迁房屋的问题,我也没抱多大希望要有什么宣传上所谓的崭新的生活。“没有好房子就没有新生活”谁不懂啊,可关键是没法有好房子,等我发达的时候也许人类又时新不住房子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我根本没打算在这生活!这个地方曾经浸透着我对人生的绝望,对人性的鄙视,对生命冷淡.......

不想这些,破坏回来以后的一点点亲切感,只会让自己觉得更心烦和难熬。

街坊邻居都在忙忙碌碌地准备搬迁,听说在规定期限内消失的话是有一定的好处补偿的。我愿意的话估计是第一个得到这好处的。不过我不想,自己的屋子,那么绝情地赶走自己要我高兴才行,要毁灭一样东西太轻松容易的话,只能降低在它基础上新生的事物的价值。

刚要走到家门口,迎面走来了冤家对头,斜打枪,从小他就是我们的敌人,狗仗人势的典型。老拿他那不怎么样的老爸炫耀,欺负弱小,欺骗老师......正常的人都让他三分,可偏偏他倒霉,遇上我这不正常的克星和一帮也不怎么正常的兄弟。于是,他不敢惹我们。也不敢在我们过问的事上太嚣张。当他恶从胆边生时,我们只要怒从心头起,他就没戏了。快要被开除的人是绝对不怕他的无赖和他邪恶后台的。现在他成了这种脑满肠肥的家伙,老爸好象也没戏了。反而再也激不起,我对他的敌意。他似笑非笑地看看我,算是打了个招呼。

“回来了?!”

“是啊!”

“你忙,我有事,先走。”

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估计是小时候我留在他心里的噩梦还没完全消失。看他的样子也在乱着搬家。

进了老房子既熟悉,又厌烦。一切摆设都没怎么变,只是值钱的东西都被我当年凑南去的路费给卖了。邻居说我狠心,忘本,连父母成家时的古董,老家具都买了,尤其是我妈最喜欢的一堆兰花。其中素心兰和蝴蝶兰好象还比较值钱,但我嫌烦,全卖给花鸟市场的老板了。本来他们留给我的就没多少值钱的玩意儿,包括我这贱命。从记事起我的记忆里就只有酒瓶,香烟,麻将,吵闹,打骂,摔东西,拿我撒气等等也没啥特色和创新的内容,美好在我的世界里是奢望。要说值钱的东西,估计不是被我爸输了,就是被我妈砸了。对我而言到是练就了一身高强度的忍耐的功夫,无论在心理和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所以老师和父母都对我束手无策,认为是无可救药。其实,该挽救的是他们自己,他们不明白,当时我也不明白,现在他们没机会明白了,而我明白了也没用了。

我想把这些还剩下的东西就随它堆放在这里算了。现代的机器可以不花吹灰之力把它们碾成碎片,不必浪费我的时间和经济。那我做点什么呢?我不想待在屋子里。还是随兴地出去转转,这是我在这个地方唯一擅长的事。我也不愿意看到这附近任何曾经熟悉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别浪费我表情和口水。

不巧,还是碰上了她。要说我非得对人有点愧疚和人情味的话,也只能对她了。原来的我一直是她的精神和武力支柱。她家境不好,家人说好听是老实,不好听是没用。可惜文静的她老被人欺负或排斥,弄得惨兮兮的。她害怕的时候就碰巧找到了我,我最讨厌她的天敌,正好有借口舒展哥们的筋骨,顺便送个人情,这就成了惯例了。她偶尔跟我们做做通风报信之类的事。其他的支持绝对没有。其实她如果也象那些恶心,可恶的女生一样有值得骄傲的家境、成绩或很得老师的宠的话,她也绝对不愿和我们同流合污的。说她怯懦也对,但她居然敢找我们做后盾,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女人天生就会利用别人。后来,在看到我身重生(一)

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屋,满眼的熟悉和厌倦,更带着疲惫和无奈。要不是可能捞到点什么我应得的好处的话我决计是不会再劳命伤财的赶回来。回来一趟不容易,经济损失就不小,路费不说,闲着的时候没钱挣,也是老板们说的什么机会成本的损失吧。

早就料着老屋要被拆掉,不过没想到那么快。一旦某个地方要办什么什么会什么什么展什么什么节的,就倒腾得贼快。怕在外人甚至外国人面前丢脸。于是本地人似乎也就能沾点光了。条件是比原来改善了,但很多东西不是能这样临时抱佛脚就能解决的,表面上到不错,但要改的多着呢。

不过这不关我什么事,我是受不到半点好处的。这次来处理拆迁房屋的问题,我也没抱多大希望要有什么宣传上所谓的崭新的生活。“没有好房子就没有新生活”谁不懂啊,可关键是没法有好房子,等我发达的时候也许人类又时新不住房子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我根本没打算在这生活!这个地方曾经浸透着我对人生的绝望,对人性的鄙视,对生命冷淡.......

不想这些,破坏回来以后的一点点亲切感,只会让自己觉得更心烦和难熬。

街坊邻居都在忙忙碌碌地准备搬迁,听说在规定期限内消失的话是有一定的好处补偿的。我愿意的话估计是第一个得到这好处的。不过我不想,自己的屋子,那么绝情地赶走自己要我高兴才行,要毁灭一样东西太轻松容易的话,只能降低在它基础上新生的事物的价值。

刚要走到家门口,迎面走来了冤家对头,斜打枪,从小他就是我们的敌人,狗仗人势的典型。老拿他那不怎么样的老爸炫耀,欺负弱小,欺骗老师......正常的人都让他三分,可偏偏他倒霉,遇上我这不正常的克星和一帮也不怎么正常的兄弟。于是,他不敢惹我们。也不敢在我们过问的事上太嚣张。当他恶从胆边生时,我们只要怒从心头起,他就没戏了。快要被开除的人是绝对不怕他的无赖和他邪恶后台的。现在他成了这种脑满肠肥的家伙,老爸好象也没戏了。反而再也激不起,我对他的敌意。他似笑非笑地看看我,算是打了个招呼。

“回来了?!”

“是啊!”

“你忙,我有事,先走。”

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估计是小时候我留在他心里的噩梦还没完全消失。看他的样子也在乱着搬家。

进了老房子既熟悉,又厌烦。一切摆设都没怎么变,只是值钱的东西都被我当年凑南去的路费给卖了。邻居说我狠心,忘本,连父母成家时的古董,老家具都买了,尤其是我妈最喜欢的一堆兰花。其中素心兰和蝴蝶兰好象还比较值钱,但我嫌烦,全卖给花鸟市场的老板了。本来他们留给我的就没多少值钱的玩意儿,包括我这贱命。从记事起我的记忆里就只有酒瓶,香烟,麻将,吵闹,打骂,摔东西,拿我撒气等等也没啥特色和创新的内容,美好在我的世界里是奢望。要说值钱的东西,估计不是被我爸输了,就是被我妈砸了。对我而言到是练就了一身高强度的忍耐的功夫,无论在心理和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所以老师和父母都对我束手无策,认为是无可救药。其实,该挽救的是他们自己,他们不明白,当时我也不明白,现在他们没机会明白了,而我明白了也没用了。

我想把这些还剩下的东西就随它堆放在这里算了。现代的机器可以不花吹灰之力把它们碾成碎片,不必浪费我的时间和经济。那我做点什么呢?我不想待在屋子里。还是随兴地出去转转,这是我在这个地方唯一擅长的事。我也不愿意看到这附近任何曾经熟悉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别浪费我表情和口水。

不巧,还是碰上了她。要说我非得对人有点愧疚和人情味的话,也只能对她了。原来的我一直是她的精神和武力支柱。她家境不好,家人说好听是老实,不好听是没用。可惜文静的她老被人欺负或排斥,弄得惨兮兮的。她害怕的时候就碰巧找到了我,我最讨厌她的天敌,正好有借口舒展哥们的筋骨,顺便送个人情,这就成了惯例了。她偶尔跟我们做做通风报信之类的事。其他的支持绝对没有。其实她如果也象那些恶心,可恶的女生一样有值得骄傲的家境、成绩或很得老师的宠的话,她也绝对不愿和我们同流合污的。说她怯懦也对,但她居然敢找我们做后盾,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女人天生就会利用别人。后来,在看到我身重生(一)

回到阔别已久的老屋,满眼的熟悉和厌倦,更带着疲惫和无奈。要不是可能捞到点什么我应得的好处的话我决计是不会再劳命伤财的赶回来。回来一趟不容易,经济损失就不小,路费不说,闲着的时候没钱挣,也是老板们说的什么机会成本的损失吧。

早就料着老屋要被拆掉,不过没想到那么快。一旦某个地方要办什么什么会什么什么展什么什么节的,就倒腾得贼快。怕在外人甚至外国人面前丢脸。于是本地人似乎也就能沾点光了。条件是比原来改善了,但很多东西不是能这样临时抱佛脚就能解决的,表面上到不错,但要改的多着呢。

不过这不关我什么事,我是受不到半点好处的。这次来处理拆迁房屋的问题,我也没抱多大希望要有什么宣传上所谓的崭新的生活。“没有好房子就没有新生活”谁不懂啊,可关键是没法有好房子,等我发达的时候也许人类又时新不住房子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我根本没打算在这生活!这个地方曾经浸透着我对人生的绝望,对人性的鄙视,对生命冷淡.......

不想这些,破坏回来以后的一点点亲切感,只会让自己觉得更心烦和难熬。

街坊邻居都在忙忙碌碌地准备搬迁,听说在规定期限内消失的话是有一定的好处补偿的。我愿意的话估计是第一个得到这好处的。不过我不想,自己的屋子,那么绝情地赶走自己要我高兴才行,要毁灭一样东西太轻松容易的话,只能降低在它基础上新生的事物的价值。

刚要走到家门口,迎面走来了冤家对头,斜打枪,从小他就是我们的敌人,狗仗人势的典型。老拿他那不怎么样的老爸炫耀,欺负弱小,欺骗老师......正常的人都让他三分,可偏偏他倒霉,遇上我这不正常的克星和一帮也不怎么正常的兄弟。于是,他不敢惹我们。也不敢在我们过问的事上太嚣张。当他恶从胆边生时,我们只要怒从心头起,他就没戏了。快要被开除的人是绝对不怕他的无赖和他邪恶后台的。现在他成了这种脑满肠肥的家伙,老爸好象也没戏了。反而再也激不起,我对他的敌意。他似笑非笑地看看我,算是打了个招呼。

“回来了?!”

“是啊!”

“你忙,我有事,先走。”

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估计是小时候我留在他心里的噩梦还没完全消失。看他的样子也在乱着搬家。

进了老房子既熟悉,又厌烦。一切摆设都没怎么变,只是值钱的东西都被我当年凑南去的路费给卖了。邻居说我狠心,忘本,连父母成家时的古董,老家具都买了,尤其是我妈最喜欢的一堆兰花。其中素心兰和蝴蝶兰好象还比较值钱,但我嫌烦,全卖给花鸟市场的老板了。本来他们留给我的就没多少值钱的玩意儿,包括我这贱命。从记事起我的记忆里就只有酒瓶,香烟,麻将,吵闹,打骂,摔东西,拿我撒气等等也没啥特色和创新的内容,美好在我的世界里是奢望。要说值钱的东西,估计不是被我爸输了,就是被我妈砸了。对我而言到是练就了一身高强度的忍耐的功夫,无论在心理和精神上还是在肉体上。所以老师和父母都对我束手无策,认为是无可救药。其实,该挽救的是他们自己,他们不明白,当时我也不明白,现在他们没机会明白了,而我明白了也没用了。

我想把这些还剩下的东西就随它堆放在这里算了。现代的机器可以不花吹灰之力把它们碾成碎片,不必浪费我的时间和经济。那我做点什么呢?我不想待在屋子里。还是随兴地出去转转,这是我在这个地方唯一擅长的事。我也不愿意看到这附近任何曾经熟悉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别浪费我表情和口水。

不巧,还是碰上了她。要说我非得对人有点愧疚和人情味的话,也只能对她了。原来的我一直是她的精神和武力支柱。她家境不好,家人说好听是老实,不好听是没用。可惜文静的她老被人欺负或排斥,弄得惨兮兮的。她害怕的时候就碰巧找到了我,我最讨厌她的天敌,正好有借口舒展哥们的筋骨,顺便送个人情,这就成了惯例了。她偶尔跟我们做做通风报信之类的事。其他的支持绝对没有。其实她如果也象那些恶心,可恶的女生一样有值得骄傲的家境、成绩或很得老师的宠的话,她也绝对不愿和我们同流合污的。说她怯懦也对,但她居然敢找我们做后盾,也不得不佩服她的勇气。女人天生就会利用别人。后来,在看到我身

蚊子大战

我恨在香菜飞来飞去的苍蝇,我也恨正在吃叶子的贪婪的毛毛虫。但我最恨的是蚊子。因为它影响了我的生活,在我的身上叮了一个又一个包。

就在昨晚,我正在玩电脑,我最讨厌的“敌人”----蚊子又来了。那只老奸巨滑的大蚊子,已是我们家的“常客”了。它一到晚上,就像军人听到哨声一样,准时来我家“做客”。每次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它的“作战计划”就该开始了。这不,只听“嗡----嗡----”的声音,却发现不了它的踪迹。就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它已经悄悄来到我的身后,叮我个措手不及。在嗡嗡的死亡音乐作陪下,我的整个身体已被攻占多半:粉色的大包随处可见,并伴随着阵阵痒痛。想我本是善良人家,本着“人不犯我,我必不犯人”的原则已和平度过近十载,没想善良的我竟遭蚊子迫害。蚊子呀,你不知我的原则还有下文呐,那就是:人若犯我,我必善良不得!

身上的包又大又痒,搅得我无法专心玩电脑。蚊子,我必与你势不两立!我像发了疯似的寻找它的踪迹。我手拿苍蝇拍,上看下看做看右看,哇!在墙角!哈哈,这个“老鬼”正鼓着大红肚子,趴在墙上歇息呢。我抄起拍子,心想:这可真是冤家路窄!不是冤家不对头!随口说了一句:“对不住了!”“啪”,拍落拍起。惊见墙上一摊鲜红的血迹。嗨,可见我为这“老鬼”奉献了多少佳肴呀。

这只老奸巨猾的蚊子终于“碎死他乡”了。但是,我求你记得在黄泉路上别忘了托个梦给你的家族:让它们都乖乖的,见了我不要发出声音,更不要对我亲吻。否则,得罪了不好惹的,那本公子会很生气,后果会很严重哦!切记切记!!